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风花雪月最新章节,叶晚冰陆宁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似风花雪月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叶晚冰
简介:“宁玥死了
”陆家大宅内,死一般的寂静
陆宁舟掐着她的脖子,脸色阴沉如铁
“陆氏完了,我爸妈全都完了,如今连我唯一的妹妹都死了,叶晚冰,你怎么还不死?”....
角色:叶晚冰陆宁舟
爱似风花雪月最新章节,叶晚冰陆宁舟全文免费阅读

《爱似风花雪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宁玥死了。”

陆家大宅内,死一般的寂静。

陆宁舟掐着她的脖子,脸色阴沉如铁。

“陆氏完了,我爸妈全都完了,如今连我唯一的妹妹都死了,叶晚冰,你怎么还不死?”

此时此刻,他恨毒了她!

“宁舟,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叶晚冰不断地哀求着。

眼泪簌簌而下,因为被他掐着脖子,她已经完全无法呼吸。

若是就这样死在他的手里,是不是他就不会那么恨自己了?

死了也好,反正从此以后,他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了。

然而,就在她即将昏过去的时候,陆宁舟却放过了她。

“想死,没那么容易。”

他要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让她也尝一尝陆宁玥离世之前的绝望!

他一把将她拎起,狠狠摔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中央,点着白烛,映照着那副黑白遗照,鬼气森森。

叶晚冰颤抖着,不敢去看那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才十六岁。

花一样的年纪,却被人欺骗、被强,最后跳楼自杀。

而这一切,都是叶晚冰造成的!

“叶晚冰,你看清楚,我的妹妹,是被你害死的。”

“不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糠筛一般抖,却根本无力为自己辩白。

陆宁舟冷笑起来:“不是你?若不是你偷了陆氏集团的机密资料,往我父母的头上按那些欲加之罪,陆氏怎么会破产?我父母怎么会锒铛入狱?宁玥又怎么会被人欺凌至死?”

“我……我不知道……”

他一把抓起叶晚冰的头发,逼迫她面对着那灵位和遗像,她大声尖叫着,不敢睁眼。

“若不是你偷了机密去给盛世集团的总裁许天泽,我陆氏怎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宁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只是想调查自己的身世,我不知道那些东西怎么会变成集团的机密资料……”

无论她怎么解释,陆宁舟都是不会信的了。

那天,她偷偷去见许天泽,只是因为那个男人告诉她,他手里握着关于她亲生父母的消息。

她根本就不知道,后来的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

而无论她如何辩白,她的丈夫都不会再信任她了。

在陆宁舟的眼中,叶晚冰只不过是一个红杏出墙、帮着晴夫搞垮了陆氏、害得他家破人亡的蛇蝎毒妇!

“叶晚冰,你欠陆家的,一生一世都别想偿还。”

“你就给我跪在这里,永远别想离开。”

陆宁舟转身离开,再没有任何怜悯。

房间的门被无情关上,无论叶晚冰如何哭求敲门,都不会再被打开。

他要她待在这里等死,要她将亏欠陆家的,一点一点全部偿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2章 死了也是她活该


“少爷,少夫人她已经被关了两天……”

陈管家忧心忡忡地对陆宁舟说。

陆宁舟眼神一挑,尽是凌厉狠意:“从今以后,不要再从你们的嘴里说出少夫人这三个字!她不配!”

陈管家打了个寒噤,不敢再说话,只能忧虑地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房门。

整整两天两夜没吃没喝,人是会被饿死的。

要是从陆家大宅里再抬出去一具尸体,事情可不大妙。

“少爷,少夫——房里那位要是真死了,警方再查起来,咱们陆家可禁不起更大的折腾了!”

“死了,算她活该。”

陈管家看着陆宁舟愈发阴沉的脸色,哪里还敢再求情。

……

此时此刻,房间里,叶晚冰无力 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动不动。

她已经敲了整整两天的房门,却没有一个人来给她开门。

她实在是筋疲力尽,可房间里却连一点吃的都没有。

看来,陆宁舟是要将自己困死在这里了。

就这样死了,或许也很好。

反正,她已经是最大的罪人了。

“可是宁舟……真的不是我……我不是内鬼……”

同样的话,她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只是她的丈夫根本就不会相信。

终于,房间的门“吱呀”一声,透出一条光缝来。

她强撑着最后的力气赶紧爬了起来,却无法站稳,只能踉跄地半爬到他的脚边。

“宁舟,不是我,那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宁玥也不是我害死的……你相信我!”

男人厌恶地用脚踢开她的手,居高临下冷冷道:“都到这份上,你还要嘴硬吗?”

“没有做过的事,你让我怎么承认?”

“好,你不认,那就把这份离婚协议书签了吧。”

陆宁舟将手里的文件袋直接扔到了地上。

她不可置信地拿出文件袋里的东西,“离婚协议”四个字,就这样映入眼帘。

“签了它,你是死是活,从此与我无关。”他又扔下来一支笔。

“我不签!”叶晚冰将那个文件袋狠狠扔了出去,拼命摇着头。

他怎么能跟她离婚?

曾经,他明明说过,要永远永远跟她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离。

那些海誓山盟还在耳边,可是他,却要跟她彻底决裂了。

“宁舟,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

她和陆宁舟从上学起就在一起了,后来,她毕业后进了他家的公司工作,从他的秘书,一直变成他最得力的左右手。

他们这对夫妻,向来都是圈子里的模范夫妻。

然而一夕惊变,陆氏破产,而她这个陆太太,却成了千万人唾骂鄙夷的对象。

就算全世界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她曾经以为,至少陆宁舟会信她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3章 跟别的女人订婚


“你不肯签?好,那就不用签了。按手印吧。”

他抓着她的手,她拼命挣扎,手指在地板上摩擦得血肉模糊。

陆宁舟就这样抓着她的手,用指尖淋漓的鲜血,直接在离婚协议书上按下了手印。

痛……

都说十指连心,但是心若死了,还会不会痛?

“叶晚冰,从今天起,我只当你死了,我们的婚约,作废。”

男人再没有给她留一个眼神,拿着离婚协议书,径直走出了房间。

房门再一次被冷冰冰关上,留给她的,就只有桌案上陆宁玥的那副黑白遗像。

“宁玥,你若是在天有灵,帮我告诉你哥哥,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

她瑟缩在墙角,无声地簌簌落泪。

……

一天之后,陈管家拿了钥匙,打开了那扇门。

房间里,叶晚冰已经彻底昏死过去。

这么多天水米未进,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更何况她一个弱女子。

陈管家叹了口气,难道,少爷真的打算把她活活关死在这里吗?

他走过去摸了摸叶晚冰的鼻息,还好还好,人还活着。

他弄了些米汤来,给叶晚冰强行灌了进去。

温热的液体入喉,她终于悠悠醒转过来。

“陈管家,宁舟……去哪里了?”

“少爷不在。他不在这儿,我才敢拿着钥匙来给你开门。”

心中又是一阵钝痛。

原来,不是陆宁舟让人来放了自己啊。

那是不是她死了,他真的完全无所谓?

“我要去找他。”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几天没有吃过东西,哪里有什么力气?

陈管家连忙扶着她,叹了口气:“少夫人,您就消停点吧,如今事情闹成这样,陆家也败了,您还以为少爷能原谅你吗?”

“不是我做的事情,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

叶晚冰抓起那剩下的半碗米汤,全灌进了喉咙里。

她现在还不能死,她必须要好好活着,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找到那个真正导致陆家出事的罪魁祸首!

“我要去找宁舟,陈管家,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少爷他……今天要跟田小姐订婚。”

“什么?”

她好不容易才恢复的一点力气,又一次溃散。

“和谁?订什么?”

“少爷决定跟田家联姻,他跟你签了离婚协议书,马上要迎娶田馥心小姐了。”

“不可能!”叶晚冰一把推开了陈管家的手。

她不相信,这不可能!

他怎么会去娶别的女人?他怎么可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4章 :把她赶出去


大街上,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光着脚飞奔,她脸色苍白的吓人,远远看着狼狈的像个女鬼。

叶晚冰不在乎别人看自己的目光,她只知道,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要见到陆宁舟,阻止他跟别的女人订婚。

无论如何,都要阻止!

盛大的订婚仪式在维也纳大教堂举办。

在众人的掌声和欢呼下,田馥心一脸期待看着面前的男人,即将拿出钻戒给她带上。

虽然只是一个订婚仪式,但田家还是精心布置了一番,排场也是十分奢华。

男主角陆宁舟却面无表情,像执行公务一般的,正要给田馥心带上戒指。

“不可以!”

尖锐的女声响彻整个教堂,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衣服凌乱头发也是散乱不堪的女人,疯子般的冲过来。

田馥心看到叶晚冰的时,嘴角的笑意顿时没了。

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她有些心慌的看向陆宁舟,见男人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

可她不知道的是,面无表情的陆宁舟,在看到叶晚冰的一瞬间,手指便不由自主的握紧了。

众目睽睽之下,叶晚冰看着陆宁舟手中明晃晃的钻戒,怔住了。

“你真的要跟她……订婚么?”

陆宁舟嘴唇紧抿,没有回答她的话。

田馥心反应过来,低喝道:“这是哪里来的疯子!说闯进来就闯进来么!保安呢?过来把她给我轰出去!”

底下的宾客议论纷纷,田馥心越发觉得面上挂不住:“保安!保安呢!快点过来把这个疯子给我赶走!”

她话音刚落,便有几个身穿制度的男人跑了过来。

叶晚冰不理会别人的议论,也不理会田馥心的叫喊,她看着陆宁舟手里的戒指,心都快碎了。

那是他答应过,会给亲手给她带上的戒指。

现在,却递在别的女人面前。

叶晚冰梗着脖子,眼眶含泪倔强的看着陆宁舟问:“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要跟她订婚么?!”

一直不说话的陆宁舟,突然转过脸,眼神如冰的看向叶晚冰。

他唇启,声音薄凉不带一丝感情。

“难道跟你这个让我家破人亡的女人订婚么?”

叶晚冰一口气梗在喉间,久久咽不下去。

两个保安架住她,一边跟田馥心道歉一边将叶晚冰往外拖。

“我不信,你们别拉我!”叶晚冰挣扎着,沙哑的嗓子大声质问陆宁舟:“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么!我说了我没有……”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大力一扯,一把跌坐在了地上。

叶晚冰来不及喊疼,许天泽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他狞笑着将她扯出教堂,叶晚冰挣扎不脱只能祈求的看向陆宁舟,可对上她的,竟然是陆宁舟毫无感情的眼神!

他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叶晚冰被许天泽带走,依旧面不改色的给田馥心带上戒指。

深夜。

叶晚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她的眼睛早就已经哭肿了,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许天泽蹲下shen子,脸上阴冷的笑容恍如地狱而来的撒旦。

他伸手摸着叶晚冰的脸,冰凉的手指带着几分暧昧。

“你还在想他么?”

许天泽的笑意因为叶晚冰的无视渐渐冰冷,他突然一把抱起叶晚冰,凑近了说:“晚冰,跟我在一起吧,只要你爱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叶晚冰虚弱的看向他,嘴角勾起一抹冷诮的笑,沙哑着说:“我这辈子……死了也不会爱你这个骗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5章 :怀孕了


“啪!”许天泽毫不留情的对着叶晚冰的脸颊扇过去。

白皙的脸上瞬间肿起红红的掌印!

“好啊!我就知道你心里还装着陆宁舟!”许天泽气的脸色铁青,他指着叶晚冰,指尖颤抖:“死是吧!你想的美!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许天泽说完,抬手叫了两个女佣进来。

咬牙说:“给我狠狠的教训教训她,别弄死了就行。”

说完,踩着蹭亮的皮鞋,转身走出了卧室。

出门之前,他注意到叶晚冰依旧面无表情。

重重的冷哼一声,许天泽眯了眯眼。

倒是要看你一个女人有多硬气!

那两个女佣看着都人高马大,见叶晚冰被许天泽抱在怀里时已经心生妒意,此时更是迫不及待的要动手。

叶晚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个大力推到在地上。

她吃痛闷哼一声,全身都要散架了一般疼。

几天不吃不喝,本就让她大脑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了。

此时的叶晚冰无比悔恨,如果当初这个男人骗她说知道她父母当年的死因,她又怎么会那么傻,把那份地皮的资料给了他!

谁会想到,许天泽会拿着那份资料举报了陆氏集团,从而被人查了陆家的底,陆氏破产,陆氏夫妇也因此进了局里。

陆老爷子极重名声,进了局子几天出来以后因为忍受不了闲言碎语。在一个晚上吞了安眠药自杀去世,陆老夫人悲恸无比,抑郁了几天以后也没了。

而陆宁舟,也因为这些事情,恨极了她。

叶晚冰气得眼眶通红,咬着牙忍着没哭出来。

那两个女佣二话不说,咬着牙冲过过去,轮起手臂就对着叶晚冰的脸扇巴掌巴掌,直到打的她嘴角流出血丝奄奄一息,才松了手。

叶晚冰疼的不可抑制的全身颤抖,最终体力不支的昏了过去。

许天泽来到卧室看到叶晚冰躺在地上,皱眉低吼了一句:“晦气!”,立刻派人送叶晚冰去了医院。

另一边,陆宁舟刚刚跟田馥心结束订婚酒宴,解开领带刚准备上楼休息。

陈管家走到他身边低头:“少爷,少夫人她……她被送到医院了!”

陆宁舟拧眉:“怎么回事?她在哪个医院?”

“好像是被打昏了过去,在仁爱医院,”

陈管家来不及细说,陆宁舟已经大步往门口走去。

看着陆宁舟焦急的背影,陈管家叹了口气。

少爷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对少夫人没有感情了呀……

车子刚一停在门口,陆宁舟便飞快的下了车。

他脸色阴沉的不像话,眉头一直紧拧着。

叶晚冰,你不许有事!

他赶走她,恨她,甚至为了让她死心在她面前亲手给田馥心带上戒指,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恨这个女人,却没有办法,真的对她动手!

但现在,叶晚冰怎么会受伤进医院抢救!

许天泽。

想到这个名字,陆宁舟手指紧握成了拳头。

他找到叶晚冰的时候,许天泽的人已经走了,叶晚冰疼的浑身是汗的躺在病床上,连头发都被汗黏在了一起,整个人毫无血色。

陆宁舟的心像是被一把钝刀割着一般的疼,面上却依旧冷眼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晚冰。

看到陆宁舟,叶晚冰开心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了。

她忍不住声音微弱的叫着:“宁舟……”

回应她的,是男人冷冷的声音:“闭嘴!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话应刚落,女医生敲门进来。

“您好,请问您是病人家属么?”

陆宁舟没有承认:“有什么事情么?”

躺在床上的叶晚冰,虚弱的听着他们对话。

“是这样的先生,您的妻子已经怀孕四周了,孩子发育良好,恭喜您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6章 :不是他的孩子?


女医生说完离开病房,只剩下满脸错愕的陆宁舟,和躺在床上欣喜不已的叶晚冰。

“宁舟!你听到了么,我们有宝宝了,你别跟她结婚好不好,我们结婚好不好!”叶晚冰又哭又笑的吃力从床上爬起来,捏住男人西装外套的衣角。

“谁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我的。”

陆宁舟这句话像是一盆冷水,兜头将叶晚冰浇湿个彻底。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冷漠的男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孩子怎么会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还会是谁的!”

“你跟许天泽差不多也认识一个多月了吧?!你说这孩子是我的,你觉得我会信?”陆宁舟嗤笑道。

蓬头垢面的出现在大街上的时候她没有觉得羞耻,被婚礼上的宾客嘲笑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得羞耻,许天泽叫人打的她进医院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得羞耻!

但是现在!她被陆宁舟这样说的时候,她羞耻的恨不得以死证明自己!

她怎么可能跟许天泽有孩子,从十三岁见到陆宁舟开始,她她再也没有多看别的男孩一眼!

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好吃的,一起迟到罚站,一起因为调皮被陆妈妈训斥……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嫁给陆宁舟,就是一辈子跟他在一起啊!

可现在,她最在意的陆宁舟,看着她的眼神像是个陌生人一般。

她眼泪流个不停,纤细的手指紧握着男人的衣角,摇着头不停的解释。

“宁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相信我好不好?我跟许天泽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个孩子就是你的啊……”

“宁舟,我真的很爱你,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跟田馥心结婚……”

哭到最后,叶晚冰的嗓子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宁舟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那把刀割的更疼了吗,可他无法说服自己原谅这个害死他父母和妹妹的女人,他甚至连自己因为她心软,都无法原谅。

“够了!”男人一把挥开她的手,黑色的眸子深不见底的看向她:“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么?你当初不也是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和许天泽不认识么?叶晚冰,不要在演戏了!”

“不!”叶晚冰拼命的摇着头,她伸出手想要抓住陆宁舟,可再次被男人狠狠推开,头“砰”的一声撞上了墙壁上。

陆宁舟眼神暗了暗,依旧是没说什么。

叶晚冰忍着疼爬起身,卑微的祈求着陆宁舟:“宁舟,相信我吧,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对你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问你呐!”

陆宁舟终是被那句沙哑的“你的孩子”打动了。

病房死一般的安静了十几秒钟。

陆宁舟沉声打破沉默:“我会让人去做亲子鉴定,如果孩子不是我的,你知道自己的后果。”

说完,陆宁舟一刻钟也待不下去,转身走出了病房。

诺大的病房又只剩下了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叶晚冰抬手,小心翼翼的抚上自己的小腹。

那里,有她和陆宁舟爱情的结晶。

她只有过陆宁舟这么一个男人,她敢确定这个孩子绝对是宁舟的!

医生很快来了,抽取了羊水拿去做了实验,一个小时后,鉴定结果出现在陆宁舟的手上。

看着百分之九十九的亲子概率,陆宁舟的眉头紧皱,心里却又从了口气。

孩子,真的是他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7章 :签下这份协议


叶晚冰在病房里焦急的等待着,虽然她敢百分百保证,但她还是担心鉴定结果会出现误差,如果陆宁舟再误会一次她,那她这辈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正想着,陆宁舟拿着报告走进了病房里。

叶晚冰眼睛一亮,顾不上满身的疼痛,满心欢喜的看着陆宁舟。

他肯定知道了,孩子是他的,他们有了宝宝,他肯定不会跟田馥心结婚了。

等待她的,是陆宁舟丢给她的一份文件。

男人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道:“这个孩子我要了,你签下这个文件,到时候我安排地方给你住,把孩子生下来,我给你补偿。”

叶晚冰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孩子的以后不可能跟你有关系,他姓陆,你懂么?!”

陆宁舟依旧冷冷的俯视着她,眼神里满是厌恶和疏离。

叶晚冰的心像是被玻璃渣子碾过一遍般的疼。

她不自觉握紧了手,倔强的梗着脖子跟陆宁舟对视“我不签。”

“不签?”陆宁舟挑眉,嘲讽看了她一眼:“你以为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不么?等许天泽来了再把你带走,他不可能让你保住孩子。”

叶晚冰当然知道,许天泽绝对不会让她生下陆宁舟的孩子。

可这个孩子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无论如何她都要生下来。

她没有背景,没有家世,她所有的事业都奉献给了陆氏,除了陆宁舟,没有人能够帮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

可是……怀胎十月,等她生下来,这个孩子就不是她的了。

她脸色苍白如纸,手指颤抖的捡起床上的那份文件。

那份监护权放弃证明,在她手中仿佛又千斤重。

眼泪无声的滑落在纸上,掉落下来染成大片的灰色,她拿起笔,半天没舍得签下自己的名字。

她和陆宁舟……第一个孩子。

“我给你最后一分钟。”

陆宁舟眉头紧皱,冷冷的一句话压下来,压得叶晚冰落下来笔。

一笔一划,她签过无数次合同,却是头一次,这么这么的认真。

对不起,对不起宝贝。

都是妈妈无能,是妈妈信错了人,妈妈没有资格拥有你。

但是妈妈就算是拼了命,也会把你生下来!

……

叶晚冰被安排住进陆宁舟私人别墅里,已经过了三天。

许天泽正在到处找她,医院那边被陆宁舟吩咐封了口,无人知道她在这里。

别墅里的几个女佣也是新请来的,不知道叶晚冰的身份,只当她是陆宁舟在外面包-养的第三者,背地里说她挺着大肚子整天不说话,肚子里满是心机的想做总裁夫人。

叶晚冰听到过她们背地里说的话,但她从不争辩。

除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东西了。

从签下那份断绝关系的文件开始,她就已经对自己和陆宁舟的感情绝望了。

陈管家说得对,陆宁舟除了恨她以外,早就已经对她没有任何感情。

长叹了一口气,叶晚冰在阳台呆久了,正准备回到房间了休息。

卧室门被人猛地推开,叶晚冰条件反射的看过去,看到来人时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田馥心!她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的田馥心已经气得火冒三丈,要不是背地里有人跟她说陆宁舟在外面偷偷养了女人,她恐怕还要被瞒一辈子。

田馥心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还没等叶晚冰反应过来便一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

她是用了死力的,叶晚冰被扇的直接耳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8章 :舔鞋都不配


外面几个女佣看着热闹,一言不发,只因为那个通风报信就是其中一个,而钱,田馥心每个人都给了。

谁都知道陆家现在靠着田家的,就算陆宁舟来了,也不敢把她们怎么办。

“我就觉得陆宁舟这两天怪怪的,总是联系不上人,原来是到你这里来了啊!”田馥心气得面容狰狞,指着倒在地上的叶晚冰大骂。

除了生气以外,田馥心心中更多的是妒忌。

她妒忌陆宁舟对着叶晚冰的感情。

就算是明知道叶晚冰害的陆家破产,害的陆氏夫妇双双离世,可陆宁舟还把她养在这个地方。

甚至连佣人都一连请了五个。

田馥心想到这里,肺都要气炸了。

她帮了陆宁舟这么多,却从来没看到陆宁舟对自己笑一下。

现在这个女人,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陆宁舟居然还会偷偷照顾她!

凭什么!

她田馥心到底哪里不如这个女人了!

而被田馥心一巴掌打的倒在地上的叶晚冰,咬牙隐忍着。

如果是以前,叶晚冰绝对会还一巴掌回去。

但是现在,她肚子里还有孩子,跟庄妍动起手来,吃亏的只能是她。

叶晚冰慢慢扶着墙壁站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了拳头,隐隐发颤。

她看到门外那些女佣冷漠的脸,心中的绝望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没有人会帮她,这些女人说不定还会帮着田馥心动手。

田馥心见她一言不发的样子,气焰越发嚣张。

她拿出手机,笑容满是得意的看了眼叶晚冰说:“你在这里也好,我现在打电话给许天泽,我让他来接你回去。”

叶晚冰看着她的举动,听到“许天泽”两个字时,吓得身子都开始发抖。

她反应过来,顿时不管不顾的冲过去抢田馥心的手机,门外一个胆子大点的女佣,为了讨好田馥心,立刻冲进来抱住叶晚冰。

其他女佣见了,也狗腿的跑过来抱住叶晚冰。

叶晚冰力气再大,又怎么会是几个人的对手,她被按住动惮不得,只能双眼通红的瞪着田馥心,眼睁睁的看着她拨打着了许天泽的电话。

“不可以……”

不可以告诉许天泽,不可以告诉许天泽她在这里。

等她回去,许天泽肯定不会放过她,到时候她连孩子都不一定保得住。

叶晚冰吓得求饶:“田馥心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别告诉许天泽,我求求你了!”

田馥心按在屏幕上的手指一顿,她转过脸看向叶晚冰,眼中满是戏谑的目光。

“你求我?你拿什么来求我?”田馥心高扬着下巴,睥睨的看着叶晚冰。

叶晚冰急的都快哭了:“我……你想让我干嘛都可以,只要你别告诉许天泽,我:“什么都听你的。”

田馥心挑眉:“我要你滚出这里,永远不要出现在陆宁舟的身边,你可以做到么?”

“我可以!”叶晚冰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点头了。

除了孩子,她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要她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生下来,她做什么都愿意!

田馥心微楞,随即笑的愈发得意,缓缓抬起自己穿着白色高跟下的脚。

她满脸嚣张的对着叶晚冰说:“只要你今天,帮我舔一次鞋底,我就答应你,不给许天泽打电话了。”

看着那尖细的鞋跟,叶晚冰像是全身的血液都涌上头顶,脸色胀的通红。

“怎么?不愿意啊?”田馥心嘲讽的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对着叶晚冰说:“要是你再这么犹豫下去,我保证许天泽半个小时之内肯定能找得到你。”

叶晚冰脸色更红了,她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可是,等许天泽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9章 :告诉许天泽


叶晚冰咬咬牙,说:“好。”

几个女佣很有眼色的按住了叶晚冰,她被迫蹲下shen子,毫无尊严的趴下来,头渐渐靠近了田馥心的脚。

叶晚冰发誓,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要杀了一个人。

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宁愿是选择去死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就在她的脸离田馥心的脚只有一个手指头距离的时候,田馥心突然抬脚狠狠的踩在了叶晚冰的头上!

“就你这种野种也配舔我的脚?你做梦!”田馥心笑的肆虐而张扬,她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快感,一种因为折磨叶晚冰而来的快感!

叶晚冰被她踩着,本能的抬手捂住肚子,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不能出事。

咬着牙,她刚想要挣扎田馥心便更加用力的踩下去。

粗粝的鞋底将她的脸颊摩擦的生疼,在加上刚才那一巴掌,白皙的脸颊已经渗出了些血丝。

叶晚冰顾不上疼,她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受到更大的折磨,孩子会受不住。

田馥心终于满意的松开了自己的脚,她蹲下shen子,眼神嘲弄又不屑的看着叶晚冰。

“怎么?瞪着我,是不服气么?”

叶晚冰深吸一口气,努力从地上爬起来,她声音哑了:“只要你不跟许天泽说……”

“我为什么不说?”田馥心像是瞬间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承诺,一脸无辜的看着叶晚冰。

叶晚冰怔住了,在她震惊的目光里,田馥心嘴角带笑的拨通了许天泽的电话。

“田馥心你怎么能出尔反尔!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打电话给许天泽的!”叶晚冰一瞬间气得身子发抖,要不是被这几个女佣抓住了,她说什么也要冲过去撕了这女人的脸!

田馥心跟许天泽说完后挂了电话,笑眯眯的凑到叶晚冰身边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么?还把你留着在陆宁舟面前晃悠?”

她看着叶晚冰气得脸色通红的样子,嗤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叶晚冰的肩膀。

“没想到被骗了一次的你,还是这么好骗啊,哈哈哈哈····”

田馥心笑着走到床前坐上,在叶晚冰愤怒的眼神中,开始一件一件的摔掉她房间里所有的东西。

这些东西,许多都是在叶晚冰住进来以后,陆宁舟给她置办的。

田馥心漫不经心的将一个相框扔在地上,那是叶晚冰亲生父母的合照,也是他们留给她唯一的遗物。

“砰”的一声,玻璃相框碎了满地,田馥心笑容得意的转过脸看向叶晚冰。

无声的挑衅。

即使叶晚冰气得额头青筋暴起,她却依旧将嘴唇咬出血了也没出声。

她越生气,这个女人就会越开心。

她心里恐惧的不是田馥心,而是许天泽。

一想到那个男人,叶晚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因为恐惧而跑了出来。

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叶晚冰猛地回过头,正对上一双幽深如潭的黑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第10章 :噩梦来临


看着来人,叶晚冰害怕的不断往后退去,“不要……不要过来。”她恨不得自己能缩到墙里去,这样兴许还能躲过一劫。

田腹心看着叶晚冰这幅恐惧的模样,心里一阵得意,“许天泽,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可不要让我失望哦!”她勾起嘴角看向叶晚冰,十分舒畅。

许天泽看也没看田腹心一眼,此时他眼里只有叶晚冰,这段时间可让他好找,敢情是被陆宁舟藏在这了!

他眼里充满了不屑与傲慢,一把揪起了叶晚冰的头发,“叶晚冰,你真让我好找啊!”

“放开我……放……放开我……”叶晚冰吃痛的想要挣脱开来,不料这一行为更加激怒了许天泽。

他将她整个揪了起来,狠狠摔在了一旁的床上,脚毫不留情的往她身上踹着。

叶晚冰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她不能让孩子有事!“许天泽,你这个混蛋!骗子!”她怎么能甘心就这样任许天泽摆布!

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要和自己在一起,可对叶晚冰在他身上从未感受过爱,相反,他的残暴自己倒是领会多了!

“混蛋?骗子?呵呵,我不介意更混蛋一点!”许天泽说着,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紧接着开始解开上衣的扣子。

叶晚冰看着他这一动作,瞪大了眼睛,“许天泽……不……不要……胡来……不要……”她恐惧着,想要逃跑,可她怎么是许天泽的对手!

许天泽冷笑着,甚至连衣服都未脱完,就欺身而上,这把叶晚冰吓得不轻,被压着的身体动弹不得,只剩下双手在外挣扎。

双手在周围摸索着,手碰到了一个坚硬的手西,她也不去看是什么,毫不犹豫的拿起朝许天泽头上砸去。

“砰!”手上的硬物应声而碎,再看许天泽,也停住了动作,吃痛的朝头上抚去,手上被一股湿热所沾染,再到眼前时,一股鲜红的血迹引人注目。

叶晚冰能清楚的看到许天泽眼里的愤怒,趁着他还在愣神的空档,她推开他就想要朝外跑去。

门早就被人从外锁上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此时的她很是绝望,几乎有些歇斯底里。

“叶晚冰!”身后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看着朝自己走近的许天泽,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不要……不要……”她害怕的连话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嘴里一直喃喃着不要,可许天泽又怎么会听她的呢?不由分说,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了床前。

“叶晚冰,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我?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是吧?”许天泽愤怒的说完这句话,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叶晚冰脸上,苍白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个五指山。

许天泽还不解气,又是几巴掌,直到叶晚冰脸红肿起来,她硬是咬着牙,不吭声,承受着一切痛苦。

听不到叶晚冰的求饶,许天泽自然是不解气,他一脚踩在了叶晚冰的肚子上,“啊!”这一声尖叫让许天泽很满意。

继续阅读《爱似风花雪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