李安,萧轻眉《帝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陵
分类:历史古代
作者:静生
角色:李安,萧轻眉
简介:人人都做皇帝是如何如何好,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迷失在那通往帝位的路上,殊不知那龙椅之下的是一座座无人问津的枯冢。

这九五之尊,不做也罢!

书评专区

静生:尽量会回复朋友们的每一条书评,每天稳定1-2更。

用户28055895:没别的写了?和庆余年一个套路没意思


李安,萧轻眉《帝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帝陵》第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免费阅读


怀安城中平日颇为繁荣的街道上此时空无一人,这场雪来得突然,这就让许多人都赶忙回到了家中烤火,再加上黑骑如此这般浩荡的入城,寻常百姓家哪里敢去碍眼?

黑骑围绕着萧轻眉和李安所在的那辆马车一路进城,至于身后的那个人,没有人去过问,只要不死便成。

等到黑骑浩浩荡荡的走过了城门,守城的军士方才关上城门,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面对这帮杀神爷,他们很难保持在旁人面前的镇定。

前来宣旨的那个太监也是抹去了头上的冷汗,搁在平常也是奇了怪了...这大雪天的怎地能生出汗来了,可搁在这时候,简直是太平常不过了...一个平日里在皇宫干差事的太监遇到这些杀神爷,本来就已经心惊胆颤了...偏偏这些爷还要吓唬他这个小人物,没有尿在裤裆里已经算是硬气了。

太监的双腿正止不住的打颤,好不容易翻身上了马,才发现前面的路让那几位杀神爷给堵住了...他可是着急回去复命啊,可是让他和那些杀神爷借道...算了吧,他还想多活两年呢!

太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看到正在站岗的军士一下子便来了主意...一脸肉疼的拿出几粒碎银子,交到一个守城军士的手里,好声好气的朝着那军士道:“这位兄弟...我从小巷子里先回宫,您下了岗之后帮我把马骑回去,这些银钱就当我请您喝酒了。”

那军士也是个好说话的况且又有钱拿,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场便笑着满口答应,也丝毫没有想过自己骑御马到皇宫是不是有些不妥。

太监也是个好心肠,想到这军士定然不熟悉皇宫里那一套又一套的规矩,还不忘嘱咐道:“这位兄弟,你下了班之后只管把马送到御马监便是,那里的马夫与我有些交情,我回去之后和他说好...你送完之后立马就走可不要多留,要不然小心脑袋。”

军士闻言道了几声谢,太监见嘱咐的差不多了也便打算从小巷子里走了,只是刚刚一回头才发现那些杀神爷的队伍怎地不动了。

太监蹑手蹑脚的钻进了后面的小巷子里,走了一段距离又从前面的一条巷子里探出头来,这可是把他吓了一跳。

这条巷子正好对着黑骑的顶前面,发生了什么太监看了个一清二楚,竟是兵部尚书赵丹青的公子赵柏杨和这些杀神爷撞上了,瞧赵公子旁边那位...也是个熟人,可不就是当今长公主的女儿雪柔郡主嘛。

黑骑的队伍原本是朝着前面走去,而赵柏杨的队伍忽然从侧面插了过来,一向好斗的黑骑哪里肯忍让,还不等萧轻眉下令便迎头堵了上去,而萧轻眉的沉默也是表示了对黑骑这一行为的默许。

太监是从上书房里出来的,也是知道这马车里坐的是那位北地来的郡主,而说起这赵家和北地的渊源...那可就深了。

太监打小儿就在皇宫里长大对于这十几年前的旧事也是了解一些....本朝的兵部尚书赵丹青原本乃是北军帐下的一个将军,后来因为北边那位王爷和先帝起了嫌隙,赵尚书竟然是脱离了北军来到了这怀安城里当起了兵部尚书。

北军向来极为注重传承同时也是极为的护短...这许多年也就赵尚书这么一例主动脱离北军的事儿...这事让北军一直觉得脸上挂不住,对赵尚书也没有太大的好感...如今赵尚书的儿子和漠北的这位郡主撞上了...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太监看着这凝重的一幕,也是不敢多留,拔腿就走...今儿这事若是弄不好恐怕要出乱子,他得赶紧回去禀报,没准儿还能有赏呢。

太监是走了,可是黑骑和赵柏杨却是谁也不肯让步,赵柏杨身边也围绕这一群骑兵,都是兵部尚书府的私军,兵部尚书是本朝从一品官职,可养私军一千,今日赵柏杨带着雪柔郡主出门打猎这才是带了二百人出来,可是哪成想一回来就碰上这帮煞神。

黑骑中为首的常怀春面对这些兵部尚书府的私兵怒喝道:“尔等都是什么腌臜废物,也敢来挡爷爷的道...还不给爷爷滚开!”

常怀春的声音很大,一时之间竟然是惊动了街上的许多居民,只是这般场景哪里是寻常百姓家能够沾上的...所以这些百姓也只是敢透过窗户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一幕,心里估摸着要是自己被这么些人围着该有多好。

赵柏杨听到常怀春的呵斥,心头不由得生出一股怒火...这些黑骑怎么这么不识相...这里是怀安城,可不是他们他们的漠北!

“混账!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朝着小爷口出狂言,小爷的老子是当朝的兵部尚书,正儿八经的从一品官员,你见着小爷我还不让路!”

赵柏杨喊的声音很大,但是总是有些底气不足...所以他把他的老子赵丹青给搬了出来,这些黑骑能不认识赵丹青吗,肯定是认识的而且还很熟,可是赵柏杨也只有赵丹青这么个靠山了,不把他搬出来把谁搬出来。

常怀春听了赵丹青的名字更是火冒三丈,指着赵柏杨的鼻子怒骂道:“原来你是赵丹青那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的儿子,原本只要你肯让路老子就不追究了,现在老子一定要把你打到赵丹青那个狗东西都认不清你!”

常怀春所言不假,原本只要赵柏杨乖乖让路那他也便懒得追究了...可是他一听到赵柏杨自报家门,心头的火气顿时就忍不住了,他家里和赵丹青还有些渊源,他老子更是因为赵丹青叛离而被打了三十军棍,再加上赵丹青在北军里那烂的不能再烂的名声,常怀春自然是忍不得的!

“竖子安敢!”

“尔等也敢与我等动刀?!”

顿时之间赵家的私军和常怀春所带领的黑骑都是纷纷拔刀出鞘,两支队伍在气势上便出现了鲜明的差异,赵家的私军就算被赵丹青再如何调教,又如何是这帮杀人如麻的黑骑的对手。

马车的车厢里,李安听到外面传来的喊杀声,不由一笑:“你们北军还真是横啊...这儿可是怀安城里,这么说也算是天子脚下吧,你们人生地不熟的难道就不怕吃些暗亏?”

萧轻眉闻言却是打趣一般的说道:“那我让这五百黑骑踏破皇宫如何?”

这话说得倒是不假,这五百黑骑如果真的要进皇宫,如果当皇宫里养的那些高手都死了的话...光靠皇宫里的那点御林军还真拦不住这群杀神,只是这话也是把李安吓了一大跳,赶忙作嘘声:“这话你也敢说啊!”

萧轻眉闻言淡淡一笑,没有言语...李安却是说话了:“你为什么要救我,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的?”

萧轻眉想起救下李安的那个场景,不由莞尔一笑,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和她在一起吃馄饨,却是满口的荤话,到了最后竟然还说要与她共度春宵,只是话还没说两句,便突然有此刻朝着他去了,好在这家伙的武功还算不错,没有受什么伤,只不过最后却是栽在了自己的一颗色心上,想来也是颇为好笑。

萧轻眉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反而是一指李安胸前的伤口道:“你还真是告诉了我什么叫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李安听了之后也是一阵无语,自己好心好意的去安慰那女子,没想到那女子竟也是此刻,自己还在她手上栽了....李安想起这事儿便感到一阵脸红。

萧轻眉看着李安这副作态,不由冷嘲道:“堂堂七尺男儿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变成这副模样...你还真是比娘们还要娘们。”

李安听了之后也是颇为愤怒的指着萧轻眉骂道:“你们北军都是吃人肉不吐骨头的东西,哪里会懂这-啪!”

李安话还没有说完,萧轻眉却是狠狠的给了李安一个耳光,她很讨厌李安此刻说的话,这天下人都可以骂北军,唯独这些龙子龙孙不行...北军为何手染鲜血,还不是为了给这些王孙贵胄打江山。

李安挨了一巴掌之后也是想明白为什么萧轻眉会突然动手打自己,自己确实没什么资格说北军如何如何,毕竟他也是得利者之一。

“对...对不起啊。”

李安朝着萧轻眉小声说道,后者闻言原本板着的脸也是露出一丝笑容:“你不在皇宫待着,没事儿乱跑什么。”

李安闻言却是一阵苦恼的朝着萧轻眉道:“我那个皇帝老子在我刚刚会走路的时候便将我送到了学宫,就是那个号称天下士子皆出稷下的稷下学宫,整日和一个又老又色的老儒生在一起,读那些狗屁圣人书,简直烦的不能再烦了!”

萧轻眉闻言淡淡一笑,眼前这家伙和她以为的龙子龙孙倒是有很大不同,起码有很多生气。

李安见萧轻眉的火气消下去了,这才是敢朝着萧轻眉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萧轻眉闻言微微一笑,把双腿岔开坐在马车里,双手枕在了脑后,显得没有一点儿女人家家该有的样子。

“你腰间那块玉佩...和我父王的另一块一模一样,我父王那块是先帝赏赐的...说是一对儿,这另一块在你腰上...所以我便猜到你是个皇子咯。”萧轻眉一指李安腰间吊着的那块玉坠,言行之间丝毫没有点女子的样子,在李安看来真是可惜了那一张漂亮的脸蛋儿。

“这外面都快要打起来了...你难道就不准备管管?”李安朝着萧轻眉说道,后者却是以一句不急了事,李安不由感慨这女人的心还真是大啊,真是不怕在京都闹出什么事情来不好收场,就算漠北那位王爷再怎么厉害,手也伸不了这么长吧。

外面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紧张了,黑骑和赵家的私军几乎已经是要挨上了,但即便如此也是谁也不肯后退半步,但单是从赵家私兵握刀的手来看,黑骑已经赢了,因为赵家私兵握刀的手...在抖。

也难怪...和恶名传遍天下的黑骑相比,他们这些人估计还不够黑骑一个冲锋的,即便此刻黑骑没办法冲锋,可是面对面的厮杀难道他们就是对手了?

赵柏杨也是一脸愤怒的朝着黑骑中为首的常怀春吼道:“快把路让开!”

常怀春听了赵柏杨的话却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让他让路?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常怀春骑在马上,颇为不屑的朝着赵柏杨说道:“让路可以啊...你跪到地上大骂赵丹青是狗娘养的,我就把路让给你!”

这话说得赵柏杨火冒三丈,不由指着常怀春的鼻子骂道:“我爹可是当朝....”

还没等赵柏杨说完,常怀春却是先替他把话给说完了:“我知道...赵丹青那个狗娘养的可是当朝兵部尚书,正儿八经的从一品官员,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可是我告诉你,赵丹青在我这儿...就是个狗娘养的!你不是喜欢把老子搬出来比吗,那我就和你比比,老子的爹是如今北军的头号副将常开山,当年是你老子赵丹青的顶头上司,卖主求荣的狗东西也敢拿到老子面前摆谱...什么东西!”

常怀春的一番话让赵柏杨哑口无言,常怀春的话没有半句假话,常怀春的老爹是如今北军的头一号副将,地位仅次于漠北王萧让,而赵柏杨的老子赵丹青,当年也确实是常开山手下的人,甚至在赵丹青跟着常开山攻南楚的时候,赵丹青不过是北军的一个伍长。

常开山的成名战便是攻南楚时带着军队沿黄江逆流而上,途中不知道累死了多少士卒,最后却是成功出现在了南楚军队的后方,打了楚军一个措手不及,让当时南楚军队的统帅王庆忠悲呼天亡南楚,而此战更是被历代兵家认为是千年以来第一的迂回战例。

而赵柏杨的老子赵丹青,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常开山提拔起来的,从一个伍长做了常开山的副手,升迁之快让许多北军老将都颇为愤慨。

赵柏杨听到常怀春自报家门,当下也是生出了退意,因为自己老子赵丹青就算平时在家也会是不是念叨常开山的大名,和常开山的儿子扳手腕...赵丹青没这个底气。

赵柏杨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雪柔郡主看出来赵柏杨的担忧,淡淡的朝着常怀春说道:“你们两个男人倒是比起家世来了,本郡主可还是在这儿呢。”

此言一出常怀春顿时说不出话来,这女人竟然是个郡主...常开山就算再如何厉害,也是比不了这些龙子龙孙的,而赵柏杨听了之后又是很得意起来,他压不住常怀春,难道雪柔郡主这个龙子龙孙也压不住吗?

-------------------------------------


>>>点此阅读《帝陵》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