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最新章节,苏浅,陆云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

分类:种田

作者:牛宝宝

角色:苏浅,陆云祺

简介:苏浅睁眼,穿成了身娇体软的美貌村姑。
  可惜貌美如她,正被冷漠的猎户夫君休弃。
  原来苏浅不仅是个恶毒后娘,还拥有一片渣女鱼塘。
  苏浅:鱼塘有什么用!男人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她遣散鱼塘,专心搞钱,只为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
  陆云祺:你从前有多少相好,今日一并说清。往后不招惹新的,我便不再计较。
  苏浅沉默。
  陆云祺:不敢说?
  苏浅:不,我还在数……

书评专区

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

《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第5章 鱼塘里的第一条鱼免费阅读

苏浅心里七上八下,墨儿则兴高采烈,他是第一次跟娘亲一起睡床!

虽然娘亲凶,但是她长得美啊!娘是这村里最漂亮的女人,身上还香香的。他好喜欢!

陆锦墨不光是个吃货,还是个毫无原则的颜狗。

陆云祺看一眼缩在床铺里侧的女人,中间睡了孩子,外边还留出一块空,像是专门为他而留。

他站立片刻,默默吹熄了蜡烛。

屋内黑下来,苏浅睡不着,她并没有感觉到陆云祺躺到床上来。

屋内静悄悄的,过了许久苏浅才缓缓转身,借着微弱的月光,隐约看见那个高大的男人趴在桌边歇息。

苏浅心中诧异:天气这么冷,他竟然不睡床?倒是个正派的男人,没有趁人之危。

想到陆云祺虽身强力壮,却以前却从没有做任何勉强原主的事,而是规规矩矩带着儿子睡草席。苏浅放下心来,她可以安心睡了。他是个君子,不会碰她。

*

第二日,陆云祺是被食物的香气唤醒的。原本他不会醒的这样晚,但趴在桌子上着实睡得不舒服,夜间迷迷糊糊醒来好几次,到天快亮时,他又睡了个回笼觉,这才醒的晚了。

陆云祺转动有些僵硬的脖子,看见晨光中有个女子将早饭端进来。

苏浅依旧做了两碗面,把厨房里最后一点面粉都用完了。还熬了小米粥,把陆云祺昨日带回来的馒头也蒸熟。

热气腾腾的面摆在陆云祺面前,本来又干又硬的馒头也蒸得又白又松软,一看就很可口。

“起来洗把脸,吃早饭吧。”苏浅对陆云祺盈盈一笑,转身去帮墨儿穿衣洗脸。

娘亲手帮他穿衣服!!!墨儿脸上满是受宠若惊的表情。

他昨夜睡得特别沉,好久没睡过棉被了,那被子洗晒过,上面还带了阳光的味道。

还有娘亲身上又香又软,昨夜是他长这么大睡的最香的一夜。

孩子“咯咯”笑着,女人已经替他做好了早饭。

一时间刚刚醒来的陆云祺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些年来他都是独自一人带孩子。男人没女人细致,他确实希望有个细心的女人替他分担一些。

不是出于男人对女人的渴望,而是生活上需要个帮手。这也是他救下苏浅的原因。

陆云祺洗把脸,再进屋时,苏浅已经和墨儿静静坐在桌边等着他吃饭。

待他坐下,苏浅才把馒头放到墨儿碗里:“爹来了,我们吃吧。”

陆云祺看苏浅一眼,这女人何时这样知书达理过?难道死过一次,真的转性了?

从前苏浅都是等着他做饭给她吃,还要嫌弃饭菜不好吃。更别谈什么礼节,从不会等他一起用饭。

陆云祺看一眼自己面前的海碗,装了满满一碗葱油面。而苏浅的碗里,面汤深不见底,就是不见面条。

陆锦墨面前则是一碗金黄浓稠的小米粥,他就着馒头吃得香甜,也顾不上热粥烫嘴。

毕竟前段日子,他爹做的粥稀得可以当水喝。谁叫他爹为了娶媳妇把所有银子都花完了呢。

陆云祺神色莫辨,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只是低下头大口吃面。

别说,苏浅做的面就是好吃!满满一碗面,他吃的意犹未尽。

三人吃完早饭,陆云祺起身就要出门。

“那个,你等等。”苏浅叫住他。

“什么事?”也许是吃了苏浅一顿早饭,陆云祺的态度比昨日缓和了许多。

“家里的面粉和米都用完了。”苏浅想让陆云祺再买些米粮回来。

以前苏浅从来不关心家里柴米油盐的事,陆云祺若有所思的看向苏浅,看得苏浅一阵紧张,他该不会怀疑她的身份吧。

苏浅想起原主从来不会操心家里的事,她可能连米缸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好在陆云祺没问什么,只说了句“知道。”就出门去了。

因为穷,平常他们都不吃午饭,陆云祺也没给个准话。苏浅正犯愁中午吃什么,门外突然传来男子的喊声,似乎还刻意压低声音:“浅妹子,浅妹子?”

苏浅闻声走到院中,这院墙也是七倒八歪,只有半人高。只见院外站了个肤色略黑,一脸老实相的农家汉子。

汉子肩上还挑着一旦柴,他边把柴放下来边问:“你男人走了?”

这话问的!若不是他脸上还带着憨厚的笑,苏浅几乎要以为他是她的“奸夫”了。

不对!苏浅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僵硬,这汉子叫周大牛,还真跟原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怎么说呢,就是原主鱼塘里一尾傻大头鱼。

他一直爱慕原主,在苏浅和宋秀才定亲之前,苏浅经常利用他帮自己干活。

原主寄人篱下,婶婶苏氏不是个省油的灯,常让苏浅干粗活累活。像捡柴、砍柴这种活,苏浅也是要做的。但苏浅爱美,又不想让自己的纤纤素手变得粗糙。

她就跟周大牛玩暧昧,对他撒撒娇,说几句软话。周大牛就乐颠颠的帮苏浅砍柴干活,还经常买东西送她。

这不,周大牛又给苏浅送柴来了。院子里堆了那么多柴,全是周大牛送的。

陆云祺也知道周大牛经常来送柴,但大概因为不爱苏浅,不爱所以不在乎,他对周大牛这种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本就有许多活要做,有人天天来送柴还不好?

可眼下苏浅尴尬了,她看着周大牛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周大哥,你又来送柴啊,真是麻烦你了。”

“嗨,浅妹子,你跟我客气啥。”周大牛熟稔的走进院子,把柴堆在院落一角。

今日苏浅穿了一身藕合色的襦裙,按说农家女子平日里没有像她这样打扮的,穿的都是粗布衣衫。

可原主爱美啊,哪怕家里穷的叮当响,也挡不住她买衣衫打扮的心。

平日里,除了穿襦裙,苏浅还要描眉画眼妆扮一番。但今天苏浅没有涂脂抹粉,只在头上别了一支简单的簪花。

周大牛的眼神落在苏浅身上,水汪汪的桃花眼,细腰盈盈一握。哪怕素面朝天,也如此清媚动人。

周大牛的眸子突然亮起来:“妹子,你戴着我送的发簪呢?真,真好看!”

苏浅:……

她只是随手从梳妆盒里挑了个款式最简单的发簪而已。

>>>点此阅读《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全文<<<

上一篇 2021-12-11 上午5:48
下一篇 2021-12-11 上午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