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姐姐找到我后,又撩又粘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冰山姐姐找到我后,又撩又粘人
分类:神医
作者:皇帝
角色:
简介:被抱错24年,家人不仅将我蒙在鼓里还视我为废物,直到有一天,权势滔天的姐姐找上门来,曝光了我的惊天身份,还跟我撒娇要抱抱……
《冰山姐姐找到我后,又撩又粘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冰山姐姐找到我后,又撩又粘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陆华,生于1403年,死于1997年9月21日!”

“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算者!”

“各国医学教授,是他曾经收的徒子徒孙。”

“世界SSS级佣兵强者,是他最弱的手下!”

“统率全球地下势力的‘天府‘网站,是他一手创办……”

“……”

“今天是2021年9月21号,是陆帝死亡的第24年。有人推算过,陆帝在二十四年内,可能会重新回归世界!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我在此宣誓,誓死追随陆帝为主!!!”

“誓死追随陆帝为主!”

这里,是统领世界的国际中心。

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令世界闻风丧胆的强者!

可此刻,他们都眼眶发红、萎靡不振地低着头,都在祭拜着同一个男人——陆华!

而站在众人最前方!

一袭黑衣、看不出年龄的绝色女子,那向来冷血残忍的眼中,竟然也带着对陆华的留恋与柔情,她说:“这个地方,创造于你,存在于你,巅峰于你。”

“既然你回不来了,那……姐姐便带着属于你的一切,来地狱见你。”

一声话落!

那枚主宰着在场所有人生死的红色按扭,悄然无息地出现在女子手中!

这是——国际中心自爆器!

一旦按下,这里所有人!都将灰飞烟灭!

可是!

在场却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女子的动作,因为没有人敢想象……这位统领世界的执行长,在确信自己弟弟不会回归后,竟然会偏激到带所有人为弟弟陪葬!

眼看女子的拇指就要落在按扭上——

“叮铃铃!”

一道手机铃声,在众人生死一线之际,陡然响起!

站在黑衣女子旁边的下属犹豫了半拍,随后拿起手机语气不悦地接听:“喂!哪位?你最好有急事!”

“我是……”

“我是陆华——”

“给我联系五姐!”

话音落下后。

一秒!

两秒!

三秒……

足足五秒,下属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

他整个人僵直在原地,死死地握着手机!用机械、错愕、恍然又不可置信的语气重复问道:“你!你!!你说什么?!”

“你是谁?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本帝——陆华,我还有最后三十秒的清醒时间!让我五姐接电话!”

轰,

轰轰轰!

陆、华!

那个一统世界万国臣服的陆华!

那一刹那间。

下属全身鸡皮疙瘩爆起!

“啊啊啊啊!!!”

下属不可置信地发出尖叫声,浑身颤栗不止,猛地抬起头来,对着被打断动作的女子轰然喊道:

“执行长!陆爷!”

“是陆爷,你弟弟,你弟弟还活着!”

“快,快接电话,陆爷的电话,这是陆爷的电话!!!”

陆、华?

黑衣女子猛地抬起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自爆器往掌心一藏,右手夺过了下属手中的电话。

她手在发抖!

脸在发抖!

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发抖!

“喂……”女子声音沙哑干涩地道出一个发颤的字。

“五姐……我回来了,你尽快来找我,我在……嘟嘟嘟嘟……”电话在中途蓦然被掐断。

脑袋里的空鸣声全被‘我回来了’这四个字代替,女子全身僵硬地握着手机,一直保持着接电话的动作。

五姐……

我回来了……

回来了……

“我弟弟……他,他回来了?!!!”

“唰——”

“快!!立刻、马上!给我通知世界各国势力、国际天府网第一负责人、联络部部长……十分钟内,我要看到他们的回话!”

“通知二姐!三姐,四姐……告诉她们,我们的弟弟还活着!”

“传令各国总领!三个月之内,没有我弟弟的消息,他们统统都可以卸位消失了!我不想听任何解释,我要的是——结果!!”

“……”

那一整晚!收到消息的全世界高层都炸了!

华国总部的总领,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而被大佬们拼命寻找的陆华,被华国最高层列为SSS级重要人物的陆华,已然觉醒于江市一所僻静的精神病院!

此刻!

他穿着病服,脸色苍白地瘫倒在封闭式的房间里,手臂皆是密密麻麻的针孔!

那紧握着手机的右手满是伤痕!

他的脑袋很沉很乱,像是有什么药物在强行破坏着他的神经,摧毁着他的记忆。

“嘎吱!”

就在这时!

穿着一身白大褂的院长,面色阴鸷地站到了陆华的身前。

“陆华啊陆华。”

“堂堂豪门陆家唯一的独子,陆氏集团指定的继承人,啧啧!最后竟然落得这个下场!”

“三年了,你被你大哥关在这个精神病院被折磨了整整三年!而你的亲生父母,不仅不知道你的处境!还要将半辈子打下来的江山交到杀子仇人手里!把当他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今天中午就是你大哥接管公司的日子,陆华少爷,你说你活得可不可笑?可惜了,你这辈子是没机会复仇了……”

院长那阴鸷的声音,如电流一般刺激着陆华的神经,脑海中的记忆在告诉他!他是安市陆家的亲生儿子陆华?

……不!不是!

他是重生的!

他在二四十年前,就已经重到安市陆华的身上!今天才正式觉醒……可是,为什么他想不起来前世是谁了?

“我是谁?安市……陆家,陆华……不,还有,还有……”长达三年的精神病药物注射,已经完全损坏了陆华的记忆神经。

可哪怕他想不起来关于前世的任何事情!

但——

他依旧可以肯定!

他真正的身份,绝对不是安市陆华这么简单。

还有,他应该活了很多很多年,其它的……因为神经被药物破坏的原因,暂时一片混乱……

“啧啧,你是谁?你马上就是死人了!你大哥陆振宇已经得到了公司,你也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你放心,你父母会把你大哥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的,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的处境,去死吧!”

“哗地-”

院长半蹲在地面上,伸手扣住陆华的脖子,他手中的心脏枯竭剂直直对准陆华脖颈上的血管!

“唰——”

狠狠扎下!

然!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瘫倒在地上的陆华猛然惊醒!

紧接着,那只苍白瘦弱、布满针孔的手,稳稳地扣住了院长的手腕!

同时,一双迸露寒光的黑眸缓缓转动,落在了院长那惊惶错愕的脸上:“杀我?就,凭你?!”

短短五个字!

夹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轰得院长耳膜嗡嗡作响!

“你……你,你清醒了?”

“怎么会!你注射了那么多神经性药物,怎么会没有疯……快!快来人……”没等院长惊恐地大叫出声。

然!

陆华那渗着血丝的右手,直接扣住了院长的下颚骨,随着他五指的力道越收越紧……

院长真的感受到一股死亡来临的恐惧感!

他挣扎着、害怕着、威胁地挤出一行行字:“陆华,别怪我没有提醒你!陆氏年会一结束,整个陆家都将落到陆振宇的手里!他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你就算没有疯又怎么样?你斗不过他的!如果你敢动我,陆振宇一定会将你碎尸……啊!”

“噗嗤——”

没等院长说话,陆华直接夺过对方手中的针筒,一针扎在了院长脖子的血管上。

那力道!狠到了极致!

望着院长那双痛苦与不可置信的眼睛,陆华从容不迫地站起身,面色轻蔑、语调理所当然地道了一句:“陆家?现在不是还没有落到陆振宇的手里吗?”

“他想接手陆氏集团,也得问过我同不同意!”

“至于你?”

“我想,陆振宇应该比我更担心你的死曝光。”

毕竟,此时此刻的父亲母亲,还不知道陆华被关在这里整整三年。

更不知道,区区一个养子,背地里将他们的亲生儿子害得地这么惨!

恐怕陆振宇做梦都想不到,接下来等待他的,将不是等待已久的继承公司,而是他活生生地出现在年会典礼上吧?!

-

时间,11:30分。

距离陆振宇接手公司,还有最后半小时。

陆华离开病院后,快速朝着安市最高档的酒店赶去。

尽管他记不起前世的身份,可是!这二十四年来生活在陆家的仇,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不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过陆振宇!

忽然——

“血腥味?”

“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血腥味?”几乎就在陆华扭头的那一刹。

他的目光,猛然撞上七八具奄奄一息的尸体!

那些尸体的血还是温热的,伤口刀刀致命,甚至还有几处是枪伤,看样子不像是普通意外,而像是……地下势力袭杀!

而马路最边缘处,有着一辆轮椅。

轮椅上躺着一名腹部中刀的中年男子,他怀里紧抱着一份紧急文件,想来,那份文件比他的命还要重要!

打量完一切后,陆华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完全没有要多管闲事的心思,直接踩着尸体便往前方快速赶去!

“哗啦……”

只是,在陆华经过轮椅时,一只血迹斑斑的手,颤颤巍巍地拉住了他的衣袖。

中年男子抬起那张在死亡边缘挣扎的脸,隐约能看清陆华穿着一套病服,管不了那么多的他,只能虚弱求道:“救,救我……我是本市地下势力的老大……”

“手机在口袋里,打……打电话给洪申天……救,救我……”

陆华无情地扳开中年男子的手:“你我今日无缘,我赶时间,你好生安息吧。”

然——

也就在陆华准备见死不救的那一刹!

他那冷漠的目光,猛地撞上了中年男子怀里死死搂着的一份文件!

文件发源地:华国京都总部!

署名:【华国京都总部总领亲启——SSS级寻人密令!!!】

此刻,中年男子察觉到陆华不想惹祸上身的意愿,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他声音微弱地恳求道:“……一百万……”

“我口袋里有一张银行卡,没有密码……帮,帮我打电话给洪申天。”

“我今天必须……必须要赶到会议上……”

或许是看在一百万的份上。

又或许,是看到了寻人密令这四个字,陆华莫名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他蹲下身,捡起掉落在几米开外的手机,翻出中年男子的口袋里银行卡、及一包银针。

想来,银针是因为中年男子下身瘫痪,所以经常需要针灸才随身携带的。

捡回手机的陆华,并没有第一时间打洪申天的电话!现在时间紧迫,等打通电话,这中年男子恐怕已经见到阎王了!

“腹部刺穿,大腿中枪,有救。”陆华拔出一根银针,动作生疏却无比精准的地扎入中年男子腹部穴位!

“嘶……”

“你,你……你会医术?”

“哦,我忘了。”陆华也不清楚自己曾经会不会医术,总之,在他拿起银针的那一刻,脑海里关于救人的记忆便涌了出来。

就仿佛!

他真的会医术一般!

短短三分钟!

只剩一口气的中年男子,已经脱离了性命危险。

陆华一边拔出银针,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洪申天的电话:“……我不是你老大,你老大在环西路的精神病院附近遭遇了袭杀。”

“没死成,被我救活了。”

“与我无关,我没空守着他,你自己在半个小时内赶到……不然自求多福吧,嘟嘟嘟……”

几乎在挂完电话的同时,陆华便快步离开了原地。

感受到心跳恢复正常的中年男子,艰难地抬起头,模模糊糊地视线中,能看到一抹如君王莅临世间的背影逐渐远去!

那人,孤傲,高贵,仿佛是天生的主宰……

也就在陆华火速朝着年会赶去的同时。

安市,五星级酒店大堂。

陆振宇穿着一身高定的西装,春风得意地坐在主位上,享受着所有高层赞赏的目光,听着主持人那慷慨激昂的话语:

“毫不夸张的说,陆氏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够在安市有一席之地,都是因为陆振宇少爷的努力!”

“陆振宇少爷虽然不是陆家主的亲生儿子,但无论能力还是品行都远胜亲生儿子!他的付出与努力,在座的各位都看在眼里。”

“因此,经过高层与董事会的商议,我宣布——陆振宇少爷,将任命为陆氏集团的新任总裁!”

“接下来,有请陆家主与陆少爷进行股份交接仪式!”

随着话音落下!

全场一片掌声。

陆振宇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他压下激动与兴奋的心情,大方地站起来,迎着万众瞩目的目光走上台。

快了……

马上了!

等签完字,他就是陆氏不可动摇的总裁!是陆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再也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的地位!

“呼……”

走上台的陆振宇深吸口气,他拿起笔,克制住因为太过期待而发颤的右手,接过那份价值数千万的股份合同。

“振宇,从今天起,公司就彻底交到你手上了。”

“你从小便孝顺聪明,管理方面也有天赋。不像陆华那个不孝子,一无事处,成天就知道惹事闯祸。出国三年,除了要钱之外,从来都没有主动联系过我!”

陆父伸出手,如负重托地拍了拍陆振宇的肩膀:“这些年多亏了你……振宇,你也一直把陆华当亲弟弟看待,以后陆华要真是闯了什么祸,你这个做哥哥,别计较,多担待着点。”

“签字吧……”

陆华!

陆华!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陆华那个废物!

陆振宇藏住眼里的愤恨,扯出一抹笑容回道:“爸,您放心,陆华就是我亲弟弟,以后只要有我陆振宇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他饿着。”

“好!好好好!”陆父听到陆振宇的话,一脸欣慰,连连说好。

他是真的以为,面前这个养了二十四年的养子,会保陆华一世荣华。

更以为……陆振宇真的将陆华看做了亲弟弟!

可惜……

他不知道!他那恨铁不成钢、一直挂念的亲生儿子,差点被陆振宇碎尸万段!

在场数百双眼睛,亲眼目睹陆振宇面色发红地拿起股份转让文件……

提起笔!

眼见马上就要落在签名处!

“砰——!”地一声。

那扇被关闭的酒店大门,猛地被一脚踹开。

突如其来的踹门声,令陆振宇手中的动作突地停滞,一股突然升起的不祥感,令他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紧接着——

陆振宇抬头,顺着正门口的方向看过去!

就当陆振宇那不安的目光!撞上来人的脸时!“轰”地一声炸响!他脑袋当即一片空白,手中的钢笔啪哒掉落在地上……

陆……陆华!!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已经被野狗分尸了吗!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

“什么人敢在陆氏集团的年会上闹事?!”

“来人!保安,保安给我把这个人拖出去!”

“这人怎么穿着神经病院的病服?他是谁啊?怎么看着好像有一点眼熟?等等……他好像!好像是陆华啊!”

陆华是谁?

陆家主唯一的独子!

陆氏集团曾经指定的继承人!

陆家鼎鼎大名的亲生大少爷!

可是现如今的他,却穿着一套精神病院服,身形瘦弱屹立在正门口,一双讽刺含笑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台上傻眼的陆振宇。

“叮铃铃……”

陆振宇口袋里传来的来电铃声,打断了现场死寂的场面。

他连连深吸好几口气,几乎是抖着手将手机拿出来!

看着来电的备注是院长助理时,陆振宇心脏都要跳了出来……他忘了自己怎么滑过的接听键,只听到了助理在惊恐地喊:“陆少!陆少!院长……院长死了!”

“陆华逃出去了!”

“怎么办?院长被陆华那个神经病给杀了……他会不会去公司年会上找你报仇……”

陆振宇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陆华,耳边传来的汇报声,令他脑袋嗡嗡作响!直到……‘神经病’这三个字传来,陆振宇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对!

他怎么忘了!

现在的陆华被注射了三年的精神类药物,早就不是正常人了!

就算来了又怎么样?

他依旧可以圆过去!

“陆华已经来了。院长的事给我压住,别让任何人发现!”陆振宇压低声音回复完这句话后,立马挂断了电话。

他快速恢复镇定的面容,笑着看向陆华关怀地说:“弟弟,你好端端地怎么穿成这样来年会了?”

“爸,我不应该瞒着您的。”

“其实陆华早在前天就被我接回安市了!他之前跟外国一位财阀少爷发生了矛盾,捅了人家两刀……对方势力太强,在国外不安全,我接他回来避避风头。”

“我担心您生陆华的气,所以这件事情没敢告诉您。”

原本因为陆华出现满脸意外的陆父,听到陆振宇的话猛地一愣。

打架?

避风头?

穿着一身精神病号服来年会!

这个逆子!

这三年在国外改造,看来也没改造出个什么东西,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庸才永远都成不了天才!

想到这里,陆父立即怒气冲冲地抬手直指陆华鼻子!

可还没等陆父恨铁不成钢地斥骂出声——

“呵……”

忽然,站在正中央的男人,口中蓦然吐出一个可笑的呵字!

再接着!

便见陆华不紧不慢地抬起头来,那透着无尽讽刺的声音、伴着惊世骇俗的字意!轰然摄入在场几百人的耳中:

“看来大哥是真的怕了——”

“怕我突然清醒地出现在年会典礼上!”

“怕我拆穿你这三年来,并没有送我出国的事实!”

“怕我告诉父亲,你将我关在精神病院折磨了整整三年!”

轰——

陆华那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令偌大的年会大堂一片死寂无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难以置信地盯着陆华那张含着讥笑的脸……他,他说什么?

陆振宇并没有将他送出国改造,而是!而是将他关在精神院整整三年?

这!

这怎么可能?!

而比众人还要惊骇的,莫过于陆振宇!他被陆华那几段清醒的话,震得魂都快散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神经病能说出来的话……陆华没疯?他注射了三年的药物,竟然没疯!!!

“振宇,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父完全被陆华的话吓到了,他看了看同样震惊的陆振宇,又看了看眼中恨意尽露的亲生儿子:“什么叫关在精神病院三年,什么叫怕你拆穿,陆华!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被一双双眼睛紧锁的陆华,抬头一笑。

“哗!”

陆华猛然拉高衣袖,露出手臂上触目惊心的粗针孔!

他一步一步朝着台上迈过去。

每迈一步!

口中,便会吐露出一句句颠覆人认知的话:“什么意思?父亲这句话,不应该问我,应该问大哥!”

“你应该问他,三年前,他为什么要陷害我盗卖公司机密!让所有人认为我是个废物!”

“应该问他,为什么要拨掉奶奶的氧气罩,嫁祸于我!让亲人跟我反目成仇!”

“应该问他,为什么要将我关在精神病院受尽折磨,每天给我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在最后还想杀了我!”

“……”

那犹如炸弹一般的信息,炸得所有人瞬间傻眼了。

陆父盯着陆华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扎,身子微微发颤,不可置信地扭过头,直直的看向已经恢复冷静的陆振宇。

哪怕是陆华亲口说出的这些话!

陆父都不敢直接相信!

毕竟这些年来,陆华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实话,没有一件事让他省过心!谎话连篇,做错事不认,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弟弟,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什么叫我污蔑你盗卖公司机密,将你关进精神病院折磨?”

陆振宇一脸错愕地抬起头来,冤枉至极地开口:“我每天都让人给你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要杀了你?”

“可你现在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弟弟,你……你该不会是怨恨我抢走了公司,抢走了你的股份,所以你特意扮成这样来……”污蔑冤枉我吧?

陆振宇这短短几句话,令在场众人瞬间恍然大悟!

下一秒!

陆父那愤怒目光,猛地落到了陆华身上!

他扬起手就准备给陆华一巴掌,可对上陆华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他最终还是没有下手…….

陆父深吸口气,恨铁不成钢的怒道:

“我就说你大哥那么疼爱你,什么都顺着你,怎么可能对你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

“三年前你就怨恨振宇,恨我把他升为公司总经理,恨振宇抢走了你的东西。”

“可我都是为了什么?我都是为了你!公司交到你手里,不到一年,你就能败光!”

“只有振宇,才有能力接手公司!我没想到,三年了,你还是这么死性不改,为了不让振宇接手公司,你竟然想出这种方法来污蔑他。你太!你太让我失望了!”

陆父无条件相信陆振宇的态度,狠狠地刺入陆华的眼里。

他只需要一抬头,就能看到陆振宇那张得意的脸,那嘴角扬起的挑衅笑容……

陆振宇,这是笃定了父亲不会信他的话!

更笃定了他拿不出其它有力的证据!

他知道,为了防止阴谋败露,陆振宇早己拆掉精神病院所有的监控,就连十公里以内的路控都毁了!

而院内的工作人员,就更加不会指认陆振宇……

“呵呵……”陆华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偏坦一个养子,偏坦到这种程度!

他那双清明透亮的眼睛,与陆父那愤怒悲痛的眸子对视,特别特别平静地问:“爸,我就问你,你是信他,还是信我?”

“我信你?我要是信你,陆家早就败光了!”这是陆父的肯定回答。

或许,在陆父和在场所有人的心里,废物无能这个标签,早已死死地定在了陆华头上。

不管他怎么费心尽力地解释,都比不过陆振宇简单的三言两语!

“所以,就算我现在能拿出证据,将证据摆在你面前,你也不会相信陆振宇会害我是吧?你只会觉得,我这个一无事处的废物是想守住自己的财产,所以不惜去污蔑自己的大哥!是吧?!”

是——!

可陆父一对上陆华那双质问的眼睛,‘是’这个字,忽然卡在嘴里说不出来了。

他好像……感受到了儿子的委屈与失望。

儿子好像在质问他,为什么宁可信一个养子,也不信他这个亲生儿子?

他也想啊……

可是这些年来,陆华没做过一件让他省心的事!

“噗嗤——”

“你也知道你自己是废物呢?”

站在陆振宇旁边的貌美女子,鄙夷地摇头冷笑出声:“振宇那么优秀,他怎么会陷害你?当年要不是你盗卖了公司机密、导致公司差点破产,公司早就上市成为安市顶流了!”

“这三年来,都是振宇在管理公司!他对你掏心掏肺,送你去国外改造,你回来就是这么对他的?”

“陆华,你可真是无耻又恶心!”

陆华静静看着开口说话的女人,感受着周围众人赞同又鄙夷的目光,忽然笑了。

这一刻。

所有人都在骂他!

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的话!

他这身体的亲生父亲不相信。

陆氏所有高层不相信。

在场每一个人,都不相信……

哪怕此时此刻,他真的将证据甩在这些人面前,他们都会认为是他在污蔑陆振宇!

因为,这些年来,陆振宇伪装的太好了,他的区区几句话根本就动摇不了陆振宇的地位!

“唉,不是大伯说你,陆华,你今天的事情做得太过分了。”

“就算你是董事长的亲生儿子又怎样?我就把话放在这里!我们只认陆振宇!只有陆振宇才有能力掌管公司!”

“而你,你会什么?你只会让公司快速破产……”

“董事长,股份转让仪式继续吧。”

从陆华的瞳孔里,可以倒映出所有人都愤怒鄙夷地看着他,每一双眼睛,都写满了对他的抵触和不信任。

在他们心里,他就是个一无事所的垃圾,而陆振宇却是个德才皆备的商业天才。

眼见陆振宇已经重新提起笔,如骄傲的胜利者一般,准备在股份协议上面落字!

也就在这时——

哗——

陆华眸光转动,面向全场!

那道平缓冷静、如帝王平定江北的嗓音,从他口中缓缓吐出,赫然间卷袭大堂:“我会什么?我会在一个月之内,让陆氏站到安市第一豪门的位置上!”

那句话,不是叙述!

而是——肯定!

几乎在话落的下一秒,在场每一个人都愣住了,一双双如同在看小丑的眼睛,唰唰唰地落在陆华脸上。

陆振宇与陆父更是抬头看向陆华,眼中的讽笑、寒心,不言而喻。

“一个月之内,你能让陆氏站在安市第一豪门的位置上?我没有听错吧?就你?就凭你?我看!你是想在一个月之内,让陆家从安市除名吧!”

第一个出声的人,是公司的高层。

“你能?你拿什么能?”

再一次嘲讽出声的,是站在陆振宇旁边的貌美女子苏纤纤。

这是陆华曾经爱到死去活来的未婚妻!

是在订婚当天,当着陆华的面,光明正大跟陆振宇滚在床上的女人!

如今陆华这个被她瞧不起的垃圾,竟然放言能将陆氏带上第一豪门,她怎么能忍?

“陆华。”

“就连振宇都不敢说这样的大话,你?啧,为了阻止振宇接手公司,你还真是什么屁都放得出来!”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愚蠢又自以为是!我真的好庆幸,还好我当初没有选择跟你订婚,你这样的蠢货,根本就配不上我苏纤纤。”

陆华眼神冷漠地看向苏纤纤。

眼里,早已没有了曾经的柔情与爱慕,有的,只是如极地寒潭般的肃杀与寒意:“如果,我能呢?!”

陆华那斩钉截铁的五个字,顿时引爆了全场的笑声!

“哈哈哈哈……他能?”

“怪不得这废物穿着精神病服,但凡正常点,他就算再蠢也说不出这种话。”

“陆家主,您这亲生儿子已经病入膏肓了,快把他送回精神病院吧!哈哈哈…….”

听着周围贵宾的哄笑声,陆父脸上火辣辣的痛。

平生以来,他从未如此丢脸过!

他气得手指发抖地指着陆华,正要怒斥陆华滚出去——

然而!

还没等陆父开口,接到陆振宇眼神示意的陆氏高层,立刻抢险开口道:“好!陆华,既然你敢说你能带领陆氏成为安城第一豪门,那么,我们就给你这个机会!”

“如果你能证明你比振宇更有能力!在座各位都同意你继承公司。”

“如果你不能,下个月的今天,振宇便是陆氏的新任总裁!而你,退出陆家,签署永久放弃陆氏继承权及股份同意书!”

“我就问,你敢应吗?”

陆华清楚陆氏高层是受陆振宇所托故意为难自己。

但,他会怕?

不会!

他只是眸色平淡的看着开口之人:“哦?你想让我怎么证明。”

陆氏高层露出得逞的笑容:“那还不简单,你只需要解决一件公司所有人都解决不了的事情!”

“并且在一个月之内解决,我们承认,你比陆振宇少爷要强!”

高层的话,引来所有人的点头与耻笑。

公司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陆华这个废物能做到?

啧!

怕是陆振宇少爷心软,想让陆华知难而退吧?

“前段时间,我们陆氏美妆研发了三年的美颜膏秘方专利,被洪家的洪申天夺走了。”

“洪申天的老大,是安市第一势力的头领!”

“陆华,你不是说你能让陆氏成为第一豪门吗?那么……把秘方专利从洪申天的手里抢回来,这件小事,对你来说,很容易吧?!”

很容易吧……

容易?

在座的高层与贵宾,全都用一种看笑话的目光审视着陆华,就等着陆华狼狈地道出一句‘我不敢去’!

洪申天是谁?

是上市公司都要礼让三分的小霸王!

他抢了你的东西,你还敢去讨要回来?

那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张总监,你这赌注太过分了。”

陆振宇十分及时地站出来,装成一副关怀的样子,对着陆华说:“弟弟,你别冲动,这洪申天的后台极大,他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你赶紧跟爸道个歉,说你今天是在跟各位开玩笑。”

“快道歉啊弟弟,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拿你的命去赌,听话,以后大哥……”

没等陆振宇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将话说完,站在正中央,穿着一身病服的陆华,突然抬起头来:“当然容易,不用一个月!七天吧!”

“七天内,我会让洪申天将美颜膏秘方亲自送回陆家!”

“大哥,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那笃定自信的语气,令陆振宇眼底涌出的得逞与算计瞬间僵住……

陆华,答应了?

他竟然敢答应?!

那可是洪申天啊,是安市地下势力老大的头号小弟!陆华这个蠢货,怎么敢去?

“逆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用什么去找洪申天拿秘方,用命吗?”

“你以为你赌气去拿秘方,就能证明你比振宇优秀?你简直就是蠢而不自知,你这个逆子这是要气死我!”陆父气得整张脸都红了。

陆华看都没看陆父一眼。

他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更清楚,他要做什么:“美颜膏秘方的赌注,我陆华接下了。当然,可能如我父亲所说,等我做到的时候,各位又会反悔,说我其它方面比不过陆振宇!”

“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不防,再赌大一点!”

“下个月的今天,也是爷爷的七十大寿。届时,我陆华将与本市执行官平起平坐!一个月为期,我做到了,陆振宇不仅失去继承公司的资格,更得滚出陆家!”

“我若没做到……不会有这个可能!”

好狂妄的语气!

好猖獗的态度!

他就那么笔直地站在那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在座各位老总加起来都强!

这……真的是三年前的陆华吗?

陆振宇有一瞬间的恍然,但是很快,他忽然又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陆华这个蠢货,不过是在装腔作势想要拖延时间罢了。

他真以为,到了爷爷大寿那天,能阻止自己接管公司?

呵!

别说一个月,就算再给陆华一百个月又怎么样?废物依旧只会是废物!

这个不可能实现的赌注,他陆振宇应了!

而这个时候,陆父看向陆华的目光中已经透出了彻骨的痛心!

“陆华……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好在你妈去了京都,如果她今天在现场,得多寒心啊!我当初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连振宇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说完,陆父摇了摇头,心寒意冷地离开了年会。

直到陆父离开后,陆振宇才幸灾乐祸地走到陆华面前,压低声音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恢复正常的,不过,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想让我倒台,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弟弟,要美颜膏秘方的路上,可别丢了小命啊!”

“大哥我还等着你,在爷爷寿宴上,将我从陆家除名呢!”

陆华:“……”

陆华看着陆振宇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微微抬眉。

下一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大厅内突兀响起!

接着!

在周围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

陆振宇那憋屈与不敢回手的怒视下;

陆华丢下两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陆华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

“一个月的时间,废掉你,够了!”

既然陆父宁可相信一个养子,也不相信他。

那么,他陆华从今以后,便不再需要陆父的任何支持!

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以及让陆振宇偿还这二十四年来的嫁祸与伤害!

-

在陆氏年会以陆华闹场结束后。

另一边,从安市通往省城的道路上,刚捡回一条命的中年男子,正抱着文件火速前往省城会议。

洪申天看着老大连命都不要的着急模样,满脸担忧道:“宏老大,你腹部的伤可是致命伤啊,咱们真的不先去医院吗?”

“到底是什么会议,这么重要?”

被称作老大的张宏满身是血地盯着前方的路,急迫道:“快……快开车,这是,这是京都总领亲启的最高级密令!SSS级……”

“据小道消息说,这密令似乎跟国际有点关系……如果我今天不到场,明天,我看到的,将是地下势力所有产业的破灭……快开,快开!”

听到这毁灭性的后果,洪申天再也不敢耽误,一踩油门踩到底直冲省城会议区。

直到坐在轮椅上的张宏,被推进会议中心后,那颗悬在刀尖上的心才放下来。

在场二十六位省城大人物已经聚齐!

这里,有各市地下势力的老大,有各市的第一执法官。

今天全聚集在一起,只为了那条25年来都不曾出现过的SSS级最高密令!

“……”

“……京都那边,只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内,如果没有找到总部要的那个人,在场诸位、包括京都总领,都将卸位滚蛋!”

“这个人,来自于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方,就算全世界各国加起来,都敌不过其百分之一!所以,你们别怀疑事情的严重性……至于要找的人长什么样,我级别太低,了解不到确切的信息。”

“总之,总部那边只给了下面一个回复,那个人:无所不能!无所不会!天地为卑他为尊。”

“……”

这,便是张宏听到的密令内容。

他们要找的人,尊贵万千!

见一眼,便能让人产生发自灵魂深处的臣服!

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世界上任何人站在他的面前,都是卑微的!

可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存在?

“宏哥,还好你来的及时,刚刚上头差点发飙要端了你的产业。”

“你这是遭遇了暗杀还是什么?这么重的伤,竟然撑到了会议结束,真是命大。”

张宏听到这话心脏陡然一紧,下一刻,他心中生出了一股无比的庆幸。

还好,还好他遇到了那个人!

否则不只他要死,他手下的弟兄们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这时,一道道抱怨声传入了张宏耳中。

“你们说,这人怎么找啊?!”

“我去哪找什么无所不能牛逼人物,总部确定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

“你看上头的脸色,像是在开玩笑吗?”

张宏脸色苍白地抬头,声音无力地回道:“尽力而为吧,如果三个月内真找不到,还有上头亲自陪我们卸位滚蛋,上面的人比我们更急。”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能惊动全国!

刚刚外省的好友,已经给张宏轮翻发了消息,问他有没有接到京都总部的SSS级寻人密令。

看来……

这件事情,牵扯的人不少。

如果三个月之内,还是找不到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他们卸位不是说笑的……

张宏摇了摇头,而后控制着身下的轮椅离开了会议室。

“老大!”

“老大你终于出来了,医生!快!快给过来检查伤况。”

“我现在去开车,我们马上去医院急救……”

会议室外焦急等候的洪申天终于看到了老大出来的身影,他连忙带着医生冲过去。

然——

也就在这一刻!

张宏猛然感受到自己的腿部,传来了一阵刺痛。

那痛感,那么清晰!

清晰地持续了好几秒!

“不对啊……这伤可是致命伤啊!竟然能撑到现在,而且还脱离了生命危险?就连大腿的子弹都取出来了,这,这不应该啊……”

“就算是动手术,也不可能恢复成这样!而且还是在没有手术的前提下,这简直就是奇迹!洪总,你们这是早就请过神医了吧?”

医生出言的话,令张宏精神为之一震!

神、医?

“没有!我们老大从受伤到现在,连去医院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有个年轻人及时打电话给我……等等,你说……老大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还是有医术特别厉害的人相救?”

“如果不是对方出手,老大早就死了?”

说着说着,洪申天猛然捕捉到了这个重要的信息。

“唰唰——”

两双询问的眼睛齐齐看向张宏。

只见张宏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双腿,接着!他伸出手,重重地拍在自己的腿上。

“啪!”

顿时——

一阵消失了数十年的细微刺痛感,卷袭张宏全身。

不是错觉,真的不是错觉……

他的腿,有感觉了?

张宏足足在轮椅上呆滞了十秒,才敢确信自己残疾了数年的腿,终于有了疼痛感!这一丝痛感代表着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的腿,有希望站起来了!

“神医……他一定是神医!”张宏激动得脸部肌肉都在打颤,像是想起什么,立即冲着一脸不解的洪申天喊道:

“洪申天,洪申天!”

“快,快给我去环西路上的调监控,给我找!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我的救命恩人找出来——”

当天晚上。

整个环西路的监控,都被洪申天翻了个遍!

可不论他花费多大的力气,都查不到救张宏的恩人。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暗杀地点周围十公里以内,所有的监控都被恶意拆卸过……

而被洪申天倾尽人脉寻找的陆华,早已回到了陆家,全然不知自己上午随意扎的几针,已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陆华……”

“这就是现在的我?”

在镜子前沉思了一天一夜的陆华,正打量着镜子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最终,他的视线落在常年佩戴的项链上。

如果陆华没有记错的话,这枚项链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就在了……

可令人奇怪的是,陆父陆母并不清楚这项链的来历,更不知道是谁送给他的!

“这是什么?”

突然!

陆华的瞳孔里,猛地倒映出项链的正中心,藏着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电子芯片!

而芯片的正面,刻着几个直冲灵魂深处的文字——

【TIANFU】

tian?fu?

天?府?甜?富?这几个英文字母,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这枚电子芯片又是干什么用的?

还有!

自己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具身体里沉睡二十四年!

任凭陆华多费力地回忆,却想不起来任何事情。

倒不是他失忆了,而是被注射了三年的药物,神经早已被药物给破坏。

想要记忆自己是谁,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修复神经类的药材,恢复实力,早点治好受损的神经!

而在此之前,陆家少爷是他最好的身份!

“好在我只是记不起自己的身份,关于能力与医术方面的记忆,都没有忘。”

“就是治疗精神类的药材,早在很多年前就绝种了,恐怕没那么容易找。看来,得去一趟药店,先配点药剂把身体调理过来……”

打定主意先恢复实力的陆华,立即带着那张有一百万额度的银行卡,起身,拉开了房门。

几乎就在陆华抬头的同时!

他的目光,突然撞上了站在门口已久的苏纤纤。

不得不说,苏纤纤的美貌与身材没得挑,不愧是省城豪门苏家的小姐!

当年陆家风光正盛时,苏老爷子觉得陆家前途无量,便将苏纤纤许配给了陆华。

只可惜……没过多久,陆氏就被陆华‘害得’差点破产!

而苏纤纤,更是早在订婚之前就跟陆振宇滚在了一起。

“怎么?三年没见,你连嫂子都不会叫了?”

苏纤纤那毫不掩饰的鄙夷目光,上上下下地扫量陆华,笑道:“我说陆华,你自己有多无能,你自己不知道吗?”

“就你这样的,也敢打赌去找洪申天拿回美颜膏秘方?”

“啧,你该不会以为……装得有骨气一点,我就会对你刮目相看,会后悔当年没有选择你吧?”

陆华蹙眉,看着自信至极的苏纤纤:“刮目相看?”

“难道不是吗?”

苏纤纤捂着嘴娇笑一声,双手环胸地与陆华对视,自以为魅力十足地说道:“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赌,要证明自己比振宇优秀有能力!不就是想让我倾心于你吗?”

“不就是想从振宇的手里,夺回我吗?”

“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洪申天不是你这种小人物可以得罪的,而我苏纤纤,更不会喜欢上你这种没用的男人。”

说了那么多,陆华总算听懂了苏纤纤的意思!

她以为,自己昨天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引起她的刮目相看?

是为了从陆振宇的手里,夺回她这个二手货?

啧!

陆华好笑地扫了苏纤纤一眼,转身便下了楼:“有病就去治,我眼睛没瞎,看不上你。”

“陆华,你不用说这种欲擒故纵的话!你有多爱我,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只是来告诉你,认清自己的地位,别让我反感恶心你……”

曾经的陆华,确实可以为了苏纤纤的一句话,而连命都不要。

甚至亲眼目睹苏纤纤跟陆振宇睡了后,还能跪在苏纤纤面前,求她不要离开他……

可惜,现在不会了!

三年前卑微如狗的陆华,早已不复存在!

“爸,下个月的鉴宝会,您真的不让弟弟去吗?说不定……他现在已经知道错了呢?”

“那个逆子会知道错?他如果知道错,昨天就不会在年会上污蔑你!就不会口口声声说要去找洪申天要秘方!”

“你不用再帮他说好话了,他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

大厅沙发处传来的对话,全数传入陆华的耳中。

陆华下楼的脚步微顿,他只需要一偏头,就能撞上陆振宇看他时的讽笑目光。

那目光似乎在笑陆华:你看看,我都要杀你了,你的亲生父亲还在培养我……

“弟弟!”

也就在陆父即将转头朝楼梯看过去时,察言观色的陆振宇蓦然站起身来,紧张地解释道:“你刚刚都听到了?你别误会爸,其实爸都是为了你好。”

“下个月有一个鉴宝会,去的都是安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陆家只有两个名额。”

“爸不是不想带你去,而是怕你什么都不懂,到时候得罪了人不好收场。”

“尤其是那一天,安市第一势力的张宏老大也会在,如果能和宏老大搭上点关系,我们陆氏就能更上一层楼。”

“所以……”

没等陆振宇添油加醋地解释,陆父直接冷哼一声,打断了陆振宇口中的话:“振宇,你不用跟这个逆子解释!别说名额只有两个,就算有三个,我也不会带上他。”

“他要是去了,别说攀上张宏,怕是得丢尽我的老脸!这种级别的大人物,不是他有能力攀附的,你别替他说话了!”

陆父那无条件偏坦的话,如冰川一般砸进陆华的心里。

他就这么冷静地站在楼梯处,一双眼睛注视着陆父,将陆父眼底的怒其不争与轻视看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华那平庸无能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在了陆父脑海里。

可能是陆振宇第无数次借机污蔑他的时候……

也可能是苏纤纤高高在上地命令他、让他替陆振宇背锅的时候吧……

他从一开始的不解释,到最后歇斯底里地解释了也没有人听……

所以,他在陆父的眼中,才那么地不堪入目吧?

“一个名额而已,我并不稀罕。”

“不过,你们刚刚说的张宏。”陆华整理好情绪,不紧不慢地下楼朝陆父开口:

“是本市第一势力的老大?”

“是啊,弟弟。”陆振宇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的关怀模样,劝道:

“宏老大不仅是安市第一势力的头领,也是省城张家的家主。这样的大人物连父亲都得小心对待!”

“为了陆家着想,你还是不去鉴宝会为好,万一出了什么差错,爸都保不住你。”

“还有美颜膏秘方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的!只要我在鉴宝会搭上张宏,他一句话,就能让洪申天将秘方……”

“不必了!”陆华直接开口拒绝,语气冷硬地回道:

“如果你说的张宏,是安市第一势力秘方的老大,那么很不巧,我应当算他的救命恩人——!”

“所以,秘方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

“毕竟,你,解决不了!”

话毕!

陆华从桌面上拿过一把车钥匙,甩身便出了大门。

身后方的陆父,在听到陆华那句大言不惭的话后,气得差点晕过去!

“你听听,你听听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竟然敢说自己是张宏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个不孝子,早知如此,当年我就应该把他掐死……”

陆振宇一边帮陆父顺气,一边用阴冷讥讽的目光,盯着陆华离开的背影。

张宏的救命恩人?啧啧啧!陆华啊陆华,有些谎撒了可是要没命的!

至于秘方?

你这个废物能解决得了吗?

去吧,自信大胆地去找洪申天吧!到时候我会去洪家给你收尸的……

开车离开陆家的陆华,并没有如陆振宇所愿,当即就找洪申天要秘方。

陆华是在环西路救了张宏一条命。

但是张宏也给了他一百万作为回报!

若是张宏念他的恩情,可能帮陆华一把!若张宏不念,他在没有恢复一点实力的情况去找洪申天,就真是去送命了!

就当陆华决定晚几天去要秘方的时候,另一边的洪申天,正在翻天覆地地找他,找得心肌都快梗塞了。

“你说什么?”

“还是没有老大恩人的消息?”

“环西路周围十公里的监控,全被破坏了?根本就调不出老大当天遇害的监控?特么地!哪个狗日的混蛋干的!”

洪申天气得直拍桌板。

本以为找到恩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随随便便调几个监控就行了,结果没想到……周围十公里内的摄像都被拆了。

而宏老大当时伤势太重,根本就记不清恩人长什么样,更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只隐约记得很年轻、穿着一身病服。

“我不管你们动用什么关系,花多少代价,就算把安市的天给我翻了!也必须找到老大的恩人!”

“只有他,才有希望治好老大的双腿!”

“听到没有?!”

跪在地上的小弟们,吓得抖成了筛子:“可是……洪哥,连长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去哪里找啊?”

“要不……要不,您再去问问宏老大,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细节。不然,不然我们真的无从下手啊,洪哥……”

若非真的找不到一点头绪,他们也不至于无力成这样。

洪申天听着这些话,简直头都要炸了!

宏老大那天伤得那么重,哪能注意什么细节,除了给恩人一张无密码的百万银行卡,就没有……等等!银、行、卡?

那张银行卡里面,存着一百万现金!

“对!”

“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找宏老大。”想到关键的洪申天立马起身,火急火燎地朝着张宏休养的别墅赶去。

银行卡是张宏的,余额只有张宏能查到!

只要老大的恩人动用了卡里的余额,那么,找到他就是迟早的事情!

此时被洪申天标记成重点的银行卡,已经被陆华带到了安市最大的药房门口。

听闻这家药房,是省城一位医术极高的神医所开,里面的药材十分齐全!

除了一些绝种和太过珍贵的药材,其它药材,药房都具备。

陆华一进入大门,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早己写好的药方,往药师面前一递:“麻烦帮我抓点药。”

“这单子上所有的药材都要一斤!”

突如其来的两段话,令戴着眼镜的药师抬起头来,他粗略地扫一眼近三十份药材名……上面至少有两种,贵重到足己掏光普通人的家产......

他震惊地问:“一斤?”

“单子上所有的药材?你确定?”

见陆华肯定地点头,药师站直身子面色一沉地训斥道:“这药怎么可能是一斤一斤抓的!你知道怎么用药吗?这药的份量多一克少一克都是致命的!”

“是什么庸医让你来抓药的?这么害人害己!”

陆华:“……”

知道药师只是出于好心提醒,陆华也没有生气:“用药的克量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药方是我的,我懒得麻烦所以每样买一斤,要用的时候,我自己会配。”

竟然还自己会配药?

看着陆华那二十四五岁的年轻模样,药师眼中浮现出了些许怀疑!

中药的配方,讲究的是相生相克!他知不知道不同的药材搭配,药量是要随之而变动的?

算了!

反正也跟他没关系!

药师无奈地摇摇头,从陆华的手中接过配方。

然——

就在他接过配方时!

就在药师那轻视的目光,撞上纸面上文字的那一刹,他瞳孔猛然一滞。

下一刻,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激动得整个身子都微微发抖了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你……你这张药方,是哪里来的?”

“快告诉我!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药师一只手如获珍宝般握着药方,一只手猛地抓住陆华的手臂,声音颤抖地问。

陆华低头看着药师那只紧抓着自己的手,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只手因为太过紧张与激动,连血管都暴露出来了!

“这张药方,是我自己写的,有问题?”在药师意识到自己失态缩回手的同时,陆华反问出声。

“不不,不是,不是问你有没有问题!”药师连连否定地摇头。

他伸出手,激动不已地抚摸着那一行行药材的名字,眼中皆是失而复得的惊喜:“这是我们历代医学先祖遗传下来的残方,怎么可能有问题!”

“只是……那张残方因为被盗窃过,上面缺失了三味药材!至今为止上百年,都没有人能研究出那三味药材是什么!”

“先生,你怎么会有全面的药方?这药方真的是你写的?”

“……”

也就在药师说话的同时,陆华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药房正厅、那一张被供奉的画像——

那幅画像被后人保养得极好,若非纸张太具有年代感,恐怕都没有人相信,这张画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

而画中那穿着青袍、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那生动的眉目,字画右上角落笔的‘佑’字,都令陆华产生一种极度熟悉的亲切感!

在混乱模糊的记忆之中……

仿佛有过这么一个穿着青袍的男人,跪在他的脚边,喊着他:师父,师父……阿佑定不负师父所托,将医术传至后代数辈……


>>>点此阅读《冰山姐姐找到我后,又撩又粘人》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