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卿卿,如你薇薇》小说最新章节,秦奕淮冉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秦奕淮
角色:秦奕淮冉薇
简介:三爷,我想和你睡觉,只要你答应,我们就离婚
冉薇鼓起勇气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只不过为什么避孕药三年就过期了啊!巨额悬赏,他将她逼入绝境,满城搜捕
她带球出逃,男人紧追不舍,多年后重新回来,哪怕容貌变化,他却仍旧一眼认出她的
《梦里卿卿,如你薇薇》小说最新章节,秦奕淮冉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梦里卿卿,如你薇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睡一觉


"我为你中刀躺在医院,你却醉倒温柔乡?"女人身上还穿着不太合体的病号服,突兀的站在帝豪大厦的顶楼,面目写满了难以置信,"秦奕淮,你没有心吗!"

男人一手握着红酒杯,身旁坐着的妖艳女子几乎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胸前的呼之欲出不安分的蹭着他的手臂,一双媚眼落在冉薇的身上,笑容满是嘲弄,"疯女人,你也不照照镜子,穿成这样也不怕污了三爷的眼。"

一旁与三爷谈生意的人纷纷皱起眉头,像帝豪这样的酒店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让不相干的人进来,赶忙吩咐着保安将这个疯女人拖出去。

"谁敢动我!"冉薇紧握着拳头,喝退靠近的安保人员,抬眼看着男人依旧冷峻的面容,一字一句道,"我是他的妻子!"

"不是,"秦奕淮终于抬眸,语气并非商量,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

"我们已经离婚了。"

冉薇脚下一软,腰间的伤口一阵阵隐隐作痛,脸色一片惨白,却咬紧牙关定住身形,一字一句道,"我不同意,也不会签字的。"

她嫁给秦奕淮三年。

先动心的那个人总是卑微的不堪一击,酷暑寒冬,每晚她必定会给秦奕淮煮一杯奶,纵然他从来不领情,也不耽误她甘之如饴的爱着。

可如今,冉薇替他挡下了致命一击,在床上躺了两个月,听到的消息却是要与她离婚。

"你想要什么?"秦奕淮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第一次抬起头审视着面前的女人。

这三年,冉薇一直温柔体贴,像今天这么莽撞冒失,还是头一次。

两人的结婚不过是各取所需的联姻,现在冉家破产,冉薇也没有了待在他身边的价值。

不过,她想要什么,秦奕淮还是愿意尽量满足。

只要不是让场面太难看。

"我……我,"她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角,在屋内众人的目光中,红着脸颊鼓起勇气道,"我想和你睡一觉!"

屋内所有人先是一愣,而后好似出现了幻听一般,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傻女人,随后爆发出巨大的嘲笑声。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还想和三爷睡觉!"

"还没听说过三爷和哪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她算老几。"

"也不打听打听,整个K市谁不想和三爷睡觉,她真是异想天开。"

秦奕淮没有笑。

他只是冷着脸,眼神冰冷至极的看着面前局促不安的女人,用眼神给她一个收回这句话的机会。

"我没有开玩笑,"冉薇深吸一口气,哪怕处境多难堪她也不肯离开,"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和你离婚。"

"真是痴心妄想,赶紧滚,别扰了三爷今晚的雅兴……哎呦。"妖艳的女人话好没说完,便被秦奕淮不耐的挥手推开,如同被丢弃的垃圾跌坐在地。

众人顿时收了笑声。

看着三爷不善的脸色,赶忙都灰溜溜的出了房间。

"好。"

秦奕淮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自上而下的看着冉薇,凉薄的唇畔轻启,"今晚睡你,明早离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三章 已经死了


冉薇自从那日之后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

秦奕淮私下里派人找了多次都不见踪影,一想起那夜的荒唐,眼皮便跳个不停。

倒不是他舍不得冉薇,而是这个女人竟然敢骗他!

桌面上放着一份孕检单,孩子的时间与发生关系那日丝毫不差。

助理郑萧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三爷,能查的地方都查了,冉小姐好像是人间蒸发了……真的找不到。"

"悬赏,"秦奕淮头都不抬,"三千万,谁找到冉薇,将她带回来,这笔钱就是他的了。"

天价的巨额悬赏惊骇了整个K市。

助理包下了K市所有的大屏幕,秦奕淮这才发现,他连一张那女人的照片都没有。

甚至于她平时穿裤子还是裙子,戴帽子还是戴墨镜,都全无印象。

最终出现在K市街头巷尾电子屏上的,只有结婚照上的半个红色背景照,还是三年前的模样。

私立医院的屏幕下,女人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紧紧拽了拽自己脸上的口罩。

一旁的路人觉得这女子有些眼熟,赶忙掏出手机对比,可一个晃神的功夫,冉薇就已经消失在了人海茫茫。

接到消息的秦奕淮想也不想便中断了正在召开的回忆,冷着脸往医院赶。

阴沉的脸色让众人都放轻了呼吸,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三爷的霉头。

然而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内只剩下一名嗷嗷待哺的婴儿。

虽然还是刚出生不久的宝宝,但眉眼间就已经能看出有些像三爷。

"她人呢!"

秦奕淮紧握着拳头,他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么耍过!冉薇是活够了吗!

"抱歉……她因为难产已经离世了,孕妇因为殚精竭虑气血不畅,生产时大出血,"为首的医生叹了口气,"可惜了肚子里还有没出生的孩子。"

秦奕淮一愣,随后寒声道,"绝不可能!"

这个女人诡计多端,费尽心思给自己生了孩子,不就是想要荣华富贵吗?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

"人已经被拉去火葬场了,这个做不来假。"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离开了手术室。

秦奕淮看着自己怀中刚刚出世的婴儿,眼眸中情绪复杂,眉头紧紧蹙起,本都已经想好了要将这个女人带回去如何折磨……可现在她竟然就那么死了?

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郑萧,去拦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傍晚,郑萧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抱了一坛骨灰,"三爷,晚了一步,人已经推了进去,不过我看了所有资料,确实是冉小姐无疑,您,节哀。"

屋内长久的静默。

"节哀?"秦奕淮看着一旁奶妈手中的孩子,平静的看向窗外,"我根本没有伤心,为什么要节哀。"

郑萧赶忙低下头不再说话,他跟了三爷快十年,怎么会察觉不到他的情绪。

秦奕淮的眼眸阴沉下来,目光紧紧盯着郑潇手中的骨灰坛。

"继续去查,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五章 我要咬你了哦


"叔叔,我的冰淇淋被你撞掉了,"冉苒眨了眨眼睛,刚刚一瞬间的相似荡然无存,声音甜美如同天籁一般,伸手便抓住他的衣角,"不然你请我吃一只好不好呀?"

如果是普通人,现在一定已经被她萌的团团转,可面前的人是秦奕淮,一个向来对任何生物都不感兴趣的男人。

带着些许冷漠将她的手拿开,是他看错了,冉薇从来不会用这种甜腻的目光看着自己。

"重新去买一支。"秦奕淮拿出一百元想塞给她,冉苒却向后退一步不要这个钱。

两人在原地僵持着,秦奕淮搞不懂这种半大的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哎呀,这是谁家的宝宝,这么可爱。"有些尖锐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带着些扰人心烦的刻意。

冉苒抬头去看,只见来的女人穿着紧身黑色连衣裙,一头大波浪显得整个人婀娜多姿,带着成熟女人的韵味,手上拎着的普拉达皮包是走秀限量款,价值三百多万。

在这种雍容华贵的装扮下,反倒是一张长相略微骄纵的面庞,让人生不出半点好感。

"小妹妹,你也太可爱了,叫什么名字呀?"女人笑眯眯的蹲在她面前,动作亲昵的将她搂在怀中。

周围路过的人纷纷被这场面吸引,看清这个女人后不由惊呼道。

"哇!竟然是大明星徐心怡,怪不得这个孩子这么可爱,原来是她的啊?"

"别胡说,徐心怡是单身怎么可能有孩子,真的好有爱心,对待小孩子也那么温柔。"

"真不愧是国民女神,怪不得是三爷看上的女人,漂亮又善良。"

周围的夸奖生如潮水一般,记者们快速的按动着快门,拍下这养眼的一幕。

冉苒被她抓的有些疼,扭着身子想离开,却没想到被徐心怡一把抓住,强迫她一起合影,红色的长指甲都快挖进了冉苒的肉里,脸上却笑的温柔和善。

"阿姨,您要是再不放手,我就要咬你了哦。"冉苒说的认真,小摸样更是可爱。

徐心怡只当这小姑娘在开玩笑,毕竟她可是K市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再多拍几张,不要害羞,看镜头……"

她的话还没说完,冉苒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腕上。

徐心怡吃痛惊呼出声,下意识将冉苒一把推了出去,手腕上的包也摔在地上,砸的变了形。

"冉苒!"冉薇从人群外挤进来,顿时看到了摔倒在地的宝宝,赶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心疼的拍着她身上的土,"疼不疼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咪吹吹就不疼啦!"冉苒强忍着疼挤出一丝笑容,害怕冉薇担心,红着眼眶抱住妈咪的脖子,乖巧的好像一只小猫。

徐心怡气急败坏,当着秦奕淮的面,竟然让她这么丢脸,"这孩子有没有家教,还敢张嘴咬我,把我的包都摔坏了!"

冉薇虽没有看到事情的经过,但看着周围人指指点点,也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刚想开口反驳回去,抬头对视的一瞬间整个人如遭棒喝。

竟然是徐心怡,而她身后的男人,不是秦奕淮还有谁!

太糟了!怎么会在这里遇到这两个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六章 是个假包


徐心怡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穿的普通,又带着口罩,看起来也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语气顿时轻蔑起来,"我这个包三百多万,现在摔坏了不能背了,你要么赔钱,要么买个新的给我。"

冉薇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却总觉得有目光紧紧盯着她,好似猎物被猎人盯上一般,压得喘不上气。

难道是被秦奕淮认出来了?应该只是错觉吧。

她缓缓抬起头,四目相对,却正是秦奕淮的目光,惊的她心里一跳。

"或者,我看你也赔不起,"徐心怡看着手上的小牙龈,眼中闪过一丝算计,"我向来惜才,这个宝贝这么可爱,倒是符合我新剧的角色,不如你将她给我拍一个月的戏"

周围人一阵唏嘘,纷纷称赞徐心怡善良以德报怨,对于任何普通人家来说,这可都是给了个一飞冲天的好机会,能让孩子当童星呢!

反倒是冉薇要被气笑了,本来就不单单是孩子的错,徐心怡三言两句就将责任都推给宝宝了。

况且娱乐圈的水那么深,有特殊癖好的人大有人在!

她怎么可能把孩子给她利用!

"普拉达的走秀限量款,我自然是赔不起,"冉薇慢慢起身,秦奕淮逆着光,她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也能感受到他的不悦,"可惜,这个包不是正品。"

徐心怡笑容顿时僵在脸上,随后嘴角扬起轻蔑的笑意,"你是疯了吗?这个包是三爷送我的,你竟然说是假的。"

"我妈咪说是假的,那就是假的,天王老子送你,那也是假的。"冉苒打心眼里讨厌面前这个阿姨,紧握着小拳头恨不得上去给她一拳。

周围人被这童言无忌的话语逗笑。

徐心怡眯起眼睛,再次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人,转头看向秦奕淮,泫然欲泣道,"三爷,您就看着别人污蔑我呀,她说我欺负我不要紧,可那个包是您送我的,她怎么敢说是假的。"

秦奕淮冷然的目光落在冉薇的身上,薄唇轻启,每一个字都带着压迫的气势。

"说清楚。"

冉薇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当年她有一肚子话想对秦奕淮说清楚,他都不屑于去听,如今却为了徐心怡的一个包,而耐心的让自己说清楚。

看来在秦奕淮心里,自己永远都比不上徐心怡。

"分明就是在污蔑徐小姐。"

"看他们穿的像个土包子一样,哪里懂什么包,胡说八道的吧。"

"带着口罩畏畏缩缩,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恐怕是长得丑羞于见人吧。"

冷嘲热讽的声音此起彼伏,冉薇也不生气,将地上的包捡起来仔细端详了一遍,修长玉葱似得手指轻轻拂过皮包的金属包带,眼神更加坚定。

"普拉达的走秀款向来都是手工制作,C大师有一个小习惯,就是在包的内衬处刻暗标,这个包仿的很好,甚至可以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光从外表其实很难分辨出真假。"冉薇一边说着,一边将内衬展示给众人,上面并没有暗标。

众人不解,"那你是怎么一眼就看出包是假的?"

"因为正品,在我的皮箱里。"

冉薇冷笑一声,从皮箱中掏出了一模一样的一只包,看了眼秦奕淮道,"我这个包是在二手拍卖行捡漏得来的,三爷,您送出去的是真包,可惜有人把包变现了。"

众人唏嘘声响成一片,徐心怡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回身慌忙拉住秦奕淮的胳膊,声音颤抖道,"你不要相信这个女人说的,我没有卖过包,这是你送我的,我怎么舍得卖掉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七章 陌生人


秦奕淮不耐烦的将她手甩开。

徐心怡见他面色不对赶忙住口,脑海中飞快想着应对的法子,恨透了面前的这个女人。

没想到竟然认出了自己的包是假的,当时她为了新剧买通导演,将三爷送给她的包卖了,又找人定做了个高仿。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东窗事发,她绝对不能就这么承认,不然以后的名声就全完了。

"一定是下属手脚不干净,偷换了我的包!"徐心怡哭得梨花带雨,转头看向一旁自她的小助理,声音带着威胁道,"说,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包拿去卖了的!"

"我……"小助理本想否认,却看到了徐心怡几乎要杀人的眼神,只能咬着牙应承下来,"徐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家里欠了很多钱,才把你的包偷出去卖了,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冉薇对这种琼瑶式的做作演技没什么兴趣,转身带着冉苒就要走。

却没想到被秦奕淮的手下拦住,冉苒立刻挡在妈咪面前,生怕这些人会对冉薇不利。

"三爷,一个假包难不成还要我赔吗?"冉薇心跳的厉害,面上却装出无所谓的态度,"您不会是想讹我吧?在纠缠我就要报警了"

秦奕淮甩开徐心怡的手,一步步向冉薇靠近。

看着她仓皇后退的紧张感,秦奕淮的眼底不由浮起一抹快意。

一定是她,这个女人躲了这么久,终于被他找到了!

他低头,抱起了一旁的冉苒,看着孩子天真可爱的模样,声音低沉道,"你妈妈刚才叫你冉苒,你姓冉对吗?"

冉苒不明所以,但被帅叔叔温柔的抱着,不由的咧嘴一笑,"对呀,我姓冉。"

冉薇双腿软的几乎要跌倒在地上,强撑着扶住一旁的行李箱,"冉苒,妈咪怎么教你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秦奕淮将孩子放下,嘴角的笑意带着几分冷冽,咬着牙一字一句道,"陌?生?人?"

这个女人一逃五年,现在回来了,竟然敢称呼自己是陌生人,看来这几年在外面,将胆子都养肥了。

冉薇踉跄着想往后退,却被秦奕淮一把捏住手腕,似乎要将她的手腕捏断一般不肯放手,男人的面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表情。

只不过这神情,绝不仅仅是欣喜。

"三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可能是认错人了。"冉薇踉跄着站稳,却被攥的更紧,下一刻不顾她的挣扎,秦奕淮一把将她的口罩一把拽了下来。

众人伸长脖子去看,随后纷纷惊呼。

这个女人,长得也太好看了一些。

小巧的鼻子,精致的五官,一双眸子如若春水波澜,朱唇红润仿佛两颗樱桃一般,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怪不得能生出那么可爱又好看的女儿。

就连不远处的徐心怡,都被比的黯然失色。

秦奕淮看着面前的这个美丽女人,眼底却满是失落,冷冷的放开了她的手,声音冰冷道,"不要再有下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八章 换了一张脸


冉薇赶忙将口罩重新带回了脸上,后背也被冷汗浸透。

她整容了。

四年前她带着女儿在H国,出了车祸险些面目全非,好在撞她的人有良心,自掏腰包给她重新换了一张脸。

或许哪怕是一样的容颜,秦奕淮都认不出,更何况还是改变之后的。

他怎么会将自己放在心上呢。

"叔叔,你还没有还我冰淇淋呢。"冉苒看秦奕淮要走,赶忙伸手拽他的衣角。

小姑娘圆圆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对他莫名的依赖。

秦奕淮看着这双似曾相识的眼睛,似乎当年有一个女人也曾这样望向他过,"拿着这个卡,全城的冰淇淋,你随意吃。"

说完也不等一旁的徐心怡,抬腿大步离开。

冉苒看着手心里塞的卡片,嘴角向上扬起大大的弧度,赶忙献宝似的回身牵着妈咪的手,却发现冉薇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浸透,"妈咪,你怎么出了那么多的汗呀?"

"还不都是你!"冉薇在她头上重重敲了一下,"要是再乱跑,妈咪就不要你了。"

冉苒撅起小嘴,这样的威胁妈咪都说过无数次啦,"从那个叔叔出现妈咪就变得魂不守舍,该不会是欠了那个叔叔的钱吧?"

冉薇无语凝噎,抱起冉苒拖着行李箱出了机场。

可不仅仅是欠钱那么简单啊!

……

秦奕淮坐上了早已等候在机场门口的劳斯莱斯,车上正坐着一个小男孩,手中摆弄着笔记本电脑,小表情不苟言笑,对谁的态度都冷冰冰的。

徐心怡坐在秦奕淮旁边,精致的妆容早就哭花了,抽泣着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三爷,您不会是相信了那个疯女人的话吧?我怎么会卖掉你送我的东西呢。"

秦奕淮瞥了她一眼,转头看向窗外,正巧看到那女人拖着行李箱上了出租车,女娃娃闹着去拽她的衣服,两人嬉笑着上了车,衣服被风掀起的瞬间。

腰间赫然是一条长长的疤痕。

秦奕淮猛地愣住,再想细看的时候,那女人已经坐上出租车离开。

秦慕被这女人哭得心烦,头也不抬道,"你放心,我父亲不会为无关紧要的人生气,那个包是助理随便买了送你的,我父亲根本不在意。"

"……"徐心怡连哭都没了声,愣在车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秦奕淮眉头紧蹙,将出租车号码记了下来,给郑潇打去了电话,让他去查车上人要去哪里。

徐心怡察觉到男人与平日里的冷漠不同。

今天秦奕淮表现的太反常了。

先是对那个小姑娘和颜悦色,又对那个女人……刚才那个女人的神态,像极了冉薇!

徐心怡猛地瞪大了眼睛,强压下心底的不安,"三爷,她已经死了那么久,而且都火化了,您为什么还是不肯相信呢?"

"您该不会是还想着那个女人吧,他当年可是算计你,还生下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奕淮便冷眼扫过,眼神中带着冰冷的寒意,让她瞬间住了口。

秦慕注意到,他父亲握着手机的手,少见的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九章 我可不是客


出租车缓缓停在了章家门口。

屋内吵吵闹闹的乱成了一锅粥似得。

冉薇下车刚带着冉苒进了门,一个巨大的玻璃烟灰缸便在脚边炸开。

碎片四处飞溅,冉苒飞快的抱住女儿,生怕她受一点点伤。

"老太太现在在医院里弥留,章家自然是我说了算!"

"放屁,胡翠,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我哥还没说话,你倒是殷勤,要管事儿也应该是我这个亲女儿来。"

两个女人骂骂咧咧,好似泼妇骂街似得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管家刘妈擦着眼泪,一想到老太太还在病床上受罪,儿女却都开始争家产,她心里就止不住的难受。

小小手递来一张手帕,"大娘你别哭了,快擦擦眼泪吧。"

抬眼是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模样乖巧伶俐,一双眼睛像极了已经去世的薇薇小姐。

刘妈赶忙道谢接过来,这才发现屋内站了一对陌生的母女,"您是?"

"刘妈,这屋里这么热闹?"冉薇冷笑一声,外婆还没死,她的小姨和舅妈就先争抢起来了。

"小姐,我不认识您,"刘妈叹了口气,"今天我们家不便见客,您还是改天再来吧。"

"我可不是客。"冉薇笑着将口罩摘下来,看着刘妈依旧一头雾水的表情,将脖子上的钥匙摘下来递了过去。

刘妈先是一愣,而后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对母女,嗷的一声就嚎了出来,哭喊着扑了上去。

"薇薇小姐!真的是您吗?太好了,您竟然没有死!"

"你这个老奴,脑袋坏了吗?冉薇早就死了,现在从哪冒出来什么小姐。"小姨紧皱着眉头,一旁的胡翠也赶忙附和,两人意见竟然一致。

"这个钥匙是老太太亲自给冉薇小姐带上的,已经二十多年了,我就是做鬼也不会忘记。"刘妈又哭又笑,只要冉薇小姐回来了,章家就有主心骨了。

胡翠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上下打量了冉薇一眼,看着她美丽但陌生的面孔,"你是哪来的假冒冉薇做什么!"

冉薇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钥匙,"舅妈,我为什么要假冒我自己呢?"

"冉薇?你真的还活着?"小姨眼睛转的飞快,赶忙上前故作亲昵的拉住她的手,"薇薇啊,你变模样了,我特别担心你,你走了之后吃不下睡不着。"

"让小姨担心了,不过小姨比之前圆润不少,而且五年里从来没有派人找过我,看出您对我的思念之情了。"冉薇敷衍的笑了笑,驳了小姨的面子。

她将钥匙重新带回脖子上。

"这把钥匙大家都认识,是章家历代当家人的象征,我之前不展示出来,是因为外婆身体硬朗,如今她病倒,章家不能乱,所以我回来主持大局。"冉薇目光扫过屋内众人,见他们面色各异,想来心思也都打着小算盘。

胡翠脸色最难看,她男人整天喝酒鬼混,好不容易快将老太太熬死了,她能继承章家,怎么又跳出来个孙女冉薇。

"你说你是,你有什么证据!三爷可说过!冉薇早就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十章 遗传她父亲啊


"这是章家,不是秦家,你如果那么信奉三爷,这里也不欢迎你。"冉薇冷笑一声,动作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刘妈赶眼色的给她端上了茶水,俨然是已经站在了她的阵营。

胡翠脸色难看至极,冉薇从小就性格软弱,平时连正眼瞧他们都不敢,怎么这么多年后回来,性格和模样全都像是变了个人。

"刘妈,给外婆转院到最好的医疗机构,钱的事情不用在意,只要能救活外婆,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冉薇抬眼,目光好似锐利的刀在胡翠身上刮过,"屋里谁又不满意,可以和我单独说,要是影响到外婆修养,别怪我不顾亲戚情分!"

说罢便狠狠将茶杯砸在地上。

吓得屋内众人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出声。

刘妈一边擦眼泪一边往外走,心想着老太太的命总算是能保住了。

小姨借口有事早早就溜了,胡翠却不甘心到手的章家就这么没了,一连问了许多冉薇小时候的事情,可她全都对答如流,分毫不差的应对上,让人根本挑不出差错。

冉苒舟车劳顿,倚在一旁的沙发上已经睡着。

胡翠的眼神在冉苒和冉薇身上打量一番,而后惊讶道,"我听闻三爷还在到处找你呢,这个孩子该不会是三爷的吧?"

"自然不是,我与他早就离婚,也没有半分关系,哪来的孩子……"

"离婚不离婚,不是你说了算的!"

男人冷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冉薇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么快,按照她的计算,最快也应该是三天后才会被秦奕淮发现。

到那时候她已经继承了章家产业,还有外婆坐镇,秦奕淮就算是想对她动手也要三思而后行。

胡翠扬起嘴角,压低声音道,"你以为你小姨是什么好人吗?冉薇,她们都巴不得你死。"

冉薇深吸一口气,原来是她通风报信,怪不得秦奕淮来的这么快。

这些人的心里只有钱,为了遗产,连章家的脸面都不要了。

"三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冉薇被他逼得后退一步,男人眸中别样的情绪,似乎是愤怒,又好像夹杂着漫天的欣喜,压得她喘不上气,"那个包您不会还想让我赔吧,都说了是假的了。"

"冉薇,谁允许你,将脸整成这个样子!"

秦奕淮伸手捏住她的脸颊,目光狠狠在她脸上扫过,这么狐媚的模样,就是她想要的吗?

"我整我自己,又没有整您,您生气什么呢?"冉薇好似一团棉花,让他一拳打下去也不痛不痒,反而无所谓的直视着秦奕淮的目光。

既然瞒不过去,不如就大大方方的承认,"秦奕淮,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能吃了……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下一刻男人便将头压下来,似乎是要亲吻,但转而狠狠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夹杂着被欺骗的不甘和不舍。

冉薇顿时欲哭无泪。

原来冉苒咬人!是遗传父亲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十一章 威逼利诱


冉薇吃痛,一把推开秦奕淮,低头揉搓着自己被他咬出牙齿印的肩膀。

"你觉得我能不能把你给吃了?"

秦奕淮一双邪魅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冉薇,暧昧的语调让冉薇感觉到羞愧。

冉薇的记忆被拉回到那天晚上,被秦亦淮狠狠压在身下的她,承受着他的怒火。现如今,面对他时,依旧是兵荒马乱的。

"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还请你离开。今非昔比,我们章家并不欢迎你。"

冉薇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重新对上秦亦淮的目光,不带有任何的情绪。

秦奕淮挑了挑眉,顺势坐在了沙发上,对冉薇的话,无动于衷。

冉薇以为这五年来,自己早就已经把秦亦淮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所有的伪装,在看到他的这一刻,全部瓦解。

"选吧,跟我回家,还是让她跟我一起回家,你在自己去呢?"

秦亦淮伸手指着刚从楼上走下来的冉苒,面无表情的看着冉薇。

冉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看见冉苒的那一瞬间,瞳孔放大。

自己分明交代过,让她在房间里面等着自己,不要下来,怎么不听话。

"不可能!这是我的女儿,你凭什么把她带走?"

冉薇瞬间如同炸毛的小猫,紧张了起来。她不确定秦亦淮会不会对冉苒做出什么事情,坚决不可能让他们两人接触。

秦亦淮站起身,踱步来到冉苒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仔细观察。

"今年五岁了吧,眉眼倒是一模一样。"秦亦淮嘴巴念念有词,冉苒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叔叔,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想起来了,在机场,帅气叔叔,你跟那个阿姨一起的。"

冉苒伸手指着秦亦淮,露出灿烂的笑容,语气天真的对秦亦淮说。果然,帅气的人,让人记忆深刻

秦亦淮手僵硬了一下,随后松开手,面色不自然。

冉薇一看秦亦淮松手,一个箭步走到冉苒的面前,把冉苒护在身后,目光警惕的看着他。

她的这一连串的动作,让秦亦淮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怎么选?"秦亦淮冷笑着,语气不容商量。

冉薇迟疑了,扭头看着舅妈,本想求助,但是看着舅妈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强闯名宅在法律上是犯法的吧?莫不是三爷还打算强行绑架?"

冉薇伸手拉住冉苒,轻轻的拍了拍,害怕她被吓到,一边试图用这来吓唬秦亦淮。

"呵呵"秦亦淮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着摇了摇头,随后面露凶狠的看着冉薇说:

"太久没有回来了,忘记我是什么人物了吗?"

是啊,秦亦淮是什么人,自己怎么会愚蠢到以为这会吓住他呢?

"请吧。"秦亦淮看着冉薇的表情,得逞的挑了挑眉,整理着自己得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冉薇的看着秦亦淮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跟上秦亦淮的脚步,关于冉苒,她没有勇气冒险。

胡翠趾高气昂的看着冉薇离开,一副女主人的样子,坐在沙发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第十二章 被囚禁


这几年冉薇一直在国外,一直没有回来。国内的发展迅速,冉薇看着窗外一栋栋高楼大厦,跟自己身旁的人一样,冰冷无情。

一颗颗高大的熟映入眼帘,可能因为这里是住宅区的原因,没有任何变化。冉薇看着外面熟悉的一切,心中百感交集。

兜兜转转,没想到当初自己拼命想逃走的地方,今天又回来了。

车子停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面前,站在这别墅前面,满脑子都是自己那天离开的场景。冉薇紧紧的攥紧手,感觉自己呼吸困难。

"妈妈,你拉的我好疼,可不可以轻一点…"

冉苒可能感受到了冉薇的难过,小心翼翼的开口,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冉薇。

"对不起宝贝,我太用力了。"冉薇回过神,赶紧松开自己的手,抱歉的看着冉苒。

冉苒扬起嘴角,笑容灿烂的摇了摇头。秦亦淮紧紧盯着冉薇,眼底闪过一丝丝的心疼,转瞬即逝。

秦亦淮抬脚,走进别墅,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好像跟冉薇不认识一样。

冉薇不明白,这种态度,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跟着他回来。

"请吧夫人。"管家看着冉薇迟迟不动,走上去接过冉薇手里的包,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冉薇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包交给管家,跟着他进去了。

"哇偶,妈妈你看,那里有好多玩具!还有芭比娃娃的城堡,都是新的耶!"

一进门,冉苒就被众多的玩具给吸引了,年仅五岁的冉苒,根本不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只知道这个怪叔叔一直让自己跟妈妈过来,可能是妈妈的老朋友吧。

"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去玩的。"简直没有人能够抵抗住冉苒,管家一脸慈祥的看着她。

"真的吗?妈妈我可以去玩吗?"冉苒一脸兴奋,摇晃着冉薇的手。

冉薇笑着点了点头,就让冉苒过去玩了。想着自己一会估计要跟秦亦淮商量事情,还是不要让冉苒听见的比较好。

"夫人你的房间在这里,你先休息,有什么需要直接喊我就可以了。"

管家带着冉薇来到房间,就离开了。冉薇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房间跟以前是一模一样的,不禁让她有点分神。

想着冉苒已经在外面玩了许久了,都没有来找自己,冉薇打算出去找她。没想到,房门被锁上了。

冉薇愤怒的扭着门锁,尝试了许久还是打不开,扭头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了那一串自己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

"喂。"电话接通,慵懒且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听筒那头响了起来。

"你现在是干什么?非法囚禁吗?我要离开这里,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冉薇一脸愤怒的质问着秦亦淮,气的浑身发抖。若不是秦亦淮太了解自己的软肋,她又怎会乖乖听话来到这里。

"还有事吗?"秦亦淮没有一丝丝感情的语气,让冉薇更加愤怒。

"我要见你,现在立刻马上。"

说完,冉薇直接把电话挂了,在房间里面等待着秦亦淮的到来。

秦亦淮放下手机,冷冷的看着在楼下玩耍的冉苒,眼睛微微,眯起,扭头去找冉薇。

继续阅读《梦里卿卿,如你薇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