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李观虚,李观,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
分类:奇幻仙侠
作者:一草一木栖神明
角色:李观虚,李观
简介:王朝当道,划分九州。儒家圣人在世,授业解惑。道祖永存,长生不死。佛陀于众生信仰得以超脱。
上有九天神庭,众神俯视苍生。
下有十八地府,百鬼混乱人间。
李观虚手持生死册,记载之人死亡便可获得此人全部的力量。
“少侠,可否留下名讳?”

书评专区


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李观虚,李观,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小说免费阅读

《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第5章 玄衣卫免费阅读


不到半刻钟,李观虚便到了陈乐志的院子。

还没有推开门,已经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这让李观虚眉头一皱。

推开门,入眼的一幕是两具尸体,有一具正是当日给李观虚开么的年轻人,衣衫破烂不堪,胸口处凹陷下去,一片焦黑。

另外的一具是个年纪稍大的中年人,死相与年轻人相似,双手的还捏着指诀,想必是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便被击杀了。

摸了摸两具尸体,还有余温,看样子刚死不久。

那中年人死不瞑目,双眼瞪得滚圆,目视前方,李观虚顺着方向看过去,正是大门的位置。

陈乐志是一位第二境的道修,道修第二境为道基境,这个境界,能御气飞行,逃跑手段繁多,但还是被轻易击杀了。

打量了院子,并无出现破坏,甚至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也就是说,凶手仅仅是一个照面就击杀了陈乐志。

能够一击必杀陈乐志,境界不会低于道修第二境。

“熟人作案?”

李观虚猜测。

若是第三境的修者出手也能有此效果,但是明显不可能。

第三境已经踏入超凡,陈乐志若是有此仇家,想必不会敢住在这种小巷子里,逃命都来不及。

陈乐志一死,意味着线索断了......李观虚郁闷不已。

就在他郁闷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几道破空声,一张大网从天而降,他当即气血翻腾,一拳打出,令气流激荡,如大河之水倒卷而去,崩山截河的气势席卷而来。

坚不可摧的大网被这一拳震成碎片,散落在院子四周。

“头!好像是个武夫。”

随后几道身影出现在院子里,身上穿着玄色轻甲,上面勾勒着符文,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张兽形的青铜面具。

“武夫?”为首的带着的面具是个兔子形状,声音中性,难辨雌雄。

只是听那声音,此人对于还有人修武还是很惊讶的。

毕竟这个时代,武夫?狗都不修。

“你是何人!为何无端草菅人命?”兔子面具人冷声质问。

这是玄衣卫,大炎王朝的人皇为了巩固皇权,特建立了三个直属于皇帝的机构。

玄衣卫,锦衣卫,镇妖卫。

玄衣卫针对修者,锦衣卫监督王公大臣,镇妖卫专查妖与怪之类的事件。三卫各司其职,互不干涉,但都拥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恰巧路过。”暗道倒霉,李观虚没想到竟然和这群人相遇了,他清楚这群人的办事风格,只要有一点端倪,就会被押送到玄衣卫的监牢,言行逼供。

“恰巧路过?身牌拿出来。”

身牌是大炎王朝用于辨别身份的牌子,从出生日期,住址,家的关系......等等一系列都要标注在上面,相当于身份证。

当然这身牌只是局限于普通人以及修为低下的修者,高等的修者通常都是由道门监管。

李观虚取出身牌,扔了过去。

兔子面具人检查真伪之后,扔回去,“云州人为何到东阳北辰府?”

“大炎王朝哪条律法说了云州人不可来东阳州?长官你是歧视云州人么?”

被李观虚噎了一句,面具下的表情有些难看,冷哼一声:“这是你的自由。不过现在你身犯两宗命案,我有权将你逮捕。”

眼前之人是个武夫,面具人也得压抑着情绪,占据道理。

李观虚则是向前一步。

“别动!”

众人立刻警戒起来,灵力运转,随时准备动手。

与武夫最好保持距离,武夫一旦发难,被近身的道修可能连法印都没有捏出来就被一套带走了。

玄衣卫不是外面的野鸡道修,他们有对应的培训,虽然很少有人修武,但并不代表着没有,对于武夫他们有相关的对策。

保持距离,不可硬碰,最后拉远距离再进行远程轰炸,作为火力压制,消耗武夫,最后法器镇压。

一套对付武夫的连招清清楚楚。

望着严阵以待的面具人们,李观虚耸了耸肩,停在原地:“武夫出手,向来是贴身肉战,这二人明显的死因是道修的术法,我只是路过而已,有何嫌疑?”

语气一顿,李观虚对着为首的面具人轻笑:“莫非大人认为我道武双修?”

道武双修,在人族漫长的修行史中,还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各体系修行手段不同,人体的结构再复杂,也做不到水火相容,凡是尝试过两种体系双修的修者,无一不是自寻死路。

各体系泾渭分明,势如水火,每一种体系都是经过漫长岁月才完善,各有各的特点,不可兼容。

哪怕是人族的道祖丶儒圣,也只是了解其他体系的修行秘典,并未尝试双修之法。

道祖曾断言,人体只能兼顾一种修行手段。

李观虚的道武双修,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玄衣卫凶名在外,令小儿止啼,修者们也不愿意得罪玄衣卫。

但李观虚清清白白,无惧之。若是真任由其支配,待抓到监牢,是不是草菅人命也只是对方的一句话而已。到时候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无门了。

“放肆!”为首的面具人恼怒不已,连声音都变成了娇喝声,何曾有人敢这般顶撞玄衣卫?

纵然面前之人是一名武夫,今日也要将其拿下!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莫非玄衣卫抓人不分证据,只为了一己私欲?”

“抓起来!”面具人恼怒不已。

李观虚摇摇头:“不会吧,急了?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此时面具下的脸青红一片,咬牙切齿:“还等着干嘛,结阵!”

“可是,头,这二人的确是死于道修的术法。咱们得罪个武夫不值得吧......”

面具人气抖冷,冷眼横视:“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出了问题算我的。”

手下很无奈,只得结阵,想要镇压一名武夫的代价太大了。

之前这武夫一拳就轰碎了灵网,实力必然是第二境的武夫。听说第二境的武夫肉体无双,更无惧神魂攻击,没有弱点。

众面具人的灵力缓缓涌出,随着他们的手印,形成实质性的接口,每个面具人的灵力在接口下纵横流通,最终形成大阵,把李观虚包裹在其中。

这是每一队玄衣卫必修的阵法,九人成一个小阵,九个小阵形成大阵,甚至能困住比他们高几个小境界的修者。

“劝你放弃抵抗,乖乖带上困龙枷。”面具人拿出黑金锻造的枷锁,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对于翻脸就出手的行为,李观虚是怎么也想不到的,这为首的面具人是个神经病吧,怎么会有这么虎的人,不知道李观虚是武夫么?平时都这么勇敢?

知不知道武夫的含金量啊!

“玄衣卫办案都是这般蛮横无理么?知不知道刑事案件讲究人证物证,你是走后门进玄衣卫的吧。”

李观虚有点生气了,这人太不知好歹,气血如洪,七魄在体内轰鸣,如雷霆咆哮,发出震耳的闷吼声。

为首的面具人更是因为‘走后门’三个字被刺激得血压升高,恶狠狠地瞪着李观虚。

“看什么看!过来单挑啊!”

“你以为我怕你啊!”面具人不甘示弱。

“你打我,我打你,又怎样?你有没有认真看过这死人?”说着,李观虚指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光凭这两具死人就武断抓人,这就是你的办案风格?还是说所有的玄衣卫都一个德行?”

面具人哑口无言,的确是武断了,但也是因为这个少年说话太气人了。面具人从小生活在鲜花和掌声中,哪里受过这种冷言冷语,还被李观虚噎了几句,不由怒火攻心。

到了这种地步,性格强势的面具人没了退路,只是冷冷道:“跟我们回去,待查明真相,自会还你清白。”

“那就是没得商量?”

李观虚不是傻子,跟他们回去,到时候真的群殴了,哪怕武夫再能打,还能一个人单挑整个玄衣卫不成?

双方都不肯退步,气氛越发压抑。

李观虚神色冷了下来,目光坦然直视玄衣卫。

面具人十分讨厌他的目光,仿佛一切都无所畏惧。

这种淡然,面具人认为这北辰府只有一个人能拥有,其他人表现出来,只会让她讨厌。

这也是她从一开始就不爽李观虚的原因。

“动手!用缚灵网牵制,蜂王弩佯攻,其余的都把灵力汇聚在阵心,使用五气朝元道印!”

玄衣卫的战斗有条不紊,显然是经过系统的训练,让战斗力提高了几个档次。

李观虚也要认真对待。

抽出长刀,真元注入长刀之中,刀身一震,凌厉的气机从长刀中迸发而出,仿佛有截山断河的威能。


>>>点此阅读《执掌生死簿,女帝笑我一介武夫》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