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葬阴师沈旭,王铁林,阳间葬阴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阳间葬阴师
分类:悬疑
作者:流年晨星
角色:沈旭,王铁林
简介:童断石过独,阴身不可葬。玄武昂首养尸煞,祸己殃人惹天罚。三元九运推万象,九宫飞星定阴阳。五行八卦显神威,捉妖驱鬼降邪祟...
我是沈旭,命犯地煞,出生那日百鬼缠身,难过一轮本命之数。
年满十二岁的前一天,外公施展活尸藏棺遮天机,黑猫九命乱阴阳,用小木车拉着我的棺材送到太清山玄清观,自此,我踏上了一条诡异莫测的奇门之路...

书评专区


阳间葬阴师沈旭,王铁林,阳间葬阴师小说免费阅读

《阳间葬阴师》第5章 死而复生,全家团圆免费阅读


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青光自空中普照棺木,玄清道人伸手推开棺盖,青光径自没入沈旭体内。

黑猫流出的鲜血早已干涸,毛发沾染血污纠结着,龇牙咧嘴,死相狰狞。

玄清道人伸手托起沈旭直挺挺的身子,走入殿中平放在三个蒲团上,抖手飘出一张符箓落在棺木中,随即燃气熊熊烈火,连带黑猫一同焚烧。

取过神案上早已备好的凝神水洒在拂尘上,玄清道人手臂轻颤,均匀抖落在沈旭身上。

“己卯,壬申,庚戌,丙子,兀那小儿沈旭,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老神仙只喊了一声,却如空谷回荡,悠悠远扬...

片刻后,沈旭眼皮微微颤抖几下,想睁开双眼,却因死去太长时间,感觉不太明亮的光线有些刺眼,再次轻轻闭上。

玄清道人呵呵一笑,蹲下身子扶着沈旭半坐起身。

“孩儿啊...从今天开始,你就跟老道我在这观中清修,六年后,方可归家与亲人团聚。”

沈旭缓缓神,挣扎着起身跪伏在地。

“弟子沈旭,拜见老神仙...”

一阵刺耳的喇叭响起,把沈旭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小伙子,王巫镇到了,你在哪里下车...”

沈旭急忙看向窗外。

“师傅...在前面十字路口下车。”

六年没有回家,镇子并没有太大变化,镇中心的十字路口多出几栋新楼,依稀还是原来的模样。

跳下车,紧了紧背后沉甸甸的双肩包,朝着镇北山脚一路小跑。

路上依稀有人能认出这个身材瘦高的小子很像老沈家的外孙,却又不敢确定。

六年没回家,沈旭没有时间和旁人打招呼,他只想尽快回家,看一眼自己的姥爷和父母。

沈家在镇子最北头,紧靠巫山而居,门前一条弯弯曲曲,只有四五米宽的柏油马路。

漆着红油漆的大铁门略显斑驳,一个老人坐在门口的老式椅子上不断张望,嘴里叼着一根快要燃到头的烟。

老人身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眼中尽是期盼,双手不断搓着衣襟。

在女人和老人之间,蹲着一个闷头抽烟的中年男子,短发根根倒立,虽是穿着朴素,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子英气,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候肯定是个大帅哥。

他们三人昨天在镇子十字口等了一天,今天一大早便保持这样的动作,在门口守了三个小时。

按约定,他们最牵挂的沈旭昨天就该回返家中,却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心中忐忑不安。

哪怕老神仙已经让人捎信说沈旭活的好好地,没有亲眼见到之前,他们也不安心。

一个挺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拐弯处,沈红梅揉揉自己的眼睛,双脚在地上用力跺了几下,伸手拉了拉蹲在地上的王铁林,声音哽咽中带着无尽欢喜。

“爸...老王...那是小旭吗?你们看看,那是不是小旭...”

沈玉山猛地睁开老眼,身体颤抖着从椅子上站起。

沈旭和王铁林有着七分的相似,特别是虎虎生风的跑步姿势。

沈玉山老泪垂落,略显蹒跚往前走了几步。

“是...是小旭...我外孙回来了,铁林...快,快放鞭炮,我孙子回来了...”

王铁林大笑着应了一声,猛吸两口烟,对着地上长长的鞭炮杵去。

鞭炮声中,沈红梅搀扶老爹踉跄着迎向沈旭,满脸泪花。

沈旭快跑几步来到两人身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姥爷...妈,我回来了,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沈玉山一把拉住沈旭,老而弥坚的双臂依然那么有力。

“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回家...你妈给你做了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和黄焖鸡,都热好几遍了...”

王铁林快步跑过去,和儿子来了个熊抱,发出阵阵大笑。

“儿子...都长这么高了。你走的时候,还跟个瘦猴儿似的,现在这么结实了...”

一家人抹着眼泪回家,沈红梅摆上一大桌子饭菜,沈旭碗中那高高堆起的肉,是亲人满满的爱。

整整一个下午,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欢声笑语,听着沈旭在太清山上的一点一滴。

晚上九点,沈红梅在院子里洗衣服,沈旭推开父母房间的门,一眼看到父亲王铁林手里拿着一个子弹壳发呆。

见到儿子进来,王铁林急忙把子弹壳装进兜里。

这个弹壳,沈旭小时候经常见。

“爸...又想你身世之谜呢?”

王铁林轻叹口气,点了根烟。

“你是回家了...我的家在哪里还不知道呢,也就这点念想了...”

沈玉山并没有隐瞒王铁林被拐卖至此的事。

没有王铁林的生辰八字,沈玉山本事再大,也无法卜算王铁林的身世。

“爸...都过去四十年了,找到你家人的希望很渺茫。我能看看那个弹壳吗?”

王铁林哦了一声,从兜里掏出递给沈旭。

这个东西,关系到王铁林的身世,被拐卖到王巫镇之前,就戴在他的脖子里。

上面的红绳早已断掉,留下两个小孔。

弹壳上刻着两个潦草而又苍劲的小字,文松。

“爸...这两个字刻的真不错,苍劲有力。文松是什么意思?你本来的名字吗?”

“我哪儿知道,你姥爷说我被卖到这里的时候才一岁多,还不记事呢。不过,我总是梦到这个子弹壳是一个身穿军装的人给我戴上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妈说是因为子弹壳的原因,所以才会梦到这些...”

沈旭轻笑。

“爸,你不会是红色家族出身吧。要不然怎么会给孩子戴子弹壳呢。那个年代,一般人家可没这东西...”

王铁林翻了个白眼,把烟头摁灭。

“就算我亲爹是司令又能咋着,谁知道现在还活着没。行了,赶紧去睡觉吧。”

沈旭哦了一声,把子弹壳顺手装进兜里。

王铁林立刻急眼。

“兔崽子,你拿我子弹壳干啥...”

沈旭嗖的跳出房间。

“这东西归我了,明天找个红绳穿上,放心吧,在我这儿丢不了...”

王铁林气得骂骂咧咧,沈红梅走到门口瞪了他一眼。

“这都几十年了,还放着它干啥,小旭喜欢就给他...”

王铁林郁闷的砸吧几下嘴,转头回屋。


>>>点此阅读《阳间葬阴师》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