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梁琛赵晨曦《才知情深刺骨》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才知情深刺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梁琛
简介:傍晚十分,大雨滂沱,天色晦暗
临海墓园内,赵晨曦站在梁琛墓前
黑色的大伞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上,摇摇欲坠
赵晨曦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
角色:梁琛赵晨曦
小说梁琛赵晨曦《才知情深刺骨》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才知情深刺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你就这么死了


傍晚十分,大雨滂沱,天色晦暗。

临海墓园内,赵晨曦站在梁琛墓前。

黑色的大伞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上,摇摇欲坠。

赵晨曦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她恨恨地咬牙:“梁琛,你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

对,他死了,死在和情人缠绵的旅途中。

赵晨曦在梁琛墓前站了好久,直到天色黑透,她才回到住处。

坐在简洁的出租房里,昔日的豪华已经不再。

赵晨曦抱着枕头,默默流泪。

曾经,她和梁琛是令人艳羡的一对。

在外,梁琛对她照顾有加,在家里,他把她宠得像个小公主。

到了晚上,他更是身体力行,缠绵不休地宠爱她。

曾经的一切美好,就像一面镜子,在她发现梁琛出轨的那天轰然破碎。

那时,他们结婚才一个月。

闺蜜谢菲告诉她,梁琛和顾佳佳在英皇会所303房间。

赵晨曦怎么可能相信,昨晚还跟她缠绵在一起的梁琛,今天会在别的女人床上。

但她还是匆匆赶去会所,会所是谢菲家开的。

谢菲给了她房卡,让她自己去求证。

站在门前,赵晨曦深深呼吸。

她宁愿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也绝不相信梁琛会背叛她,背叛他们的感情。

她神色轻松地刷卡,房门打开。

赵晨曦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男士皮鞋,那时她亲自为梁琛挑选的婚鞋。

他十分喜欢,经常穿着。

赵晨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蹑手蹑脚地往里走。

入目的画面如此不堪,一男一女在柔软的大床上纠缠。

现实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床上的男人不是梁琛又是谁?

赵晨曦站在原地,全身忍不住发抖。

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白皙的脸颊。

一滴滴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响。

床上妖媚的女人先发现了赵晨曦,娇媚地闷哼一声。

她一只手抵住梁琛的胸膛,一只手伸出食指,轻轻地指指身后。

梁琛慢慢回头,看到赵晨曦时,他脸上有过稍纵即逝的震惊。

他冷冷地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一点也不像她认识的那个梁琛。

赵晨曦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痴痴地一笑,眼神里流露出无限悲伤:“那么请问梁总,你觉得我该在哪里?”

说完,她忍不住哭出了声。

像个小姑娘一样,低头用袖子擦拭眼泪。

半分钟后,赵晨曦抬起头,憋着眼泪问梁琛:“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梁琛没说话,他从床上坐起来,一粒粒扣好白衬衫的扣子。

倒是床上的女人,很自然地提好内衣的肩带,抛给赵晨曦一个白眼:“你没长脑子吗?我俩在干什么你不知道啊,梁琛不会没碰过你吧?”

女人脸上全是得意,狭长的狐狸眼里全是对她的鄙视。

梁琛哭得更急了。

她向前一步,哽咽得话不成声:“阿琛,你不会对不起我的,对不对?”

一直沉默的梁琛,此刻他英俊明朗的脸上多了几分阴郁,“你他妈能不能闭嘴!”

他一声愤怒的咆哮把赵晨曦吓傻了。

然而,那个曾经对她无限温柔的男人,转身用极其温柔的语气对那女人说:“佳佳,你先回去等我!”

赵晨曦仔细看了眼叫“佳佳”的女人,心中一惊,她怎么那么像梁琛的初恋情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二章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女人报以他一个妩媚的笑容,“亲爱的,我先去公司了,你先处理好这个麻烦咱们再约”。

她捡起地上的长裙,轻松地套在身上,施施然离开了。

赵晨曦强撑着一口气,倔强地站在梁琛面前,眼泪的眼眶里打转。

她在等他一个解释。

只要他说他跟那个女人没有任何不正当关系。

她会立刻相信,并且不再过问。

梁琛红着眼看她,幽深的眸子像是淬了火,燃烧着熊熊的渴望。

下一秒,梁琛把她拉进怀里,低头狠狠地吻住她柔软的唇。

赵晨曦怀着怒气,在他怀里使劲儿挣扎。

梁琛不由分说,用蛮力把她的双手禁锢在身后,拼命地吸允她的香甜。

赵晨曦察觉出梁琛的异样。

以往亲热时,他总是很温柔,很照顾她的感受,今天怎么这样粗暴?

可是娇弱的她根本不是梁琛的对手。

挣不开他滚烫的怀抱,只能沉沦。

梁琛吻了很久才放开她,两人四目相对。

赵晨曦的脸印着点点泪痕,看上去可怜而无助,特别惹人怜爱。

她看着梁琛那张英俊的无与伦比的脸,倔强地说:“梁琛,这不是一个吻可以解决的问题!”

梁琛如画的好看眉眼向上一挑,嘴角扯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是吗?”

还没等赵晨曦反应过来,梁琛一把扯掉她雪纺衫的扣子,把她仍在床上。

赵晨曦还没坐起来,梁琛便压了上来。

他匆忙褪去身上的衣服,急切地把她抱在怀里,肌肤滚烫得不像话。

“梁琛,你放开我,放开我!”

赵晨曦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拼命挣扎。

然而没有用,梁琛吻住她的唇。

滚烫的手掌在她身上放肆地游走。

好不容易逮到喘息机会的赵晨曦狠狠咒骂:“梁琛,你要做什么?你真不是个男人!”

梁琛把手伸向她xiashen,咬着她的嘴唇,用沙哑的声音说:“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啊,你没体验过啊?”

赵晨曦和梁琛在一起三年了,梁琛对她的身体十分熟悉。

梁琛咬着她的肩膀,低沉地喘气:“这副身子,我睡了三年也腻了!”

……

结束之后,梁琛捡起地上的衣服,优雅地套在身上,“赵晨曦,离婚吧!”

听了她的话,无力地瘫在床上的赵晨曦瞳孔猛然放大。

她使出全身力气说了句:“梁琛,我们结婚才一个月,婚姻不是儿戏,离婚,我不同意!”

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一边朝外走一边冷冷地说:“在这件事上,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滚回家去等我!”

说完,梁琛便甩门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三章 :离婚!


巨大的摔门声像极了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赵晨曦脸上。

她慢慢地坐起来,忍着xiashen的酸痛,捡起衣服一件件套在身上。

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深紫色的吻痕。

她确定,他已经不是她认识的梁琛了。

赵晨曦回到家,呆呆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直到天黑。

环顾四周,这栋小别墅里所有的家具都是她亲生挑选的。

包括阳台上的一草一木。

赵晨曦是个孤儿,所以一直想有个温馨的家。

她以为遇见梁琛,嫁给梁琛,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和幸福。

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

门外响起车声,梁琛回来了。

赵晨曦想起身去迎接,双腿却像灌了铅,怎么也抬不起来。

不一会儿,梁琛挽着白天在酒店里的女人一起走进客厅。

女人打量着客厅,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鄙视:“阿琛,以后咱们结婚了,我可不要住在这里,这装修风格是什么鬼,庸俗死了!”

说着,她用手捂住鼻子,进一步表达她的嫌弃。

梁琛放在女人腰上的手紧了紧,侧头在她脸上蜻蜓点水地吻了吻:“宝贝儿,都听你的!”

他们的话对赵晨曦来说就是五雷轰顶!

赵晨曦蹭一下子站起来,质问到:“梁琛,你说什么?”

梁琛看着她,幽深的眸子透着寒意:“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离婚!”

他身旁的女人也瞪着冷言冷语:“我说你做人能不能干脆点,阿琛已经不爱你了,你还苦苦纠缠做什么,能要点脸么?”

赵晨曦气得胸口起伏,她不理嚣张跋扈的女人,而是走到梁琛面前,一字一顿地问他:“梁琛,你爱我么?”

她相信梁琛的爱,是那么深,那么暖。

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所以她才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他。

然而,男人并没有给赵晨曦想要的回答。

他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她那张素净清纯的脸,清清楚楚地说:“赵晨曦,你听清楚了,我爱的人是佳佳,顾佳佳!你最好有自知之明,在我和佳佳旅行结束之后,立刻答应离婚!”

说完,他把顾佳佳搂得更紧了。

顾佳佳小鸟依人地靠在梁琛身上,不屑地对她说:“这位大姐,君子成人之美,你就别死缠烂打了!”

赵晨曦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失去了所有的底气的她,只能傻傻地站着流泪。

对啊,梁琛不爱她,她还有什么底气?

“佳佳,你在这儿等会儿,我拿几件衣服就下来!”

梁琛扶着顾佳佳到沙发旁坐好,自己转身上了二楼卧室。

顾佳佳翘着二郎腿,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欣赏自己刚做好的水晶指甲。

十指艳红的丹蔻,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赵晨曦飞一般地冲上楼。

到了卧室门口,她却不敢进去了。

“在门外站着做什么,进来!”梁琛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是不是赵晨曦的错觉,他的声音里不像刚刚在楼下那般无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四章 :宁愿死也不愿失去他


赵晨曦慢慢地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梁琛的腰。

隔着薄薄的衬衫,摸到了他坚实的腹肌。

梁琛没有拒绝她,她把头靠在他悲伤,眼泪滴在他柔软的衬衫上,“老公,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不管你跟她发生过什么,我都不会计较,只要从此以后,你心里只有我,咱们还像以前那样开开心心过日子好不好?”

在这个世界上,梁琛是赵晨曦的唯一。

她宁愿死也不愿失去他。

赵晨曦环在梁琛腰上的手,被他狠狠地掰开。

“赵晨曦,你清晰一点,我已经不爱你了!”

梁琛转过身面对着她,愤怒地咆哮道。

赵晨曦满脸泪痕。

她无助地摇着头:“不,我不相信你会爱上别人,难道就因为她长得像你死去的青梅竹马吗?”

梁琛嘴角扯出一抹嘲笑:“赵晨曦你太天真了!我爱佳佳不止是因为她长大像晓白。我是真的动心了,而你才是这么多年来晓白的替身!”

赵晨曦瘫坐在凉凉的地板上,目光空洞,无声地流着眼泪。

梁琛已经收拾好衣服,提着小行李箱往外走。

赵晨曦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猛然站起来,快步向前,挡在梁琛面前。

她不由分说地捧住梁琛的脸,献上自己柔软的唇。

以前她任性闹脾气,梁琛就是这样解决的,一个吻加上一场淋漓尽致的欢爱。

在她情潮退却之后的冷静期,梁琛会耐心地跟她解释。

然而,梁琛试图狠狠地推开她。

赵晨曦抱得越发紧,她的吻也越发急切。

最终梁琛手中的行李箱落地。

他扣住她的脑袋,狠狠地回吻,好像要把她吞噬了一般。

听到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梁琛才慢慢放开她。

赵晨曦迷茫地看着梁琛,此刻他的剑眉星目是那样寡淡阴郁。

梁琛薄唇微启,声音又淡又冷:“赵晨曦,这是我对你的施舍,以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赵晨曦死死地抓着他的胳膊,拼命地摇头:“我不信,我不要,老公求你别离开我,别离婚!”

梁琛别过头去,不再多看她一眼。

“哟,没想到你这个没人要的女人,这么会缠人!”

顾佳佳靠在卧室的门框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狼狈的赵晨曦,蔑视地说。

梁琛宠溺地看了顾佳佳一眼,像甩苍蝇一样甩开了顾佳佳的手,“放开我!”

赵晨曦放开梁琛,绝望地闭上眼。

梁琛挽着顾佳佳的腰,两人言笑宴晏地走下楼去。

“我和佳佳要去巴厘岛,一周后回来,离婚协议公司法务部律师已经在起草,你最好尽快搬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梁琛冰冷的声音越来越远。

好像从寒冰地狱传来,赵晨曦听着那么不真切。

她怀着最后一丝不甘心,走到窗边……

结果看到梁琛抱着顾佳佳,把她抵在车窗前拥吻。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赵晨曦,她发了疯似得大叫一声,接着是什么摔倒地上的声音。

赵晨曦绝望地躺在床上,摔碎了的花瓶瓷片,尖锐地划破她白皙纤细的手腕。

没了梁琛,她又成了孤儿,成了喧闹人世的孤魂野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五章 :签了字,一了百了!


赵晨曦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窗外阳光灿烂,手腕传来隐隐的疼痛。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太太,你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

赵晨曦明白过来,是李嫂救了她。

她摇了摇头,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眼神空洞。

李嫂站在病床边抹泪:“太太,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要好好的呀,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也得为了你肚子你的孩子着想!”

赵晨曦扭过头,茫然地问:“孩子?什么孩子?”

李嫂笑了,看着赵晨曦平坦的肚子说:“太太,你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

赵晨曦双手覆在肚子上,她的倏然眼神亮了,放佛获得新生一般。

这个孩子是赵晨曦的救命稻草,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她本就是孤儿,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也遭受自己曾经受过的苦难呢?

“如果梁琛知道了,他也许就不会非要跟我离婚了吧!”

一丝希望的光芒照进赵晨曦心里。

她扶着病床坐起来,吩咐李嫂:“咱们这就回去吧,我没事儿了。”

令赵晨曦还想到的是,梁琛和顾佳佳又返回了家中,正在等她。

梁琛指着茶几上的文件,冷冰冰地说:“赵晨曦,马上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赵晨曦左手手腕缠着的白色绷带开了,露出鲜艳刺眼的伤口。

她颤颤巍巍地拿起离婚协议书。

梁琛已经在上面签了字,她抚摸着那龙飞凤舞的签名,反倒坦然了。

“既然你非要离,就离吧!”

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赵晨曦净身出户。

赵晨曦握着《离婚协议书》的手关节发白。

她拿起旁边的签字笔,颤抖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签了字,一了百了!

只是她到现在都没办法相信:那个曾经爱他入骨的男人,会如此绝情,转眼间移情别恋!

赵晨曦把《离婚协议书》甩在梁琛脸上。

她脸上没有泪,声音也极为冷静:“梁琛,就当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

说完,她转身上了二楼,拿走了自己挣钱买的衣服和日常用品,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顾佳佳坐在沙发上,把头靠在梁琛肩上,以女主人的姿态叫住了赵晨曦:“赵小姐,既然离了,这就是你和阿琛的最后一面,他以后绝不会再见你了!”

顾佳佳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反问男人:“你说是吗,阿琛?”

梁琛握着顾佳佳的指尖,放在嘴边吻了吻:“当然,从此我的心里只有你,哪里还会见别的女人!”

顾佳佳娇媚地笑着:“所以赵小姐,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出来,以后可别来打扰我和阿琛!”

顾佳佳依照计划,要在旅途中假装发生意外,把梁琛置于死地。

这也算是她对梁琛和赵晨曦的仁慈。

赵晨曦看着梁琛深邃的眼睛,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既然是最后一面,那我祝梁先生短折而死,越快越好!”

一个变心狠心的男人,就算再那么爱,她也绝不会留恋。

她这句诅咒,只是图嘴上痛快,没想到会一语成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六章 :把孩子打了!


赵晨曦出了梁家别墅,一直漫无目的地走着。

在这个海滨城市,除了梁琛,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然而他们离婚了。

赵晨曦在一家快捷酒店休息了几天之后,找了一处安静的小区,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

就算没有了梁琛,她还有孩子。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会好好活下去。

不仅如此,孕初期的赵晨曦还找了份工作。

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助理。

她大学专业是广告设计。

和梁琛在一起后,她甘心做家庭主妇,不过幸好专业技能没有丢。

离婚的痛楚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如潮水般袭来。

赵晨曦不得不承认,哪怕梁琛再混蛋,她都无法不去爱他。

赵晨曦让自己变得忙碌,尽量避免一个人待着的时光。

从不看肥皂剧的她甚至看起了肥皂剧。

周末,上午十点,阳光温暖,微风和煦。

赵晨曦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不小心摁错了台,电视上正播放着娱乐新闻:

梁琛挽着顾佳佳的手,站在梁氏集团门前对熙熙攘攘的记者说:“我将会把梁氏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和最新研发的核心技术作为聘礼,迎娶我最爱的女人。”

记者们显然是收了好处,所以没人敢多问一句,梁琛的前妻怎么样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百毒不侵了,看到这些,赵晨曦还是会忍不住心痛。

“梁琛,你当真如此爱她,把梁家几代人的心血拱手相赠?”

赵晨曦知道梁琛祖上创业的艰难,更知道梁琛守业的不易。

如今他轻松的一句话,把这一切都送给那个女人!

原来这才是他爱人的方式。

以前,梁琛对她总是缱绻缠绵,夜夜索欢。

原来这只是一种渴望的宣泄,与爱无关。

赵晨曦关了电视,恹恹的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做了个梦,梦里梁琛把她绑在床上,他一边哭一边做。

任凭赵晨曦怎么求饶,他都不放过她,像个恶魔一样,进入她的身体,不断地索取,至死方休……

梁琛恶狠狠地说,就凭你也有资格怀我的孩子?把孩子打掉!

赵晨曦被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坐起来,抚摸着肚子喃喃自语,“宝宝不要怕,这只是个梦,妈妈会好好保护你……”

赵晨曦看了眼窗外,天色已暗,没想到她足足睡了一天。

她起身去厨房,打算为自己煮一碗面,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是李嫂。

李嫂答应过她,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她怀孕了。

赵晨曦离开这半个多月,与梁家彻底断了来往。

“喂,李嫂,你找我什么事?”

“太太,不好了,不好了,梁先生出事了!”

赵晨曦故作冷淡:“李嫂,我跟梁琛已经离婚了,他的事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李嫂语气急切:“太太,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梁先生出了车祸,人已经去了,不信你打开电视看新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七章 :他真的死了


像是为了验证李嫂的话,电视那头恰好响起播报:m国小镇,一黑色法拉利违规与大货车相撞,轿车司机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赵晨曦定定的望着电视上熟悉的车牌号,嘴里不断喃喃着。

“不可能,不可能……”

几乎是下一秒,赵晨曦就夺门而出,她要去梁家!

“开门!阿琛!梁琛!”

别墅门前,赵晨曦疯了一般的拍击的大门,脚上更是因为急的连鞋都忘了穿,鲜血淋漓,叫人看的心惊。

半响,门开了,是李嫂。

“夫人……”

没等李嫂和赵晨曦搭上话,赵晨曦便已经冲进了屋内,嘴边还大喊着梁琛的名字。如果仔细听,你就会发现赵晨曦的每一个字几乎都在颤抖。

“你来干什么?”

沙发,顾佳佳一身鲜红长裙,悠闲的端着杯红酒,见到赵晨曦的出现,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

而茶几上,一个黑色骨灰盒赫然摆放在中央位置显得格外刺眼。

“……梁琛呢?!”

赵晨曦红着眼,唇开开合合几次才勉强出声道,声音沙哑且难听。反观顾佳佳,一副怡然自若的模样好不惬意。

“不是在这吗?”

顾佳佳作势拿起盒子把玩在手,挑了挑眉,直接手一弯,嘴上还轻声娇嗔着。

“哎呀,手滑了。”

骨灰盒盖子噗通落地,灰也随之而出。

“梁琛!”

赵晨曦连忙想去接,奈何只留手中的部分,其余的散落了一地。

见状,赵晨曦立即跪在地上,手小心的拥住那些骨灰,想把他们扫进自己的怀里。

赵晨曦不敢相信,自己那个那么高大的梁琛,怎么就变成面前这一层灰了?!

赵晨曦甚至连哭都不敢,只能憋的眼眶猩红,生怕自己的眼泪打在骨灰上。

“呵呵,装什么贤妻良母,你不早盼着梁琛能死吗?现在不正得偿所愿吗?”

踩着一双拖鞋缓步走来的顾佳佳噗呲一笑,嘲讽道。

没有!她没有!

赵晨曦咬了咬牙,指甲不自觉中已经陷进了肉里,脑海中不断浮现自己那天的话……

“你给我滚!”

赵晨曦怒吼道。一边,抖着的手小心翼翼的将骨灰放进自己扯下的衣服碎布上。

“滚?“

顾佳佳勾了勾嘴角蹲xiashen,啪的一巴掌就甩在赵晨曦的脸上。

“赵晨曦,要滚的人恐怕是你吧,现在我才是梁家的女主人,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把她丢出去!”

“是,太太。”

得令的两个新保姆立马一人一边架上赵晨曦,赵晨曦因为怕骨灰潵了,也不敢大动作挣扎,只能厉声道。

“放开我,不许碰我!”

但显然这并没有任何作用。到了门口,赵晨曦便被二人随意一丢,赵晨曦下意识护着肚子,手上一松,碎布落地。

一阵风刮过,骨灰就随着风生生消失在赵晨曦的视线里……

“梁琛……不要……梁琛。”

赵晨曦爬在地上,泪如同断了线般的往外涌着,手不断摩擦着地面,仿佛那样就可以抓着梁琛。

她后悔了,她不该说那种话的!是她,是她害死了梁琛啊!

如果说之前和梁琛离婚时好似,将她整个人撕碎

“啊——”

嚎啕大哭出声,赵晨曦终是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医院。

赵晨曦醒了,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空洞的睁着眼,仿佛在望着什么。几个小时过去,这可急坏了一旁的李嫂。

“太太,您别吓我,您现在可是两个人,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不然先生在地下也不会安心的。”

“谢谢你,李嫂。”

不知过了多久,赵晨曦出声道,手放在小腹之上,一遍又一遍的抚触着。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

这句话,赵晨曦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对李嫂说,又或者像是对梁琛……

转眼又是小半个月,期间,赵晨曦去过梁琛的墓碑一次,也仅仅只有一次。

而梁氏在梁琛死后一周轻松易了主,改姓了薛,恰好正是赵晨曦现在所在的薛氏集团。

说起来这么轻松,梁琛的功劳也不小。毕竟是他将股份赠予了顾佳佳,然而,赵晨曦想,梁琛怎么也想不到,他口口声声说爱的女人,转头就和又一个男人定了婚,呵呵。

“哎呦,晨曦,你帮我去给会议室发下资料,我肚子疼不住了,我得去趟厕所。”

话音刚落,设计师兼赵晨曦好友的李子璇便一脸土色的捂着肚子消失在了赵晨曦的视线中,赵晨曦无奈,只好认命的快步走进会议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八章 :强行升职


会议室以薛氏与G集团为两边,赵晨曦带着微笑快速将此次的设计资料摆放在侧,随后静静的站至一旁。

大约20分钟后李子璇才姗姗来迟,脸色惨白的开始讲述此次设计。然而没过半响,G集团的代表便开始面露不悦道。

“停,想不到贵公司就拿这种货色来应付我们,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再谈的必要了。”

此话一出,李子璇本来就飘虚的步子更加站不住了。薛少成的面上虽然未动,但熟悉的人便知,他这样更可怕。

“你明天不用来了。”

“薛总……”

李子璇一个踉跄差点跌坐,好在被赵晨曦搀扶住了。

对于李子璇来说能走上今天的位置不容易,不忍看好友就这样被裁的赵晨曦一咬牙,带着镇静的微笑挡在了李子璇身前道。

“等等,您误会了,我们设计师刚刚只是和您们开了个玩笑。这一次设计的是,以极光为设计理念……”

半个钟头的娓娓道来,G集团等人终于才是稍缓眉色,之前斥责的代表也默默的抿了口咖啡,表示可以继续。

主座上,薛少成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亦或者说一种掠夺。

第二天,赵晨曦被升职了。

但职位却不是设计师,而是总裁助理。这一消息使不少女职员直接炸开了锅。

“总裁特助,呵呵,看她平时好像默默无闻的样子,背地里原来还不知道怎么样放荡,总裁的床都爬的上去!”

“就是,真不要脸!”

赵晨曦刚得知消息便是在这一片议论自己的骂声中。

虽然她并不清楚薛少成为何要这么做,但赵晨曦准备将这个职务推去。

来到总裁办公室,赵晨曦轻敲了两声门,大约几秒钟之后,磁性的男声从门内传来。

“进来。”

“薛总,我是赵晨曦。”

简单做完自我介绍,赵晨曦便单刀直入道。

“很感谢薛总的抬爱,但我认为总裁特助这个职位现在的我还没有足够能力胜任,希望薛总可以,”

还未等赵晨曦说完,薛少成就已经出声打断了

“可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

一边其的一双眼睛更是直勾勾挂在赵晨曦身上,毫不掩饰的火辣使赵晨曦不舒服的蹙了蹙眉。

赵晨曦不是小白,反而她很清楚薛少成目光的含义。

“还是说你对我的安排有什么不满?”

薛少成把玩着手中的电子笔,扬了扬嘴角,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别站那么远,过来点。”

赵晨曦没有动作,薛少成挑眉,眼底泛起丝点危险,几秒寂静之后,干脆起身而立,直接两个大步来到赵晨曦身边,赵晨曦下意识退了两步。薛少成长臂一横,将赵晨曦禁锢在怀中。

赵晨曦一惊,差点动用上自己的夺命连环脚,这时,门突然开了。

“少成~”

如同只花蝴蝶般飘进来的顾佳佳本来灿烂的笑容在看到赵晨曦的那一刻,瞬间黑了下去,拧着眉,大步走来强揽过薛少成的手臂,厉声道。

“赵晨曦?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晨曦却暗松了口气,没有言语,只是向薛少成微微鞠躬,随后快步消失在了办公室内。

逃出“虎口”的赵晨曦靠在墙后,长发轻轻垂了下来,柳叶眉微紧,她知道,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

果然,刚走出没几步她就被某职员不小心倒了一身水,又或者被某职员差点撞到,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晚饭过后赵晨曦选择了出门散步。

从前的赵晨曦是最懒,只是梁琛总会在晚饭后拉着她出来消食,现在这便成了赵晨曦每日的日常。

正当赵晨曦闲晃在小路上,纠结该不该辞职时,一辆红色法拉利从不远处急速朝她的方向冲了过来。

赵晨曦躲闪不急,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忍不住失声。

“啊——”

与此同时,一个黑影不知从哪窜出……

以相差几秒的速度,黑影成功将赵晨曦揽下,两人侧身躲过。劫后余生的赵晨曦捂着肚子,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来。

仰起头,赵晨曦愣住了,泪瞬间就涌了上来,嘴边忍不住喃喃道。

“梁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九章 :谢谢你


男子一顿,看不清表情的脸闪过一丝僵硬。

出现在赵晨曦视线内的是一名与梁琛有着一丝相像却又有着十万八千里的男人。

只见男人顶着一头乱糟的短发,碎发几乎盖过眼睛,脸上更是黑不溜秋让人看不清真实容貌,身上随意裹着一件旧旧的外套,活脱脱一副乞丐模样。

不,不是梁琛。梁琛素来有洁癖,只要一件衣服沾染上一星半点的脏,他都会直接扔掉,怎么可能容许自己这么脏乱不堪。

是她的幻觉吧,男人揽过她的那一秒,赵晨曦差点以为自己又掉进了某人熟悉的怀抱里。

想到这,赵晨曦的眼眶顿时红了,努力将情绪憋回,赵晨曦抬着脑袋真诚道。

“谢谢你。”

男人点了点头,没有言语,漆黑色的眸子轻轻扫过赵晨曦的清秀的脸庞,眼底浮现丝点眷恋。

转过身,赵晨曦望着法拉利消失的方向,捂着肚子的手紧紧攥成了个拳头,嘴中默默喃喃了两遍数字。

769531,她恰好知道那辆车牌号,是顾佳佳!

没错,就是顾佳佳,在和薛少成大吵了一番后,她便一路飙车发泄,好巧不巧还被她碰上散步的赵晨曦……

赵晨曦不知道的是,她身后的男人脸色比她还要难看。

“您叫什么名字?刚刚多亏了您,我可以请您吃顿饭吗?”

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赵晨曦继续道。

男人却依旧一言不发,赵晨曦顿了一下,像是意识到什么,啊的小声叹了句,接着,飞快的用手语打出刚刚话语的意思。

男人这才有所反应,也指手比画道不用。

赵晨曦只当男人是不好意思,劝说几次无果,赵晨曦只能做罢。

忽然,赵晨曦一拍脑袋对男人比了个等等的手势,人往着一处巷子里小跑而去,几分钟后,赵晨曦喘着气将手中的鲜花饼塞到男人手上。

“趁热吃。”

赵晨曦还生怕男人听不懂,自己先咬了一口示意。熟悉的甜腻感一下涌了上来。

这个鲜花饼同这条路一样,都是梁琛带给赵晨曦的。

别人情人节总是会玫瑰或者百合,只有梁琛偏偏送她这鲜花饼,调笑这是先管住她的胃。

“好吃吗?”

赵晨曦眨着温润的杏眼,含笑比道。

男人小咬了一口接着便紧紧的把饼塞到口袋中,匆匆离去。

赵晨曦想拦却拦不住,干脆作罢。

夜里,赵晨曦再次梦到了梁琛。可醒来空荡荡的房间也让赵晨曦再一次泪如雨落。

作为总裁特助,赵晨曦的办公地点也变成了薛少成办公室外的一个小屋内。

正是饭点,赵晨曦到了食堂才发现忘记带饭卡不得又折返回来,就在赵晨曦蹲在抽屉翻找时,只听办公室内猛然传来一阵摔打的声音,可能是下意识,赵晨曦不禁悄悄贴近了几步。

“为什么不开除赵晨曦,你明明就知道她是谁!为什么还留她在身边,岂不是养虎为患!”

顾佳佳暴怒的声音隐隐从里屋传出。

“这件事情你不用插手。”

薛少成目光清冷的扫了眼地上的碎花瓶,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对于这样的顾佳佳他早就烦透了,要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需要她,他早就懒得忍其。

“你可别忘了,梁琛是你弄死的!你就不怕赵晨曦知道了找你拼命!”

顾佳佳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闭嘴!”

薛少成的脸一沉,低吼了一声。

“记住这件事情与你与我都没有关系,小心着点自己的嘴巴!”

顾佳佳刚刚也是气急,现在被薛少成瞪了一眼,顿时怂了,撇着嘴,朝薛少成投怀送抱去了。

门外,赵晨曦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第十章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赵晨曦猛地后退了一步,她的理智几乎被冲没,心脏有些钝痛,她想要冲上去找那两个人算账,手摸了摸腹部,有些圆滚滚的,不行.....

为了孩子,她不能冲动......

“谁?!”

薛少成听到声响,目光骤然移到门口,冷声道。

赵晨曦手心里黏腻腻的,心脏如战鼓般激烈,脸上却是一片平静推开了门,手指攥紧了,刺入了软肉里。

“薛总,我已经想好了,是我不识抬举,我会在你身边好好工作的。”

薛少成眼底划过一丝满意,目光灼热无比,“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

赵晨曦不知道在这里只能站了多久,连脚麻木了也才不曾发觉,脑海里的一帧又一帧画面滑过。

有甜美的,也有着痛苦的记忆都交杂在一起。

赵晨曦靠着冰冷的墙,一点又一点的冷意渗透进了骨髓里,心脏疼的发涨酸涩。

想到已经物是人非,梁琛早已惨死,心里滔天的恨意席卷了赵晨曦,她要为梁琛报仇!

首先是顾佳佳,她要让顾佳佳痛苦的滋味!

突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李子璇。

“晨曦,你在哪里?薛总叫你过去。”李子璇说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

赵晨曦挂断,狠狠的抹去泪水,直到眼睛不再发红才过去的。

......

薛少成看着赵晨曦,很安静,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抚慰的力量,“你不是说想要好好工作的吗?让我看看你的能力。”

赵晨曦愣了愣,“我的能力?”

直到看到薛少成毫不遮掩侵犯的目光,像是豺狼虎视眈眈,想要把她吞了下去,危险无比,才明白了过来。

“你是说要我做你的情人?”

赵晨曦血色褪尽,眼底带着一丝隐隐的愤怒和恨意。

薛少成扯了一抹狂妄的笑容,“看来你也明白,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可以直接让你滚蛋,失去这份工作。”

“你.....”赵晨曦咬牙,最后像是泄气的皮球似的,“好,我答应你。”只要能够为梁琛报仇,她什么都能做。

哪怕与仇人虚与委蛇。

一个星期后。

顾佳佳猛地推开了薛少成办公室的门,脸上带着怒气,“薛少成,你为什么这一个星期都躲避着我?!”

“甚至是听说你和赵晨曦走的过近了。”

薛少成眼底浮现了一丝厌恶,却很快掩盖了过去,如果不是还有利用的价值,他也懒得理会。

“我待会儿有个会议要开,有事情的话,等开完会议再说。”说完,又是打电话叫来了赵晨曦和他一起开会。

连薛少成都没有注意过,言语都带着一丝淡淡的温柔。

赵晨曦进来后,看到顾佳佳也在这里,眼底划过浓稠的恨意,微微低垂着眼睑,才遮挡了过去。

“薛总,我已经把文件都整理好了,都分别的发放各个部门。”

薛少成抬了抬眼皮,“你没事的话,就出去吧。”

顾佳佳怒火中烧,她从来就没有得到这种忽视,自从赵晨曦出现在薛少成身边,一切都变了样!

两人离开办公室时的背影几乎是刺痛了顾佳佳的眼睛,眼底涌现着滔天的嫉妒和厌恶。

她早在当时就应该把顾佳佳除去才对!而不是留她到今天!

会议室,一片压抑。

“怎么回事?为什么销售额如此惨淡?”

薛少成修长的手敲打着办公桌,一下没一下的,脸上阴郁无比,眼底满是冰冷,看的让人发寒。

“总,总裁,是有人率先发布了我们的产品,是一家还新公司,没有成立多久,却是因为这一次的产品成为了黑马。”

薛少成眼睛微微眯了眯,冷声道,“新公司?好一匹黑马,竟然还敢有人率先抢先,能够发布我们一样的产品,定不是普通人。”

“总裁,资料都已经在这里了,您看看?”一个人把资料递给赵晨曦。

赵晨曦低头看了一眼,照片是背对着的,看不到脸,只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下面只有轻描淡写的介绍。

梁少成翻看了几页,眼底一片阴鹫,“我倒是要看看这究竟是何方神圣?敢和我们梁氏做对!”

大楼顶层。

男人站在那里,已经是有了十五分钟了,旁边的秘书胆战心惊,“总裁,有个记者发布会您要去吗?”

男人转过身,面容英剧儒雅,眼底平静,“拒绝了吧,产品发布会如何了?”

“一切都按照往常那样,总裁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秘书小心翼翼的合上门。

男人目光远眺,不知道是看向哪里,手指微微磨搓,“晨曦......”

继续阅读《才知情深刺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