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你爸爸奉我为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你爸爸奉我为主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子衿悠我心
角色:
简介:《女强大佬+爽文+无CP》系统是女主的专属智脑,女主是主,筒子是仆人。穿越?送你回家。重生逆袭?问过本尊没有?被系统绑定?筒子上!吞了它!天降金手指?准备为所欲为?突然失效了?抱歉,本尊专治各种金手指,快穿任务大佬?严重毁坏历史,导致未来崩溃,你被逮捕了。
《快穿:你爸爸奉我为主》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你爸爸奉我为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你到底行不行?”

昏昏沉沉的司南被人抱了起来。

砰!

好疼!怎么回事?!

她堂堂新纪元的女战神竟然被人甩了!司南猛的睁开眼睛,瞧见一个穿着古代藤甲的壮汉背对着她正对着别人抱怨,头发也长的离谱竟然直达腰部。

这是……男人?

“你这人怎么回事?挖坑我一个人挖,埋尸难道也要我一个人埋?还问我行不行?”

挖坑埋尸?!

司南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坑底……。

活埋她?

这人好大的狗胆!

司南眸中乍现寒光,凭空浮起出现在土坑的上方,头发无风自动飞舞着。

“啊!诈……”

司南一抬手,发现她的士兵好似被人凭空掐住了脖子,手脚不断挣扎着慢慢升空。手往下一挥,士兵就被她扔进脚下的土坑中。

“你你你是人是鬼!”壮汉吓得捡起地上的铁锹当做武器,不停的往后退。

司南眸色一沉。

壮汉凭空飞起正好砸在意图爬出土坑的同伴身上,双双发出一声惨叫跌入坑底,泥土宛如活物般自动蠕动眨眼间填平了土坑。

司南缓缓落在地上,手中看似空无一物,仔细瞧就会发现一条若隐若现几近透明的九节鞭。这个鞭子是她用精神力凝聚而成,是她在新纪元一战成名的武器。

“二筒。”

新纪元每个孩子一出生体内就会植入一块芯片,拥有自己的专属系统,而她系统的编号就是088,但她喜欢叫它二筒,不高兴时喊它二缺。

【主子,您叫小的?】

“传送资料。”

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个陈副将的女儿陈司南,本该嫁给大将军李昊为妻,因看不惯穿越女夏云瑶周旋在七皇子、王爷的身边却还勾搭大将军李昊,多次想要拆穿她的真面目得罪了夏云瑶,勾结七皇子栽赃陷害陈副将勾结敌军叛国。男子全部被斩首,女子充入军营。

虎父无犬女,陈司南性格刚烈不肯就范打伤士兵,被施以‘雨浇梅花’的刑罚,窒息而死。

军女支?!二筒真是给她找了一副执行任务的好身体。

【主人,请您尽快前往主营帐,找到夏云瑶阻止她继续改变历史。】

“找到之后是一刀宰了她还是毁尸灭迹不让任何人发现?”

【……为了尽量不改变历史,小的万分忠诚的建议您送她回现代。】

“呵。”司南轻笑一声。

夏云瑶改变历史,害死了很多人还妄想回去,这世上还有这等好事。

【我们是来阻止穿越、重生者改变历史,你怎能随意杀人?赶紧救人啊!!!】

司南一跺脚,地面忽然塌陷露出土坑里两个被活埋的士兵。

好在两个人都只是短暂的休克,很快,他们重新有了呼吸。可一睁眼,却对视上司南的眼神,吓得抱成一团,抖如筛糠般不停的尖叫。

“有鬼啊!有鬼啊!”

PS:“雨浇梅花”,就是把人犯的四肢固定在柙床上,使之动弹不得,然后将沾湿的黄表纸一层层蒙在脸上,堵住口鼻,使之窒息死亡。

——

作者有话说:

开新书了,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给好评的都是天上下凡最美的天使~~。

“你们害死了我,纳命来!”司南忽然飘到士兵的面前,吓得二人竟然闭起眼睛,嘴里不住的求饶。

“冤有头债有主!害死你的是七皇子,下令埋葬你的是李将军,与我们无关!求你饶了我们,饶了我们,呜呜呜……。”

两个大男人,身下突然多了一滩水渍,竟然吓尿了。

司南冷睨着二人,微微勾起唇角。微风拂过沾染了泥土的脸颊,带起了几缕飞舞的青丝,青天白日,让人心底发寒,遍体生寒。

转身往森林外走,所过之处,飞鸟逃窜,虫鸣消失。

也不知这陈司南长相如何。

挥手间半空中出现虚拟的水镜,镜中少女身着水蓝色长裙,只是这裙子脏乱不堪像块抹布似的挂在身上。

扒开凌乱的长发露出小脸,虽然有些脏污,但琼鼻樱唇煞是好看。

一道黄光从天而降笼罩住司南的全身,肉眼可见,抹布似的纱裙变得干净如新,不染尘埃,少女也变的异常干净,就像山中精灵。

“这头发也太长了。”司南直视着一头及腰的长发,微微蹙眉。

她常年征战,早已习惯寸头。

【哪里长了!古代女子都是以长发及腰为美,您得尊重历史,尊重原主。】长发多好看啊!寸头它看腻了!

【小的立即给您定位军营主帐的位置。】

“用不着。”司南收敛的精神力立即外放,森林下方整个军营所有的人跟物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

最大的军营中有一男一女,其中男子身穿便服衣着华贵,看上去就像是个翩翩公子。女子虽然是女扮男装却逃不过她的法眼,十有八九就是夏云瑶。

【别人都是依赖系统,您倒好,总是一脚把小的踢开。】

“再啰嗦,关你小黑屋。”

关系统小黑屋?这是人干的事?!二筒秒怂闭嘴。

主营帐是整个军营中最大最好的,营帐前还有两个带刀侍卫守着,还没走近就听见争执的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

“瑶瑶,陈司南已死,你该跟本皇子回京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没来军营里玩过,等我玩够了再回去。”

“瑶瑶!前方正在打仗,敌方随时会杀进来,此事不是儿戏。乖,听话,跟本皇子回京,别待在这不毛之地受苦。”

“你凶我!嘤嘤嘤嘤……。”

司南当着两个侍卫的面,掀开营帐径直走了进去。

其中一个侍卫看着扬起的营帐不禁揉揉眼睛,看向同伴迟疑的问道:“……你刚才看见没有?”

“……看见了,或许是风刮开的?”

望着天上晴空万里,就是没有风,两个侍卫的脸色顿时煞白。

有鬼!

被当成鬼的司南一进去,看见夏云瑶正赖在七皇子的怀中撒娇。

七皇子从小养尊处优的长大也算一表人才,可他怀中的夏云瑶却长的一言难尽,身材扁平,眼睛不大,鼻梁塌陷,脸上还有一些雀斑。

就这长相竟然能当女海王?这些古代男人的审美如此奇葩?

【主子,她身上的系统是莫博士发明的第一批穿越系统,帮她穿越的时候耗尽了能量,现在处于休眠状态躲在她的身体里,但是给她开了一个十级美颜和语言自动转换。】

【在您眼中,她是个相貌平平的普通女孩,可在七皇子他们的眼中是开了十级美颜的仙女!】

“……陈、陈司南?”夏云瑶见到活生生的陈司南走了进来,一副见鬼的模样吓得整个人蹿到七皇子的身后,“你你你是人是鬼?!”

对比夏云瑶的胆小如鼠,七皇子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护着身后的心爱之人,眼神凶狠的盯着慢慢走近的司南厉喝一声:“来人啊!有刺客!”

明明看着守卫就在外边,却无一人进来!

七皇子心里咯噔一声,但在心上人的面前岂能认怂?抽出随身携带的佩剑直指司南。

“本皇子能让你死一次,也能让你再死……”

突然整个人飞入司南的手中被她掐住了脖子!

震惊不已的七皇子下意识挥剑砍向司南的头颅。

哐当一声,剑……断了?

断了!

【他不能死!资料上显示七皇子活到了五十三岁!!!】

麻烦。

司南随手把七皇子扔在地上,砰的一声,地面竟然砸出一个浅坑!

本该大显神威的七皇子竟然被陈司南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连剑都断成两截,吓得夏云瑶尖叫一声就往外跑。

司南抬头一个眼神过去,夏云瑶突然一脸痛苦的抱着头摔倒在地。

“鬼,鬼啊!救命!救命!”

夏云瑶见到司南逼近,吓得连腿怎么使用都忘了,急的竟然试图用手爬出去!

直到她的手被司南用脚踩住,逼迫她不得不抬头仰望。

“陈司南,害死你的是七皇子,他就躺在那里,你去杀啊!你去杀啊!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呵。”司南冷眼睥睨着她。

【小的已经帮您把七皇子弄醒,您矜贵,以后这等小事就让小的来。您若再动手,七皇子就嗝屁了!】

见司南没有立即动手,夏云瑶顺势抱住了她的一条腿苦苦哀求。

“司南你相信我,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一直把你当成好姐妹,我怎么会害你?是七皇子看你全家不顺眼,是李昊厌恶你纠缠他,都是他们的错!与我无关,真的与我无关!”

陈司南会些拳脚功夫,但是绝对打不过七皇子!

昨天晚上,她躲在暗处,亲眼瞧见陈司南被打湿的黄纸活活捂死。

眼前这个女人是鬼!

否则营帐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守在外边的侍卫怎么可能听不见?她刚才摔在地上的时候都瞧见外边守卫的腿了!

司南伸出手指勾起夏云瑶的下巴,“那我现在就去杀了七皇子,你、舍得?”

“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我要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他不但娶了王妃,还纳了很多妾室,我嫌他脏!”

夏云瑶一心只顾着活命,希望眼前的女鬼放过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七皇子早已醒来,听见她这些话,脸色瞬间狰狞扭曲。

这个夏云瑶穿越过来的时候,七皇子已经妻妾成群,为了她冷落王妃,打杀妾室,甚至只要她点头应下就准备休妻。

此刻为了活命,明明做了小三却把自己说成受害者,简直是太无耻了。

“二筒,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很没用?”

是您觉得我没用!我088号称你爸爸,能吞噬其他系统,穿越过去未来,无所不能!

“现在给你个表现的机会,立刻吞噬掉夏云瑶的系统,把她送回现代,任务完成。”

【……】

夏云瑶见到司南半响不说话,偷偷摸摸的向外爬。

司南一个眼神过去,吓得她定在原地。

【为了尽量不破坏世界规则,每个世界只有一次穿越的机会。送她走,您也必须跟着小的走。夏云瑶就这样消失,一定会成为这些男人心目中最美的白月光。可我们的任务是让这些男人看清她的真面目,回归正常生活。】

“李将军,您不能进去!”

外边突然传来侍卫阻拦的叫喊声。

眼看有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光线照在司南的身上瞬间发生弯曲,司南整个人凭空消失在夏云瑶的面前。

一个身穿盔甲,威风凛凛的英俊男子闯了进来。乍一眼见到趴在地上的夏云瑶愣了一下,扭头下意识寻找七皇子,却看见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好似死了一般。

“李大哥!”

夏云瑶看见李昊就好像看见了天神下凡,爬起身冲进他的怀中,嘤嘤嘤哭泣着寻求安慰:“有鬼!有鬼!”

“别怕,哪来的鬼?”李昊轻拍着她的后背,眼神瞥向七皇子。

刚才他分明瞧见七皇子动了一下。

夏云瑶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司南竟然不见了,“是陈司南的鬼魂!她刚才打伤了七皇子还要杀了我,呜呜呜……。”

李昊环顾整个营帐也没看到半只鬼魂。

而司南,大刀金马的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正大光明的看着他俩搂抱在一起,而被忽视的七皇子躺在地上,气得脸都黑了。

眼看着一个不停的撒娇,一个不停的安慰,李昊低下头即将吻上一脸害羞的夏云瑶,司南的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

樱桃小嘴近在咫尺,却突然多了一圈黑色的胡子。

李昊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眨了眨眼,竟然还在!

连忙拉远距离仔细端详。

美人依旧貌美如花,嘴角一圈的肌肤如白瓷般细嫩,哪来像男人胡子似的东西?

俯下身继续。

胡子又跑了出来!

“嘶!”李昊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什么鬼?!

夏云瑶瞬间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李昊,“李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了伤?”

李昊努力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夏云瑶又变回美如天仙的模样,暗骂一声:真的是见鬼了!这个夏云瑶不会是个妖精吧?!

“我没事,受伤的是七皇子。”

他终于记起还躺在地上的七皇子,走上前一把抱起放到床榻上。

“七皇子好像受伤不轻,你赶紧去给他请大夫。”夏云瑶无意间瞧见七皇子的手指头动了一下,生怕他随时会醒,赶紧打发李昊。

李昊看似听话的去请大夫,转身的刹那间眸中尽显讽刺的冷色,大踏步的离开。

“七皇子?七皇子?”

李昊一走,夏云瑶立马装出深情款款的模样坐在床边上,双手紧紧的握住七皇子的手,眸中含泪的呼唤他。见他忽然睁眼,眼神阴沉无比的看着自己。

“你终于醒了!”

夏云瑶完全没有察觉到不对劲,见他眼神阴沉还以为是在怨恨陈司南的鬼魂,激动的一下子扑到他的身上。

“你刚才晕过去可把我吓坏了,你要是有个万一,我可怎么办?”

“……我们怎么活下来的?”七皇子硬是把涌到嘴里的鲜血又给咽了下去。

刚才被陈司南那么一摔,他竟然受了内伤!

“我看到你晕过去之后陈司南还想杀你,跑过去救你也被陈司南打晕,等我醒来她的鬼魂就不见了。”一定是李昊杀人太多,身上的煞气惊走了陈司南的鬼魂!

“……原来在瑶瑶的心目中,本皇子是这般重要,本皇子真是越来越爱你了。”

七皇子的语气极尽温柔,夏云瑶毫无警觉。只有司南注意到七皇子隐忍着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一副残暴嗜血随时要杀人的凶狠模样。

“殿下~~。”

七皇子收起所有的狠辣,突然翻身而起把夏云瑶压在身下,深情似海的凝望着她,“瑶瑶,我没想过你竟然如此爱我,愿跟我同生共死,那就把自己给我吧!”

“殿下不可!”夏云瑶大惊失色,拼命挣扎,二人一时僵持不下。

【快上!快上啊!急死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这个二缺!司南反手把它关进小黑屋。

见自己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阻止七皇子,夏云瑶突然不再抗争反倒哭了起来,“你有王妃还有一堆妾室,却要毁了我的清白,你把我置于何地?你根本不爱我,你都是骗我的!呜呜呜……!”

七皇子停下动作,眸色深情的看着她,“本皇子为了你已遣散后院所有的妾室,气得王妃也回了岳丈家,回京之后本皇子立刻休了她迎娶你过门。”

“殿下~~,你对我真好~。”

眼看动作大片即将上演,司南果断出手再次屏蔽了夏云瑶的十级美颜。静静的欣赏着七皇子停下动作,不敢置信的瞪着刚刚哭过,导致眼睛红肿显得有些丑陋的夏云瑶。

这哪里是什么仙女?连他王府里的婢女都不如!

原本以为七皇子会像李昊一样停手,可司南却错估了七皇子,只见他忽然抄起一旁的被子盖住夏云瑶的脸,毫不犹豫的继续。

啪!啪!啪!

司南当场给他鼓掌,并放出了十级美颜。

帐篷里突兀的响起拍巴掌的声音,何等的诡异。

七皇子当场吓痿,一脸恐惧的环顾四周。

陈司南的鬼魂竟然还在!

夏云瑶也吓得掀开被子惊慌的看向四周,没人!

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一个俯视,一个仰望,正好对视上。

长得帅有地位又如何?完全没用啊!废物!

“贱人!”七皇子突然出手打了夏云瑶一巴掌,原本深情迷恋的眸子此刻只剩下满满的厌弃跟嫌恶:“本皇子还以为你有多冰清玉洁,原来早就是别人穿过的破鞋!”

她的美貌竟然又恢复了!

这个夏云瑶一定是只狐狸精,专门吸男人的精血!

夏云瑶不敢置信的捂住被打的脸,伤心的扯过被子盖住身体哭了起来。

原本以为她哭了,七皇子就会像以前那样安慰她,她就能找借口,把自己失去贞洁的事情推到王爷或是李昊的身上。可她并没有等来七皇子的温柔安慰,更没有等来他的道歉,看到的却是他飞快的穿上衣裳,不顾衣衫不整的模样,仓皇逃离。

“陈司南!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滚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穿越之后一直顺风顺水的夏云瑶从未受过如此屈辱,忘了之前的恐惧害怕,抹着眼泪对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咆哮。

“你在找我?”司南忽然出现在夏云瑶的背后,朝她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吓得她尖叫一声,从床榻上跌到了地上。

门帐突然被人掀起,李昊带着御医走了进来,猛然见到不着衣物的夏云瑶竟然趴在地上,连忙转身把还没看清情况的御医赶了出去。

羞愤谷欠死的夏云瑶连忙扯下床榻上的被子裹住自己,哭了起来。

“云瑶,发生了什么事?七皇子人呢?是不是他欺负了你!”去而复返的李昊一脸愤怒的走近询问。

“李大哥!呜呜呜呜!”

夏云瑶连人带被子扑进李昊的怀中,什么也不说只一个劲的哭,却无声胜有声。

“我去找他!他怎么能毁你清白!”

李昊义愤填膺的站起身要走却被夏云瑶抓住了衣角,哭泣着朝他摇头,“不要,他是皇子,你是臣,你是斗不过他的。不要为了我连累了你的家人,我、我不值得的,呜呜呜……。”

李昊转身紧紧的抱住了她,自责不已,“是大哥没用,大哥没能保护你,你放心,终有一天,我必报此仇!”

眼看夏云瑶身上的被子好似无意间滑落,暧昧的气氛急剧升温,俩个人越靠越近纠缠在一起,司南故技重施再次屏蔽了十级美颜。

看着怀中闭着眼睛任他欺负的夏云瑶瞬间变的普通,甚至还有点丑的时候,李昊的眸色变得深不可测。拿起旁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帮她穿了起来。

冷眼旁观的司南摸了摸下颌,这个李昊竟然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夏云瑶一边任由李昊伺候,一边又哭了起来,“……你是不是嫌弃我?那就让我去死吧!去死吧!”

李昊伸手轻轻的把她搂进怀里,俯视着她又变美的容貌,眸色中划过一丝忌惮跟警惕,声音却异常温柔的安抚:“无媒苟合,我岂能如此待你?你等着我三媒六娉抬你进府。”你到底是什么妖孽?是狐狸精吗?

夏云瑶感动的点头应下,营帐外响起士兵通报的声音。

李昊连忙推开夏云瑶,抬头看向营帐外,“进来。”

两名将士走了进来,一名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子,肩膀上还扛着一把很大的铜锤,看上去有几百斤重,他却举重若轻,神态自若,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但司南的目光却落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此人身高腿长,脸上戴着面具只露出下巴,却身穿一袭青色华服,气质偏向阴郁,腰间挂着佩剑。

跟他旁边的魁梧壮士一比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但偏偏这样一个最被将士们瞧不起的弱鸡,气势倒是不弱半分。步伐有条不紊甚至还有些缓慢,魁梧壮汉明明可以超过他,却故意迁就的跟在他身后,仿佛是他的下属。

“他好像能看见我。”

司南注意到这位戴着面具的男子朝她这个方向看了一眼,于是放出了二筒。

【绝对不可能,肯定是您的错觉。小的在您眼中虽然是个废物点心,但能力仅次于主神,是最优秀的系统。】

“赵副将、李谋士,有何要事?”李昊看着闯进来的二人,神色有些不善。

身材魁梧的壮汉上前一步,肩膀上的铜锤被他放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竟然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将军,李谋士已经查清陈副将是被人冤枉,已提交证据交付给大皇子。不日圣旨下达释放陈副将全家,请立即下令放了陈司南。”

【赵副将生下来时因受大害的其母差点难产而死,于是取名赵大头。】

【陈司南的父亲对他有救命之恩,陈司南被罚流放充入军营,赵大头一路护送。因他一直为陈副将的事情奔波,也就忽略了这么一两日,导致陈司南被蓄谋已久的七皇子派人处死。此人忠肝义胆,最终战死沙场。】

李谋士呢?

【……资料上竟然没有此人!小的去查查怎么回事。】

李昊脸色微变,“……陈司南已自尽身亡。”想到夏云瑶很可能是狐狸精变的,他就有些后悔放任七皇子害死了陈司南。

“……你说什么?俺不信!”赵大头突然拎起铜锤,眼如铜铃般凶神恶煞的瞪着李昊。看似凶悍,眸中却隐隐有泪光闪现。

“李大哥,这个人好可怕~。”夏云瑶一脸我好害怕的样子往李昊的身后躲。

“是你这个贱人害死了陈姑娘!看俺不杀了你!”赵大头看见夏云瑶,想起陈司南就是因为受她挑唆得罪了七皇子,赤红着眼拎起铜锤却突然被面具男拉住。

“李谋士休要拦着俺!就算一命抵一命,俺也要杀了夏云瑶这个蛊惑人心的妖孽!”

李谋士没有松手,眼神却落在李昊的身后,眼神有些诡异的道:“将军说笑了,陈小姐一直坐在你的身后,何来已死之说?”

李昊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猛地回头,瞧见陈司南一脸慵懒坐在太师椅上,正戏谑的看着他们。

可她明明已经死了!

自己还查验了她的尸体,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鬼啊!!”夏云瑶一个劲的往李昊的怀里钻。

司南一个眼神过去,夏云瑶吓得两眼一翻晕倒在李昊的怀中。

对视上司南的眼神,杀敌无数的李昊都感觉一阵心惊胆颤。

若她真的一直在营帐内,自己怎么可能毫无察觉?细思极恐。

“陈小姐!你没事太好了!俺刚才眼拙竟然没瞧见你。”赵大头瞪了李昊一眼。人明明没事,你怎么就说她死了呢!

激动的提着铜锤上前,忽然一头栽倒在地!

吓得李昊抱着夏云瑶连忙后退。

比起有可能是狐狸精的夏云瑶,他更加畏惧明明已死又突然复活的陈司南!

可没等他退后两步,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连同怀里的夏云瑶一起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你……下药?”李谋士微微诧异的看着陈司南。

此人竟然没死?司南紧盯着李谋士缓缓走近。

她没下药,只是用一点点微弱的精神力攻击了他们的灵魂,就让他们无法承受陷入昏迷中。

砰!

李谋士突然倒地不起。

“原来只是灵魂比其他人强一些。”司南自言自语完,走上前蹲下,伸手触碰李谋士的额头,精神力立刻入侵此人的全身包括灵魂,搜索主神的存在。

莫博士创造了主神,主神掌管一切系统。

原本系统只用来矫正历史,收集一切曾经灭绝的动植物资源。

可主神却背叛了人类,篡改了所有系统的程序,绑架了莫博士,并抹掉他的记忆投入三千世界中。

而她现在怀疑此人就是莫博士!

“陈司南!你在做什么?”李昊醒来瞧见陈司南正摸着李谋士,猛地跳起来,眸中喷火的瞪着她。

口口声声说这辈子只倾慕他一人,现在却当着他的面偷摸别的男人!以往的深情不悔都是假的不成?还是做了军女支尝到了男人的滋味,如今食之味髓了?!

“聒噪。”司南冷睨了他一眼,收回手。李谋士身上没有任何系统,不是自己要找的莫博士。

想起她死而复生,刚才又神出鬼没的突然出现,李昊竟然有点不敢跟她对视,心底里微微发憷。

察觉到自己竟然害怕一个女人,作为统领着千军万马,斩杀了不知多少敌军的李昊更加恼羞成怒的瞪着司南,却猛然发现她的脸怎么突然间放大了?

砰!

司南一拳头砸在李昊的脸上,打得他鼻血飞溅一头栽倒在地,再次晕了过去。

若用精神力攻击,轻则昏迷不痛不痒,重了李昊必会变成傻子,只能屈尊降贵用拳头。

醒来的赵大头一脸激动的拎着铜锤冲到司南的面前,“来!跟俺切磋一番,俺不用兵……”

视线缓慢拔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司南,硬是被她纤细的胳膊活生生的举到了半空中!

“你太弱了。”

完全无视赵大头彻底傻掉的模样,司南又把人随手放下。扭头看向李谋士,“我要回京。”眼角余光扫过地上的夏云瑶,走上前一把提了起来,“这人,我带走了。”只要把夏云瑶拒在身边,那些被她祸害的男人就会一个又一个的自动送上门,省的她去找。

“不要!”

装晕的夏云瑶突然睁开眼睛,楚楚可怜的向面具男求救,“李谋士,救我!她要杀了我!你不能让她把我带走,嘤嘤嘤……。”

“陈姑娘,你的家人都没事,他们都在京城等你回去,你不要意气用事。”李谋士未看夏云瑶,只盯着司南,怕她杀人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陈副将是判了斩首之刑,可古人都喜欢秋后处斩,现在却是初夏时节。

“谁说我要杀人?”司南用胳膊勒住夏云瑶的脖子,“我俩可是最好的手帕之交。”

“可……你快把她勒死了。”

眼看着夏云瑶被司南勒的白眼直翻,李谋士轻声提醒,眼里有了几分笑意。

司南低头一看,夏云瑶果然被她勒的白眼直翻就快断气了,赶紧松开手却往上一提直接夹在胳膊下。夏云瑶的腿还在地上拖着,却被她夹着就走,李谋士跟赵大头默默的跟上。

刚出帐篷,见到几个士兵押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还被捆住了手脚。

“怎么回事!”

赵大头声如洪钟的把手中的大锤往地上一放,地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李狗跟王二坑竟然想当逃兵被我们抓了回来!”

“可有审问?”李谋士不疾不徐的问道。

“李狗疯了,一直叫嚷着诈尸有鬼,求我们不要活埋他,谁碰他就咬谁,我们只好把他绑了起来。”

“王二坑倒是没傻也没疯,可就是一问三不知,死都不愿意开口!”

“两个人只是出去埋具尸体,不知怎么的就跟中了邪似的。”

司南冲着一疯一呆的二人挑了挑眉。

一问三不知的王二坑,猛地蹲下去双手不停的刨土。

哪怕手指头都出了血也不肯停下,一头扎进挖好的坑里,脖子以下的身体还全部在坑外,却飞快的用两只手扒拉着泥土活埋自己的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被捆住的疯子李狗一头扎进赵大头的裤裆下,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别找我,别找我,别找我……。”

赵大头愣了一下,一把揪住李狗扔出去,他又疯了似的往回钻,几次三番下来,赵大头一怒之下打晕了他。

看看发疯发傻的昔日同伴,再瞅瞅美丽动人的陈司南,越来越多的士兵认出了她。

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煞白。

这、这人昨晚上不是死了吗?!!

“此等模样,如何还能继续待在军中?”

一疯一傻的二人就这样被赶出了军队。

赵大头准备好了马车,亲自护送陈司南回京,就像来时一路护送她一样。

上了马车,司南看了一眼对面的李谋士。

【主人,小的刚才查过所有的程序,确定没有漏洞,这个李谋士肯定就是莫博士!】

他不是,我已经用精神力探查过他的身体,没有发现主神的存在。

【……】

司南闭上了眼睛,精神力却瞬间覆盖整个军队,发现了一处军女支所在的帐篷,十几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正在辛苦的浆洗着堆积如山的军服。

有个女子体力不支倒地不起,却无人问津。

一道诡异的女声忽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本尊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不想再受人凌辱,现在就走,隐姓埋名重新生活。一盏茶内若不走,那就永远留下。”

整个军营里的人都沸腾了,恐惧了!

竟然有人能在他们的脑子里说话!

已经麻木的军女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们失去了家人,失去了贞洁,失去了美貌,有的人根本不想活下去,诧异过后,无动于衷继续干活。

但总有那么几个人为了活命不顾一切,丢下手中的活就往外跑,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们也想要活着!

她们以为会被士兵抓回去,可真正看到他们时却发现他们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密密麻麻的士兵躺了一地,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阻拦她们!

有的趁机逃了出去,有的却凶性大发,拔出士兵的长矛刀剑想要趁机杀了他们!

“本尊给你们一个生的希望,不是让你们去杀人。”

拿起屠刀的女人们顿感头痛欲裂,手中的刀掉落在地。

疼痛让她们清醒,让她们重新再次选择,放下仇恨,跑出军营,迎接新的生活。

马车内,二筒发现司南又私自动用精神力,急得连忙吵嚷起来。

【你不能改变历史!她们本该全部死在军营里。】

她们即便逃出去又能活多久?

身体亏空,失去贞洁,也不会再嫁人生子,更不会再与人交流,怕被人知晓她们不堪的往事,只会龟缩在一方地方默默的直到老死,能影响什么历史?

【……您是主子,您说了算。】

二筒继续追踪着那些逃出去女人,发现她们跑进了附近的一座森山里,不约而同的跪地磕头感谢神明。

【主子,她们正在跪你产生了信仰之力!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若是收集的多了,小的就能升级!以后打败主神指日可待!哈哈哈哈!】

二筒准备好了捕捉器,结果却发现信仰之力全部钻进了司南的体内消失不见,准确的来说是融入了她的精神体,令她一扫疲惫,变得更加精神奕奕。

【哇啊……!】

白高兴一场的二筒哭了起来。

眼睁睁看着军女支们逃走,还差点被反杀,士兵们都吓出了心理阴影。头不疼了之后,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祈求神明的原谅。

士兵们人数众多,信仰之力比刚才还浓厚全部朝司南涌来。

刚才还在哭的二筒连忙偷偷摸摸的蹭了一点。

明明已经察觉到的司南却什么也没说,任由占到便宜的二筒偷着乐。

李昊醒过来得知此事,沉默良久。他敢肯定,这件事一定与死而复生的陈司南有关。

“七皇子跟着她们一起回京?”

“七皇子已先行一步。”

几日之后,舟车劳顿的司南等人入住了一家客栈。

面对着满满一桌子的美食,司南木着脸没有动,碗里却突然多了一个大鸡腿,抬头看向给她夹菜的李谋士。

“司南不喜欢,给我吧。”夏云瑶伸出筷子夹向鸡腿,却猛然撞上司南的眼神,吓得立马把筷子缩了回来。

短短数日,夏云瑶瘦得像只鬼,下巴尖的能戳死人,风一吹就能飘走,可在其他人眼中,依旧是美如天仙的神女。

“我没胃口。”

司南丢下筷子,站起身上楼。

夏云瑶一直盯着司南上楼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低下头却发现司南碗里的鸡腿不见了。

疑惑的左右张望,发现李谋士正低头咬着鸡腿。

想到了什么,夏云瑶惨白着脸忽然问道:“这几日同睡马车,我从未见她吃过任何东西,连水也不曾喝过一口,甚至……也没见她如厕,你们可曾见过?”

“……你当俺是下作之人?!”

赵大头把自己手里的碗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碗里的酒洒出来一大半,也引来其他人的侧目。

“……我不是这个意思。”

夏云瑶楚楚可怜的轻咬着嘴唇看着赵大头。

穿到这个古代之后,但凡见过她的男人,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龙子皇孙,没有一个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唯独眼前这两个人,一个粗犷只知道整天喝酒练武,不知美色。

另一个整天戴着面具丑的不能见人,怕是眼睛也有问题!

不屑欺负女流之辈,赵大头继续端起酒碗大口的喝酒。

可夏云瑶却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坐在附近的客人们瞧此一幕,对着赵大头跟李谋士指指点点,义愤填膺,但又畏惧身形魁梧宛如小山似的赵大头,更别提他的身边放着形影不离硕大的铜锤,一看就是力大无穷会武之人,一般人轻易不敢招惹,只能在心底默默的心疼美人。


>>>点此阅读《快穿:你爸爸奉我为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