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
分类:年代
作者:可心的人
角色:
简介: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女孩,触电身亡 穿到书中世界 ,本来她只想看戏,但是遇到她自己 喜欢的人,她就一眼沦陷了 。
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小说免费阅读

《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邹晓晓作为一个21世纪的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周末偶尔会出去跟小姐妹去逛街吃东西,其他时间就是宅在家里看电视剧、小说、漫画,就是一个大宅女。

有一天晓晓在追剧的时候,想着口干,找来一个苹果削皮吃。一不小心削到到手指头了,她急忙把手指头伸到口中吸吮起来。手中的血珠滴到脖子上挂着的玉佩,一道流光闪现。

晓晓发现自己换了一个地方,她身前有一方黑土地,黑土地四周雾蒙蒙的,那土的质量看起来挺肥沃的。

邹晓晓身后有一个茅草屋,挺破败的,看起来好久没人住了。茅草屋门前有一口井,挺古老的,井上还贴一张用毛笔字写的红纸,纸上写着:此井多喝可长寿美颜。

说真的,空间的出现,晓晓的情绪起伏不是很大,平平淡淡,心大的孩子呢。

不过也没什么起伏大的,毕竟21世纪各大网文多的是,什么空间文、快穿文、穿越文、末世文,邹晓晓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更何况,晓晓是个喜欢看小说的宅女呢。晓晓推开茅草屋的大门发现,里面除了正中间有一张桌子,左右俩边各有一排柜子。

晓晓走近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玉笺。晓晓按照自己看小说的经验来看,把玉笺放在额头上,果然一阵信息向晓晓传来。

原来这个玉佩是一位大佬留给自己女儿的,大佬的女儿没有灵根无法修炼,人寿命有限,人跟修炼者还是有区别的。

大佬没有办法,只能留给女儿一个空间玉佩,希望女儿能活的更久一点,生活的更好一些。

大佬的女儿去世之后,玉佩留给后人,但是要有缘的后代才可以开启。

玉佩开启者从古到今有五个人,到晓晓就是第六个。

晓晓看着这俩边的柜子,想着自己是不是发达了,是不是可以开除老板了,这一个个储物柜,,里面是无限大的呢,前辈们囤的东西。

这个空间是个成长型的,可以通过种植一定的东西数量才可以升级。嘿嘿,想想都可以笑死呢,邹晓晓的心情美美哒。

邹晓晓打开其中的一个柜子看了一下,就发现里面装着一本本书。晓晓拿起其中的一本看了一下,哦⊙∀⊙!《孙子兵法》,再拿起一本《红楼梦》,反正里面各种各样的书都有。

晓晓仔细看一下,就发现每个柜子上都有标贴。柜子里面有啥,写的明明白白的,不过有些柜子是空的。晓晓看了一圈下来,发现吃的很少,可能是之前空间的主人都是富贵之人不缺吃的吧。

晓晓想着自己进来空间这么久,应该天亮了吧。

邹晓晓出来后发现天还是黑的,看了下下手机日期还是今天的,时间才过去几分钟,说明空间时间跟现实时间的流速不一样。

晓晓想着按照小说的套路,空间都出现了,穿越、末世还会久吗,不不,都会出现的。

晓晓想着空间里面的吃的很少,自要准备点吃的才可以,用的也要准备一点。

邹晓晓想了想还是列了一份清单,这才发现要准备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邹晓晓想着自己的那点存款还是不够呢,要不明天卖掉空间里的一件首饰算了,空间里的随便拿一件首饰都是古董呢,有点舍不得呢。还是早点睡吧,看来明天还要出门啊啊。

第二天,邹晓晓想着昨天晚上的事,还以为是夜有所思日有所梦呢。

邹晓晓想着我要进空间,邹晓晓就站在黑土地上了,不是梦呢。邹晓晓赶紧出了空间里,去洗漱了。

邹晓晓看着自己的存款,两眼泪汪汪,这点钱还是爸妈哥哥每个月给的零花钱呢。就自己那点工资够干啥呢,就那么一万多一点的工资。不过,好在自己还有收租的钱。

邹晓晓算着自己的零花钱加上上个月收租的钱,自己的存款也就二十来万,够干啥呢。要不现在才月初,估计自己连根毛都不剩呢。上班族就是月光族呢,当代年轻人的标配,伤不起呢。

邹晓晓还是认命把古董首饰拿出来卖吧,反正也就那样啦。打开电脑,搜索拍卖网站,乖乖的把首饰放到上面拍卖,一切随缘吧。

邹晓晓想着空间中的黑土地,上网买了各种各样的种子。

由于邹晓晓买种子的数量比较大,客服小姐姐还给她送了好多种子呢,希望她下次再购买呢,邹晓晓在心里想应该不会有下次了吧。邹晓晓把自己收拾好就出门了,晓晓还给自己打气,明天会更好呢。

邹晓晓去了自己常去吃早餐的店,在那里订购了几百个肉包、几百个菜包、几百个甜包和几百个馒头,明天叫人送到自己住的地方。

邹晓晓从早餐店出门就去各大百货、超市,进行各种各样的采购,直到卡里还剩下一万多块钱留着明天付早餐店的款。矮油穷呢,还是回家休息吧,今天运动量太大了。

邹晓晓回到家,在床躺了一个多小时,才有点精神起来。

陆陆续续有东西送货上门,邹晓晓想也不想把东西收进空间,把东西放到储存柜里放好,标注好,方便自己使用。等邹晓晓忙完,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邹晓晓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有条信息,打开看了一下,她睁大眼睛数了数,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呵呵呵呵呵,自己发财了,都是星星眼呢,自己这个月光族,卡上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数字过。

于是几天里,邹晓晓开启了买买模式,人生大赢家呢。

邹晓晓买了各种各样的种植能用到的工具,能机械化就机械化,谁还稀罕动手呢。

邹晓晓还去各大书店,买了各种书籍,万一自己穿越了还能用到呢。

邹晓晓还买了许多果树苗来种,想着以后能实现水果自由。

邹晓晓还跑到海边买了好多海鲜放进空间里囤着,可惜的空间不能养殖,只能种植。晓晓跑到各大市场买了各种肉类囤着,护肤品也买一点囤着。

邹晓晓想着空间中茅草屋,自己以后不能住吧,也不方便呢。晓晓在网上订购了几间样品房,让人送到郊外,等自己有空去收。

邹晓晓去郊外把房子收进空间放好,看着这房子,心情美美哒。

邹晓晓觉得房子是有了,可是空间里没有电啊。邹晓晓去网上购买大型太阳能发电机,趁太阳发电机在充电。

空间里没有水,邹晓晓想着自己以后不会就是用矿泉水洗澡吧,那自己的洗澡水太烧钱。

邹晓晓想想都心痛,邹晓晓不甘心,她跑到郊外一条大河边。只见邹晓晓像小说里描写那个样子:把手伸进去河里,心里默念“收”。

邹晓晓兴奋的都跳起来了,她感觉到空间里多了一汪河水。邹晓晓赶紧把手放回河里,觉得空间里的河水差不多,她就停下来了。

入夜了邹晓晓躺在床上,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下来,拿起手机看起小说来。看着看着手机没电了,拿起手机去充电,结果一不小心碰到水杯,触电了,人生的大喜大悲呢。

狭窄的小屋里,一张小床上躺着一个娇娇瘦瘦的小姑娘。

小姑娘的脸上还布满的水珠,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嘴上还喃喃自语:“好热,好热”小姑娘悠悠转醒,睁开眼睛就发现有点不太对劲,自己的席梦思大床呢,怎么感觉床板硬硬的,腰酸背痛的。

啊啊,,感觉要疯了,自己好像换地方了,要死啦,自己以后怎么活下去呢,看看再说吧。

小姑娘一下从床上起来,结果起的太猛了,一阵眩晕袭来,又倒在床上。

大概一刻钟之后,小姑娘从床上慢慢的起来,不敢起的太猛了。

没错,这个小姑娘就是邹晓晓同学。

“啊啊,我要疯了,我该怎么办呢,要死啦。人生莫过于如此,给了希望,又来了绝望,让我一个宅渣渣怎么在六十年代生存。”邹晓晓抓了又抓自己的头发,命苦呢。

晓晓打量着这间屋子,屋子的两边摆着俩张床,窗边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着镜子、梳子、发圈、夹子,还有一大叠书,看起来挺文雅的,是个爱看书的。可惜的是这些都不是原主的,是原主的继姐的。

这个房间以前是原主自己的闺房,书桌也是原主的妈妈给原主准备的。原主的妈妈在的时候,原主就是家里的小公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可是原主的母亲去世了,就变成地里的小白菜了。

原主的父母都是家里的独苗苗,家里的长辈们走的早,俩人结婚本来过的也算美满,他爸还靠着自己的努力当上厂里的销售主任。本来日子过得挺幸福的,俩儿一女,人生赢家呢。日子过的挺滋润,大儿子去了部队当兵。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原主他母亲生病了。开始是小病,她母亲舍不得把钱花在自己身上,一拖再拖,结果拖成大病,一命呜呼了。她母亲去世的时候,原主才十二岁,她二哥才十六岁,他大哥也没多大,也就是十八岁。

原主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原主他二哥是个半大小子,不能指望他做饭了,她大哥更不用说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啊,只能靠原主他父亲来做饭啦。

原主他父亲是个食品厂的销售主任,是个要出差的人,经常出差十天半个月不回家的。只能让原主跟她哥去国营饭店去吃饭,天天去饭店吃饭,再多的钱票也不够她俩兄妹造的。

于是原主的父亲想给原主兄妹俩找个煮饭婆子,自己找个老伴知暖知热的。风风火火,半年过去了,原主她后娘带着行李和俩个拖油瓶登堂入室了。刚开始,她后娘对原主兄妹俩挺好的,有求必应,比对自己亲生都还好,周围邻居都说她是个好后娘,是个面善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原主的二哥高中毕业了。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劳动改造,原主她二哥心疼原主,把知青指标给站上了。原主她二哥想着妹妹也快毕业了,就把留在城里的名额给妹妹,妹妹留在城里,到时候让父亲给妹妹找个工作,自己就不让父亲欠人情了,父亲还是挺疼妹妹的。

原主的二哥下乡去了,原主的后娘露出真面目来,开始虐待原主,不给原主吃的喝的,让原主饥一顿饱一顿的,让原主有苦说不出。每当原主出门跟人家说后娘虐待她,周围的人都不相信。因为原主她后娘面子情做的非常漂亮,说话也细声细语的,面也非常善,周围的人都说她后娘人美心善。

原主她父亲也就一个月能在家里待十天已经很不错了,有时候最少也就两三天,大忙人一个。有时候她父亲看到原主,问她“怎么这么瘦?”她后娘在一旁急忙说“哎呦,老邹啊,你是不知道小姑娘长大了,知道臭美了。晓晓说胖胖的不好看,老是吵着要减肥。咱的小公主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你就别管着这么多了。等一下,晓晓又该怨你啦,又不亲近你啦”

继姐苏清月看了一下继父的脸色淡淡的,没有什么不喜,在一旁搭腔道“就是喽,妹妹老是说以瘦为美。看着妹妹瘦成竹杆似的,我看着也心疼,更何况妈妈这么疼妹妹呢,怎么会不心疼呢,可是妹妹就是不听呢。我也让妹妹多吃一点,妹妹就是不听呢,真是不知道竹杆一样有什么好看的呢。”苏青月说完,还嘟着小嘴,眼睛一眨一眨地向邹父卖萌,好不可爱呢。

原主的继弟苏青云还在饭桌上假惺惺给原主夹红烧肉,叫原主多吃一点,不要怕胖,太瘦了不好看。邹父看着这一幅和乐融融的场面,觉得自己就是人生大赢家。原主受不住饿,向邹父告状。邹父不相信自己的爱妻是这样的人,毕竟枕头风吹多了。每次原主在告状,邹父都当女儿是在无理取闹,耍小孩子脾气。渐渐地,原主也就认命了,连原主大哥每个月给她寄的零花钱都保不住。

日子一天天的过,原主跟她继姐也高中毕业了。本来原主的父亲给原主在食品厂找了份工作,在邹父的手底下干活,继姐要去下乡的。原主的父亲还是疼原主的,毕竟是亲生的。可是后娘怀孕了,邹父非常开心,老来得子嘛,后娘就是邹父的心肝了。后娘有恃无恐了,把下乡名额给换成原主的。还哄着邹父说,以后自己要坐月子,家里没人照顾不行,晓晓不会做饭,就把名额换了。晓晓下乡会多给点钱和票,不会让她吃苦的,让邹父跟晓晓好好说说。

邹父跟晓晓说的时候,晓晓这个傻白甜认命了。邹父走后,这个傻姑娘一直在床上大哭,认为父亲不爱她了,哥哥们也不在家,后娘一直在家欺负她,她想想都想哭。结果哭晕过去了,加上又饿的,直接就这个样子去了。再次醒来就换了一个人了,邹晓晓哭笑不得。

邹晓晓还没来的及为自己以前的生活掬一把辛酸泪,想起还没十天就要下乡的事情,想到自己要去的地方,立刻想着“我要进空间”看一下自己的空间还在不在,要不然自己玩蛋了。还好,,空间还在。

空间还是老样子只是空间里多了一大片一大片果树,是自己穿越前种的,都快要结果了。

邹晓晓想着自己空间里的粮食有点少,以后下乡没吃的怎么办呢,还是乖乖的种植吧。

邹晓晓从茅草屋里的储物柜里拿出包子来开啃,饿死她了,这个死老太婆不给她的的,要饿死人呢,不偿命的那一种。

邹晓晓先去房间卫生间里洗澡,睡觉睡出一身汗,身上湿哒哒不舒服,难受的很。

邹晓晓洗去一身的污垢,走去房间,开启机器开始干活,好好翻地,好好播种,谁让自己粮食少呢。大豆,玉米,水稻,地瓜,土豆都种了一些。

邹晓晓看着这一片片土地,邹晓晓觉得自己棒棒的。

突然,邹晓晓笑不出来,自己刚刚进空间的时候,没锁门万一有人进来看到自己没在,自己怎么办呢。

邹晓晓赶紧换回原主的破衣服出空间去,看着房间没有任何变化,心情放松起来,自己大意了,还当这里是前世自己的家呢。还好没人进来,要不然自己死定了,以后要小心了,小心能使万年船。

邹晓晓想起来了,今天是原主继姐苏青月跟邹父去厂里办手续的日子,真是多一天都等不了,怕鸡飞蛋打呢。

邹晓晓想着要是自己早点穿过来,这个位置不一定是谁的呢,毕竟自己的嘴巴甜的要死呢,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21世纪的人都是一个样子呢。算了,反正也不能改变什么了,还不如多给自己谋化好处呢,自己又不是原主,又什么好伤心的。有什么比利益更重要的东西吗,不不,没有的。

不能多愁善感的,邹晓晓想起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下乡呢,有没有熟人呢,要是有熟人,自己保持不了原主的人设,怎么办,还是没有熟人好点。邹晓晓从房间里出来,走出食品厂家属院,往知青办走去。

这几天知青办这边办手续的人有点多,邹晓晓也不知道知青办的人让不让她看一下自己去哪里,有没有熟人,反正就试试呗,万一人家给看呢。

知青办的人刚忙完,屁股刚坐下来,喝了口茶,就看见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走进来,还以为她是过来办手续的呢,“小姑娘,都快要下班了,你怎么才过来呢。你这么小小一个,你爸妈舍的让你去乡下干农活呢,风一吹就倒了,要不小姑娘,你回去吧,我们也要下下班了”

邹晓晓从来没有来过知青办,所以知青办的人不认识她。

邹晓晓笑咪咪跟知青办的人打招呼“各位哥哥姐姐好,我的手续之前就办好了,就是马上要去陌生的地方,我爸妈有点不放心我,叫我来看一下有没有熟人去同一个地方,好叫人家多照顾我一下,毕竟我这么瘦小。哥哥姐姐,我可以看一下下嘛,就看一小下”说完,邹晓晓还不忘拿手指比了一小点,还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大白兔奶糖往知青办的人口袋里送。

“你这小丫头古灵精怪的,哎,真拿你没办法,你看吧,小心一点哦”知青办的人看邹晓晓这么懂事,就让她拿到一旁看了,反正也就看看,也不少块肉,自己还拿了好处呢。

邹晓晓看到自己去的地方是华北的红旗公社,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很好,没有原主的认识的人,自己可以放飞自我了,呵呵。她笑的见牙不见尾,“哥哥姐姐太好了,我去的地方有我认识的人呢,好开心呢,爸妈可以放心了呢。谢谢哥哥姐姐喽,你们真好。”

知青办的人收好资料对邹晓晓说“那你早点回家吧,把这个好消息跟你父母说吧,我们也要下班了”

邹晓晓走出知青办,心情好了很多,就想起来原主大哥给原主寄钱一分都没拿到的事情来,想想都气愤,不能这么便宜了她们。

邹晓晓觉得自己成为了原主,那么原主的大哥也是她的大哥,她又回不去了,原主也回不来了。邹晓晓对自己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我会照顾哥哥们的。

邹晓晓走去邮局给大哥打去一封电报,告知大哥不用给自己打钱了,自己用不上。叫他有钱就多给嫂子买吃的,嫂子还怀孕呢,小侄子出生用到的钱还多的去呢。

对了原主的大哥在二哥下乡那一年,跟他的上司的女儿结婚了,大嫂是个好的,不会拿着家势来压着大哥,还经常给原主写信,叫原主放假去部队玩。可是呢,原主就是个铁憨憨,有金大腿不会抱。

自己呢,不抱白不抱,邹晓晓决定了回家就给大哥说,后娘欺负她,亲爹不保护她。

邹晓晓走在回家的路上,慢慢悠悠的逛回家,反正她又不用赶着回家做饭,嗯,真好。

这会儿在赶上中午下班吃饭的时候呢,来来往往的人挺多的呢,全都是穿着食品厂的厂服,蓝色的工装,成了一道风景画呢。每个人的脸上散发出满足的笑容,真好看!好像后世的中学生,这是后世所没有的。

回到院门口,还没推开院门,邹晓晓就听到后娘那得意的笑声,真是让人不开心呢。

邹晓晓不开心,有人要倒霉了呢。邹晓晓正要打开院门就听到继弟苏青云那公鸭嗓到,

“妈,邹晓晓那个贱丫头不在房间里不知道去哪里了。妈要不然,你去点肉回家,咱们做肉吃吧,上次吃肉还是一个星期前呢。今天家里有喜事,我姐要去工厂上班,以后家里多一份工资,可以多买好多好吃的。正好那个碍眼的不在,我们偷偷的吃,庆祝一下,好不好嘛,妈最好啦。”

苏青月在一旁也附和道“妈,我也想吃嘛,买嘛”

邹母白清莲想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吃肉,他们也挺乖的,也就同意了,嘴上说道,“好啦,给你们买肉吃,还给你们买鱼,不过晚上在买,你们的爸今天在家呢。青云啊,你不要叫邹晓晓贱人。要是你爸听到了,就不好了,毕竟那是他亲生,你们不亲生的。你要是想骂,你在心里骂得了,我们要表面功夫做的好,要不然,那个老头不疼你们的。在那老头面前你们要和邹晓晓很亲热,知道没有。”

苏青云看到母亲这样说自己心里不舒服,嘴上还不甘道,“知道了,妈,那老头不是不在嘛。真是的那死丫头怎么不早点去死呢,害我们吃个肉都要偷偷摸摸的”苏青月也是认同弟弟的说法的,明明是自己家,干嘛要这个样子呢。

邹母看着她的宝贝闷闷不乐的,就安慰他们道,“好啦,过几天那个死丫头去下乡了,到时候我们想怎么吃肉就怎么吃,这个家还是我说的算”

苏青云跟苏青月听到母亲这样子说,想想以后的日子,咯咯地笑出声来。邹母笑骂道,“你们就是妈的讨债鬼,调皮的很。”

邹晓晓在院门听到这幅母慈子孝的场景,就气笑了,一脚踢开院门。

“哎呦,真是好笑呢,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说出来也让我乐呵,说嘛,没关系的,我愿意听的。”邹晓晓走进院子,就看到母子三人被她吓住了。

邹母在心里嘀咕:“好在是她听到了,要是那个老头听到了,又要发火了。估计要在床上哄好久呢,还不知道能不能哄好呢。死丫头片子,好好踢门干嘛,回来就回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邹母像是完全没有听出邹晓晓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劲一样,和蔼可亲地跟邹晓晓说道,“哎,我正在问你弟弟,知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正打算叫你回家吃饭呢。正巧你就回家了呢,晓晓啊你去哪里玩了,玩的开不开心呢。”

邹母还用眼神示意苏青月去关门,怕等一下吵起来邻居听到。

邹晓晓听到后娘假仁假义的话语,要吐血了,有没有,一股茶味十足呢。

“不好意思呢,我听到你们对话了。早知道,我就晚回家几分钟呢,就不用听到了,我真的对不起你的好意。好啦,不用对我假惺惺的说话,正常一点。我又不是我爸,我怕我会吐出来,我本来每天就没有吃的,我怕我会饿死,还是说你想害死我。”邹晓晓在心里默念道,你本来就害死人了。

邹母在想这个死丫头嘴巴怎么这么厉害了,“晓晓,妈也是关心你的,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邹母在一旁一副要哭不哭样子,要是个男的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呢,可惜的是站在她面前的是个母的,没有同情泛滥。

邹晓晓看着邹母这个样子,好想打人,这个老女人怎么这么表呐,好人不长命。

“你要我怎么跟你说呢,我跟你说吧,你吹枕头风让我替你女儿下乡是可以的,不过让我心甘情愿去也是要有条件的。第一你要给点钱票作为补偿,第二你要把我哥这两年给我的零花钱还给我,第三给我钱让我置办下乡用的东西。要不然,我把你吞我钱的事情告诉我爸,还有我已经把你算计我下乡的事情跟我哥说了。我哥哥在部队当兵也好几年了,官不大,怎么也就是个副团长了呢。到时候,我让我回家给我做主,以前是我傻,现在我头脑清醒的很。母亲,你觉得要不要给钱呢”

邹母在心里暗道:哎呦,这死丫头不说,她还真的忘记老头子有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了,不能把他们得罪狠了。现在又不能考大学了,女儿是有工作了,可是儿子还小呢,才上初中呢,说不定以后还要靠老头子他儿子呢。

“晓晓,你说吧,你要多钱票,才可以把这事算了。”邹母看着晓晓,希望她别狮子大开口。

邹晓晓在心里算了一下他哥寄给她的钱,还有她要的补偿费,狮子大开口说道,“不多不少,我就要一千块钱,还有七十张一斤全国粮票,三十张布票,二十斤棉花票,二十张张工业票,还有其他的票你看着给吧。”

邹母还没说什么呢,苏青月连忙就骂道,“你这个死贱人,你怎么不去抢呢,嘴巴一张,就要这么多钱,凭什么。妈,我们不给,看她能拿我们怎么办,不能给她。这贱人的脸就能这么大呢,吃屎去吧。”

邹母觉得女儿说得也有道理,就是这个话有点太粗鲁了一点不像她平时的样子了。邹母对女儿说道,“月儿,你说话文雅一点,你这个样子,那高干子弟是不会喜欢的,妈还指望你嫁给他们呢,好享清福呢。”

苏青月小声说道,“妈,我也是被急疯了嘛,以后不会啦。”

邹晓晓被人骂还恼火呢,“呵,条件给你们了,你们爱要不要,不关我的事。俩天后我看不到钱,你们就懂了。到时候,你们别怪我不先礼后兵。苏青月,我跟你说,你的工作不用要了,没下乡之前,我会天天去你的单位闹,去后娘的单位闹,还去学校闹。反正我不怕丢人,又不怕工作没了。我就怕到时候你的工作没了,你妈的也没了,更可怕的是我爸的工作也闹没了。苏青月,你别忘了你妈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的呢,到时候你们全家吃屎去吧。你们不给钱也可以,我打电报叫我哥嫂回家给我做主。对了,你们还不知道我嫂子是做什么的的吧。我跟你说,我嫂子她家也是当兵的,她父亲是军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饿了,吃饭去。”

邹晓晓看着桌上的菜,还挺好的,没有肉菜,但是炒菜的油放的还挺多的。也不管邹父有没有回家,她就自己一个人吃起来了。不过,这后妈的手艺还是可以的。

没错,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嘛,这后妈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典例。

要不然邹父的心都偏到嗓子眼里了,她就不信原主的生活情况,邹父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说而已。

果然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家都不是自己的,邹晓晓就是外人一个。哎呀妈呀,地里的小白菜呢。

邹母想了许久,跟邹晓晓道,“能不能少一点钱跟票,你弟弟出生还要花钱呢,家里没有多票。”

邹晓晓冷冷地扫了邹母一眼道“你不要忘记你的工作还是接我妈的班呢,你的工资有多少钱不用我提醒你吧,我爸的工资每个月都有120块钱了,还有各种各样的票呢,加上我爸每个月不少赚外块。少装可怜,把钱给我吧,票可以俩天后再给。”

“你爸的工资又不是全给我,每个月也就给80块,平时家用的,也没剩下多少。”邹母有点为难道,这个死老头子留这么多钱在身上干啥呢,是不是外面养了一个。

邹母不知道的是,邹父还是很爱自己的的小儿子的,就算儿子下乡也会惦记着他。当初,邹父就不同意让儿子去乡下受苦,心疼儿子,每个月就给儿子偷偷寄40块钱,希望儿子过的好一点,说白了就是重男轻女。

“老太婆,我才不管我爸给你多少钱,你把钱拿给我,快点,我要去睡午觉了。”邹晓晓从邹母手中接过钱就走进房间了,她还很霸道把门给关上并反锁了,让苏青月进不来。

邹晓晓躺在床上,正数着钱呢,美滋滋地想自己也是个有钱人,顺便把钱放进空间中的房间里。她可不想便宜某人,某人的手脚可是不干净呢。

想当初,大哥给原主寄回家的发夹小裙子,都被苏青月偷偷穿在身上,戴在头上呢,然后再到邹父的面前说,自己不想要的,妹妹给她的。原主也不好拿回家穿,原主就是个傻白甜呢,傻的可以。

邹晓晓躺在床上也是无聊,拿起枕头往被子塞就进了空间。

邹晓晓想着自己这副身体瘦瘦小小去乡下怎么受得住嘛,她走进茅草屋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丹药,就吃了下去,就跑去房间卫生间里等着身体排毒。

(这个丹药没有小说里的这么厉害,要连吃三粒才可能把体内的毒排干净。可以让你的力气变大一些,也就是让人可以抬起几百的东西而已,也就是小说中大力丸的效果,能让邹晓晓遇到危险有一定的自保的能力。)

等邹晓晓从卫生间里出来,感觉自己一身轻了好多,自己有力气了。

邹晓晓走到镜子面前,看了一下这副身体模样,长得眉清目秀的,还好不是很出挑。现在脸蛋红仆仆的,有点可爱呢。

这个年代长的太漂亮不是什么好事,现在这个样子刚刚好,不容易出事。

邹晓晓想着时间还早就从储物柜子里拿出一本武功秘籍来练,等晓晓把武功秘籍记熟了,练了好几遍,时间也不早了。

邹晓晓就出了空间拿了一本《本草纲目》来看,自己以后会用到呢。看了一会儿,有人过来敲门,就顺手把书扔回空间去。

“晓晓姐,出来吃饭了,妈煮了你爱吃的红烧鱼,快点啦”听到苏青云这么说话,邹晓晓知道邹父回家了,还在客厅的饭桌上。

邹父看到邹晓晓从房间里出来,没什么好奇怪的,在邹父的心里自己的女儿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就是乖乖的等吃饭的。

邹父哪里知道,自从邹二哥下乡,邹晓晓也是要进厨房干活的,要不然会没饭吃的?有吃的也只会给那么一点点,邹母骗她家里没钱买米了,家里只能省着点吃。到了邹父回家,就吃大鱼大肉。

每次邹父回家,邹晓晓说她每天都在饿肚子,邹父不信,还说邹晓晓矫情呢。

邹父还是挺在意女儿的,要不是邹母坐月子,晓晓不会做饭,邹父还是想把女儿留在城里的。

邹晓晓走进客厅,走到邹父旁边坐下,揽着邹父的肩膀一摇一摇的道,

“粑粑,你回来了,女儿在家想死了你。粑粑女儿知道错,不该跟你发脾气的,女儿最听你话了,你都说女儿是你的小公主的,你忘记了。女儿想你都瘦了,你看看。粑粑,原谅你的小宝贝好不好嘛。”邹父看到女儿对自己撒娇,心里早就软的一塌糊涂。

邹父看着这娇娇滴滴的女儿,想着女儿上次对自己撒娇还是在莲儿没进门之前呢,还是有些不忍心把女儿送去下乡。哎呦,有点难受呢,算了,女儿下乡的时候自己多给点钱她备着吧。

邹父在饭桌上跟邹母说,“莲儿,你拿400块钱给晓晓下乡用呗,在乡下生活不容易,更何况晓晓娇娇滴滴,干不了多少农活。”

邹母脸上不变,心里好苦呢,要知道要拿这么多钱出来,还有好多票呢,就让青月去下乡了。儿子比女儿重要多了,这些钱可以给儿子买个小院子了。

邹母觉得为自家的亲女儿找这个工作,自己亏大发了,想着女儿以后出嫁多要一点彩礼。

邹晓晓甜甜的跟邹父道,“谢谢爸爸,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了,爱你哦”

苏青月在想:亲生的就是不一样,差别对待呢。这四年多来一直讨好这老头子,最终还是比不过人家女儿的一句爸爸你最好啦,可笑的很。这死老头子,怎么就不快点死了,死了这个家就是我们的啦。

“爸爸,你不疼我嘛,爸,你平时说喜欢我的,要给我买大白兔奶糖的。爸爸,我不要你疼姐姐嘛。”苏青云沉不住气就喊到,这老头一点也不公平,给这么多钱这贱丫头都不给我买糖吃。

“哎呦,青云你怎么还吃姐姐的醋呢,你们谁不知道你爸爸最宠你姐姐的,乖啦,不要这么说啦,等一下姐姐会怪你怎么办呢。”邹母假意怪罪自己的儿子,这死老头子,偏心自己亲生的都没边了。

邹母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着这个孩子出生后,会不会得到邹父全部的宠爱呢,应该会吧。

“母亲说得那里的话,我怎么会怪罪弟弟呢,弟弟都比我小这么多,我一个大人是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计较的。更何况弟弟还小,不懂事。只是呢,弟弟这样子没大没小是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邹家没教好呢。”邹晓晓看了一眼这个老太婆说到,还想坑我呢,有点嫩了一点点,什么白莲花没见过呢,恶心谁呢。

“女儿,乖好好吃饭,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一点都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以前肉嘟嘟多可爱呢。来多吃一点,今晚要吃俩碗米饭,你爸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不要想着减肥,女孩子要多肉一点才好看。”

邹父看着女儿乖乖巧懂事的样子,一脸的满足,他觉得女儿能明白他的用心良苦,肯好好跟自己讲话了。

第二天,邹父看着邹母他们在厨房里忙活,就偷偷的来到邹晓晓的床前,看着晓晓这睡姿心想:我女儿真可爱,连睡觉都这么可爱。

邹父把晓晓叫醒,叫她不想要出声,偷偷给她一个信封,叫晓晓藏好,不要让别人知道。

邹晓晓了一下便宜父亲给的信封,哎呦,挺厚实的,里面应该放的挺多钱的。

其实,邹晓晓早就醒了,只是看到邹父过来就把眼睛闭起来而已。对于邹父,邹晓晓不知道怎么说,说他对女儿上心吧,他女儿让人饿死,他都不知道。说他不上心吧,晓晓的母亲去世之后,依然让女儿保持十指不沾阳春水,挺矛盾的。

邹晓晓不是原主,不能替原主原谅邹父,但是在邹晓晓过来之后受得是邹父之恩。邹晓晓不恨邹父,反而有点感谢他。邹晓晓决定去乡下,会给邹父寄东西回来的,以后会给邹父养老的,邹晓晓觉得邹父是一个挺可爱的老头。

吃完早饭,邹晓晓就去逛友谊商店跟供销社了,还偷偷去了趟黑市。不过没什么买什么东西,这个年代的东西,邹晓晓看不上。

回家的时候,晓晓从空间拿出一床大棉被跟几块布料。在路上,周围的邻居阿姨看见了,纷纷问晓晓,“晓丫头啊,你这大棉被是在哪里买的,我们也想给儿子女儿准备一床呢,真厚实。”

邹晓晓拉着大妈们到一旁的小角落里小声说到,“阿姨们,我跟你们说,我这个棉被是在黑市买到,我在供销社没买到,要不然谁会去那种地方呢。你们需要的话,要赶紧去了,我刚从那里出来。那个买棉被的小哥那里没有几床被子喽,我就回家了。”大妈们听到邹晓晓这个样子说,纷纷散去,去往黑市方向。

邹晓晓会跟这些大妈讲这个,不是她善良,说真的,跟这些大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很熟了,谁家都去过黑市,大家都是大哥不说二哥了,没什么的。

邹晓晓回到家里,苏青月看到那几块布,眼睛都粘在上面了,一直跟邹母吵着要。

吃晚饭的时候,邹母在饭桌上跟邹父撒娇道,“爱国哥,我想要晓晓带回家的那几块布,想给肚子里的小孩子做衣服。”

邹母哪里知道,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邹父打断了,“不行,那是我女儿自己买的,你想要做衣服,自己去买,你这肚子才三个月大,要生要好久呢,你该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你不是小姑娘了,吃饭。”

等邹父下了桌,邹晓晓就对邹母说,“睡觉之前把票全部给我,不要打我东西的主意,要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走出客厅之前,邹晓晓还不忘给苏青月一个大耳光,很响的那一种。苏青月捂着脸,不敢相信邹晓晓敢打她的样子。

邹晓晓恶狠狠得到,“你也不看一下,我的东西你也感惦记。你还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让你好欺负。”

邹晓晓打完苏青月觉得还不够,又给苏青云那个小子俩巴掌,谁叫他也不是个好的。

苏青月在她妈带着他们进邹家的大门,就没人打过她,在这四年多里她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

有时候她苏青月欺负邹晓晓,这个死丫头也是敢怒不敢言的,今晚居然动手打她,关键的是,她妈还不敢出声。

苏青云被邹母宠习惯了,他被邹晓晓打了,直接嚎起来了。

“妈,那个死丫头打我。快打死他,啊,你快去打死她,,呜呜呜呜,,,”

饭桌 那边闹得这么大 ,邹父怎么可能没听到。他听到是邹母带过来的儿子哭就没理会,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邹父不想管。

邹母见邹父一点动静也没有,就去哄儿子了,自家儿子被打了,她心疼的很。

邹母把票给邹晓晓,邹晓晓趁着苏青月去洗澡,就把票扔进空间,躺在床上睡大觉了。

第二天,邹晓晓哪里也没有去,就在家里做衣服。邹晓晓不会做衣服,可是原主会呢,从原主那里继承的。

原主这个奇葩不会做饭,但是会做衣服呢,以为原主爱丑美,原主他母亲从小就教她做衣服。家里就有缝纫机,做几套衣服,一个上午就搞定了。

下午,邹晓晓想着也没什么事干,就给大哥二哥写信。告诉他们自己下乡了,为什么要下乡,说了自己要下乡的地方,还说自己从同学那里买了肉干,要给他们寄过去,让他们记得查收。

跟哥哥们说,叫他们有空就去她下乡的地方看她,还说有好东西给他们。不过说好东西给他们的时候,她还是用开玩笑的形式说的,她就怕部队的人会看人家的信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能使万年船。

邹晓晓就从空间里拿出十斤肉干和六瓶肉酱,拿上俩封信往邮局走去,就平分给俩位哥哥寄过去。一份去往大西北,一份去往海南。

接下来几天里,邹晓晓买了点日用品就在家乖乖等着下乡的日子。

好在这几天里,没出什么幺蛾子,苏青月也去食品厂上班了。家里没人,邹晓晓就空间里练功,几天下来,小有成就呢。

到了下乡那天早上,邹父想着邹晓晓那瘦弱的身体,再次后悔让她下乡。

邹父想着平时俩个儿子最疼她妹妹了,要让儿子知道他把女儿送去乡下,那俩个儿子会生他的气的,想着过一俩年找机会让女儿回城。

不过在那之前主要的还是让儿子回城,儿子在大西北肯定受了很多苦,这个臭小子也不说回城探亲,想儿子了。女儿这身板不是干活的料,哎,自己怎么就脑子一热就同意了,算了还是出门给女儿买点营养品带去吧。

邹晓晓在邹父回来时,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邹父看着这两大包行李,打开其中一个,把买回来的两包奶粉放进去。

邹父看到邹母没给女儿准备路上吃的东西,就转身回屋,一阵翻箱倒柜把邹母藏的吃的拿出来,塞到女儿的行李里。

邹父提起行李,帮女儿拿到车站去。

邹晓晓跟着邹父一起到火车站 ,邹晓晓觉得这火车站简陋的很。

火车站给邹晓晓的映像就是简单的绿皮火车,单一的火车票售卖厅,单一的检查通道。

“嘟嘟”俩声,邹晓晓意识到是火车到站了,她该上火车。

邹晓晓在前面被人挤着上火车,邹父在后面紧跟着,生怕把邹晓晓给跟丢了。

两人 好不容易找到了座位, 邹父看着知青办的人给女儿准备的是座位,女儿那个小身体受不住。

邹父就拿了钱,用自己的身份给女儿买了卧铺。邹父因为要经常去外地出差,跟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也混熟了。

邹父就从邹晓晓的行李里拿出来一小袋核桃酥去拜托人家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并让女儿跟他们认识一下。

邹晓晓看到邹父为她忙前忙后,心里很感动。不过邹晓晓想不明白的是原主有个这么好的父亲和两个好哥哥,为什么会想不开一心求死呢。

邹晓晓一开始受原主情绪上的影响,认为邹父就是个大渣男,有了媳妇就不要儿女了。邹晓晓通过这十天跟邹父的交流发现他其实挺好沟通一个人,并不像记忆里的那个样子。

邹晓晓想着应该是原主一直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吧,她觉得父亲娶了后娘就不要她了吧。说白了就是太矫情了,她的父兄把她养的太过于纯白了,以至于她后母说什么她都相信。

邹晓晓跟着邹父走卧铺的包间,里面有四张床。父女俩走进去,其他的三个人只是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就忙自己的事情。

邹晓晓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个年头能坐的起卧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家庭,这种人家规矩多着呢。

邹父帮女儿铺好床铺,就跟女儿嘀咕到,“你去了乡下,不要使命好农活,找点轻松的的活干,你也不是那干活的料。粮食不够吃,咱用钱买。钱不够,我会每个月给你寄的,不用担心。等过了一俩年,我就给你弄回城,有了下乡青年的名头,弄的工作名头好听一点。还有,不能在乡下谈恋爱,你还小,才十七岁。你要是想谈,回头让你哥给你介绍一个部队里的。我本该不要跟你说这个的,可是你妈死的早,乖乖,记得没有。”

邹晓晓连忙应声,“爸爸,我知道了,我会听话的。”邹晓晓送邹父下火车,挥手跟邹父道别。哎,女儿行千里父担忧。

邹晓晓回到包间,想着未来几天里还要在一起待在这个包间生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认识,要麻烦人家帮自己看一下东西,总不能喂喂的叫吧,自己可叫不出口。邹晓晓笑盈盈跟他们打招呼道,“各位同志,你们好,我叫邹晓晓,我要去往华北省一个叫红旗公社地方插队,你们呢。”

经过一轮的介绍,了解到他们三个都是去华北红星公社的。别看就一个字的区别,一个在华北的最南边,一个在最北边。哎。自己又没伴呢。俩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女的长得很漂亮,跟另外一个男生相貌上非常搭呢。

一个男生跟后世的洋洋挺像的,很高冷呢,一个却是长的眉清目秀的,像个女孩子。那大眼睛一眨,邹晓晓都要沦陷了,挺可爱的。女生叫余湘,俩个男生,长的高冷那一位是霍长风,长的清秀那一位是白秋,嗯,跟后娘一个姓呢。

邹晓晓觉得这几个人的名字有点熟悉呢,想想,欧迈盖,这些人名不是自己看的男男小说里的,包括自己的名字也是哦。

等等,这个场景不就是《六零下乡知青》里的男主跟男小受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啊啊,自己居然就是一笔带过的邹晓晓呢。

邹晓晓想着《六零下乡知青》里,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男小受是重生的,身上还带着一个要攻略主的系统呢。那这段时间自己还是安分一点吧,别让人家觉得自己奇奇怪怪的。反正过三天自己就要跟他们分开了,一南一北互不相干,忍忍吧。

到了第三天清晨,男主他们就提了行李下车了。这几天里,大家相处的相安无事,平平淡淡的。去往红旗公社,邹晓晓还要在火车上坐几个钟。

邹晓晓看着包间里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了,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下来,顺便还拿出一个苹果啃。这几天都要委屈死自己了,一点水果都没吃,拉粑粑都差点拉不出来了。

邹晓晓心情好了,就想起一个被她忽视的问题来。原主在《六零下乡知青》里,还能跟男主他们在火车上见面,那就证明原主没被饿死呢。

啊,,邹晓晓想难道是自己害死了原主,不,自己也不想来这个鬼地方的。要知道现在才69年,知青下乡要到80年才结束呢。

要是自己不来,原主在乡下也生活不下去,更何况是穿越大神把她弄过来的,要怪只能怪穿越大神呢。

又不是自己的错,大不了自己多照顾一下原主的家人好啦,把他们当做自己亲爸亲哥来对待。

邹晓晓想通了,也不为难自己了,就躺在床上拿着一本书看,打发一下时间,谁叫这里没有手机,网瘾少女又犯了。

满眼望去,尽是看不到边的黄沙,这里人迹罕至,甚至没有一点绿色生机。这个就是邹二哥下乡的地方,但是邹二哥邹瑞没有跟家人抱怨在这里生活的苦。

有一天,大队长来到知青点,跟邹瑞说镇上有他的包裹,叫他有空就去拿。

等到队里放假,邹瑞把自己收拾干净,就是镇上打牙祭,顺便拿包裹跟邹父寄的生活费。

邹瑞想改善生活,只能去镇上国营饭店了。到不是说大西北没有大山,有还是有的,想捉住猎物难的很。

以前邹瑞就跟邹大哥邹祥学过军体拳,可惜就技术不到家,说多了都是泪。

邹瑞坐着驴车来到镇上,吃了一口的黄土,下了驴车就地方漱口了,难受的很。

邹瑞去了趟 邮局,把自己的东西领出来,就去国营饭店点了一碗红烧肉就吃起来,饿死他了,早就没吃东西了。

吃饱喝足,邹瑞还顺便拿出饭盒打包一份红烧肉跟几个大肉包回去,来一趟镇上不容易。

邹瑞就坐着驴回大队了,路上驴车上有几个大婶 见邹瑞 拿着一个大包裹 ,也不见他拿出糖果来分给她们吃,大婶们对邹瑞心里生出不满来。

(以前那些女知青领了家里寄过来的包裹,会给同车的人发糖果,都是知青们惯出来的毛病。)

有个大婶还直接动手翻 邹瑞的包裹,邹瑞喝道,“大婶,你想干嘛呢?我的东西是你能动的吗?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邹瑞说完,还杨起自己的大拳头。

那大婶 被邹瑞的拳头给吓住了 。周围的大婶也不敢动那个心思,邹瑞杀鸡给猴看,一绝后患。

到了大队村口,邹瑞就拿了自己的东西下车了,给了赶车大爷俩毛钱,就走回知青点了。

到了知青点里面没有,估计是上山打柴采蘑菇了吧。

邹瑞打开知青点自己跟另一个知青住的房间,里面就一个大炕跟俩个大柜子,俩个人一人一个,男生的东西比较少。

邹瑞就把包裹拿到炕上拆,里面除了有肉干跟肉酱,还有一封信,看到上面的备注知道是妹妹写的。

邹瑞拿起信就看了起来,看的邹瑞青筋暴起,想打人,想请假回家暴打后娘一顿,他可是打女人的。

邹瑞想着自己娇娇滴滴的妹妹在家里受了这么多苦,自己的老头子是不是死的,这些都看到,是不是眼睛呢。

邹瑞唉声叹气道:都怪自己,去年有假为啥不回去呢,自己还想着攒着今年回去,多待一段时间呢,好好陪着晓晓。晓晓多想着他,还给他寄来了肉,算了,今年有假回家还是去晓晓下乡的地方陪她呗。

这个小妮子,还说有好东西给自己呢,不过邹瑞没当回事。

在海南省一个家属院里,一个军人在门口喊,“嫂子,在家吗?部队门口有你家的包裹,有空去拿一下。”邹大嫂张颖听到小兵这个样子说,还有点疑惑,谁会给自家寄东西呢。

“同志,我知道了,你等一下,进来喝口水再走,天气热口干着呢。”

小兵连忙摆手道,“不了,嫂子,你还怀着孕呢,不用忙活了,我还要通知下家呢。”

“那个同志,我就打扰你工作了,你去吧。”张颖送走小兵,就回厨房做饭去了,等一下丈夫回家要吃饭呢。

张颖跟丈夫吃着饭,就在饭桌上提了一嘴,“祥哥,部队门口有我家的一个包裹,你知道是谁寄给我们的吗?”

邹祥对妻子和煦道,“颖儿,我不知道谁给我们寄的,会不会是大姐给你寄的。除了大姐,我想不出来是谁了,我下午去拿,看一下,大姐有没有也给爸寄,一道拿回家,你叫爸不用去拿了。”(张颖的大姐在上海工作,顺便也在上海成了家)

“我知道了,我困了,我要睡午觉了,祥哥你洗碗哦。”张颖说完就回房间,躺床上上睡觉了,孕妇多觉。

邹祥收拾碗筷去厨房洗了,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正他洗碗都洗习惯了,以前他母亲还在的时候他就经常洗碗,偶尔还要做饭呢,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

邹祥走进房间看着妻子隆起的肚子,就伸手摸了摸。妻子的肚子就动了一下,原来是小宝宝在跟他打招呼呢。邹祥看着睡熟了的妻子,想着自己的亲妈去世了,好在岳母照顾妻子坐月子。(张颖的母亲是这个部队里的军医,张颖也是,女成母业)

邹祥心也安了下来,他也想要一个像妹妹一样娇娇滴滴的小公主。

午休时间过去了,邹祥去上班了。等下午的时候,邹祥从部队门口领回家一个包裹,看上面的地址是从他老家寄过来的,他想应该是父亲给他寄的吧。

回到家中,邹祥打开包裹,里面有肉干、三瓶肉酱跟一封信。信上面的备注是写着邹晓晓寄,原来是妹妹。

邹祥打开信来看,看着看着手居然握成一个拳头,咔咔做响,想回家质问二弟怎么照顾妹妹的,老头子怎么顾家的。

(邹祥不知道邹瑞去下乡了,一直认为他在城里上班。邹祥写信回家问家里的情况,邹父都会说家里一切安好,叫他不用担心。邹父没能劝住二儿子留在城里上班,认为是自己的失责,一直没敢跟大儿子说,怕大儿子乖怪他。)

邹祥想着妻子快到生了,忍忍吧,等妻子做完月子,再商量着自己什么时候去小妹下乡的地方看一下,要不然,自己不放心。

张颖看着这些肉干,就想着他男人给小姑子的零花钱还有没有剩的就开口问到,“祥哥,你说小妹的钱还有没有,买这么肉,那该花多少钱。小妹在信上写啥呢,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好了不气不气,放松一下。”

“这个傻丫头,在家里受气了。还被人家算计下乡了,小弟也不管她,哎,她这么娇弱,怎么在乡下生存呢。”

“祥哥,我记得小妹才毕业吧,爸不是说给小妹找了工作吗,想当初,我说要找小妹找工作,你说爸给小妹找到了。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跟我说说。”

“哎,工作是找到了,被家里那个女人拿走了。算算时间,小妹应该已经在乡下了。你说,她工作被抢了就没跟我说呢,上次,给我拍电报,只是让我不要给她寄钱了。那个时候,跟我说,我还能给她找份工作,她就不用下乡了,这傻丫头。”

“好了,祥哥,我们生气也没办法呢,还不如多给她寄钱寄东西,哪有一下乡就能回城的,你想人家也不让呢。”张颖安慰丈夫道,这小姑子有点太单纯了。

邹祥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这妮子过得好不好。

邹晓晓坐了几天的火车,终于到了县里,在火车站门口和公社的人一起等去红旗公社的知青。天都黑透了,人才来齐,没办法,大家只好一起去招待所,大家灰头土脸的,大哥不说二哥,埋汰的很。

邹晓晓去到招待所,问那个招待员,“姐,在这住一晚单间多钱?”

那个招待员白了邹晓晓一眼,“你叫谁姐呢,叫同志,我俩谁大还不一定呢。把介绍信拿出来,一块钱一晚,你爱住不住,你后面还有这么多人想住。
>>>点此阅读《穿书六零:我的空间富流油》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