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最新章节,南希,许翎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风雪无常
角色:南希,许翎川
简介:沈南希穿书了,穿成占了正妻之位的女配,与男主许翎川相处久了之后发现男主人帅心善撩人心,那便收为己用好了。
说干就干,南希开启她的训夫大法,把这古代丈夫给教育的明明白白的。
婆婆难搞是吧 。
斗智斗勇不长久,医药事业搞起来,金银珠宝来伺候,婆婆只赞媳妇妙。
女主表妹难搞是吧,来个通房转移炮火,把自己的站斗改成别人的战斗。
最后男主沈翎川说道“乖,别闹了,歇歇咱回家吧!”

书评专区


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最新章节,南希,许翎川全文免费阅读

《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第5章 儿媳乃旺夫之相免费阅读


南希乖巧的说道:“母亲有所不知,儿媳嫁人之前算命先生说儿媳乃旺夫之相,还嘱咐儿媳身上切不可穿戴深色压了这旺运。”

“你说真的?”许大夫人声音拔高明显有丝开心更多的是怀疑。

“是的,先生说衣物贴身穿着最是影响人的气运!儿媳也不喜穿亮色的衣物,不过为了夫君,儿媳愿意尝试。”南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朱姨娘一脸看戏的表情,更多的是探究。

身侧的许翎川看不下去南希忽悠她母亲了,开口说道:“开始敬茶吧!”

说完,许翎川低头,“耍什么聪明,待会找你算账!”温热的呼吸在耳畔游走,刻意压低的声音带有挑拨意味,南希耳朵又苏又麻。

南希耳朵微红,反应过来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气又急低低喝:“站好!”

“小两口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又是朱姨娘,我和你有仇吗?

许大夫人那眼神嫌弃的好像她是狐媚子一般。

南希汗颜!自古婆媳难相处,看来都是男人惹的。南希幽怨的看了一眼许翎川。

那边丫头端了托盘出来,许翎川先敬,许大太太回了一个装了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荷包,轮到南希了。

只见南希一碰茶盅便觉得烫手,才走了两步手中吃痛,茶盅便打落在地。

“沈氏,你这是什么意思!连婆母都不想认了吗!”许大太太一脸怒容的指着南希发问。

下马威吗?哼!

“儿媳没有这个意思,儿媳老家有敬茶前有摔碗习俗,只怪儿媳没有提前告知,还前婆母恕罪,可否让儿媳自己去茶水间亲手泡茶来给婆母赔罪!”

这许大太太知道茶里的手脚,自然不想南希再碰,一口拒绝,“不用了!让丫头泡茶就好。”

南希早已料到,转过头对旁边的丫头嘱咐说道:“这位姐姐,你泡茶可得仔细了!泡的不好喝惹得婆母不喜那就是你的不是了!”声音清脆响亮。

你要再敢动手脚,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丫环拿着托盘的手捏紧了些,看了一眼许大太太略一俯身下去了。

茶水间的茶水自是时时备用的,不一会儿就重新端着托盘过来,南希合拢的手掌紧了紧,待托盘已到跟前时,南希用手指摸了摸茶盅边缘,烫的立马缩回手。

南希的目光忽明忽暗。

身后响起来顾浅浅的娇笑的声音,“舅母,浅浅来迟了,还请舅母饶过浅浅!”

趁大家视线都被顾浅浅吸引过去时,南希迅速把空间挑来的小药丸扔进茶碗中,顺手把装药的纸包扔进这小丫头的袖子中,做完这些,南希心咚咚直跳。

果然刚才还神情严肃的许大太太一脸笑容的道:“什么迟不迟的,一家人何必见外,过来坐。”

顾浅浅在一一和许翎川朱姨娘打过招呼便自顾自的坐下,丝毫没把南希放在眼里,许家人好似也觉得正常。南希垂眸不语。

端茶的那一刻许翎川出声道:“表妹,这是你嫂嫂。”许翎川很少讲话,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了一下看向南希。

南希待要端茶的手僵在半空中。

大概是寄人篱下久了,顾浅浅反应很快,“嫂嫂莫怪,是妹妹疏忽了,妹妹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都说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舅母这般宽宏大度,想必嫂嫂也是如此。”

南希低垂着头,笑脸都不想给,只想赶紧离开这种环境。

“好了,敬茶吧。”许大太太发话了。

许翎川紧紧的盯着南希,唇抿成一条线,不知在想什么。

南希抬手刚要碰到茶碗时,手又放下,生硬的说道:“婆母,我闻着这茶不对劲,恐怕是有人下毒。”身侧的许翎川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南希无语,许翎川眼神都要把她的脸烧穿了,她再不住手估计他下一秒就要掰断她手腕了。

“下毒!”许大太太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而这端着托盘的丫头听闻更是差点把托盘都给扔出去。

旁边荣嬷嬷一边安抚完许大太太一边从头上拔下一根银簪打开茶盖就往里伸。

待簪子一出来,在坐的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许翎锦早就看穿了南希的把戏,暗暗佩服他这嫂子。

这下好了,荣嬷嬷吩咐大家都不许动,挨个搜身,中间拉了一道屏风,男女分开检查。

南希觉得这些人真是多事,她早饭没吃饥肠辘辘的,现有又站了那么久,自己挑了一张椅子坐。许翎川眉头皱了皱没说什么。

指着刚刚端水的丫头说道:“不用搜身了,我觉得她最为可疑,搜她一个便是。”

那端水丫头看有人对她发难,早已吓得跪倒在地,双眼含泪嘴里喊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下毒。”

可能荣嬷嬷也觉有理立马过来给这丫头搜身。

很快便从袖子里搜出纸包,这丫头从脸呆愣到不可置信,立马向许大太太求饶,“大太太,不是我,不是我下毒的,我只是听从您的吩咐...”

“住嘴!”许大太太怕这丫头供出她来,立马喝住。

那丫头抬起泪眼蒙蒙的双眼看了看南希又看了看众人,只在一旁小声哭泣。

许大太太下令道:“你这丫头竟然敢毒害主母,来人,给我押送官府!”

押送官府不死也得脱层皮,名声也差了

那丫头看已经毫无希望干脆扯开了嗓子喊道:“是许大太太吩咐奴婢....”话还没说就被荣嬷嬷一个箭步捂住了嘴,身后蹿出两个小厮按住那个丫头。

那丫头也是刚烈牙齿狠狠咬了荣嬷嬷的掌侧一口,立马响起荣嬷嬷的猪叫声,“啊!”。

许大太太惊呼,“嬷嬷!”

好不混乱

南希觉得吵,刚想开口,立在她身前的许翎川开口了,“都住手!”

“这丫头毒害主母罪大恶极,将这丫头拉至府外处理了!”


>>>点此阅读《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