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晏嘉祤,张光洁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张冉

角色:晏嘉祤,张光洁

简介:【虐男主】“为什么不愿意放过我?”“我爱你入骨,你要我怎么放弃?” 她死后失去记忆,成为快穿执行者,首个任务,就是让男人对原主的爱全部消失。接到任务时,她觉得小菜一碟,扮丑撒泼,花他的钱,惹他生气,做一切让他不开心的事,可没想到男人的爱,居然越来越浓烈,她都差点沦陷…..经历三个世界后,她才发现,原来他对她的爱,就算在黄泉饮了孟婆汤,在地狱被人掏了心,在人间被她的冷漠伤地遍体鳞伤,他都不会变

书评专区

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

《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一会试试在阳台,怎么样……”

窗外晓风残月,黑云弥漫。

刑初瑶猛然惊醒,发现男人发丝湿透,正赶巧低落在她锁骨,浑重低沉的嗓音,充斥着嘲弄的冷意,四周温度灼热,他肆意掠夺,像丝毫不在意眼前这个人。

她万万没想到。

自己在快穿世界呆了二十多年,终于接到快穿任务。

穿越醒来的第一幕,居然会是这样。

第一幕啊!

就这……

男人叫晏嘉祤!

姓名彬彬有礼,性格牲畜无比,手段狠辣毒厉!

缱绻的身姿充满暧昧气息,脑海里面开始不受控制地闯入原主的记忆。

她是这个男人的合法妻子。

已婚人士!

悲痛的记忆开始侵入脑海。

初遇,他处心积虑追她,心动刹那时,男人却将她坠入万丈深渊,他用了世间最狠的手段——诛心。

接近她,追求她,假装爱她。

都说爱情是神圣的,可他用最神圣真挚的情感,取得她的信任,夺走她的爱情,她以为自己遇到真命天子,谁曾想他从地狱而来,将她的心挫骨扬灰。

至此还没结束。

他还用婚姻的枷锁,将她留在身边。

每晚都合情合理地吞噬她,将她的心撕裂还不够,他还要撕裂她的身体,撕裂她的信念,将她活生生一个人,从娇艳热烈的玫瑰折磨成万念俱灰的死尸……

这是原主的记忆。

她曾遇见过一个心心念念的人,却不曾想,那人给不了她未来,给不了她温暖,给不了她安全感,更给不了她爱恋,他唯独能给她的,只有眼泪跟痛苦。

……

不正常的呼吸还在继续,正在接受记忆时,一双大手蓦地掐住她脖子,死死锁紧,愤怒的声音砸向她,“我问你怎么样!”

“你为什么总像个死人一样,我就这么让你厌恶,厌恶到配合我一下都不愿意?”

他近乎歇斯底里,眼底染上一抹阴鹜,上面布满红丝,眼神如寒风扫过。

都结婚两年了,对她好,她推开;对她不好,她忍着。

像个棉花糖一样,不管怎么揉捏,她都能恢复原样,晏嘉祤最恨她这幅事不关己,漠然疏离,一个人强撑还默不作声的样子!

可就是这样让他讨厌的人,却无时无刻,都在刮着他的心脏。

每一刻,每一秒!

刑初瑶真是没想到,穿越过来的第一幕,就成这个样子,她已经很想掐人了,可是这个男人,还这么的粗鲁,这么的没礼貌。

艹!

目光一转,她看着床边上的琉璃花瓶,伸手拿起花瓶,猛敲在床头柜上。

砰的一声。

花瓶瞬间碎裂,瞬间捏起一块最尖锐的碎片,直接抵到男人的脖子上。

“滚出去!”

望着眼眸带着嗜血气息的刑初瑶,他冷笑一声,那病态的眼光反而燃起了一丝乐趣。

“怎么,现在胆子这么大了,想要杀我?”

让他出去?

他偏不这样做!

反而变本加厉,猩红的双眼如同把她吞噬一般。

“啊!你个畜生!”

传来的疼痛,刑初瑶嘶吼一声。

晏嘉祤完全无视她的痛楚,单手捏住她手里的尖锐碎片,被划破的手心渗出鲜血,他视而不见,反而十指交握,捏紧她的手。

一张忧郁迷人的面容,看着滴在两人指尖上的血,心底燃起一丝恶趣味。

优美的淡红薄唇邪异勾起。

他阴鸷地舔舐流淌在她手腕上的血。

然后坐直身子……

刑初瑶额间冒着细汗,完全没想到,这男人这么变态!

就在这时,脑海里面传来系统的声音。

【宿主请听令,本世界你的任务如下,第一,让原主逃离这个变态男人的魔爪。】

【第二,让他对原主的爱意全部消失。】

【第三,弥补原主的遗憾。】

【三点全部满足,视为完成任务。】

刑初瑶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杀了他!

她拼尽全力挣扎,没想到晏嘉祤的劲头并不比她小,紧紧囚住她的手腕,完全俯身,刑初瑶闷哼一声,双手顺势被他举过头顶。

“出去!”刑初瑶嘶吼一声。

晏嘉祤却笑得猖狂,呼吸像是夏日海边的沙砾。

“要是,我偏不呢?”

他声音沙哑,带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压迫力。

可刑初瑶在虚拟空间呆的这么多年,她也不是白呆的,

学技能、练武功、修身养性……

既然是专业的快穿执事,也得有些本领,搞男人这件事情她有兴趣,但要是被迫,那绝对不可能!

就算是已婚,也不允许!

刑初瑶身子被压着,她屈膝往上一带,想要把晏嘉祤的腰部缠住,然后给他致命一击,可她确实低估了男人的实力,晏嘉祤扣住她手臂,在自己缠住他腰部准备攻击时,男人居然将计就计……

“啊!”

刑初瑶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他么有病!”

看着邢初瑶拼命反抗的模样,他嘴角微杨,病态的笑容更甚,“原来你,是愿意配合我的。”

刑初瑶咬牙,回忆起原主的记忆,“你明明不爱我?为什么要这样?!”

她准备来攻心计。

男人神色确实发生变化,微杨的嘴角渐渐凝滞,微眯眼眸,打量的目光像是一把杀人的刀。

看着晏嘉祤脸色的变化,刑初瑶以为自己得逞。

没想到晏嘉祤忽然再次俯身,凑到她的耳边,呼吸和声音都带着磁性,“我都到底了,你说我爱不爱你?”

“???!!”

刑初瑶一嘴死咬住他的脖子,男人吃痛,眉头紧皱后,嘴角却异常兴奋的勾起,“刑初瑶,你是想玩点新鲜的?”

房间内就只有一盏虚拟蜡烛的灯光,自动摇曳的微光下,刑初瑶一张光洁白曦的脸庞,透露着无情的冷漠,她眼睛清澈,睫毛更是漂亮,看着让他很想轻吻她的眼睛。

趁他不注意,刑初瑶右手挣开他的桎梏,屈手肘猛击他的后背,“我新鲜尼玛呢新鲜!”

“嘶……”

这次是真的打痛了,主要他后背有伤。

刑初瑶推开他,迅速起身,顺带着裹上边上的毯子,动作行云流水,乌黑微卷的长发乱成一团,她迅速远离,立马朝门外跑,一走近她才看见这是智能指纹锁!

她这才想起,晏嘉祤经常把她关在这间卧室,里外都需要密码。

狗男人!

她在心中暗骂一句。

晏嘉祤按亮床头灯,坐起身来,满脸都写着斯文败类几个字,“走啊。”

嘲讽的声音极其刺耳。

看着他的那副嘴脸,刑初瑶终于知道,为什么痞帅无比,腹肌八块不在少,还是海城富家子弟的老公,原主为什么会讨厌了!

因为他贱!

晏嘉祤拿起烟,打火机滋剌一声,在寂静的空气分外明显,复古暗黑的房间设计,让此刻的氛围更加诡异,深吸一口,吐出的烟圈,缭绕在他一张英俊无铸的脸周。

上一篇 2021-12-03 上午9:11
下一篇 2021-12-03 上午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