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何雨安,何雨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日常游戏
角色:何雨安,何雨柱
简介:穿越四合院世界。  绑定生活系游戏系统,将世界游戏化。  棒梗,变成小偷怪。  二大爷变成权欲怪。  秦淮茹是寄生怪。只要击杀他们,就能获得奖励。

书评专区


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何雨安,何雨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1965年,四九城。

何雨水和一个青年,一起朝她住的四合院走去。

青年是何雨水的弟弟,名叫何雨安。

今年21岁,相貌堂堂,刚大学毕业。

“弟,你现在毕业了,你有想好做什么工作吗?”

“还没有想好呢!”何雨安想了想后答道。

他的确还没有想好,就现在的时间线来说。

最好的选择,肯定是去何雨柱所在的红星轧钢厂。

“我们厂里名额已经满了,不过可以让傻柱哥帮帮忙,看能不能把你安排到他们轧钢厂去上班。”

何雨安点了点头。

两人继续朝前走着。

“咦?”

何雨水看着前面的三个孩子发出一声惊呼。

“这不是棒梗和他的两个妹妹吗?他们哪里来得鸡呀?”

何雨安看向前面坐在木头上的三个正在吃叫花鸡的孩子。

原本还有些不清楚具体时间线的他,明白现在应该是剧情刚开始。

突然!

何雨安脑海里响起一道提示音。

【检测到宿主触发情满四合院剧情,生活游戏系统绑定中!】

【生活游戏系统绑定成功!】

【发现小偷怪——棒梗(普通),击杀方式:揭穿其偷鸡,并将其送进街道办事处,击杀奖励:现金十元,十斤粮票,经验值加10!】

【发现白眼狼怪——棒梗(精英),击杀方式:让何雨柱看清他的真面目,并让其流落街头,击杀奖励:现金300,工业券500,经验值加100!】

何雨安听完脑海里的提示以后,心里十分激动。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还以为自己没有系统呢!

原来他不是没有系统,而是因为一直没有触发四合院的剧情。

就在这个时候。

何雨柱拎着几个饭盒,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何雨安和何雨水,也看到了棒梗三兄妹。

于是他快步走了过来。

“雨安,我今天趁着给厂长做饭的机会,帮你在红星轧钢厂要到了一个工作名额。”

何雨柱说着将手里的饭盒拎起来。

“为了庆祝你毕业,一会儿咱哥俩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这些就是下酒菜。”

何雨安愣着没有回答。

倒是何雨水嗔怪道:“傻柱哥,我一直跟你念叨的鸡汤呢?”

何雨柱挑出一个饭盒。

“我当然不会忘,这里面就是,等我回去热一热就可以吃了。”

何雨安之所以愣着没有回答。

是因为!

当何雨柱来到他面前以后。

他的脑海里立即又响起了提示音。

【发现圣母怪——何雨柱(超级boss),击杀方式:让其看清四合院所有人的真面目,并帮他做出正确选择,击杀奖励:现金百万,技能升级卡+100,经验+10万!】

天!

不愧是超级boss,这击杀奖励也太丰富了吧!

现金不用多说,在这个年代,百万现金绝对是巨款!

技能升级卡,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对技能进行升级。

而经验……

“系统,经验有什么用啊?”

何雨安在心里默问后,系统立即给出了回应。

【作为生活游戏系统,宿主是有等级的,等级越高,宿主属性越高,具体信息宿主可打开属性面板查看!】

“打开属性面板!”

……

生活游戏系统

宿主:何雨安

等级:lv0(0/10)

当前属性加成:0%(升到下一级,属性加成为10%)

当前系统技能:无(可通过技能卡学习)

当前系统物品:游戏背包(可储存物品)

……

看完属性面板,何雨安明白了。

经验是拿来升级的。

而升级的作用是提升他的属性,等级越高,他的属性越高。

“棒梗,你这鸡哪里来的啊?”

何雨柱问道。

“你管不着!”

棒梗说完不再理会何雨柱,继续啃手里的叫花鸡。

“嘿,你这孩子!”

何雨柱无语道:“行,你这鸡怎么来的我不管,因为不管怎么说,你还知道疼你的两个妹妹,那你就没错。”

一旁的何雨安当即摇了摇头。

棒梗不愧是白眼狼。

而何雨柱也不愧是被系统定义为超级boss的圣母怪。

“哥,我觉得你这话不对。”

棒梗这个小偷怪是必须击杀的!

所以!

何雨安直接开口了。

“我哪里不对了?”

何雨柱疑惑的看向何雨安,显然十分不解。

“在这个饿死人的年代,怎么能因为棒梗将偷来的鸡分给两个妹妹吃,就能说棒梗不错呢?”

何雨柱还没有开口,棒梗恼羞成怒地站了起来。

“何雨安,你凭什么说我的鸡是偷的!”

何雨安:“那你的鸡是哪里来的呢?以你们贾家的条件,我可不相信是买的,你该不会要告诉我是你捡来的吧!”

“我……”

棒梗先是结巴了一下,然后道:“我就是捡来的!”

何雨安笑着看向何雨柱:“哥,你信吗?”

“这……”

何雨柱其实早就猜到棒梗三兄妹吃的鸡,来路可能有问题。

“雨安,别跟孩子较真,我们先回去吧!”

何雨柱说完,带头朝四合院走去。

何雨安摇了摇头后和何雨水一起跟上。

至于棒梗这个小偷怪,不用太着急。

因为!

按照剧情发展。

等许大茂发现鸡不见后,自然会把事情闹起来。

三人回到院里,才踏进中院的大门。

秦淮茹便立马从偏房出来,迎了过来。

“雨水,雨安,今天你们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

何雨安回应,“淮茹姐,今天忙活我毕业的事,所以回来晚了。”

“毕业了,你工作有着落了吗?”

“那还用问吗?”何雨柱眉飞色舞,扯着大嗓门回道,“肯定解决了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弟弟——何雨安!”

“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不是什么初中生,高中生!各个厂里都抢着要呐!”

何雨安是大学生,这让何雨柱这个做哥哥的特别自豪。

他恨不得将“我弟是大学生”这几个字贴到脑门上。

“这的确是!”,秦淮茹肯定的开口。

“雨安,以后你发达了。可别忘了你姐我,让我也跟着沾沾光。”

被大哥这么一炫耀,何雨安脸上有些挂不住,想他前两天还是一个刚毕业找工作处处碰壁,被人嫌弃的二本生。

没成想现在自己这个学历,竟然是找工作,相亲时的香饽饽。

何雨安谦虚的开口,“淮茹姐,你别听我哥瞎吹,我这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岗位。”

“雨安,你真谦虚,一点不都不像你这个傻柱哥。”

秦淮茹嘴上嫌弃的说着,可实际行动上却是喜欢的紧。

她直接笑嘻嘻靠过去,上手去拿何雨柱装着饭盒的网兜。

“嘿!你别都给我拿走啊,最底下那个鸡汤,雨水给我念叨好久了。”

“行,我把这个鸡汤给雨水留下,雨水想要的东西,我说什么也不能拿啊。”

何雨水听到秦淮茹这么说,立马高兴的道谢。

“谢了,淮茹姐,我就知道你对我好。”

何雨安在一旁看的满头问号。

何雨柱是他们亲哥,拿的东西本来就是何家的!

怎么现在秦淮茹不拿鸡汤,反而是她好了?

不得不说这个小寡妇就是有手段,把何雨柱还有何雨水姐弟俩哄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两个被卖了,还念叨着秦淮茹的好。

就在这时,何雨安脑海里响起了提示音。

【发现寄生怪——秦淮茹(boss怪),击杀方式:让何雨柱与她断绝关系。任务奖励:现金一千元:宝箱一个,经验值+1000。】

现金一千元。

这钱虽然说不算特别多,但也是一个普通工人足足三年的工资了。

真不愧是仅次于何雨柱这个圣母的boss怪。

至于这个宝箱......

“系统,宝箱里有什么?”

何雨安在心里默问后,系统立即给出了回应。

【宝箱可以随机开出,经验卡,属性卡,特异功能,以及现金,实际物品等等;随着宿主的等级越高,宝箱内的物品,等级也会越好。】

还有特异功能?

这宝箱真不错。

既然宝箱里开出的物品和我等级有关,那就可以先放放。

等我先完成几个任务,升级一下再说。

秦淮茹,先收拾你儿子棒梗,再收拾你。

虽然现在并不打算收拾秦淮茹。

可这并不代表何雨安能看得惯,秦淮茹一副吸血鬼的模样。

于是他淡淡的开口道,“哥,刚才你不是说那几个菜是咱们哥俩的下酒菜吗?”

“给他们吧,棒梗、小当、槐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咋们吃鸡下酒。”

何雨柱这个圣母再次上线。

一听吃鸡下酒,雨水急了。

“哥,不带你这样的,这鸡你都答应我多久了?现在又要拿去喝酒?”

“我还是你亲妹妹吗?你对我还不如淮茹姐对我好呐。”

“行了,都别说了,我去给你们哥俩炒点花生米。”

秦淮茹这时候笑嘻嘻的拉架,同时也給自己找个理由离开,生怕何雨安再次提起剩菜的事情。

同时心里嘀咕着,今天雨安今天这是怎么了?

傻柱指着雨水的鼻子,宠溺的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整个就是一小白眼狼,忘记你哥我,怎么对你好了?啥时候缺过你的嘴?”

“这一点就不如你弟,雨安,走,咋们进屋。”

秦淮茹转身准备进屋,何雨安喊她。

既然要收拾棒梗,那就提前给秦淮茹说一下。

也算是让她有点心里准备。

“淮茹姐!”

“诶呀,又怎么了?”

秦淮茹装作不耐烦的回道,用来掩盖心里的慌张,担心何雨安再次提要回剩菜的事情。

何雨安往秦淮茹跟前走了几步,轻声道。

“今儿我在工厂院墙外头碰到你们家仨孩子,棒梗给俩妹妹弄一直叫花鸡。”

“你别说还弄的不错,小姐俩吃的那叫一个香。”

“就是不知道那鸡是哪来的,反正不是工厂的,我估摸着啊——”

何雨安说着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后院,暗示秦淮茹,“你看吧。”

秦淮茹跟着看向了后院。

后院的鸡?

好像就只有许大茂家有两只。

棒梗别偷的他家的啊!

许大茂可不是什么好鸟,不比傻柱,非得闹的鸡犬不宁不可!

再者!

这种事情,雨安干嘛要在院子里说?

被人听到了,传出去怎么办?

今儿的雨安,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想到这里,秦淮茹眼神闪烁,心底发慌,回应道。

“行,我知道了,棒梗回来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

说罢,她转身进了屋。

秦淮茹一进屋,贾张氏便过来,伸手接过饭盒,闻了闻,乐开了花。

“我都闻见肉味了,今晚棒梗可以有油腥了。”

她看到秦淮茹在翻碗柜,问道,“你找什么呐?”

“我找找花生米,傻柱他们哥俩要喝酒,没有下酒菜。”

贾张氏瞬间不高兴了,耷拉着脸。

“他们不是还拿回去一个饭盒吗?用的着花生米吗?”

“再说了这花生米还得留着给棒梗做个碎嘴子玩意儿呐。”

“那个只鸡是雨水的,下酒菜不是都被我拿回来了吗?再说了,这花生米还是棒梗偷的傻柱的。”

贾张氏将饭盒往桌子上一甩,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他们家两个人挣钱,又不缺这一口。”

“而且雨安还是大学生,马上工作了,挣的肯定多,这一家子这么有钱,还来和棒梗挣这一口东西......”

说着,她的眼睛一亮,立马转变了态度.

“行,你去送吧,和那哥俩搞好关系,等雨安开始挣钱,接济我们的更多。”

秦淮茹笑着摇头,“您快少说两句吧。”

她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其实也是这样想着的。

这雨安相貌堂堂,学历好,眼看着工作也有着落了,而且肯定是好岗位!

说实话,是个女人就对他有点小心思。

秦淮茹又想到自己,厂里的正式工,相貌好,身材好。

厂里不少人打自己的主意。

可带着仨孩子,还有一个婆婆......

这和人家的的条件根本就没法放在一起比。

心情很是惆怅。

算了......

不想那不可能的是事情了,还是缠着傻柱吧。

……

许大茂提着公文包,下班回到家中。

眼睛随意一瞥,看到家门口鸡笼里只有一只鸡,楞住了。

他又弯腰凑过去仔细查看,果真只有一只鸡!

上班之前还是两只的,现在怎么少了一只?!

“娥子!娥子!”

娄小娥一边穿外套,一边开门走出来。

“诶,怎么了?”

“咋们家鸡怎么少了一只?”

娄晓娥看了一眼鸡笼,果然少了一只,回答道。

“不知道啊,我头疼了一天,在家躺着呢。我还以为你送人了。”

“我能送谁啊?那是公社送我的。”

“那合着在笼子里不能自己跑了吧。”

许大茂心急的推着娄晓娥,“快各个院找找去,快去...”

说话间,他鼻子动了动,似乎闻到了一股鸡汤的香味。

他向何雨柱家的后窗看过去,味道是从哪里传来的!

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道,“准是这孙子偷的鸡!”

许大茂一路小跑的到了何雨柱屋前。

鸡汤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

鸡绝对是这小子偷的!

开门进去,只见傻柱正在炉子跟前熬鸡汤。

何雨安坐着吃花生米。

许大茂走到炉子跟前。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鸡汤,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诶!哈喇子别滴进去,往那儿看那?”,傻柱调侃。

许大茂指着何雨柱质问。

“我问你,傻柱,这鸡哪儿来的?”

“管的着吗你?”,何雨柱直接呛声回去。

俩人本来就是死对头,何况许大茂还指着他问话!

何雨柱能忍,那就不叫傻柱了。

“你是不是偷我们家的?”

“你问问它吧,再说你们家有鸡吗?!”

许大茂立马气血上头,和何雨柱对吼。

“别在这儿给我装傻充愣,前两天我带回来两只鸡,放鸡笼里两天了!”

“现在怎么没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何雨柱很是无奈的反问。

娄晓娥听到两个个人吵吵,走了进来,拉着许大茂问。

“怎么回事啊?”

许大茂指着鸡汤,“娥子,你看看,你看看。”

娄晓娥看到鸡汤,也以为是自己家丢的鸡,满脸嫌弃的看着何雨柱。

“傻柱,你也太馋了吧。”

“你再怎么样也不能偷我们家的鸡啊,这鸡我们两口子都没舍得吃,留着下蛋呐。”

傻柱一听到“下蛋”,立马不停的点头。

“是!是!是!你们两口子真是该考虑下蛋的问题了。”

许大茂和娄晓娥结婚几年了,也没有怀上孩子,何雨柱故意说这话,暗讽俩人生不出孩子,无异于打许大茂大嘴巴子。

“傻柱!”

“你特么的侮辱人格是吧!行!”

许大茂气急,弯腰拿起火钩子就想动手,娄晓娥立马阻拦。

“我今儿和你拼了。”

何雨柱也寻家伙,拿起菜刀。

“来这个!你来啊!”

两个人吵起来了,现在也算是真正开始走四合院的剧情了。

何雨安在一旁看着,两人吵的不可开交。

许大茂被气火冒三丈,恨不得弄死何雨柱。

感觉时候差不多了。

他这才拍拍手,站起来,准备拉架。

何雨柱故意等着许大茂被激怒,召开全院大会,这样自己送棒梗去街道办,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哥,快放下刀!”

另外一边,娄晓娥也拉着许大茂,“别动手!”

“别拉我!”

许大茂嘴上逞能,身子却是往后退了几步。

毕竟何雨柱战斗力爆表,院子里没一个人是他对手,何况现在还是一个拿着火勾,一个人拿着刀。

他看到何雨安拉着何雨柱,稍微安心了些。

这才对娄晓娥开口道,“娥子,快去喊人去!把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他们都喊过来!”

许大茂:“傻柱!你给我等着!”

何雨柱:“你就是一个大公鸡,光踩蛋!不下蛋!”

两个人对骂,看样子马上就要掐起来了。

何雨安想要激怒许大茂的目的已经达到,两人继续吵着,烦得慌。

于是他一把夺过何雨柱手中的刀。

“哥!”

何雨柱被突然动手的何雨安震住,不再说话。

他兄弟平时不这样啊。

今儿怎么也管起自己打架的事儿了?

不过管得好!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就该有点血性,不然娘么唧唧的,哪里有点男人的样子?

许大茂见何雨柱没了刀,立马神气起来,拿着火钩子叫嚣。

“傻柱,你偷鸡也不怕吃死你!”

“有完没完?”

何雨安拿刀指着现在不可一世的许大茂,沉声道,“把东西给我放下!”

许大茂看着拿刀的何雨柱,心底有点发憷。

平时这个书呆子,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

今儿,怎么这么厉害?

何雨安再次厉声呵道:“放下!”

许大茂看着拿刀的何雨安,怂了。

丢下火钩子,并给自己找台阶下,“雨安,我听你的,你是大学生,讲理,和你哥不一样。”

娄晓娥叫来了二大爷。

俩人一进门,许大茂就拉着二大爷开始说。

“二大爷,您给评评理,前两天我去红星公社放电影,人家为了感谢我,送我两只老母鸡,这事您知道吧。”

二大爷不知具体情况,呆呆的点头,知道什么说什么。

“我知道。”

“今儿我一下班,鸡笼子里就只剩一只鸡了。”

许大茂指着锅大声嚷嚷着。

“您再往这瞧,您瞧瞧这儿。”

二大爷弯腰过去查看,煲着的鸡汤正在咕噜咕噜的翻滚着,他用勺子舀了两下,香气扑面而来。

“别说还挺香。”

然后看着何雨柱问,“傻柱,这是你干的?”

“该配眼镜就去配眼镜去!”

何雨柱很是无语,“我一个厨子偷鸡?可能吗?”

“那你这是哪来的?”

“我买的!你管得着吗?”。

何雨柱开始犯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经不起人说。

何雨安开始耐心解释。

“二大爷,你也知道我哥是厂里的大厨,这是厂长让我哥做饭,为此送我哥的。”

“何雨安,你可不能这么包庇你哥!”

许大茂急了,他生怕何雨安就这么把二大爷糊弄过去。

何雨安漠视他,继续说。

“不过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哥没有偷鸡,那鸡也是在咱们院里丢的,事关咱们全院的社会风气问题,必须召开全院大会,严肃处理。”

何雨安先是声明自己哥哥没有没有偷鸡,紧接着话锋一转,要求严肃处理丢鸡问题。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既解释了,也摆脱了自己偏袒自己大哥的问题,还能把事情闹大,将棒梗这个偷鸡贼送去执法所。

一箭三雕!

许大茂立马附和,“雨安,你这话说得对,必须召开全院大会。”

在门外偷听的秦淮茹急了,立马进来和稀泥。

棒梗偷的鸡,可不能被揪出来!

“二大爷,你看就这么点小事,误会一场,至于开全院大会吗?”

“这可不是小事,雨安说得对,这么多年来,咱们院里连个针头线脑都没有丢过,这是关乎咱们院里道德品质,社会风气的问题,必须严肃处理!”

“晓娥,你现在就去通知一大爷,二大爷,召开全院大会!”

“别介!别......”

现在秦淮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看着何雨柱,急的就快要哭出来了。

何雨柱心软了,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不容易。

于是叹了口气,开口承认。

“这鸡我偷的!”

“现在承认了?怕了吧!晚了,等会开会有你好看的!”

许大茂小人得志,得意的很,离开还不忘把鸡端走。

“这就是证据!”

......

全院的人都在中院集合,三位大爷围坐在院中央的桌子旁,旁边摆放着各自的白色茶缸,一副封建大家长的模样。

二大爷开始主持大会。

“今儿,把大家叫来,起因是许大茂家丢了一只鸡,这个时候正好有一家炉子上正炖了一只鸡,也许这是巧合呀,也许这不是巧合......”

一大爷问话:“傻柱,说实话,许大茂家的鸡是不是你偷的?”

秦淮茹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睛紧紧盯着何雨柱。

盼望着他承认。

许大茂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

棒梗偷鸡这事,可千万不能被揪出来!

“算是吧~”

听到这个回答,秦淮茹松了一口气。

“不是!”

突如其来的否认声,让秦淮茹的心再次揪起来。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何雨安从人群中走出来。

“一大爷,这鸡不是我哥偷的,我今天刚学回来的时候,我和我姐就碰到我哥拿的饭盒里有鸡汤。”

“这事儿,我和我姐都能作证。”

大家伙的目光又被吸引到了雨水的身上。

雨水在犹豫,她也不想让人把棒梗找出来。

但是!

她也不想亲哥被冤枉啊。

“姐?”

何雨安疑问的喊她。

“这鸡不是我哥偷的,我能作证!”

雨水,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的亲哥。

许大茂立马反驳:“诶,这可不行啊!”

“你们仨是亲兄弟姐妹,肯定会做假证!”

娄晓娥:“就是!我们家鸡丢了,你们家今天正好就炖鸡,那里有这么巧的事情?绝对傻柱偷的!”

许大茂将带走的一锅鸡端起来。

“大家看看,这就是证据!”

“我们家这只鸡是只母鸡,还等着它冬天下蛋呐,你不仅得赔我家鸡钱,还得赔我家鸡蛋钱!”

娄晓娥附和着许大茂。

“就是,就是,最起码得赔三块钱!”

“什么三块钱?!”

“这鸡得赔五块钱!我打算养它一年,让它下蛋,等我媳妇坐月子使!”

许大茂他们两口子,咬住不放,非得让赔五块钱。

何雨柱双手揣兜,一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五块钱?朝阳菜市场,一块钱一只鸡,你要我五块钱?!还下蛋,给你媳妇儿坐月子使?”

“你媳妇儿会下蛋吗?”

“结婚多少年了?要是会下蛋早就下了!”

这话一出,引了全院的人哄堂大笑。

“嘿!你!你……”

许大茂鼻子都被气歪了,指着何雨柱愣是不知道该骂什么好。

娄晓娥被众人嘲笑。

一个女人,不会生孩子,还被当众说出来,在这个年代,那是绝对的羞辱!

她恼羞成怒,皱着眉头,横着脖子骂喊。

“傻柱!你王八蛋你!”

一大爷拍了拍桌子,“安静,安静!”

何雨安站到了院子中央,“一大爷,能不能让我问两句?”

一大爷点头。

何雨安看着许大茂问,“你们两个有什么证据,这鸡是我哥偷的?”

许大茂再次将鸡汤锅端起来。

“这就是证据。”

“如果你家丢鸡,别人家正好在吃鸡这就是偷鸡的证据,那岂不是全菜市场卖鸡的人都有偷你家鸡的嫌疑?”

“我这也不是在胡搅蛮缠,今儿下午,我在厂子院墙外头,正好碰到棒梗在偷鸡,这是不是也有嫌疑?”

众人一听,立马朝秦淮茹一家看过去。

且不说何雨安是厨子,能从厂里食堂拿。

最主要的是家里有钱,吃只鸡也正常。

这秦淮茹一家嘛,一家五口人,每个月就靠她一个人,那二十七块五的工资活。

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吃鸡?

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贾张氏左看看,右看看,全院的人都在看他们家的笑话。

何雨安!

你这个小兔崽子,反了天了?!

把棒梗说出来做什么?!

她急眼了,破口大骂。

“何雨安,你别冤枉我们家棒梗!为了帮你哥,就把矛头引到我们家棒梗身上!”

“长得白白净净的,一肚子坏水!”

贾张氏开始了泼妇骂街模式。

每一次张嘴,脸上的横肉都随之颤动着。

她那耷拉着眼皮的小三角眼,死死的盯着何雨安。

“你是不是看着我们家孤儿寡母的,看起来好欺负?”

“诶呦喂,孩儿他爸,他爷爷唉,你们走的这么早,就让丢下我们不管,让别人在这里欺负我孤儿寡母……”

“就是,我们家棒梗都是大家从小看着长大的,不可能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秦淮茹也着急的,跟着搭腔反对。

她说这话一点也不脸红,棒梗从小到大偷何雨柱多少吃的?

同时还打着感情牌。

“雨安,棒梗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啊~”

一大爷不耐烦的开口道。

“棒梗他奶奶,你别哭了,放心,我们了解棒梗的为人,不可能冤枉他的。”

有了这句话,贾张氏这才停下。

和泼妇比耍赖骂街,何雨安是真的甘拜下风。

而且他也不屑与无赖多言语,浪费口舌!

随意等着大家都安静下来,他这才继续说着。

“许大茂,你要不要去棒梗身上闻一闻,看有没有叫花鸡的味道,或者问问槐花,她年龄小,不会说假话。”

“去就去,告诉你,你休想为你哥开脱。”

许大茂走到棒梗身前,贾张氏将棒梗护在怀里。

“你干嘛?我警告你,你可不能欺负人啊!”

“切~”

“我懒得理你。”

许大茂不想和贾张氏这个老婆子多嘴。

转身蹲在槐花跟前,凑近闻了一下,果然有点鸡的香味。

紧接着他又注意到了槐花领口的油点子,假惺惺的笑着问。

“槐花,你这油点子那里来的?”

槐花看着秦淮茹,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虽然她年纪小,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可也感觉出点什么来。

所以她低头,不回答,也不看许大茂。

何雨安眼见许大茂问不出来,只好自己过去亲自问。

他来到槐花跟前,蹲下,轻声问道。

“槐花,和雨安叔叔说,你今天晚上你吃饭了吗?”

槐花摇头。

“怎么没吃啊,不饿吗?”

这次槐花点头。

“为什么不饿啊,下午吃什么好吃的了?”

“鸡。”

何雨安简单的三言两语,将想要的话问出来。

贾张氏当即拧了槐花屁股一下。

“死丫头!让你瞎说!”

“瞎说什么?!”

真相浮出水面。

许大茂立马指着棒梗,恶狠狠的质问。

“棒梗,你妹妹吃的鸡,那里来的?!”

秦淮茹一把推开许大茂,护在棒梗跟前.

“就不许我们家今天下午改善一下,吃个鸡?”

“还有你,何雨安!”

“你还套小孩的话,你要不要脸你?!”

虽然秦淮茹平时和何雨安关系挺好,而且有些许的好感。

可是,这些和自己儿子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所以,照样对何雨安动怒。

许大茂冷哼,“吃鸡?就你家的那条件?白面都吃不上几顿!”

“呸!”

“还别人不要脸?偷鸡贼就要脸了,是吗?”

“秦淮茹,别以为你是寡妇我就要让着你今儿你给我赔钱!”

“五块钱,一分都不能少!”

许大茂这得理不饶人,借着丢鸡敲诈。

何雨柱看不下去了,还能这样欺负人?!

秦淮茹一个人带着婆婆和三个孩子容易吗?

竟然还这样敲诈!!!

他板着一张脸,气愤的走过来。

抬手,准备给许大茂一拳,被何雨安按住。

“哥,别动手,让我来。”

“许大茂,虽然槐花说有吃鸡,这也不能证明就是棒梗偷的,只能说棒梗和我哥一样,都有嫌疑。”

秦淮茹:“就是!”

何雨安突然说这话,让许大茂一头雾水。

刚开始他说他哥不是偷鸡贼,棒梗是,现在又说棒梗可能也被误会了。

何雨安反复横跳,到底什么意思?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从一开始见到二大爷,再到问棒梗偷鸡,现在何雨安态度又有改变。

这一步步的,好像都是何雨安在主导事情的走向。

许大茂忽然有一种被何雨安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于是质问,“何雨安,是你说的棒梗是偷鸡贼。”

“现在又说不是?”

“你是不是想替你哥和棒梗开脱?!”

何雨安缓缓道,“我刚才只说我哥和棒梗都有嫌疑。”

“许大茂,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今天我绝对公平公正,如果是我哥偷的,我也绝对把他送去街道办!”

“现在有嫌疑的人有两个,接下来应该审案了。”

许大茂一想是这么一个理,于是点头。

“对,该审案了,你说的在理。”

他转头指着棒梗,大声质问。

“棒梗,今天这鸡,你哪里来的!”

贾张氏把棒梗抱在怀里。

“不说!”

“我们不说!”

“你们休想欺负孩子,让孩子认下!”

许大茂做势,想要过去把棒梗拖出来。

“嘿!老太婆......”

何雨安把他拉住。

心中感慨,这个年代的人,怎么一点法制观念都没有?

动不动就动手?

何雨安缓声道:“棒梗奶奶,肯定不能我们问啊,你让棒梗去一大爷那里,让他问。”

“你这样做,逃避问题,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不是也让人以为是了吗?放心吧,一大爷肯定会保护好棒梗的。”

贾张氏想了一下,也对。

于是剜了一眼何雨安和许大茂。

然后亲自把棒梗送到了一大爷跟前。

一大爷问棒梗,“棒梗,你实话实说,今天下午你妹妹吃的鸡那里来的?”

棒梗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回答。

“我下午看到院子里有只鸡,就以为是外边跑来的,就抓起来了?”

许大茂立即反驳。

“胡说!我们家的鸡笼子关的严严实实,不可能自己偷跑出来!”

说着,他用胳膊肘抵了一下娄晓娥,示意她也说话。

“对,我们家的鸡笼子绝对是关着的,这个我也可以作证!”

许大茂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歪着嘴说道。

“一大爷,你是咋们院的一大爷,你得做事公道一些,让秦淮茹家赔我们家五块钱,外加一只鸡!”

“别看她是寡妇,不容易,我家的钱和鸡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秦淮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许大茂,你……你……”

贾张氏咬着后槽牙说道。

“许大茂,你怎么就那么肯定那只鸡是你的?你生的啊?!”

这句话又引的全院人一阵哄笑。

贾张氏继续乱扯别的,想要混淆视听。

“傻柱吃鸡就不是偷的,棒梗吃鸡就一定是偷得?”

“何雨安,你小子是不是为了给你哥开脱,故意往我们家棒梗身上泼脏水?!”

何雨安很是无奈,结果这么显而易见了。

可,有人就是还在没脸没皮的狡辩!

他还能怎么办?

只好用事实说话了。

何雨安走到许大茂座位那里,端起那一锅鸡汤,问道。

“许大茂,刚才你说你们的鸡是老母鸡,对吧。”

“对!”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何雨安将鸡汤端到三位大爷的桌前。

打开锅盖,用勺子搅拌着。

“三位大爷你们看,我们家这只鸡,头这么大,屁股也大,最重要的是它屁股这里。”

“你们看,这里有小米粒状的东西,这是只公鸡啊。”

三大爷点头,发话,“这的确是只公鸡。”

现在证据确凿,何雨安的鸡是公鸡。

许大茂的母鸡是被棒梗偷走的。

棒梗奶奶被气的要死。

秦淮茹想要说什么,可却说不出口,这证据确凿,让她如何为棒梗开脱?

只好坐在一屁股坐下,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希望大家看她可怜,让她少赔点。

何雨柱看着秦淮茹在哭。

槐花和小当满脸无助的看着自己奶奶和妈。

他圣母心再次泛滥。

伸手去裤子口袋,掏出钱来,走上前,准备把这五块钱垫上,再次被何雨安按住。

“哥,你别管,看我的。”

“棒梗还小,能帮就帮帮。”,何雨柱小声安顿道。

紧接着又嘱咐了一句,“你淮茹姐挺不容易的,就这样吧。”

棒梗还小?

秦淮茹家困难?不容易?

他小就非得放过他吗?

他家穷,他有理吗?

别人家的东西难道就是大风刮来的吗?!

何雨安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哥,你回去吧,我有分寸。”

“许大茂,我说你要这五块钱,也太黑了吧!”,何雨安上前开口道。

“何雨安,去一边儿去,现在没你什么事,再说了,丢的又不是你们家的鸡!”

“你误会我了,我没有想要为棒梗开脱,只是觉得,这丢一只鸡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也算盗窃。”

“该受罚就受罚,该赔多少就赔多少。”

“可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这样,咱们去街道办事处。”

许大茂听到这句话,眼睛亮了。

他家不缺钱,可就是容不得别人占自己便宜,见不得别人好。

一提要去街道办,这会让秦淮茹一家赔钱还难受。

他可是乐意的很,于是立马同意。

“何雨安,不愧是大学生啊,办事说话,就是不一样,应该去街道办事处!”

棒梗闻言,立马就要往院子外边儿跑。

“我不去!我不去!”

只不过,一个几岁的小孩子,那里能跑得过大人,没几步就被许大茂给抓住了。

“小崽子,你哪里跑?!”

“放开我!放开我!”

棒梗使劲儿挣扎着,胡乱踢打,许大茂竟然一时没防备,手松开了。

不过,还没等棒梗跑开,立马又被何雨安抓住了后领口,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起来。

秦淮茹立马跑过来,想要救下棒梗,拉着何雨柱开始求情。

“雨安,雨安,棒梗还小,这次让我回去好好教训他,别去执法所,别去...我求你了......”

许大茂不耐烦道:“秦淮茹,起开!”

“许大茂,我赔你钱,我赔!”

“你放心,这钱你得赔我,棒梗这办事处也得去!”

贾张氏也赶紧跑过来,拉扯许大茂。

“你个挨天杀的,放下我们家棒梗!”

“你没儿子,也见不得被人家有?是不是?”

“奶奶救我!奶奶!妈!”

“妈!”

棒梗又哭又闹,他不想去街道办!

秦淮茹在哭,贾张氏在闹。

可,她们两个女人,那里能拦着两个大男人?

于是,秦淮茹只好把希望放在了何雨柱身上,泪流满面,可怜巴巴的望着何雨柱。

何雨柱再次心软了。

上前,抓住许大茂的领子,准备动手打他。

“许大茂!你是不是欠抽?!”

“傻柱,你干嘛?你干嘛?我这可是听的你弟弟的!”

院子里现在乱了起来。

一大爷用茶缸重重的拍着桌子。

“铛!铛!铛!”

“安静!安静!”

几个人安静下来。

可谁也没有服软,依旧对峙着。

何雨柱抓着许大茂的领子,秦淮茹拉着何雨安,贾张氏拽着许大茂抓棒梗的那个胳膊。

一大爷上前,“都松开!”

几个人没有反应,依旧不放手。

“傻柱,放下手!”

“淮茹,棒梗他奶奶,你们两个放心,这事交给我处理。”

一大爷见众人没反应,于是亲自上手,把何雨柱和许大茂扯开。

“傻柱,松手!”

何雨柱这才放手。

见状秦淮茹也松开了何雨安,因为一大爷过来了,看样也不想让棒梗去街道办。

贾张氏也跟着松手。

棒梗也不哭闹了,他知道一大爷,易中海的为人,不可能让人把自己抓走。

“大茂,要我说啊,棒梗偷鸡确实不对。”

“这样,让秦淮茹赔你只鸡钱,再赔你点鸡蛋钱。”

“不过啊,你要五块钱也太狠了,再商量商量。”

许大茂立马否定,“不!行!”

易中海继续游说,“你看秦淮茹平时也挺不容易的。”

“再者说,棒梗还小,给点教训就行了,哪个孩子不犯错?”

“咱们院子里的事情,咱们自己处理就行了,别出去闹,让人看了笑话,差不多就行了。”

易中海这个假好人,丢的不是他家的鸡,他在这里凭什么说差不多就行了?

别人被他的假象所蒙蔽,熟知四合院剧情的何雨安可知道他什么人,更知道现在他心里怎么盘算着。

说到底,易中海过来说情,一来是想装好人。

二来是不想把事情闹到街道办,传出去他这个管事的一大爷,管不了院子里的事儿,嫌脸上挂不住。

棒梗还小?

都知道偷鸡了,能有多小?

再者!他年龄再小,错了就是错了,就该受罚!

秦淮茹不容易?在这个年代谁家容易?

有几家吃的饱饭?!

如果都这样,吃不饱饭的孩子都去偷,那岂不是乱了套了?

何雨安反驳,“一大爷,您这话可就不对了,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棒梗一直偷我们家的吃的,我哥好心,觉得淮茹姐一个人不容易,所以也就没计较。”

“正是觉得他小,所以就算了。”

“现在您看看,他不仅偷我们家的,还偷到了别人家,这回是许大茂家的鸡,下次就说不定是谁家的车轱辘,下下次偷到别的院子也说不定。”

“大家伙说,我说的对不对?”

院子里的人都开议论,觉得何雨安说的在理。

都怕下次棒梗偷到自己家。

“对,雨安说得对!”

“应该严惩棒梗!”

“他还小,可不能惯坏。”

“......”

何雨安继续说,“我知道淮茹姐,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所以棒梗才学成这样,我们这才是在帮淮茹姐。”

“哥,这事你不能再插手,你看棒梗变成这样,有你一半的责任,都是你惯的。”

“一大爷,还有你,我知道你心好,不想让棒梗被送去街道办,怕坏了他的名声,可是你在这样下去,棒梗指不定要偷什么。”

“下次偷到别的院,人家找来,你怎么交代?难道把棒梗送出去吗?与其这样,还不如这次严惩!”

“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院里众人附和。

“一大爷,雨安说得对。”

“把帮个棒梗送去街道办!”

“......”

一大爷看到众人这样说,不好保住棒梗,可又不想把这事闹到街道办,太丢他的人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何雨安就当做是一大爷默认了,示意许大茂把棒梗拉走。

棒梗急了,“一大爷!傻叔!救我!”

“我不想去!”

“棒梗!许大茂,你松手!”

秦淮茹想要上去拦,被何雨柱拦住。

他刚才想了一下,雨安说得对,棒梗这个样子确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惯的。

贾张氏紧张着棒梗,可是看样子,她知道也拦不住了,只好想其他的办法。

她张望了自己一周的地上,然后开始大喊。

“棒梗哟!奶奶可不能没有你啊!”

“你可不能去……”

说着,她突然断片了,眼睛缓缓闭上,软绵绵的倒在地上,昏倒在刚才她提前看好的地方。

众人都纷纷去看贾张氏。

“棒梗她奶奶,你怎么样了?这是怎么了?”

“……”

“奶奶!奶奶!”

“奶奶……”

小当和槐花跪在贾张氏身边大声哭着。

院子里整个都乱了起来。

二大爷张罗着,“快点把棒梗他奶奶背回去!”

贾张氏本想着装晕,让大家伙担心她,就此放过棒梗。

可惜,没人吃这一套,她直接被人背走。

也不好现在就醒来去救棒梗,只能继续装晕,让棒梗被带走。

院子大门口,棒梗看着没人救自己,心急了,开始破口大骂。

“傻柱!救我啊!救我!”

“易中海!你行不行?就你这样还当大爷?”

“连个许大茂都......”

“唔!唔!”

棒梗想要挣扎,大喊,被许大茂捂着嘴拖拽到了前院。

一大爷本来还在原地,想着用什么理由救下棒梗,结果被棒梗直接喊名字的骂。

“棒梗,这次,你就吃点苦头吧。”

院里的人听到棒梗的骂喊,都在说棒梗是该教训教训了。

“你看看,这么小,连一大爷都敢骂!”

“真得让人好好管了!”

“真就是个白眼狼,忘了平时傻柱,一大爷怎么帮你了?!”

“都快回去看看自己家丢东西了没,小心棒梗已经偷到你们家了。”

“......”

……

来到街道办,许大茂拖拽着棒梗进去,在里边儿配合着记事员记录。

何雨安在院子外边儿等着,他嫌棒梗叽叽喳喳吵闹,烦的头疼。

系统提示音响起。

【恭喜宿主,成功击杀小偷乖——棒梗(普通),获得现金10元,十斤粮票,经验值+10。】

【恭喜宿主,成功进阶等级lv01,当前属性加成:10%】

“系统,这个属性加成,具体加成那些方面?”

【加成人体本身属性,比如:力量,速度,听力,视觉,智力,弹跳力等等。】

“还能加成其他属性吗?”

【可以,只要宿主等级达到一定要求,就可开始其他属性加成版面。】

“比如有那些?”

【抱歉,由于您当前等级不够,不可查看。】

行吧,不能查看就不能查看吧。

片刻的功夫过后,何雨安突然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肿胀发热。

他隔着一副捏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确属比之前发达了许多。

难道这就是系统的属性加成,这效果还真是明显。

想自己之前吃蛋白粉,健身房练两个月,效果都没有这片刻的功夫好。

他有闭上眼睛,用心聆听,屋子里边儿的声音,想要看看其他身体属性加强的如何,比如说——听力。

“记事员,麻烦您了,真是麻烦您了。”

“这时我的本职工作。”

棒梗愤怒的大吼,“许大茂,你告诉何雨安,我和你们两个势不两立,等我出去,一定要你们好看。”

许大茂噗呲笑出了声来,“行,等着你,你小兔崽子。”

紧接着,就是许大茂开门,走出来的声音。

何雨安睁眼。

许大茂和棒梗记录的屋子可是和自己现在的位置,隔着一个大院子!

现在自己竟然能听的一清二楚!

没想到属性才增加了10%,听力就变得这么灵敏!

要是加成至100%,自己岂不是成了千里眼,顺风耳?

许大茂出来。

“雨安,咋们走。”

“你说说,你念过大学,就是和那个傻柱不一样,讲理,知道事情该怎么办最好!”

何雨安没有正面回应他,“咋们回去吧。”

“你看看,你今天下午,把易中海,还有那个人模狗样的傻柱……”

许大茂正说着,看到何雨安冷漠的眼神,立马住嘴,假意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你瞧我这张破嘴!”

“今天下午你把你哥,还有易中海,说的一愣一愣的,真是以理服人,念过大学的就是不一样。”

“……”

回去的路上,许大茂不听对何雨安说着赞美之词,何雨安没有搭理他。

他想要和何雨安搞好关系,只可惜,对方知道他是小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

“雨安,今天下午,多亏了,要不是就让这个小偷逍遥法外了,刚开始还让我我误会你了。”

“这样,今晚去我家,咋们哥俩喝两杯,一来是,感谢你,要不是你,我就抓不住真凶,二来是道歉,刚开始误会你了。”

系统提示音响起。

【发现离间怪——许大茂,击杀方式,让其自讨苦吃,击杀奖励:工业卷500,自行车票1,经验值+30】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

何雨安嘴角微微勾起,心道:许大茂,你不就是想要离间我和我哥吗?行,给你个机会。

“行,大茂,今晚我就去你那儿,解解馋。”

许大茂立马笑的乐开了花,“兄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菜市场买菜去!”

“你快回去吧。”

“行,我回去等着你!”

二人说完,各自向相反的方向离开。

许大茂嘴角带着笑容,心想:今天下午大院的事,细想起来都是何雨安牵着大家的鼻子走。

这个人有脑子!

而且和他哥傻柱不一样,心里对恩怨是非门清。

念过大学,也有脑子,这样的人,应该和我站在一起,到时候,院子里的不都是我们两个说了算?

何雨安嘴角也带着笑容,心里同样有自己的小想法。

许大茂,我的自行车,就靠你了。

走进院子,才踏进中院的大门口,何雨安便看到,秦淮茹家门口围了一堆人。

何雨水立马悄悄的找过去。

“雨安,哥被厂长叫走,去做饭去了,你也出去躲躲。”

“这是怎么了?”

“哥把棒梗她奶奶背进屋子,没有多大一会儿,她就自己醒了,然后哭着喊着要找自己孙子,我怕他会找你麻烦,你快出去躲一下,等哥回来再说。”

进屋子,一会儿就醒来了,这不是装晕,还能是什么?

人群中,有多事的大妈,看到何雨安回来了,偷偷到贾张氏跟前说,“雨安回来了。”

一听这话,贾张氏刚才还哭的有气无力立马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冲出人群,要找何雨安算账。

“何雨安,你这个小崽子!你赔我孙子!”

“你孙子又没死,我还你什么?”,何雨安无奈的反驳。

“棒梗被你带走的,你不赔谁赔?!”贾张氏大吼。

“他要偷鸡,不抓他抓谁?”何雨安反驳。

“你!你……”

贾张氏被何雨安怼的无处反驳,毕竟他说的很对。

偷鸡真的活该被抓,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不管!是你把棒梗带去街道办的,今儿你必须赔我孙子!”

说着,贾张氏牟足了力气,微微弓着腰,冲向何雨安。

想要冲过去,把他推倒。

这老太太,胖的虎背熊腰的,笨重的身子一点都不灵活。

她冲过来,何雨安微微侧身便躲过,让她直接扑了一个空。

踉跄了几步,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

“扑通!”

贾张氏那矮胖的身子,砸在地上,激起许多尘土。

何雨水立马担忧的上前察看。

“婶子,婶子,你怎么样了?”

“诶!疼死我了!”

贾张氏被雨水扶着坐起来,“怎么这天也在转啊?!”

“头晕死我了。”

“何雨安!你个挨天杀的!你把棒梗送去街道办,现在还推倒我,你是不是和我们家有仇?!”

“不就吃几口你哥带来的剩饭吗?你至于这么糟践我们家吗你?!”

何雨安:???

我什么时候推的你?

还有,平时是你死皮赖脸的和我哥要剩饭,现在反而成了我们的不是?

你这老婆子,真是碰瓷的一把好手啊。

算了!

和泼妇讲道理,那就相当于让狗改掉吃屎的毛病。

根本行不通!

何雨安无视贾张氏的撒泼,无理取闹,转身想要进屋。

对付傻x最好的办法那就是远离!

贾张氏见自己的哭喊,装可怜,何雨安不以为意,和他哥一点都不一样。

“雨水,你扶我起来。”

贾张氏拖着何雨水费力的站起来,浑身上下都是在地上滚的土。

这次她改变了主意。

既然何雨安不吃自己这一套,那他也休想走!

今天他不把棒梗弄回来,不赔钱,休想进屋!

只见贾张氏快步来到何雨安跟前,腿一软,跌在地上,抱着何雨水的腿不松手。

“何雨安!”

“你不能见到我们家是孤儿寡母,就欺负我们!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亏得棒梗每次见了你都见你叔,你一回来就去找你,跟你亲,现在你还把他送进街道办!”

“你让他以后怎么做人?!”

何雨安无奈的叹气,这贾张氏还真是没脸没皮!

你特麽的无理取闹,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就罢了,你现在还蹬鼻子上脸?!

自己每次一回来,棒梗就过来找,是为了我那一口吃的,你不知道吗?!

屁的和我亲!

系统提示音再次在何雨安脑海中响起。

【发现撒泼怪——贾张氏,击杀方式:恶人还需恶人磨,给她一个大b兜。任务奖励:现金100元,工业券200,经验值+30。】

这任务来的还真是时候。

本来何雨安这个刚大学毕业的年轻小伙子,面对贾张氏这种泼妇撒泼,还真的是手足无措。

现在倒是提醒了他。

何雨安低头看着仅仅抱着自己大腿不松手的贾张氏。

冷声道,“贾张氏,我不想和老人动手,但不代表我就不会动手!”

何雨水听到这话,担心的上前,拉住何雨安。

“雨安,你是男人!你不能动手!”

“婶子是长辈,老弱妇孺!你可不能做出这种事!”

刚开始何雨安说的话还让贾张氏有些许害怕,现在何雨水过来了,她心中有了底气。

何雨安平时就没见他发过火,现在还有他姐在,自己没什么好害怕的。

于是,贾张氏闹的更厉害。

“何雨安你赔我棒梗!你让棒梗进了街道办你让他同学以后怎么看他?!让他以后怎么娶媳妇?!”

“不就是只鸡吗?!你和许大茂就要死要活的?!还欺负我一个老婆子?!”

“刚才还把我推到地上,大家伙可是都看到了的!”

“现在你还动手打我?!”

“大家伙看看啊!何雨安打老人了!”

何雨安冷声回道,“打的就是你!”

他才抬起手,立马被何雨水拽住,由于力道过大,何雨水踉跄了几下,被何雨安扶了一把才站稳。

“何雨安!你今天这是想要干嘛?!不能和老人动手!”

“你以后还想不想在大院里抬头了?!”,何雨水训斥道。

听到这里,何雨安冷笑一声,看着众人开口道。

“大家伙评评理,今天棒梗偷鸡,这本就是他的不对。”

“小时偷针,长大偷金,我这也是为了棒梗好。”

“我如果不是从小看着棒梗长大的也根本不会这样做,直接让许大茂去找来执法所的人,不更省劲?”

何雨安紧接着问道。

“大家伙说,我说的对不对?”

“今天是这贾张氏,倚老卖老,缠着我,不让我走,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难道贾张氏她老,我就得让着?”

“难道因为她是女人,就得我处处忍让?!”

众人附和。

“确实得好好教育棒梗。”

“再这样下午咋们大院指不定还要丢什么东西!”

“棒梗奶奶,今天确实是你不对!”

“棒梗奶奶,你快起来吧。”

“……”

贾张氏看了一眼众人,大家都站在何雨安那边儿,见装可怜不管用了。

她直接来狠的。

“何雨安,我给你说,今天你必须得赔棒梗赔我们损失!赔我医药费!”

“你不赔?不赔?!”

“就休想走!”

贾张氏说着,被气急了,抱着何雨安的腿,来回摆动身子,撒泼的越发蛮横不讲理。

“你让棒梗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我也让你做不了人!”

“我老婆子,今天要把你这个欺负我孤儿寡母的,坏肠子东西的裤子扒了!”

说着她就开始动手。

何雨水立马上前阻止。

就算她是老人,再可怜,扒雨安裤子,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婶子!你可不能这样做!”

何雨安双手抓住自己的裤腰,护着自己的裤子。

这老不死的,还越发的来劲儿?!

今天,何雨安终于体会到了。

恶人!他不分男女老少!

所以!

收拾他们,也就不用管,他是女的!还是老的!

“啪!”

“啊!!!”

随着一声生脆的巴掌响起。

贾张氏笨重圆滚的身子,顺着何雨安巴掌力道的方向,微微离地,然后呈抛物线状重重跌落在地上,激起些许尘土。

由于何雨安身体属性被加成的缘故,即使贾张氏很重,还是被扇的飞了起来。

贾张氏躺在地上,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何雨安开口道,“婶子,我尊敬你,叫你一声婶子。”

“如果你仗着自己老,开始撒泼打混,那我也只能喊你贾张氏。”

“我可不是我哥,管你是女人,还是老人,照样收拾你!”

“别在地上装死,小心装死,我真的送你去死。”

贾张氏听到这句话,哼哼唧唧的抬起头,想要撑着胳膊坐起来。

她刚才挨了一巴掌,这下子终于消停了。

听到何雨安最后一句话,也不敢装晕了,立马准备起来。

贾张氏嘴角挂着一丝血迹,撑着胳膊想要坐起来。

试了两次,没能起来,又躺下了。

眼前天旋地转的。

这次没有装,是真的被打晕了!

整个大院,鸦雀无声。

大家都被惊着了。

谁也没有想到,何雨安真的会动手。

而且还会下手这么重!

一巴掌扇的,贾张氏竟然能飞的起来!

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何雨安是一个瘦弱,白白净净的读书人。

没成想,比起他哥,这一身力气,一点不差!

何雨水看贾张氏起不来,担心的过去察看。

“婶子,你怎么样了?”

一大爷也跟着过去。

何雨水一个人力气太小,根本扶不起贾张氏,在一大爷的帮助下,这才费力的让贾张氏坐起来。

贾张氏刚刚缓过劲儿来,感觉嘴里有一股血腥味,手捂着吐了出来。

定眼一看,手掌心满是血,最中间还躺着两颗泛黄的老牙。

“牙……”

“唔……老天爷呦……”

有何雨水和一大爷在自己身边,贾张氏这才敢放声哭了出来。

这次是真的哭,老泪纵横!

她张着大嘴哭着,突然,又有一颗牙从嘴里掉出来,落在她的胳膊窝处。

贾张氏手微微颤抖着,捡起来。

同刚才掉下的那两颗一起放在手掌心。

“雨水……你看……唔~”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贾张氏率先出声哭了出来,打破了院子里鸦雀无声的气氛。

其他人也紧跟着发声,开始小声议论。

“你看这贾张氏,何必在这里出这个洋相?”

“真是老脸都丢尽了!”

“我要是她,别说没脸让雨安赔偿,就是这大门啊,这两天我都没有脸出来!”

“这棒梗也是的!你看看这做的什么事儿啊!让他奶奶在这里丢尽了脸!”

有一个男人说了一句棒梗的不对,突然被他老婆推了一下。

他老婆低声道,“别说了,秦淮茹在这呢。”

男人说话的声音越发的大声了。

“怎么了?他妈在这,我也这么说。”

“棒梗这小子,本来就不对!”

“不过,要我说,更应该是他奶奶的错,你看他奶奶撒泼打混的样子,就知道棒梗怎么被教育出来了。”

秦淮茹在一旁听着,微微低着头,豆大的泪水止不住往下落,默默哭着。

眼睛哭的发红,鼻尖也跟着发红,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孩子不听话,婆婆又是这个样子。

两个人平时在家里让她为难就算了,现在还在外边儿做出这种事,让她被人看笑话。

她除了哭,还能怎么办?

三大爷这个精明鬼,在旁边,一边看热闹,心里一般盘算着,轻轻开口道。

“贾张氏掉了三颗牙,倚着他的性子,非得让雨安赔不可!”

“三颗牙,可不是小事,估计最少得要15块钱!”

贾张氏哭天喊地的,别人议论纷纷。

何雨安暂时没有理会,因为他在听系统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成功击杀撒泼怪——贾张氏,任务奖励:现金100元,工业券100,经验值+30。】

【恭喜宿主,成功升级lv2,属性加成20%】

【升级至lv3,成功拓展新系统版面,还需经验值+20,请继续完成任务。】

拓展新系统版面?

“系统,能拓展那些版面,或者说,那些版面还未开启?”

【既然是还未拓展的,那就是不可告知的,请宿主不要白费力气的询问。】

何雨安:……

感情你这不是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系统啊,倒像是一个傲娇的小姑娘。

对了,刚才没注意,一不小心用力过大,把贾张氏的牙给打掉了。

“系统,这个任务不是有100块钱的奖励吗?现在给我,弄成5张十块,剩下都是弄成一块钱。”

【请宿主再次确认,是否需要提现100元。】

“确认。”

【提现已完成,放入宿主裤子口袋,请查看。】

何雨安一摸口袋,还真有一沓钱。

于是他走向贾张氏。

贾张氏看到何雨安冷着一张脸走过来,立马害怕的大喊。

“何雨安!你干嘛?!”

“我告诉你,我……我这么大岁数了,不怕你!”

“你看我的牙!今天你必须赔!”

“赔我孙子的损失费!赔我的牙钱!”

贾张氏拼了命的扯着嗓子大吼,感觉要破音了一样。

虽然声音很大但,是底气不足。

还是能让人感觉到她的心慌。

就像是,小博美叫嚣一般。

会咬人的狗不叫,只有小博美这种没有杀伤力的狗,才会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一大爷这个时候站起来,挡在何雨安和贾张氏中间。

“雨安!”

“你平时不这样的!现在这是怎么了?”

“再怎么样,棒梗他奶奶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在一个院里,做邻居这么多年,还是老人你的长辈!”

“你怎么能和她动手?下手这么狠?!”

何雨安无奈,内心对一大爷这个假好人,很是佩服。

自己刚才裤子被扒了也没见他出来说什么,现在知道出来主持公道了?!

难道贾张氏她老,她就有理?!

一大爷这个人,在众人面前装好人,实际上还不是欺软怕硬!惺惺作态!

知道贾张氏是泼妇,惹了她会弄得一身骚,所以刚才自己裤子差点被扒,他和瞎了一样。

现在自己反击了,他又站出来,还不是因为平时看着我们何家好说话,能吃亏?

表面上装做为老人,弱势群里说话,实际上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好名声罢了!

同样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东西!

还不如三大爷,三大爷精明,爱算计,人家是明着来。

易中海就是个假好人,伪君子!

系统提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发现假好人怪——易中海,击杀方式:让其自己恼羞成怒,动手打人。任务奖励:现金100元,收音机票1,经验值+30。】

何雨安正好对易中海这个假好人看不过去,没想到系统正好锁定了他。

巧了,一举两得!

不过看样子,现在还不是击杀他的时候,犯不着和他对着干。

于是何雨安从口袋里掏出钱,数了三张十块钱。

“一大爷,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打了人,我赔。”

“这里是三十块钱,绝对够赔贾张氏的三颗牙。”

何雨安将钱塞进一大爷手里,转身离开。

一大爷蹲下,把钱塞到贾张氏口袋里。

贾张氏一边抽着嘴,忍着疼,一边用干净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把钱掏出来。

捻开叠着的钱,看了一下,确实是三十,脸上的痛苦瞬间减少了几分。

她看着何雨安的背影,感觉他应该和他哥,何雨柱一样,不是是那种在乎钱得主。

于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打起其他小心思。

“何雨安!”

“今儿,你打下我牙的钱,算是赔我了。”

“棒梗名誉损失,你也得赔!”

她看着何雨安越有越远,没有继续和她计较的意思。

于是,大声喊倒,“不然我和你没完!”

何雨安听到这句话,心道:没完了,是吧!

他转身,走向贾张氏,蹲下,看着她。

贾张氏立马不再言语。

她没想到,何雨安真的又返回来了。

“贾张氏,这三十块钱,是我赔你的牙钱,我认!”

“棒梗去街道办,是他自己偷鸡,自作自受!”

“我再说一次,这事我管不了!也该不着我赔!”

“还有,如果你觉得自己亏了,那就这三十块钱,还回来!你去找执法所告我去,咋们公事公办!”

贾张氏被吓的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何雨安。

“说话!”,何雨安冷声呵道。

贾张氏呆呆的点点头,“就……就这样吧。”

三十块钱,到了她手里,她那肯再拿出来?

要知道,掉一颗牙,如果公家判的话,顶天了赔五块钱。

算起来,贾张氏还赚了,当然不会去闹到执法所。

何雨安站起来,看着众人大声开口道。

“今儿,我何雨安,事出有因,打了贾张氏,打掉她三颗牙,我认,我也赔,她也同意了赔偿方案。”

“大家伙也都看见了。”

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钱,碍着大院里的人,一人给了一块钱。

一边给钱一边说,“如果贾张氏之后反悔,不承认,希望大家能替我做个证明,这是提前给大家的辛苦钱。”

“大家回家买点瓜子吃。”

给到三大爷的时候,三大爷假意推脱。

“雨安,你说都一个院子里的,大家伙到时候肯定会为你作证!”

“这钱……,你看看,你这孩子……”

三大爷嘴上说着客套话,可是在何雨安还没有送过去的时候,自己就主动伸手过来接住了。

“那个,你三大妈虽然现在不在,可是她听说之后,也肯定会为你作证的。”

何雨安听着三大爷这意思,是还想再要一块钱。

行了,给他了,反正就一块钱。

这人就是爱算计钱,但是没有害人的心思,何雨安对他,不算讨厌。

“三大爷,这是三大妈的瓜子钱,给您,您拿着。”

“你瞧瞧你这孩子……这钱,这钱……”

三大爷笑的合不上嘴。

“既然是你这孩子的一片心意我就替你收下了。”

到了二大爷这里。

何雨安把钱递到他手里。

“二大爷,这是给您的。”

“你可是咋们院子里,德高望重的人,今天要不是你主持公道,许大茂在我家就要和我哥打起来了。”

“多亏了您,一通话说的,许大茂醒悟了,真不愧是七级钳工,有领导风范。”

二大爷立马乐开了花,收下钱,回应道。

“你瞧你说的,我这么大岁数了,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还多,这点事情还处理不了吗?”

“就是,可惜我文化低,不然现在肯定也在厂里是个领导。”

何雨安说二大爷有领导风范,把他捧起来。

正是二大爷心里最爱听的,他就是最想做领导了,能不高兴吗?

把钱都发完,何雨安大声讲话,准备做个结尾。

“今儿的事情,真是让大家看笑话了现在没事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二大爷被何雨安两句话捧上了天。

他发现何雨安没有给一大爷钱好像是故意的。

看来在雨安这小子心里,我比易中海更适合做一大爷,主持院里的事情。

二大爷,怎么能放过打压一大爷的机会呢?

“雨安,你忘记孝敬一大爷瓜子钱了。”

何雨安要的就是他这一句!

他给大家发钱并不是怕贾张氏耍无赖。

她再耍赖,直接上手抽就对了。

他这是激怒一大爷的第一步!

于是不看一大爷,大声回应。

“没有忘。”

“一大爷,那是出了名的公、平、公、正、,我不给一大爷瓜子钱,一大爷也肯定不会冤枉我的!”

何雨安故意将“公平公正”这四个字说慢,说重。

“给一大爷钱,我这不是在折辱他吗?别人传出去,说的好像我收买了他一样。”

二大爷笑着回道,“也是!行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院里的众人都散开。

雨水扶着贾张氏,准备扶她起来,奈何她太胖,自己太瘦弱,没能扶起来。

这个时候,贾张氏那双耷拉着眼皮的小三角眼瞪住秦淮茹。


>>>点此阅读《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