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穿,状元郎的童养媳爱种田》小说最新章节,于小鱼,顾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书穿,状元郎的童养媳爱种田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柠檬和橘子
角色:于小鱼,顾征
简介:一朝书穿,于小鱼成了腹黑大佬家买来的童养媳。家徒四壁,爹娘早逝,极品亲戚。于小鱼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养家重任。一路发家致富,供养豆芽菜一样的少年读书。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腹黑大佬渐渐沉沦,童养媳于小鱼成了他想要守护的人。

书评专区


《书穿,状元郎的童养媳爱种田》小说最新章节,于小鱼,顾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书穿,状元郎的童养媳爱种田》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于小鱼一睁眼,看到一间四处漏风的破旧茅草屋,还来不及仔细观察,脑海里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汹涌而来,两眼一黑,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闭着眼睛沉思了好久,终于接受了现实,她书穿了,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再也不是农业大学刚毕业的于小鱼,而是被顾家买来的童养媳于小鱼。而原身,则因为上山挖野菜淋了大雨,高烧不退,又没钱抓药,一命呜呼了。

挣扎着起来,一步一步挪到门口,这时候顾征从旁边屋里走出,急忙走过来扶她坐到一张板凳上,又端来一碗清汤一样的粥和一块土豆。于小鱼心里叹气,但还是接过碗喝了起来,又把土豆一分为二,递给顾征半块:吃,你不吃我也不吃。顾征犹豫了一下,接过红薯慢慢吃着。吃完饭,顾征背上背篓去挖野菜,让大病初愈的小鱼在家休息。

根据原主记忆,顾家是外来户,在村子里是没有地的,顾父顾母还在的时候,顾父上山打猎,顺带采些山货换钱,顾母接些刺绣的活计,日子虽不富裕,温饱不成问题,且能供儿子读书。至于买下于小鱼,也是夫妻二人心善,看不得七八岁的小姑娘被卖去腌臜地界,才咬牙买下了于小鱼,对外说是童养媳。

吃了东西,恢复了些体力,于小鱼在这个家里转了转,三间茅草屋,一间堂屋,外带一间灶房,小院里用篱笆圈了起来,屋后有一片荒废的菜地,而灶房里,除了一块土豆和两个窝头,再无一粒米。而这土豆和窝头,还是隔壁李婶偷偷接济的,若是被她婆婆发现,少不得又是一顿鸡飞狗跳,泼妇骂街。

于小鱼打定主意,屋后的菜地要尽快把土翻过来,种上菜和土豆,要明天上山转转,两个人都在长身体,要吃饭,还要吃的营养,少年要读书,花销也很大,要尽快挣钱。

顾征回来,背篓里有些野菜,还有一些菌子和两根竹笋。晚上于小鱼用野菜和菌子煮了一锅汤,每人又吃了半块窝头。算是应付了晚饭。

饭后,于小鱼细细的和顾征说着自己的打算,顾征听的眼睛都亮了,活像一只看到骨头的小狗狗,于小鱼强忍着才没上手揉少年的脑袋,心里感慨,终究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真是个孩子啊。两人商量好,各自歇下。

第二天,天蒙蒙亮,于小鱼起床做饭,而顾征已经在屋后翻地了,等于小鱼做好饭,已经把地翻了三分之一。

两人吃过早饭,一起上山,一路上遇到可以吃的野菜菌子,两人都往背篓里挖一些。今日两人做伴,往山里走的远了一些,意外发现了一窝鸟蛋,顾征开心的拿给于小鱼看,又小心翼翼的捡起来放在背篓里,于小鱼也笑眯了眼睛。

再往前走,两人发现一片腐烂的榆木,木头上长满了木耳,于小鱼一阵欢呼,想跑过去摘木耳,顾征却拦着她说,这是不能吃的,以前村里吃死过人。于小鱼拍着胸膛说,放心不会,听姐的!顾征目瞪口呆,看着于小鱼双手飞舞,没多一会就摘了许多,目光中多了几分沉思。

于小鱼把背篓里的野菜和菌子都倒出来,把木耳装进去,又把野菜盖在最上边。让少年也把背篓伪装好,两人在下山路上又捡了柴拖回家。

到家时已经快中午了,于小鱼收拾木耳和野菜野葱,顾征去河边打水,于小鱼顺嘴问了一句,河里有没有鱼?等于小鱼收拾的差不多,品相好的木耳也已经拿到院子里晾晒,顾征已经把水缸添满,再回来的时候,手里用草绳串着几条鱼。

于小鱼看到顾征提回来的鱼,开心的笑了,这两天吃的太差还吃不饱,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今天可以改善伙食了。

把鱼都放在水盆里养着,于小鱼拿了两条收拾干净,放进锅里加水炖了,临出锅又放了些木耳和盐巴,最后撒了点挖来的野葱。

本来对木耳犹豫不定的顾征,看到于小鱼吃的香甜,也吃了起来,两个人许久没吃过荤腥,都吃的很过瘾,最后汤都没剩。

吃过午饭,都收拾完,于小鱼从盆里挑了一条最大的鱼去了隔壁李婶家。于小鱼说明来意,李婶笑着让于小鱼坐,说“菜籽家家都有,又不值钱,不用换,我去给你拿。”于小鱼很不好意思,庄稼人过的都不容易,李婶已经偷偷接济他们好几次了,家里还有婆婆,李婶过的并不轻松。两人正说这话,李婶婆婆进来张嘴就骂:“你个败家媳妇,谁家东西是大风刮来的,哪一样不是我儿一锄头一锄头在地里刨回来的,你倒是穷大方,换条鱼怎么了?要不是看她可怜见的,一条鱼还不换给她呢!”李婶婆婆说完,拿起鱼骂骂咧咧走了。鱼被婆婆拿走了,李婶很不好意思,尴尬的手在衣服上搓了搓。于小鱼笑着说:“应该的,不能白要您家东西,您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不能总让您为难。”李婶叹了口气说:“也是难为你和征哥儿了,这么小年纪,就要顶门立户过日子。”

于小鱼拿着换来的菜籽和李婶偷偷塞给的两个土豆回了家。顾征又在翻屋后的菜地,两人一起将翻好的地整理平整,种上了一大畦萝卜,一大畦白菜,剩下的菜地,于小鱼准备用来种土豆。

回到家,两人又将顾父打猎的工具都找出来,弓太大,两人都用不了,只能将套野鸡兔子的绳套拿出来,修修整整以后,放进背篓里,准备明天上山时带上,看能不能套着只野鸡兔子的。

晚饭依旧是鱼汤烩菜,两个人饱饱的吃了一顿,锅里还剩了不少,明早可以热热吃。吃完饭两人各自洗漱睡下。

于小鱼却有些睡不着,虽然已经接受了书穿的事实,可还是不太适应。首先吃穿都是问题,生活也太不方便,没有卫生间,只有露天的一个棚子里是旱厕,每次上厕所都特别没有安全感,半夜都不敢起夜。洗漱也不方便,别说淋浴浴缸,就只有一个木盆,这两天晚上,于小鱼都是关上房门,在房间里简单擦洗一下。要做的事太多,太杂,于小鱼想着想着慢慢合上眼睛睡着了。

而另一个房间的顾征也同样没有睡意,于小鱼自高烧醒来,性格变了很多,以前文弱秀气,虽然家里的活都做的,却没有现在这么泼辣开朗。于小鱼这两天时不时冒出几句新鲜话,还知道了很多东西,是以前没机会说这些,还是换人了?顾征自幼读书,鬼神之说是不信的,但是于小鱼的变化却又没有来由。慢慢观察,至少现在的于小鱼活泼开朗,生机勃勃,让顾征也觉得日子虽苦,却也不那么难过了。

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两人就吃过早饭进山了。于小鱼一边走一边观察,在一片开阔的草地附近,发现了小动物的脚印,于是两人下了两个套子。再往前走,在捡到鸟蛋的附近,也下了两个套子。

一路走到摘木耳的地方,两人各摘了大半篓木耳,下山路上走走停停,顺带挖了些野菜盖在木耳上,又捡了不少柴,扎成一捆拖回家。

回到家,于小鱼先把昨天的木耳拿出来继续晒,再用野菜和土豆胡乱炖了一锅,又往锅里煮了两个鸟蛋。两人吃过午饭,于小鱼收拾新采的木耳,顾征则把捡来的柴都砍成差不多长短,在灶房里码整齐。顾征把柴收拾好,见于小鱼还在忙,也过来帮忙,把已经捡好的拿去晒。

两人边干活边聊天,小鱼通过顾征,对镇上有了些了解,于是说道:镇上有没有卖鱼的?看你昨日捉到的鱼个头还不错,咱们把鱼拿去镇上卖如何?顾征想了想:“也是可以的,镇上东市是菜市,肉菜鸡蛋鱼都可以卖,只是鱼不好存放,有钱的人家,吃鱼讲究个鲜,死鱼没人买。”

于小鱼说:咱们留一个水缸用水,另一个水缸养鱼怎么样?前一天把捕来的鱼放进去,第二日一早装进桶里,桶里加满水,到镇上应该没问题。顾征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问小鱼这些木耳要怎么处理,小鱼说:“等多晒一些,拿去镇上酒楼试试,卖的出就卖,卖不出就留着冬天吃,总归不会浪费。”顾征点头。

下午两人去河边捕鱼,顾征光着脚进水里,小鱼看到,也要脱鞋子,被顾征喝住,就见顾征脸色微红,说:“女孩子不可以把脚给人看。”于小鱼欲哭无泪,望着水里的顾征,心里想的却是,万恶的旧社会,都是糟粕,好想回到以前,老娘我不光露脚趾,还露大腿呢!

顾征见于小鱼站着不动了,才往水深处慢慢走去。儿于小鱼,只能守着装了水的女桶等在岸边。

顾征倒是身手敏捷,没多一会就捉到一条鱼,于小鱼开心极了,看着桶里游来游去的鱼,好像看到了到手的人民币(于小鱼是钱串子无疑了,哈哈哈)。

两人合作,一下午捉了两桶鱼,都拿回家在水缸里养起来,顾征把晾晒的木耳都收进屋里,于小鱼做完饭,吃饱喝足,两人又各自洗漱完,早早睡下,只等明天一早去镇上。

第二日一早,小鱼准备早饭,顾征看了会书,又给菜园子撒了撒水。吃完饭,把鱼装进两只装了水的桶里,放在平板车上,两人出发去镇上。走到半路于小鱼累的脚疼,于是两人在路边歇一歇,再上路的时候,顾征让小鱼坐到车上,小鱼连忙摇摇手:“我没事的,可以走”。

因出发的早,两人一路走到集市也不晚,于小鱼先找一位卖馄饨的大叔打听了下规矩,又打听了活鱼的价格,原来在集市上卖货要交摊位费,每天4文,也可以按月交,每月100文,月初交纳,等都打听清楚,谢过大叔,两人找好位置,把装鱼的桶从平板车上搬下来,开始卖鱼。

于小鱼人小嘴甜,声音清脆,嘴里吆喝的词也新鲜,没多一会就围了一圈人,一位穿着不错的大叔问:“你这鱼怎么卖?”于小鱼脆生生的答到:“七文一斤,都是活蹦乱跳的,想要哪条我给您捞。”大叔笑道,你这丫头嘴甜,给我捡大的称两条。于小鱼这边答应着,顾征已经动手捞了两条鱼出来,用草绳系好过秤,四斤一两,顾征还没来得及说多少钱,于小鱼已经将鱼递给大叔,清脆的开口:四斤一两,您给二十八文就好。大叔付了钱离开,顾征看着于小鱼若有所思。又一位大婶买鱼,顾征只得压下沉思,帮忙捞鱼。

两人生意很好,不到中午就卖完了,两桶鱼总共卖了175文,除去4文摊位费,到手171文。两人收摊子,首要的是去买粮食。到了粮铺,问了问价格,糙米15文一升,精米要30文一升,白面要20文一升。于小鱼要了两升糙米,又咬牙要了一升白面。从粮铺出来,于小鱼的心在滴血,就这点粮食已经没了50文。

家里的调料只有一点粗盐,又去买了一包盐,一堆调料下来又花去了23文。从调料铺出来,两人又去了猪肉铺,买了两斤肥肉30文,一斤瘦肉12文,猪肝不值钱,老板送了一块,于小鱼开心的道谢。于小鱼一路买买买,顾征都没有异议,只说听你的。于小鱼觉得这孩子很上路,心情更好了点。

时间早过了晌午,于小鱼买了四个个烧饼又花了6文。两人边吃边往家走,到家以后,顾征先把木耳拿出来晒上,又去打水,小鱼把买的粮食都归置好,防止被老鼠偷吃。肥肉耗油,耗出来的油盛在油罐里,油渣也盛出来撒上盐,炒菜或者拌馅用。瘦肉切片,煸炒熟了放盐腌起来,吃多少往外拨多少。

等都收拾完,已经傍晚了,于小鱼把剩余的钱拿出来数了数,忙了一两天,手里有了50几文余钱。小鱼把钱给顾征,让他收起来,顾征笑着说:“你收起来也一样,我用钱的时候问你拿。”于小鱼想了想,拿了十文给顾征,说:“你偶尔也要买个东西,手里不能没钱,这十文你拿好,没了再跟我要。”顾征看着手里的钱,没说话,心里却热气腾腾。

忽然于小鱼懊恼的想起来,忘了在集市上买些土豆种子,于是和顾征商量,屋后的空地,要尽快把土豆种上,想去李婶家买些土豆种子,但不知道给多少钱合适。顾征说无妨,可以买也可以借,等收了土豆多还些也使得。

两人一同来到李婶家,李叔也在,两人也没客气,开门见山说想买些土豆种子,李叔问他们用多少,两人报了之前合计好的30斤,李叔起身去装土豆,两人忙道,您看一文钱一斤行不行?李叔摆摆手说:“我知道你们今天去卖鱼了,能卖几个钱,你家又没种庄稼,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等你们收了土豆,还30斤就行了。”两人谢过李叔夫妻,扛着土豆回家了,倒是彼此都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后要好好报答李叔夫妻。

回家以后,于小鱼用油炒了点野菜木耳,又放了点油渣,再做一锅面。一顿饭两人吃的大汗淋漓,顾征吃了两大碗,于小鱼也是格外满足,终于吃饭了穿越以后的第一顿细粮。(于小鱼:好想哭,太不容易了)

吃完饭,两人把土豆大小分开,大的当种子,又按着可以生芽的位置,切成一块一块的,再在草木灰里滚一遍,放在竹篓里,明早好去种。

第二天,两人种好土豆,吃了早饭,又往山里去,先是检查了之前下的套子,运气很好,套到了一只兔子,一只野鸡,又将套子重新下好,两人继续摘木耳。下山时,背篓表面依旧是野菜,于小鱼手里提着兔子和野鸡,顾征依旧是拖着一捆柴。

在家门口遇到了李婶婆婆,老太太看到于小鱼手里的兔子和野鸡,眼睛开始冒绿光。李婶婆婆一脸假笑着过来套近乎,这两只是你们捡的吧?顾征说:“是猎来的。”李婶婆婆明显不信:“你俩就只会挖点野菜,哪里会打猎了?”顾征冷冷的说:“我确实不如我爹,年纪小,还拉不开他的弓,但是陷阱还是会挖的,陷阱里的东西,别说是野鸡兔子,就是活人进去,也得死在里边。”说完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婶婆婆。老太太一脸心虚胆怯:“不就是逮了只兔子野鸡吗?什么死人不死人的,晦气,呸呸呸。”边说边快步走了。于小鱼在一边看着一边想,这位少年原来早已经黑化了,平时的呆萌可爱,踏实勤恳都是假象。

二人回到家里,将猎物放在阴凉处,又将木耳收拾好继续晾晒。于小鱼抓起前两日晾晒的木耳,说这些晚上就可以收起来呢,约莫能有三四斤,明日去镇上也带上,去酒楼碰碰运气。下半晌又去河里打了两桶鱼养在水缸里。

晚上于小鱼做了糙米饭,将土豆木耳油渣一炒,又用野菜做了汤,顾征足足吃了两大碗饭,又喝了一大碗汤,吃的依旧意犹未尽。

第二天一早,于小鱼烙了一张大饼,又用剩下的鸟蛋和木耳做了蛋汤,最后再撒一点野葱花,两人吃的饱饱的,就出门了。

到了镇上,这次于小鱼没有着急去集市,而是由顾征带路,去了镇上最大的酒楼。刚到楼门口就有小二迎出来,于小鱼率先开口:“有劳小哥,咱们想问问,您这里收不收猎物?”小二看着门口的两个半大孩子,又看了看推车上的东西,说:“收的,你们进店里稍等,我去叫掌柜的。”说完退身将二人让进了店里。

掌柜的出来,看到二人脚边的猎物说:“若是活的,价格高一些,野鸡12文一斤,兔子10文一斤,你们这两只是死的,野鸡10文,兔子8文。”两人觉得可以,过秤以后,野鸡26文,兔子20文,掌柜的看他们的鱼很新鲜,留了一桶,总共146文,掌柜的拿出钱来,让他们收好。

于小鱼将钱收好,谢过掌柜,又开口说:“我们还有些东西,不知道掌柜的收不收?”掌柜的有些意外,于小鱼将包袱里的木耳拿了出来,说“这是我们改良过的木耳,无毒,可以凉拌,可以热炒,都很好吃,且是晒干的,储存到冬天吃也可以。”掌柜的目光灼灼看着二人,作为酒楼的掌柜,太知道一道菜的原料多重要,尤其是不多见的原料,而眼前的木耳正是。掌柜的说:“你这木耳确实少见,但也要试过才知道能不能卖。”于小鱼说没问题,拿上木耳,几人去了后厨,于小鱼抓了一把木耳,泡在温水里,没一会木耳就在水里慢慢变软变大,看的掌柜和大厨都啧啧称奇。等木耳都泡发,于小鱼将黄瓜木耳鸡蛋一起炒好,盛盘放在掌柜的面前。递上一双筷子,掌柜的接过筷子,夹了一口木耳放在嘴里,细细品,紧接着又夹了一大口,边吃边称赞味道不错,而旁边的大厨已经急的满头汗,说掌柜的您也让我尝尝味道,我好知道这新鲜东西怎么个好吃法。掌柜的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说:“你们的木耳我都收了,价钱咱们出去谈。”

几人来到一间雅间内,掌柜的说:“鄙人姓郭,以后叫我郭掌柜就好,你们这木耳打算卖多少钱一斤?”顾征按着两人提前商量好的说:“不瞒您说,我们也是新种出来,且一年里只有夏季才有,产量不并不多,新鲜的10文一斤,晒过的100文一斤,刚刚您也看到了,一小把可以泡一小盆,三背篓才晒了这么些。”掌柜的沉吟片刻,知道少年说的不假,便道:“我可以全收,且以后你们的猎物也可以随时送来,但是我有个条件,我们要签契约,你们的木耳只能卖给我们酒楼。”二人点头,掌柜的叫人拿来笔墨纸砚,写好契约,顾征和于小鱼看过没问题,顾征签好名字,按好手印,和掌柜的各执一份。掌柜的看着顾征写的一手好字,趣味惊讶:“小哥的字颇有风骨,想必下了不少功夫。”顾征笑笑:“您过奖,实不敢当,读过两年书而已。”掌柜的看两人年纪不大,衣衫破旧,却干净整洁,待人谦逊有礼,更是觉得二人不错,当下将另一桶鱼也留下了,并约定,以后每三日送两桶鱼来,顾征和于小鱼欣喜万分,对掌柜很是感激。

拿了结算的银钱从酒楼出来,总共573文,生意比预想的顺利,两人都很开心。于小鱼对顾征说:“去给你买些纸笔吧,再买块布,给你做身衣服。”顾征却说先给于小鱼做衣服,二人争争吵吵,最后给顾征买了笔墨和纸,给于小鱼买了块布做新衣服,又买了两升白面和一升玉米面,再买点黄瓜和豆角。时间就到了晌午,于小鱼小手一挥,豪气的说:“咱们去吃牛肉面,吃完再回!”顾征推车笑着跟上,两人吃碗面,推着车回家了。

下午于小鱼在家里翻晒木耳洗洗涮涮,顾征则给种的菜洒了洒水。晚上于小鱼做了糙米稀饭,蒸了一锅豆角油渣包子。两人吃着饭,于小鱼问顾征:“你读书的束脩要多少?”顾征愣了愣:“一两银子一年,爹娘走后,去年用家里的银钱交了,今年实在交不起了,我便没再去书院了。”于小鱼说:“你还是要去读书,银钱我来想办法,会尽快凑齐的,你不要担心。”顾征微红着眼眶:“是我没用,爹娘走了,让你跟我一起受苦不算,还要你想法子筹钱。”于小鱼大咧咧一挥手:“瞎说什么呢?咱们不是一家人吗?爹娘走了,我不管你谁管你,再说了我还等着你考个状元回来呢!以后别瞎想,钱凑齐了你就回书院读书去,家里有我呢。”顾征却有些急了:“我去读书了,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家怎么行?”于小鱼说:“你早上去书院,晚上回来,大白天我自己在家能有什么事,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这天晚上,于小鱼早早进入了梦乡,而顾征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于小鱼确实不一样了,性格积极向上,开朗果敢,关键是她竟然识字。只看白天在酒楼里的表现,油滑又机敏,还带着三分讨喜,于小鱼确实不再是以前的于小鱼了。但是顾征却觉得这样的小鱼很好,好的让他心里滚烫,却又心里没底,害怕失去她。

两人一早又进山采摘木耳,这次带上了干粮和工具,打算做个陷阱,看能不能猎到大一些的猎物。

等把陷阱布置好,两人抄近路去采摘木耳,于小鱼意外的发现了一棵桃树,树上的桃子已经发红,伸手摘了一个尝尝,虽然个头不大,却桃味浓郁,意外的好吃,于小鱼一边招呼顾征摘桃子吃,一边往自己的背篓里摘着,一只手还拿着桃子往嘴里送。顾征看的莞尔,难得看到于小鱼这么贪吃,于是也摘了一个吃着,味道确实很好。顾征也伸手摘了一些放在背篓里,见于小鱼摘了小半篓就不摘了,知道她是想留到下次再摘。

两人背着背篓又去下了套子的草地上看了看,这次运气不佳,一只猎物也没有,又重新选了地方下好套子,两人才去摘木耳。木耳摘的差不多,时间也到了晌午,两人拿出干粮吃完,又歇了会才往山下走,顾征照旧又拖了一捆柴回去。

晾晒完木耳,顾征还想去捞一桶鱼,于小鱼拦着没让。这几日都很累,两人都要歇一歇,于是把顾征撵去看书休息。而于小鱼也瘫在床上,一阵胡思乱想,穿来的这几天,一直再让自己尽快适应,可是没钱难倒英雄汉呀,还是要尽快挣钱,想着想着,于小鱼迷迷糊糊睡着了。

顾征休息了一会,又看了阵子书写了几张字,见于小鱼还没动静,估摸着她是睡着了,自从小姑娘来家里,虽然过的清苦,却也没干过力气活,像这几天这样,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估计累坏了。

顾征悄悄把新晒的木耳翻了一遍,晒干的都收起来,又去给菜洒了水,回到屋里,正喝着水,听到于小鱼到了院子里,又去了灶房。

而于小鱼,一觉醒来发现日头已经偏西了,赶忙起来去灶房做饭。顾征也去把木耳收进屋内。于小鱼先把豆角木耳炒了,又放了点肉片一起炖,还在锅边贴了玉米面饼子。出锅的时候,肉菜散发着阵阵香味,玉米饼子个个金黄焦脆,一顿饭两人都吃撑了。

饭后于小鱼和顾征商量,该把房子翻修一下,现在是雨季,说不好哪天就要下大雨,这房子怕是会漏雨。顾征沉吟片刻说两百文差不多,具体的可以找李叔问问。两人到了李家,李叔听他们要修房子,说:“你们肯定没办法大修,换换稻草,把房顶加固,再把外墙抹抹泥,四五个人两天就能完工,咱们这的行情一人一天10文钱,管一顿饭就行。你们想哪天修,我找好人,两天给你修好。”两人想尽快修好,于是把时间定在两日后。

第二天,顾征就把菜园子新翻出来一畦,两人忙活着撒上葱籽,又种上生姜,就去捕鱼了,这次捕了三桶鱼,晒好的木耳也装起来。傍晚于小鱼做饭,顾征又上了趟山,陷阱里空无一物,几个套子又套到了一只野鸡,而且是活的。回到家拿框子扣起来,于小鱼又给它撒了把糙米。

这次二人先去了酒楼,小二把他们让进酒楼,又帮着搬东西,郭掌柜看到他们二人,笑着说:“算着你们今日该来了,可是又有什么好东西了?”于小鱼笑笑答到:“哪能次次都有好东西,不过木耳能比上次多一些。”郭掌柜让伙计把木耳过秤,四斤六两,确实比上次多,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木耳这新鲜东西,自家酒楼独一份,推出这两天,很多人来尝鲜。于是问道:“这木耳除了炒鸡蛋,炒肉还有没有别的吃法?”于小鱼想了想:“包包子包饺子,做馅料也是不错的,店里有没有辣椒?如果有,做水煮鱼也可以。”郭掌柜听完眼睛都闪着绿光,忙把二人让到后厨。于小鱼跟大厨说了片鱼的方法和并配料,并在一旁指导大厨来做,等最后一勺油浇上去,麻辣鲜香的味道扑面而来。郭掌柜忍不住先试吃起来。鱼肉嫩滑,又麻又辣,底菜用的木耳和豆芽,一样的鲜香入味,简直吃到不想停筷子。

郭掌柜吃过了瘾,陪着二人出来还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开口说要把方子也买下来。最后签了协议,方子以30两价格卖给了酒楼。两人带来的货物,郭掌柜也全都留下了。临走时郭掌柜特意让人准备了25两银票,5两碎银,和一些铜钱。并嘱咐二人,财不露白,要小心放好。两人谢过掌柜的,并说了这两天要修房子,下次来要晚一天。掌柜的笑着答应。临走小二殷勤的送他们出门,于小鱼转手给了小二五个铜钱,并说的客气:“每次来都得小哥照顾,以后免不了继续麻烦小哥,这点钱小哥买块点心甜甜嘴”。给小哥乐的眉开眼笑。

二人从未想过会有这么大的收获,今天简直是意外之喜,从酒楼出来后还是激动不已。两人合计着又买了两升糙米,两升白面,两升玉米面,三斤肉,粉条和菜,还买了一斤白糖,又给顾征顾征买了做衣服的布,并一些细棉布,每人又买了双新鞋,才回家去了。

回了家于小鱼先把银票都藏好,又把碎银子藏在一处,再把铜钱又放在一处。等吃过饭,两人休息了小半天。傍晚顾征又去捕了几条鱼,于小鱼则把摘的桃子拿了一些出来,去皮去核切碎,加入白糖,熬成了果酱。顾征喝了觉得很好,甜中带有桃子的香气,却又不觉得腻,反而很爽口。于小鱼说冰过以后更好喝。

于小鱼端了一小碗果酱来到李婶家,说给妞妞的,挖一勺出来兑水喝就可以,李婶觉得稀罕,又听于小鱼说用糖熬的,李婶虎了一跳,糖可不便宜,一直推辞不肯收下,于小鱼劝了半天,才勉强收了。

回了家,顾征听她抱怨,笑着说平常人家都是用糖待客的,家里来了客人才会倒一碗糖水喝,确实没有你这么用的。于小鱼听完,先是咋舌,后又在心里愤愤不平,老娘就熬果酱了,又能怎么样,钱是老娘挣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糖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顾征看着于小鱼的表情,先是惊讶,后又皱眉,脸上的表情一会功夫换了又换,顾征看着觉得有意思。等于小鱼回过神来,才若无其事的把目光转开。

一大早,李叔就带着三个人来了家里,男人们干着活,于小鱼就准备午饭。没一会李婶带着妞妞也来了,于小鱼给妞妞洗了桃子,又用果酱冲了一碗水让妞妞喝。有了李婶帮忙快了很多,中午贴了一大锅饼子,又用豆角粉条炖了肉,李婶看放了这么多肉很是心疼,于小鱼却说:“李叔他们给咱们干过,不能亏待他们,总要让他们吃饱才有力气。”李婶想着,自家男人也吃的,就不好再说什么,饭做好,没等于小鱼留人,李婶就带着妞妞回家了。

中午男人们吃着饭,于小鱼盛了一大碗肉菜,又拿了几个饼子,给李婶送去。进门就碰到李婶婆婆,老太太看到于小鱼端的肉菜眼睛直放光,伸手接过来,端着碗就走了,一点没给李婶和孩子留。李婶叹气,妞妞眼睛里都是泪光,于小鱼气的拽起母女俩就走,回家给李婶和妞妞盛了菜,拿了干粮,端到自己房间,让母女俩吃。李婶边吃边默默抹泪,妞妞看娘哭了也跟着哭。于小鱼哄完大的哄小的,总算都不哭了,一起吃完饭,李婶又帮着刷洗,收拾完才带着妞妞回家。

晚上于小鱼跟顾征吐槽李家婆婆,越说越生气,一脸愤愤不平,顾征握住于小鱼的手,安慰她说,不是所有人家都是这样的,以前我娘是这么对你吗?于小鱼想了想,在原主的记忆里,顾母确实待她不错,于是叹了叹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有些气不过,觉得李婶母女太可怜了。”顾征说:“有李叔呢,不会让妻女吃太多亏的,虽说要守孝道,但李婶和妞妞毕竟是他的妻女,李叔也不是一味愚孝的人。”于小鱼叹气,再一次在心里感叹,这万恶的旧社会。

另一边李婶也将今天的事告诉了李叔,连带着母女二人在顾家吃饭的事也说了。李叔听完说:“你和孩子受委屈了,以后跟这小鱼这丫头多亲近,她和征哥儿都是好孩子。”

第二天李婶再来帮忙,于小鱼自然的留了母女二人吃饭,中午吃的土豆炖鱼,又蒸了一大锅糙米饭,于小鱼舍得放油,鱼肉和土豆炖的也入味,米饭管饱,这两天众人吃的油水多,干劲也足,下午早早就干完活了,李叔又带着几个人帮他们把篱笆墙重新扎实了,才结了工钱离开。

于小鱼也趁机跟李婶说了请她做衣服的事,自己针线活不行,做做里衣也就算了,外衣是万不敢动手的,尤其顾征还要去读书,衣服更不能马虎,所以请李婶做两套衣服。于小鱼本来是要给钱的,奈何李婶坚决不收,只好让顾征去打了壶酒,又拎了条鱼。两人过去李家,一为答谢李叔,二为拜托李婶帮忙做两套衣服。李叔痛快地答应了,李老太太本想说些什么,李叔看了她一眼,老太太就没再说。

回去以后顾征问于小鱼,“刚刚在李叔家可看到了?养儿防老,老太太虽然对李婶只生了一个姑娘不满意,但是她不敢和李叔叫板。”于小鱼知道李婶和妞妞有李叔护着的,这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两人在陷阱里猎到了一只野猪,个头不算大,但也有七八十斤,拖着野猪回家时,村里的人看到他们猎到了野猪,都上来凑个热闹,有人羡慕,也有人粘酸磨牙,二人均不理会,拖着野猪回了家,想着明天一起给酒楼送去。

谁成想,这天夜里却出了事,有人进来偷东西,幸亏李叔帮忙把家里的篱笆墙扎实了,这人翻进来时被挂了一个跟头,惊醒了屋里的两人,把人吓跑了,只留下一条挂在篱笆墙上的破布条。

被这么一惊吓,后半夜于小鱼也不敢睡踏实,而顾征担心贼人去而复返,一直没敢睡。

早上起来,两人都是重重的黑眼圈,顾征脸色阴沉。吃过饭,两人照例去给酒楼,郭掌柜看到野猪满眼惊喜,痛快地给了三两银子,鱼和木耳,也有七八百文。

从酒楼出来,二人去买了两斤肉,打了一壶酒,顾征去书院的四色礼也准备好了。昨夜出了这样的事,顾征本不想这么快回书院,可是于小鱼不同意,让他必须回书院。因家里的情况,顾征已经许久没去读书了,守孝三年,明年出了孝期正赶上春闱,再耽误下去,怕是会影响春闱发挥。

顾征也知道春闱重要,可是于小鱼一个人在家,他本就不放心,再加上昨夜的事,更是觉得心里不安稳,但于小鱼决心已定,不给他留反驳的余地,顾征闷闷不乐的推着车往回走。

两人先去了李叔家,把给妞妞带的点心拿给她,妞妞在一旁乖巧的吃着。慢慢和李叔说了昨夜的事,夫妻俩听完也唬了一跳,李叔仔细问过以后又嘱咐二人:“以后睡觉一定记得把房门插好,听到动静不对先喊人,两家挨的近,我总能赶过去。”二人应下,又说起想养只狗,最好能是两只。李叔应下,说一两日就能给抱回来。

两人从李叔家出来,回家拿了酒和肉一起去了里正家。里正家的几间砖瓦房是全村最好的房子了,院子也很大,看的于小鱼羡慕不已。里正娘子将他们让进屋里,二人笑着把酒肉递上,顾征开口:“今日卖了头野猪,特意买了点东西来看里正,顺带把自己要回书院读书,准备参加明年春闱的事也说了。”这年代,读书人考科举是大事,一个村子几十年都不一定能出来一个秀才,顾征本来书读的不错,可惜爹娘没了,书也读不起了,里正以前还觉得可惜。如今听他说要参加明年春闱,里正自然重视,让他只管去读书,家里有事,让小鱼随时来找他。顾征顺势将昨夜进贼的事说了,又拜托里正夫妻看顾些于小鱼。里正说会细细寻访此事,又考教了顾征的学问,对顾征的回答很是满意。里正娘子看两人也是满眼怜惜,临走又给二人装了一包炒花生,让他们当零嘴吃。

回家以后,两人吃着花生聊天,顾征又担忧他去读书没人捕鱼,耽误了家里的营生,再就是于小鱼一个人进山也不安全。于小鱼也把自己的打算细细和顾征说了,顾征去读书,确实没人捕鱼,但是可以雇人捕啊,三文钱一斤,只要合格的都可以收,但是要限量,每天最多两桶。每隔一日去一次镇上,最多四桶鱼,外带些猎物木耳,于小鱼可以花雇车牛车去,虽说挣得少些,但也稳定。顾征听的眼睛亮晶晶,也觉得这方法可行。


>>>点此阅读《书穿,状元郎的童养媳爱种田》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