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崇祯成了暴君》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明:崇祯成了暴君
分类:历史脑洞
作者:蓝色河流
角色:
简介:叮,本圣是你祖宗朱元璋,你这个无能、无用的废物子孙!竟然玩脱,玩到了上煤山自溢的程度!现在传你三国PLA系统、《帝王之术》、《厚黑学》,供你使用学习!当此风雨飘摇之际,你得成为一个有道暴君,重建我新大明!
《大明:崇祯成了暴君》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大明:崇祯成了暴君》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君非甚暗,孤立而炀灶恒多;臣尽行私,比党而公忠绝少。

——李自成《登极诏》如此高度评价崇祯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凌晨,京城煤山。

那颗歪脖子树,身穿龙袍的崇祯悬挂在半空中。

王承恩艰难爬行到歪脖子树下,眼见皇帝双腿僵直,似孤魂野鬼吊在树上,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呜呜,皇爷,皇爷您慢走,奴才跟着您,黄泉路上奴才与您一起走。 ”

王承恩埋头痛哭之时,却没看到天空中一颗流星直直坠落。

嚓!

流星割裂白绫,顺势钻进崇祯身体,崇祯“啪、嗒”一下掉在王承恩面前。

把泪眼模糊的王承恩吓了半死。

咋了,诈尸了?

可再害怕,也没挡得住王承恩忠心护主之心,他急忙上前紧紧抱住崇祯身体。

咦,身体尚温绵软,皇爷难道没死?

按理说,皇帝上吊到现在尸体应该都凉了,怎么突然就掉下来了呢,且体温尚存身体绵软?

王承恩哭声立止,掐人中掐虎口,一番手忙脚乱。

“呜呜呜,爹,爹爹不要杀九儿,疼啊,好疼,九儿好疼!”

“陛下,不要用剑杀臣妾,臣妾怕疼,臣妾三尺白绫自己了断!”

小女儿稚气哭泣声,妃嫔们苦苦哀求声,皇后哭泣声,不断地在崇祯脑海中萦绕。

半晌,崇祯咳咳出声,王承恩大喜,“皇爷,皇爷大喜,大难不死、大难不死啊!”

咦,我竟然没死?

大难不死,难道会有后福?

轰,崇祯脑海里突然出现庞大信息流,无数历史故事、超越时代知识,要撑炸他的脑子。

崇祯,头痛欲裂,紧紧抱头。

这疼痛,来得急去得也快,过了一会,崇祯悠悠醒转,睁开双眼,呆呆看着山下城内烽火狼烟。

山下不时传来阵阵胜利的欢呼,看来又有一处城墙陷落了,城内形势危急!

轰、轰、轰!

炮声隆隆,杀声震天!

流寇肆虐,城内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坐看京城陷落在即,却无可奈何吗?

轰、轰、轰!

炮声隆隆,炮声逼人!

崇祯心急如焚,突然他脑子里响起一个稚嫩女童声。

“叮,本圣是你祖宗朱元璋,你这个无能、无用的废物子孙!

居然把朕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大好江山,无能到白白葬送。

你,没有一点战略眼光,处理朝堂事务更是优柔寡断,白白浪费许多机会。

你,疑心之重竟然更甚于朕,你刚愎自用太能折腾,最后竟然折腾成了亡国之君!

但,本圣不能看着朕心血白费,特出手救下你,你有勇气上吊,为何没有勇气直面敌人?

现传你一套三国PLA系统、《帝王之术》、《厚黑学》,供你好好使用学习!

当此风雨飘摇之际,你得成为一个有道暴君,才能重建新大明,更好的令我大明江山永固!

望你好自为之!

叮,刚才是本戒指的主人,留给宿主的一段话,望宿主好自为之。

叮,恭喜宿主激活三国新军系统,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

帝王之术?

厚黑学?

老祖宗要我成为有道暴君?

崇祯不禁挠头,暴君,就是专制无道的君主啊,可若是再加上一个有道?

无道与有道,也太矛盾了吧,这难度有些大,可怎么才能成为有道暴君呢?

以德服人?!

还有,这个三国新军PLA又是什么鬼?

京师就要陷落,系统啊,你到是快点啊!

崇祯要急死。

“叮,三国新军系统,是指宿主您拥有三国24名将,每位名将都带有一个连100人的21世纪新式军队战士!”

三国24名将哇,这个,朕知道哇!

20世纪新军战士,又是嘛意思?

“叮,宿主,您现在所处年代是公元1644年,21世纪新军战士,是指公元2000年中国现代新式军队(下称新军)战士,他们都有举人(本科)至进士(博士)以上文化。”

咦,2000年,那岂不是300多年后的战士,还都有很深文化,发财了呀,这些人可比什么金银珠宝都要宝贵啊!

他们带有300年后的武器吗?

“叮,没有,他们的武器也只是您所处的时代,最先进的左轮燧发枪而已,一次能打六发子弹。

只比三眼火铳先进了两代,因为时空管理局有严格规定,不得先进太多。

不过您的戒指里,还储备了足够您制造1000支左轮燧发枪和1000门佛朗机大炮的零配件。”

每连100人,24名将,那就是说,我现在就有了一支2424人的小型军队。

如果再把那些零件全部组装起来,那么,我就有了八千多人的军队了!

“叮,宿主,您计算很对,差不多能武装起这么多人的一支古今混合型军队!

另外,还有10名军乐队战士,10名白衣天使护士。”

呵呵,这老祖宗有意思,只给我这么一点军队种子,就让我重新白手起家,再次打造一个新大明?

“叮,宿主,是的,他们就是您未来新式军队,一支全火器军队的种子。

这些新军战士,不仅会玩枪,还会玩炮,说实话,您这个时代枪炮,在他们眼里就跟玩具一样!”

“叮,是否打开大礼包?”

新游戏?

每一个新游戏开局,系统不都是送新手一个大礼包吗?

大礼包好啊,里面都是各种基础技能,都有些什么技能呢?

这得好好学学,否则怎么打过流寇和东虏,崇祯大喜过望,那还等什么呢,快打开、快!

“叮,恭喜宿主获得易经洗髓丹一枚!

叮,恭喜宿主获得无上轻功神行百变!

叮,恭喜宿主获得祖宗法相!

叮,恭喜宿主获得倚天剑和太极剑法!

叮,恭喜宿主获得技能百步穿杨!

叮,恭喜宿主获得战神之力,此奖励融合吕布、项羽、白起、卫青、霍去病,岳飞、……历史上各位战神的神力。

我勒个草,几乎囊括了天下所有名将之力,这系统,它牛逼啊!

叮,额外奖励方天画戟、霸王枪、鱼肠剑、大力神阻~击~步~枪各一把!

叮,提示宿主,易经洗髓丹现在是否服用?

服用,当然服用了,还得快,山下危急着呢!

崇祯身体里出现一股热流,热流膨胀,身体仿佛要撑爆,膨胀热流冲向七经八脉,四肢百骸,一路狂奔,整个身体火烧火燎。

啊!

崇祯忍不住放声大叫,洗髓丹的药效发挥了,身体内的杂质,在这一刻全被熊熊燃烧。

下一刻,皮肤犹如针刺的疼痛传来,一股股黑水自毛孔中喷出。

“系统,你有没搞错,这特么的是洗髓丹吗,为何这么痛?”

“叮,宿主,这的确是易经洗髓丹!”

“放屁,这易经洗髓丹服用后为何这么痛,为何与书上写的不一样?”

“叮,宿主,书上写的毕竟只是传闻,这是加强版的易经洗髓丹!洗髓么,就是洗经伐髓脱胎换骨,脱胎换骨怎么能不痛?”

崇祯本想骂人,但仔细一想,也觉得系统说得有道理。

“好吧,我不知道你信了没有,反正我是信了!”

崇祯忍住疼痛,咬牙坚持!

片刻之后,全身上下由里向外,传出前所未有的舒爽,四肢百骸暖洋洋,身体里似乎埋藏了恐怖力量。

崇祯愣神,我勒个草,这效果竟然这么好!

一伸手,他猛地一拳打在那棵歪脖子罪树上。

人腰粗罪树,从树中间断裂,吱吱呀呀响了片刻,上半部分轰然倒地。

还跪在地上的王承恩抬起头,傻傻看着眼前景象。

“陛下?陛下!”王承恩颤抖声音喊。

这是怎么了?

天降神力?

上个吊,吊出神力了?

身体充满了力量,崇祯立马觉得腰杆子硬了,似乎有了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底气!

因为刚才他不过只用了十分之一力气,那人腰粗罪树就被他一拳打断,这要是全力一击呢?

“叮,易经洗髓丹已服用,宿主是否想看看现在的身体状况?”

是!

系统打开,崇祯看到了自己的属性。

宿主,崇祯,大明亡国之君。

战力,100

政治,100

智力,100

统帅,100

气运,100

属性全满?

我勒个草,属性全满啊,对,对,还是原来的味道,原来的配方,现在不都是流行开局满级嘛,咱也是。

“叮,提示宿主,已学会大礼包中各项技能。”

哇!

这么快就学会了必备技能,崇祯眼睛大亮,但也更加郁闷,我竟然成了废物子孙、亡国之君!

以至于,老祖宗给了一个戒指系统,还大骂了我一顿。

王承恩感觉到异样,抬起头发现崇祯正一脸郁闷看着他。

四目相对!

火眼金睛?

呀,皇爷眼睛怎么这么亮,就像才出了八卦炉的孙悟空!

王承恩吓了一大跳,抹一把脸上眼泪,难道是皇爷怪我没有跟他一起走黄泉路?

他忙不迭磕头,“皇爷息怒,皇爷息怒,您是怪老奴没有追随您而发怒吧,老奴这就随您去。”

“叮,宿主,是否融合战神之力?”

融合!

“叮,宿主,融合战神之力,闪电太亮,请闭上眼。”

我勒个草,这系统,还怪通人性的呢!

晨光初现的天空上,阵阵雷鸣,画出七八道闪电,九道能量钻入崇祯身体。

轰、轰、轰!

每一个细胞都在受撞击,每一条肌肉都被锤打,肌肉撕裂般的剧痛传遍全身。

身体里的气血与体魄,迅速变强,热血似岩浆沸腾,肌肉如钢锭虬轧,骨骼咔咔作响,身体渐渐变雄壮挺拔,如泰山巍峨屹立!

剧痛,一笑而过,却换来了强大力量!

四大战技,了然于心,堪比熬练锤打了几十年,眼眸睁开,熠熠寒芒闪现,锐利赛刀锋!

双手一握力量顿生,暴虐强大,似乎沉睡火山就要喷发!

两脚一跺脚下坚石,喀喀作响,裂缝如蜘蛛网八方蔓延!

清晰感受身体变得强大的崇祯,更加振奋、更加自信。

我,崇祯,在此立誓,杀尽贪官、杀尽流寇、杀尽虏丑,重建新大明!

既然老祖宗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朕,就以德服人,杀,杀,杀!

呀,以德服人啊,我明白了,以德服人就是做有道暴君的那个“道”!

睁开眼,崇祯的眼睛渐渐看清眼前之人,是王承恩,司礼监秉笔太监,是崇祯最信赖的人。

“叮,恭喜宿主战意满满,需要把三国24名将释放出来吗?”

当然要释放了,难道让我一个人上阵冲杀?

不仅要释放,还得快,山下形势危急!

“叮,释出24名将!”

“轰!”

煤山之上,一阵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后,一股红光出现,光圈不断扩大。

光圈内,一个个名将骑马挥刀,渐渐出现。

三国24将第一猛将吕布骑着高头大马排在第一位;

身后10名身着绿色军服的新军步兵战士,人手一只六发左轮燧发枪,长枪之上刺刀寒光闪闪;

头带小丑全脸头盔,白森森的牙齿,光看外表,就够吓人的;

全身穿黄、绿、黑三种色块迷彩服;

上身外罩战术背心,每个背心有六个已装配好黑火药和尼米弹子铳的转轮和六枚手榴弹,左挎匕首、右挎左轮燧发短枪。

24名将完全出现,一个个牛人便报起名来。

“主人,一营长兼一连长赵云、二连长吕布、三连长典韦;

二营长兼四连长关羽、五连长黄忠、六连长许褚;

三营长兼七连长张飞、八连长孙策、九连长太史慈;

四营长兼十二连长魏延、十三连长文丑、十四连长张郃;

五营长兼十五连长夏侯惇、十六连长夏侯渊、十七连长徐晃;

六营长兼十八连长姜维、十九连长庞德、二十连长甘宁;

七营长兼二十一连长庞德、二十二连长周泰、二十三连长张绣;

八营长兼二十一连长张辽、二十二连长颜良、二十三连长邓艾,前来报到!”

我勒个草,竟然是以连为作战单位,甚至把营长都任命好了。

咦,这营长的任命,也是很有讲究的嘛。

三国的24名将,主要是根据《三国演义》书中的武功高低,排名得出来的。

其实,他们打仗各个都是顶尖的高手,但是要说能文能武的全才反倒是很少,仅仅只有八位。

而这八人,关羽、张飞、赵云、魏延、姜维、张辽、张郃、邓艾,已然被任命为营长,指挥一个营作战。

看着自己的小型军队全部出现,崇祯哈哈大笑,声音洪亮。

“王伴伴,老祖宗给了我一个宝贝戒指,我们不死了,你也别跪了,走,随我下山,杀流寇去,我们重建新大明!!!”

随着2424人的小型军队的出现,一直愣愣的王承恩彻底呆住。

这是咋的了,怎么就一会儿电闪雷鸣,一会儿狂风飞沙迷人眼,一会儿红光不断闪!

难道是凡间皇帝上吊,天庭玉皇大帝下凡来救,引发异常天象?

这最后,怎么又出现了这么多天兵天将?

老祖宗给了陛下一个宝贝戒指,这些天兵天将也是老祖宗送的?

怎么可能?

应该都不是,是陛下受了太多的刺激,乱说胡话!

王承恩怎么也不敢相信。

轰、轰、轰!

山下又响起了一阵炮声!

流寇肆虐,城内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城外炮声隆隆,杀声震天,显是攻城甚急。

这可得抓紧了啊,若是让流寇攻进了内城,可就麻烦了。

看着面前排列整齐的火器军,崇祯一挥手,“勇士们,随朕下山,先去皇城御马监,快!”

……

一提到皇城,崇祯的眼眶就红了。

崇祯又想起了,已被自己逼迫自溢死去的周皇后和张皇后,被自己亲手用剑刺死的最小的五岁女儿昭仁。

“啊!”

崇祯,忍不住抑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声音中夹杂着滔天的悲愤跟自责!

让亲人自尽,亲手刺死最疼爱的小女儿,作为一个父亲,心中是怎样的一种痛?

又要下怎样的决心?

心里又存在着怎么样的无奈和不甘?

人间惨剧啊!

所以有人说崇祯是“烈皇”,我却认为崇祯是个敢于直面人心的……硬皇!

与他一同下山的24将和兵士们,听到主人如此凄厉的嚎叫,感受着主人滔天的愤怒。

个个心神无比震颤,脚步再度加快!

这一刻,崇祯彻底疯魔,杀气冲天,连天上的云彩,在这一刻都要为他让路!

天空中,风云急速变幻,2424名将士杀机冲天,连初升的朝阳都似乎有些害怕,躲进了云层。

……

从煤山东坡下山,穿过都知监与印绶监的小巷,就到了御马监。

崇祯带着新军来御马监的目的,是因为御马监南边的里草场,有不输给赤兔马的汗血宝马。

崇祯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新军步兵,变成步骑兵,上马奔驰,下马打枪。

现在流寇尚未攻入内城,所以,崇祯他们便顺利地来到了里草场。

于是,半个时辰后,这2660人的军队,便全成了骑兵。

当然除了24名将外,其他士兵还是步兵,只是骑上了马而已。

这个时候,京师外城,肯定是守不住了,而且也不需要守,但崇祯却可以消灭掉攻进外城的流寇,并把外城门堵上。

这个时候,崇祯,就是一面旗帜,是城内守军的最后精神支柱。

……

十九日凌晨,天色渐渐放亮的时候,大顺军分成了三路,在京师内城的南北西三面城墙外开始了攻城。

攻打内城北墙的是唐通的八千人,他们不是主攻,而是佯攻,同时还分出一部骑兵监视京城西面。

王承胤和白广恩则分别负责攻打内城西面、外城西面,两军总共是一万人。

陈永福指挥一万人,专打京城外城的南面,此处也是主攻。

田见秀带着两万多老营兵,在右安门到永定门之间展开,充当预备队和督战队。

为了让陈永福可以首战建功,李自成还命田见秀调了一队“孩儿兵”,也就是由跟随闯王的少年组成的精锐,给陈永福使用,因为少年灵活轻盈,在攻城战中非常好用!

十九日晨时,三万多人就在京城南面展开了战阵!

这三万多人都是精锐,其中李自成的老营兵都是一水的白色毡帽,蓝色罩袍,队列严整,各执刀矛,很有气势!

陈永福的人主要是明军降兵,但服色也和李自成老营兵一样,头戴白色毡帽,身穿蓝色战袍。

大顺军打仗也是论资历的,先让降将带着炮灰上,所以,唐通、王承胤、白广恩和陈永福四个降将,便先来攻城了。

此时,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等四个降将正聚集在正阳门内。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

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喊起迎闯王的口号,正阳门大街上,两旁拥挤的老百姓就都跟着一块呼喊了。

而且还是越喊越来劲,一阵阵“吃他娘、着他娘”的叫喊声,都盖过了城墙外重新响起的红夷大炮的炮声。

要开城门迎闯王的,当然不止有京城老百姓,连百姓都知道大明朝大事不好了,当官的还能不知道?

所以在京师官场上,早就有人在谋划要抛弃大明投降大顺了。

兵部尚书张缙彦就是投降派的首脑人物,大明王朝的国防部长,竟然为农民起义军大开方便之门,让自己的主子在煤山自缢,这也真够奇葩的了。

有死士来禀报,“大人,闯王来了,正阳门已开!”

闯王终于来了!

张缙彦猛然一拍桌子,大笑不已,“哈,哈,哈!大事成亦!”

随后,他瞧了眼厅堂中和他一起等消息并商量对策的官员,“诸位,跟张某去正阳门,迎新主子吧!”

他现在租的房子不在内城,就在紧挨着外城正阳门大街的廊坊胡同里租了一所大宅子。

除了自己一家居住外,还养了不少的家丁,都是他当兵部侍郎时从京营之中拉拢来的亡命之徒。

名义上是看家护院,实际上是为了方便开城门迎降。

到了十七日流寇兵临京城后,不少和张缙彦臭味相投的官员,也都带着家眷搬到了外城,完全是为了投降方便,而且也好共举大事。

所以,十九日早上,这些人便聚在廊坊胡同里,一个个袍褂整齐,伸长了脖子等着李自成进城的好消息。

现在消息终于来了,这可太好了!

一群有志投降流寇的大明官员,就这样喜气洋洋的跟着张缙彦,带着二三十个武装家丁出了宅门,很快就上了正阳门大街。

除了张缙彦之外,还有庶吉士梁兆阳,庶吉士周钟,庶吉士魏学廉,国子监丞钱位坤,少詹事项煜。

一个个都是才高八斗的饱学之士,想来在李自成那边,也是有他们用武之地的。

在一片歌颂闯王歌谣声中,一群伸长脖子迎新主的大明降臣,总算是见着了让他们日思夜想的大顺天兵。

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等人进了正阳门,看着跪了一地的文武大臣,脸上写满了骄傲。

原本他们几个,也是跟这群人是同样货色,只是他们四个投降的比较早。

当此历史时刻,他们无比佩服自己选择投降大顺的决定之英明,确实就不该给大明陪葬!

唐通他们也知道,他们也就只有看守正阳门的命,剩下的就要交给陕西那帮老营的人进去抢劫洗掠,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受降。

于是,张缙彦、项煜在前,还有其他几个小官,立马根据在大明朝庭的官职大小站好队,每人取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降书贺表,双手拿着,高举过头。

张缙彦是领头的,就由他开口通名道,“朱明罪臣张缙彦、项煜、梁兆阳、周钟、魏学廉、钱位坤……等恭迎大顺天兵于正阳门外,恭祝闯王陛下万寿无疆,大顺江山万年永固!”

他说完后,站在他身后的迎降官员和官员们的家丁,便一起儿呐喊,“我等恭祝闯王陛下万寿无疆,大顺江山万年永固!”

“哈,哈,哈!”

骑在马上的唐通大笑,笑声大到几乎有了回声,笑毕,用马鞭遥指众人,“尔等是要归顺闯王吗?”

张缙彦一脸堆笑,“将军,我们都是朱明旧臣,因为不满昏君无道,奸佞误国,所以日思夜盼大顺天兵,犹如婴儿望慈母,……,今日终于得偿所愿!”

陈永福笑道,“嘶,这不是张待郎吗,你抬头看清楚,可还认识本将军是谁?”

张缙彦抬眼仔细瞅瞅四位将军,然后惊讶说道,“居庸关的总兵唐通,河南总兵陈永福,宣府总兵王承胤,蓟州总兵白广恩,怎么是你们?闯王大军呢?”

他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以前他对这些总兵都是趾高气扬的,没想到自己也有低三下四的一天。

白广恩笑着说,“我们现在都是大顺军的将军,你们要投降我们大顺,对吧?你们都是这个意思吧?”

“我等都愿归顺闯王!”

“我等都愿归顺闯王!”

“你们后面的这些人怎么说?”白广恩指着后面一帮持刀拿枪的家丁又问。

“我等也愿为闯王前驱!”

“好、好、好!”

张缙彦举起手中投降奏本,“四位将军,我等皆已备好降书贺表,想要当面献给闯王,不知?”

“好、好,不错啊,连降书贺表都带来了!”

白广恩连连点头,“你们不错,不错啊,统统都拿过来,我看看!”

哒、哒、哒!

正阳门大街上,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崇祯离老远就看到了四个降将。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把这四个叛徒斩了,他们手下的降兵就会崩溃逃窜,内城之围,不解自解。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崇祯将以“以德服人”命名的方天画戟向天一挥,“将士们随朕杀敌!”

2400多官兵齐声怒吼!

杀,杀,杀!

陈永福脸色一变,赶紧说道,“有大规模的骑兵跑过来了,赶紧过去看看,该不会是山海关的关宁军吧?”

哒、哒、哒!

崇祯一马当先,几十个在城门边的大顺士兵看到不对劲,赶紧准备打开城门向外跑,数十个士兵奋力的推着大门,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崇祯纵马疾驰,终于在城门即将抽栓的那一刻赶到,跃马飞起。

落地后,崇祯双手按住了城门栓,冲着几十个闯贼笑道:

“别急着开门跑啊,有话好好说,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朕可是擅长以德服人的,不如你们这群人让我呼几下!”

话音刚落,崇祯猛然用力,城门再一次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只不过露出来的缝隙越来越小,几十个人居然拿崇祯没有丝毫办法。

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等人,赶紧带着麾下人马往正阳门下赶,他们自己加上手底下几百个亲兵匆忙的撞上了崇祯一行大军。

陈永福皱起眉头,心底里突然有一种不妙感觉,狠狠一拍大腿,大叫道,“大事不妙,朱贼疯了,他是要反攻啊!快,快点兄弟们,做好迎击准备!”

可惜,他提醒的太晚了!

家破国亡,诸臣误朕,文臣皆可杀!

点点滴滴,快速翻页,崇祯怒了,天子一怒,伏尸千里!

崇祯挥舞着他那柄“以德服人”的方天画戟,这是他这个亡国之君最后的骄傲,清理流寇、叛军全靠它了。

呼、呼、呼!

一戟又一戟!

每一戟挥出甚至都带起风声。

城门已关闭,二千四百多名勇士,在24名将的带领下,已经杀气腾腾冲了过来。

逢人就砍!

见敌必杀!

火枪打得呯呯作响!

顿时之间,毫无防备的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手下降兵,被杀的狼狈不堪,连连后退。

甚至有些胆小的家伙,已经转身向城内跑,欲图另寻城门向外逃。

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四人恼恨交加,几乎同时大喊道,“兄弟们,不要怕,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光吆喝是肯定不行的,正所谓将是兵之胆,兵是将之威,打仗嘛,当官的必须身先士卒,士兵才会用命。

于是,在众多精锐家丁的护卫下,四人纷纷向前,口中大呼小喝,一副要与崇祯同归于尽的气势。

可他们四人虽然不断向前,气势上看着也是实在惊人,却没有一人敢于与崇祯交上一手的。

因为崇祯手里挥舞着那支以德服人的方天画戟,看着就吓人,这昏君朱贼什么时候也这么能打了?

崇祯将他们外强中干的嘴脸,全都看在眼里,眸光闪烁,爆射寒芒。

噗!

方天画戟挥舞,将眼前一个阻挡他的家丁,一戟劈成了两半。

他浑身浴血,指着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厉声大喝,“众将士,随我杀了这四个无耻叛逆。”

话音方落,他脚下一催汗血宝马,身体却如张开翅膀的大鸟,腾空而起,刹那间就窜出去十多米远。

吕布、赵云、张飞等24将,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纷纷运起神力,直杀向前。

但最引人注目的,仍旧是金盔金甲的大明皇帝崇祯。

只见他落地之后,不做丝毫停留,方天画戟横向劈砍,周围四五名士兵,顿时被一分两半。

趁着其余人,还没有围杀上来,他身形又是一跃而起,这次速度更快,窜出的距离更远,竟眼瞅着就接近了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四人。

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四人看在眼里,不禁大惊失色,哪里还敢冒险,连忙往后退去。

不过,他们嘴上却仍是煮不熟的鸭子嘴死硬,还不断地催促着手下,冲上前挡住崇祯。

“快,快拦住他,他是大明皇帝朱由检,杀了他,官升五级,咱们就赢了。”

“射人先射马,捣贼先擒王,杀崇祯者,赏银万两,连升五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更何况,他们这些家丁护院,本就是精锐中的精锐,一群玩命徒怎么可能怕死,立刻蜂拥而上,刀剑齐出,就要把崇祯砍成肉泥。

崇祯,临危不惧,手中方天画戟挥舞的水泼不进,所有砍杀过来的刀剑,全被月牙劈断成两截。

崇祯这家伙似乎把方天画戟当成屠龙刀了!

这还不算什么,他踏步向前,嗖嗖之声顿时响起,至少十余人,被他开膛破肚,肠子肚子流了一地,虽然不少人还在竭力挣扎,可已注定死翘翘。

嗖!

利用这难得的机会,他双腿又是猛蹬地面,身形如龙,一跃而起,刹那间就窜出十多米,来到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四人面前。

唐通、王承胤、白广恩、陈永福四人,几乎要吓死,两腿一哆嗦,竟尿了裤子。

“陛下,陛下饶命啊,我等实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投降,我等愿意重新归附大明,愿意为陛下、为大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是啊,陛下,我陈永福也是被逼无奈,其实身在曹营心在汉,从来没忘记皇上和大明的大恩大德啊!”

“是啊,陛下,我唐通也是被逼无奈,要不是监军太监先开门投降,我怎么可能投敌,我其实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从来就没忘记皇上和大明的大恩大德啊!”

崇祯差点笑尿,撇嘴道,“你们四个卑鄙小人,就你们这样的墙头草,别说是假投降了,就算是你们真心投降,朕也要砍了你们的脑袋,杀!”

话音落下,他手中方天画戟寒光一闪。

噗、噗、噗!

三声闷响!

唐通、王承胤、白广恩,三颗大好头颅,掉了下来,骨碌碌滚得一地。

卧槽,看来我的本领还没练到家啊,竟然没有一戟砍下四个人的脑袋?!

“妈呀!”

一声惨叫!

发出声的居然是陈永福!

此时的陈永福,大瞪着眼珠、脸色惨白似雪,双腿一软,瘫在地上,竟连嘴里都吐出来白沫子。

这是犯了癫痫病了吗?

但崇祯,毫不留情,方天画戟闪过,就要砍在他脑袋上,却又突然停住了。

因为他发现,陈永福已经一动不动,竟是硬生生地被吓死了。

“真是废物,就这点胆子,还想投机取巧,这么死倒是便宜你了。”

冷哼一声,他却不在停留,方天画戟大开大合,继续冲杀,所过之处,残肢断臂满地,鲜血四处飞溅。

崇祯很轻松地砍下了四个降将、大明朝前总兵的大好头颅,还把这些家伙的家丁也砍死了不少。

尽管有些人较难对付些,但区别也不过是能够扛住一下或者是扛住两下,崇祯还没有见过能够扛下他三下全力一击的勇士呢!

崇祯甚至心里面琢磨,以后史书上会不会写上浓浓的一笔……大明皇帝朱三戟,不疯魔不成活,三戟之下无活人!

尼玛,这和唐朝程咬金的三板斧,很有些相似啊!

砍脑袋的速度太快,滚落了一地头颅。

杀了这四个降将,他们的手下降兵就会一哄溃散,这叫斩首!

在这一刻,崇祯成了所有人的焦点,许许多多的目光,汇集向正阳门下。

染血的金盔金甲,格外吸睛。

正阳门内,下跪投降的;

长安街上,激烈打斗的;

躲在宅子里,战战兢兢从窗缝向外偷窥的;

……

穿飞鱼服的锦衣卫;

大明禁军和勇卫营的守城将士;

瑟瑟发抖的官员和百姓;

当然,也有大顺军的流寇。

这一刻,时光似乎停滞。

他们的目光,看到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天神……大明皇帝崇祯!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天天批奏折的崇祯皇帝,在武力上一定是个弱鸡。

可谁能想到,崇祯皇帝却是如此的凶悍,不仅能够近身厮杀,而且勇猛似天神下凡!

一照面就砍翻了四个将军,还把那些大明降卒吓得四下逃窜。

可就在此时,只见军乐队中一个队员突然拿出了一个四方的黑盒子,对着地上一地的脑袋,拍摄了起来。

他一边拍摄,还一边大声嗲嗲地嚷嚷着。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老铁们,直播开始了哦,喜欢主播的老铁们双击666,关注一波没毛病吧,这里是直播界一哥大明军乐一哥的直播间,欢迎各位老铁!”

什么情况?

众人全体无语!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军乐一哥,目光呆滞。

崇祯同样呆呆地,看向旁边的王承恩,“他在做什么?”

“不知道啊!”

王承恩同样一脸迷茫,“不过听上去怪怪,还挺有趣,呃,直播是什么鬼?”

张飞跑了过来,嘎嘎大笑,“惊着主人了吧,不要担心没什么事,他是在在扮演主持人,在拍电视,以后咱们有了电,就可以在电视上放给大家看。”

主持人?

拍电视?

给大家看?

崇祯表示明白一点点,因为在他的现代知识里有叙述。

“有人就问了,今天主播会做什么?”

军乐一哥的嗲嗲地声音再次传出,听的众人一阵面面相觑,有人问吗?

没有人啊!

众人再次懵逼。

军乐一哥嗲嗲地又说了。

“那么我来介绍一下现场场景,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边是大顺军,这边是大明军,我现在站的地方是大明京城正阳门内。”

“哇,老铁们想到了吗?猜到了吗?对,老铁猜对了,这就是崇祯十七年的甲申之变!”

什么,还老铁们猜对了!

谁猜了,没人猜啊!

“那么有人肯定就要怀疑了,崇祯十七年的事,你怎么能在现场的?

我告诉你,我确实在这,真的,这是真的!”

原来是这家伙在自说自话呀!

哈哈哈,所有人一阵哄笑,笑的前仰后合,连崇祯也笑了。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这一地都是人头,人头滚滚啊,砍头啊,这得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是谁这么残忍?是谁这么暴虐?”

“当然是我家主人,有人问了,你家主人是谁?

我家主人啊,我家主人当然是那个英明神武,天神下凡,以德服人,千古一帝的有道暴君崇祯皇帝了!

暴君嘛,当然是生死看淡,不服来干,这几个家伙就是不服我家主人,结果我家主人一生气,不服来干,结果就酱喽!”

生死看淡,不服来干?

对对对,就酱!

千古一帝?

崇祯高兴的嘴咧老大,好话谁不爱听?

……

明末京营废弛,崇祯十七年京营账面有11万兵,但一半是死人,剩下的也是毫无战斗力的。

北京城内其它可动员的兵力还包括腾骧四卫营、勇士营、内操宦官、侍卫上直军、皇城守卫军、京城巡捕营等等。

其中腾骧四卫营、勇士营这两支皇帝亲军,倒是曾在周遇吉、黄得功等将领率领下出外镇压民变立功,但久战损耗,此时已不闻有何表现。

而崇祯皇帝,他就是一杆大旗,只要这大旗不倒,京城守军对流寇还有一战之力,但也仅限于短时战斗而已。

此时,由于崇祯皇帝的出现,他的身边便聚集了不少京营散兵游勇。

三国名将中,吕布为何排名第一?

一是他能够抵挡住张飞关羽的联手围攻,对于这一点,估计放眼整个三国没人能够做到!

但是对于吕布而言竟然可以处于不败之地,如此一想,吕布之武功的确是非常罕见!

吕布除了武艺高,他使用的兵器也是颇为厉害。

我们都知道吕布所用武器名叫“方天画戟”,此戟可勾、可啄、可刺!

长3米多(相当于现代一层楼的高度)不过重量却只有20多斤!

由于方天画戟使用难度相当的大,倘若不是武林高手根本耍不动它,更不用说拿它来作作战场杀敌之武器,这根本不敢想象!

在历史上能够灵活使用方天画戟者,不过两个人,一个是吕布,另一个是薛仁贵。

由于,方天画戟有如此多的优势,所以崇祯也才选择使用方天画戟,作为自己拿手的武器!

砍了一堆人头之后,崇祯的信心,猛然倍增,眼中杀意狂炽。

原来,我,也可以成为千古名将!

原来,杀戮,竟是如此简单!

想要重振大明江山,唯有杀出一条血路!

一切敢于阻挡朕前进步伐的牛鬼蛇神,都将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神挡杀神!

佛挡杀佛!

流寇造反,杀!

东虏夺国,杀!

东林党争,杀!

杀、杀、杀!

无数思绪,一瞬间飘过,但崇祯动作丝毫没有停顿,趁着降兵们,全部惊呆一刹那间,他又切菜砍瓜似的砍杀了七八人。

一个带队的大顺军把总,终于回了神,大声喝斥指挥,“都特么的别愣着了,长矛一起上,先刺狗皇帝的马腿!”

话音方落,崇祯策马冲到这把总面前。

长戟月牙的冷芒,划破长空。

噗、嗵!

把总头颅飞起,掉在了地上,便去了第九层地狱……秒杀!

长戟所至,收割性命,如砍瓜切菜,干净利落不带一点泥水,犀利的令所有看见的人皆心惊胆寒。

崇祯毫不停留,策马继续冲杀,吕布和赵云一左一右紧密地护卫着他。

在以少敌多的乱军丛中,当然必须要动作极快,杀伐果断,快速移动,不能有丝毫停滞,须得如行云流水一般。

而大顺军,这支八十多人的队伍,可能是来监军的老营兵吧,就这样被崇祯一骑狂杀,生生凿穿。

其实,大顺军之所以能打胜仗,凭的不过是一股豁出命的胆气。

他们大多只是普通流民和土匪,并没经过多久的正规训练,说是乌合之众也不为过。

只要还有胆气在,大顺军便是一支如同乞活军般的骁勇无畏,凶猛强劲的可怕力量存在;

嗷嗷叫着不要命的猛冲猛打,爆发出惊人的战力,一鼓作气,一顿乱拳打死老师傅。

但不管怎样,他们自小就深受封建忠君思想“荼毒”。

即便是如今起来造反了,大多数人的心底里,对皇帝依然存在几丝敬畏。

此刻见穿着金盔金甲如同天神的皇帝,亲自上阵厮杀,如入无人之境,挡者即死,勇猛难当。

且带队的把总一句话没说完,就见了阎王。

失去了小头目的指挥,顿时便胆气一泄,有些不知所措了。

“陛下,陛下,微臣护驾来迟!护驾~~!”

是李若琏!

李若琏见着崇祯的勇猛,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从呆滞中反应过来,领着一支锦衣卫,立即疯狂地嘶吼着扑上去。

他是万历戊辰科武进士,历官武藏司行人、兵科给事中、锦衣卫指挥使等职。

此时,李若琏应是锦衣卫二把手,任锦衣卫南堂指挥同知,领兵部尚书事守崇文门。

原历史上,大明亡国后,他自

再说崇祯这边,六七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扫荡了一圈,接着把外城的城门全都堵上,崇祯才放心率领队伍回皇宫。

而在回皇宫的路上,突然碰到了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丁,有那警醒的锦衣卫立刻提醒道,“这是周国丈家的家丁。”

赵云最是机警,闻言有异,立马催马上前,带着一班新军战士,用枪刀逼住家丁。

周国丈家的家丁?

周国丈又是何许人也呢?

周国丈即是已

哭了一会儿,毕竟现在的崇祯特别地坚强,他安慰他们道,“好了,以前都是为父的错,应该早点定下南迁之策。

但是现在为父已经幡然醒悟,我在这里向你们承诺,从此咱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离了!”

太子朱慈烺年龄最大,又是个乖乖男、三好学生,闷闷点头。

断了一臂,躺在担架上的、已经由太监们上好伤药的长平公主泣不成声。

接着崇祯令人把吴襄(吴三桂的爹)、吴三辅

李自成感觉很悲催。

原本他以为,在大势已去的前提下,攻进皇城根本不需要费吹灰之力,甚至应该会有人主动打开城门迎降。

大顺占领京城指日可待,额也就成为了天下真正的共主(此前李自成在西安已登过一次基),这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啊!

这美梦太美好,可转眼间成了一个泡泡破灭了。

谁知道,特么的怎么地大顺天军转眼间又被崇祯给打出了京师了呢?

实际

刘宗敏号称大顺军第一猛将,也是大顺军的第一马屁精,闻言后眼珠子一转,笑道:“似这等奇技淫巧,额们怎么有,不过有人能搞到呀。”

说着话,他看向朱纯臣。

李自成秒懂,不怒而威言道,“朱国公,这事就拜托你了,立刻给额找到,立刻马上,否则就砍你的脑袋。”

操!

朱纯臣要哭了,尼玛,这等玩意儿,他又上哪儿找去,也没听说过谁会造这东西啊!

他突

“报……”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长长的声音就响起。

一名传令兵冲进来,跪地大声禀报,“禀陛下,刘将军请求调集所有红夷大炮,京城坚固,一众兄弟们虽然已竭尽全力,可死伤过半,仍旧没有攻破。”

什么,死伤过半,都没攻破?

京城防御力,怎么这么强?

这还是大明的军队吗?

李建泰眼珠子瞪的老大,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几乎不敢相信
>>>点此阅读《大明:崇祯成了暴君》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