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燕时奕,燕时微,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
分类:玄幻言情
作者:冬九景
角色:燕时奕,燕时微
简介:她是秦王燕时奕铺十里红妆,风光大娶的倾城王妃。
她是灵隐国寺的团宠小师妹,个性张扬,是所有人的心尖宝。
她亦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罗月门门主。
她叫桃夭,是一个,连鬼门关都不收的鬼。
重生一世,她手刃负心人,脚踏渣女,她这双手曾给他燕时奕带来的,她都要悉数夺回,甚至,她要让他撕心裂肺、一无所有。
可是,这个赐她一命的傲娇祭司大人,怎么就缠上她了?

书评专区


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燕时奕,燕时微,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第5章 桃花庵里桃花仙免费阅读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花前花后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

一舞终了,台下雷鸣阵阵,一时间京城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姑娘,这舞叫什么啊!”

“是啊,我在大燕可从未见过这样有风味的舞姿啊!”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台上女子勾唇一笑,眼波里流转的尽是妩媚,“此曲舞名曰《葬桃花》。”

这是师父幼时便教她的舞,那时她不肯读经,师父便不勉强,改教她跳舞,却也只教了这一支。

说来也奇怪,自学这舞之时,她就时常梦到自己自己在一株桃花树下翩翩起舞的场景。

“葬桃花,葬桃花,此舞竟名葬桃花吗?”如果她没认错那双眼睛的话,那台上跳舞的女子应该是桃夭无疑。

她跟他果真有着某种牵扯吗?

燕时奕看着台上红衣水袖、翩翩起舞的少女,心中痛如刀绞。

这舞,是他在灵隐寺后山初见她时,她练习的那支,虽然嫁给他后,她不曾再跳过,但这舞姿,每一步的起承转合都早已烙印在他的脑海!

她终于回来了吗?

燕时微每年来春风楼不过是惦念自己未能亲自尽孝的母妃,所以从不争抢。

但许是他自感油尽灯枯,见到这女子摇曳生姿中蓬勃的生命力时,他心中一动,张口便要出价。不成想却有人先他一步,而且竟不是往年的天字二号房。

“天字三号房,出价一万两。”

春风楼的规矩,花魁献舞后的第一面,价高者得,而后顺延。

燕时奕和燕时微心中暗惊,这长安城还有谁能出的起这样的高价。

这样的高价,是往常的十几倍,燕时奕纵然富可敌国,也吃了准备不周的亏。

桃夭也是疑惑不已,这高价显然不是燕时奕和微服出行的燕帝一时拿的出的,会是谁如此阔气?

随着妈妈,她先来了天字三号房,屋里的人一身黑色长袍,红色的曼珠沙华在腰带和袖口开的热烈。

尽管这人背对着她,她依然可以凭借这穿衣风格断定他的身份。

“殿下可真是抬举小的了,小的哪值您破费一万两。”墨泽来此,是对她心存顾忌吗?

“你今天的舞,值这个价。”

“哦,那小的谢过殿下了,不知殿下今日前来,是不是有什么新任务?总不是专程来听曲儿赏舞寻风流的吧。”说着,桃夭很入戏地撩起墨泽的下巴,眼底端的是妩媚。

她本想看着这高冷大祭司不知所措的样子,却没想对方一把抱住她的腰肢,又缓缓摘下了他的蝴蝶面具。

“今日是本宫生辰,来春风楼是寻一合眼缘姑娘作陪的,不巧,你就是这个姑娘。”

一道掌风破开窗户,墨泽就以这样极度暧昧的姿势,抱着桃夭飞身下楼。

灵脉尽废的桃夭自是消受不了这巨大的内力运转,一时不支,全身便瘫软在墨泽怀里。

“这春风楼服务倒是周到,怎么,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吗?”花弄影怎么搞的,没有给她重塑灵脉吗?

桃夭用力抽离,谁想那人却把她锢的死死的。

“我既买了你,你今日就须得陪我寻欢作乐。”言罢,便拉起青着脸的桃夭的手,朝长安街头走去。

“你们大燕是怎么过生辰的啊?”

“回殿下,应该是吃长寿面的。”

“为什么是应该?”

“应该就是……小的没过过生辰。家里人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我是被捡来的。”她无父无母,是师父从小既当爹又当妈,一手把她拉扯大的。

“捡来的?那好,桃夭,你也算是本宫捡来的,本宫就允你和本宫同一日生。那今天既是我生辰,也是你生辰。我们就一起去吃那个什么长寿面。”说完,他就拉着不明所以的桃夭去寻面馆。

“老板,来碗长寿面!”墨泽大大咧咧坐在街边小摊的模样,丝毫没有贵公子的气质。

桃夭站在座位前,却是没有坐下的意思。

“为何不坐,要本宫请你不成?”这个女人一见她就唯唯诺诺,疏离冷淡。刚才在台上,他给那些男人们目送秋波时,分明不是这幅模样。墨泽想想就来气。

“殿下,小的不敢。”既为人婢,她便知礼数,面前这人,是她的主子。

“这就好笑了,桃夭,你胆子大的很,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别一口一个殿下,一口一个小的了。”他听着就别扭。

“殿下,璃月宫,三生三世,为奴为婢,小的自然应这样称呼。”这墨泽阴晴不定,她还是谨慎些好。

见桃夭没有坐下的意思,他直接用灵力把人的腿打屈,又把她锢在了凳子上。

“欠调教。”他冷哼道。

桃夭想挣脱,但她无灵脉,自是以卵击石。

这时,老板刚好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进来了。

面上撒着葱花,卤香四溢,桃夭有些看馋了,她最喜欢吃面了,也好久没有吃过面了。

墨泽看着桃夭咽口水的样子,得意的笑了,“快吃啊,再愣下去,我怕你的口水弄脏我的面。”

“可是殿下……这只有一碗面啊……”总不会是给她点的。

“一碗面怎么了?一碗面就不能两个人吃?我们一同过生辰,面当然是要一起吃。”这个桃夭,倒先嫌弃起他来了。

“殿下有所不知,这吃长寿面也是有规矩的,面条不入嘴不能断,否则便失去了长寿的含义……”说完就想把老板叫来,再点一碗。

墨泽寻思着桃夭的话,迅速挑起面的一头,趁桃夭要张口说话,喂进她的嘴里。

桃夭不嚼,歪着头看向墨泽,不知他这是何意。

“不许嚼!我们各自吸食一头,都不许先嚼断!”然后,他便挑起面的另一头放入嘴中,吸溜了起来。

桃夭无奈,只好也吸食着面条,眼见着面条把两人拉的越来越近,终于快要亲上。

桃夭想赶快把面条咬断,墨泽却没给她这个机会,飞速贴了上去,双唇紧贴之间,天雷勾动地火。

桃夭眼前瞬间闪过些奇怪的画面。一神兽在一棵枯死的桃花树前悲鸣。

那兽生的怪异却华美。通身雪白,长尾如麋,四蹄如鹿,背有二翼,额生二角。

“桃夭,本座来迟了……”

桃夭?谁是桃夭?那棵桃花树竟跟她一个名字吗?

墨泽咬断了面条,桃夭这才回过神来。

墨泽砸砸嘴,不知是在回味什么,轻声说了句,“服务不错,这一万两花的倒值。”

无赖!流氓!桃夭在心底暗骂。

墨泽当然听不见,看着她低头的模样权当她害羞,于是笑的愈发得意。

“老板,结账,不用找了!这面做的好!”他付了一锭金子,乐的老板找不着北,连连道谢。

桃夭看见,觉得这人实在是阔气,出手就是黄金。转念一想,也对,谁让他是南疆祭司呢!

方出门,云破天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一脸慌张。

“殿下,南疆急报!”他将今日冥鸽传来的信书呈上。

墨泽打开看了一眼,便朝着桃夭说,“桃夭,我有急事回南疆一趟,你呆在京城,不许以身犯险,回来我送你一个礼物。”

桃夭在他的眼里看出一丝不舍和……深情?不,定是她会错了意,墨泽这种人,怎会有情?而她最恨深情,也最不信深情!

她点点头,心想,他多半是对她还有顾虑。

墨泽深深地再看了一眼桃夭,他总觉得,他一走,她就要逃……

她可不是会甘愿被束缚的女子。

但愿,她不食言。于是转身和云破天离去。

墨泽离去后,桃夭才想起,自己把燕时奕和燕时微忘在脑后了,于是急忙戴上面具往春风楼赶。

……

妈妈还站在天字三号楼门外,看见桃夭从外面回来,倒是一脸的疑惑,她没见有人出来啊……

“妈妈,一号房和二号房的客人可还在?”

“在的在的,他们倒是派人来问过,不过我也不敢打扰了你和三号房客人的好事,他们倒也耐心,不过蝴蝶乖女儿啊,你怎么从外面回来了?那客人呢?”妈妈听见一声巨响,还以为两人是在……心想三号楼客人是真持久啊。哪里知道两人是破窗出去了。

“不消解释了,妈妈先带我去二号房吧。”

妈妈也怕客人等急了,便没再追问,领着桃夭朝二号房去了。

燕时奕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心下焦躁,可她还没有确认那人到底是不是他想见的那个女人,于是强压着性子等着。

门终于开了。


>>>点此阅读《重生后,被病娇的妖孽祭司宠入骨》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