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造反,秦始皇说他是我亲爹嬴政,骊妃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刚开始造反,秦始皇说他是我亲爹
分类:历史古代
作者:再见路星河
角色:嬴政,骊妃
简介:PS.这是一本没有系统的大秦文。咸阳,秦王宫,中车府令赵高来报:“陛下,大事不好了,十九世子赢扶升造反了!”秦始皇满脸兴奋地问道:“这是真的?那太好了,快把寡人的传国玉玺拿过去给他,下令蒙恬的黄金火骑兵助他攻城拔寨,王离的百战穿甲军为其先锋,让章邯的影密卫快去保护十九世子的安全。”赵高一愣,问道:“陛下,那你呢?”秦始皇美滋滋的回答:“我儿赢扶升想当大秦的皇帝了,寡人现在去准备退位之事。”

书评专区

再见路星河:新书启航,如果我写出来的故事能让你感到有趣,愿意花时间阅读,那将是我的荣幸……


刚开始造反,秦始皇说他是我亲爹嬴政,骊妃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刚开始造反,秦始皇说他是我亲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世人皆知十八世子胡亥是秦始皇最小的儿子。

却不知,在六国第一美女骊姬进入秦王宫之后,曾为嬴政诞下一子,名为扶升。

事情要从秦王政二十年说起……

秦王政二十年,骊姬进入秦王宫,嬴政第一眼看见骊姬,便为她倾国倾城的容貌所吸引,对其百般宠溺,千般疼爱。

嬴政对于骊姬的喜欢,超过了他拥有过的任何一个女人,就算骊姬进入秦王宫的第一年生下的第一胎孩子赢扶澈不是他的亲子,可嬴政依然爱屋及乌,将其视如己出。

只不过,由于赢扶澈的血脉问题,嬴政只能将养在深宫,不能公布其身份。

那个横扫六合八荒,被称为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他在心爱的女人面前,竟卑微至此。

嬴政:“宝,我今天吃饭了。”

骊姬:“吃的什么饭?”

嬴政:“想让你乖乖就范。”

秦王政二十三年,嬴政终于达成心愿,与骊姬第一次圆房。

秦王政二十五年,也就是骊姬进秦王宫的第五年,骊姬为嬴政诞下了他们两人的第一个孩子——赢扶升。

赢扶升,大秦帝国名正言顺的十九世子。

对于赢扶升的出生,嬴政可谓是如获至宝,甚至第一次官宣帝国正统继承人的想法。

而官宣的人选,就是十九世子赢扶升。

七月初七,这一天是赢扶升的满月宴。

赢政已经打算好了,就在十九世子的满月宴上,宣布赢扶升为帝国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因为这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诞下的儿子。

嬴政并不担心帝国内部会有反对的声音。

这个庞大的帝国,可以说只因嬴政一人而存在。

他想做什么,没有人敢反对,也没有人能反对。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之时……

赢扶升,这位大秦帝国的十九世子,嬴政最宠爱的小儿子,却从秦王宫之中离奇消失了。

………………

秦王宫外,一位身着宫装的美妇,怀中正抱着一名婴儿,她的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只是此刻里面却盛满了泪水。

“韩非,升儿就拜托给你了,我不想他当什么帝国继承人,也不想他做什么皇帝,我只愿他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长大就好了。”

宫装美妇就是骊妃,在其对面,一位有着飞扬的浓眉、深邃的桃花眼、长睫毛、立体脸部轮廓的男子,就是本该死在帝国天牢中的韩国王室九公子,韩非。

“韩非本该是一位死人,两年前拖骊妃娘娘所救,才有了今日。非对骊妃娘娘所托之事,必当万死不辞。”

“只是,骊妃娘娘这样做……”

骊妃挥手,打断了韩非的话语。

“两年前,陛下一反常态,竟打算杀了一直对其宠爱的扶澈,让其成为剑下亡魂。”

“幸得帝国首席剑术教师盖聂没有忘记对故友之承诺,带着扶澈远走高飞,才避免了一桩惨案。”

“最是无情帝王家,伴君如伴虎,陛下又喜怒无常,待升儿出生后,我不想他再活在这深宫之中了。”

说完,骊妃最后又喂了一次奶,美眸深深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似乎是要将其模样深深地刻在心中。

“带着升儿走吧,永远不要再回咸阳了。”

…………

赢扶升失踪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嬴政的耳中。

他火速来到丽宫之中,这里却只有骊妃一人,赢扶升已经消失不见。

“骊妃,你为了今日,在扶升未出生之时,便已经开始了计划。”

“两年时间,你瞒的我好苦啊!”

“这就是你对于我的报复吗?”

“可你不要忘记,扶升和扶澈不同,扶升是我的亲子,是大秦帝国名正言顺的十九世子。”

“是大秦帝国未来的接班人。”

骊妃抬头,看着嬴政,面无表情,声音亦无一丝波澜。

“嬴政,报复不报复的,这话重了。”

“只是我告诉你,你这辈子休想再见到扶升了。”

“至于我,要杀要剐,随便吧。”

“随便吧,你当真以为寡人不敢杀你?”嬴政拔剑出鞘,最终又无力的将剑扔在了地上。

骊妃低估了嬴政对他的爱。

赢政高估了骊姬对他的爱。

“来人,将骊妃打入深宫,没有寡人的允许,终生不准其跨出深宫一步。”

同时,嬴政挥手,将章邯召了过来。

“十九世子找到了吗?”

章邯单膝下跪,面色惶恐。

“末将已经派出三百影密卫前去寻找,可暂无消息,恐怕……”

嬴政看了一眼章邯,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意。

“恐怕什么?十九世子昨日还在这丽宫之中,今日就人间蒸发了?”

“既然用三百人找不到,那就三千人,三万人,三十万!”

(政哥霸气,不过还是没有找到,哈哈哈哈哈!)

(等你下一次再看见自己的十九世子,要到第十五章了,而且你儿子还要造你的反,啧啧啧,可怜。)

(不过大家不要跳章看哈,跳章容易造成高潮不够爽快。或者直接错过了高潮。)

(另,这本书没有系统。现在的文风太过浮躁,连历史文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系统,着实离谱。)

(可也因为没有系统,剧情发展的比较慢,因为你总不可能让一个婴儿上来什么也不干,上来就大喊大叫着要造反吧,这不合理。)

(说句不客气的,大家现在看的这本小说,绝对可以算是大秦历史文里的一股清流了。)

(实在不行,就从第十五章开始看,这是作者大大最后的妥协了,千万不要弃书呀!)

(相信我,只要看下去了,一定会爱不释手的。)

“哎呦卧槽,我上一秒不是在老妈的怀中吃奶吗?”

赢扶升睁开眼,刚想大骂一声,嘴中却只是发出了咿呀咿呀呦的的声音。

他其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是一个穿越者。

至于他上辈子的话,是个海王。

一天,他正在和第二十七任女朋友在野外玩耍时,捡到了一块虎符,便放进了口袋里。

好巧不巧的是,他的老爸老妈都是考古学家,之前从考古现场发现一个宝盒,放在了家中。

更巧的是,他发现捡来的这枚虎符可以放在宝盒中间的凹槽中。

于是,他就好奇试了一下。

然后,一团白光亮起,他就来到了这里,变成了一个婴儿,正躺在一位宫装美妇的怀中吃奶,吃着吃着睡着了。

这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睡着之后,等赢扶升再睁开眼睛之时,抱着他的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男人。

一个长着双桃花眼,眼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男人。

在这个男人对面,还有五个人,呈三角形△站立着。

为首的那个,是个长着一头白色长发的大叔,手中拿着一柄梳子状的长剑,杵在地上,看着潇洒而又不失帅气。

两人对视着,白发大叔首先开口了。

“韩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调查你的死因。没想到,你还活着。”

韩非苦笑一声。

“本来必死无疑,是骊妃娘娘救了我。只是,我也需要答应她一个条件。”

深沉的大叔音继续响起。

“条件就是,这个孩子?”

韩非点点头,面色浮现一抹凝重之色。

“卫庄兄,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

(卫庄,鬼谷派弟子,聚散流沙的创始人之一,绝招是【横贯八方】。)

(聚散流沙,一个集间谍、暗杀、权谋于一体的组织,是韩非,卫庄等人在韩国时创建。)

此时,躺在韩非怀抱里赢扶升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啥玩意儿,韩非?卫庄?聚散流沙?这不是大秦时期才有的人和组织吗?”

“难道,俺作为一个婴儿,穿越到了大秦时期?”

“这真是……让人摸不着脑阔。”

良久之后,赢扶升终于接受这个现实。

他大抵是真的穿越到秦朝了。

但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巧合,非其真心所愿。

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和自己的老爸老妈,自己的二十七个女友说再见了。

事已至此,无法改变,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

“咿呀咿呀哟!”

赢扶升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了……哭声。

“小家伙醒了,应该是饿了,该喂吃奶了。”韩非看了一眼赢扶升,又将目光转向了周围的人。

卫庄不着痕迹的将脑袋转到了一边,装作在看天上的大雨。

一旁,还有个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更是直接跃到了一只大鸟背上,侦查敌情去了。

“红莲,要不你来?”韩非摸了摸后脑勺,试探着问道。

(红莲,韩非的亲妹妹,也是聚散流沙中的杀手——赤练。”

“哥哥,你这是有求于我嘛,咯咯咯咯咯咯…”一阵娇笑声传来,赢扶升转头看去,是一位穿着高开叉红色衣裙的女子。

她面容妩媚,身材凹凸有致,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娇柔入骨,入艳三分。

“你们这群大男人,怎么懂哄小孩子呢,让我来吧。”红莲袅袅娜娜的上前,将赢扶升抱在了怀中。

“完了,我不能呼吸了。”赢扶升停止了哭闹,肚子也不饿了,在一片雪白中安静的睡了过去。

卫庄看着这一幕,眉头不着痕迹的挑了一下。

“韩非,你打算一直带着这个小家伙,将其抚养成人吗?”

“你要知道,现在整个咸阳城,都因为他的失踪乱了起来。”

大秦帝国十九世子赢扶升在满月宴上,离奇从秦王宫消失不见,这无疑是平地起惊雷,不乱才叫奇怪呢。

韩非背负双手,目光看向了秦王宫的方向。

“卫庄兄,旧的岁月已经结束,新的时代正在开始。”

“对于我来说,这个婴儿就是新的开始。”

“大秦帝国的铁骑,已经不可阻挡。”

“嬴政,注定会踏平六国,建立一个大一统的王朝。”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在这个新时代,新帝国生存。”

卫庄转头,看了一眼韩非。

“生存,这听起来像是一个优雅的借口。只是令我好奇的是,当年意气风发,七国天下,想要九十九的韩非子,如今也会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而淡忘最初的本意吗?”

面对卫庄内涵,韩非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卫庄兄,还真是一点没变呢。”

“其实不管愿不愿意,我们都已经置身于这个名为天下的权利漩涡之中了。”

“大秦统一天下的结果,已经无法改变。”

“但是,你看这个婴儿,大秦帝国的十九世子。”

“未来,他会继承这个庞大的帝国,成为大秦的王。”

“去替我们,完成此生的夙愿,建立一个全新的大秦帝国。”

卫庄沉思了一会,对于韩非的话不置可否。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位大秦帝国的十九世子,会听你的话?”

韩非的声音紧接着继续响起。

“他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们可以将他揉捏成,我们想要的形状。”

卫庄看向一眼韩非,又看向了红莲的胸……前趴着的婴儿。

“现在听起来,有点意思了。揉捏,形状,我很喜欢这两个词语。”

“无论是揉捏,还是形状,都是以后的事情。”

“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活下去。”

红莲怀中抱着赢扶升,在一旁开口。

韩非对于红莲的话倒是没有太大担心,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卫庄。

“卫庄兄想走的话,应该还没有人可以将你留下。”

韩非对于卫庄可谓是相当的了解。

一怒则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这说的是鬼谷派。

而卫庄作为鬼谷派的横剑传人,自然不是平庸之辈。

他的智商、谋略、气度、武力,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对于韩非的马屁,卫庄微微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孤傲。

“两年前,你在帝国牢狱中传出消息,让我们今天过来接你。”

“流沙,从那一天起,便开始准备了。”

“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到尽头,便是有着秦陇之心之称的渭河,渭河为黄河最大的一条支流,汹涌澎湃,河底暗道更是无数。”

“之前,流沙和墨家合作,启用机关术,用了整整两年时间,在渭河底部挖开一条隧道。”

“现在,我们不需要出咸阳,只需要走到流经咸阳的渭河之边,墨家的水下机关兽已经在那儿等我们了。”

“啪~啪~啪~”韩非不由自主的鼓起了掌,对于卫庄的这个安排:“卫庄兄这个安排因地制宜,巧夺天工,可以让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咸阳,真乃大才也,给你点个赞!”

………………

渭河底部波涛汹涌,即使身处墨家水下机关兽的内部,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剧烈的摇晃。

尤其是趴在洗面奶中间的赢扶升,这波涛汹涌,起伏不定之感,就更明显了。

“啊哦咿,啊哦咿!”

赢扶升迷迷糊糊的醒来,叫了几声,用白嫩的小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蛋,然后摇着小脑袋瓜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好奇的看着了周围的环境。

透过一片雪白,目光再穿过水下机关兽的窗户,他看见了外面的景象。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水,在水底铺成一枚枚雪白的鳞片。

“我这是在……水底?”

“他们要带我去哪里?”

“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赢扶升张嘴,想要开口说上几句,可只是发出了啊咿啊咿的声音。

对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婴儿,刚刚满月的人类小幼崽,就算想开口说几句,可舌头它也不允许啊。

开玩笑,要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直接开口说话了,还要和他们讨论一下帝国大事。

比如什么始皇死而地分,我是穿越过来的,来自两千年后。

这些话一出,不把人吓坏了才怪。

不过目前看来,水下机关兽里的几人,比如韩非,卫庄,以及抱着自己的这个美少女,他们对自己应该都没什么恶意。

没有恶意就好。

他才刚穿越过来,不仅没有系统,还是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婴儿。

这真是,地狱级别的开局啊。

赢扶升认为,自己目前首要之事,是活下去。

作为一个大秦时期普通的人类幼崽,先长大再说。

“啊咿~啊咿~啊咿呀!”

赢扶升又试着叫了几声。

这次,周围几个人的目光全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小家伙醒了,乖,是小肚子饿了吗?”红莲伸出手指,在赢扶升白皙粉嫩的小脸蛋上戳了一下。

“咿呀咿呀哟~”

赢扶升又叫了几声,便静静地打算大人们过来哄自己。

作为一个人类幼崽,你不能表现的太安静,太过听话,不哭也不闹,这样太反常了。

但是,也不能太吵了,又哭又闹的,这样容易消耗大人们的耐心。

换言之,就是要有逻辑的去表演,做的事情要符合一个人幼崽的基本行为。

可以适当的哭一下闹一下,但也要显得乖巧懂事,让人心疼,怜爱。

说实话,这有点难度。

但赢扶升认为自己能做到。

“啊咿~”赢扶升又哭了一声。

“小家伙,呦呦呦,不哭了不哭了,乖,等一会咱们从水下机关兽出去了,就给你找奶吃,好不好呀!”

红莲抱着赢扶升,站起身,手臂略微的摆动,轻轻摇晃着。

“咿咿!”

赢扶升停止了哭闹,适可而止,又重新将乌漆嘛黑的眼睛闭上了。

“九哥,卫庄大人,小家伙一下就不哭了呢,好乖的,他好像能听懂我的话似的。”

红莲抱着赢扶升,妩媚的脸上闪耀着慈母般的光辉。

而赢扶升的目的也达到了。

他略微的闹腾一下,然后让人来哄。

轻轻一哄,他就变得乖巧起来。

这样一来,既符合了一个婴儿的行为,又能给予成年人以满足感,成就感。

双赢!

不知过了多久,当赢扶升又一次饿醒之后,他终于感觉到那种摇摇晃晃的感觉没有了。

应该是上岸了。

他转动了一下眼睛,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这么大,这么白。

空有一座珠穆朗玛。

但却么有水。

真是暴殄天物,真是要把人饿坏了好嘛。

赢扶升强忍着饥饿,转动起了小脑袋,看向了眼前的一幕。

入眼所及时之处,是一栋高大的亭台楼阁。

在楼阁正中央的入门处的牌匾上,用篆书书写着三个大字——紫兰轩。

“韩非,还记得这个地方吗?”卫庄深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

韩非目光之中带着追忆。

“当然记得,我们的聚散流沙,就是在这创立的。”

“当时,小良子也还在这里。”

小良子,指的是张良,字子房。

说起张良,卫庄的声音低了几度。

“子房如今在是秦国都咸阳的小圣贤庄里,过得可是十分滋润,是那里的三当家。”

韩非哈哈一笑。

“小良子混的好是正常的,他以前可是我们流沙的智力担当。”

“流沙自建立以来,屡克强敌,鬼兵截响,火雨玛瑙,赤眉龙蛇,八面玲珑,潜入咸阳,洒了一张笼罩六国的巨网。”

“可后来这张网破了,连我自己也身陷囹圄,落入帝国牢狱之中。”

“可我们的这张网,也不是毫无用处,比如——他。”

韩非伸手,指了指红莲怀抱中的婴儿——赢扶升

红莲这时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怀中的赢扶升,目光有些复杂。

“是啊,距离那张网破了之后,转眼已经快十年了,自大秦将韩国灭亡后,紫兰轩也没了。可紫女姐姐却又在这里重建了一座紫兰轩,说等待九哥你的归来。”

(紫女,韩非在韩国的老相好。)

听见【紫女】两个字,韩非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目光中有着欣喜,又有些微的害怕。

“吱呀”一声……

紫兰轩的门打开了。

从门中,走出一位身着女子,

深紫的裙衫,外披子件半透明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光华流动在地上跳跃,挽迤三尺有余,雍容华贵。

这个女子连长发都是紫色的,一对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冷清。

“韩非,你还知道回来,我一直以为你死外面了。”声音响起,里面有一丝责备,也有着深深地关切。

韩非看见紫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神色有着紧张。

“哈哈哈,紫女姑娘,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的漂亮。可是我,都老了。”

紫女望着韩非,这个她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男人,今天终于又出现了她的面前。

将近十年的时间,三千多个日夜,那些等待都是值得的。

“我漂亮是真的,不过你也不老。”

“非,你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牢狱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光芒丝毫未减。”

紫女的这句话,听的红莲怀中的赢扶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紫女姐姐,好久不见了。”红莲甜甜的叫了一声。

紫女转头,看向了红莲。

“红莲殿下,好久不见,你和卫庄怎么样了,还好吗?”

红莲小脸一红。

“紫女姐姐又笑话我,不理你了。”红莲生气的转过了身。

或许也只有在韩非和紫女的面前,红莲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而不是流沙杀手的冷血——赤练。

“啊哦一,啊哦一,啊咿呀!”

一直都十分安静的赢扶升本来还想着安安静静的睡一会。

可他的肚子,实在是太饿了。

当赢扶升又看见紫女的那一刻,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这么大,那儿准有好吃的。

“这个小婴儿是……”紫女看向了红莲,又看了一眼韩非。

“这是小升升,是九哥带出来交给我的。”红莲解释了一句。

“啊咿咿~”赢扶升张着小手,胡乱摆动,要抱抱。

至于要抱抱的原因,就是要吃奶奶。

他真的饿坏了。

“这是谁家的小崽子,真可爱。”紫女眉目含笑,将红莲怀中接过了赢扶升。

女人对于人类幼崽的抵抗力几乎为零。

尤其还是这么可爱乖巧的幼崽。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抵抗赢扶升的可爱攻势。

趴在紫女怀中的赢扶升,小鼻子不自觉皱了一下,一瘪一瘪的开始砸嘴,眼巴巴的看着紫女。

这个动作传递的信息很明确。

宝宝饿了,宝宝要吃东西。

紫女自然接收到了这个信息。

“饿了嘛,不过我可喂不了你,我让人去给你找奶妈过来。”

赢扶升看了一眼紫女,眼底有着深深地失望。

看着很大。

但是没奶。

如此一来。

鸟用没有。

在赢扶升到达紫兰轩之时,秦国都咸阳的风暴,却愈演愈烈……

“七天,整整过去了七天,你们连十九世子的一根汗毛都没有找到。废物,全部都是废物。”

秦王宫中,嬴政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

如今大秦兵峰所至,所向披靡,剩下的几个国家,也是大猫小猫三两只,只能苟延残喘。

大秦帝国,即将一统天下。

而他自己,也和最爱的女人骊妃诞下了一子。

这个最小的儿子,被他给予厚望,视为大秦帝国未来的接班人选,可以将将帝国传至千秋万代。

说实话,赢政一直在考虑继承人的问题。

长子扶苏太柔弱,且提倡分封制,治国理念与其大为不同,嬴政对扶苏的不满,已经快要放到明面上了。

分封制不适合大秦,作为帝国长子的扶苏,竟然连这个都看不明白。

军功集团对于秦朝存在巨大影响,这些功臣之中,有能力、有智谋、有名气的人大有人在,一旦分封,等自己死了,大秦后来之君又将如何控制住他们?

而在郡县制的制度安排下,这种隐患就可以消除。

没有了权力大到不受中央控制的地方诸侯国,没有了唯利是图的诸侯王,天下才能维持和平,消灭战争。

大秦帝国怎么来的?

不就是周朝实行分封制,出现了太过于太强的六国,导致延续国祚800年周朝名存实亡,周王室血脉死亡殆尽。

800年,不是嬴政需要的。

他要的是大秦帝国千秋万代。

所以分封制,必不可行。

可如今六国还未全部灭亡,扶苏还已经开始劝谏嬴政,让其实行分封制。

这个举动,让嬴政对这位日后的继承人,能否坚持自己郡县制,感到怀疑。

还有十八世子胡亥,也是一棵长弯了的小树,整日与宦官勾搭在一起,也为嬴政所不喜。

就在这时,骊妃又为自己诞下一子,嬴政欣喜若狂。

自己最爱的女人为自己诞下了最小的儿子,这如何不是一件喜事。

可偏偏这个时候,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帝国十九世子赢扶升,竟然离奇的从秦王宫中消失。

三十万秦军找了整整七天,却一无所获,这样嬴政有了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比吞灭一个国家,还要更甚。

他现在甚至已经后悔赐死扶澈了。

若是之前他可以容纳赢扶澈,不介意他是刺杀自己的刺客荆轲之子,骊妃想来也不会与其鱼死网破。

可事已至此,已不可改变。

嬴政颓然的坐在龙椅上,看向远方,目光之中带着深深地思念。

“升儿,你在哪?”

“儿呀,父皇想你了。”

此刻的他,不再是那个千古一帝。

只是一个深深思念小儿子的父亲。

………………

紫兰轩中……

赢扶升此刻躺在紫女的怀中,说舒服吧,还真挺舒服的。

可架不住没奶水,小肚子一直咕咕咕叫啊。

“啊咿呀,啊咿呀,啊咿啊咿啊咿呀!”

“吧唧吧唧!”

赢扶升张开小嘴叫了几声,又吧唧了几下小嘴巴,告诉众人。

他饿了!

韩非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可当初骊妃放进里面的母乳,此刻已经被吃完了。

韩非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紫女胸……前的赢扶升,思考了一下。

“紫女姑娘,先找几个乳娘过来,喂饱这个小家伙吧,毕竟你……”

“砰!”韩非话还没说完,就挨了紫女一jio。

紫女踢完,又轻轻的摇晃着臂弯里的婴儿,还低下头,在赢扶升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真是太可爱了呢!

“来人,将这个婴儿抱下去,为他寻找最好的乳母。”

紫女安排好赢扶升之后,转身直接提起一把长剑指向了韩非,目光逐渐锐利了起来。

锐利的剑,锐利的眼。

“紫女姑娘,你这是做什么?”韩非将双手举起,一脸的茫然。

紫女的眼神依然犀利,俏美的脸上也有着寒霜密布。

“韩非,你将近十年没回来,一回来就给我带了孩子。”

“这个婴儿是谁?好呀,你在秦国牢狱之中,也有桃花运吗?”

韩非叹了一口气,那双桃花眼直视着紫女。

“这个婴儿,是大秦帝国名正言顺的十九世子,赢扶升。”

紫女手中的长剑一下掉在了地上。

“大秦帝国——皇子?”

韩非没有回答紫女的话,而是转身走向了紫兰轩外那座最高的楼阁。

推开门,卫庄和红莲已经在这里了。

卫庄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红莲抱着一张琵琶,轻轻弹奏着,美眸中却有泪光闪烁。

十年前,聚散流沙在这里成立。

那时,焰灵姬喜欢坐在这座楼阁的栏杆上,静静的看着韩非。

张良喜欢在这里练书法,下棋。

弄玉,则总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安静的弹着古筝。

卫庄,好像一直都是人狠话不多的代表。

那时的红莲,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韩国小公主。

可聚散流沙,聚散流沙,十年过去,分分合合,故人许多已不见。

韩非目光远眺,从这个地方,视角可以纵览整个七国。”

“终有一天,我们流沙的人,会再次聚集在这里,俯瞰整个天下。”

紫女跟在韩非身后,同样来到了这座楼阁之中。

“先别急着回忆过去,先解释一下大秦帝国的十九世子,为什么会被你带回来?”

紫女直到现在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她原本已经韩非死在帝国牢狱中的准备了。

可韩非不仅活着回来了,还将嬴政的小儿子给一起带回来了。

这着实有些……离谱!

韩非伸出手,一如十年前般,握在了栏杆之上。

“两年前,嬴政最宠爱的妃子骊姬来到了关押我的天牢中,和我做了一个交易。”

紫女眉毛一挑,觉得这事儿越来越有意思了。

“骊姬,那个被称为天下第一美女,同时又有着卓绝武功的奇女子?那你和她之间的交易是什么?”

紫女其实并没有怀疑过韩非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

但她需要了解那个婴儿出现在这里的来龙去脉。

韩非放开握在栏杆上的手,缓缓开口。

“这个交易就是,她助我从天牢脱口困,我则带她腹中的孩子,离开秦王宫,远离朝堂之上的纷争与勾心斗角。”

“只是,骊妃想的太简单了,她以为将扶升送出宫,便可以远离这个名为天下的权利漩涡吗。”

“扶升体内流淌的是帝国皇室的血脉,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他从诞生起,便已经在这个漩涡里面了。”

韩非毫无保留的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因为在他看来,紫女是绝对可以信任,甚至可以交托生命的同伴。

紫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么说,你带这个孩子出秦王宫,只是为了活命和一份承诺吗?”

韩非接着开口,声音温润如玉。

“当然不是。我带上这个孩子,更多的是因为不甘。”

“我梦想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国度,但嬴政显然不会听从我的话。当然,他也不是合适的人选,所以我宁死,也不肯辅佐于他。”

“但这个孩子的出现,却给了我希望。”

“大秦一统六国,已经不可阻挡。所以,我们可以培养一位【王】,来接管大秦帝国。”

“这位【王】,就是赢扶升。”

“从今日起,我,韩非,会成为他的老师。”

“我还会把小良子从小圣贤庄召回来,到时齐鲁三杰之一的张良张子房,会是他的谋臣。”

“还有鬼谷传人卫庄,会是赢扶升身边的武力担当。”

“再加上他大秦帝国十九世子的身份,正统的帝国皇室血脉。”

“可以说,赢扶升一出生,便拥有了极其顶配的阵容。”

韩非刚开口,智慧卓绝的已经听明白了韩非想要做什么了。

“你想造反?”

韩非反问。

“有何不可?嬴政一直没有立下太子的人选,任由扶苏和胡亥角逐太子之位。”

“可由于扶苏的性格太过软弱,政见也和嬴政有所不同,以后一定会远离政治中心。”

“一旦胡亥继位,他会放过扶苏吗?”

“我想大概率,他会赐扶苏一死,扶苏甚至连反抗都不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十八世子可以继位,那十九世子为什么不可以?”

“尤其是当这个十九世子,还有造反的能力之时。”

“到时,我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让赢扶升接管这个庞大的秦帝国。”

韩非的一席话说完,作为他妹妹的红莲第一个表示了赞同。

“哥哥想的好粥道,如果赢扶升从小生活在秦王宫中,由嬴政抚养长大的话,那他很可能只是第二个嬴政。而现在,他由于哥哥培育长大,那他未来就会是——千古一帝,甚至超越嬴政。”

红莲这孩子打小就聪明,就崇拜她的韩非哥哥。

她韩非哥哥无论说什么,红莲都觉得是对的。

只是这时,卫庄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响起。

“那你为什么还要选择造反?等你将赢扶升抚养成才,直接送回嬴政的身边。或许,嬴政会直接立他为太子,继承皇位。”

韩非摇了摇头,继续开口。

“卫庄兄,你想的太简单了。”

“每一代的皇位接替,伴随的都是腥风血雨。”

“就算你说的可行,嬴政会立扶升为太子,让他继承皇位。”

“可没有实力,没有班底,他的皇位能坐稳吗?最多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这样只会让扶升白白送命。”

“嬴政从质子变为秦王,经历了罗网刺杀,母妃出轨,吕不韦独揽朝政等一系列事件。”

“而当今,十八世子胡亥有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的支持。”

“长子扶苏有帝国豪门世家蒙家的效忠。”

“十九世子赢扶升呢,在宫中只有一个嬴政宠爱的母妃做后台而已。”

“不过现在,扶升有了我们,我们会为他打造一个强有力的班底,助他成帝。”

“所以……”

“造反之事,从现在开始,就要准备了。”

在韩非大谈造反之事时……

紫女一直站在他的身后看着韩非的背影。

这时候紫女觉得,韩非又回到了十年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身上发着光。

就算韩非现在要造反,紫女觉得自己也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一起吧。

“韩非。”紫女轻轻呼唤了一声。

“怎么了?”韩非转身,看着紫女。

紫女隔着窗户,看了一眼赢扶升,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扶升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吗?”

韩非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们还没打算告诉他,他的真实身份。”

“再说了,他如今只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又能懂得什么。”

紫女随即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既然还不打算告诉他事实真相,那赢扶升这个名字,是不是要改一下。”

赢扶升,赢扶升。

如果一直叫这个名字,傻子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毕竟这个大秦帝国姓赢的,就那么一家而已。

韩非一想,觉得十分有道理。

“哈哈哈,还是紫女想的周全。名字的话,就将赢字去掉,只留扶升二字吧。”

此刻,门外,赢扶升还在美美的吃着奶水。

由于门是关着的,他对于里面那些人的谈话听的也不是十分清楚。

他只隐隐约约的的听见里面的人在说【造反】两个字。

“造反?这真是一个宏大的理想。”

赢扶升想着,不过也没有太过惊讶。

韩非,卫庄,聚散流沙,甚至包括张亮,他们一直想的,就是推翻暴秦,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国度。

造反什么的,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这跟现在的自己没什么太大关系。

他如今只是一个刚满月的人类婴儿而已。

就这样,赢扶升每天做的,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他要做的,就只是好好长身体,

不过这样的生活,也着实是有一些无聊。

先不说练什么绝世武功,如今的他连在爬一会都觉得费劲。

就连想要出去看一眼这大秦时期的风景,也是做不到的。

他眼里看的最多的,就是一片雪白。

日子一天天过去,由于韩非等人经常在一起商量造反的这件事,赢扶升也将这个这个词语深深地记在脑海中啊。

转眼之间,已经六个月过去了。

这天,红莲和紫女照常过来逗弄一会日升。

“小扶升,让姐姐看一看你今天有没有长大。”

赢扶升躺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毫无形象的逗弄着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造反耶~~~”

赢扶升两片小嘴张合,舌头用力,胸腔鼓动,终于说出了他来到这个大秦时期的第一句话。

这声软软糯糯,甜甜嫩嫩的婴儿音,顿时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日升会开口说话了,小家伙会开口说话了。”

红莲和紫女脸上涌现出一抹潮红,眼里更是盛满了慈母般的柔和目光。

卫庄和韩非本来在商量着练军之事,在听到这声婴儿声音时,立马转身冲进了房屋之中。

赢扶升才六个月,就会开口说话了。

这真是太聪明了。

“造反耶~”赢扶升还在重复着这句话。

在他看来,这群人天天想着造反,造反,推翻暴秦。

那么自己就要和他们有同样的目标。

造呗,反呗,皇帝谁不想当?

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婴儿,需要这些大人的养育,才可以长大。

而获取这些大人的好感的方式,除了表现的乖巧可爱外,还要让他们有一种养成系的快感,觉得孺子可教也。

而且,他耳边天天都在听造反这两个字。

那么第一次开口说出这两个字,应该也不是太过惊世骇俗。

这一声声造反,虽然发音还有些模糊不清,但众人还是听懂了。

卫庄白色的眉毛皱了皱。

“喂,你们听见没,他刚才好像说的【造反耶】”

卫庄对于一个婴儿喊出这两个字,有些Book思议。

韩非倒是没有那么大的惊讶,甚至还有一点恶趣味的开口。

“我们天天扶升面前讨论造反之事,可能被他记的太熟了。”

“这第一次开口,就要造秦国的反,也不知嬴政知道了,会是什么想法,哈哈哈哈,有趣!”

………………

秦王政二十六年,秦王嬴政派将领王翦率六十万大军征伐楚国。

楚国将领项燕率十万大军抵挡,不敌王翦,兵败后自裁。

在临死之前,项燕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声。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秦王宫中,嬴政看着传来的捷豹,面无表情。

他没有想象中的开心,是因为他在思念。

“寡人的升儿,如今应该六个月大,会开口说话了吧。”

“只是,寡人却听不到了。”

“升儿,寡人的十九世子,寡人想你了。”

“希望抚养升儿的人家,可以好好待升儿,不要让其长歪了。”

“寡人一直在想,升儿开口后说的第一个词语会是什么?”

“寡人认为,一定是【父皇】这个两个字,肯定不会错的。”

而紫兰轩中,赢扶升确实会开口说话了。

“造反耶!”

“造反耶!”

“造反耶!”

人类的本质其实是复读机。

赢扶升在不停的重复这两个字。

这是因为,现在的他只会说这两个字……

“小扶升,你要快快长大呀!”

“等你长大了,就让你造反,给你当皇帝,好不好?”

韩非伸着手指,逗弄着小家伙。

赢扶升张开小嘴,吮吸着韩非的手指,装出了一脸的天真无邪。

另一边,丽宫之中,骊妃一直在思念着他的小儿子。

自从将扶升送出宫之后,她这个做母亲的,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小家伙。

“按照日子算,扶升应该会说话了吧。”

“多想听听他叫一声母后,可是却是听不到了。”

“我不希望他当什么皇帝,只希望小扶升可以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做个普通人就好。”

“韩非,希望我没有所托【非】人吧。”

“难不成,我的扶升一开口就在想着造反?”

紫兰轩中,刚刚学会说话的赢扶升,吮吸着韩非的手指,一直不停的大叫着。

“造反耶!”

“造反耶!”

………………

日子就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又是一年。

赢扶升一岁半啦!

这时的他,已经可以说出完整的句子,以及踉踉跄跄的走上几步了。

这一年,是秦王政二十七年。

继楚国灭亡之后,燕国也紧随其后,么得了。

这天,紫兰轩外,来了一个陌生的大叔。

“师兄,好久不见!”

卫庄,赢扶升的二叔,对着这个陌生的大叔开口了。

“小庄,近来可好!”对着的大叔开口,声音成熟而又不失性感。

卫庄看着对面的大叔,目光逐渐变得危险起来。

“好与不好的,师兄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卫二叔的这句话一出口,气氛开始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哎呀,盖聂兄大驾光临紫兰轩,怎么也不通知一声,非好去出去迎接于你。”

韩非上前一步,打了个哈哈,以免这对相爱相杀的师兄弟这么打起来。

“在下盖聂,见过九公子。在下今日过来,是有事相托。”盖聂双手抱拳,姿态放的很低。

韩非上前,同样抱拳。

“盖聂兄严重了。不知盖聂兄今日前来,所托何事?”

韩非的目光有一些凝重,盖聂自从两年前带着扶澈叛出秦国之后,便一直杳无音讯。

可今日,他却出现在了紫兰轩中,想必所托之事应该非同小可。

盖聂看着韩非,没有开口,只是转身让出了一条通道。

从通道中,走出一个五六岁的的小男孩,虽然年纪小,但长相十分方正,看着憨憨的。

此外,还有一个三四岁小女孩,弯弯的眉毛月牙一般,明亮的大眼睛,皮肤很白,还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可爱到爆炸。

“这个男孩,是楚国人,身份是项氏一族的少主。不过楚国如今已经灭亡,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

“在楚国灭亡之后,燕国也随之被秦王政的铁骑灭国。”

“这个小女孩,就是燕国太子燕丹之女。你们可以叫称她为——燕月恒。”

“在下这次所托之事,就是这两个小孩子,他们已经国破家亡,希望韩非兄与小庄,可以抚养其成人。”

韩非还未开口,赢扶升从紫兰轩中走了出来,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燕月恒。

这一年多以来,虽然有许多大人陪着,但赢扶升还是感到有些孤独。

尽管他的心智很成熟,但身体却只有一岁多的样子。

有时他也会想找些小朋友一起来玩耍。

所以,当他看见燕月恒的第一眼,内心是十分开心的。

“好可爱的小姐姐,要抱抱吖~~”

燕月恒看着白白嫩嫩,唇红齿白的赢扶升,明亮的大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

“小弟弟,来,姐姐抱。”

三四岁的燕月恒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赢扶升抱在怀中。

“既然你叫我小姐姐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哦,我会保护你的。”

“我已经没有了阿爹阿娘,你就是我的亲人了。”

燕月恒抱着赢扶升,晶莹的泪珠从好看的眼睛里滚落下来。

赢扶升伸出白嫩的小手,有模有样擦干了燕月恒脸上的泪水。

“小姐姐不哭,我有好几个娘,好几个叔呢。”

赢扶升掰开手指,数着……

“我有紫女娘,有红莲娘,还有他们经常提到的弄玉娘,焰灵姬娘,还有韩非叔叔,卫二叔。”

“我有这么多,分给你一个娘和一个叔,这样你就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燕月恒被赢扶升天真的话语逗笑了,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小脸蛋。

“你这么大方嘞,小姐姐能听见你说这些,很开心呢!”

一旁,项少羽看着两个小孩子其乐融融的讨论分娘分叔叔的问题,也忍不住想加入进去。

虽然他长得有些着急,也有些憨,但毕竟只有五六岁的年纪。

“我的爹娘也没有了,我也很难过,很想哭。”

赢扶升看着这个比他高了一头还多的大孩子,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你是叫项少羽吧,从今天起,你也不用难过,不用哭了。”

“真的吗?”少羽脸色一喜,以为赢扶升也会像对待燕月恒那样对待他。

岂料,赢扶升看着项少羽,认认真真的开口了。

“少羽,不要怕。以后的话,我就是你爹,月恒就是你娘。”

“这样,你爹和娘就都有了。”

这话一出。

硬了。

项少羽的拳头硬了。

紫兰轩中,造反小分队第一次集合了,

韩非看着这三个小家伙,听着他们天真的话语,也是会心的笑了起来。

只是这时,盖聂的脸色却是有些凝重了起来。

他看着赢扶升,终于忍不住开口。

“这个小家伙,和在下的一位故人,长得很是相像。”

“韩非兄,难道……”

盖聂正打算说下去,韩非却对他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盖聂兄,请移步楼阁一叙。”

盖聂点头,跟着韩非来到了那座可以俯瞰天下的楼阁之中。

楼阁中,未等盖聂再次询问,韩非主动开口了。

“盖聂兄,你的感觉没错。”

“扶升,就是赢扶升,大秦帝国的明正言顺的十九世子,正统的皇室血脉,只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盖聂皱眉,不知道韩非既已从帝国牢狱中脱身,又为何将嬴政的十九世子带在身边。

“韩非兄想要做的,究竟是什么?”

韩非没有正面回答盖聂的问题,却聊起了另一件事。

“盖聂兄还记得十年前,我们在这紫兰轩中,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吗。”

盖聂抱拳,看向韩非。

“在下不敢忘记。当时,在下问的是《五蠹》中【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这两句。”

韩非哈哈一笑。

“盖聂兄还记得这么清楚。其实忘记了也没关系。”

“十年,世间的确是有些久远,有些人已不在,有些事已忘记,这很正常。”

“不过今日,我可以帮盖聂先生温故而知新。”

“其实百家学说,亦有分野,如同鬼谷绝学,分纵与横。”

“儒,分为腐儒和王儒。”

“帝国长公子扶苏,便是为腐儒所害,为嬴政所不喜。”

“腐儒,一味求圣人治天下,轻视了律法的疏导。”

“这就是像是要求一年四季,每日都是晴天,才可以五谷丰登,以此治天下,忽略了人性的善恶,未免不切实际。”

“赢政当初让扶苏学习儒法,是让其用之,而不是类之。”

“扶苏,已经长歪了。”

“而侠,为仗剑者,就如同盖聂兄,被江湖中人尊称为【剑圣】。”

“凶侠,以剑谋私欲。义侠,以剑救世人。”

“孟子曰:虽千万人吾往矣,乃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而庄子有一篇说剑,说的倒是挺对。”

盖聂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追忆之色。

他一如十年前一样,对着韩非拱手。

“在下愿闻其详!”

韩非背负双手,缓缓开口。

“剑分三等,庶人剑,诸侯剑,江湖剑,天子剑。”

“行凶斗狠,招摇过市,为四等庶人之剑。”

“以勇武为锋,以清廉为锷,以贤良为脊,以忠圣为鉀,为诸侯之剑。”

“以义气为先,以侠气为先,如盖聂兄一般,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江湖之剑。”

“以七国为锋,以山海为锷,制以五行,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举世无双,天下归服,为天子之剑。”

“天地之法,执行不怠。”

“法,就是剑的精气神。”

“乱世重典,法可以惩扬善,也可以惩恶。”

“我欲铸一把天子之剑,以法为魂,交予赢扶升。

“因为赢扶升,是大秦帝国未来的天子。”

盖聂作为卫庄的师兄,韩非是十分信任他的。

同样,他也十分想把盖聂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

这时,盖聂开口。

“十年前,韩非兄说七国的天下,你要九十九,如今在大秦帝国的铁骑下,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可天下虽已不在,韩非兄却依然没有放弃【法】的贯彻。”

“赢扶升,就是你的梦,帮你实现未完成的夙愿。”

“不过韩非兄说的不错。赢扶升,这位大秦帝国的十九世子,他很需要你。”

韩非刚刚的一番话,已经说服了盖聂。

可韩非这时却摇了摇头。

“盖聂兄这话有误,应该是我和赢扶升,相互需要。”

“我的法想要贯彻,需要一个王。”

“因为天地之法,执行于王。”

韩非,真的是对赢扶升给予了厚望。

盖聂思考了一下,继续开口。

“可是,嬴政现在正值壮年,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盖聂很清楚的明白,赢政不死,大秦帝国就不会崩塌。

韩非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将目光望向了窗外快乐玩耍的赢扶升。

“嬴政会死,因为他也只是凡人而已。”

“而我要的,却不是大秦帝国的崩塌。”

“天下苦战乱已久,诸子百家各施救世之道。”

“以法治天下,是韩非的夙愿。”

“就算嬴政不死又如何?我们可以造反?不是吗?”

“赢扶升是皇室血脉,造反成功后,他可以顺利接收大秦帝国,将【法】贯彻到天下。”

“如此一来,大秦帝国不会分崩离析。天下,也不必再次陷入到战乱之中。”

说完,韩非目光灼灼的盯着盖聂。

“盖聂兄,韩非现在正式邀请你,加入赢扶贫,造反的阵营之中……”

画面一转,赢扶升带着燕月恒,项少羽在院子里玩泥巴。

“我要捏一个房子,再捏一个床,再捏两个小人儿,一个我,一个是月恒。”

赢扶升的手中满是泥巴,在那儿自言自语着。

“扶升,等你长大后,想要做什么呀?”燕月恒帮赢扶升抹干净脸上的泥巴,脆生生的问了一句。

赢扶升想了想。

“我长大后要造反,当皇帝!”

“到时,就封月恒你当我的
>>>点此阅读《刚开始造反,秦始皇说他是我亲爹》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