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顾典,顾景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
分类:先婚后爱
作者:淘沙
角色:顾典,顾景
简介:官方标签是先婚后爱,实际是男女主并没有结婚,目前只是单方面囚禁。
而且到最后两人都不会结婚。
结局目前暂定是be
男主性格也有一定很大问题,易怒,病娇,总之远离,当然……也有温柔的时候。
至于最后一次跑,有没有被抹脖子,的确是抹了。
死没死的……你猜……哈哈哈。

书评专区

北韩城的童崎:我就是第一个给你评价的人,但是号丢了,只能搞个新号

北寒城的童崎:写的不错,就是看的人基本没有。或许可以去多宣传一下。


《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顾典,顾景小说免费阅读

《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第五章破戒免费阅读


顾景起身,双眸微眯,不老实地手再次伸向顾典,他轻轻环住,将头埋进她脖颈,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温热的皮肤上,暧昧且温柔。

“小典……你感激老家伙,难道就不感激我吗?”

“没有我的同意,你以为你能在顾家待多久?嗯?”

顾典垂下头,心里暗嘲讽自己,他顾景说的没错,如果没有顾景的同意,顾向阳怕是也没有办法,即使他如何喜爱你,如何把你当女儿,可你最终不是他女儿,谁TM不更爱自己的孩子。

从她进顾家大门那天,顾景的厌烦鄙夷就一直在,顾向阳差一点因为顾及顾景的情绪,将她送走。

这点上面,他从来不恨顾向阳,反而更加感激,毫无关系的两人,能供她吃喝上学,她有什么不知足,不感激。

最后不知道是不是她得恳求,还是顾景当时觉得,有个小跟班突然也不错,竟破天荒的去找顾向阳,让自己留下来。

不管因为什么,顾典已经很感恩戴德,她不过是顾家保姆的女儿,能将她带回,给吃给穿,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顾典视线模糊,一滴泪夺眶而出,心道:“顾景,你可真是恶魔。”

眼泪滑落,滴在顾景手臂上,也激起了顾景心中不悦。

他爱护她,从小就让她享受最好的生活,吃穿用度从来都是大把大把给她,即使每次看到她的脸,都让她烦躁不安。

一度恨她,为什么这张脸,越长越勾人不自知,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喜欢,满脑子满心,就从未装进去过别人。

当他知道,她不是老家伙的私生女时,他有多开心,没人知道,也不敢让别人知道,似乎也只有自己开心。

顾向阳瞒的可真天衣无缝,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他还真是猜不到。

顾景哑着嗓子问道:“哭什么?”眼中星火燎原,“我让你委屈了?”

“没……没有。”顾典违心说道,她不想哭,是真的不想哭,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稍微觉得自己不开心,委屈,就会眼泪止不住的掉。

努力克制自己仰天,不敢低头,眼泪还是会从眼角流出,当真是特讨厌自己这一点。

“没有,没有你哭什么?”顾景将人毫无怜香惜玉地将人一把扔到床上,“既然这么想哭,那我就让你哭个够。”

顾典被摔地七荤八素,还差点扭到腰,她吃痛了一下,身体蜷起,习惯性做出防御姿势。

顾景冷笑,带着惩罚意味道:“顾典,我已经忍很久了,谁让你总是跑,看来只关你没有用了,那我们玩点别的,怎么样?”

顾典惊恐,下意识连连后退,可就这么大的床,这么大的屋子,她又能往哪里躲。

顾景一把抓住她脚踝,将人拉了回来,嘴角一勾,邪魅道:“你跑的掉吗?嗯?”

一把将顾典衬衣扯开,露出肤若凝脂的好皮肤,这让顾景无意识咽了咽口水,这么多年,他不知道多惦记眼前的人,可又因为各种原因阻碍,始终就没有真正吃到嘴里过。

顾典吓得惊叫一声,慌乱将自己捂住,满是惊恐地双眸透着不可置信,颤颤巍巍说道:“你疯了,你真的是疯了。”

顾景一笑,笑声悲凉委屈,“你说对了,我就是疯了,那也是让你逼疯的。”

他直接将顾典捂住胸前上的双手拉开,邪魅咬了她脖颈一口,鲜血流进唇间。

那种感觉,无法形容,不过……感觉好极了。“这是你自己找的,一再的挑战我的底线。”

顾典吃痛,双手推搡,心里恐惧,害怕的瑟瑟发抖,他从未见过顾景这样,只能颤声急迫道:“我错了,我不逃了,我知道错了……”

以为这样,他就能放过自己。

顾景舔了一口唇,抬眼见她这样,心里更加不舒服,怒火更大,寒声道:“晚了,顾典,晚了,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翻出我的手掌心,你最好乖乖配合,否则我就把你绑起来了,到时候你会更难堪。”

顾典动作停滞,大脑像是被雷劈到,顾景的话像是录音机一样,反复播放,绝望无助,没有能帮她。

顾景勾住嘴角,吻了上去,从未体会过如此的触碰,让他吁出一口气,邪魅疯狂起来。

次日,当顾典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身边早就没有人了。

顾典拖鞋酸痛的身体下床,直接去了浴室,泡在浴缸里,她终于长长吐了一口气,嫣然一副打了一场胜仗,回来泡了温水澡,放松放松的架势。

“付子玉说的没错”顾典苦笑“既美好又疼痛。”

人们说,在两人相融在一起的时候,如果彼此是喜欢的人,那感情是美好,如果不是,那则是恶心反胃。

显然……她好像没有恶心反胃。

但心里还是固执的觉得,自己还是不喜欢顾景,没有那种感觉,没有那种怦然心动。

唯一有的,就是恐惧,害怕,压抑,可怕的精神压力。

顾典自己也不知道泡了多久,兴许太累了,或是水的温度又太让人舒服了,不知不知不觉,竟又睡着了。

等她再醒来时,水都已经凉了。

简单擦拭一下,从衣橱找了件衣服穿上,她没有收拾床单,反正这房间是顾景的。

顾典下了楼,茫然扫了一圈,没有见到顾景,也没见到其她人。

抬头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了。

这个时间家里没人,有些不正常了。

不对……顾典福至心灵,笑了笑,眼里闪了过光亮。

“家里没人,那我岂不是可以顺利跑了。”

来不及再多想什么,顾典立马跑上二楼,“不对,这时候收拾什么衣服。”又快速下楼。

还没等跑到门口。

大门按键声便传来,失落心情又填满顾典整个人。

顾景回来了。

看着手里提着两大袋子东西的人,顾典垂下眼睑,准备转身回屋。

昨夜温存,一看顾景,就想起他那变态的床上人品,就不自觉的脸红,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典,过来吃饭。”顾景温泉的声音直冲耳蜗。

她的心,一下子软了,今天……他又抽风的温柔。

“不吃了,不饿。”顾典低头上楼。

回到自己房间,她将自己埋进被子里,试图让自己赶紧再睡一觉。

三分钟后,顾典房门被敲响。

顾典打了个激灵,心脏也跳了起来。

“不吃饭怎么行,吃完饭再睡,乖……我在楼下等你。”顾景说道。

“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吱呀一声,房门被从外打开。

顾典将被子紧了紧,把自己抱着一个圆。

“你这是干什么?”顾景坐到床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

“那就赶紧起来,别把自己捂被子里,空气不流通了。”

“我想睡觉,我不想吃饭,真的。”

顾典隔着被子,听到了顾景的叹息声,床边塌陷下去的地方鼓了起来,她紧绷的神经稍微松了些,直到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她才彻底放松下来。

她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大大的吸了口气,仿佛刚才她差点缺氧而死,现在好不容易吸到空气。

“出来了。”顾景站在门口,一双温润的双眼注视床上的人,嘴角上扬,忍俊不禁。

顾典尴尬不已,像是被雷给劈了魂魄。

她点了点头。

“吃饭吧,”顾景走到身边,直接将人横抱起来。

顾典红了脸,这两人没那个的时候,也没觉得多不好意思,这发生了点什么,却怎么都别扭。

“你……你放……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怎么?嫌弃我抱你走的慢了?”

顾典摇了摇头,“不是。”

顾景低头,双眸含笑,“那是什么?不好意思?你小时候在沙发上睡着,我又不是没抱过你。”

“我……”顾典无法反驳,心道:“算了,她说的没错,更何况……昨晚该做的,什么没做”

楼下,顾景将人轻放,打趣道:以后多吃点,感觉轻了。”

“嗯”顾典点头,从昨天晚上,她就没吃,说不饿,那都是骗人的,她饿的要命。

她挽起袖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菜色不错,都是她爱吃的,这点不得不佩服顾景,观察入微。

顾典吃的正香,此刻没有发现,她手腕上的淤青格外显然。

一边顾景脸色突然一沉,问道:“你手腕怎么回事?”

正在吃饭的顾典一怔,心道:“装什么,这不是你昨天晚上的杰作吗?”


>>>点此阅读《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