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莫菲语,莫清清,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睡猫猫
角色:莫菲语,莫清清
简介:善良的尚书嫡女,因被赐婚摄政王被庶妹算记惨死,带着记忆重生一世,她要拿回上一世属于她的一切,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书评专区


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莫菲语,莫清清,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妹妹,你看,那就是师傅要的香连草,那里太危险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摘。”

莫菲语看着长在悬崖边的药草兴奋的叫着,却没有看到身后那恶毒的眼睛和向她伸出的手。

就在莫菲语走到悬崖边的时候,莫清清将她推下了悬崖……

”啊……“莫菲语转身抓住悬崖边上的藤蔓,艰难的看着莫清清”清清,救我“

可是却看见了莫清清阴厉的眼神,莫清清玩味的看着莫菲语说”我的好姐姐,我为什么要救你?我今天就是要亲手送你走的。“

”为,为什么“莫菲语不可置信的问。

”为什么?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为什么,爹爹先与我娘亲定亲,可是他上京后却娶了你娘,为了不落人闲话,才又接了我娘来。“

”你是嫡女,可以名入祖谱,可以用嫡出子女可用的菲字,可是我呢?我出生就是庶女,不能入祖谱,不能用菲字,你三岁开始学识字,五岁云游的长远大师看上了你的资质,带你习武,学医,我呢?我十岁才开始学识字。”

凭什么你可以赐婚摄政王,而我却不行?凭你是嫡女?如果没有你,没有你娘,嫡女那个位置就是我和我娘的,莫菲语,要怪就怪你自己蠢,不过你放心,我会很快送你娘去陪你,而我会代替你嫡女的位置,会嫁给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男人。“

说完莫清清用发簪狠狠的刺在了莫菲语的手上,莫菲语就这样掉下了悬崖。

疼,灵魂被撕裂的疼,莫菲语飘在半空中,看着莫清清泪流满面的对自己的父亲说是她没有保护好姐姐。

看着母亲器的撕心裂肺,弟弟抱着她的尸身不肯放手,还有那个匆匆赶来的男人~摄政王上官云锦,腥红的双眼和紧握的拳头。

三天后,莫菲语的尸身下葬了,可是她的灵魂一直在尚书府上空飘荡,进不去也离不开。

然后她看到了莫清清害死了母亲,陷害弟弟被打成了残疾,没有多久就郁郁而终了。看见了母亲去世后,自己的爹爹迫不及待的扶正了柳氏,莫清清的生母。

看见了摄政王每晚都会偷偷进入她生前的闺房,坐在那里发呆,她从不知他对她的感情,莫菲语一直以为他只是为了报恩,因为她机缘巧合救了她的母妃。

她不知道自己飘荡了多久,但是她还看到了许多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有最后外祖父一家被流放,本来是要抄斩的,因为上官云锦的原因,才被流放的。莫清清那些肮脏的手段,她好恨,可是不管如何恨,她知道,她都回不去了。

“啊……老天,你不公啊,啊……”这一声叫仿佛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就连她屋内的上官云锦都好像感应到了那种悲戚,猛的吐出鲜血来。

莫菲语感觉自己的力气在流失好像马上就要消失不见,突然她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不断吸着她的灵魂。她无法挣扎,无法逃脱。

然后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而此时,天空划过了一颗流星,一个白发老者站在云端,淡淡的说:孩子,希望你可以重活一次,为师定护你周全。“

七月,连雨天,雷声阵阵,尚书府烟语阁,床上的小人儿好像是做了噩梦,发出喃喃细语”不要,不要,娘亲,弟弟,不要“

轰隆,轰隆,随着雷声响起,床上的人猛的坐起身,满头是汗的莫菲语在床上,喘着粗气,看着熟悉的房间,莫菲语有些懵,她不是死了么,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她不是一直无法进入尚书府么,这是怎么回事?

头痛欲裂,莫菲语摸了下自己的额头,原来是有些发热了,扫视了一下自己房间,看到了桌上的圣旨,莫菲语赶紧过去,匆匆的走过去打开圣旨,是太上皇赏赐她勇护太妃的圣旨。

太上皇上官礼,十八岁登基,五十八岁退位专心陪着上官云锦的母妃,让位给自己的孙子~上官宇哲,他一生最爱的女人就是上官云锦的母妃,皇贵妃藜雨晴,但是身为帝王,无法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在他们的大儿子上官云麒出生之后就封了太子。

只可惜太子二十五岁的时候被皇生算记去世了,当时还是皇上的太上皇大怒,降罪皇后一族,并要立上官云锦为太子,但是上官云锦就是不肯,之后五年不断培养着上官云麒的儿子,在上官宇哲十二岁的时候宣布退位,并立上官云锦为摄政王,然后遣散后官,每天都陪着皇太贵妃藜雨晴。

可怜的新皇不得不小小就登基为帝,哭着看着自己的皇叔问“为什么是他,而不是皇叔”,上官云锦的回答是他要给一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小小的上官宇哲不得不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

这不是她十五岁回准备尚书及笄礼期间发生的事么?她这是重生的?想到这里,她掐了自己一下,很疼,看来真的是重生了。

莫菲语重新躺在床上想着前世的事情,她的父亲,莫云智寒门学子进京赶考,得到了状元,被当时的外祖父,时相看中,请旨将自己的嫡女嫁给了他,但是他们不知道他在家的时候已有婚约,为了自己的前途莫云智隐瞒了这件事。

在莫云智和她母亲成亲后一年后,在莫菲语的母亲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她的父亲不管不顾的将莫清清的娘柳氏娶进了尚书府。莫菲语的母亲被气的早产,生下了莫菲语和她的双胞胎弟弟莫菲枫。

母亲自此伤了身子,也心寒不已,那之后莫云智就经常住在柳氏的院子里,之后莫清清,莫清宇相继出生。莫云智更加的宠柳氏。

莫菲语的母亲毕竟的相府大小姐,从莫菲语姐弟三岁起就开始教他们识字,五岁时莫菲语和弟弟莫菲枫遇到了云游的长远大师,将他们带走学艺一走就是十年。一直到莫菲语及笄前一个月,他们姐弟才离开师父回到京城。

想到这里莫菲语笑了,莫清清,你没想到吧,我莫菲语回来,我要将你夺走的一切都要回来,我不会让你死的太快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

太上皇是今天发的圣旨,那么也就是今天,莫菲语和莫清清去游湖,机缘巧合下救了和太上皇一起出游的皇太贵妃,太上皇当场发话要重赏。也是因为如此,莫菲语被莫清清“不小心”推下了水。

虽然是七月,但是晚膳后莫菲语还是发热了,晕晕沉沉的,躺在床上的莫菲语又坐了起来,找到了自己的银针,这些年在师父身边,她的医术已经十分精湛了。

她是医术高手,武功没有弟弟高,弟弟莫菲枫是武功和阵法一流。

银针入体钻心的疼,莫菲语懵了,只是发热不可能疼成这样,难道……是毒,莫菲语十分肯定自己中毒了,又扎了两个穴位,莫菲语知道自己中毒并不深,离开师父回家也就半月有余,她中毒大概三天。

莫菲语虽然中了毒,但是她的体质百毒不侵,中毒无需放在心上,但是发热不能好的那么快,柔弱一些才好办事。

想罢,莫菲语闭上眼睛准备休息,养精蓄锐。莫菲语不知道的是她在房间里的一切都落在了上官云锦的眼里

听说莫菲语落入水中,上官云锦急坏了,他特意过来看她,没想到小丫头已经给自己施针了,上官云锦松了一口气,但是当他看见莫菲语穴位里流出的黑血,他的脸色冷的可怕。

轻轻的招招手,暗卫出现,上官云锦交代了一下,暗卫一闪身就不见了。这时上官云锦的贴身护卫云雒出现在他身边,轻声说:“爷,查到了,是莫家二小姐莫清清故意把莫小姐推下水的。”

听到这里上官云锦眯了眯眸子,身边的气压又低了低,云雒见状连忙问:“爷,要出手么?”

上官云锦摇摇头:“小丫头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先不要动她。”“对了,把云荀叫回来保护他。”

云雒知道莫菲语对王爷很重要,自从六岁的上官云锦看见了三岁的莫菲语之后眼里就再也装不进其他人了,为了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放弃了皇位,当莫菲语五岁离开了京城跟着长远大师去学艺,王爷就心心念念,只是因为当时他也只有八岁无法离京,从王爷十岁起,他就每年都去苍离山看她。

在他们眼里,莫菲语就是他们的王妃,云雒接了命令,赶紧去发信号了。

这些莫菲语都不知道,一夜好眠,连中途吉祥进来看了她两次,确定她有没有继续发热她都不知道,吉祥比莫菲语大五岁,是从小与她一同长大的,前世她死了之后,吉祥在她下葬那日自缢随她去了。

次日一早莫菲语起床后,吉祥端着洗漱用品进了她的房间,看到这样活生生的吉祥,莫菲语一把抱住了她,这一抱差点让吉祥扔掉了手中的水盆,吉祥赶紧放下水盆,抱着莫菲语,轻轻拍着她的背问她,“小姐这是怎么了?”

莫菲语摇摇头,轻声说:“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你特别好看。”吉祥闻言笑了“小姐又取笑奴婢,我们小姐的容貌才情都可以称得上京城第一。”

莫菲语笑笑,没有接话,洗漱过后吉祥为她梳妆,莫菲语换了一身素白的衣裙,没有上妆,看起来有些憔悴。

吉祥有些不解,“小姐为何要如此?”莫菲语说“要给莫清清送份大礼。”说罢便让吉祥扶着她前往正厅给父母请安。吉祥见小姐终于不再盲目相信二小姐顿时开心的不得了。不是她搬弄是非,她就是觉得二小姐心术不正,之前也有跟小姐提过,但是小姐都没有放心上,还说清清还小,让她别多想。

此刻吉祥觉得她家小姐自从昨天落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吉祥扶着莫菲语边走边咳的来到了正厅,进到正厅便看见父亲莫云智跟柳氏还有莫清清有说有笑,而母亲跟枫儿说着话,她清咳一声进了正厅。

她的母亲见她进来赶紧起身拉着她“语儿身子可大好了?”弟弟莫菲枫也问“姐姐病了不好好休息,怎么来了?”

莫菲语摸了摸弟弟的头“没什么大事就过来。”说罢转身对着莫云智俯了俯身,“给爹爹请安,咳咳。”

莫云智微微的抬了抬头“既然病了,这几日就不用过来请安了。”莫菲语等的就是这句话,“谢谢爹爹,那女儿就先告退了。”

离开正厅,吉祥扶着莫菲语回烟雨阁,“姐姐,姐姐,等等。”身后传来了莫清清柔弱的声音,莫菲语回过头,淡淡的问“妹妹有事?”“姐姐可是怪我?”莫清清梨花带雨的问。

“怎会,妹妹何故这么想?走,去姐姐那里坐坐”莫菲语拉起莫清清的手,继续往烟雨阁走。要去烟雨阁一定要路过一条人工河。

莫菲语和莫清清走在桥上,莫清清眼珠一转,想想上次游湖没能淹死莫菲语,这次何尝不是个机会。想到这里莫清清假装跌倒,然后向莫菲语扑去,她掌握了力度,肯定会将莫菲语推下水。

然而莫菲语已经看出了她的意图,在她出手的一瞬间假装扭到脚,一头栽进吉祥的怀里,朝吉祥挤了挤眼睛,头一歪晕过去了。吉祥看见了她的眼神,马上配合的喊到“小姐,小姐您醒醒啊,您怎么了?”

再说莫清清,因为莫菲语的突然转身,她没收住脚步,扑通一声掉进了人工湖中,当初有风水先生说这个位置是不可多得的吉位,遇水得中道,因此建府之初这里挖了个很大很深的人工湖,养了不少锦鲤。

莫清清不会水,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掉入湖中,于是在水中不停的扑腾,却越是想上岸越是往下沉,想叫救命却喝了几口水。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莫菲语不着痕迹的捏了捏吉祥的手,吉祥立刻明白过来。

大声呼救“快来人啊,大小姐晕倒了,二小姐落水了,来人啊,救命……”这时跑过来几个洒扫的小厮,“吉祥姑娘怎么了?”“吉祥姑娘出什么事了?”

与此同时莫清清已经意识不清,开始慢慢向湖底沉去……

“你们谁会水,快,快点救二小姐,快点呀”吉祥有些急切,一个小厮“我会,可是这男女授受不亲,我这……”

就在这时,闻讯赶来的莫父莫母和柳氏以及莫菲枫都来了,“这是怎么了?”莫父问,“老爷,快,快救二小姐,二小姐落水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啊。”柳氏一听女儿落水着急了,“可是这男女授受不亲啊!”莫父想了一下,女子的名节多重要,莫清清落水,衣服肯定是湿透了的,这要是穿出去,莫清清还怎么嫁人,毕竟莫清清是京城第一美人,求亲的人自然不少,这样想着,他打算叫莫菲枫去救,哥哥救妹妹,自然不会有闲话。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莫母和莫菲枫,看见了晕倒在地的莫菲语,急忙过去看情况,莫母回头想让小厮去叫大夫,但是看到了莫父的表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对莫菲枫说,“枫儿快去外面找大夫……你大姐和二妹都有事府医忙不过来。”

话说了一半莫菲枫就施展轻功飞了出去,莫菲枫毕竟是习武之人,转身就没了踪影,也将莫父的话堵在了嘴里,没办法只能让小厮去救,小厮赶紧下水去救莫清清。

这边莫母又让婢女去叫府医,自己则问吉祥发生了什么事,吉祥是个聪明的丫头,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说“夫人,大小姐本来是要回烟雨阁休息的,二小姐叫住大小姐让大小姐别怪她游湖时推大小姐下水引得大小姐发热,大小姐心地善良并没有怪罪,二小姐要跟大小姐去烟雨阁坐坐,路过湖边二小姐不知怎的就摔倒了,并推了大小姐,大小姐发热未愈,被二小姐这么一撞,救晕倒了,没了大小姐挡着二小姐,二小姐就掉入湖中了。”

吉祥这话说的十分巧妙,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莫菲语没有晕倒,那么被推下水的就是她了。莫母毕竟是相父长大的,这些手段莫母自然清清楚楚,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莫清清会这会大胆的在府内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下手,看来是她最近是太仁慈了,让柳氏母女这样欺负她的宝贝。

此刻,小厮已经将莫清清拖回了岸上,莫清清喝了不少的湖水,已经意识不清了,柳氏嗷的一声扑过去,大哭“我的女儿啊,娘的宝贝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娘啊。”谁也没有注意到莫菲语嘴角扬起的笑容。守在暗处偷偷云荀有点懵,他是今天才回来的,云雒告诉他来保护未来王妃,他们这些近侍都知道上官云锦的心思,自己不敢怠慢,赶到尚书府的时候正好是莫菲枫去请大夫的时候,因此他并不知道莫菲语是装晕的。

当他看到莫大小姐晕倒的时候还想这未来王妃果然是很柔弱,他得传信给王爷,让王爷快来,王妃怎么可以被欺负,他拿出他们传信用的哨子刚要运内力吹响,就看到了莫菲语的坏笑,他觉得自己被骗了,王爷也被骗了。

想到这里他本来想收起哨子,但是想了想,还是吹响了,这种事王爷亲眼看肯定比他汇报要好,片刻上官云锦到了,云荀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上官云锦听完之后笑了,看来他的小王妃自从游湖落水后学会反击了,这可是好事,他还一直担心她在外这些年被师父和弟弟保护的太好了,不懂内宅的这些事被欺负了,现在看来他可以稍稍放心一些了。

莫清清被拉上岸之后,府医也赶到了,本来是要先去看莫菲语的,但是柳氏叫住了他,让他先看莫清清,莫母生气的站了起来,给了柳氏一巴掌“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尊卑有别么?我还没死,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莫清清的娘?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还有,是莫清清想推语儿在先,如今她自己落水是她罪有应得,我语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来人,把二小姐抬回清竹轩。“语毕有小厮要过来抬莫清清,柳氏哪里肯,之前是不得不让小厮下水救人,现在怎么可能让这些下人碰自己的女儿,这要是传出去,她女儿还如何嫁人,柳氏还是惧怕莫母的,抬头可怜巴巴的看莫父”老爷,您说话呀,不能不管清清呀,清清也是你的女儿啊。“

莫父有点烦,一是莫母刚才的话让他觉得没有面子,二是吉祥说莫清清推了莫菲语,是真的么?如果不是真的,那她自己是怎么入水的?早上他也看到莫菲语了,那个样子走几步路都像要晕倒似的,现在也还昏迷不醒,不像是骗人的,他的脑子有点乱,加上柳氏的喋喋不休让他更加烦躁。于是他不耐烦的挥了挥衣袖”好了,不要吵了,来人,把二小姐抬回青竹轩。“

刚好,莫菲枫也带着大夫回来了,莫父见他回来本来是想让他送莫清清回去,但是他看到了莫母有些冰冷的眼神,微微一楞,他们成亲多年,她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纵是当年他在她怀胎之时迎柳氏进门时她都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他冻住一样,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击打了一下,有些堵。莫云智终是没有说出口,叹息一声”枫儿,快把语儿送回去,她着了风寒没有痊愈,快回去吧。“

”老爷……“柳氏还想说什么,被莫云智打断,”好了,快去看看清清吧。“说完抬腿向烟语阁走去,柳氏见状恨恨的跺了跺脚,心有不甘的去了青竹轩,嘴里还嘀咕着”贱人,以后再找你们算账。“声音很小,可能别人听不到,但是对于上官云锦来说怎么可能听不到。

上官云锦好看的眉毛微微一皱,在云荀耳边交待了几句,云荀点点头赶紧去了,这样的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晕死过去的莫清清自然不知,外面已经开始传她心肠歹毒,谋害嫡姐不成结果报应在自己身上了。

烟语阁内,府医为莫菲语施针后,莫菲语悠悠转醒,先是看到了莫母,也看到了刚刚进门的莫云智,莫菲语一下子扑进莫母的怀里哭了起来“母亲,语儿好怕,妹妹说游湖的时候不是有意推我的,我相信了,可是,可是……妹妹她刚才推我了,我应该着了风寒没有站稳就扭到了脚。”“之后的事我不记得了,清清呢?我要找她问一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已经十年未归家,我到底哪里对不起她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不得不说重生一次,莫菲语装白莲花还真的是装出了精髓,暗处看热闹的云荀对着上官云锦举了举大拇指,上官云锦一脸自豪,好像再说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相中的女人。莫母时氏心疼的拍着莫菲语的后背,轻声安慰“语儿不怕,娘在呢,没人能欺负你。”门口的莫云智听到莫菲语的话,脸彻底黑了,因为他知道莫菲语不会说谎,她被长远大师教的很好,这点莫云智是可以肯定的。

莫菲语其实早在莫云智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他了,只是装着没有看到而已,十年的学艺,她不是吃干饭混日子的,这时她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看见了莫云智,强撑着身子跪在了他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然后柔弱的开口,“请父亲为语儿作主,语儿五岁离家,一走十年,未能在父母身边尽孝道,不比二妹妹终日陪伴,可是女儿如今回来就是为了好好弥补,下山前师父叮嘱一定要孝敬父母爱护弟妹,语儿时时不敢忘,可是女儿才回来半月有余,游湖落水,今日又差点落水,不知道是语儿哪里作的不好,请父亲让二妹妹过来明白告知,语儿定然好好改正。“

莫菲语这话说的很有方法,让莫云智听了之后觉得是自己不好,这么好的女儿,如此懂得礼数,即使差点落水也没有气急败坏的要说话。莫云智赶紧将她拉起”语儿快起来,地上凉,你身子娇弱,快快回去躺着。“莫菲语又俯身施礼”谢谢父亲,还请父亲为语儿做主,语儿真的没有什么得罪二妹妹的地方。“说罢咳了几声,坐回床上。

莫母一脸心疼的看着莫菲语,冷冷的说”莫云智,此事必须给我女儿一个交待,否则我决不善罢甘休。“成亲多年,莫母从未直呼过莫云智的名字,此刻他看到她这个样子反而觉得这样的她才真实,比起那个知书达理的相府小姐更像一个普通女人。莫云智看了看莫菲语这样的女儿如此的知书达理真是好,比起莫清清少了一些娇纵,还真是惹人怜惜。

”语儿放心,清清如今落水也是自作自受,她如今还未醒,等她醒来为父就让她来给你道歉。“”妹妹落水了?“莫菲语惊讶的道”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妹妹。“莫云智看到这种情况下莫菲语还在自则心里更加埋怨莫清清,甚至觉得柳氏没有教导好莫清清,也更加觉得对不起莫菲语。

莫云智越想越觉得对不起莫菲语,匆匆安慰了几句就借口还有事离开了烟雨阁。这时莫菲枫才开口问”姐,你怎么了?不像你啊“的确是不像莫菲语,在师父身边的时候她可是个混世小魔王,什么时候这样懂礼数过?

莫菲语笑笑,”因为姐姐想开了,你说的是对的,一味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莫菲枫看见自己姐姐终于开窍了,也为她开心。莫母看看这姐弟俩问”你们姐弟两个在说什么?“莫菲语靠在了莫母的身上“娘,我不会再任人欺负,这才是个开始而已,莫清清对我做的事,我会一样不落的还给她的。”

莫母看着女儿自信的笑,欣慰的点点头,哄着莫菲语赶紧休息,不管莫菲语怎么说自己没事她都不肯相信,无奈莫菲语只得听她的话,闭上了眼睛,莫母坐了一会,见莫菲语睡着了之后带着莫菲枫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莫菲语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母亲和弟弟离开的方向,握了握拳头,这一世,她一定会护好母亲和弟弟,绝对不让他们再出事。还有,他……

她已经回来半月有余,她知道他每晚都会来看她,只是从未露面,想到自己就快及笄,及笄礼她会收到赐婚的圣旨,但是她不想等了,她想现在就见到她,那个爱她入骨为她做了许多事,她死后,他因为自己不有护好她的母亲和弟弟自则不已,每夜都去她的房间,后来他发现是莫清清害死她,他杀了所有对不起她的人,之后忧思成疾,郁郁而终。

是夜,莫菲语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本书,看似是在看书,实际是在等他。子时刚过,熟悉的气息出现了,莫菲语知道上官云锦来了,微不可查的笑了笑。上官云锦看见了坐在窗前的人儿,微微蹙眉,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是不是有什么事呢。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软糯的声音响起,上官云锦愣住,这是在跟他说话?难道她一直没有休息是为了等自己?“我知道你来了,出来吧。”没有看到上官云锦出现,所以莫菲语自顾自的说起来。“怎么?敢来偷看不敢出现?”这下上官云锦确定了,莫菲语是在跟他说话。

他有些欣喜,但是又很局促,不知道要不要现身,这时莫菲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不进来,难道让我出去找你么?也好,我们可以一较高下。“说着便站起身来。上官云锦见她起身,连忙现身,看着她小狐狸一样的笑,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莫菲语又坐下,”进来喝杯茶吧。“见上官云锦不动,莫菲语继续说”你不进来,难道要让别人知道堂堂摄政王夜里来扒未出阁女子的窗子?“听到这里,上官云锦连忙进了屋,他自己无所谓,但是他在意她的名声。

见他进来,莫菲语站起来关上窗子,坐在了软榻上,”坐吧。“上官云锦有点懵懵的,但是还是坐了下来。

上官云锦有些紧张,看着堂堂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此刻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莫菲语笑了,”没想到堂堂摄政王,也有这样紧张的时候。“上官云锦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我五岁离开京城,因为今年要及笄所以才回来,从我进京开始你就经常来看我,但是从来不露面,外面那个暗卫是你安排的吧?你这是为了什么?“

莫菲语手托着下巴,看着上官云锦,轻轻的问。上官云锦看着她的样子,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看着她的样子,上官云锦陷入回忆,那一年莫菲语的外祖父时相寿辰,父王带着他和大哥去凑热闹,当时的莫菲语三岁,还被抱在怀里,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只是那一眼,他就认定,这个女孩子一定是他的王妃。

莫菲语看着有些发呆的上官云锦,轻咳了一声,上官云锦回来谁,定定的看着莫菲语,这让莫菲语有些不好意思,一下子就羞红了脸。这样的莫菲语,真的很让人心猿意马。上官云锦猛的拉住莫菲语的小手,“语儿……我心悦你”深沉的声音,好听的不得了。

“你……”莫菲语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白,她眼眸低垂,双颊绯红,上官云锦很担心莫菲语会拒绝自己,”语,语儿?“”嗯?“莫菲语抬起头看着他,上官云锦深吸一口气,继续说”如果你……你不反对的话,我想你及笄之日跟父王请旨赐婚。“

莫菲语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点头,上官云锦自然没有错过,惊诧的问”你,你同意了?“”嗯,我同意。“上官云锦猛的站起来,拉起莫菲语,将她揽入怀中,“语儿,我做梦都希望你成为我的王妃,你能答应我真的太高兴了。”

莫菲语很感动,上一世他为她报仇,然后随她而去,这一世,她想保护家人,还想跟他再续前缘。她靠在上官云锦的肩头轻轻的说:“我等你。”一句我等你,包含了太多的情感。莫菲语就这样被上官云锦抱了好一会。

上官云锦将莫菲语从怀里拉出来深情的说“不早了,我该走了,你也早点休息,之前落水要好好调理,你今天坑了你的庶妹,一定要小心她,我留了暗卫给你,是跟了我多年的近侍,名叫云荀,你有事唤他就好。待你及笄我定带着圣旨来提亲。”说完便依依不舍的翻窗离开了莫菲语的闺房,还贴心的为她关好的窗子。

莫菲语知道他有留暗卫给自己,但是她没想到他给自己留下的竟是自己的近侍,她知道他是在乎她,但是也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了。虽然如此,但是莫菲语的心里还是开心的,她没有告诉上官云锦,她也心悦他。躺在床上,没一会,莫菲语就沉沉睡去了,重生的这些日子,她第一次睡的如此安稳。

看了一会上官云锦离开的方向,她关上

莫清清落水后大病了一场,加上她知道是小厮救她出水更是气愤不已,莫云智见她没有了生命危险,想到懂事的莫菲语,觉得是自己平时过于娇纵了她和柳氏,将她和柳氏都禁了足,也因为禁足,她并不知道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莫家二小姐谋害大小姐不成自食其果,不仅落水了,还被一个小厮救起女孩子的名节早就没有。

当然莫清清也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这些日子她不能出门,一直谋划着怎么报复莫菲语,她想让莫菲语在及笄礼这天出丑,把她受的屈辱通通还回去。这日她收到一只信鸽,看过之后她的脸上难掩兴奋,没人知道信上写了什么,她直接将信烧掉了,她虽被禁足,但是她的贴身婢女并没有禁足,于是莫清清让她的婢女春桃偷偷出府买了欢好之药,想要在莫菲语及笄之时让她失了清白,她到是要看看那时莫菲语还如何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日子飞快转眼就到了莫菲语及笄的日子,对于女子来讲,及笄是仅次于成婚的日子。早在莫菲语及笄礼的前五天,莫母时氏已经开始准备,莫府每日都在忙碌中度过。终于在忙碌中迎来了莫菲语的及笄礼。

及笄礼一早,莫母时氏就来到了烟语阁亲自为莫菲语绾发,她拿出一支质地十分好的羊脂白玉的发簪插在莫菲语的发间,爱怜的抚着她的黑发说,我的宝贝女儿长大了,娘不求别的,只希望你一生幸福顺遂。

及笄是大礼,所以这天朝中很多官员都有来参加,很多都是看着时相的面子,不管是看谁的面子,府上人来人往,莫云智觉得自己十分有面子。女子及笄后就可以考虑嫁人的事了,这点大家都清楚,不单单是因为莫菲语的父亲是尚书更因为她的外祖是当朝宰相,就是太上皇也要给几分薄面。

因此,朝中官员都有女儿的让女儿过来跟莫菲语套套交情,可以成为手帕交,有儿子也让自己的夫人过来看看莫菲语的容貌,因着莫菲语在外十年,回京后也是深居简出,见过她的人很少,但是想想莫家二小姐是京城第一美人,这莫大小姐的容貌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毕竟莫云智一表人才,而当年的莫母时氏也是出了名的才貌双全。

再说莫清清,因着莫菲语的及笄礼被解了禁足,这时她也是盛装打扮,为的就是抢莫菲语的风头。当然,她是及笄礼当天被解的禁足因此她并没有出府,因此也不知道外面对她的传言。她打扮的十分娇俏,本以为会迎来不少钦慕的目光,结果宾客看到她都似有意躲开,这让她十分不解。

未等她找自己的手帕交秦雨晴问个究竟,就听到有人喊到,吉时到,有请大小姐,此时的庭院中已经来了不少宾客,莫菲语身着绯红色的长裙款款走进了院子,长发如瀑,肤如凝脂,唇若点樱,手如柔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聘聘婷婷,一举一动都十分得体,来参加及笄礼人的都有些愣住了,接着就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点此阅读《重生大小姐:被暴戾摄政王拿命宠》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