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素梅,王二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七零后我一无所有,还被叼走》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七零后我一无所有,还被叼走

分类:年代

作者:月半满

角色:王素梅,王二虎

简介:钟意黎顺风顺水了半辈子,一朝穿越,成了七十年代案发现场待宰的可怜小白菜。
面对黑心的外婆、歹毒的大舅、阴险的堂姐,大小姐表示:丝毫不惧。
她要帮着亲爹扶摇直上,带着老妈发家致富,找到战场上消失的小叔,揭开当年哥哥被拐卖的真相…
某科研大佬:我不配拥有姓名?
钟意黎(星星眼JPG):大佬,新偷来的户口本,要不要呀~

书评专区

重生七零后我一无所有,还被叼走

《重生七零后我一无所有,还被叼走》第5章 背着半步刑法的男人免费阅读

一早被人扰了清梦,任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钟意黎烦躁地蹬了蹬被子,只听刺啦一声,小巧的脚丫就深深陷了进去。

王素梅恰好从门外走进,将钟意黎脸上的羞窘瞬间脑补成了紧张和胆怯,赶忙坐到小孙女床前,轻声安慰。

“别怕,有什么牛鬼蛇神,奶奶都给你拦外面。”

“奶奶,你真好。”钟意黎将脑袋窝在王素梅身旁轻轻呢喃道。

她不知道别人家的奶奶什么样,但两世为人,都是王素梅满足了她对这个名词的想象。

“咱们意意也好。”

“再睡会,奶奶出去看看。”王素梅仔细地替孙女捏了捏被角,迈着步子转身离开。

钟意黎虽仍旧困倦,却没了继续睡觉的心思,索性穿上衣服,起身去了院子里。

“开门,快开门。”

“再不开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砰砰砰。”

敲门声愈演愈烈,除了叫骂声,依稀间还能听到有人撞门的声音。钟意黎正要上前,却见自家奶奶慢条斯理抄起扫帚,一步步迈向了大门口。

“我老婆子倒要看看,你们跟谁不客气。”

王素梅的声音颇有几分凌厉,身上那股从容不迫的样子,一下就让钟意黎突然就联想到了古代战场上横刀立马的女将军。

门甫一被打开,一位满脸堆笑,看起来很有些畏手畏脚样子的青年带着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进来。

“钟婶子,您且让让,这事跟您没关系,我们是来抓钟宜生、黎亦舒的。”

王素梅毫不畏惧,扫帚一扔,紧接着说道:“想带我儿子、儿媳走,行啊,你倒是跟我说说他们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否则,就别怪我老婆子不客气!”

为首青年被她这掷地有声的一番话镇住,好半晌后才支支吾吾说道:“钟婶子,您别恼,也别为难俺们,俺们也是听人吩咐办事。”

这话一出,他身旁的几个青年各个都是面露难色,一副悔不该当初的样子。

“那就让能说出个一、二的人来。”王素梅逻辑清晰、毫不退让。

作为大队会计,没人比她更清楚,营子村认得就是实干,她不信这群臭流氓、小混混能在村里折腾出朵花来。

王素梅淡定从容的样子激怒了为首青年身后那小眼睛少年,他冷哼一口,不屑的朝王素梅睨了一眼。

“你个死老太婆好生不讲道理,竟敢怠慢领导的小将,怕是不想活了。”

“就凭你?当年大领导接见我们这群劳动模范时,你爹还在穿开裆裤呢。”

王素梅说完,围观的村民们哄堂大笑,小眼睛少年的脸色也原来越难看。

“吆喝,虎哥你快看,这小姑娘怕不是看上你了吧。”

人群中,小眼睛青年身旁那流里流气的小伙子一吆喝,众人的视线齐刷刷朝着钟意黎扫了过来。

钟意黎面上不显,心中冷哼: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王二虎,背着半步刑法的男人,她是疯了才去招惹。

不过是为那人的境遇唏嘘,好奇多看两眼罢了。

小伙子们不怕挨揍,更不惧流言,他们最不能忍受的是别人的轻视。

钟意黎这副轻飘飘的样子直接把他们的怒气值拉到了最高。

“我可是根正苗红的人民子弟兵,你个米帝主义狗崽子有什么脸面站在我们面前指指点点。”王二虎顾不上维护大哥的面子,指着钟意黎破口大骂。

钟意黎不怒反笑。

“根正苗红?如果根正苗红的标准是逼死亲妈,那我确实不如你。”

钟意黎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王二虎的后背却是生起了一层薄汗。

“你莫不是以为凭这点小道消息就能拿捏住我吧。”王二虎梗着脖子说道。

“真相究竟如何你心里清楚,不过,夜半三更,你亲娘来找你的时候,可别哭鼻子。”

钟意黎也没想靠着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能逼退王二虎,大小姐玩的是心理战,不急,后招留着慢慢放。

“你…你…”

王二虎本就有些结巴,平日里还显不出来,这一着急,话就说不利索了,钟意黎却是抓住机会,朝着人群走去,缓缓开口说道:

“钟方文,1937年牺牲于南城下关,时年21岁;

钟方武,1940年牺牲于百团大战,时年30岁;

钟尽心,1944年牺牲于杨楼伏击战,时年20岁;

钟尽力,1947年牺牲于孟良战役,时年22岁;

钟无隅,1944年牺牲于罗斜反击战,时年17岁;

钟免成,1945年牺牲于绍兴庄战役,时年17岁;

钟无形,1950年参加朝鲜战争,至今下落不明…..”

“我钟家,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就根不正、苗不红了?”

在这个尊重军人的时代,没有人会拿这种事吹牛或争一时长短,钟意黎说的只可能是真的。

饶是王二虎之流,一个个都羞愧的垂下了脑袋。

就在这时,钟宜生紧跟着开口。

“李援朝,那年你娘难产,是我娘顶着全村人非议把她送到了医院。”

“高强,鬼子进村的时候,你爹、娘只顾自己跑,是我娘将你护在怀里,才逃过一劫。”

“吕荣昌,饥荒的时候,不是我娘的十斤地瓜,你全家都得饿死……”

冬里农闲,大家都乐的凑个热闹。

钟宜生这番话说完,围观众人简直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们不是没有看到钟家这些年为国家、为村里的付出,可这一切,在什么时候变了呢?

人类最擅长的就是遗忘,之前是掩耳盗铃,眼下是真不记不清了。

升米恩、斗米仇,他们终究还是成了年少时最唾弃的“白眼狼”。

村里人一个个羞愧离开,王二虎更是落荒而逃。

即将迈出钟家大门的时候,他听到那城里来的姑娘轻飘飘的在他耳畔说道:“红旗真可爱,一点都不像早产呢。”

>>>点此阅读《重生七零后我一无所有,还被叼走》全文<<<

上一篇 2021-12-28 上午7:12
下一篇 2021-12-28 上午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