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最新章节,苏馥宁笑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苏馥
角色:苏馥宁笑笑
简介:他,顾五爷,顾氏集团最有资格的继承人,魔鬼总裁,冷酷嗜血
她,落魄千金,从小被扔出家门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强硬本色,娇俏甜美
一场恩怨让她被迫嫁给他冲喜,作为她前任的小舅舅和想将她拿捏于股掌的人,他一再挑衅她,终于,小狐狸爆发了!顾寒衷,你别给脸不要脸!馥馥,昨晚上哭着求饶的...
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最新章节,苏馥宁笑笑小说免费阅读

《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用婚姻换爷爷的命


苏馥,要是再不考虑清楚……这个老东西的命,那就说不好能不能保住了。"

病房里亮着毫无温度的白色灯光。

苏馥看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老人,以及这个在母亲和父亲离婚嫁入豪门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姐姐,藏在背后的手机悄然握紧。

"馥馥,不要答应他们啊!"

病房的角落里,几个黑衣保镖目光阴冷的正将一个形容憔悴女人的双臂死死压住,她拼命想要爬过来,手臂上因此被抓伤了好几道伤口。

宁笑笑冷冷看了那女人一眼,抬手在呼吸机上敲了敲:"让她闭嘴。"

保镖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高高扬起手就朝那女人脸上扇去。

"啪--"声音在空透的病房里格外响亮。

"不要……我,答应你。"

苏馥缓缓松开了拳,脸上的表情无比淡漠,似乎刚刚这句话决定的并不是她的婚姻,而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但心里却像是突然被狠狠戳了一刀般,疼得几乎喘不过气。

要怎么跟瑾哥哥说,自己要嫁给他那个脾气暴戾,性格喜怒无常,已经瘫痪在床整整五年的小舅舅呢?

他最近忙得电话都不能讲太久,会不会影响到他?

"妹妹还是很识相,怪不得从小到大老头子都那么喜欢你。"

宁笑笑勾了勾唇角,弧度冰冷讥诮:"说起来,这老东西还真是挺可怜的,怎么就生出来一个赌鬼儿子,啧,只要给他钱,他就像狗一样答应了我不签手术意向书……"

"他也是你的爷爷。"

苏馥的手颤了颤,眸底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渗人怒意,像是覆着皑皑白雪的死寂火山,不知何时就会喷发。

"我爷爷是宁氏集团的董事长,不是这个没用的老货。"

苏馥的嘴唇微微抖了抖,慢慢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眸子里那丝隐忍的怒意已经被按捺得再也觉察不出。

"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急什么?"宁笑笑看着那张精致清丽的脸上僵硬的表情,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又深了一些,她慢慢走到苏馥面前,伸手紧紧捏住了她的下颌。

"你知道吗,我真的非常喜欢看你这幅故作平静的样子,实在是太搞笑了,这就是老头这些年教你的教养?"

苏馥并没有开口,目光落在雪白的墙上的某一处,看上去毫无焦点。

"猜猜看,是谁出的这个让你替我嫁给顾寒衷的主意?"

宁笑笑缓缓将嘴唇凑到她耳边,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是你的……瑾哥哥哟,哦,不对,现在他是我的了,宁家和陆家要联姻了,我马上就会成为他的未婚妻,希望到时候,你会来参加我们的订婚礼。"

胸腔之中像是突然被戳进了一根尖锐的冰棱,又疼又冷,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喉头却突然哽咽。

苏馥依旧注视着那张空无一物的墙,看上去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宁笑笑所说的话,手却已经冷得毫无温度。

"好好准备哦!"

宁笑笑冷笑一声,松开苏馥尖削的下颌,将她推倒在地上,尖细的高跟鞋踩在病房的地板上,发出一阵很有节奏的哒哒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二章传说中的顾五爷


保镖们将手中疯狂挣扎的女人松开,关上病房的门大踏步离去。

"馥馥,你不能嫁给那个顾寒衷啊!"

女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她的面前,眼圈已经变得通红。

"我去法院告他们!等拿回你爷爷的监护权就没事了……"

"姑姑,您真的不用担心我。"

苏馥慢慢将女人抱住:"只是照顾一个病人而已,其实也没什么。"

更何况……如果到时候可以讨好他,说不定能有办法救爷爷,还能借顾家的事……好好让宁家还债!

苏婉翎愣了愣,医生面无表情的走进病房:"夫人,苏老先生的手术意向书已经签好,我们需要跟您商量手术的具体事宜。"

动作真快!

所以宁家给了苏友林多少钱,才让他拿自己亲生父亲的手术意向书,来逼她嫁给一个随时可能会死的男人?

正在这时,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到病房门口,脸上的笑意恭敬,却毫无温度:"苏小姐您好,我是顾先生的特助,过来接您去顾家。"

"馥馥……"

苏婉翎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看着侄女慢慢从病床前坐起来,冲她扬起一个看不出丝毫难过的微笑。

"姑姑,我要走啦,照顾好爷爷。"

助理微微眯了眯眼,略带审视的看向这个即将成为顾夫人的女人。

她的表情平静得看不出情绪,身上的衬衣已经洗得起毛发白,看上去却有一种莫名的恬静和贵气。

她就一点都不怕五爷?

车子在盘山公路上开了许久,苏馥目光怔松的看着窗外的夜色,拳头不自觉的悄然握紧。

顾家五爷,顾寒衷,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当时在苏南算不得顶尖的顾氏集团。

不过三年就让顾氏成为了只手遮天的苏南巨擘,却突然因为车祸瘫痪在床,性格也变得喜怒无常,稍有不顺,就要让人断手断脚。

最近似乎还听说他的病情加重,似乎一直昏迷不醒,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彻底没了命……

"夫人,到了。"

助理帮她打开车门,脸上依旧是那副训练有素的笑意:"您想先去见见先生吗?"

苏馥犹豫了一瞬,才冲着助理微一颔首:"好的。"

"请跟我来。"

助理领着她走进大宅,苏馥环顾了一下富丽堂皇的大厅,眸子里看不出丝毫艳羡或是贪婪,只是神色平静的跟着助理上了楼。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男人躺在床上静静沉睡着。

苏馥眯了眯眼,鬼使神差的走到床边,看着那张俊逸的脸,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助理悄无声息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苏馥下意识抬起手,看着男人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和身上的蓝白色病号服,突然想去摸一下他的脉搏。

一只修长细瘦的手径直拽住了她的手腕,男人的眸子陡然睁开,目光森寒薄凉:"你,是谁?"

男人的眸子,冷得像是淬着亘古不化的坚冰。

苏馥的手不由得颤了颤,那只看上去枯瘦得青筋暴起的手却稳稳的拽住了她,像是要将她的手腕捏断一般。

他不是瘫痪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三章突然不是很想娶你


苏馥紧紧握了握拳,指甲几乎深深陷进了肉里,直到心情平复下来才轻声开口:"顾先生好,我是您的妻子苏馥。"

"我的……妻子?"

顾寒衷的声音低沉沙哑,语气听不出喜怒,却让人觉得脊背发冷:"我记得跟我有婚约的人,是宁家。"

苏馥的手微微颤了颤,感受到那道冷凝的审视目光在自己身上缓缓游移,只觉得像是被一条毒蛇缠绕住一样难受。

"我是宁家的养女。"

宁笑笑早就安排妥当好了说辞,但苏馥却没想到这男人居然清醒着,她看着男人那张漠然的脸,强行硬着头皮开口:"宁家没有其他适龄的女儿了。"

男人的喉间突然挤出一丝冷笑,扯住苏馥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近前,苏馥还未能反应过来,下颌就被男人的手缓缓捏住。

那张精致得全然不像真人的脸,离她只有咫尺之遥,近的几乎能和他鼻息相交。

苏馥不由得觉得身形有些颤抖,就听见男人淡淡开口:"你和苏崇山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爷爷。"

苏馥愣了一愣,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到爷爷的名字。

顾寒衷突然玩味的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弧度:"老家伙的孙女,倒是比他要有趣很多。"

苏馥的脖颈一僵,犹豫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顾先生和我爷爷是什么关系?"

"关系?"

顾寒衷突然轻笑一声,似笑非笑的开口:"有不小的过节。"

苏馥看着那双愈发玩味的眸子,只觉得头脑突然一片空白,本来就是强行支撑着自己不碰到男人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手臂一弯,径直扑倒在了病床上。

一股淡淡的甜味弥漫着顾寒衷鼻尖,男人微微眯了眯眼,勾唇一笑,在苏馥眼里,却骇然得有些令人发憷。

"怎么,你是为了缓和我和那老家伙的关系,迫不及待的想投怀送抱?"

那只温热的手压在她的后脑勺上,让她一时起身也不是,就这么趴着又更显得尴尬:"突然不是很想娶你,如果你做了我的妻子,我还得管那个聒噪的老东西叫爷爷,太亏了。"

"……"

苏馥只觉得心脏一阵惊跳,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顾寒衷挑了挑眉放开她,嘴角划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弧度:"小东西,放聪明点,明白?"

什么意思?

苏馥愣了愣,就看见顾寒衷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变得了无生气,似乎刚刚从来没有醒来过。

与此同时,房门被悄然推开。

一个身材肥腻,脸上的表情无比阴沉的男人走进房间,看着她愣愣的坐在床上,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讥诮的笑。

"你,就是老五那个妻子?"

苏馥微微蹙了蹙眉,冲着男人点了点头:"您好。"

"一个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的瘫子,放着这么漂亮一个老婆做摆设,实在是太亏了。"

那男人缓缓逼近她,脸上带着些令人作呕的淫邪,苏馥下意识想要推开,却撞到了床脚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躲什么呢,反正都嫁进顾家了,你这个瘫子丈夫一时半会也醒不来,不如跟着我,我顾思朝虽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四章那个小丫头竟敢伤了他


苏馥下意识瞟了一眼那个闭着眼睛看上去人事不省的男人,拳头不经意悄然握紧。

他是在顾家人面前……故意装成这样的吗?

不等她想清楚事情原由,那只大手却已经朝她抓了过来,顾思朝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看上去年纪不大啊,帮老五守活寡多难受,哥哥我……"

苏馥狠狠拧了拧眉,慢慢朝后面退去,指尖突然传来一阵痛感。

一柄水果刀静静的躺在台子上,顾思朝正要抓住苏馥,眼前却突然闪过一道冷光。

那个看上去柔弱得一碰就会碎的小丫头正握着一柄尖锐的刀,稳稳当当的指着他的脸。

"顾先生,我是五爷的妻子,请您注意分寸。"

她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脸上全然看不出丝毫惶恐:"请您出去,不要打扰到五爷。"

"呵呵……小丫头,你会用刀?还是让哥哥我来好好教教你……"

顾思朝突然舔了舔嘴唇,径直朝着她扑了上来。

"不要过来--"

苏馥双手都在打颤,就在他扑过来的一瞬间,举起了手里的水果刀胡乱就是一通砍。

刀刃偏过顾思朝的心脏,最后在他手臂上划下一刀。

"臭丫头,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顾先生,请不要打扰总裁休息。"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恭敬低沉的声音,顾思朝的动作一僵,缓缓转过身看向站在门口的助理:"吴奇,你对老五倒是挺忠心,他养了一条好狗哈?"

吴奇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动怒,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男人:"请出去。"

"臭娘们,你给老子等着!"那男人冷笑一声,哼哼咧咧大踏步走出了门。

吴奇神色恭敬的走到苏馥面前:"您没事吧?"

"没事,只是你家先生……"

她扔下刀,咬着牙关慢慢站起来,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沉声打断:"先生的病情不容乐观,一时半会可能不会苏醒,今天很晚了,如果夫人想要了解先生的病情,我们可以明天再谈。"

苏馥愣了一愣,突然看见房门外似乎蹲着一个黑色人影,很是识趣的闭上了嘴,跟着助理走进隔壁的一个房间。

"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按铃呼叫仆人。"

吴奇对她笑了笑,轻轻掩上门走了出去,苏馥愣了半晌,看着手腕上那道青紫的痕迹,神情怔松的走进浴室。

顾家大宅已经寂静无声,书房的灯缓缓亮起,不时传来几句音调低沉的对话。

男人身上的病号服已经换成了一套剪裁得体的华贵西装,正坐在办公桌前上目光沉沉的开着视频会议。

吴奇恭敬的候在一旁,等到会议开完,才抱着文件走到男人近前。

"总裁,欧洲那边的人已经过来接洽了,只等选址完成,LK的分部就可以在苏南成立。"

顾寒衷微微眯了眯眼抬起头,沉沉开口,却并没有问公司的事情:"顾思朝最近……很是猖狂啊。"

吴奇看着男人那张冷凝的脸,手指不由得微微颤了颤,很快就明白过来:"我会处理。"

"她替那个宁笑笑嫁给我,是因为什么?"

"似乎是因为苏小姐的爷爷生了病,需要他父亲签手术意向书,但是监护权在她父亲手里,宁家的人给了她父亲一笔不算小的钱,胁迫她嫁进来。"

吴奇噎了噎,还是选择了诚实的回答问题,顾寒衷冷笑一声:"你倒是已经学会了做我的主?"

"总裁,我……"

吴奇抿了抿嘴,额前已经冒出了冷汗:"这,也是老夫人的意思,陆家那位小少爷马上要和宁小姐订婚,所以……"

"不要让我知道有下一次,不论是什么样的理由。"

男人的语气森寒得没有一丝温度,吴奇如蒙大赦一般点着头,看着面前那张的脸,脸上的表情如同劫后余生。

顾寒衷抬眸看向窗外,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一段极为遥远的画面。

又软又糯的小丫头手里拿着一只棒棒糖,悄悄走到在被老师罚站的他面前奶声奶气的开口:"哥哥,吃糖糖就不饿了,我不告诉爷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五章来见见五爷的妻子


他的嘴角不由得浮现起一丝笑意,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才缓缓开口:"那几个人最近有什么动向吗?"

"顾思源最近和公司的高管走动频繁,顾思琪在老夫人面前说了不少话,想分走您手里的股权。其他人暂时没有动作,但是……我们已经顺着当年那辆车查到了一些线索,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顾寒衷挑了挑眉,微微一颔首:"尽快。"

在他意识到那场险些要了他的命的车祸,很可能是顾家的人故意策划时,他就开始假装自己瘫痪在床,任由顾家那些人摆布。

至于娶什么样的妻子,倒不是值得考虑的问题,反正不过是给一个顾夫人的名头养在家里。

但如果是那个老家伙家里的那只小奶团子……

吴奇点点头正要出去,男人眯了眯眼,神色平淡的突然开口:"想办法把苏崇山的监护权转到苏馥那里,手脚仔细一点。"

吴奇愣了愣,有点想不通一向淡漠的总裁怎么会对这个只是见了一面的夫人这么关心,却很是识趣的没有发问:"好的。"

他恭敬的退出门,顾寒衷眯了眯眼将文件放好,端起红茶微微抿了一口,唇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

苏馥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直到天色亮起,才终于有了些许困意。

她不知道那男人装病的意图,但这件事肯定是不能说破的秘密,自己是不是可以用这件事作为筹码和他谈条件,想办法救爷爷?

她思索了许久,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才终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似乎并没有过太久,一道敲门声却轻轻响起。

"夫人,您醒了吗?早餐已经准备妥当了,您是下楼用餐还是送上来?"

苏馥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怔松的眼:"谢谢你,我收拾一下就会下楼。"

她走进浴室收拾妥当,看着自己身上的浴袍,犹豫了片刻,还是穿上了自己那件洗得发白的衬衣走下了楼。

早餐准备得极为丰盛,偌大的餐桌上却只有她一个人。

女仆们垂眸恭敬的站在一旁,脸上完全没有多余的表情,就像是一群毫无感情的机器人。

苏馥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喝了一些粥就开始打算要去找顾寒衷谈谈爷爷的事。

大厅里却突然响起一阵门铃声,女仆打开门,就看见一男一女站在门口,脸上的笑意有些戏谑。

"陆先生,宁小姐。"

女仆恭敬的冲两人微一颔首:"您……"

"我们来见见五爷的妻子。"

宁笑笑勾了勾唇,眼神讥诮的看着坐在餐厅里那个脊背挺直的身影,笑意不达眼底:"毕竟也是顾宅的女主人了,怎么客人来了,也不知道招呼呢?"

苏馥握着餐匙的手微微抖了抖,慢慢从餐桌上站起来,看向那并肩立在一起的一对男女,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痛意。

陆世瑾并没有看她,只是看了一眼女仆平淡开口:"只是过来看看五舅舅,他醒过来了么?"

"先生还没醒,医生正在治疗。"

大厅的气氛一时有些僵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六章一切的隐忍都只是暂时的


陆世瑾看着站在餐厅的那个女人平静的脸,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有些莫名的愠怒。

她怎么还是这么平静?

在知道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的时候,都还是这副万事不关己的样子!

陆世瑾缓缓捏起拳头,转开目光不再看她。

一开始他确实是被苏馥那种清雅得一点都不像凡人的模样吸引住,但相处太久,就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让人觉得索然无味,才同意暂时和宁家的那位小姐相处。

就连他故意找茬发脾气,她都是那副沉默的模样,让人越看越觉得无比做作!

"那我们就和五爷的妻子好好聊聊好了。"

宁笑笑勾起唇笑了笑,坐到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向苏馥:"你们先忙自己的吧,我们自家人想说点话,有人在不太方便。"

女仆们看了看苏馥平淡的脸,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听宁笑笑的话,比起一个都不知道先生承不承认的夫人,顾家唯一的外孙的未婚妻说的话,显然更有分量一些。

苏馥看似神情平淡的站在原地,拳头已经悄然握紧,宁笑笑看着她嗤笑一声:"客人来了,也不会倒杯茶吗?"

陆世瑾低头看着手机,一句话也没说,宁笑笑见她没有动作,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些。

"苏馥,你盯着我的未婚夫干什么?那个老东西是没有教过你什么是礼貌吗?"

苏馥的掌心已经被指甲掐得留下一道深深的指甲痕迹。

"那带着你的未婚夫来见你的前未婚夫,又算什么呢?宁家的礼貌?"

宁笑笑的面色一僵,而后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副笑脸看着苏馥,眼底却有浓浓的威胁:"苏馥,你爷爷的手术还好吗?"

爷爷……

过了许久,她才沉默的拿起了桌上的茶壶走到茶几前,表情隐忍自持:"不劳挂心。"

这些都是可以暂时忍耐的事情,只要能跟顾寒衷谈妥……

她将茶杯斟到一个适宜的水量,素白纤细的手骨节精致,像是精美的艺术品。

陆世瑾微微抬了抬眸子,突然看得有些愣了神。

宁笑笑察觉到他眸底那一丝隐忍的不舍,眼中突然冒出一丝寒意,在苏馥将茶端到她面前时,她突然抬手打翻了茶杯,还有些烫的茶水溅在苏馥手背上,顿时通红一片。

"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把茶打翻了。"

宁笑笑看着苏馥通红的手臂和被茶水染得一塌糊涂的白衬衣,眸子里浮现出一丝讥笑。

苏馥垂下眸子,掩去眸子里那一丝刻骨的冷意,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

她抬手接起电话,就听见那一头传来主治医师的声音:"苏小姐,不好意思,手术意向书可能需要重新签订,因为现在苏老先生的监护人已经是您了,今天下午方便来一下医院吗?"

宁笑笑看着女人那张突然僵住的脸,勉强听得出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似乎是苏崇文的主治医师,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

"怎么,你爷爷的手术失败了……"

她的话音还未落,脸上突然被泼了一杯滚烫的茶水,疼得她立时间嘶声尖叫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七章舅舅不过是个瘫子


"苏馥,你是疯了吗!"

宁笑笑的手微微颤抖着,扑到苏馥跟前就要一个耳光扇过去,手腕却被苏馥紧紧握住。

"首先,注意你的称呼,如果你确定要嫁给陆世瑾,那么你对我的称呼应该是,五、舅、妈!"

苏馥冷冷的甩开她的手将她推倒在地上,嘴角浮现起一丝不屑的笑:"如你所说,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现在,我不想见客,请你们马上从这里……滚出去。"

宁笑笑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馥那张漠然的脸,语气惊怒:"你是觉得手术意向书签下来了,就能为所欲为?我告诉你……"

"我告诉你,你一个宁家的养女,大可不必在我面前耍什么大小姐的威风。"

苏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毫无温度:"宁家的家教,就是还没过门就敢顶撞长辈?"

"你算哪门子的长辈,以为自己嫁给顾寒衷那个瘫子,就能把尾巴翘上天了吗!"

宁笑笑从地上站起来,咬牙切齿的恨声开口:"他不过是个废人,就算他能醒过来,也不见得就能看上你!等着断手断脚吧!"

楼上突然传来一道低沉冷凝的声音,虽然完全听不出喜怒,却让陆世瑾的脊背突然一寒。

"陆先生,请您管好您的未婚妻。"

吴奇脸上依旧带着礼貌的笑,却没有丝毫温度。

陆世瑾缓缓握紧了拳,顾寒衷虽然瘫痪在床,整个顾氏却还是由他的助理来代为打理,以至于现在顾氏最位高权重的人,反而是这个顾寒衷的走狗!

"让吴特助见笑了。"

他强行挤出一副笑脸将宁笑笑拉开,苏馥蹙着眉看了吴奇一眼,就听见那个特助淡漠开口:"陆先生的未婚妻,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我家夫人是您的长辈,最好,还是谨言慎行一些。"

"吴特助,这种事,似乎不需要你来操心吧?"

陆世瑾的语气有些不虞,神情平淡的看了苏馥一眼:"舅舅还没有醒过来,她也不一定是什么长辈。"

宁笑笑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只是听见陆世瑾叫他吴特助,就理所应当的将他当成了小角色。

她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戏谑的冷意:"怎么?我刚刚说得不对?你不过是一个助理,才要学会谨言慎行,知道应该看谁的眼色!"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那道声音听上去带了些许笑意,甚至尾音还有些许上扬,她身旁的陆世瑾却像是听见了哀乐一般,表情骤然僵硬,膝盖一软径直跪在了地上。

宁笑笑愣愣的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脸上虽然带着病色,面容却精致得宛如神祗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就是顾家五爷?

宁笑笑还没回过神,陆世瑾却看着那男人不住的发着抖,声音无比瑟缩:"舅……舅舅,笑笑不是故意的,求求您放过她,她毕竟是宁家的女儿,是我的未婚妻……"

男人的目光阴郁嗜血,让宁笑笑顿时觉得腿有些软,她听过不少顾寒衷的传言,却觉得那些都只是说着好玩的东西,但看到这男人的一瞬间,她真的觉得他会杀了自己!

"舅舅能把她怎么样呢,舅舅不过只是个瘫子。"

顾寒衷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声音轻柔低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八章给夫人示范一下该如何管教小辈


他明明身上盖着柔软的白色毯子,脸色也格外苍白,看起来似乎病入膏肓,身上那股压迫感却让人喘不过气。

"舅舅,不是的,不是……"

陆世瑾看着助理将轮椅慢慢推下来,竟然被吓得倒退了两步,连话都说不清楚。

顾寒衷却并没有看他,轮椅缓缓停在苏馥面前,顾寒衷抬起眸子看向女人,眼底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意。

"你既然是我的妻子,就要为我好好管教这些小辈,该打,就要打。"

顾寒衷的语气轻柔得像是大学里的老教授,看着苏馥那双有些诧异的眸子缓缓开口:"吴奇,去给夫人好好示范一下,该如何管教小辈。"

吴奇点了点头,径直走到陆世瑾面前抓起他的胳膊狠狠一扭,一声骨节脱落的声音传来,陆世瑾顿时疼得跪倒在了地上。

宁笑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她是个女人,顾寒衷再狠应该也不会没绅士风度到对一个女人下手吧?

正想着,吴奇却突然对着她的脸落下重重一个耳光,那张妆容精致的脸顿时一片通红。

顾寒衷微微一颔首,森寒的缓缓移向宁笑笑:"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没有嫁进陆家。"

宁笑笑哪里还说得出话,吓得坐在地上眼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

"舅舅,我们知道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这次吧,我们……我们真的知错了……"

陆世瑾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倒吸一口凉气冲着顾寒衷和一脸怔愣的苏馥鞠了一躬,看顾寒衷似乎没有要继续追究的意思,才用没有脱臼的那只手拉起宁笑笑走了出去。

"你,你……"

苏馥愣了半晌没说出话来,顾寒衷若有深意的看她一眼,淡淡开口:"我现在要去医院做检查。"

苏馥跟在他后面,他的轮椅挪动一圈她跟上一步:"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吗?"

顾寒衷看了一眼眼眶红红的小姑娘,微一颔首,示意助理将他推出门:"随你。"

房车里亮着暖黄的灯,顾寒衷坐在轮椅上,看上去虚弱得毫无力气,苏馥却觉得男人像是一只伺机待发的猎豹一样危险。

"是您……帮我拿回了爷爷的监护权?"

她小心翼翼的看向男人的眼睛,顾寒衷微微挑了挑眉,语气带了些许夸奖:"不蠢。"

……

她一个在大学拿全奖的人怎么可能会蠢!

苏馥抿了抿嘴唇低低开口:"谢谢您,我,会想办法回报您的,您装作昏迷的事情……我也会隐瞒。"

"那你要怎么回报我?"

顾寒衷突然俯下身托起她的下颌缓缓开口:"为了你的事,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苏馥愣了愣,就看见男人突然按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背紧紧抵在柔软的椅背上。

那张五官清晰的脸就缓缓凑了上来:"另外,昨晚我似乎跟你说过……我跟苏崇山那个老家伙有过节,很深的过节。"

男人的目光似乎变得有些危险,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锁在苏馥脸上。

苏馥心里突然一惊,脚底冒起一股森冷的寒意。

"那您想怎么样?"

她紧紧握起了拳,眼皮缓缓垂下,竭力掩饰着自己心里的惶恐不安。

"我暂时,没有考虑好这个问题。"

顾寒衷看着她那副强自镇定的模样,心里突然有点好笑。

似乎小时候她被老家伙抓到不好好练字的时候,也是这种慌乱如小鹿却故意装得若无其事的模样。

"等我考虑好了,再告诉你。"

"那我们结婚的事情,您是不是可以现在再仔细考虑一下?"

苏馥斟酌了一会才开口,却没想到劝他离婚的话还没能说出口,就被男人懒洋洋的打断:"怎么,觉得老家伙没事了,就想着狡兔死……"

他突然意识到,把自己比喻成走狗不太恰当。

嘴角不由得漾起一丝轻笑:"小丫头,当顾夫人你可不吃亏,好好想想,如果没有我……宁家的人会怎么对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九章我们是不是也需要一场婚礼


苏馥微微愣了愣,就感觉唇上传来粗粝的触感,男人修长的手指缓缓拂过她的嘴唇,似笑非笑。

"还是说,你对我外甥旧情难忘?他明天就要订婚了,不出意外,明天你要以他五舅妈的名义,出席订婚典礼。"

苏馥手脚一凉,看着男人微微勾起的唇,不由得咬了咬嘴唇。

他说得确实没错,如果现在失去了顾夫人这重身份,再加上她今天把宁笑笑得罪得那么死……

虽然这个男人也危险得让她觉得毛骨悚然,但他虽然口口声声说和爷爷有过节,却还是帮她拿到了爷爷的监护权,至少不会对她的家人下手。

"我明白了。"

苏馥慢慢低下头,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老家伙的手术意向书还没签,一会你可以去医院。"

她抿了抿唇,表情僵硬的点了点头,顾寒衷重新坐回轮椅上眯起眼睛不再说话。

等到房车停在医院门口,苏馥回头看了男人一眼,才神情复杂的走进了医院。

"总裁,为什么您要……"

顾寒衷挑了挑眉,英挺的脸上挂起了些许玩味:"我装得太久了,有些人就容易放松警惕,得逼一逼他,狐狸尾巴才会露出来。"

……

"你说什么?顾寒衷醒了?"

男人的眸子里带着些许凉意,顾思源拧着眉看向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妹妹:"不是说已经陷入重度昏迷,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吗?"

"今天世瑾带着她未婚妻过去,还被顾寒衷狠狠收拾了一顿!你那边的消息究竟可不可靠!他当年到底是不是真的瘫痪了!"

顾思琪的脸色看起来极度僵硬:"老三,他一天不死,谁都别想拿到股份!万一他查到一点什么,我们当年做的事情,可就不知道要便宜谁了!"

顾思源紧紧皱了皱眉,过了片刻才抬手拿起手机:"不用着急,我会处理。"

清晨的阳光缓缓洒落在窗前,房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苏馥揉了揉眼坐起来打开门,就看见女仆脸上堆着恭敬的笑意:"夫人,造型师已经到了,您该挑选今天参加订婚仪式的礼服了。"

苏馥蹙了蹙眉,才想起男人昨天说过的话,冲着女仆点点头就跟着她走下了楼。

一整排礼服被整整齐齐的挂在架子上,造型师脸上堆着欣赏的笑意:"顾夫人真是美貌,请您先挑选礼服,我会为您准备合适的造型。"

苏馥看着那一堆礼服,突然陷入纠结。

"选左边架子上红色的那件。"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顾寒衷被吴奇推着下了楼,已经换好了一套华贵的黑色西装,看上去矜贵俊逸。

"顾先生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造型师也不知道是说的心里话,还是只是为了讨好顾寒衷,苏馥看着他略带征询的目光点了点头:"听先生的。"

她回到房间换上礼服,安静的坐在镜子前让造型师为她梳妆,顾寒衷专注的看着女人的长发被挽起,露出白皙纤长的脖颈,不由得勾了勾唇:"我们是不是也需要一场婚礼呢,顾夫人?"

苏馥下意识捏了捏拳,从镜子里看着男人深邃的眸子,一时有些猜不出他的意图,只能僵硬的笑了笑:"听先生的。"

造型师将苏馥的妆容整理好,看着镜中里那张明艳却不显得张扬的精致脸庞,由衷的夸了一句:"夫人会是最美的新娘,如果两位要补办婚礼,我很乐意帮您做造型。"

男人轻笑一声,看着苏馥起身走到她旁边,嘴角的弧度不由得更深:"上车吧,夫人。"

苏馥乖巧的跟着男人上了房车。

顾寒衷突然抬手抓住她的手,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小东西,一会要放聪明点,如果有人想欺负你,千万不能客气。"

什么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第十章有人欺负你,要欺负回去


房车停在酒店门口,男人将手收回去,神色如常的示意助理将他推下了车。

两人刚到酒店门口,苏馥面前却突然扑过来一个衣着褴褛的男人:"你这个不孝女!自己享福当阔太太,连你老子都不要了!"

酒店门口的宾客们立时被吸引了目光。

苏馥拧了拧眉,看着苏友林脸色狰狞的朝着她一耳光扇过来,下意识想要挡,苏友林的手腕却已经被一只手紧紧扼住。

"你有把我当做过女儿吗?"

苏馥看了一眼吴奇,表情淡漠的将目光转向苏友林,似乎没有将那些耳语放在眼中:"你连爷爷的病都不顾了,现在怎么突然又想起我了?是我还有什么别的利用价值?"

"你,你……"

苏友林的脸顿时气得又红又白,眼珠一转,又开始破口大骂:"我先前那是去为你爷爷筹钱!反倒是你!你爷爷都病成那样了,你还有心情穿成这样妖里妖气的样子来参加什么宴会!你这个白眼狼!"

他贪婪的看着苏馥身上那些珠宝,舔了舔嘴唇才恶狠狠道:"你有钱穿金的带银的,怎么不把你爷爷的手术费拿出来!我真是白养你了!"

"我是你养大的吗?"

苏馥缓缓握紧了拳,眸子里隐忍的怒意几乎要喷薄而出,表情却完全不见有什么变化:"你们离婚之后,养大我的是爷爷和姑姑,我还以为,我父亲早就死了呢。"

苏友林听她这么说,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吴奇眸子一寒,径直将苏友林丢在了地上。

顾寒衷脸上挂着饶有兴致的笑意,转头看了苏馥一眼,却发现她脸上看不出半分羞怒。

还真是老家伙的亲孙女。

苏友林显然被摔得愣了一愣,看着轮椅上的男人有些冷凝的目光和一脸淡漠的苏馥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喊声:"苏……苏爸爸,您怎么来了,我不是让您好好待在医院的吗!妹妹不管您的话,我会照顾您的,就算当时我被判给了妈妈,那您也是我父亲呀!"

苏友林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宁笑笑那张脸,再想想那六十万的支票,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极为入戏的躺到地上哭了起来。

"笑笑你是个孝顺孩子啊,爸爸没脸要你养,爸爸辛辛苦苦把你妹妹拉扯大,她为了钱,就可以不认我这个爹,把他爷爷丢在医院不闻不问啊!"

那男人哭得惨惨戚戚,宾客们的目光顿时有些玩味起来。

"啧,这个就是顾寒衷的夫人?我说怎么有人会愿意嫁给那个瘫子,原来是这么个拜金女。"

"太恶心了,活该她遭报应!连自己亲爹都不管!这下顾寒衷丢了面子,肯定要让这个女人好看!"

苏馥的指甲已经深深陷进肉里,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懒洋洋的男声:"苏馥,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有人欺负你,要欺负回去。"

宾客们的窃窃私语在男人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戛然而止,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脸上的笑容散漫,眸子里的冷意却让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顾家五爷……不是听说已经昏迷许久,说不定都要准备后事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场合!

"是我为了钱不认你这个父亲,还是你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儿和父亲呢?"

苏馥缓缓拿出手机,按下了手机里那段音频。

"说起来,这老东西还真是挺可怜的,怎么就生出来一个赌鬼儿子,啧,只要给他钱,他就像狗一样答应了我不签手术意向书……"

一段带着讥诮寒意的声音从听筒里慢慢传了出来,宁笑笑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馥,眸子突然变得血红。

她居然……录了音!

"这些都是假的!这些……"

她飞扑上来想要夺走苏馥手中的手机,却被吴奇挡住。

宾客们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成鄙夷,一道道目光像是尖刀一般戳在宁笑笑身上,让她几乎想要落荒而逃。

苏馥的嘴角微微一勾,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

她下意识回过头,就看见一辆仿佛失控一般的面包车直直朝着她和顾寒衷撞了过来。

继续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