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冯公公,羽儿,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晨雅而
角色:冯公公,羽儿
简介:上一世,身为公主的她,错付他人,落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重生归来,驸马、绿茶,她通通往死里踩,本以为性子娇纵的她不会再被爱,谁知把她放在心里眼里的人,就一直在身边。得知心爱之人下嫁后,他选择远赴边关,再次归来之时,听闻的却是她的死讯,他心痛到吐血,倒在大雨之中,他说:“若有来世,我一定不择手段地把你娶到。”好在,老天听到了他的祈求。

书评专区


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冯公公,羽儿,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小说免费阅读

《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毒酒杯跌落在地上,应声而碎,冷凝羽随之倒在地上,嘴角还渗出许多血,她闭眼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父皇,儿臣是否让您很失望?”

“公主!”想要进来伺候冷凝羽梳洗的小柔看到这一幕,惊慌失措地跪在她的身边,一边摇晃着她的身体,一边撕心裂肺地喊着:“公主!公主您醒醒,来人啊,救命啊!”

没多久,京城里所有人都知道公主自杀了,因为羞愧难当而选择了自杀。

御书房里,皇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非常震怒,起身就往外走,却被身边的公公拦住了,公公说:“皇上您冷静点,公主去了,皇上您也要保重龙体,别让公主在那边担心。”

皇上停下脚步后,深呼吸几次后,才说了声:“来人!”

“属下在!”御前带刀侍卫闻声进入御书房,朝皇上单膝跪下。

皇上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杀了驸马与那个贱人,朕要他们为羽儿陪葬。”

“属下遵命!”侍卫回话后就直接离去。

公公急了,他眼睁睁地看着侍卫去实行命令了,他对皇上说:“万万不可,大臣们都进谏要皇上赐死公主,而这节骨眼上驸马若是出了什么事,皇上您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怀疑就怀疑,羽儿为了不让朕背上昏君的罪名,选择了自我了断,朕还不能为她做主了吗?冯公公,传朕旨意,去请公主回宫。”

“喳!”公公跟了皇上那么多年,当然知道皇上现在的心里想什么,他只能照着皇上的意思做,把公主的尸体带回宫里。

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刚回京的北宫决把衣服换下,准备入宫与皇上述职,却被下属慌忙的样子惹得不悦。

自从公主嫁人之后,他的性子总是阴晴不定,下属们是越来越害怕他了。

可这个时候了,青宴顾不得会被主子责骂,他来到北宫诀面前,也不行礼,就直接说:“将军,属下刚得到消息,羽公主她……自尽了。”

“你确定没听错?她怎么可能自尽?”北宫诀不相信,他不相信她会死,她爱驸马,为了她能开心,他甘愿远走,不争不抢,可为何……

“千真万确!”青宴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这就是事实。

北宫诀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去,来到屋外,他没感觉到雨水已经把他淋湿了,他还沉浸在心爱的女人离世的痛苦之中。

在雨中,他喃喃自语:“本以为嫁给心爱之人你会很幸福,可为何到了自尽的地步,为何……现在想远远见你一面都不行了?”

“噗……”悲痛的北宫诀吐出一大口血后,倒在了大雨之中。

“将军!”青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他急忙跑上前,扶起主子往屋里背去,直到大夫说了主子只是急火攻心,休息之后就没事了,他这才放下心来。

可醒了又如何?又要接受一次公主已经离世的事实吗?真的是太残忍了。此时他特别怪公主当初为何选那个驸马不选自家主子了,不然现在两个主子多幸福啊。

痛!胸口好痛,快喘不过气了,在床上挣扎了许久之后,冷凝羽捂着胸口醒了。

她看着自己待着的房间,疑惑着:自己不是死了吗?难道那杯毒药没把自己带走?可为何自己会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她不是应该在公主府吗?

“公主您醒啦?奴婢帮您梳妆,您还要准备晚上宫宴的事情呢。”小柔端着水盆进来,笑眯眯地对冷凝羽说道。

“宫宴?什么宫宴?”冷凝羽很是奇怪,她记得最近没有什么宫宴啊?随后她又问道:“驸马他……”可问到一半她又问不出口了。

小柔“噗嗤”的笑了一声,打趣道:“公主莫不是想嫁人了,梦到驸马了吗?”

冷凝羽越听越糊涂,不明白为何小柔会说出这些话,但接着又听到小柔说:“好啦,公主若再不洗漱,皇后娘娘可要自己用完早膳了。”

“母后!”冷凝羽瞪着眼睛看着小柔,她疑惑,母后不是仙逝了吗?怎么会……

小柔拉着呆在床上的公主往梳妆台前坐去,柔声地说到:“公主就别再磨蹭了,待会您还要与皇后娘娘一起选礼物赐给凯旋而归的北宫将军呢。”

冷凝羽都糊涂了,她嫁了人,母后离世,自己也喝了毒酒,为何自己会没事?

梳洗之后,她踏着沉重的步伐往坤宁宫走去,她要看看,母后是否还在,可是她又怕这是一场梦,不想在希望中失望。

在路过花园的时候,对面走来一个人,她定眼一看,竟然是那个贱人,与她抢驸马的贱人。

她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刚想一巴掌呼过去,对方便向她行礼:“媚儿见过公主,公主万福。”

看着这一幕,冷凝羽有些头疼,脑海中串出许多这贱人与她行礼的画面,而且非常真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主子的脸色,小柔扶着她,问:“公主怎么了?”

冷凝羽摆摆手,说:“没事,走,去见母后吧。”

看着公主离去的背影,李媚儿很是不服,为何公主就能无视她的存在,竟然没让她起身就走了,这是在侮辱她吗?

身旁的丫鬟把她扶起来,心疼地说:“小姐别生气了,人家是公主,咱们奈何不了的。”

李媚儿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会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公主踩在脚下。

冷凝羽来到了皇后的宫殿,看见皇后正在悠闲地喝着茶,她内心无比激动:她的母后没死,真的还活着,这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回到了过去?

皇后看着她迟迟没有靠近她,疑惑地抬着头看她,却见她眼里有泪,皇后着急地问:“乖女儿怎么了?跟母后说说,谁欺负你了?”

回过神的冷凝羽摇摇头,露出高兴的笑容,说:“儿臣没事,就太想母后了。”

“你这孩子,天天来见母后,还说太想母后了,这话你也说得出来。”皇后装作责怪的样子说着。

冷凝羽再也忍不住了,她快步向前走去,抱住了皇后。

皇后被她弄得一头雾水,这羽儿的样子太奇怪了,于是她把冷凝羽微微推开,转头问冷凝羽的贴身丫鬟:“你跟本宫说说,公主到底受了何等委屈?”

小柔也是满脸疑惑,摇摇头回话:“奴婢也不知,公主并没有受到任何委屈。”

小柔觉得自己才委屈好不好,公主刚起床时的一系列样子都把她搞得一头雾水,现在又对皇后流眼泪,她也不知道公主怎么了好不好。

皇后拉着冷凝羽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柔声说:“不管受到了任何委屈都不要憋着,要与母后说出来,知道吗?”

看着呆愣的女儿,皇后伸手摸摸她的额头,焦急地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冷凝羽呆愣是因为刚才就在皇后牵着她手的一瞬间,她脑海里窜出了皇后去世的画面,好真实。

她回过神之后,便撒娇地说:“母后,羽儿肚子饿了,咱们用膳吧。”

再看这女儿又跟没事人一样,皇后就没再多想,两人便一起用膳了。

用膳期间,皇后一直做出有话要说的样子,弄得冷凝羽莫名其妙。

终于吃饱之后,冷凝羽问出口了:“母后是有话要与羽儿说吧?”

听了她的话,不止是皇后,就连皇后的嬷嬷都有些尴尬了。

这让冷凝羽更加糊涂了,她说:“母后有话就直说吧,您这样羽儿怪难受的。”

这时皇后才开口,说:“母后是想跟你说,这榜眼母后确实是不看好,母后帮你找个更好的驸马如何?”

冷凝羽瞪大了眼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嫁给楚玉奇了吗?难道……

这时她才突然意识到,难道她重生了?回到了过去。

皇后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就怕她像之前一样与她们翻脸。以前不管她们怎么说,她都死心眼地要招那楚玉奇做驸马,只要有人反对她就生气。

回过神来的冷凝羽笑着对皇后说:“母后无需担忧,羽儿自有分寸。”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当然不会再走一次前世的路,这驸马,她当然不会再嫁。

皇后还能说什么,她也不敢说得太多,她认为羽儿这是在敷衍自己而已,之前一直说非楚玉奇不嫁,今日提到了竟如此平静,真是奇怪了。

皇后换了个话题,她说:“今日设宴庆祝北宫诀凯旋归来,你帮母后挑挑礼物,看送什么给他比较好。”

冷凝羽瘪瘪嘴,说:“羽儿哪知道送男子什么礼物呀,母后自己看着办吧。”

皇后摇摇头,无奈地说:“你呀你,叫你帮母后做些事情就知道推托。”

冷凝羽挽着皇后的手臂说着:“哎呀母后,女儿哪知道这些,你叫太子哥哥帮你选吧。”说完还对皇后眨眨眼。

将军府里,青宴对北宫诀说:“主子,宫里送来请柬,让您赴宴。”

北宫诀看着兵书,头也不抬地回答:“知道了。”

青宴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主子,您看要不要属下去把那楚玉奇杀了?”

北宫诀抬头看着青宴,说:“公主喜欢楚玉奇弄得人尽皆知,说明公主爱的很深,若楚玉奇出了事,你觉得公主会如何?”

“属下知错。”青宴觉得这主子想得太多了,喜欢公主就去抢啊,若不敢抢,就把公主喜欢的人都杀光,到时候公主就是主子的了。

而北宫诀是不想让心爱的女人伤心,所以不敢对她的心上人下手。

青宴小声嘀咕着:“您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啊。”

北宫诀半眯着眼,盯着青宴问:“你说什么?”

青宴猛地摇摇头,说:“属下什么都没说。”

北宫诀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口舌之争上,于是开口说:“好了,下去吧,别心里总想着什么坏主意。”

“是!”

青宴走后,北宫诀再也没有心思看书,他知道若他一直没有动作,这羽儿一定会嫁给那个男人。

可是他没有信心,没信心羽儿能突然接受他,若他去表明心意,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与她交谈了。

若真像青宴说的,把楚玉奇杀了,羽儿会不会为了爱跟着去,还是只会伤心一段时间就好了?

他不敢赌,他不想她伤心,每次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他也会跟着开心,他有听说过,她甚至会为了姓楚的与皇后吵架,那她是不是爱惨了那个姓楚的?

而一座不起眼的院子里,楚玉奇与李媚儿面对面的坐着。

李媚儿说:“一想到你要娶公主我就不开心。”

楚玉奇说:“这还不是你的计划,若我进了公主府,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带在身边。”

李媚儿“噗嗤”一笑,鄙视地说:“你还别说,这公主被你哄骗得晕头转向的样子,想想就可笑。”

“要不是怕科举的事被发现,我才不会去取悦那个公主,驸马可就算是入赘了,我楚家就要断后了。”楚玉奇不高兴地说着。

李媚儿靠在他的肩头上说着:“好了好了,别生气了,那羽公主蠢得要死,只要以后我耍些手段,定会让她身败名裂,如此一来你就自由了。”

楚玉奇捏了捏她的鼻子,说:“还是我的媚儿聪明,只是委屈你了。”

李媚儿摇摇头,说:“不委屈,为了你以后生活好些,要我如何都不委屈。”

听着她的话,楚玉奇就更对她无法自拔了,科举作弊的法子也是她想出来的。用公主做掉脑袋的挡箭牌也是她想出来的,而做这些都是为了能让他在京城立足,这样的女子,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他说:“现在只能委屈你了,我要尽快把公主娶到手,那杀千刀的探花竟然说要找出我作弊的证据,若他真有这个本事,我就完了。”

清欢殿里,冷凝羽对着镜子梳妆,她在想着过往,这究竟是一场梦还是她重生了?可她更倾向于后者,毕竟这些画面太真实了。

这时候小柔进来了,她兴奋地说:“公主,楚公子托人送来了信。”说着就把一封信递给冷凝羽。

冷凝羽看着这信,而她大概猜到了信的内容。

她接过信就拆开来看,果然,信里写着叫她出宫一趟,他有重要的事情与自己说。

按着前世的发展,这次出去,楚玉奇与她说的事情就是在宫宴上说自己要嫁给他的事情。

而在文武百官面前,皇上定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儿难堪,便会答应她的请求。

冷凝羽冷笑一声,直接把信撕了,这举动让一旁的小柔吓了一跳,这楚公子的信件,公主一直当宝一样保存着,今日是怎么回事?

冷凝羽对小柔说:“以后别再提楚玉奇了,本公主不会再倾慕于他。”

“公主……”小柔一直觉得今日的公主不对劲,公主那么爱楚公子,今日怎会说了胡话。

“好了,这件事就别再说了,本公主不再与楚玉奇有任何瓜葛。”冷凝羽用肯定的语气说着。

她回想着成亲后的点点滴滴,她成亲的第二日之后身子就一直不是很好,太医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而楚玉奇用为她好的借口,从来没碰过她,当时自己还傻傻的感动着。

只是到了后来知道了李媚儿的存在,便赌气的不让楚玉奇碰自己。

而自己也一步一步地步入他们的陷阱:不讲理、泼妇、毒妇、心狠手辣之人、草菅人命之人。

这些罪名全算在自己的头上,可那些人都不是她杀的,是楚玉奇和李媚儿陷害于她。

弄得大臣们谏言让父皇处置她,而父皇为了维护她,在民间落得个昏庸的罪名。

她不愿父皇为自己承受这些,所以选择了自我了断。

现在想来,自己的身子不好,估计也是李媚儿的计谋,她不想让楚玉奇碰自己,便伤害着她的身子。

今日,就是今日,前世的今日就是她在百官面前逼父皇同意她嫁给楚玉奇,自己当初为何这么傻。

而她更不明白的是,楚玉奇不爱她为何又要娶她?既然爱的人李媚儿,为何两人不双宿双飞?这是她醒来之后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郊外的一座凉亭里,楚玉奇还傻傻的在等着,等着冷凝羽的赴约。

可是等了一个时辰了,人影都没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他自己安排的英雄救美之后,这羽公主可是心里眼里满是他。

难道……是皇后的人把信截了,公主没有收到他的信?对,一定如此,不然公主不会不理他的。

再等了半个时辰,还不叫公主赴约,无奈之下楚玉奇只能回去了,他始终相信是宫里有人捣鬼。

宫宴的时间到了,官家的人陆陆续续入宫去了,大家都知道今日的宫宴,是镇国大将军北宫诀的接风宴。

话说这北宫诀年纪轻轻就能当上镇国大将军,还真是史无前例,可他自己十二岁时就与父亲上阵杀敌。

他不仅聪明过人,而且用兵如神,有他上战场的这些年,没有一场败仗,震慑了所有蠢蠢欲动的国家,故而有了镇国大将军的封号。

此时的御书房里,皇上正在与北宫诀谈话。

皇上笑眯眯地说:“这次齐国来势汹汹,还多亏了有你,不然镇守齐国边界的城池就要失守了。”

“皇上谬赞了。”北宫诀还是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皇上并不介意他说话的方式,因为自从认识他到现在,他一直是这样的性子,已经见怪不怪了。

皇上轻咳了一声,随后说:“若你能做了驸马,那就是极好的事情了。”

北宫诀微微皱眉,不明白皇上为何谈到这件事,招他为驸马,这……

皇上是有自己的心思,这北宫诀一身本事,若他成为自己的女婿,才会成为自己的人,不然哪天被别人蛊惑,谋害了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了,他有意把羽儿许配给他,如此一来,这楚玉奇就不能再蛊惑他的羽儿了。

看见北宫诀皱眉,皇上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北宫诀常年征战沙场,回京之后也不近女色,没人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北宫诀明白自己的身份,对方是皇上,他不能拿出对待别人的态度来对待皇上。

所以他开口问:“皇上这是何意?北宫家就只剩下臣一人,臣不想入赘。”

不过他话没说完,若对方是羽儿,他可以入赘皇家。

皇上也考虑过这个事情,所以他没做太多的思索,便说:“公主还是公主的身份,只是公主是嫁入你们北宫家,而不是你入公主府,如何?”

皇上就像个哄骗小红帽的大灰狼,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北宫诀成为自己的女婿。

北宫诀也果断开口:“边疆还未平定,臣没有儿女情长的心思。”

听着这话之后,皇上便觉得希望不大了,他想了想,说:“朕与你说实话吧,朕想把羽儿许配给你,不能让羽儿嫁与那楚玉奇,朕一看他就不像好人。”

听着皇上的话,北宫诀确实被吓了一跳,没想到皇上是这个心思,可这有什么用,羽儿爱的是姓楚的,对他根本没有男女之情。

北宫诀的沉默让皇上解读成了不愿意,皇上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北宫诀就开口了:“若公主同意,臣没有意见。”

人呢还是有些希望的,万一实现了呢。

“好!”听到北宫诀答应了,皇上别提多高兴了,他宁愿自己的女儿在府里等着战场上的北宫诀,也不愿她嫁给入赘的楚玉奇。

正在梳妆的冷凝羽打了一个喷嚏,小柔关心地问:“公主怎么了,是受了寒吗?”

冷凝羽揉揉鼻子,说:“不知道呀,本公主也没有任何不适,应是无碍吧。”

小柔看着梳妆之后的冷凝羽,一脸羡慕地说着:“公主真美!”

“就你嘴甜。”冷凝羽搓着小柔的额头说着。

冷凝羽往紫宸殿走去,路过御花园的时候,便看见了李媚儿。话说这李媚儿的拿手活儿是熏香,楚玉奇在暗地里托人帮她引荐给了宫里的娘娘,现在这李媚儿可是三天两头的就往宫里跑,为几个娘娘制香。

李媚儿看见冷凝羽时,屈膝行礼:“媚儿见过羽公主。”

冷凝羽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是谁啊?”

没想到公主没让自己起身,李媚儿的小腿撑不住了,于是像以前一样自己就起身了,然后说:“公主贵人多忘事,媚儿还为公主送过香呢。”

“大胆,见了本公主竟然不下跪行礼,还敢自称自己的名字。”冷凝羽沉着声音说着。

李媚儿不敢置信地看着羽公主,她不明白,为何这羽公主突然对她这样,以前不是她还没行礼,她就已经让自己行礼了吗?现在到底怎么了?

这时楚玉奇也刚刚路过,终于看见冷凝羽的他很兴奋,他就是故意来这御花园的,想着或许能碰上她,好给她说说今晚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要嫁给自己。

他高高兴兴地走过来,发现李媚儿的脸色不太好,便有些心疼,可他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说什么。

他看着冷凝羽说:“你没有收到我的信吗?”

冷凝羽一直观察着两人,她才发现,这两人以前一直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眉目传情,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真的是蠢死了。

而且她记得,前世的时候,今日就是她逼父皇让自己嫁给他的时候。本来看见楚玉奇过来的时候,她就不想理他了,不过她现在改变主意了。

她对楚玉奇微微一笑,说:“什么信件?我没收到呀。”

果然如此,与自己猜的一样,信件被有心人拦截了,不然羽儿一定会赴约的。

楚玉奇还想着今晚的事情,便对冷凝羽说:“我有话要与你私下说,我们去那边吧。”

看着楚玉奇指着的凉亭,冷凝羽点了点头。

看着离去的二人,李媚儿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知道楚玉奇这是在做戏,可是她就是不舒坦。

来到了凉亭里,冷凝羽径自坐下,也没有正眼看着楚玉奇,开口说:“找我有何事?”

楚玉奇也不客气地坐了下来,说:“是这样的,现下大家都知晓你我的关系,而且你也到了出嫁的年纪,若我们俩的关系再拖下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冷凝羽微微勾唇,心里在冷笑,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站起身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要去找母后了,先走了。”

“好,今日就是一个好机会。”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楚玉奇并没有发现冷凝羽的不同,他以为冷凝羽能明白他所说的。

冷凝羽走后没多久,李媚儿就出现了,她不开心地问着:“公主答应了?”

楚玉奇点点头,回答:“答应了。”

李媚儿嘟着嘴,不满地说着:“你就要当驸马了,你可答应过我的,不许碰公主,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我绝对不会碰她,你这个傻丫头。”楚玉奇爱的是李媚儿,对冷凝羽只有利用。

打情骂俏的两人被不远处的月公主看到了,她嘲笑地说:“这羽姐姐喜欢的人竟是这副模样,真是可悲啊,走,找母妃去。”

冷宁月也就是月公主,因为不是皇后所生,所有的公主只能取“宁”字,而不能取正室所生的“凝”。

来到了琪贵妃所在的宫殿,冷宁月就急不可待地告诉琪贵妃:“母妃您猜月儿方才看到了什么?”

琪贵妃非常疼爱这个女儿,每次看见这个女儿心情就非常好,她顺着女儿的话头问着:“看到什么了?竟如此开心。”

冷宁月坐在琪贵妃身边,说:“月儿看到羽姐姐的心上人竟与李媚儿有暧昧。”

琪贵妃听了之后眼睛一亮,问:“真的吗?”

冷宁月点头回答:“真的,月儿亲眼所见,不会有假。”

“真是太好了,若这楚玉奇做了驸马,可有冷凝羽好看的了。”琪贵妃听到这个消息,心情自然好了许多。

冷凝羽一直都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在这点之上她就很不甘心,现在好了,找了个不靠谱的男人,至少在这点上,她会让自己的女儿比冷凝羽过得好。

而前世的冷凝羽的遭遇,她也做到了推波助澜,不然以楚玉奇和李媚儿,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能推倒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琪贵妃现在心里所想的就是,怎样才能把羽公主尽快地嫁出去,好让她尝尝丈夫被别人抢的滋味。

而琪贵妃的脑子可不是摆设,她对冷宁月说:“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道,一切由母妃处理。”

“好,月儿知道了。”冷宁月很崇拜的就是自己的母妃了,能够凭自己的本事坐上贵妃之位,让自己在皇宫里有立足之地。

冷宁月转溜着眼珠子,随后对琪贵妃撒娇:“母妃……您能不能说服父皇给月儿赐婚?赐给北宫诀。”

“北宫诀?月儿喜欢他?”琪贵妃还是头一次听到月儿的心思。

冷宁月点着头回答:“对,就是他,月儿喜欢他,想嫁给他。”

琪贵妃思索了片刻之后,说:“这北宫诀一表人才、英勇善战、聪明大智,是能够配得上咱们的月儿。好,母妃多与你父皇说说,若你真的嫁给了北宫诀,就可以踩在冷凝羽的头上了。”

“月儿就知道母妃最好了。”冷宁月继续撒娇地说着:“今日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北宫诀战胜回来,皇上赐予他一个公主,这可是对他最大的奖赏了。”

可琪贵妃有些犹豫了,她说:“北宫诀性子冷清,若提及这件事,惹他不高兴,你父皇会怪罪于我们的。”

冷宁月却不这么认为,她说:“父皇是君他是臣,他可不敢有意见。”

虽然觉得不妥,但架不住女儿喜欢啊,最后琪贵妃答应了冷宁月的要求。

御书房里,皇上说:“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待会宫宴上朕就提出这件事情。”

“臣遵旨。”北宫诀拱手行礼说着。

皇上非常看中这个北宫诀,能力强不说,还很尊重他这个皇帝,并没有好高骛远,也没有心高气傲。

“好了,朕要去接皇后了,你也去准备准备吧,今日你可是主角。”皇上笑眯眯地说着。

“恭送皇上。”

来到了坤宁宫,皇后也正好梳妆打扮结束,见到皇上来了,皇后没有动作,只是对皇上微微笑着。

皇上走到她身边,抚摸着她的脸说:“很漂亮。”

皇后噗嗤一笑,随后说:“都人老珠黄了,皇上还拿我开玩笑。”

“唉~洁儿说的什么话,我说你漂亮你就漂亮,那还是那么美,哪儿来的人老珠黄。”皇上搂着皇后的肩头说着。

“就是,母后这叫有韵味,哪里人老珠黄啦。”来找皇后的冷凝羽正好听到帝后的对话。

皇上笑眯眯地说:“你看看,咱们的宝贝女儿都如此说了,这下你该信了吧?”

“你们父女俩的嘴就是甜。”皇后也是开心的,哪个女人不喜欢听别人说自己美。

冷凝羽也是一样笑眯眯地说:“好了父皇母后,再不去宫宴就开始了,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呢。”

“好,这就走。”皇上说着就牵着皇后的手往宫宴的方向走。

跟在他们身后的冷凝羽则是摇摇头,这场景她早就见惯了,她以为自己也会像母后一样幸福,可是自己终究是错付了。

来到紫宸殿外,皇后就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皇上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无奈地摇摇头,只要有外人在的地方,皇后就不会与他过分地亲密,今日也是如此。

她倒不像其她妃子一样,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宠幸了她们,也恨不得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们好,就他的洁儿特殊。

这只是小插曲,还是该干嘛干嘛,所以三人一起进入紫宸殿。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羽公主驾到!”随着公公的声音,殿里的所有人都起身跪下:“皇上万岁,皇后娘娘千岁,羽公主千岁!”

“平身!”今日皇上特别高兴,大臣们也都察觉到了。

琪贵妃和冷宁月跪得很不甘心,跪帝后也就算了,为何这羽公主也跟着沾光。

在座的各位刚要坐下,又听见公公的声音:“太后娘娘驾到!”

除了皇上,其他人又给太后行礼:“太后娘娘千岁。”

“免了吧!”太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自从太后到来之后,皇后就变脸了,一脸的不高兴。与琪贵妃刚好相反,琪贵妃则是看见太后之后就特别高兴,她觉得太后来了更加好,那月儿的事情几率就更大了。

太后瞪了皇后一眼之后,便上位置坐下,皇上也感受到了母后的眼神,他此时要做的就是给皇后撑腰,所以他扶着皇后到位置上坐好之后,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太后冷冷地开口:“皇上这是要……”

“开始吧。”皇上打断了太后的话,对公公说着宴会开始吧。

太后气得狠狠地握着椅子扶手,这皇上成心与自己作对,竟然在皇后面前不给自己面子,她真的想直接给皇后一巴掌。

随着音乐声响起,舞姬们就开始进殿表演,这表演一曲接着一曲,有人看着入迷,有人心不在焉。

冷宁月一直时有时无地看着北宫诀,她很想北宫诀被自己吸引着。而北宫诀则是不着痕迹地看着冷凝羽,希望能得到她的关注。

其他人则是交谈着,皇上看着下边其乐融融的画面甚是开心,一曲结束,皇上打了个手势让公公把表演暂停。

随后说:“朕今日设宴,是为北宫将军接风洗尘的,这也是北宫将军的庆功宴。”

被点名的北宫诀微微点头,对皇上行礼,说:“承蒙皇上厚爱,臣愧不敢当。”

这时琪贵妃开口了,她说:“这有何不敢当的,你替皇上守卫这边疆,功劳可不小。”

北宫诀并没有接琪贵妃的话,只是默默地喝了一杯酒后,对皇上说:“这是臣职责所在,不敢居功。”

“哈哈哈,好!好!好!”皇上开心的笑着,再加上这三个好字,足以说明皇上对这北宫诀有多认可。

琪贵妃看到北宫诀没有理会自己时,脸上有些挂不住,最让她气愤的是她看见了皇后在偷笑。

冷宁月在自己的位置上抿嘴笑着,就好比皇上现在夸的是她似的。

而这一幕恰巧被琪贵妃看到了,她早已知道了女儿的心思,看着她如此欢喜,她就算不爽也要帮女儿达成心愿,好让女儿开开心心的。

所以她又开口了:“这北宫将军年少有为,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能入咱们皇家,那可就是自己人了。”

她说这句话是为了让皇上能听懂,只要北宫诀做了皇家的女婿,这等人才便跑不了。

而官家小姐听了之后个个都伤心了,若皇家看上了北宫将军,她们就没有机会了,因为驸马是不可以纳妾的。

能做那么多年的后宫之主,皇后哪能不知道这琪贵妃如意算盘,再看看冷宁月的表情就更加确定了。

皇后可不想让琪贵妃如意,故意先皇上一步,说:“对呀,本宫也觉得北宫将军与本宫的羽儿很是般配。”

皇后的话一说出口,众人哗然,这羽公主喜欢楚玉奇人人都知,这皇后这时候说这句话待会不得丢面子嘛。

皇后就是为了不让琪贵妃舒心,都忘了女儿是有心上人的了,不过她还是有一点点私心的,希望女儿能回心转意。

皇上没想到皇后先提出来了,他就顺势开口:“皇后说的是,朕也觉得羽儿与北宫诀很是般配。”

皇上说完还看了看冷凝羽,他害怕这个宝贝女儿听不进劝,执意会在这种场合反对。

北宫诀其实心里好紧张,她知道她有心上人,他也知道她很有可能会拒绝,但他还是抱着希望的,希望上天眷顾他,让羽儿答应嫁给自己。

太后不干了,她也凑热闹地开口说:“羽公主可是有心仪的人的,皇后这是想逼自己的女儿吗?”

在听到父皇母后说到自己的时候,冷凝羽心里在犹豫,父皇看中北宫诀她知道。

上一世她欠父皇的太多了,让父皇背负的太多了,所以她决定这一世遵从父皇的意愿。


>>>点此阅读《冷面将军的公主殿下》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