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六,段小阮《重生后,全能小撩精掀翻娱乐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全能小撩精掀翻娱乐圈
分类:马甲
作者:维C橙
角色:王六,段小阮
简介:【双马甲+团宠+双强+轻松+互宠】重生前,她替他挡了致命一刀,惨死在他怀里。一朝重生后,她替不争不抢的他走向影帝之路,“老板,我保护你。”“边边,离那个坏女人远一点。”后来,段小阮开直播时,边一晁半身赤裸突然出现:“小软,你又和别人连麦!”他亲了一口段小阮后,把人直接抱走。直播间炸了:“边影帝?!他怎么和拖更主播在一起?”段小阮瞧着生气的边一晁,心想:完了,他的第二人格又出来了……

书评专区


王六,段小阮《重生后,全能小撩精掀翻娱乐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后,全能小撩精掀翻娱乐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这是哪儿?我身上怎么还有白布?难道是火葬场?”

段小阮眉头紧蹙,眼珠子不停转动,心里嘀咕着。

“呼!”

她猛地掀开白布,直直坐了起来,修长的指节搭在腿上轻敲着。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穿黑色工作服的男人,旁边整齐地停放着数具尸体。

【我靠,姑奶奶替边一晁挡了一刀,难道直接挂了?】

【不对,我身体还能动,就是还活着,怎么就送火葬场来了!】

段小阮越想越来气,边一晁怎么会把没死的她送到这儿来?

几个意思?恩将仇报?

此时,两个男人愣愣地看着段小阮,推着的停尸床也跟着停了下来。

“你们在干嘛……”

段小阮这会嗓子很干,说话时声音很沙哑,还有一丝幽怨。

在本就阴气森森的停尸间里,这声音听起来就更加瘆人了。

那两男人面面相觑,随即惊恐到脸部扭曲,转身撒腿就往外跑。

“诈尸啦——”

段小阮伸手按了下太阳穴,急忙起身下地,生怕那两人再回来把她给烧了。

脚一触地,她立刻感受到一股冰凉袭来。

她没看到鞋子,只好拿起方才的白布撕开成两半,做了个简单的裹脚布。

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先离开这个鬼地方,等她百年后,姑奶奶再来光顾吧。

她离开这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行刺边一晁的那个王八蛋。

敢欺负边一晁,她钮钴禄氏·段段绝不放过那个狗杂种!

溜出火葬场后,段小阮通过师弟666给的线索找到了凶手家。

凌晨时分,起风了。

段小阮从头发上拔下一个黑色发夹,撬开王六家的锁。

这会王六家没人,她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

一会后,王六拿着啤酒瓶骂骂咧咧开门进来,手机开着外放声音。

“老板,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没想到有个臭丫头冒出来……”

段小阮把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记在脑中,紧接着她把黑色长发披散下来垂在脸前。

一张惨白的脸配上涂了青色口红的嘴唇。

她身上是一件白色连衣裙,袖子是七分长露出了雪白手臂,上衣胸前晕染着大片暗红色血迹。

突然。

她在王六家那种老式瓦屋的房檐上倒挂下来,冷不丁出现在王六面前。

“啊——鬼啊——”王六吓得摔倒在地,腿不停哆嗦着,手抖成筛子似的。

王六立马在地上不停磕头,嘴里念叨着:“姑奶奶,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要来找我啊。”

“我给你烧纸好不好?你去找我老板吧,我把收的钱都烧给你,一点都不留!”

一阵冷风吹过,破败的窗户被吹得咯吱作响,“啊——姑奶奶放过我——”

随即,段小阮从悬梁上跳到地板站好。

她看到一股液体从王六裤子流出来,嫌弃捂了下鼻子。

紧接着,王六身子直直往地板倒去,额头磕破了皮正流着血,嘴上则吐出混着酒气的白沫。

段小阮:…………

她连大招都还没有放,这人怎么不禁吓?

罢了。

段小阮走出王六家后,卸掉脸上的妆,往市区走去。

同时,她拿出手机按下号码,“喂,110吗?我举报有人买凶杀人。”

段小阮打小跟着师傅,住在离海城市很远的大明山,虽然环境艰苦,但是师兄弟都比较宠她。

人心险恶。

她是被师傅赶出来到外面世界历练,来到自家老板边一晁身边才知道的。

没想到,她那日偷听的电话没有听错,边一晁的经纪人李玫真的买凶杀人!

她得查查缘由。

段小阮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往【春田花花一家亲】群里发消息。

姑奶奶:@所有人,帮我查查经纪人李玫,十万火急那种急!

师弟666:@姑奶奶,报酬给多少?友情价九万九怎么样?

姑奶奶:@师弟666,姑奶奶给你打骨折怎么样?

发完消息后,段小阮不等他们回复,便急着往边一晁家赶去。

边一晁家门口。

屋里灯没开,这是睡了还是还没回来?

正当段小阮想放弃改天再来时,身后亮起了白晃晃的灯光。

她回头往那边一看,太刺眼了压根看不清。

随即她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的一瞬间似乎听到有人喊。

“小软!”

甚至,脑中迅速闪过一个模糊画面。

是个男人和女人分别牵着两个小男孩的背影场景。

另一边,一辆八成新的保姆车车内。

“边哥,那个好像是段小阮!”保镖虎哥顿了下,“她不是死了吗?”

相较于虎哥的不作为,边一晁已下车,一步步靠近那个晕倒在地的人。

他眉头紧蹙,心跳混乱,怕不是她,会空欢喜一场。

他又怕是她,因为太匪夷所思了,她明明已经死了!

虎哥跟着下了车,接着说:“我们亲自将她送去殡仪馆,怎么出现在这里啊?”

没几秒,保镖虎哥震惊得再说不出话,眼睛睁得老大了。

他甚至还打了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啊——疼——”

这会,边一晁确定是段小阮后,上前把她抱了起来,探了探女孩的鼻息。

还有呼吸。

“哥,她是人是鬼啊,又不是我们害的她,该不会回来找我们了吧。”

虎哥声音抖颤。

“别废话,快开门,她还活着,只是晕了而已。”

边一晁强装镇定,快速吩咐虎哥。

“啊,还活着,怎么会,不送去医院吗?”

边一晁白了虎哥一眼,虎哥是吓傻了吗?

段小阮这种情况哪里能送回医院?!

边一晁着急开口:“赶紧叫私人医生过来!”

一个小时后。

医生给段小阮仔细检查完,“人没事,饿晕的,吊点葡萄糖就没事了。”

边一晁和虎哥:“……”

次日一早。

段小阮睁开眼,明媚的阳光通过窗帘倾洒在她身上,她伸了个懒腰。

她知道这是边一晁家的客房,之前和经纪人李姐来过。

正欲爬起来的段小阮,发现旁边椅子上边一晁睡着了。

她随即下地,凑过去弯腰看着那张百看不厌的帅脸。

呜呜呜。

哥哥真的好帅,睫毛好长好长,想在他睫毛上滑滑梯!!!

似乎察觉出被人打量着,边一晁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段小阮那张小巧的脸。

他想起昨晚把黑色美瞳给摘了,直接跑出去回到自己房间把门反锁上。

而留在原地的段小阮愣住了,她方才怎么看到边一晁眼睛是蓝色?

里面似乎还有不少红血丝,他昨晚没睡好吗?

为了验证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段小阮走出去守在边一晁房门前。

待边一晁出来后,她看到他瞳孔颜色是正常墨色。

看来,是她看错了吧。

“老板,为什么我会出现在火葬场啊?”段小阮等不及问道。

“因为医生宣布你死亡了,我们只好让他们把你送到那里。”

边一晁揉着疼痛的太阳穴,帮段小阮看了一晚上的点滴,没有睡好。

而且,段小阮睡相着实差了些,他都不知给她盖了多少回被子。

他差点想直接把她搬到地板上枕着被子睡算了。

“(๑´0`๑),原来如此。”

段小阮记得,边一晁是在《双将行》试戏过程受伤的,试的是个遇刺的戏份。

谁都不曾知道,那个行刺的跑龙套把道具伸缩刀换成了白晃晃的真刀子。

她能提前得知边一晁会出事,是因为她偷听到李玫买凶杀人的电话。

等她赶到片场冲过去边一晁身边时,那人朝他刺刀子了,她只好扑上去。

段小阮得知对方不是故意把她丢到火葬场后,她释怀了。

同时她也知道,自己是真的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但是她重生了!

“出了这种事,老板你还能拿到男主戏份吗?”

“不知道,李姐没有跟我说试戏结果。”边一晁摇头。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人显示【经纪人李玫】。

“一晁,《双将行》的试戏你没过,毕竟制片方还是打算冲一下上星剧。”李玫顿了下,“你这【网剧男主收割机】的名头,不大好。”

“嗯。”边一晁淡淡回了句,其实他预料到了。

他在试戏时出了这种意外,制片人找个理由不用他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谁知正式拍摄,还会不会闹出别的情况?

“段小阮受伤的事情你别难过了,她就是个助理而已。”

“李姐,她是个活生生的人,还替我挡了刀子。”边一晁忍不住出声反驳。

如果不是段小阮死而复生,他估计会内疚一辈子。

毕竟,他都不知道她会愿意为他舍弃生命。

连亲爹都不要他了,段小阮却对他好。

难道因为他给了她一份工作吗?

“我给你接了个恋爱综艺,过段时间去丽城拍,好好工作赚钱。”

李姐吩咐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段小阮因为和边一晁站得很近,全部听到了。

她抬眸和边一晁对视,有点替他感到可惜,明明演技那么好的人。

却接触不到什么大制作。

边一晁开口:“李姐还不知道你死了,我还没有说。”

他接着说:“你的死亡证明,我也没有去申报,到时你就说被抢救回来就行。”

边一晁实在不想把段小阮重新活过来,这种离奇的事情说出去。

这事越少人知道,段小阮就多一份安全。

“行,她知道也没事,我不怕她。”段小阮不在意说道。

边一晁对段小阮对李姐不再一味顺从的态度有些诧异,但他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他想不明白,段小阮之前不是很怕李姐吗?

怎么就突然不怕了?

几日后。

经纪人李玫又打电话过来,说是剧组那边改变主意了。

其中一个男主定了边一晁。

因此,段小阮跟着边一晁立刻收拾行李起来。

到了落塌的酒店后,边一晁带着保镖虎哥去找李姐了。

段小阮则独自把行李拿上去,在房间收拾时,她突然想到。

李玫上次没有得手,边一晁现在去找她,万一她找到机会再下手怎么办?

段小阮撇下衣服往片场跑去。

她在化妆室找到了李玫,对方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和平时表现无异。

段小阮就想不明白了,李玫到底为什么要对边一晁下手?

沙发旁的桌面上,经纪人李玫正摆着给边一晁准备的早餐。

“段小阮,你在发什么呆?快把保温杯给一晁。”李玫对段小阮吼道。

“好。”段小阮轻飘飘回了句,并没有着急起身。

李玫对段小阮回了个单字,感到一丝诧异,段小阮之前不会这么敷衍对她。

她瞥了眼段小阮,这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

吃炸弹了?

但是现在不是和她顶嘴的时候,她得出去见个人。

段小阮把水给了边一晁,对方伸手接了还说了声“谢谢小软。”

李玫对段小阮说:“我有事出去,一晁化完妆后,你让他吃早餐。”

“这个是之前说的综艺的剧本,你拿回去做准备。”

李玫把剧本丢在桌面上给边一晁,就走了出去。

段小阮瞧着上面写着《陌生人,一起约会吧!》。

接着,她目送李玫离开。

对方一走,她偷偷把早餐给调换了,边一晁那份里有花生。

她的鼻子可是比狗还灵,不会闻错!

边一晁吃花生会过敏脸肿,李玫明明知道这件事!

她居心何在?!

这早餐可不能吃,吃了就会把男主的戏份给丢了。

这可是好不容易有的机会!《双将行》很可能去冲上星剧。

“老板,你要去拍恋爱综艺吗?”段小阮直接问道。

她这会正蹲在边一晁腿边,欣赏化妆师给他做造型。

老板真帅!

边一晁想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往上爬。

这么努力又有天赋的一个人,可最后却落得一个被人刺杀的下场。

不行!

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王六口中的老板,大抵不会是李玫,她没有那么多钱去买凶杀人。

至于是谁,她目前还没有头绪。

那天打电话的是个空号,查不到IP地址。

李玫的资料,群里的师兄弟说她欠他们太多钱了,不帮她了,让她自己查。

唉。

段小阮在心里叹了口气,口袋里连一毛钱都没有怎么办?!

“嗯?怎么,你不想我去吗?”

“小软,你蹲在地上不累吗?旁边有小板凳,搬过来坐着吧。”

段小阮顺着视线往上,看到边一晁那双有长睫毛的大眼睛,眼神清澈透亮。

他这是在关心她?

去,立马去搬小板凳,边边的话怎么能不听呢~

段小阮回来后。

边一晁的头发造型完成得差不多了,左边额前垂下条长须发,其余披散在肩后。

“坐着是不是舒服多了?下次别那么傻,我见你蹲着,看着都累。”

“小软,你是觉得那个恋综有什么不好吗?”边一晁认真问段小阮。

他大眼睛里都是迷茫,似乎在咨询她的意见。

额。

段小阮脑瓜子疼。

难道要她要告诉老板,参加恋综的艺人基本上都会被粉丝骂吗?

“咦,不是呀,我就是觉得,老板没必要去参加这些啊。”

“老板不是喜欢拍戏吗?专注于拍电视剧,摆脱【网剧男主收割机】的名头不好吗?”

边一晁笑着不说话,眼里带着些无奈,“你呀,还是太小了,很多事情不懂。”

不懂?

他什么意思,这些嫌弃她和差了一个年代吗?

段小阮不开心,鼓起脸望向边一晁,“老板!我成年好几年了,不小了。”

“噗嗤。”

段小阮听到边一晁又笑了,这次的笑更是好看,像是眼中藏着星辰大海。

唉,罢了。

他若是不想拒绝公司给他安排的工作,那她也就不勉强他了。

大不了。

她努力搞钱给他投资电视剧,以报答当初他给了没有学历的她一份工作好了。

若是没有他,当时她可能就要饿死在街上上了!

段小阮想出去找找看李玫去了哪里,准确来说去见了谁。

她瞧见边一晁在座位上化着妆,估摸着还要很久。

她找了个理由,“老板,我去上个洗手间。”

“很快就回来,你有事打我电话,想吃什么都可以跟我说。”

“午饭我会给你准备好。”她找到一家做菜很好吃的【神秘厨房】。

好吃又实惠。

段小阮见自己话落时,边一晁分神瞧了她一下,接着说了句“注意安全”。

“好~”

她一双浅色的眼睛都亮了,嘴角微微上扬,一张鹅蛋脸愈发显得小巧精致。

边一晁见她脸露喜色,则勾唇浅笑,小助理还是和之前差不多,俏皮可爱。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他的,把对他尽心尽力的小助理还回来了。

“那我走啦,一会就回来。”

段小阮出去时还把门关上了,避免外人来打扰他。

走了一段距离后,段小阮发现自己头发被人拽住了,头皮被扯得发疼。

哪个王八蛋不长眼的,敢来惹姑奶奶,不要命了吗?

段小阮伸手把头发夺回来,扭头一看,原来是纪宁!

“段助理,你在这里做什么?边哥哥呢?”

纪宁扯着嗓子喊道,眼睫毛随着生气一起一伏,小圆脸也气得一鼓一鼓的,像只大仓鼠。

“你怎么不守着边哥哥,万一有私生饭混进来伤害他怎么办?”

纪宁是边一晁的疯狂粉丝,纪氏集团大小姐。

基本上边一晁每次拍戏,她都会过来。

一处不落。

她能这么嚣张,都是因为有个有钱的老爸,边一晁每部剧,对方都投资了。

段小阮眉头一蹙。

这个女人,怎么又来打扰老板?

她暗自想着,等她有钱了,她也投钱给边一晁拍戏。

到时她要独资,哪个关系户都别想进来。

“老板在化妆室里做妆发,我有事要出去,和老板请示了。”

“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你的职责不是照顾好边哥哥吗?”

纪宁作势要抓住段小阮的手腕把她扯走,但是被段小阮躲开了。

段小阮挑眉瞧着纪宁,暗想着:助理怎么了?

难道助理就没有人权吗?助理就要守着老板不用吃喝拉撒了吗?

离谱!

段小阮不想听纪宁讲那么多废话,凑到她耳边。

“你是不是想进核心粉丝群?我可以帮你。”

段小阮打算找个办法和纪宁缓和关系。

不然纪宁每次来见边一晁,都要找她麻烦,实在是太烦了!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有办法?!”

纪宁单手捂嘴,把段小阮拉到一旁,不是很信她的话。

段小阮拍了拍胸脯点头,那个粉丝群可是她创建的。

拉一个人进去不是难事。

“啊——,真的吗?你有什么条件?”

“要钱还是包包?你随便开条件,我都可以满足你!”

纪宁找过很多关系,但是都没有办法进群,群主审核太严格了。

段小阮摇头,这种有钱人的钱,哪里是那么好坑的?

她可不想惹一堆麻烦。

“我就一个要求,你以后来找老板时,别找我茬就行。”

“可以,我可以,快拉我进去!”纪宁激动抱住段小阮纤细的雪臂。

这会段小阮在她眼里,像极了对她百依百顺的亲爹!

“小阮,阮阮?小仙女?”

“姑奶奶!求求你了,拉我进去吧,我好想进群啊!”

见段小阮没有拿出手机,纪宁忍不住软着声音求起人来。

空荡的过道里,纪宁娇软的哀求声就没停过。

段小阮对纪宁的态度转变之快也是相当佩服。

墙都不服就服她。

此刻,纪宁仿佛和抓疼她头发的不是同一人,这是在泼妇和邻家小妹无缝衔接啊。

“姑奶奶!爹!!”

“你快拉我进群吧,不快点的话,我要哭出来了。”

“宝贝?小仙女?快点嘛~”

段小阮见纪宁眼眸中开始蓄起泪花,便开口:“那你先松开我的手臂好吧?”

她低头看着抱着她胳膊的纪宁,像极了家里撒娇的小辈,一个劲往她身上蹭。

这种感觉很新奇。

她在大明山里,是年纪最小的一个,还是唯一的女弟子。

师傅和师兄弟都围着她宠,除了练武时要求严格,其余时间她都过得相当快乐。

段小阮问纪宁要了微博号,把她拉进了群里,接着她要继续去找经纪人李玫。

而留在原地的纪宁,看到拉她进群的段小阮的微博号,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段小阮怎么会是那个身份?

她一个小助理怎么配???

另一边。

剧组一处偏僻地方,这儿杂草丛生。

段小阮躲在柱子后,看着前方李玫和一个神秘男人见面。

男人身穿黑色T恤,头戴黑色鸭舌帽且带了黑色口罩,他露在外的皮肤却白得发光。

哪怕男人把双手反放在身后,但是从口罩外的眉眼处,段小阮感觉到男人还很年轻。

距离有点远,她听不见两人说了什么,但是她可以看懂唇语。

神秘男人问:“你找的那个人可靠吗?不会把你供出来吧?”

李玫摇头,回答:“老师你放心,不会的,那就是个穷鬼,我给了他很多钱。”

“我让他找机会再次下手,他知道怎么做的,我有他把柄!”李玫补充道。

“那我再信你一次,希望李大经纪人不会让我失望,我的钱你可不是白拿的。”

段小阮思索着:年轻的神秘男人,对边一晁有杀意,两人是情敌?兄弟夺家产?

神秘男人说完就要离开,李玫忙弯腰恭送对方离开。

段小阮见两人要散了,便转身往回走,她这会可不能遇上李玫。

不然就糟了。

她拔腿就跑,却在一处光线较暗的地方撞到了一个人。

凭借良好的视力,段小阮感受着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冷冽气息。

“抱歉,不小心撞到你了,你没事吧?”段小阮率先开口。

眼前的男人穿着黑色T恤,标准的三庭五眼,下颌线流畅。

他很帅气。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还很白,在黑暗中似乎在发光一样。

他没戴口罩,但段小阮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方才的神秘男人!

段小阮打量神秘男人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她。

神秘男人没想到这儿会有人,瞬间眉头紧蹙。

怎么会有人?

这儿是片场一处废弃的院子,相当隐秘,女孩不会听到他和李玫的对话了吧?

段小阮道完歉打算继续往前走,但是被男人叫住了,“小姐,请留步。”

“你的衣服脏了。”男人说着就给段小阮递过来一张纸巾。

段小阮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胸前不知何时晕染着一大片暗红色的网站酱。

估计是早上吃早餐时沾到的。

只不过,为什么这个男人盯着她胸前看?

这男人看着人模狗样,没想到心思如此龌龊!

“谢谢你。”段小阮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她在心里暗想,这个男人的视力很好,还对她很热情。

难道她偷看跟踪被发现了吗?男人在试探她吗?

“不客气,小姑娘,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神秘男人示意段小阮走到光线更亮处,他好看清这姑娘到底长什么样。

两人站到空旷的院落处,这会太阳躲进云层里,天阴下来了。

“这边太偏僻了,你一个女孩子过来可不安全。”神秘男人脸上挂起温和的笑。

段小阮被他的笑晃了眼,老实说她被这笑给吓到了。

像极了披着羊皮的一头狼。

“我吗?来找猫啊,方才见到一只野猫,想撸来着,但是它跑了。”

“我追着追着就来到了这里。”段小阮随口瞎编了个理由,脸上还挂着憨笑。

“这样啊,那你找到了吗?”神秘男人扬起嘴角,故作疑惑问道。

“没有,不找了,世上猫千千万万,指不定会遇到其他的呢。”

段小阮不想和这个男人多说,找了个理由:“我得回去了,还有事要忙。”

“我是偷溜出来的,不回去干活会被扣工资的。”段小阮反着手背贴着嘴角小声说道。

她是想通过说悄悄话的方式,想麻痹对方,让他放松对她的怀疑。

接着,她见男人点头才动身离开。

神秘男人目送着段小阮离开,心里狐疑,这个女孩子有点意思。

她肯定不认识他,不然就一定问他要个签名了。

另一边。

回去的路上,段小阮边走边想,方才男人的脸怎么这么熟悉?

他是不是叫孟单?

那个被网友戏称【万年演男二的快30岁的老男人】。

如果男人真的是孟单,那他是《双将行》另一个男主,毕竟这可是部双男主戏。

段小阮着急回去边一晁那边,回化妆室的过道上,来往搬道具的人有点多。

“砰!”

躲闪间,段小阮撞到一个国字脸,柳叶眉的长卷发女生,对方身穿橘黄色齐胸襦裙。

“对不起,你没事吧?有没有把你撞疼了?”

女生大概是剧组的演员,只是不知道是几线的,演的什么角色。

“没事,我方才看手机没有注意到有人,你是有事忙吧?”

“快去吧,不用理我。”女生用甜美的声音说道。

“那你有事记得找我,我叫段小阮,阮是一种弹拨乐器。”

“你好,我叫季小小,一个三线小演员,《双将行》女配。”

季小小见终于和段小阮搭上话,心里暗自开心起来。

她为了接近边一晁,可谓是“曲线救国”,从段小阮这处下手。

“我也是剧组的人,我在1号化妆室。”段小阮见对方没事,就火速离开了。

一进化妆室,她就瞧见化好了底妆的边一晁正对着他笑。

他手里正把玩着黑色的手机,指节纤长鲜明,皮肤更是白得发光。

比方才的神秘男人还要白几分。

一白一黑,禁欲系那股子画面感出来了。

“怎么去这么久?我差点都要派人去捞你了。”边一晁打趣道。

段小阮伸手摸了下鼻子,有点心虚,毕竟她对边一晁撒谎了。

这个洗手间,去得是有些久了,她都不知如何圆回来。

“老板,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急事吗?”段小阮转移话题。

撞到季小小之前,边一晁给她打电话了。

小阮法则1:圆不回的谎,那就先放在一边,以后想起来再说。

方才的电话,她没有接到,对方就挂断了,打回去也没有人接。

“怎么,你一个小助理,边哥哥还不能打电话吩咐你跑腿?”

“你是来当助理,还是来当大明星?”在角落的纪宁忍不住开口。

纪宁怎么还在?

段小阮没有回纪宁的话,对方没有遵守约定,纪宁找她茬了!

那就别怪她,待会把她踢出粉丝群!

段小阮开口:“可以啊,老板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哦?真的吗?还能随便提要求?”边一晁勾唇瞧着眼前这个张扬的小助理。

傻姑娘,怎么可以对一个男人胡乱承诺?

她还是太年轻了,不知这世间的险恶。

段小阮怕边一晁不相信,又说了一次,“老板,有事要做。”

“你只管吩咐我。”段小阮拍了下自己的小胸脯,表示愿意为老板赴汤蹈火。

边一晁弯起眉笑了下,没笑出声,但嘴角忍不住上扬,整张脸的轮廓愈发清晰精致。

小助理的话可谓是说到他心里去了。

真是个傻姑娘。

他看了眼段小阮,先是摇头,接着又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会,在一旁的纪宁不开心了,这两人当着她的面对话,把她当透明人了!

她大老远跑过来,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郊外。

可不是专门过来,看边哥哥和段小阮说话的,那她还不如在家吃香喝辣。

过分,过分,真的是过分了!

更离谱的是,她瞧着两人相视一笑,居然觉得这两人有点好嗑怎么办?!

不行不行,她可不能被段小小带沟里去,自己可是个唯粉。

她不能磕边哥哥和其他人的CP!

“边哥哥,你快尝尝我给你带了好吃的点心。”纪宁讨好道。

“纪宁,老板准备去现场了,吃东西会影响妆效。”段小阮忍不住开口。

“段小阮,关你什么事,我在和边哥哥说话,你插什么嘴!”纪宁生气了开始骂人。

又被怼了的段小阮,气得头皮发麻,拳头都拽紧了,她掏出手机立即把纪宁踢出了群。

叫纪宁违反约定!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当姑奶奶好欺负?!

边一晁瞧着段小阮气冲冲的样子,生怕这个年纪小的助理要上去打纪宁。

他怕她吃亏,纪宁家里有权有势,他每部剧都过来注资。

他人微言轻,也是无奈。

段小阮每个月领着几千块的助理工资,也不知哪里来的狠劲,每次都要和纪宁杠上。

“小软,你过来一下,纪宁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很忙。”边一晁向段小阮招手。

段小阮立马跑过去,坐回早先离开前,边一晁腿边的小板凳上。

“哼!”纪宁委屈不服极了。

“段助理,你把点心收好,晚点边哥哥饿了可以吃。”

“我不想走,边哥哥我错了,我不吵了,保证安安静静。”

纪宁伸手做出在嘴上拉上拉链的动作,乖乖待在旁边玩手机。

她打开微博发现自己被踢出群了,差点要跳起来和段小阮拼命。

但是她想起对边一晁的承诺,又忍住了。

不过,这个事情她和段小阮没完!

半小时后,边一晁的妆发总算完成了,吉时也快到了。

一部剧的开机仪式可是大事,为此导演,制片人那些人找了大师算了好几卦。

可谓千般折腾,吉时才定在了今天中午十二点。

为的就是新戏开机可以顺利,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段小阮跟在边一晁身边,怀里抱着给他准备的保温杯,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她不确定李玫和她幕后老板何时会再出手。

段小阮打量着路上不断出现的人,虽说《双将行》是部双男主戏。

但是女性角色在这部剧也不少,边一晁戏里所在的将军府,他就有好几个妹妹。

段小阮被不断朝她们这边走来的一个女生吸引了注意力。

怎么会是她?对方为啥过来这边?

“阮阮,没想到这么快又遇到你,原来你是边哥的助理呀。”

季小小凑近和段小阮搭话,视线却不时飘向边一晁那边。

边老师今日份帅气,还是很让她心动不已。

只是啊,边一晁那人看着好相处,实际上对女人都疏远冷淡。

甚至,他见她来了之后,主动带着保镖走远几步。

边一晁这个行为,让季小小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这是嫌弃她吗?还是说是为了给

段小阮又抬头瞧了眼,见边一晁那边进展顺利。

她便挪到一边偷偷打电话,余光却也不停瞧着边一晁那边,随时注意他的情况。

“喂?师弟666,你在干嘛呀?”

“小师姐你又叫我编号,叫我徐言吧!找我啥事?”

“李玫的资料,你们真的不帮我查啊?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啊!”

段小阮忍不住问徐言,平时就拿着三四千块钱的工资,在海城活不下去了。

<
>>>点此阅读《重生后,全能小撩精掀翻娱乐圈》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