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天下:娇宠红颜(苏欢苏慕倾)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山楂果酱
简介:前一世,苏欢做为陪嫁侍女进入司马府,在临盆之时被她一贯敬爱的大姑娘给活埋!临死之前,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娘和大姑娘的阴谋!原来她才是真正的远博侯府长房嫡女,却因为这场阴谋而沦为粗使丫鬟和低贱媵妾!重活一世,她要夺回原属于她的一切!要揭开苏慕倾伪善的嘴脸!可是,阴谋诡计玩的溜,毒招儿狠招儿不重样,但唯独上一世的夫君是个榆木!凭的她如何撩拨,如何厚脸皮倒贴,这司马曜认定了她才是坏女人...
角色:苏欢苏慕倾
权谋天下:娇宠红颜(苏欢苏慕倾)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权谋天下:娇宠红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侯府


大荣朝历经十年动荡,乱世初安,新皇登基,百废待兴。

远博侯府内,西偏院东厢房,苏欢趴在冰冷的土炕上,背上皮开肉绽,血水浸透了衣衫。可她却满目放光,不觉疼痛委屈,反而有一丝惊喜。

她真的重生了!

重回到十五岁那一年,一切还未发生,阴谋还在酝酿的时候!

冬日的午后,阳光有些暖,透过窗子洒在苏欢的身上,驱散了她周身的冰冷。仿佛这具身子还是乱坟岗孤坟里的那一具,阳光让她僵硬的身子慢慢回暖。

疼!真的好疼!

回转过神儿,苏欢这才感觉到锥心刺骨的疼!

“欢欢!”急切而略带稚嫩的声音自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穿着湘妃色棉褙子,梳双环髻的小丫头急匆匆跑了进来,待到跟前先喘了两口气。

“欢欢,她们说你被大姑娘赏了二十鞭,可是真……”小丫鬟话还没说完,见苏欢背上的血都浸透了出来,一大片一大片的,眼睛立时就红了。

来人正是穗儿,她自小到大的玩伴,最后却因她而死!猛然见到活生生的穗儿,苏欢一时怔住,半晌说不出话来。

“欢欢,呜呜……一定疼死了……呜呜……”

“不行!我不能哭……呜呜……我去找人帮你……可找谁……”

“对了,我去找你娘……怎么说你也是她闺女……”

穗儿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让苏欢先忍一下,她这就去喊人。只是她脚下还没动,苏欢却喊住了她。

“别去!别去找她!”

“她?”穗儿见苏欢眼中带冷,不觉停住了身子。

“别去找我娘,她来了不过是多骂我两句!”

“可你到底是她亲生的……”

亲生?苏欢冷笑一声,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那女人亲生的,直到临死之前,她才知道真相!

穗儿踟蹰着,她们是侯府外院的三等粗使丫鬟,人微命贱的,谁也不看重。若她去找管事,定是挨一顿骂也帮不到苏欢,所以她才想着找苏欢娘。

苏欢娘是大夫人身边的人,一向得主子看重,若她能帮女儿一把,别说外院混得开,内院也是能进去的。可苏欢娘不喜苏欢,外院里谁都知道,平日里竟也不用碍着,粗活累活的只多不少。

穗儿一直想不明白,哪有亲娘这么不待见自己亲闺女的!

“欢欢,你身上的伤还在流血,我怕……”

“穗儿,你去厨房包些草木灰来帮我敷到伤口上。”苏欢抬头对穗儿说道。

“啊,草木灰?”苏欢脸上犯难,“只怕血止住了,你背上要留疤的……”

“去吧!”她就是要留疤,时刻提醒自己,这伤是谁留下的!

穗儿见苏欢神色坚定,又想着保命要紧,于是赶忙跑出去了。

苏欢趴到枕头上,沉沉的闭了闭眼睛。

上一世,穗儿去找了她娘。

她娘倒是真的来了,也给她找了大夫,只是却要她暗里给大姑娘苏慕倾绣嫁衣!

苏慕倾端庄秀美,雅兴宽仁,才气更是誉满京都,乃所有世家子倾慕之人。如今苏慕倾也年芳十五,到了该说亲事的时候,侯府的门栏已经被各家提亲的人踩烂了。

不论远博侯为苏慕倾订哪家,总是荣光与俱,不会差的。如此,苏慕倾便要加紧绣自己的嫁衣了,待到出阁之日,定要再次惊艳,才不枉她的盛名。

可这位美名在外的淑女绣工很差,差到鸳鸯能绣成水鸭子,这可拿不出手!如此,苏欢她娘便急了,不能让到手的肥肉肥儿不香,于是便想到了她。

苏欢年纪不大,绣工却很好。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穗儿已经包了草木灰来。待到剪开她背上的衣服,见到那一道道伤口,穗儿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欢欢,呜呜,你忍一忍……”

穗儿两手发颤,尽量轻巧的把草木灰撒到伤口上。

苏欢咬紧牙关,暗暗握紧拳头,疼得满头细汗。可比起亲手掐死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这点疼算什么!

既然一切能重来,那她绝不再委曲求全,定要扭转乾坤!

穗儿给苏欢敷好伤口,又找来白布裹好,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见苏欢嘴唇干裂,忙去厨房讨了一碗热水来。

“欢欢,外面人说你……”穗儿犹疑不敢说。

“说我什么?”苏欢喝了一碗热水,嗓子终于舒服了一些。

穗儿担忧道:“他们说你把大姑娘辛苦绣了一年的嫁衣给洗坏了,大姑娘仁慈只打了你二十鞭,可大夫人还没回府,若她回来得知此事,只怕你……”

苏欢冷笑一声。

嫁衣哪是她洗坏了,根本就是苏慕倾故意栽赃她,好瞒住自己不会绣嫁衣的丑事!

上辈子,大夫人回来得知此事,盛怒不已,差点没要了她的小命!因当时她还有用处,苏慕倾便向大夫人求情,竭力保住了她,为此还落得了宽仁的好名声!

上一世的她太天真,没看清苏慕倾的真面目,竟然还感恩戴德!

为今之时,她需好好筹谋才是。

“穗儿,别担心,我自有主意!”

穗儿张了张嘴,到底没说出来。她一个粗使的丫鬟,命如草芥,还能请来大罗神仙保命不成?

穗儿离开后,苏欢昏昏沉沉睡了过去。睡梦中,竟是自己在棺材里,怀里抱着已没有体温的好孩子,因恐惧和仇恨而崩溃,挣扎着嘶吼着的样子!

“你以为怀了司马曜的孩子就能平步登天了?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回来?”

“哈哈,为了换你和孩子,他交出了兵权!”

“万箭穿心,这就是他的下场!”

在她难产之际,苏慕倾一遍一遍在她耳边说着,让她身心俱痛!

“苏欢!是你背叛了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2章 嫁衣之祸


苏欢猛然惊坐起,背上的伤扯得她生疼。
“啊!”苏欢疼得忍不住低喊出声,身子撑不住晃了一晃。
司马曜!司马曜!她要去见他!
苏欢刚动一下,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又趴回了土炕上。
这一下倒让她冷静了下来,司马曜是谁,岂是她一个侯府粗使丫鬟能见的!
“你个死丫头!笨手笨脚的,整日只知道闯祸,给老娘找麻烦!如今竟弄坏了大姑娘的嫁衣,你是死了不足惜,却还要连累老子娘,大夫人回来定责备于我!老娘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棒槌,当初就不该生你,生了也当扔荒郊野外,让那野狗野狼叼走!”
这一声声尖锐而刻薄的斥骂,让苏欢犹如猛坠冰窟遍体生凉。
她不自觉握紧拳头,慢慢抬头望去,但见屋子背光处一片阴暗,而周莲那妇人就坐在那里。
周莲就是她娘!
上一世,她一直想问问她,为什么生了她,却又如此厌恶她?
当然,她没有问,怕娘会伤心!
可谁知道,这个娘却不是她亲娘,甚至是害她一生悲苦的元凶!
重活一世,再见到周莲,苏欢对她只有恨,深深的恨!
苏欢低着头,掩盖住真实的情绪,等她再抬起来,脸上只剩下怯弱和委屈。
“娘,我刚泡水里,连搓一下都不曾,大姑娘那边就来人说拿错了衣服。等把那嫁衣自水里拿出来,上面就破了一个大洞,我真不知道……”
“放肆!你的意思是大姑娘冤枉你了?”周莲猛地一拍桌子。
苏欢赶紧摇头,然后害怕的闭上了嘴巴。
“那件嫁衣,大姑娘点灯燃蜡,日夜不离手,整整绣了一年,眼看就要完工,竟让你这个贱蹄子给弄坏了!若我是大姑娘,打死你都不带解气的!可大姑娘宽仁,只让人抽了你二十鞭,你当感恩戴德才是!”
感恩戴德?苏欢心口一阵发苦,上一世的自己可不就是感恩戴德,自此后任大姑娘奴使。
可现在的她,知道所有的真相,对周莲以及苏慕倾,只有恶心和无尽的恨!
“娘,我……”苏欢抹了一把眼泪,弱弱道:“我怕……”
“哼!现在知道怕了?”周莲恨恨一声,“你怕也没用!待大夫人回来,定是要重罚于你,恐小命都难保!”
苏欢吓得抽搐一声,低低的哭了起来。
“娘,您一定要救救我!”
“救?哎,行了,别哭了,谁让我是你亲娘!”
苏欢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期望。但见周莲自黑暗中走了出来,傍晚的余光洒在她身上,照亮了她的面容。
周莲已是半老徐娘,面上不施粉黛,仍可见其娇柔,却是风韵犹在。
外院的人都说她长得像她娘,一张脸俏艳生姿,一颦一笑间,如春回大地,盎然生机。当然明里是这话,背里就说她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
周莲上前,先瞄了一眼她受伤的背部,但也仅仅只是一眼,连关心一句都没有。
“大姑娘到了说亲的年纪,只等着侯爷点头,喜事就能办了。可绣嫁衣不是一日两日的工,若请外面的绣娘,恐损大姑娘的名声。你既损毁了嫁衣,当是尽力弥补才是。我舍了老脸,百般好说,总算从大姑娘那讨了个人情,就由你来给大姑娘绣嫁衣吧!”
苏欢暗自哼笑一声,果然这才是她来的目的!
“娘的意思是?”
“暗里是你绣的,明里当然是出自大姑娘之手!我会另行给你安排一小院,别的活计都放下,只专心绣嫁衣!”
簪缨世家,清贵自高,重子弟之博学,重女子之教养。若传出大姑娘的嫁衣不是自己绣的,或是假手于人,定是有损闺誉的!
“欢儿自当尽力才是,可谁与谁的绣法都不同,明眼的一看便能识破!”
一听苏欢这般说,周莲倒也踟蹰了。她布一盘局,看得是长远,虽一时可蒙蔽过关,但以后大姑娘在夫家细水长流的生活,总有露出针脚的时候……
“娘,大姑娘那嫁损毁的嫁衣,可否找来给我?”
“你要那件破嫁衣干什么?”周莲眸色沉了沉。
“一来可仿照大姑娘的绣法,二来也是按葫芦画瓢照着那花样绣,三来我看了那花样也可早做改动做到心里有数。”
苏慕倾那绣工,根本拿不出手,不做改动的话,那绣出来的嫁衣也就是个笑话!周莲深知这一点,苏慕倾也知道,所以他们才会毁了那嫁衣,而后处心积虑栽赃于她!
周莲迟疑了一下,“我可以给你找来底稿花样。”
苏欢低头不语,一副不敢辩驳的样子。
周莲叹了口气,“算了,我去找那件破嫁衣,不过你可要好好保管,切勿让外人看到!”
“是,欢儿知道轻重!”
周莲语气软了一点,“欢儿,你是娘生的,娘自然也是心疼你,不然也不会火急火燎的找大姑娘求情!你这孩子心灵手巧,这活计其实也不难,只要你做好了,在大姑娘跟前露了脸,以后不愁没有好出路!”
“是,欢儿知道娘对欢儿是用心良苦!”
“好孩子!娘等会儿让人给你送来一些伤药,哎,姑娘家的可别留了疤!”
周莲走后不久,果然有小丫鬟送来了伤药。
穗儿一边帮苏欢清洗背上的草木灰一边倒抽气,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伤口上沾了草木灰,擦也擦不掉,洗也洗不掉,只怕会埋进肉里,以后长好了也难看……哎哟,这可怎么办!”
穗儿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了,可到底是脓血粘连骨肉,剥离之痛想想都让人心口发麻。她见苏欢疼得汗珠一滴滴落下,饶是如此却未曾哼一声,不禁叹了一口气。
“早知道,我就应该去找你娘!不论怎样,她知道你受伤了,还是给你送来了伤药。”
苏欢苦笑一声,送来的跟讨来的可不一样。讨来的自然仰人鼻息,还怎么跟她讨价还价,要来那件损毁的嫁衣?
“听说前两日,荆国公府的老夫人办寿宴,大夫人不在府上,大姑娘便带着下面几个姑娘去了。世家的姑娘们在花厅说话的时候,也不知是谁起哄,非要大姑娘教她们跳飞云舞。大姑娘好脾气,还真跳了一段,结果被误闯进屋的一位世家公子看到了,一时惊为天人,当面就嚷着要娶大姑娘。为此,在寿宴上闹了不小的笑话,咱大姑娘也早早回府了。”穗儿冲苏欢小声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3章 亲娘不亲


苏欢心中一动,呼吸不由急促了几分。
“你可知那位世家公子是谁?”
她当然知道!
“司马府的那位!”
穗儿说完,见苏欢一副痴呆的样子,以为她不知道是谁,便兴冲冲解释道:“司马府的那位公子,那可是所有世家公子里最体面的一个!外面的人都喊他小霸王,人人惧之又人人趋之,一来摄于他家的权势二来还想沾点光。他看上了咱家大姑娘,侯爷怕也是不敢得罪的,大姑娘这亲事恐就定了司马家了!”
司马曜!苏欢心头一紧,她如何不知道这一段惊鸿一瞥的相遇。司马曜爱上了苏慕倾,觉得她就是那天上月,心头的白月光,娶回了家宠之爱之。甚至为了她,没有再娶别的女人,真真把她当成是心头肉。
“欢欢,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像都快哭了!”穗儿疑惑道。
苏欢赶忙敛了神思,微微叹息道:“只是听你这么说,大姑娘的婚事要定了,那嫁衣……”
穗儿忘了这一茬,使劲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欢欢,我……那个……其实你也不用怕……”
苏欢拍了拍穗儿的手,“没事,我有对策,只是……”
“只是什么?”
“把我背上的伤口割开!”
“啊!”
苏欢猛地握紧穗儿的手,“若想保命,唯有如此!”
如此过了两日,苏欢让穗儿去跟她娘说,说她的伤已经好了。很快,周莲便安排她住进了一处偏僻而简陋的院子里,还派了专人照顾她的饮食,然后把那件损毁的嫁衣给她拿了来。
除了送饭的时候,其余那院子的门都是锁着的,接触不到外人,也出不去,跟关押犯人似的。好在屋里烧着炭火,还是比较暖和的,当然只是怕她手冻僵了影响进度。
苏欢每日临睡的时候都会用力扯开伤口,然后一夜吃痛,痛的无法入眠。
又过了两日,大夫人终于回府了。
远博侯府东院正房西暖阁内,大夫人脸色阴晴不定,周莲站在一旁谨小慎微。
“荆国公府寿宴上,那位小公爷真说了要娶倾儿的话?”大夫人罗氏微微侧头问身边的周莲。
“是,奴婢就在场!”
“你既在场,为何不提点着大姑娘,让她当众起舞,岂不是戏子做派!”大夫人猛地一拍桌子。
周莲赶忙匍匐跪下,“奴婢该死!只是花厅里原只有几位姑娘,大姑娘性子好人缘好,又想着教教妹妹们,这才……这事万不能怨姑娘的!”
听这周莲不为自己求情,只一心替女儿辩解,大夫人心里的气便消了几分。
“我如此急匆匆从城郊庄子回来,便是为了这件事。路上我听说那司马小公爷跟大将军提了这事,只是小公爷身份贵重,这婚事也不是大将军说了算的,还要请示太后,所以定不定的也没个准儿。只是有了这个信儿,旁人便不敢来家里提亲了,此事成则荣光与俱,不成……”
“那小公爷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太后又惯来宠爱,一定能成的!”周莲忙说道。
若是不成,她全部的心血可就废了!
“哎,还得侯爷出面斡旋,我稍后与他说道说道。对了,听说倾儿绣了一年多的嫁衣被一个小丫头给毁了,那丫头还是你闺女?”
周莲忙磕头,“是,奴婢教女无方,只是她……”
“哼!好一个下贱的丫头,竟弄坏我倾儿的嫁衣,这岂不是触我儿的霉头!”大夫人怒喝一声。
周莲本是要开口求情的,可话到嘴边,她却没说出口,反而心里生出一种快感来!
“来人啊,把那丫头带来,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
此时,苏欢刚换上一件轻薄的褙子,听到院外门锁打开,她的心跟着动了一下。马上就要见到大夫人了,心跟着紧张了起来。
其实上一世,她对大夫人说不上有什么感情,无爱无恨,毕竟交集少,偶尔的训斥,也是她当奴婢该受的。尤其是后来到了司马府,她跟大夫人统共也就见过两三次面,还是跟在是苏慕倾身后,连句话都没说过。
因为,她和大夫人的缘分,自生出那一刻,便被人给斩断了!
苏欢抱紧那件损毁的嫁衣,一步一步跟着通报的嬷嬷往大夫人住的东院走去。
一路,苏欢低着头,心里反复盘算着。
等到东院,进了厅子,转入西暖阁。苏欢抬了一下头,见大夫人在临窗的暖塌上正襟危坐,一脸怒容,于是扑通一下跪到地上,连着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番动作很大,苏欢是故意的,她感觉到背部的伤口被再次撕开,那钝刀磨肉的疼痛让她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好你个贱蹄子……”大夫人刚骂一句,目光在接触到苏欢的背部时,生生给顿住了。苏欢穿着棉褙子,可鲜血已经侵透过来,染出一大片一大片的血渍。
大夫人收敛了神色,微微侧头睨了周莲一眼。
周莲也是心头一跳,苏欢背上的伤不是已经好了,怎么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4章 避祸


“可是你故意损毁大姑娘的嫁衣的?”大夫人用清冷的声音问道。
苏欢忙摇头,“奴婢不敢!奴婢……”
苏欢本来已直起了身子,可因为伤口太痛,双手只撑不住,又趴了回去,匍匐一般萎靡在地上。
“奴婢该死,请大夫人重罚。”
大夫人罗氏见苏欢脸色惨白,大冬天的却满头大汗,虚弱的仿佛一朵花絮,一吹即散。
“你以为你能逃得重罚?”大夫人冷哼一声。
“奴婢不敢为自己求情……只是,大姑娘的婚事要紧,奴婢死一万次也不敢耽搁。这是大姑娘绣的嫁衣,中间破了一个大洞,奴婢已经绣好,决计是看不出来的,还请大夫人过目!”苏欢把装嫁衣的托盘推到身前。
周莲神色一紧,这苏欢竟然把那件破嫁衣给补好了!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夫人,嫁衣已经损毁,即便能缝补好,但穿着破嫁衣总归不吉利!”周莲忙冲大夫人说到时。
苏欢又磕了一个头,“周嬷嬷说的是,可事急从权,若真赶不及绣新嫁衣,而婚期又在即……”
大夫人叹了口气,“拿过来我先看看!”
“夫人!”周莲发急。
大夫人瞪了周莲一眼,“还不去拿过来!”
周莲无奈,来到苏欢身前,恨不得踢她一脚,但大夫人在场她也只能端起托盘。
大夫人打开那嫁衣,看到上面的绣工,一时皱住了眉头,又看到与其他地方绣法不同的那片祥云,不由眼前一亮,朝苏欢看了一眼。
“这祥云是你绣的?”
“是,正是为了补那个破洞。为了不显突兀,奴婢围着腰身绣了一圈祥云,祥云临门也是好兆头……”苏欢忍痛解释道。
大夫人心思转了几转,又见苏欢重伤在身,血都顺着衣服流到地上了,心头不禁生出一丝不忍来。
正要发话,却听外面通传大姑娘来了。
随着门帘掀开,一穿着桃粉衫裙的少女走了进来,只见她生得端丽秀美,容颜姣好,又娉婷袅娜,自带一抹春色。
“娘,您回来了!”
来人正是侯府长房嫡女苏慕倾,她双眼含光,一时欣喜忘形,小跑到大夫人跟前,满面带笑。正要扑到大夫人怀里,这时又顾念到礼节,忙退后一步,屈膝弯腰福了福身子。
“母亲安好,倾儿刚刚失礼了。”
大夫人罗氏见到长女,同样喜不自胜,把人拉到身边,左右打量着。不过几日不见,竟觉好似隔了三秋,思念之情藏都藏不住。
“倾儿,这几日可有好好吃饭?娘怎么看着有些消瘦?”
苏慕倾回握住罗氏的手,甜甜笑道:“女儿很好,只是……只是有点想娘。”
罗氏搂住女儿,细心的给她捋了捋鬓边的碎发。
“娘也想你。”
罗氏还有一子一女,不过在三个子女中,她最最疼爱的还是这个长女。当年生她之时,正逢战乱,他们全家为避祸而流离失所。正是在那个时候,她生下了大女儿,缺衣少食的又怕养不活,所以自己亲自哺育。
这个女儿是真正吃她的奶长大的,怎么能不亲!
苏欢跪在地上,低垂着头,长袖之中拳头暗暗握紧。
这本该是属于她的一切!
她恨!恨得想立即说出真相,可背上的疼,疼得钻心刺骨,让她又清醒了过来。
此刻说出来,谁信呢,她是空口白牙,而苏慕倾却拥有罗氏和侯爷的偏爱。
苏慕倾看到苏欢,又看到被罗氏放到一旁的嫁衣,忙起身跪到了地上。
那罗氏见女儿好端端的突然跪下了,忙要亲自俯身去扶,却瞧见女儿微微侧身躲开了。
“倾儿,你这是做甚?”
“娘,这嫁衣是女儿不小心弄坏的,不干这个小丫鬟的事,娘千万不能罚她了!”苏慕倾满面急切。
经苏慕倾这么一提,罗氏才想起还有这一茬,她扭头看了一眼被她放到一边的嫁衣,又回头看了看女儿。
但见女儿俏脸羞红,眼中蒙着一层水雾,两手攥着衣角,一副慌乱的样子。
罗氏叹了一口气,到底没再拿起那件嫁衣,而是转头对周莲吩咐道:“周嬷嬷,既是损毁了,便拿去烧了吧!”
周莲忙应了一声,然后拿走了那件嫁衣。
苏欢依旧低垂着头,心中倒也不怎么失望,罗氏自是要维护苏慕倾的,她此番目的不过是想在罗氏跟前露个脸而已!
周莲离开后,罗氏又让其余的奴仆都退了出去,此时暖阁里只剩下了苏慕倾和苏欢。
罗氏先把苏慕倾给拉了起来,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宠溺一般刮了刮她的鼻子,“你这孩子!”
“娘,我……”苏慕倾低下了头,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罗氏微微叹息一声,然后转头看向苏欢。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罗氏沉声问。
“苏……苏欢……”苏欢身子颤了一下。
“苏欢?”罗氏默了一下,“你爹是替侯爷跑腿的,你娘一直在我身边伺候,两口子倒还老实本分,所以侯爷赐了你爹‘苏’姓。”
“是……”
“不过,你这丫头却不是个安分守己的!”罗氏声音徒然一冷。
“奴婢不敢!”
“那你为何拿这件破嫁衣让我看?”
苏欢暗暗咬紧下唇,她不能让罗氏觉得自己是个有心机的丫鬟,尤其还算计到了她闺女身上!
“夫人,奴婢只想弥补自己的过错!”
罗氏端起一旁的热茶,低头抿了一口,余光却瞥向跪在地上的苏欢。
从那件破嫁衣上,她看到了倾儿粗鄙的绣工,即便不损毁,也是拿不出手的。既是拿不出手,为了不损清誉,必定要有个由头才能损毁,所以这祸就让这个小丫鬟给背了。不但背了,而且还受了重罚,至今那背上还血水横流。
只是这肮脏的主意是谁出的?倾儿亦或是她身边的人?
偏偏为了保住倾儿的清誉,她还不能问清楚!
可这小丫鬟让她看到了这件破嫁衣,让她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不只如此,她还知道她的绣工很好!如果这一切是这小丫鬟有意为之,那她的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哼!”罗氏放下茶碗,“你还不说实话?”
苏欢身子颤了一下,“周嬷嬷让奴婢给大姑娘绣一件新嫁衣,奴婢自当日夜赶工,只是……只是奴婢听说大姑娘很快要嫁进司马府……到时赶不及完工,又耽搁了大姑娘的婚事,奴婢只怕逃不了一个死……奴婢只是怕死!”
“胡说!”苏慕倾气得自暖塌上跳了下来,指着苏欢喊道:“我才不要嫁给司马曜!”
“倾儿!”罗氏微微蹙眉。
“娘……”苏慕倾满脸委屈,期期艾艾的坐到罗氏身边,“听说那司马曜是个武夫,脾气暴躁而且粗鄙不堪,女儿……”
“倾儿!”罗氏这次是真生气了,“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如何敢去评判一个男子如何?”
“女儿……反正女儿不嫁司马曜!”
“行了!”罗氏皱紧眉头,“你先下去吧!”
“娘!”
“下去!”
苏慕倾气得跺脚,但又不敢忤逆罗氏,于是嘤嘤哭着出去了。
苏欢心中冷笑,苏慕倾自然不想嫁给司马曜。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人了!
一个惯会花言巧语利用女人的伪君子!
“苏欢,你空口白牙污大姑娘的清白,本夫人应该要重罚于你!”罗氏看向跪在地上的苏欢,然后微微叹息一声,“不过你已经受过了,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谢大夫人不罚之恩!”苏欢连连向罗氏磕头。
“不过,你还是要给大姑娘绣嫁衣,本夫人限你三个月绣好!”
“这……”便是日夜赶工,只怕……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侯府也没必要留你了,到时如何发卖,发卖到哪儿,你心里有数就是!”罗氏凉薄道。
苏欢低下头,“是,奴婢自当竭尽全力!”
发卖?苏欢心里一声冷笑,亲娘卖亲女儿,这也是她侯府大夫人能做出来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5章 老夫人


苏欢回到那偏僻的小院,进门看到周莲站在厅子里,她还没来得及喊她一声‘娘亲’,那周莲一步上前扇了她一巴掌。
“你这个贱蹄子,竟坏老娘的大事!”
苏欢忙低下头,嘤嘤哭了起来,“欢儿不知……不知如何惹娘生气了……欢儿不敢……”
“你不敢?”周莲推了苏欢一把,许是盛怒之下力气有些大,直接把人给推搡在地上了。
苏欢跌坐在地上,捂着脸小声哭着。
“你拿那件破嫁衣,难道不是为了揭发我跟大姑娘合谋……”
苏欢抬头看向周莲,一脸懵懂无知的样子。
“你!”周莲敛了敛神色,她是太生气了才找来的,可仔细一想这个蠢货应该不会猜到她们的计谋。
“我给了你伤药,你背上的伤为何还没好?”
“之前有穗儿帮忙抹药,确实是好了,可来到这偏院,无人帮我,不想又化脓了……”苏欢怯懦道。
周莲叹了口气,“夫人限你三月之期,到时完不成我与你父亲也没有脸,如此我便让穗儿来帮你吧!”
说完,周莲转身就走了。
周莲走后没多久,穗儿被带了来。屋门关严,苏欢趴在床上,穗儿小心的帮她抹药。
“欢欢,你……呜呜……”看到苏欢背上已是血肉模糊,穗儿忍不住哭了起来,“你先前为何要我割开伤口……一定疼死了……”
苏欢强忍着疼痛,回头冲穗儿笑了一笑,“你看……大夫人没有罚我……我的小命保住了!”
“好穗儿,别哭了!”
穗儿抹了一把眼泪,“嗯,我不哭,我帮你上药,咱们很快就能好!”
接下来的三个月,苏欢一直在偏院绣嫁衣,日夜赶工,又有穗儿帮忙,终于在限期之内完成了。
这一日,苏欢带着绣好的嫁衣来到东院,听说侯爷和老夫人都在里面,于是她被安排候在穿堂。等了大约半个时辰,远远瞧见侯爷出来了,不过并没有往这边走,而是拐上一边的廊子,穿过西侧的垂花门去偏院了。
不多一下,周莲自正房出来,朝着她走了过来。
“真是会触霉头!偏偏捡这个时候!”周莲见到苏欢先骂了一句。
苏欢佯装怯懦的样子,脊背弯了下去,头也低了低。
“娘,我……”
“行了,三句话憋不出一句好听的!我可提醒你,老夫人在里面,她要看你绣的嫁衣,你只要记得待会儿别多话就是!”
“是,我听娘的!”苏欢小声道。
苏欢跟着周莲进了正房花厅,周莲先进去禀报,而后才招手让她进去。进去里面,苏欢先抬了一下头,见老夫人和大夫人分坐暖塌两边,而大姑娘苏慕倾则坐在雕花小凳上,位于大夫人下首的位子。屋里没有其他奴仆,想来是被大夫人给打发出去了。
苏欢慌忙跪下,先把手中托盘放到一边,然后朝老夫人和大夫人各磕了一个头。
老夫人先斜眼瞄了瞄苏慕倾,而后长叹一声,冲苏欢沉声道:“你且拿来新绣的嫁衣让我看一眼。”
苏欢忙端起托盘,举于头顶,向着老夫人跪走几步。
老夫人身边一穿着较为体面的婆子自托盘里拿过那件嫁衣打开,先让老夫人看了一眼大体,然后捧着领口处绣的双蝶和荷花的图样让老夫人细看。
老夫人眸子动了一动,侧头瞄了苏欢一眼,然后抬手细细抚摸着那对蝴蝶。色彩斑斓却不显杂乱,而且绣工细致融于自然,手下触感丝滑莹润有泽,仿佛这对蝴蝶跃然于这荷花之上,振翅要高飞一般。
“这是你亲手绣的?”老夫人看向苏欢问。
“是……”苏欢声音发颤。
“你们娘俩也看看吧!”老夫人挥了一下手,她身边那婆子赶忙把嫁衣托起拿给另一边的大夫人和大姑娘看。
大夫人罗氏看了几眼,又见老夫人喜怒不明,所以不敢冒然置评。苏慕倾七窍玲珑心,知这件事出丑的是自己,所以看了两眼,便低下了头。
老夫人叹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苏欢……”苏欢小声道。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苏欢身子颤了一下,而后才慢慢抬起头,一张小脸满是慌措,怯生生的,两眼如泡在水中一般,梨花带雨一点娇。
“倒是个俏丫头!”老夫人笑了一笑,“听你娘说,你一直在外院做粗使丫鬟,如何学得这一手绣工?”
“奴婢……奴婢跟一个浆洗的老婆婆学了两年,后来她去了,我就自己琢磨……”苏欢垂下头道。
“原来是这样……”老夫人细细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向周莲,“周嬷嬷,到底是你亲生的,如何不能提携一下,非要在外院干那些粗重的活计?”
“这孩子愚笨的很,奴婢怕伺候不好各位主子!”周莲歉笑道。
“我可不觉得这丫头愚笨!”
“是,不过这丫头……”
“以后就到我屋里伺候吧!”
“这可万万不行!”周莲有些慌。
老夫人何等精明之人,而且她与苏欢有血脉之亲,万一察觉出多年前那事来……
“怎么,你还不愿意?”老夫人斜睨了周莲一眼。
“不不,只是……”
“祖母!”苏慕倾同样慌张,她这一声喊得差点破音,见老夫人看向她,忙起身先行了一个礼,“祖母,倾儿失礼了,只是……只是孙女想让苏欢去我那屋……孙女绣工不好,想跟苏欢学学!”
“你是说夏嬷嬷教不好你?”老夫人冷哼一声。
这夏嬷嬷就是老夫人身边这位穿着较体面的嬷嬷,她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陪伴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自是要比一般奴仆体面一些。别说苏慕倾这些姑娘们,连大夫人和侯爷都要给她几分薄面的!
先前,一直是夏嬷嬷教姑娘们绣工的!
夏嬷嬷听了这话,一下子跪在了大夫人跟前:“夫人,老奴愚笨,教不好大姑娘,才惹下今日的祸端,老奴请大夫人责罚!”
“夏嬷嬷,您快快起!”大夫人吓得赶忙起身去扶夏嬷嬷,待扶起夏嬷嬷,又转身训斥苏慕倾道:“你自己学不好,没有用心,就别乱怪别人!”
“娘亲,倾儿真的想和苏欢作伴……”苏慕倾依旧不松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6章 媵妾


“行了,老婆子也不是要跟你抢人!”老夫人摆了摆手,“只是这丫头一直在外院,定然不懂里面的规矩,我让夏嬷嬷先教教她,而后再去你那儿伺候。你身边缺个激灵的,以后嫁了人也是要吃亏的!”
大夫人一听这话,便知老夫人这是为大姑娘做了深远的打算,忙感激道:“老夫人,儿媳目光浅了,多亏您想得周到!”
大夫人说完,忙把苏慕倾拉到身边,“倾儿,还不快谢谢祖母!”
苏慕倾自然也听出了老夫人话里意思,忙跪到了地上,“孙女不孝,惹出这么多事,让祖母跟着烦心了。”
说着,苏慕倾小声哭了起来。
“夏嬷嬷,你先带她们下去!”老夫人吩咐身边的夏嬷嬷道。
夏嬷嬷点了一下头,然后领着周莲和苏欢下去了,此时屋里剩下了祖孙二人和大夫人。
“老夫人,西疆乱了,太后点了司马大将军去平乱。而那司马小公爷领了先锋的职,即日也要出征,他与太后要了个承诺,若他能打了胜仗回来,便要太后许他一门亲事!虽没透露咱倾儿,可下面的人谁不知道这位小霸王的心思。这仗一打起来,一年两年都算短的,若是打个十年八年的,又或者……”大夫人四下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凑到老夫人身前道:“若是那位小公爷战死沙场,我们倾儿岂不是被他耽误了终身!”
老夫人如何想不到这些,她亲自弯腰把苏慕倾扶了起来,让她坐到自己身边。
“祖母!”苏慕倾哭着搂住老夫人的胳膊,心里的憋屈都哭了出来。
“谁说不是呢!”老夫人叹息一声,“可司马家一手遮天,谁敢冒着得罪他家的危险来咱侯府提亲?便是有人敢提亲,咱们敢嫁吗?”
苏慕倾抹了一把泪,“可三王爷先他一步来提亲了……”
“倾儿!”大夫人怒斥一声,“你怎敢妄议……”
“行了!”老夫人摆了摆手,“到了如今这田地,也没什么敢说不敢说的了!”
苏慕倾低下头,手紧紧抓着老夫人的袖子。
“好孩子,三王爷虽与侯爷交了话,可他的亲事还是要太后做主的。如三王爷执意要娶,侯府执意要嫁,那得罪的可是太后,咱们谁都承受不起!”老夫人叹息道。
“可咱们要得罪三王爷不成,毕竟他才是正统的皇子……”大夫人满脸担忧。
“好在,他也给了活话,说是要娶咱远博侯府的姑娘,却未明说是哪位。”
苏慕倾呜咽一声,忍也没忍住,呜呜哭了出来。那三王爷丰神俊逸,卓尔不群,是多少世家女心心念念爱慕之人。
她与三王爷情意相通,本可做一对璧人,奈何那司马曜横插一杠,坏她好姻缘!
照着老夫人的意思,侯府会把其他姑娘嫁给三王爷,可如今眼下合适的只有偏房的二姑娘,一个庶女出身的贱人!
她是嫡女,又名冠京华,最后竟嫁的不如一个庶女!
但无论苏慕倾如何不甘,如何哭诉,这事已然成了定局。
这边,夏嬷嬷领着苏欢来到了中院老夫人住的寿喜堂。
“你先跟着我这个老婆子住吧!”夏嬷嬷冲身后的苏欢说道。
“是,苏欢一定尽心服侍嬷嬷!”苏欢低声道。
寿喜堂东厢房内,夏嬷嬷坐到大背椅上,看了一眼站在下面的苏欢,沉声问道:“让你进寿喜堂跟着我学规矩,你可知老夫人这其中的深意?”
苏欢自然知道,可此时只能摇头。
“世家的规矩,娇女成亲之前,需由家里一个丫鬟先进夫家与未来夫君同房。这丫鬟需是处子之身,却要懂得床笫之道,以教养姑爷之名,实则是待姑娘嫁进去以后,当不便之时服侍姑爷。等以后大姑娘嫁进了过去,你便是姑爷的媵妾,需帮着姑娘笼络住姑爷的心才是。”
苏欢听到这话,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奴婢……奴婢不才……”
“你长得好,绣工也好,而且一看便是个聪颖激灵的丫头。既是老夫人看上眼的,自然不会差!接下来的日子,你便同我一起学习规矩,未来的事当看你的造化!”
苏欢心中一片冰凉,上一世她便以通房的名义,做了司马曜的媵妾。可媵妾就是奴才,她忍受着苏慕倾的打骂还要应对司马曜的索取,她需要每日笑脸迎人,而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可把她往火坑里推的却是她亲祖母!
苏欢跟夏嬷嬷讨了个好,让穗儿同她一起从外院调来了寿喜堂。
接下来一个月里,苏欢一直跟随夏嬷嬷学习刺绣。
当今,刺绣以金银绣为主流,而夏嬷嬷师从金银绣的嫡系传人。她绣工了得,飞针走线流畅自如,针下绣品华丽繁复,栩栩如生。如此之技艺,便是进宫为圣人们做绣品也是挑不出错儿的!
苏欢喜欢刺绣,先前是自己瞎琢磨,如今能规矩的学习,自然是极其珍惜的。夏嬷嬷见她用心,便也倾囊相授。
“你看这处针脚,盘金太密实,反而显得累赘。”夏嬷嬷指着苏欢拿给她看的绣品说道。
苏欢点了点头,“我怕太松散会没有形,但太密实了又失了美感。”
夏嬷嬷笑了笑,拿过绣架,自己亲自上手绣了几针,“你看这样如何?”
苏欢眼睛一亮,“这样自然多了!”
“嗯,你再去琢磨一下吧!”
“嬷嬷,奴婢以后叫你师父吧?”苏欢露出一抹俏皮。
夏嬷嬷敲了苏欢脑门一下,“老婆子我可不收徒弟!”
苏欢眼珠一转,笑眯眯道:“其实收了我做徒弟,师父您一点也不亏!我可以把您的技艺发扬光大,还能给您养老,最最重要的是我以后就是您亲人了!”
“你这小丫头!”夏嬷嬷轻笑出声,“我不亏,那你岂不是亏了?”
“我也不亏!”苏欢抱住夏嬷嬷的胳膊,“我也想有一个亲人,像嬷嬷这样的!”
“你老子娘不是你的亲人?”
“他们……”苏欢脸色暗了暗,“他们只会打我骂我,我大概不是他们亲生的。”
苏炳家那两口子对这孩子非打即骂,夏嬷嬷也是听说过一些的,此时从苏欢嘴里听到,又想着这孩子平日里有多乖巧,一时竟有些心疼。
“行,你以后就是我这个老婆子的徒弟!”
“师父!”苏欢甜甜的喊了一声。
“那你不怕师父也打你骂你?”
“师父打我骂我定是为了我好,不像我爹娘……只是为了出气……”
夏嬷嬷摸了摸苏欢的头顶,“我认你这个徒弟,但以后还是喊嬷嬷!”
苏欢乖巧的点了点头,亲昵的喊了一声:“嬷嬷!”
“好了,你去喊穗儿过来,绣线用完了,我交代她去街上买一些回来。”
苏欢心思动了一动,“嬷嬷,我能和穗儿一起吗?”
“你想去街上?”
“我自小到大还没出去过……”
夏嬷嬷拧了拧苏欢的鼻子,“可以,不过不许顽皮,买好了就赶紧回府!”
“是!”
“还有,用面纱遮住脸,千万别惹麻烦!”
临出门的时候,苏欢拿刀在手背上划了一道,立时鲜血就冒了出来。穗儿见此吓了一跳,忙给她找了一块干净的布,让她裹起来。
“欢欢,你疯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7章 他是我一个人的


苏欢笑了一笑,“没事,有的时候为达目的是需要一点点小痛的!”
小痛?穗儿抖了一下,她明明看到她那一刀划得很深!
“不过,你怎么这么开心?”
苏欢赶紧敛了敛笑容,不过弯起的嘴角还是泄露了她的好心情。
“能出门透透气,当然开心了!”
穗儿是不大能理解苏欢,反正她经常出门采买。
苏欢裹好手,然后找了一块面纱蒙住了脸。穗儿说她越发长得俏丽了,以后千万不能做话本里的那些红颜祸水!
她当然要做红颜祸水,不过只祸害一人!
两个小丫头拿着腰牌自后院的小门出去了,此时是午后太阳正好。前两日,京城下了一场大雪,数九寒天的,雪都冻成冰碴了。
因为太冷,街上没什么人。
两个小丫头搀扶着往西街走,距离侯府有很长一段路了,苏欢拉住了穗儿。
“穗儿,我有点事要去办,你先到绣庄买绣线,我等会儿去找你!”
“那可不行,出门之前嬷嬷交代了不让我们乱跑!”
“穗儿!”苏欢双手握住穗儿的手,“帮帮我,好不好?”
“那我陪你一起,你都没出过门,万一迷路了呢?”
“我不会迷路的,而且我保证只要半个时辰!”
“可万一……”
“穗儿,求求你了!”
穗儿没招儿,只得放苏欢一个人走了。
苏欢小跑着,先去药铺买了一些伤药,然后便朝着城里一处荒废的破庙而去。来到破庙前,轻声推开漆色斑驳的木门,走进里面四下打量了几眼。
就是这间破庙,她听司马曜身边的护卫提过这里。
在战乱中,这观音庙历经一把大火,已是残垣断壁,面目全非。如今局势安定了下来,但这破庙还未整修,已经荒废良久。
苏欢朝着大殿走近几步,见地上有一小滩血迹,心下不由一紧。看来她推算的没错,正是今日这个时辰。
心扑腾扑腾跳着,苏欢压制住满心的急切,一步一步朝里面走了去。推开破旧的木门,脚刚迈进一步,一把剑突然抵住她的胸口。
若她刚才太急,哪怕多动一分一毫,这剑就会刺进她的胸口,直击要害!
苏欢不由稍稍退了一步,见地上半趴着一人,周身是血,头发凌乱的挡在面前。剑身微微颤动,而他拿剑的那只胳膊也有几道伤口,深可见骨。
“你……”苏欢紧张得咽了一口唾沫,“别杀我……”
那人突然抬头,露出一张冷峻的脸,眼神中满是杀机。他嘴角带血,脸色深沉,可那张脸却是眉目清雅,唇红齿白,稍稍带着一点稚气,却但见来日的俊朗威武。
世人曾赞誉司马小将军:一轮孤月出天关,杀佛杀神号角寒。绝色尤是少年郎,可堪世人任褒贬。
这人正是司马曜,刚刚十六岁而已。
司马曜看向苏欢,眸色微微一动,手中的剑却握得更紧了。
“别杀我!”苏欢慌忙喊道:“我……我这里有伤药……可以帮你……”
“你是谁?”司马曜满眼血色。
你是谁?这句问话竟让苏欢一时哑然,曾耳鬓厮磨的枕边人,曾亲密无间的爱人,为她舍了命的人……
我是你的欢欢啊!
苏欢眸中情绪波动,极力克制着心中波涌翻动的情感。这一世,他只能是她的,她一个人的!
“我……你伤得很重,让我帮你吧?”苏欢担忧道。
司马曜全身有很多处伤口,流了很多血,那些伤口仿佛能灌风似的,冰冷刺骨的风吹进他每一处骨头缝,冻得他全身抽搐不止。
面前的女子蒙着面纱,他只能看到她的眼睛。
那双杏眼圆润,仿佛水洗过一般,清澈而干净,却满满都是忧心。她看着他,为他而担心!
司马曜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你以为自己是九天仙女下凡,专门来救我的?你以为我会信?”
“小公爷,我还是先帮你……啊!”苏欢想上前,可喉间那剑突然向她刺了来,亏得她眼疾反应快,忙往后退了两步。
他竟是要杀了她!
也对,这人可是司马曜!杀伐决断,他何曾在意一条人命!既然察觉出了危险,必定要占得先机,宁可错杀也不能给敌人留下机会!
只是一击不成,他已没有力气再拔剑。长剑自手中滑落,司马曜也摔到了地上。
“你杀不了我!”苏欢见他倒地,松了口气,“不过我可以杀你,比碾死一只蚂蚁都简单!”
“你……”司马曜满眼血红。
“不过,小女子心善,平日里一只蚂蚁都不敢轻易踩死,何况你这么一个的大活人,断然做不到见死不救!”
苏欢说着上前弯腰,先扶着司马曜靠坐在一旁的柱子上,然后返身关上了大殿破旧的木门。
“我不是九天仙女,也不是专门来救你的,我只是路过这破庙想进来拜拜观音大士罢了!”苏欢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纸包,里面有止血用的白布,还有白酒和伤药。
“我已是……砧板上的肉……要杀要剐……”
苏欢微微一笑,“割肉刮骨也得先脱了衣服不是?”
司马曜眼神一冷,下一刻他的上衣就被扒开了,露出大片的胸膛。面前的女子竟也不避讳,而是利落的开始用沾了白酒的棉布给他擦洗伤口。
“疼吗?”苏欢见胸口那一刀,深可见骨,手不禁有些发颤。
“不疼!”
苏欢稍稍抬头看了司马曜一眼,见他闭紧了眸子,于是悄悄伸出另一只手覆上了他的胸口。
咚咚咚……
她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还有手下那一点点暖,仿佛能通过的她的手传遍全身,让她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重生这么久,仿佛在这一刻,她才察觉到真实!
“你……”司马曜咬牙,“你竟敢轻薄于我!”
“咳咳……”苏欢赶忙抽回自己的手,“什么轻薄?我只是……确定你没死而已!”
“死?你当鬼在跟你说话?”
苏欢慌忙低下头,不敢再搞小动作,专心给他处理伤口。小伤口不要紧,最最重要的是想胸口和大腿上的伤。
“你大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帮你脱了裤子吧?”苏欢看了一眼司马曜大腿上的伤口,然后抬头看向他道。
司马曜瞪着苏欢,“你竟敢让我脱裤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8章 救下司马曜


处理好胸口,止住了血。
苏欢咬了咬下唇,“你又不是大姑娘……”
“小爷我……玉体……岂是什么人都能看的?”
玉体?老夫老妻的,她已经看腻了!
苏欢叹口气,“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司马曜脑袋晃了一下,流了太多的血,让他意识越来越不清了。
“不可……”
司马曜猛地瞪大眼睛,因为在他还没抗议完的时候,自己的裤子已经被撕开了。不是脱的,而是被撕开了,这个女人……
“小公爷谅解一下吧,我得快点赶回家,不然要挨骂的!”苏欢帮司马曜消了毒,抹了伤药,然后开始用白布包扎。
司马曜虽努力保持清醒,但意识却慢慢开始涣散,他看着面前的女子,见她双手利落的给他包扎。
她的手似乎也受伤了,殷红的血浸透了手背上的棉布。
“你是哪家……”哪家的姑娘?
“我是大户人家的丫鬟!”
“哪家……”丫鬟?她胆子这么大,可一点都不像丫鬟!
“我才不会告诉你!”
苏欢抬头看向司马曜,脸上露出狡黠的笑。
“你这么不识好歹,回头一定找我麻烦!”
“你……”
上一世,司马曜虽然没被死对头抓住,但因为重伤且在数九寒天里冻了一宿,从此落下了寒症。每到冬日,他就特别怕冷,又经历了几次伐北之战,后来两条腿就不好使了,一到冬日就疼。
疼得整晚整晚睡不好觉,甚至于连路都走不了,外出还得坐四轮车。
苏欢帮司马曜穿好衣服,见衣服破了好多洞,已经不能御寒了。亏得她准备周全,临出门的时候把自己唯一一件大氅穿上了。
苏欢脱下自己的大氅,然后裹到了司马曜身上。
“这是我唯一一件可以御寒的厚衣物……”
司马曜看了眼身上的大氅,不过是普通的面料,里面装的也是棉花并非鹅绒,她大概真是某大户人家的丫鬟!
只是把大氅给了他,这小丫头外面就只剩一件褙子了,外面冰天雪地的……
“你身上有值钱的东西吗?”
“什么……”
苏欢见司马曜已经神识不清了,于是把手伸进他衣服里,上下一顿翻搅,从里面拿出一张银票和一块玉佩来。
“原来……你是女匪……”司马曜气血上涌。
“什么女匪?”苏欢嬉皮一笑,“你看我救了你的命,你的命多贵重啊,不如把这一百两银子和这块玉佩送给我当谢礼如何?”
“我若不答应……你当如何?”
“我还你就是了!”
“那你还我……”
苏欢叹了口气,竟真的塞进了司马曜怀里,不过转眼却抽了抽鼻子,嘤嘤哭了起来。
“我出门给主子买药,银子花出去了,药却没买到,回去少不得一顿鞭打……挨了鞭子还要罚跪,我把大氅给了你,只怕熬不住……救你一命,我却送了自己的命……”
“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便是死了也能添功德。”
“只是我还小……还没嫁人……呜呜……”
“行了……”司马曜咳嗽一声,“你拿走……拿走便是……”
“真的?”苏欢立马转悲为喜。
“嗯……”司马曜闭了闭眼睛,这丫头很会演!
“这多不好意思!”说是这么说,苏欢利落干脆的抽出了那银票和玉佩,“不过先说好啊,这是你给我的,可不是我要挟你的!”
司马曜勉强点了一下头,“如果这次小爷不死……日后还有重谢!”
苏欢凑近司马曜,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小声且坚定道:“你不会死的!”
说完,苏欢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司马曜,而后朝门口走去。
司马曜视线越来越模糊,直至那小丫头的背影消失,而他也陷入了黑暗中。
出了破庙,苏欢把银票和玉佩收好,然后忙朝绸庄方向跑去了。若要谋划长远,银钱是必不可少的,而这玉佩,便是她与司马曜的信物。
他可以忘记救他之人,总不会连自己的东西都能忘记,尤其这玉佩还是太后赏赐之物!
苏欢跑到绸庄,穗儿已经等得心急如焚了,见到她来,二话不说先拉着她往回走。
两个小丫头偷摸摸自后院小门回去,进了寿喜堂院门,为了不引人注意,便拐上了一侧的廊子,竟有东侧的垂花小门,进入内院。然后自耳房后穿出,进了东厢房。
夏嬷嬷不在屋里,两个小丫头松了一大口气。
趁着穗儿理线的功夫,苏欢把银票和玉佩给藏好了。
天色渐晚,老夫人那儿要伺候晚膳了。苏欢和穗儿自东厢房出来,走进正屋前院,却见婆子丫鬟们都站在外面,自门口一直排到了穿堂里。
“玲儿姐姐,怎么还不传晚膳?”站在末尾的丫鬟叫玲儿,穗儿与她有几分熟,便挨过去小声问了问。
玲儿与他们年岁差不多,见穗儿问忙冲她嘘了一声。
“主子们都在里面,老夫人正发火呢!”玲儿小声道。
既是主子们的事,穗儿也不敢多问了,便拉着苏欢一起站在了末尾。
约莫等了半个多时辰,侯爷和大夫人先出来了,两个人脸色都不好,接着偏房的柳姨娘也出来了,她满脸怒色,身后拉着二姑娘苏慕芸,那苏慕芸还抹着泪。
又一会儿,夏嬷嬷才出来,她朝下面等候的婆子丫鬟们挥了一下手。
“都散了吧,晚膳不传了!”
说完,夏嬷嬷又进了厅子。
穗儿拉着苏欢往东厢房走,边走边说道:“也不知出了什么事,竟然气得老夫人连晚饭都不吃了!”
苏欢默然不语,她却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三王爷韩翊钧私下向远博侯府透露想娶侯府的姑娘做正妃,明里暗里的意思是要娶苏慕倾,可苏慕倾却被司马曜看上了。凭他是王爷,断也不敢得罪司马家。
远博侯既不敢得罪司马家,也不敢伤了三王爷的情面,于是就想着把二姑娘苏慕芸嫁给三王爷,正妃不敢想,侧妃或是媵妾都行。
苏慕芸是庶出,韩翊钧还真有点看不上眼。可远博侯府是块肥肉,他不想司马曜吃了肉,他连汤都没得喝,于是也在拿捏之间。
偏偏这个时候,苏慕芸急不可耐,竟趁着外出之际与三王爷来了个偶遇,偶遇之地还是花街上!
不得不说,这苏慕芸真是个没脑子的!
三王爷风度翩翩,亲自把拐了脚的二姑娘给送了回来。
“二姑娘既然伤了脚,那就好好待在家里养伤吧,最好别出门了。”
这话说得,直白一点不就是让侯爷好好看管苏慕芸,省得她出门现眼!
远博侯府什么样的人家,哪出过这等丑事,这是让人登门打脸,偏自己还没话说!
老夫人一等诰命,大半辈子荣光,这事就跟坨屎一样,糊在了她脸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9章 攻老夫人的心


当晚,夏嬷嬷一直没有回房,直到后半夜,苏欢才听到一点响动。只是夏嬷嬷进来披上大氅,竟又折身往外走。
“嬷嬷,您还不能睡?”苏欢半起身小声问道。
“老夫人夜不成寐,晚上又没吃东西,我去厨房熬碗粥送过去。”夏嬷嬷说着就要往外走。
“嬷嬷,我去吧!”说着,苏欢已经利落的起了身。
“你睡吧,我去就是!”
“嬷嬷!”苏欢上前拉住夏嬷嬷,她的手冰凉,想来是一直进进出出给冻得。
“老夫人嘴叼的很!”夏嬷嬷小声道。
“我有把握,嬷嬷放心就是!”说着,苏欢拿了一件外套就跑出去了。
厨房已经熄了火,苏欢先点燃了灶火,然后开始准备食材。这天下还能有谁比司马曜的嘴更叼,上一世他对她熬的粥可是赞不绝口呢!
忙活了半个多时辰,苏欢盛了一碗刚熬好的粥,小心放到食盒里,然后出了厨房往正房里跑去了。
厅子里,两个小丫鬟围在炭炉旁,不过已经东歪西倒睡着了。
苏欢轻声走进西暖阁,屋子里燃着一盏蜡烛,昏黄暗淡。苏欢朝雕花床那儿走近了两步,见床上有动静,便小声喊了一声。
“老夫人,奴婢给您熬了粥,您起来吃两口吧!”
“阿珠呢?”老夫人干哑的声音传来。
“夏嬷嬷歇了。”
这声过后,好一会儿,老夫人才慢慢坐起了身。
苏欢先把食盒放到一边,跪地给老夫人穿好鞋子,又拿来外衣给她披上,然后扶着了老夫人坐到临窗的暖塌上。
苏欢打开食盒,自里面端出一碗粥,放到了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您趁热!”
老夫人搅动了两下,眉头不觉皱了起来,“这是你熬的?”
“是!”
“怎么里面还有羊肉?”
苏欢点了一下头,“这是山药羊肉粥,有养胃暖胃的功效。”
老夫人却是推了开,“阿珠也真是,就算想偷懒也不能让你一个小丫头乱领差事!”
苏欢低头怀揣着心思,老夫人喜欢寡淡,她也是知道的,可兵行险着,她要的不是老夫人的寡淡,而是老夫人的注意!
“老夫人,您可以先尝一口啊!”苏欢小声道。
“撤下!”老夫人沉声道。
苏欢心思转了一转,戚戚然道:“奴婢蠢笨,本事没有还只会坏事!老夫人没吃晚饭,此刻胃里一定不好受,若是饿出个好歹来,明日还要请大夫。侯府是什么人家,外面多少眼线盯着,老夫人一病,外人大概要联想到昨日二姑娘那事儿,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奴婢真是罪该万死!”
老夫人怔了一怔,想着苏慕芸那事,侯府瞒都瞒不及,万不能制造再多话题了。微微叹息一声,老夫人竟拿起了汤匙。
苏欢忙把那碗粥推到了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您就尝一口,若真入不了口,奴婢再去熬就是!”
老夫人抬头看了苏欢一眼,见小丫头满脸期待,大眼睛里发着亮光。
这都后半夜了,她生气归生气,何必折腾一个小丫头。这么想着,老夫人舀了一勺,低头放进了口里。
“这粥米倒是没沾了羊肉的膻味,还透着一股鲜香。”老夫人说着又舀了一勺,这次是块羊肉,她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不由点了点头。
“这羊肉软烂还不柴,入口即化。而且羊肉沾着米香,山药香,遮掩了膻气,却不妨碍肉香。”
老夫人接连吃了好几口,边吃边夸赞。她平日里大抵都是吃素的,大概吃素时间长了,口味也偏向了寡淡,厨房猜测着她的心思,供应的饭食也偏于清淡。
乍一吃这口肉,鲜香有味儿,不觉胃口就开了,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
“老夫人,奴婢再给您盛一碗吧?”
老夫人摆了一下头,“明儿再吃吧,大晚上吃太多也不好!”
“正是!”
“扶我歇息吧!”
“老夫人,刚吃饱就睡对胃不好……”
“你这丫头的规矩倒挺多!”老夫人笑了一声,“这样吧,你去拿棋盘过来,陪我这个老婆子下盘棋!”
“是!”
苏欢去外面拿来了棋盘,她前一世经常陪司马曜下棋,不自谦的说,她的棋艺很不错。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老夫人更是棋高一筹,凭她费尽心思,也只勉强吊住一口气,苟延残喘几步。
一盘棋下来,苏欢输了,倒也不至于输的太惨。
老夫人让苏欢扶着她起身,绕着屋子走动了两圈。
“以前啊,老侯爷与我下棋,总被我这个妇人杀得片甲不留,后来为了他那点颜面,都不敢跟我下了!”想起年轻时候的事,老夫人眉眼都带了笑意。
“你这丫头不错,心思细,谋划长远,当是能堪重任的!”老夫人拍了拍苏欢的手。
“奴婢想到哪就在哪儿下子,说不上谋划。”
“好孩子,人这一生,命随时变,由不得己,但也当为自己谋划,随波逐流间要掌握好自己的方向,方不至于任人轻贱!”
“是!”苏欢忙跪地向老夫人磕了一个响头,“多谢老夫人教导之恩!”
老夫人愣了一愣,“你这孩子,何至于如此?”
“老夫人不知,奴婢虽有爹娘,却未曾受教于人,今日听了老夫人这番话,字字箴言,圣贤书上都找不到的人生哲理,如醍醐灌顶,让奴婢顿觉眼前清明一片!”
“老夫人若不是女子,定能成当代大儒,门下弟子三千,桃李遍天下!”
老夫人听了苏欢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快起来吧,你这孩子竟一板正经的打趣我这个老太婆!”
苏欢吐了吐舌头,忙起身搀扶着老夫人。
“奴婢说的是真心话!”
“真话也好,假话也罢,反正老婆子听着挺顺耳!”老夫人笑道。
又过几日,二姑娘苏慕芸被罚去城郊紫云庵静心明智了,三王爷却没撂下提亲这事,又私下找了侯爷两三次。
前有钉子,后有锤子,侯府前后受制。
许是万般无奈,侯爷便露了这么一个心思。他在外面还有一房妾室,因身份低贱,未得老夫人允许入府。
那妾室生了一女,已经十四岁了,长得花容月貌。带回家教养两年,可嫁与三王爷,做个妾室。
老夫人还没说什么,大夫人那边和偏房柳姨娘都闹腾起来了。
侯府一时陷入了内乱中,老夫人气得整日闷在寿喜堂,连院门都不肯出。一锅乱粥,她抽身干净,凭的她们乱上加乱!
这日,穗儿去外院拿浆洗好的衣服了,夏嬷嬷进东厢房找人,只见苏欢一人在屋里正绣帕子。
夏嬷嬷正着急使人,只得差遣苏欢道:“欢儿,你去西院青竹阁找二公子,让他赶紧来寿喜堂见老夫人!”
苏欢应了一声便赶忙跑出去了。
二公子是偏房柳姨娘所出,是个吃喝玩乐,不干正经事的主儿!
进了青竹阁,苏欢见院中没人,便走到正房前,朝里面喊了一声。
里面应了一声,是个女子的声音,苏欢不作他想进入了厅子,又转去西暖阁,撩开帘子一看,竟见二公子苏靖州衣衫不整的把一个小丫头压在身下,而那小丫头已被褪去了外衣。
“啊!”小丫头尖叫一声,猛地推开身上的二公子,然后拢着衣服撞开苏欢跑出去了。
苏欢愣了一愣,忙也要退出去,可那二公子却一把拉住了她,猛地把她推到了暖塌之上,随即近身圈住了她的身子。
“那贱货,小爷都腻味了!你这小模样倒是俊俏,陪小爷乐呵乐呵!”苏靖州说着就要往前贴。
苏欢赶忙扭头躲开,这苏靖州两颊发红,眼神迷离,嘴角还流着口水,一看就是吃药了。那种能助情趣,让人产生迷乱快感的药,这是禁药,连秦楼楚馆都不敢拿给客人用的!
“二公子,你快放开奴婢,不然奴婢可要喊人了!”
“嘿嘿,这院里的人都被本公子支开了,你喊多大声都没关系,本公子爱听!”说着,那苏靖州压到了苏欢身上,手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第10章 无妄之灾


苏欢忙用双手护着自己的衣服,然后两脚配合着扭转过身子,以后背对着苏靖州。
“苏靖州!”苏欢怒喝一声,心里惶然无措,他们是兄妹,是亲兄妹!
苏靖州俯身压住苏欢,凑到她后颈处闻了一闻,立时心神激荡,脸上露出餍足下流之色。
“好闻!不想侯府内还藏着这等绝色,小爷以前瞎眼了不成,竟没早些疼爱于你这个浪蹄子!”
说着,苏靖州舔了一下嘴唇,然后脸上一个发狠,猛地撕烂了苏欢的衣服,露出里面白棉布质地的抹胸。
“啊!”苏欢惊呼一声。
“小荡妇,别急,小爷这就宠你!”苏靖州的大手伸了过来。
苏欢惊慌过后,顺时冷静了下来。这种情况,指望别人是不成了,只能自救!
“二公子!”苏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软和一点,“二公子……奴婢是逃不过您的手掌心了……与其吃苦受罪不如给您就是……”
一听苏欢有了软话,苏靖州转手掐了她脸皮一下,“小浪货!”
“只是……”苏欢背手朝着苏靖州的心口处掐了一下,“奴婢还是个雏儿,怕疼……”
苏靖州嘿嘿一笑。“爷轻点就是!”
“二公子!”见苏靖州又凑了过来,苏欢忙伸手制止住他。
“又怎么了?”苏靖州已有些不耐烦。
“疼……”苏欢扭过头,那张娇俏的脸上满是委屈,委屈之中又带着媚色,杏眼脉脉含情,仿佛一看进去就能溺死个人一般。
苏靖州食色之徒,见苏欢如此,心越发痒痒起来。但强扭的瓜不甜,又见她上半身在暖塌上,两腿却在外面,腰胯顶着床沿儿,定是不舒服的,于是退后两步,暂时放开了对她的压制。
苏欢慢慢身子,柔媚的冲苏靖州笑了一笑,眼睛却不动声色的搜索着趁手的东西。
“小丫头,是爷帮你脱,还是你自己脱?”苏靖州已有些迫不及待了。
“二公子,咱们去里边的塌上吧!”
“这里挺好!”
“二公子!”苏欢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奴婢怕臊……”
“行!爷疼你,不过待会儿你可要好好伺候!”
“自然,奴婢以后就是二公子的人了!”
那苏靖州被苏欢哄得放松了警惕,嘿嘿笑着往里面走,结果刚转身没走两步,后脑勺突然遭到一下重击。
晕晕乎乎之间,他转过身来,见苏欢手中拿着一瓷瓶,而瓶底正对着他。
“你敢……”
苏欢脸上露出阴狠之色来,“我可以杀了你!”
她可以杀了他,但显然此时不是好时机。
见苏靖州萎靡在地,苏欢忙放下瓷瓶,随手拿了一件衣服裹住身子,接着就往外跑。只是刚跑出门口,却与往这边而来的柳姨娘碰了正着。
这位柳姨娘,长得跟朵娇花似的,却是个没脑子的。她当场撞破此事,第一反应不是替亲儿子遮羞,而是要把这事闹大,让苏欢顶个害主的大罪,吃不了兜着走!
如此方能解她心头之气,唔,亲儿子被砸破了头,好心疼!
侯府东院正房小花厅,啪的一声脆响,连门外候着的丫鬟们听得清清的。
随着这一巴掌,苏欢歪过了头,嘴里立时充斥着一股血腥之气。
“下贱货色,竟如此不知检点!”
骂出这句话的正是大夫人,打她的也是。苏欢心仿佛被揪了一下,疼得呼吸都紧了。
下贱?
她把别人生的孩子捧在手心里视若珍宝,却骂自己的孩子下贱!
苏欢心疼,却不知为谁!她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大夫人,见她怒火之下带着狠厉,眼中冰冷一片。
苏欢忙低下头,身子后缩了一下。
二姑娘公然献媚三王爷那事把侯府的脸面都抹黑了,而不久又出了这事,正是府上风声鹤唳的时候。
平时可大而小之,现在只会杀鸡儆猴!
“你算是家生子,父母都在府上做工,如此寡廉鲜耻,丢得竟还是我侯府的脸面!你父母不教,本夫人却不能不管,来人啊,把她……”
“大夫人!”苏欢猛地把头磕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事有来龙去脉,大夫人不问就要定罪,奴婢不服!”
“你还敢不服?”大夫人一拍桌子。
周莲就在一侧,见苏欢出口无理,上前就踢了她一脚,力气之大把人都给踢翻在地。踢了这一脚,周莲转而跪到大夫人面前。
“奴婢教出这样的女儿,无颜与她求情,还请夫人从重发落,便是打杀发卖,也是应当本分的!”周莲磕头道。
“大夫人,这贱蹄子勾我儿,定是存了攀附之心,却也不瞅瞅自己什么货色,这等不知羞耻的丫鬟,该动用家法打死才是!”柳姨娘一直在旁边听着,见苏欢要给自己辩言,她怕扯到儿子身上,便赶忙开口了。
这些人一口一个打死,苏欢心越发冰凉,为奴为婢的命,她上一世已经知道怎么个活法了,可这一回她却要为自己争一争!
继续阅读《权谋天下:娇宠红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