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幽冷的深渊最新章节,宋竹音傅邵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香香公主
简介:结婚两年,丈夫明目张胆出轨,她一忍再忍
一份邮寄的离婚协议书,她净身出户
两年婚姻,恍如噩梦
她家里破产,父亲被逼到死,她与母亲也陷入绝境
她走投无路,绝望之下求他帮忙,却只换来他凉薄至极的一个字:“滚

角色:宋竹音傅邵霆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最新章节,宋竹音傅邵霆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不配


宋竹音站在卧室门口,抱着纸箱,脸色平静的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暧昧声音。
那声音激烈高亢,十分刺耳。
她闭了闭眼,猛然一脚踹开门。
巨大声响吓到了屋子里的人,宋竹音听到一声女人尖叫。
她几步走进去,看到了大床上凌乱激烈的状况。
那女人缩在被子里,藏着头脸,而宋竹音的丈夫,则毫不在意的光着上身,好整以暇的靠在床头。
“真是不好意思呢,打扰你好事了。”宋竹音忍着心里的刺痛,嘲讽开口。
傅邵霆抬起眼看她,只嗓音阴冷的一个字:“滚!”
宋竹音咬紧了牙齿,抬手把怀里的纸箱狠狠砸在傅邵霆的身上。
箱子里的东西洋洋洒洒的落了满床。
“你放心,我不是来抓奸的,只是有个礼物送你!”宋竹音怒道,“麻烦傅先生以后偷情,做好措施,别搞出野种,不好收场!”
傅邵霆捡起其中一盒东西,看了一眼,竟然是避孕套。
这个女人,买了一箱套子来砸他。
傅邵霆把玩着盒子,薄唇勾起冷笑:“怎么,自己不争气,怀不上孩子,也不让别的女人生?”
宋竹音僵住了身体,下意识的想摸小腹,但她忍住了。
“结婚两年了,你肚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宋竹音,我看我就应该找别的人给我生。”傅邵霆嗓音恶劣而阴冷,“免得我傅家绝后了,家产没人继承,便宜了外人。”
宋竹音不知道他口里那个外人是什么意思,她只在意前半句,他要找别的人给他生孩子。
“好啊。”宋竹音冷笑着应,“你去找别的女人给你生,生下来,我亲自帮你养!”
傅邵霆目光阴沉,一点头:“好。”
他说完,忽然掀开被子,露出底下那个半裸的女人,一把拉过来,竟是直接就要现场表演。
宋竹音胃里一绞,心口又疼又闷。
傅邵霆身下那个女人忽然露出脸,宋竹音看到那张清纯的面容,脑子里轰隆一声。
那是她姐姐,宋雪儿。
傅邵霆好整以暇道:“你刚也听到了吧,你妹妹开口了,让你给我生个孩子。都是宋家人生,想来也没差别,让她来养,还真是天经地义。”
“邵霆,你不要这样……”宋雪儿小幅度的挣扎着,“竹音看着呢。”
“那就让她看,反正她喜欢。”傅邵霆毫不在意,嘴角带着邪肆的笑意。
“不要啦……”
宋竹音闭了闭眼,到底还是没能控制住,她一把抓起了茶几上的花瓶,狠狠摔在了床头。
瓷片哗啦破碎,里面的凉水飞溅到床上纠缠的两人身上。
“傅邵霆,你到底要不要脸!”
傅邵霆停了下来,他脸色阴沉,抬手,用指腹抹掉脸上溅到的水珠。
“宋竹音。”他咬着牙,声声带狠,“滚出去。”
宋竹音抿紧了唇,没有动。
“你知不知道外面是怎么议论你我的?”宋竹音到底还是红了眼圈,“你这样一次次的出轨,到底把我当什么?”
“把你当什么?”傅邵霆冷笑,“你这种贱人,配当什么?我妻子吗,你不配!”
宋竹音浑身僵住,脸色也一点一点的变得惨白。
而傅邵霆眼底却缓缓漫出笑:“宋竹音,你不配做我的妻子,更不配给我生孩子。让你姐姐替你生,正好。”
他停了一下,语气更是伤人。
“免得沾上你的骨血,令我恶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2章 自己找死


宋竹音被赶出了家。
她被自己的丈夫,赶出了自己家。
宋竹音站在公寓楼下,感到了莫大的荒唐和疼痛。
她在楼下定定的站了许久,直到公寓保安过来问她是不是需要帮助,她才回过神,慌忙走进车库,钻进自己的车里。
系上安全带时,宋竹音目光停在了自己小腹上。
她曾经也是有过一个孩子的,可惜出了车祸,孩子流产了,也因此,她难以再次怀孕。
傅邵霆嫌弃她不能怀孕,可她又何尝不想再怀一个孩子,只是天意弄人。
宋竹音在车里发起了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窗忽然被人敲响,宋竹音转头看去,看到了宋雪儿的脸。
“妹妹。”宋雪儿对着她卑微讨好的一笑,“我和邵霆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邵霆……”
宋雪儿咬咬唇,一脸勉强为难。
“是邵霆非要和我做那种事,他说和你做的时候没有感觉,所以……”
宋竹音握紧了方向盘,心脏狠狠缩紧:“够了!”
宋雪儿立马停住了声音,惶恐的看着宋竹音。
她长了一张十分清纯干净的脸,眼睛也很大,如此这般,就显得很是楚楚可怜,惹人心动。
也因为她这幅可怜样子,所以从小宋竹音就对她格外的照顾,连零用钱都会偷偷分一大半给她。
可现在宋竹音明白了,这个女人,没有看起来那样天真。
“宋雪儿。”宋竹音不再叫她姐姐,“你不过是我家收养过来的孤儿,要不是我父母养着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捡垃圾呢。所以,别得意忘形,不知好歹!”
宋雪儿一脸错愕:“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和我说话,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以前的确是,可现在,宋竹音看着她虚伪的脸孔,只觉得恶心。
“宋雪儿,你真是个贱人!”
宋雪儿眼圈立马通红,泪水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妹妹,你不要……”
“你和她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傅邵霆的声音忽然从车外传过来,“她这样自私狠毒的女人,怎么可能体贴你?”
宋雪儿一脸失望,站直了身体,抽抽噎噎着说:“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了,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向你道歉……”
她越来越恶心,让宋竹音差点吐出来。
宋竹音不想再和他们浪费时间,她发动汽车引擎,打算直接离开。
可就这时,宋雪儿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往前一冲,撞上了刚启动的车头。
“啊!”她尖叫着倒在地上。
“雪儿!”傅邵霆立即跑过来,把倒在地上的宋雪儿扶起来,怒道,“宋竹音,她好歹是你姐姐!”
宋竹音越发紧的握住方向盘:“她自己跑过来找死,关我什么事?”
傅邵霆打横抱起宋雪儿,站在车窗外,车窗轮廓挡住视野,宋竹音只能看到他绷紧的凉薄嘴唇。
“宋竹音,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你姐姐被你撞到,你不仅不下车看一眼,还说不关你的事。”傅邵霆低下头,目光穿过车窗缝隙,冷冷的落在宋竹音脸上。
“在你心里,除了你自己,还有什么是重要的?”
宋竹音张了张口,想说还有你,你才是最重要的,可没等她出声,便被傅邵霆冰冷的声音打断。
“如果雪儿出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3章 滚出去


“如果雪儿出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
宋竹音把车开出车库,朝着公司方向前进。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想宋雪儿的事。撞到宋雪儿根本不是她的错,是宋雪儿自己跑上来的,关她什么事?
即便这样,经过一个路口时,宋竹音还是调转车头,去往医院。
她在引导台那里问到了宋雪儿的病房号,上楼找过去。
病房在走廊最里面,宋竹音刚走进,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
“哎呀,我就说宋竹音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吧!”说话的人,是宋雪儿后来找到的亲生母亲,王知燕。
“你看她平时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哦哟,好像自己真是什么不得了大小姐。”
“妈,你别这样说她,她平时这么帮着我……你之前治病的钱,不是她给的吗?”
“你快别提了,谁稀罕她施舍啊,不就几个臭钱吗?”
“妈,弟弟不是要结婚了吗?”
“对对!”王知燕连连说,“你弟需要一百万买房子,你快去问宋竹音要,反正她钱多好骗。”
“不行的。”宋雪儿温声说,“平白无故,人家干嘛要给我们这么多钱?”
“怎么不行,她不是撞了你吗?就应该赔钱!再不然,你就跟她说又生病了,病情复发,需要一百万救命……”
宋竹音垂下视线,表情安静,脸色苍白。
她在门口站了很久,等到屋里关于她的讨论停下了,她才走进去。
王知燕突然看到她,愣了一下,马上换上热情笑容:“哎呀,小音来了,快请坐请坐!”
她亲切的把宋竹音拉到椅子上坐下,又倒了一杯温水送过去:“你来看雪儿吗?放心,她没事,你撞她的事,我也不怪你……”
“我不是来看她的。”宋竹音转着杯子,轻声开口,“我是来看您的,阿姨,您身体还好吗?病情有没有复发?”
“有有!”王知燕立马顺杆爬,迫不及待道,“我病情的确复发了,医生说比上次更严重,需要一百万动手术,小竹,这钱你得……”
宋竹音一扬手,将杯子里的温水泼到了王知燕的脸上。
突然的变故,让整个病房都安静了。
宋竹音背对着病房门,不知道门口正好来了几个医生护士,而傅邵霆,就站在医生背后。
“妹妹,你干什么?”宋雪儿立马反应过来,满脸无辜可怜,委屈道,“你怪我,冲我发火就好,不要牵连无辜。”
说着,她从病床上爬起,跌撞在地上,扑通跪地,凄惨哭道。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跪下给你认错,给你道歉,我对不起你!”她满脸泪水,哭得十分悲伤,“但求你了,不要迁怒我母亲,她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
王知燕十分上道,立马按着胸口,一声哎哟大喊,直挺挺就往后倒。
“阿姨!”病房门口的医生急忙接住她,惊呼大喊给她顺气。
宋竹音回头,目光正好撞上傅邵霆冷沉的眼。
宋雪儿还跪在地上,啜泣不已。
两个护士赶紧去扶起她,同时对宋竹音投来谴责的目光,觉得她十分嚣张冷漠,不讲人情。
宋竹音咬紧了牙齿,绷着身体,一言不发。
“宋竹音。”傅邵霆这时开口了,他朝着她走近。
宋竹音用力呼吸了两口气,镇定下来后,才敢抬起脸看向他。
可她一转头,一杯凉水便迎面泼过来,紧跟着的,是傅邵霆比冰水更冷寒的声音。
他说:“滚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4章 离婚协议


宋竹音没有动。
她不觉得自己有错,更不觉得自己该滚。她想解释,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邵霆,你别这样……”宋雪儿跌撞着爬起来,拉住宋竹音的手臂,“不是她的错,是我不好,是我做错了,她生我气是应该的。”
一旁的护士道:“做了什么错事,需要人跪下道歉,还泼别人母亲一脸水啊,这也太过分了!”
宋竹音突然转眸,死死盯着那个护士。
“她做了……”
小三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宋竹音另一边手臂突然被傅邵霆拉住。
“我叫你滚出去!”傅邵霆用力一拽她,将她甩到门口,“宋竹音,我警告你,别再伤害雪儿,也别在外面乱说话,要不然,我要你看好看!”
说完,他嘭的一声狠狠摔上门。
宋竹音定在病房门口,盯着那道门,浑身肌肉缩紧,发疼。
屋子里,断断续续传来宋雪儿抽噎着哭泣的声音,以及王知燕愤怒指责怒骂,话里话外,全是宋竹音的不是,声音越来越尖锐,最后喊出清晰的一句。
“邵霆,你什么时候和那个女人离婚,她配不上你!”
宋竹音握紧了手指,不等傅邵霆回答,她仓皇的转身就跑。
她没勇气听到那个答案,傅邵霆一直想要离婚的,她知道,不然他不会这样屡次出轨。
宋竹音一路恍惚的驱车回到父母家,进了客厅,才发现屋子一个人都没有,连家里的老佣人都不在。她拿出手机,准备联系爸妈,却看到母亲打来十几通电话。
回来路上她精神恍惚,竟然没听到。
宋竹音立马回拨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传来母亲哭泣的声音:“小音,你爸爸中风住院了,在医院抢救,你快来吧……”
宋竹音脑子嗡的一声,大步冲出家门。
她飞奔到医院,父亲的手术还没结束,母亲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无力的捂脸哭泣。
“妈……”
宋母抬起脸,看到宋竹音,登时泪如雨下:“小音,我们家要破产了。”
宋竹音脑袋里一片混乱,她狠狠咬了一口舌尖,镇定下来,走过去问道:“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母哭着道:“有人算计你爸爸,套断了你爸公司的现金流,又在我们家的工厂里搞事,说我们的产品出了问题,吃死了人,现在客户要退货,消费者要赔款,你爸爸气得当场昏倒。”
宋母紧紧拉住宋竹音的手:“小音啊,我们怎么办?”
宋竹音拍着母亲后背,竭力理清思绪:“没事的,妈,有我在,我帮爸爸处理好工厂问题。”
“还有资金……”宋母急切道,“小音,你去找邵霆吧,他是你丈夫,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家出事!你快去找他,让他帮忙!”
宋竹音张了张口,良久之后,才艰难吐出一个字:“好。”
安抚好母亲,她拿着手机,走进消防通道里,拨通了傅邵霆的电话。
嘟嘟三声之后,电话被挂断了。
宋竹音再打,还是直接被挂掉,反复四五次之后,电话终于被接通,可那边说话的人,却是宋雪儿。
“妹妹,邵霆他说他不想接你电话。”
宋竹音握紧了手机,声音发紧:“我有急事……”
“你爸爸公司的事情吗?”宋雪儿嗓音含笑,温柔得令人作呕,“邵霆知道这件事,事实上,这些事,都是他授意的呢,所以啊,我劝你还是不要找他帮忙了,免得自取其辱呢。”
宋竹音僵在原地:“我不信!”
傅邵霆不至于这么卑鄙。
宋雪儿笑了一声:“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提前给你透露一点消息,邵霆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这两天就会寄给你了,你做好心理准备哦。”
说完,她挂掉了电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5章 他每天左拥右抱


傅邵霆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
宋竹音脱力的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顺着墙壁,无力蹲下身。
傅邵霆这是要赶尽杀绝了吗?
他现在对她,就这般没有耐心吗?
宋竹音环住自己膝盖,把脸埋了进去。
曾经,她和傅邵霆也是十分恩爱的,相恋两年,刚订婚就有了孩子,如果不是那场车祸……宋竹音用力按住小腹。
如果没有失去那个孩子,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竹音。”消防通道里,忽然响起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你怎么在这里?”
宋竹音急忙收拾好情绪,绷出一张冷脸,抬眼看向说话的人。
许年向,曾经疯狂追求过宋竹音的变态男人。
他指尖夹着一支烟,估计想找没人地方抽烟,没想到正好遇见了宋竹音。
“你脸色好难看,怎么了,生病了?”他伸出手,想扶宋竹音起来,被宋竹音挡开。
“不关你的事。”宋竹音扶着墙壁,转身要走。
“竹音。”许年向叫住她,刚刚还十分温柔的声音里,突然带了一点模糊的阴冷,“你丈夫和你姐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宋竹音僵住脚步。
许年向走近两步:“其实想不知道都不行,傅总每天在外面左拥右抱,除非我瞎了,不然不可能看不见。”
他绕到宋竹音面前,紧盯着宋竹音眼睛:“你看到了吗?”
宋竹音咬紧牙齿,一把推开了他。
“就算那样又如何?就算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我也一样爱他!”宋竹音抬起下巴,神情倨傲而艳丽,“至于你,离我远点!”
许年向呼吸一粗,眼神竟然兴奋起来。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他想拉宋竹音的手腕,被宋竹音一巴掌拍开。
“别碰我!”
许年向立马看似配合的举起双手:“好好,我不碰你。但我对你的心意,仍旧没有变过,只要你有需要了,随时来找我。帮忙可以,诉苦也可以,不论做什么,都可以!”
宋竹音皱眉,大力推开他离开。
许年向目光紧紧追着宋竹音纤细的背影,满眼贪婪。
……
宋父的手术下午才结束,他昏迷不醒,需要人照顾。
宋竹音和母亲轮流守候,在医院熬了三天,终于等到了宋父睁开眼睛。
“爸!”那时是深夜,宋竹音看到父亲醒来,十分惊喜,立马扑到床边,“您终于醒来,我去叫医生!”
“竹……音……”宋父拉住宋竹音,艰难吃力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你、你……”
宋竹音立马停下,耐心安抚说:“爸,您不用着急,我一直都在,您慢慢说。”
宋父缓了很久,再次说道:“公司……不能……有事……”
宋竹音垂下了眼眸,宋父更加用力的抓住了她,要咬着牙齿,用尽全力一般:“不能!”
“好,我知道了。”宋竹音低着头答应,“我不会让公司有事的,我保证。”
宋父这才放下心,松了力气放开宋竹音。
天色朦胧时,母亲来到病房,换下守了通宵的宋竹音。
“你脸色越来越差了,快回去休息吧,你父亲也醒了,你今晚不用过来了。”母亲叮嘱了几句,把宋竹音送到车里,目送着宋竹音的车走远。
连续三天没睡好,宋竹音精神恍惚,迷蒙间竟然开车回到了公寓。
她在车里坐了一会,还是上了楼。
这个时间,傅邵霆应该不在家。
宋竹音推开门,一股酒味顿时传出来,宋竹音皱眉,往家里一看。
客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酒瓶子。
怎么回事?
宋竹音想去开灯,眼前忽然一花,有人拉住了她手腕,狠狠一扯,粗暴的将她压在墙壁上。
后背上,一具滚烫而熟悉的男性躯体压了上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6章 你这个贱人


“傅邵霆,你干什么!?”
屋子里的人,自然是傅邵霆。他一身酒气,显然是喝醉了。
傅邵霆压着宋竹音,手掌贴着宋竹音衬衣,摩挲着肌肤上滑,身体也强势而紧密的挤了进来。
“你放开我!”宋竹音挣扎,却反而被傅邵霆压得更紧。
撕拉,很快她的衬衣就被撕开了。
“傅邵霆,你……唔!”不等她把话说完,傅邵霆就用力捂住了宋竹音口鼻。
“闭嘴,不要说话!”
他牢牢的把宋竹音压在墙上,抵死纠缠。
从门口的墙壁,到沙发,再到二楼的卧室。
宋竹音想要推开他,可当她想到那份即将要到来的离婚协议,她又犹豫了。
反正都要分道扬镳了,不如最后狂欢一次。
最后一次……
一遍又一遍,直折腾到宋竹音昏睡过去。
……
宋竹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醒来时,窗外一片漆黑,竟然已经第二天清晨。
卧室大床上一片凌乱,被子滚在地上,她的内衣却扔在一楼的客厅。
宋竹音撑身坐起,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傅邵霆不见了踪迹。
她裹上床单,出去看了看,客厅里安静空荡。傅邵霆吃完后,提上裤子就走人了,真是个人渣。
宋竹音自嘲的笑了笑,进浴室去洗了个澡,出来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既然要离婚了,那她没理由住在傅邵霆的房子里了。
她与傅邵霆结婚两年,两年岁月堆积,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塞着宋竹音的东西,她本只想简单收拾一下,可零零碎碎,还是收拾出来两大箱子。
没叫别人,宋竹音自己把箱子抱下楼,装进后备箱里。
发动引擎前,她犹豫了很久,还是给发傅邵霆发了一条短信:“家里的东西我都收走了,房子是你买的,我也不要。离婚协议书,你寄到我公司吧。”
短信发完,宋竹音还在车里坐了半个小时。
并没有收到回复。
她扯了一下嘴角,嘲讽一笑,事到如今了,她还抱着卑贱期望,觉得傅邵霆会挽留她。
真是做梦。
引擎轰鸣,宋竹音离开了公寓。
几分钟后,另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车子停好后,拎着外卖盒的傅邵霆从车里下来,快步走向电梯。
今天醒来后,傅邵霆看着那个蜷缩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忽然有些心软,觉得这样子和她折腾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不如和好,尝试着和她平稳的生活。
于是他破天荒的开车出去帮这个女人买了早餐。
还是买的她最爱的粤菜。
可等傅邵霆打开门,屋里却早已经人去楼空。
宋竹音走了,曾经她留在这个屋子里的东西,也被带走了。
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傅邵霆愣了许久。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震耳的雷鸣,傅邵霆猛然回过神,一把将手里的外卖狠狠砸在墙壁上。
盒子里的饭菜洒了一地,狼藉刺目。
傅邵霆咬紧牙齿,呼吸粗重,字字用力道:“宋竹音,你好不识相!”
傅邵霆摸出手机,翻到那个备注着宋竹音名字的号码,他着急于拨出电话,并没有注意到那号码尾数,和之前不同。
嘟嘟——
一声,两声……直到一分钟限时快要过去了,电话终于被人接起。
“喂?”那边传过来的,并不是宋竹音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嗓音。
傅邵霆牙关紧咬,额头上几乎迸出青筋。尽管只有一个字,他还是听出了这个男人是谁——许年向。
那个和宋竹音有着多年暧昧的关系的野男人!
傅邵霆完全不想问宋竹音的手机为什么会在这个男人手里,他一扬手,凶狠的将手机摔在地板上。
一声大响,手机躯体四分五裂。
“宋竹音!你这个贱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7章 要什么都给你


宋竹音又在医院待了两天,宋父精神渐好,能自己吃东西上洗手间了,于是就催着宋竹音去工厂里看看情况。
之前食品工厂出事,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宋竹音应下,下午就去了工厂。
她车刚开到门口,远远就看到一群工人围堵在工厂门口,手里拉着横幅或者棍子,大声喊着还钱。
宋竹音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有人眼尖的认出了她的车,知道她是工厂老板的女儿,于是马上包围过来,一边怒喊,一边拉扯车门。
宋竹音吓了一跳,急忙锁住车,但下一秒,就有工人一棍子砸碎了车窗,伸手进来按开了车锁。
“给我出来!”工人们大喊,“赔我工资,还我买股份的钱!”
“对,还钱,还钱!”
这些人激动愤怒,拽着宋竹音的手臂和衣服,将她拖出车,索要工资。
宋竹音试图安抚,让大家等一等,她马上想办法去筹钱。
“你放屁,你可是傅氏那个大总裁的老婆,你怎么可能没有钱,我看你就是想赖账!”有人带头喊道,“我们应该把她抓起来,送到傅氏去换钱!”
“对!抓起来!”
有人拿来绳子,当真要把宋竹音绑起来。
宋竹音本能的挣扎,胡乱里不知道打到了谁,那人一声怒吼,竟然扬手便一耳光扇在宋竹音脸上。
这些工人力气极大,打得宋竹音眼前一花,差点直接晕过去。
她摔在地上,混乱里被人又踩又踢,浑身剧痛。
“滚开!”许年向这时突然赶来,他带着几个高大强壮的保镖,一路挤开混乱的人群,“竹音,我来救了你!”
“让开!”
保镖分出一条路,让许年向成功挤进来,横抱起宋竹音,快速钻进车里。
“去医院!”许年向吩咐完,捏着宋竹音的下巴,心疼的看她脸颊上的伤口,“肿得好厉害,我车里有冰块。”
他从车壁的嵌入式小冰箱里拿出冰块,用手帕包好,给宋竹音消肿。
“我自己来……”
“我来!”许年向十分强势,按住宋竹音不让她动,“你受伤了,我来照顾你。”
宋竹音被人踢踹了好几脚,浑身疼得厉害,没力气和他推拒,干脆闭着眼睛装死,随便许年向弄她那满脸狰狞的伤。
可许年向看着她乖巧闭眼的样子,歪念一起,竟然压着宋竹音亲吻。
“你干什么?”宋竹音急忙挣扎,却还是被他压在车座上。
“竹音,我真的很喜欢你!”他嘴唇贴在宋竹音脸颊上,“你都闭上眼了,不就是让我亲的意思吗?”
他捏住宋竹音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对视。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说完,他想亲宋竹音嘴唇。
“滚开!”宋竹音抬起膝盖,用力一顶,终于将许年向推开了。
“你恶不恶心?”宋竹音用力擦拭着被他亲过的脸颊。“我真的无比的厌恶你,请离我远点!”
“竹音,你不要这样……”
“停车!”宋竹音失去耐心,让司机停下车。
没有许年向的吩咐,司机不敢停车。
宋竹音也懒得废话,她就这样拉开车门,直接往外跳。
“竹音!”
许年向急忙来拉,却还是晚了一步。
宋竹音从高速行驶的车里跳出,滚落在了粗糙的柏油马路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8章 求你给钱


宋竹音从高速行驶的车里跳出,滚落在了粗糙的柏油马路上。
----------------------
宋竹音在马路上滚了两圈,磕破了膝盖和手腕,她在地上坐了片刻,才从那股剧痛里缓过来。
“竹音,你怎么样?”许年向急急忙忙喊了停车,跑过来要扶她,“你膝盖流血了!”
宋竹音自己站起来,推开他:“离我远点!”
“竹音,你别这样。”许年向好言好语道,“我也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宋竹音冷声道:“我只需要你离我远点!”
许年向脸上还是带着笑,只是那笑容里带着一些阴狠味道:“竹音,你现在正是困难的时候,只有我帮你。”
宋竹音不想听他废话,转身快步走远。她招手叫到一辆出租车,打车离开。
许年向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盯着那辆载着宋竹音离开的出租车,唇边的笑容也一点一点的褪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满眼阴沉。
宋竹音打车回到公司。
她的助理见她膝盖流血,半脸红肿,吓了一跳,急忙拿来医药箱,帮助宋竹音简单处理伤口。
“对了。”助理收拾着医疗箱说,“前两天你有一个加急快递到了。”
她指了指宋竹音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袋。
“快递员送过来的时候,说是很重要的加急件,但我这两天我一直联系不到你……”
“没事。”宋竹音道,“你先出去吧。”
“好的。”
上了药,歇了一会,膝盖上的伤口反而更疼了,宋竹音跛着脚起身,拆开文件袋。
里面,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宋竹音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她撑着办公桌,闭上眼,缓了好一会,才有了力气,重新睁开。
抽出文件,宋竹音用了极大的力气,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这份离婚协议书。
内容严谨,用词专业,显然让专业的律师拟定的。最重要的是,这份文件,要求宋竹音净身出户,并且,她的前夫傅邵霆,不会帮她承担任何家庭债务。
这是要在宋家出事的时候,把自己撇个干净。
真狠啊……
宋竹音用力咬紧牙齿,愤怒,不甘,以及心里的刺痛,混合成一股飓风般的冲动情绪,让她忽视了这份协议的不合理性,她抓起钢笔,狠狠在最后一页上签上名字。
离婚,那就离婚吧。
两份文件的字签好,宋竹音把文件装回牛皮纸袋,交给助理,哑声吩咐说:“也寄加急件,寄到傅氏公司大厅,并且,在快递外壳上注明——离婚协议书。”
助理吃惊的愣住:“你和你丈夫……”
宋竹音不想多说,她脸色苍白,因而那红肿的巴掌印更加突兀明显,狼狈而丑陋。
“我这几天家里有急事,你帮我向公司请年假。”说完这句话,宋竹音匆匆离开公司。
她脑子发晕,出了电梯直往车库里走,在里面盲目的绕了一圈又一圈,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车。
足足半小时后,她才猛然反应过来,她的车落在工厂外面了,她并没有开车来公司。
工厂……
想到家里那混乱的情况,那些难以偿还的巨额债务,宋竹音只觉窒息。
她靠在车库冰冷的墙壁上,目光茫然。
工厂欠的钱,公司欠的钱,还有自己父亲以个人名义贷的那些款项……这几千万的债务,她到底要怎么去还?
“在那里!”正当宋竹音茫然无措时,车库里忽然响起王知燕粗鲁的声音,“林小姐!”
王知燕带着自己丈夫,两人几步跑过来,死死抓住宋竹音的手臂,忽然大哭起来:“宋小姐啊,我生病了,要做手术,我再次求求你了,借一点钱给我吧,真的求求你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9章 来找我


车库里回音重,王知燕哭喊声尖锐,十分刺耳。
宋竹音本就精疲力竭,头疼难受,被她这样纠缠着喊叫,更是头晕恶心,她真的累极了。累到明知道王知燕这样摆低姿态装可怜,一定是有诈,也无心与她周旋。
“我没钱,你离我远点。”她甩开王知燕要走。
“宋小姐!”王知燕死死拉住她,“我真的求求你了,我再不做手术,我会死的!只要一百万,一百万就能救我的命,不然我只有死给你看了!”
一百万?
宋竹音冷笑出声,她真的她当冤大头宰吗?
“我没有钱!”宋竹音加大了力气,甩开王知燕,抽出手,“我也直接告诉你,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可你不给我钱,我就要病死了啊。”王知燕煞有其事的凄惨哭道,“你忍心看我病死在你面前吗?”
宋竹音冷笑,嘲讽道:“你别在我这里演戏了,我知道你和你那个下贱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以后,别来找我,不然要你好看!”
说完,宋竹音快步离开车库。
她实在是不想和王知燕这样的市侩女人纠缠了,她手里需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宋竹音打车回家,在家里清算公司和父亲欠下的债务数目,以及家里能够动用的不动产和基金。
就算连她的车也一起卖掉,还是差了足足一千万……
第二天,宋竹音用厚厚的粉底液盖住巴掌印,去往医院,和父亲说明目前家里的状况以及解决办法。父亲很支持宋竹音卖掉家里的所有的东西去还钱,至于差的那一千万……
“你去找傅总借一下吧。”宋父道,“你用我的名义去借,等我病好了,我马上工作还他。”
宋竹音心酸,却道:“还什么还,我和他结婚两年了,难道还不值得他帮我们还一下债务吗?况且对于他来说,一千万根本不算什么。”
宋父还是道:“但总归不能白要……”
“没事的,爸,您就不用担心钱了,我会处理好的。”宋竹音笑说,“现在你就安心养病吧,养好身体最重要。”
安抚好父亲,宋竹音马上开始变卖家产。
家里所有的房子都卖掉了,还了工厂工人的工资,以及一些紧急的高利贷,接着又开始卖工厂,卖她自己的房,车……所有能变现的东西,宋竹音全都卖了。
可是还不够。
要债的人一样堵到了医院,闹得宋父当场昏倒,又进了一次抢救室。医生千万叮嘱宋竹音,不能再让宋父再受刺激,不然会很危险。
但宋竹音能卖的都卖了,实在筹不出更多的钱,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去找傅邵霆。
她给傅邵霆打电话,却发现自己被拉黑。宋竹音只能重新买了个新号码,再打过去。
这次电话通了,但傅邵霆不接。
宋竹音一连打了两遍,终于被接通。
“邵霆……”宋竹音紧张开口,“是我。”
那边安静了几秒,响起傅邵霆极其冷漠压抑的声音,仿佛和宋竹音说话,都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
“你还打来干什么?”
宋竹音停顿了好几秒,才开口说:“我……有事想和你谈谈。”
傅邵霆冷笑了一声:“怎么,离婚了还有事要求我?”
宋竹音难堪的白了脸,她很想像以前一样,硬气的说你爱帮不帮,但现实让她没有那个选择。
深吸了口气,宋竹音低声下气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我们见一面吧……就当是,看在结婚两年的情分上,好吗?”
傅邵霆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行,来富山私人医院找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第10章 跪下磕头


到傅邵霆说的病房门口后,宋竹音才知道傅邵霆为什么在医院,因为宋雪儿的母亲,生病了。
宋竹音站在门病房门口,盯着屋里母慈女孝的画面,只觉胃里一阵恶心。
王知燕一副虚弱架势的靠在病床上,宋雪儿红着眼睛,握着王知燕的手抽抽噎噎,而傅邵霆就站在窗边,指尖夹了一支烟,但并没有抽。
“竹音!”宋雪儿擦了擦眼角,挤出笑容,“你来看我母亲了吗?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们的,之前你拒绝借钱给我们治病的事情,也是假的吧,你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她就是见死不救!”王知燕怒道,“她哪里是来看我,看病人有不带水果的吗?她分明就是来看我死了没有!”
“妈,你不要这么说。”宋雪儿朝着宋竹音走来,亲热的拉住宋竹音手腕,“一路过来累了吧,快坐下,我给你倒水。”
“不要碰我!”宋竹音一把抽出手,目光只盯着傅邵霆,“你出来,我有事和你说。”
傅邵霆目光冰冷:“有什么事,就在这里,光明正大的说。”
宋竹音绷紧身体,她素来骄傲,让她在宋雪儿面前求傅邵霆拿钱,无异于自己践踏自己的尊严。
“怎么?”傅邵霆讽刺她,“不敢说了吗?”
宋竹音慢慢握紧手指,一瞬间想转身就走,可债务的压力,父亲的重病,让她没办法顾及尊严。
“我想找你借钱。”宋竹音道,“我家里欠了债,我需要钱还债。”
宋雪儿立马热情万分的说:“难怪你不愿意借钱给我们看病,原来是你家里也出了事。你欠了多少钱,我也能借你,虽然不多,但应应急总是可以的。”
宋竹音不理会她,只看着傅邵霆:“我与你结婚两年,要一点离婚费……不过分吧。”
这一句话,宋竹音说得十分艰难,她素来好强,不肯示弱,现在求着要离婚费,对于她来说,就是当中乞讨。
“的确是不过分。”傅邵霆慢慢将手里的烟支折断,揉烂,“但是,我不想给你半分钱。”
他往前走了一步,语气刺人:“宋竹音,你与我结婚两年,尽过妻子的义务吗?连和你上床都索然无味,娶你,还不如娶个表子,至少她不会故作清高,惺惺作态!”
宋竹音脸色一白,猛然想起那天他和宋雪儿那激烈的动静,她感到无比的难堪,羞耻,与愤怒。
“邵霆,你不要这样说。”宋雪儿急忙缓和,“妹妹也许是有什么难处,所以放不开。你别把这种事情拿出来说,多伤人啊。”
她挽住傅邵霆的手臂,姿态亲昵:“既然妹妹家里出了事,你就借一点钱给她吧,她毕竟是我妹妹呢。”
王知燕不满的嚷嚷起来:“雪儿,她当初都没有救我,你干嘛理这个狠毒的女人!”
“妈!”宋雪儿打断王知燕的话,一双水眸望着傅邵霆,“邵霆,你就帮帮她吧。”
“好。”傅邵霆松口,“宋竹音,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就借给你钱,你想要多少?”
傅邵霆从宋雪儿手里抽出手臂,一步步走到宋竹音面前。
“一百万,两百万?还是一千万?”
宋竹音脸色越来越白,身体绷紧到发抖。
傅邵霆紧盯着她脸上的表情,话语越发残忍冷漠:“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给我和雪儿,还有雪儿的母亲磕头道歉。磕一个头,我就给你一百万,你磕十个,就是一千万!”
宋竹音脸色彻底惨白,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你敢吗,宋竹音?”
继续阅读《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