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神帝主慕容清慕容婕,兽神帝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兽神帝主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兽神帝
简介:异界大陆,在这里是属于魔兽的世界
世界中充斥着八种能量体系,然而这一切都在多年前被摧毁
暗部落的遗孤流落人间,故事从这里开始
角色:慕容清慕容婕
兽神帝主慕容清慕容婕,兽神帝主小说免费阅读

《兽神帝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血海深仇


静谧的夜空,繁星点点,微风吹拂着树叶飘飘洒洒,很是惬意,偌大的圆月在天空上洒下点点光亮,把慕容府的整个轮廓投射在埃克州的领土之上。

与之相同的,还有慕容府中三长老府上那一滩亮眼的血渍,血渍的旁边站着一位少年,少年并没有说话,浑身颤抖,双眼直直地盯着那滩血渍,久久不肯离去。

压抑的空气越来越暴躁,实质性的能量在这片天地掀起了不小的波动。

“清儿,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娘很害怕。”妇人拉着少年一边哭泣一边说着,情绪处于崩溃的边缘,生怕眼前的这个少年做出什么傻事,可是妇人还是无法阻止这个少年。

少年见妇人说话,绷紧的身体动了起来,“娘,爹不能死的这么不明不白,你在府中等我,我倒要问问府主是什么意思,今天这事慕容恺倘若不给我个答复,我定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少年激动的情绪使得体内的能量完全不受控制,整片天空中弥漫的全部都是少年体内散发而出的能量,让人恐惧且心疼。

“清儿,听娘的话,别去,给娘回来……”

妇人的语气中虽然夹杂的满是乞求,但那乞求与慕容清的愤怒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少年的身影在妇人的叫喊声中扬长而去。

今晚,慕容府必大乱。

慕容府的布置很有意思,最中间是藏书阁和府主的住处,藏书阁中存放着大量的功法,府主在这里居住就是为了保护这些功法,这些功法可以说是慕容府的所有财富。

其次便是慕容府中其他人的住址了,只是不同的是,三大长老并没有住在这里,长老住在慕容府的最外围,为的就是保护这慕容府。

慕容清从长老府走到府主住处也是有些距离,但愤怒的慕容清此时完全就是在跑,经过守卫那里时,慕容清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守卫见到是慕容清,也是会心一笑,“三公子,这么晚了,是要干什么去啊?”

慕容清抬头看了一眼守卫说道,“李伯,我现在想找府主讨论一下我第一部功法的事情。”

守卫见慕容清这么说,高兴的眼睛都笑没了,“好事好事,天赋如此高,还如此用功,看来慕容府这次真的是要飞黄腾达了。”

慕容清见守卫这样,自然是明白其放行了自己,向前走了一段便又飞跑起来。

慕容府虽然不大,但是戒律森严,晚上本是不能进府,但奈何慕容清天赋乃年轻一辈最高,所以才享此特权,放在别人试试,第二天绝对五十大板。

到了府主那里时,慕容恺正在里面研习功法,尖锐的洞察力在空气中弥漫,很快就察觉到了慕容清的存在。

“清儿,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这次又是打算在我这里淘些什么宝贝走啊?”慕容恺笑着说道,眼睛并没有离开手中的那本高阶功法,所以自然是没有注意到慕容清此时已经泛红的眼睛。

“府主,今天清儿来并不是为了那些事,清儿来此是想问问你,我爹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清的声音隔着府主住处的大门幽幽地向着里面传去,声音虽然并不是很大,但其中所夹杂的信息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在慕容恺的耳旁炸响。

“你说什么?慕容天死了?”慕容恺此时也是很吃惊,拉开大门,看着眼前的慕容清还是不肯相信。

“我爹死了!”这次是慕容清愤怒的吼声,声音在慕容府的上空回荡了很久,才慢慢散去。

一时之间,慕容府中所有的人都被这声怒吼惊醒,纷纷向着这边聚拢。

“清儿,你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死的?”慕容恺此时也是有些口不择言,说话都是有些慌乱。

慕容清此时才抬起头,泛红的眼睛对上慕容恺的眼睛之后才慢慢说道,“我也想知道啊,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我爹死去那么久的时间里,其他两位长老都不肯过来,他们手里另外两名长老的命符难道是摆设吗?”

见慕容清如此愤怒,慕容恺也是有些心悸,能够让另外两名长老没有反应时间就杀死对方的一定是个高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是整个慕容府都难以与之为敌。

“清儿,听话,你先冷静一下,这件事我会帮你调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的。”慕容恺说着便去抚摸慕容清的肩膀,只不过那只手刚触碰到慕容清的肩膀,便被慕容清那双稚嫩的手用力拨开。

“慕容恺,我再跟你说一遍,我爹死了,我现在就要一个交代,不然我跟你没完!”

就在慕容清和慕容恺下最后的通牒时,聚拢的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通道,两批人招摇地走了进来,看着场中的场景,也是没有多说什么,为首的两名中年人都是向慕容恺示意一下,喊了句“府主”,便退到一旁。

慕容恺此时也是疑惑着,见其他两位长老来了,马上走到前面,对两位长老说道,“二位长老,我给你们另外两名长老的命符,你们可是时刻带在身上?”

“在,在身上。”

“我的也在……”

二位长老一同答话,各自拿出了两张命符,只不过他们各自的手中都有一张命符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而那张完全失去生机的命符显然便是慕容天的。

慕容恺见到这,才相信了慕容清所说的一切,小声嘀咕道“难道真的有那样的强者?”

慕容清见其余两位长老都到了,也是冷笑了一下,“二位长老,我爹死了。”

两位长老见到慕容清如此说,面色都是很不好看,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

此时的慕容清还是不依不饶,而慕容恺也是心烦意乱,见到慕容清这个样子,压抑住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清儿,听话,你给我先回去,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但不是现在。”

慕容恺的话很是严厉,容不得一丝的抵抗,几位长老到底什么样,慕容恺心中是最清楚不过的,见死不救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可是就是如此严厉的一句话,却换来了慕容清的再一次冷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2章 死的不是你们的爹


“哼,说的轻巧,死的不是你们的爹吧,今天在这里,我就想问一下,为什么我爹会死,而在我爹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为什么其余两位长老没有过来救助呢?”慕容清此时心中所有的愤怒都朝着众人发泄了出来,体内的能量也是在其周围震荡着。

“慕容清,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别在这瞎BB好嘛,如果能够发现你爹生命有危险,谁会不救?我看你还是先冷静冷静好吧?”

说话的是慕容妤,大长老的女儿,虽然修炼天赋不是很强,但是人长得貌美如花,在年轻一辈中也是有很多的追求者,只不过在慕容清这里看来,不过是一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罢了。

“呵,慕容妤,现在哪里轮得到你说话,我看死的不是你爹哈,好一个隔岸观火,只不过做的火候还差了些,回去再练练吧。”

“慕容清,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我看你就是找打!”

慕容妤说罢,脚下生风,软弱无骨的身体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手掌在天空凝聚着空气中的零散能量,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百花掌!”

慕容妤此时身形已经到了慕容清身边,那凝聚着淡淡能量的一掌随即便至,但迎接其的是慕容清嘴角那一丝极其不易发觉的不屑,“这一掌跟你人一样,中看不中用!”

慕容清浑身的能量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全部释放出来,巨大的能量波动以慕容清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出,而距离这能量波动最近的人便是慕容妤。

“清儿,住手,你想杀了妤儿吗?”

大长老眼疾手快,见慕容清还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便迅速出手,大长老的身手在慕容府中可以说是除了府主和另外两位长老可以与之并驾齐驱,便别无他人,动起手来,速度十分敏捷,眨眼便到了慕容清身边。

当大长老到了慕容清身边时才发现慕容清修炼天赋的可怕,慕容清此时所释放的能量波动已经到了魂者水平了,如果慕容妤被这能量波动触及的话,绝无生还。

见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大长老毫不犹豫,毫无花哨的一掌朝着慕容清的胸前拍去,顿时慕容清倒飞而出。

大长老这一掌虽然毫无花哨,但是打在一个还不是魂者的慕容清身上显然是下了重手,慕容清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时在人群中跑出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虽然比起慕容妤差上一些,但是从其青涩的外表上面也是可以看出来,小女孩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小女孩来到慕容清的身边,搀扶住了慕容清,看着慕容清此时苍白的面容,小女孩急的流出了眼泪,“清哥哥,你没事吧?”

此时慕容府内安静了下来,唯一能够听到的便是慕容婕那细微的哭声。

慕容清此时慢慢地恢复了一些知觉,大长老这掌实在是太重了,即使是即将突破魂者的慕容清也是完全吃不消。

在慕容婕的搀扶之下,慕容清才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望了眼众人,慕容清大笑了起来。

“看来真的是没爹的孩子好欺负啊,慕容妤,你的本事可真大啊。”

慕容妤此时傻傻的站在那里,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但是大长老却开口了,“清儿,我也是无奈,刚才如果不出手,就会出人命了啊。”

慕容清脸色一沉,再次冷笑一声,“呵呵,人命?难道我的命就不值钱了吗?大长老,你可真会说笑。”

说完,慕容清便向着外面走去,众人见到慕容清这样都是松了口气,都觉得慕容清是闹完了,而慕容恺则是大声喊了起来。

“清儿,你先回去休息休息,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帮你爹报仇的!”

慕容清见慕容恺这么说,摇了摇头,“这件事就不劳府上的人费心了,我自己会去办的,还有从此我慕容清和慕容府没有任何的关系,和府上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完,慕容清便扬长而去,留下愣在原地的众人。

传说在埃克州这片广阔的土地上面有着很多的禁区,其中有一处禁区便是埃克森林中的沼泽,相传在那片沼泽里面有着凶狠的魔兽,即使是魂灵者进入到这片沼泽中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慕容清从慕容府中出来后便在慕容婕的搀扶下漫无目的地行走,此时的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去哪。

慕容婕见到慕容清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内心也是很焦急,“清哥哥,你别着急,这件事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好吧?”

“婕儿,你说的容易,这件事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况且我现在已经和慕容府断绝了关系,从那时起我便不能再踏进慕容府半步!”

慕容清说的义正言辞,言语间夹杂着刻不容缓的语气,让慕容婕听了都是很不理解。

“清哥哥,难道这件事真的就没有一点缓解的余地了吗?”

慕容婕清楚慕容清的性格,从小到大便是这样,慕容清很要强,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变,只是慕容婕此时心中还是不甘,想要让这件事挽回一些余地,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但慕容婕却还是想听慕容清亲口说出来。

慕容清本想说些什么的,但是在二人的周围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可能这声音在慕容婕那里听不出什么来,但是在从小就外出历练的慕容清耳朵里很明确地知道这是蛇,而且还是很多很多的蛇。

“婕儿,你小心一点。”慕容清一边说一边把慕容婕往自己的身后拽了拽,这让慕容婕心中有些许的暖流划过。

慕容清此时已经是准魂者的实力,但在结结实实地受过大长老这一掌之后,也是受了不小的伤,慕容清刚准备动用自己体内的能量吓走这些蛇时却发现自己体内的伤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恶劣。

“大长老,你可真狠啊,如果我没有变成废人,那么这一掌我迟早会打回来的。”慕容清小声地嘀咕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们附近还有着一批人在靠近。

“师兄,我看这次我们赚大发了,只要把这批水银蛇抓回去,肯定能买一个好价钱,到时候就能有一本像样的功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3章 从小怕蛇


“你小子现在可别得意,这水银蛇是什么本性,不用我说想必你也有所了解,狡猾的很,抓它们可是万万不得大意的。”

对方说话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慕容清捕捉到了,此时慕容清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水银蛇并不是围攻他们而来,反而是被这附近的人给驱逐过来的,想到这,慕容清也是安心一些,忙拉着慕容婕躲到了一旁的树上去。

刚落到树上,慕容清便看到地上爬满了水银蛇,密密麻麻的,笼罩住了下面的地面。

“好大的手笔啊,能够驱逐这么多的水银蛇,对方怎么说也是个魂者中阶的水平了。”

慕容清想着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慕容婕反应,慕容婕从小便怕蛇,见到这么多蛇时本是想忍住的,但最后还是大叫了起来。

见到慕容婕如此,慕容清想也没想,马上用手捂住了慕容婕的嘴,但是慕容婕刚才的大叫还是被下面的水银蛇发现了。

水银蛇本就是狡猾的低阶魔兽,见到树上有个实力不是很高的家伙,迅速改变了注意,集体向着慕容清所在的树上爬来。

看到这,慕容清脸色都是变了起来,责备的眼神看了一眼慕容婕也是没有说什么,慕容婕自然是明白自己这一叫惹下的祸,自责的低下了头。

“婕儿,如果等下真的走不开了,我保你,等下听我指令!”

“可是清哥哥,这样你就会……”

慕容婕这话还没说完,便被慕容清的喝声打断,“听话,不然我们谁也走不了,都得死在这里。”

此时慕容清也是顾不上自己说话的音量了,既然已经惹了这么大.麻烦,那么还怕惹更大的麻烦吗?

慕容清看着第一条水银蛇爬上来便已在心中做好了打算,人都是有能量魂的,只要把能量魂引爆便可激发出巨大的威力,只不过这样就会失去生命,慕容婕又是自己最爱的妹妹,所以无论如何,慕容清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慕容婕死在这里,只是在慕容清的心中还有着些许不甘。

看着下面的水银蛇已经把自己所在的大树包裹住了,慕容清真的是面如死灰,就在其想要引爆能量魂的时候,附近突然传来一声爆喝,“火蔓千里!”

此时慕容清才注意到来人是一位少年,少年一头火红的头发很是惹眼,看的出来是一位火属性的魂者。

少年这句话一出,自其手中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顿时自其手掌处开始蔓延出炎热的火焰,火焰就像是有灵性一样,所过之处全部皆是水银蛇所在之处。

那些水银蛇本就是水属性的魔兽,被这么炎热的火焰灼烧触碰到身体,瞬间便死去。

见到在场的所有水银蛇都已经被烧死了,慕容清才松了口气,带着慕容婕从树上跳了下来,下来后,慕容清才看清,除去刚才出手的那人还有另外一男一女。

慕容清走到那火红头发的少年面前点了点头说道,“感谢刚才出手,既然救了我们,我也不说什么感谢的话,我慕容清欠你一条命。”

此时的慕容清还是慕容府中那天赋第一的少年,说话也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慕容清?你就是慕容府中的那个天才少年?”三人中的那名女生见慕容清报出自己的名字,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直接叫了起来。

红头发少年见到少女如此兴奋,脸上也是挂不住了,“师妹,你能不能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少女见红发少年这么说,也是一脸的娇羞,“师兄,你也是知道,我一直就仰慕慕容清,但是我并没有想到人居然也是这么帅,真的是太激动了。”

慕容清见那少女这么说,也是一阵无语,相比之下慕容婕表现的倒是有些不自在,双手在胸前搅动,眼睛一直盯着慕容清,眼神之中夹杂着很多情绪,但更多的却是嫉妒。

这时,三人中站在最后面的那名青年走上前用胳膊捅了捅红头发的那个少年说道,“旺辰师兄,你说现在怎么办,水银蛇都被你烧死了现在根本无法卖出很好的价钱了。”

旺辰见后面那个少年这么说,顿时有了些火气,“孙帆,你现在怎么还惦记着钱呢?虽然说这次是赔了,但是你也看到了,刚才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是啊,刚才如果师兄要是不出手,我的偶像可就危险了。”少女见旺辰这么说,也是添油加醋地附和着。

孙帆见二人这么说,完全没有搭理两人,反而向前跨出一步,指着慕容清说道,“喂,小子,我们为了救你,把所有的水银蛇都给烧死了,你说说,怎么办吧?”

旺辰和少女也是没有料到孙帆会这么说,见到其这样说,旺辰当即吼了起来,“孙帆,你给我住嘴,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不要再提,水银蛇没了再去抓就好了!”

旺辰的话说的斩钉截铁,容不得孙帆有任何的拒绝,但孙帆内心还是不甘,“可是,旺辰,如果有了这批水银蛇,我们就能够买一本像样的功法了,到时候我们就不用看那些人的眼色了。”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容清站了出来,淡淡地对着众人说道,“需要功法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弄到。”

“你?我们想要高阶的功法,你能给我弄来吗?!”孙帆的语气中有着些许的不相信,还有一些不屑。

“我尽力而为。”慕容清说完这一句话便站在旁边不再说话了。

孙帆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但被旺辰打断了,“慕容清,我们是埃克学院的学生,如果你真的能够有功法的话,便可以到那里联系我们,如果搞不来的话,我们也不怪你。”

说完旺辰便向前走去,孙帆本是还想再发些脾气的,但被旺辰刚才那么一说,也是把话憋在了嘴巴里面,反而是三人中的那个小女孩对慕容清还是有些依依不舍,但最后见自己的两位师兄都走远了,自己也是不得不跟上。

“埃克学院吗?”慕容清小声的嘀咕着,脑海中也是想起这个埃克学院在埃克州的地位,埃克学院能够以埃克命名,足矣证明其实力,其中教导出来的学生也名扬天下,所以靠着这层巨大的关系网,埃克学院是除了埃克州帝都之外的第二大势力,同时也是所有青年所向往的地方。

见脱离了危险,慕容清此时也是不敢再在这里久留,拉上慕容婕便向着慕容府的方向走去,虽然说自己说是要和慕容府一刀两断,但是慕容婕还是要回去的啊,想到这,慕容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4章 心有不甘


当慕容清把慕容婕送回去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虽然慕容婕很是不舍,但慕容清还是狠心地让慕容婕回去,此时慕容清心里有了一个打算,自己一定要考上埃克学院,不然就凭借自己这样的水平是永远也赶不上慕容府的势力的。

见慕容婕向着慕容府里面走去,慕容清才转身,向着自己的家中走去。

站在门口的慕容清迟迟不肯进去,这样的事实他真的无法接受,一夜之间自己的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自己真的很是不甘,但即使再不甘,这一切还是已经发生了。

“清儿,既然回来了就进来吧。”房间里传出慕容清娘的声音,声音中透露些许疲惫与焦急。

尽管慕容清此时极其不愿进去,但还是迈出了那一步,颤抖的手推开了那扇陪伴其十多年的木门,此时慕容天的尸体已经处理好,只是尸体不知道去向了何处,看到这,慕容清诧异地问道,“娘,我爹的尸体呢?”

慕容清的娘并没有提及慕容天尸体的事情,而是话锋一转,说道,“清儿,对于你的身世,娘现在也是不想瞒你了,今天娘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娘,听完这个之后,马上离开这里,可以吗?”

见自己的娘这么说,慕容清慢慢地跪倒在其脚边,看着那个妇人,慕容清留下了泪,“娘,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下你的,就是走也要一起走!”

稀稀散散的光亮从东边慢慢地向这片天地笼罩,使这个世界慢慢地还原出属于它的色彩。

慕容清跪在自己母亲面前,眼睛里面盘旋着眼泪,但却始终没有流下来,“娘,如果非要这样的话,那我宁愿不去听这个身世,我们不去听好不好?我们就像现在这样生活不是也很好吗?”

慕容清的娘看了一眼慕容清,叹了口气,“清儿,你总是应该学会长大,这个世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很多事情你必须要去面对,清儿,站起来,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不要跪任何人!”

慕容清见自己的娘这么说,才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眶中的眼泪最终还是忍住了。

“娘,清儿知道了。”

慕容清的娘看了一眼慕容清之后,淡淡地说道,“清儿,你爹的死其实还是因为你。”

“娘,你说什么?我爹是因为我死的?”慕容清此时一脸的不敢置信,自己的爹怎么会是因为自己死的呢?慕容清此时很怀疑自己的娘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最后她还是点了点头。

“你本不属于这里,而你的体内也有着很强的能量,正是因为这种能量,所以外面很多的人想要置你于死地,而在你觉醒的时候,你爹正是因为想要掩饰掉你身上强烈的能量觉醒,才引爆自己的能量魂来遮掩你的气息。”

慕容清见自己的娘这么说,强忍住的眼泪如溃了堤的洪水,倾泻而下,嘴角也是抽搐起来,完全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所以,清儿,你应该离开这里,到部落大陆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世界。”

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另慕容清根本就没有接受的准备,此时的慕容清就像是一个刚刚失去双眼的瞎子,在自己黑暗的心房里面横冲直撞,无论如何也是找不到那一丝属于自己的光亮。

东方那鱼肚白的美到现在也已经变成了光芒万丈的世界,没有人还会沉迷于那一刹的光景,到最后所拥有的还是整个世界的生活。

慕容清崩溃了,所能做的就只有抱着自己的娘哭泣。

“清儿,你必须离开这里,娘老了不能陪你了,但是你也不必担心,慕容府中的那些人还不敢对娘做些什么。”

“娘,我明白,可是我内心还是有些舍不得。”慕容清抑制住自身的情绪,缓慢地说道。

“既然抑制不住,又何必要走呢?慕容清,我看你还是留在这里好了。”

窗外传来一阵阴测测的声音,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慕容清完全找不到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吱呀”,破旧的木门被外面的人推开,那个声音的主人从外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当慕容清的目光落到那个人脸上的时候,慕容清整个人都怔住了。

“慕容恺!”

慕容恺见到慕容清没有了之前的那些和蔼,相反脸上呈现更多的则是阴测测的笑。

“慕容恺,你现在过来是要做什么?”慕容清冷冷地说道。

“过来做什么?刚才听了你娘的话,我也是很诧异,部落大陆?部落大陆中哪个人不是受万人敬仰?除非你是暗部落的人,你说我说的对吗?”

慕容恺说完这话,眼神突然转向到了慕容清娘的脸上,看到其脸上的反应时,慕容恺再次笑了起来。

“果然,没想到啊,那个毁灭了很久的邪恶部落居然并没有灭绝,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残种,我想,如果我杀了你的话,慕容府应该可以和部落大陆车扯上些关系,即使是再小的关系,我想我慕容恺也可以在这埃克州横着走了,哈哈哈。”

慕容恺此时就像一只得了丧心症的狮子,完全不顾在场人的感受,只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疯狂的作弄,丑恶的嘴脸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不协调。

“慕容恺,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看你真的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我想今天如果想让清儿安全离开,就必须让你死在这里了啊。”

慕容恺见慕容清的娘这么说,脸色一变,“臭婆娘,这里还没有你的事,如果你想苟活的话,就不要管这个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杂种,谁不知道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们的,我当初还很好奇,为什么他的修炼天赋如此的高,现在想想,大家都是心中了然。”

慕容清的娘见慕容恺这么说,内心也是激荡起来,身形一动,强烈的空气匹练自慕容清娘的手心横蹿而出,直直地朝着慕容恺的头抽去。

慕容恺见状,也是不敢大意,身上的能量毫无保留,完全爆发出来,“群狮怒吼!”

慕容恺这声爆喝完,空气中凝聚了很多雄狮,那蛮横的能量就像是实质一般,把那些狮子弄得栩栩如生。

当那些雄狮凝聚完成,强横的能量匹练如期而至抽打在了那些狮子的身上,慕容恺见势不妙,手中结印,“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5章 进步神速


那些雄狮在慕容恺的一声令下,纷纷张开了大嘴,强烈的气流形成一阵巨大的空气波朝着那些空气匹练喷出。

两股能量撞击在一起后,瞬间发生剧烈的爆炸,慕容清躲在一边,耳朵被震出“嗡嗡”的声音。

空气中强悍的能量匹练尽管把大多数的空气能量气流打散,但最后还是漏掉了一股空气能量气流。

那股空气能量气流直直地撞击到了慕容清娘的身上,慕容清娘被这股空气能量气流撞击之后,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慕容恺,想不到这几年时间你的修为进步的这么快,接近魂王的水平,看来今天想要让你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啊。”

“哈哈,所以识相的就把慕容清交出来,至少你还能安享个晚年。”

慕容清的娘听到慕容恺这样说,冷笑一声,“慕容恺,看来你还是把自己看的太大了,虽然弄死你很麻烦,但是你想要把清儿带走的话,也是天方夜谭的事。”

说完,慕容清的娘便站了起来,手中拿出一个宝石模样的东西,慕容清娘看了眼那个东西,双手瞬间结印,手印的速度很快,随着双手的动作,那块宝石瞬间变大,见宝石变得足够大了之后,慕容清的娘把慕容清一把推了进去。

慕容恺见状,也是很慌乱,“臭婆娘,想要把慕容清送走?我看现在已经晚了。”慕容恺说完,身上的气势猛增,身影迅速到了慕容清娘的身边,一掌直直地打在慕容清娘的身上。

挨了慕容恺这一掌,慕容清的娘笑了起来,“慕容恺,已经晚了,哈哈哈,清儿,娘就不陪你了,但是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替娘报仇。”

慕容清的娘说完,手掌用力推了一把那个宝石状的东西,慕容清便在那里面朝着外面飞了出去,慕容清娘看了眼慕容恺,冷笑一声,抱住了慕容恺。

慕容恺此时真的是心慌了,“臭婆娘,你居然想引爆能量魂与我同归于尽,想也别想!”

几掌再次印在了慕容清娘的身上。

此时外面已经被阳光所笼罩,整个慕容府都是光明一片,但却有一个地方很是黑暗,那就是慕容天的家中。

当慕容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那个巨大的宝石之中,打量了一下这个宝石状的容器,慕容清很是诧异,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自己无论如何用力都是无法从里面出去。

又试了一阵之后,慕容清是真的绝望了,因为自己是真的打不开这个奇怪的东西,对于自己娘的命运,其实慕容清已经已经很清楚了,此时的慕容清眼中所拥有的全部都是怨恨。

“慕容府,我迟早都会回来的,慕容恺,到时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清自己也是有些绝望了,自己此时已经饿到不行了,如果再这样下去,那么自己肯定先被饿死。

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了几阵脚步声,慕容清见有人过来,顿时兴奋了起来,“来人啊,这里,救救我啊!”

慕容清喊了很久,但是似乎这东西是隔音的,慕容清所说的话完全传不出去。

又过了一阵之后,从森林中才走过来几个人,“长老,您看,就是这个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有些价值,所以才把你叫来,这次你不会说是我骗你的吧?”

那位被称为长老的人看到这个东西之后,走近打量了一番之后,拍了拍之前说话那个小个子的肩膀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你小子也有立功的时候啊,你们几个人给我把这个东西抬回去,不要让别人发现,如果有人问到这时什么,就给我说是水龙蛋。”

“是,长老您就放心吧。”

众人答复完便开始抬这个庞然大物,可是来的几人试了一下发现根本就抬不动。

慕容清在里面此时是又着急又想笑,着急是自己真的很饿,快受不了了,想让人把自己放出去,好笑的是这些人居然想抬这么个东西。

长老自然也是看出了这些人根本就抬不动这个东西,想了一下说道,“你们给我派人回去再叫二十个身强力壮的好手,不把这个宝贝抬回去,我心不甘啊。”

说话的那个小个子见长老这么说,马上跑了起来,准备回去再去找人。

小个子走了之后,那个长老便蹲在那里抽起了旱烟,一边抽,嘴里还一边说,“我跟你们说啊,最近埃克学院要准备招生了,你们几个是青阳学府里面最有希望的,但还是需要加紧练习啊。”

旁边的三人见长老这么说,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这埃克学院在埃克州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这点不用说,谁都明白,如果被埃克学院录取,可以说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埃克学院拥有着埃克州最顶尖的实力,里面的功法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只要在里面努力,拥有一两本好的功法,那是迟早的事。

见三人这个样子,长老笑骂道,“你们几个就嘴皮子功夫强点,如果你们中没有一个被埃克学院录取,那可真是丢了我老头子的脸了。”

“长老,怎么会呢?凭借我们三个的实力,根本就不用担心。”

“就是,长老,这点你就放心吧,只要我们三个出马,那就肯定会被录取。”

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那个小个子带着二十多个人跑了过来,小个子见到长老后,擦了擦头上的汗,喘着粗气说道,“长老啊,你看我这次办事怎么样,跑的我都快断气了啊。”

看到小个子带来的二十多个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长老点了点头,“不错,你小子这次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说完这话,长老转头看了看后面那些人,指了指那个宝石状的东西,喊道,“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东西给我搬回去,只要搬回去,你们几个人晚上加餐。”

二十多个人听了顿时惊呼出声。

但是当这些人上手之后才发现这东西的难抬之处。

“长老,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重?”刚来的人中一位很是不解,连忙问道。

“你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抬你就抬,再废话今天晚上就别给我吃饭了。”

长老一时气怒,吓得这些人谁也不敢开口。

此时慕容清在里面摇摇晃晃的都快睡着了,但他还是饿的很,即使想睡也睡不着,眼睛就这么滴溜溜地盯着这个巨大的蛋壳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6章 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


突然,慕容清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在这巨大蛋壳的最上端找到了一个小巧的按钮,这个按钮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是看不出来。

看到这,慕容清想都没想,直接伸出手按了下去。

这一下,吓得慕容清都是缩在了一起,只见整个蛋壳开始颤抖起来,外面的人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忙放下这个东西,躲到一旁。

就在慕容清紧张的一塌糊涂的时候,蛋壳“嘭”的一声炸裂开来,慕容清也暴露在众人的眼前,长老看到蛋壳爆开后里面出现个人,也是大吃一惊,手中的拐杖直直地指向慕容清。

“你……你是什么怪物?”

见到长老这么紧张,众人也是很紧张,纷纷都是躲在长老的后面,生怕慕容清起来给他们什么威胁。

慕容清见到自己从这蛋壳中出来,也是很兴奋,但是饿了这么久,身上已然没有了力气,“各位,给我点吃的吧,我饿的不行了。”

慕容清说完这句话就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长老这时才放松了些警惕,走到了慕容清的身边,打量了起来。

“唉,你们别愣着了,这就是个人,快把他抬回去,不然会死的。”长老说完便向前面走去。

“长老,那这个蛋壳呢?还要不要抬?”

“抬个屁,这个东西现在抬回去还有个屁用。”

看了看那个蛋壳,长老而是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这次捡到宝了,谁想到这东西现在居然像一块烂掉的破木头,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

几天之后,映入慕容清眼中第一件事物便是一根巨大的汤勺,看着那个巨大的汤勺,慕容清挣扎着坐了起来,起来后,慕容清才打量了一下那个拿着汤勺的人。

那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身体很瘦弱,但是精神却很好,见到慕容清醒来,眨巴着大眼睛,笑了起来,“哇,你居然醒来了,你知道你这一次睡了多久吗?足足五天啊。”

“五天?”慕容清也很诧异,自己居然睡了五天,这五天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女孩见到慕容清这个样子,也是有些疑惑,“你不会失忆了吧,哎呀,那些事情先不要去想了,这是长老让我给你熬的鸡汤,你自己拿着喝点,最近埃克学院要来青阳学府选人,我可得抓紧加强实力了。”

小女孩说完,把汤勺推到慕容清的手中便跑了出去。

慕容清看着手中的汤勺,愣愣地发呆,“埃克学院要来这里选拔了吗?看来我也要加强实力了。”

想着,慕容清便用汤勺大口大口地喝着鸡汤,直到正盆都被他喝光,慕容清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

“吃饱的感觉果真是舒服啊。”

肚子舒服了才有力气修炼嘛,慕容清盘腿而坐,双手结印,体内强烈的能量瞬间释放,将整件屋子笼罩住,此时的慕容清已经是接近魂者的水平,只是还欠缺一个时机便可突破到魂者。

魔兽世界十分奇妙,每一个修炼者都想要拥有强悍的实力,但是这几乎是很难做到的。

这个世界的修炼者大致分为这几个水平,从低到高依次是魂者,魂灵者,魂王者,魂皇者,魂宗者,魂尊者,魂圣者,传说只要突破了魂圣者这个一阶段,便可领域到天地的喻义,从而踏入另一个阶层,只是这样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

在这片大陆,想要进行修行也是很难,因为这里的修行者,需要吞噬兽灵来强化自身,魔兽大陆中的魔兽都有着很强悍的实力,想要吞噬掉兽灵就必须杀了魔兽,然后从魔兽的体内取出兽灵来。

只不过刚刚取出的兽灵并不能就这么使用,魔兽本身拥有着暴躁的能量,如果直接服用下去的话,服用者就要承受住那股暴躁能量,稍有不顺者便会被这股能量爆体而亡。

在这片大陆上,有一种新型的职业,叫做药剂师,这样的人就是负责用很多种不同的药材来中和掉兽魂中的那股暴躁能量,然后给人使用的。

能够成为药剂师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首先要拥有着足够强大的魂力,然后再到埃克皇室中的药剂店去测试,那里有着专属的仪器,只要通过测试,便可顺利成为一名药剂师。

窥探着自己体内的能量,慕容清此时也是大喜,目前自己已经到了能量饱和的地步,只需要一个契机便可突破,成为一名真正的魂者,只要成为魂者便可拥有属于自己的功法,从而行走在这片大陆之上。

收回空气中的能量,慕容清明白突破魂者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既然现在突破不了,那还不如顺其自然。

漫步在这青阳学府之中,慕容清虽然多日未动,但是经过刚才的修炼,体内也会恢复的差不多了。

走着走着,慕容清发现在这青阳学府的正中间有着一个大大的擂台,擂台上面像模像样地站着两个人,下面全是欢呼起哄的人,而其中一个便是之前给自己喂汤的小女孩。

小女孩此时扎着一个马尾辫在台上跳来跳去,不断地分散着对方的注意力,慕容清看到这点时,也是往那边凑了凑。

看的出来,小女孩是想分散对方,然后找出破绽,然后趁机攻击对方,可是这样也是很耗费体力的,在小女孩的对面是一个强壮的男子,男子一身爆炸性的肌肉站在那里很是笨重。

慕容清站在旁边看着这场比赛,觉得很是有意思,在慕容清看来,虽然这个小女孩比较灵活,但是这样耗费的体内真的很大,估计用不了多久,小女孩就会败下阵来。

果不其然,又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女孩一个身形不稳,便要摔倒在地,那个肌肉男见机会来了,迅速奔跑起来,一拳朝着小女孩砸了过去。

这一拳的力量看的慕容清都是惊呆了,只见其一拳砸下,顿时尘土飞扬起来,旁边观看的众人都是连连后退咳嗽起来。

当尘土散去之后,令众人震惊的是,小女孩并没有受伤,就那么稳稳地站在那里,反观那个肌肉男,则是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虽然这一切对于众人很是不解,但慕容清还是清楚地看到了之前的过程,当肌肉男这一拳锤下去之后,小女孩顿时躲了过去,双腿夹住肌肉男的脖子,给对方来了一个四两拨千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7章 处境真的很不好


肌肉男受到这样的打击,自然是昏迷倒地,此时慕容清也是笑了起来,看似这个小女孩刚才是体力不支,其实这一切都是小女孩设计的圈套,而那个肌肉男还傻傻的以为自己就要赢了。

众人见肌肉男倒地,顿时大喊了起来,“大师姐,好样的!”

小女孩见肌肉男倒地不起,忙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把这个大块头弄下去吧,今天实战就到这里了,你们也早早回去休息,明天埃克学院的人就要来这里招生了。”

这个小女孩的威望似乎在众人面前很高,当其说完,所有人都是照办,顿时这里便没有人了,小女孩此时站在台上本来也打算走的,但是当其看到慕容清之后,也是很诧异。

“唉?你居然醒了啊,本来以为你体格很不好,没想到你回复的居然这么快。”

见小女孩这么说,慕容清也是点了点头,“多谢你这几天的照顾,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女孩见慕容清这么说,也是笑了起来,“哇,你就是用这么老套的方法来泡女孩子的吗?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叫肖冉儿,青阳学府的大师姐,以后谁欺负你报我的名字。”

听完肖冉儿这一大串的话,慕容清都是有些哭笑不得。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慕容清笑了一下,此时自己的处境真的很不好,慕容清这个名字暂时就先不要用了,想了想,慕容清随口说道,“我叫阿牛。”

肖冉儿听到慕容清说自己叫阿牛,顿时笑的合不拢嘴。

看着肖冉儿笑成这个样子,慕容清在旁边也是很无奈,见慕容清没有什么反应,肖冉儿捂着肚子说道,“哈,你还没吃完饭呢吧?走吧,一起去吃点,我保证你会喜欢上我的手艺。”

对于吃,慕容清永远都是积极的,只不过见到肖冉儿这么说,慕容清也是很诧异,“你居然还会做饭?”

“哇,你居然这么问,是不相信本人的实力吗?”

说完,肖冉儿拉着慕容清便向着青阳学府的外面跑去。

本来慕容清的心中很是疑惑这肖冉儿到底要干嘛,但是当肖冉儿带着慕容清到了一个山洞下面之后,慕容清也是惊呆了,这个山洞下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厨具,而且柴米油盐样样齐全。

看到这,慕容清都是不可思议地说道,“这里居然有这么多东西,据我所知,青阳学府里面不是管饭吗?为什么你还要来这里自己做饭吃呢?”

肖冉儿一边忙活着一边说,“你懂个屁,青阳学府那饭能吃吗?我看到都觉得恶心,还是自己做饭吃着爽,还能陶冶情操。”

想了想,慕容清也是觉得这个肖冉儿真的很有意思,这样的生活真的很自在,想着想着,慕容清便打算坐下,但是当其刚坐下之后,发现自己的背后有一股浓重的鼻息味,那种味道令人作呕。

就在慕容清怀疑后面是什么东西时,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爪子便向着慕容清抓来,慕容清已经临界魂者,对于周围的感知力自然很强,当那只毛茸茸的爪子快要拍到慕容清的身上时,慕容清身形一闪,顿时躲开。

肖冉儿见到此时突然发生这种情况,身体内强横的能量顿时爆发而出,“大懒,不得放肆,这位是我朋友!给我老实趴在那。”

慕容清此时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只巨魔熊,看到那只巨魔熊在肖冉儿的怒吼声中乖乖地趴在地上,慕容清也是很诧异,“原来你是驯兽师啊。”

这个魔兽大陆里面有很多职业,有一种人终生成不了魂者,但是他们有一种很特别的方式,那就是成为驯兽师,他们天生可以和魔**流,并且与魔兽订立契约。

只是这个契约必须是驯兽师和魔兽达成一定的条件,最后才可以签订灵魂契约,然后驯兽师给予魔兽之前所答应的条件,魔兽为驯兽师卖命。

传说中在很早之前,便有以为驯兽师便和一只神兽签订了灵魂契约,魂兽师们很想得到这只神兽,但是不料,这位驯兽师凭借着这只神兽的实力足足打败了七名魂圣者,七名魂圣者三名陨落,四名重伤。

只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化,驯兽师这个职业在魔兽大陆上面变得少之又少,很多人对这个职业都是没有太多的了解。

肖冉儿见慕容清这么问,也是疑惑了起来,“阿牛,没想到啊,你居然知道这个,只不过我并不是一名纯正的驯兽师,我的体内有两种不同的因素,所以我只能称作半个驯兽师,但是同时我又是半个魂兽师。”

肖冉儿说完这一切,似乎很是难受,但顿了顿,又反问道,“阿牛,倒是你,你居然也是个魂兽师啊,之前你昏倒我便观察过你,只是那个时候,我觉得你身上没有一丝的能量波动,所以没往那方面想。”

慕容清此时也是笑了笑,不知口否地点了点头,“我确实是名魂兽师,而且我还是一名很想加入埃克学院的魂兽师。”

“埃克学院嘛,据说今年的标准还是很高的,必须要有七成的能量波动才能被录取啊,阿牛,你现在是什么实力了?”

其实在魂者之前,对于那些修炼者是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的,但是对于他们自身实力是有一个评估的,那些修炼者自身会有一个感应,对于自身实力到了几CD可以知道,而肖冉儿所说的就是这个。

慕容清坐在那边,想了想说道,“我嘛,顶多算六成实力吧。”

肖冉儿见到慕容清这么说,也是叹了口气,“阿牛,其实,如果今年没有被录取,你就再等四年,四年的时间只要你努力修炼,还是可以进入埃克学院的。”

慕容清见肖冉儿这么说,也是点了点头。

此时肖冉儿已经把东西烤好了,是一只不知道什么魔兽的腿,肖冉儿从铁架子上面割下一块洒上下调味品便扔给了慕容清。

慕容清接过之后,尝了一口,觉得还是不错。

“怎么样,我做的东西很好吃吧?”

“恩,很不错。”

二人就这样在这个山洞吃完一顿还算惬意的晚餐。

伸了伸懒腰,肖冉儿看了看外面天色,对着慕容清说道,“阿牛,我们该回去了,虽然这边很不错,很自由,但是晚上有很多的魔兽出没,如果在这里过夜的话真的很危险。”

“好,我们回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兽神帝主》

第8章 不明所以


肖冉儿和那只巨魔熊说了几句之后,便向着前面走去,慕容清也跟在其后,只是在出来一阵之后,慕容清突然感觉到了空气中一股强悍的能量波动,对于这股能量波动,慕容清很是熟悉,因为这股波动的来源正是慕容恺。

感觉到这,慕容清慌了,马上拉起肖冉儿向着青阳学府的方向冲去,慕容清这一动,身体上面自然是泄露出一阵能量波动。

而此时在几千米外的一道黑影自然也是感觉到了慕容清身上的这抹能量,“呵呵,再强的强者小时候也是个弱者,慕容清,今晚你跑不掉的!”

说罢,那抹身影顿时一变,强烈的能量波动附着在其脚底,向着远处跳去。

肖冉儿见到慕容清突然之间这么慌乱也是不明所以,“阿牛,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匆忙?”

慕容清此时根本没有时间看肖冉儿,脚下的脚步还是在加速,“肖冉儿,这件事我现在跟你解释不清楚,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跟你解释的,现在我们有危险,他来了。”

慕容清说完这话便不再出声,只留下肖冉儿一个人在那里疑惑。

虽然此时慕容清已经到了接近魂者的水平,但是在身为接近魂王者水平的慕容恺面前真的可以说是什么都算不得。

慕容恺此时脚下就像是安装了一个弹簧,每一蹦都有几十米的距离,这就是魂灵者巅峰的可怕之处。

虽然慕容清跑的很快了,但就在其将要进入青阳学府时还是被慕容恺追到了。

此时的慕容恺还是那副丧心病狂的样子,看着慕容清就在前面,慕容恺也是笑了起来,“清儿,怎么见了府主这个样子呢?才出来这么久,连这点规矩都没有了吗?”

慕容清见自己跑不掉了,松开肖冉儿的手,把其向后推了一下,然后看向慕容恺,“慕容恺,看来你还是那么执着,不过我觉得你的执着是好的,斩草要除根嘛。”

“哈哈,清儿,你果然是我在慕容府中最看好的人,你和那些垃圾东西比不了,只有你能够一眼看穿我的心思。”

“是啊,我是能看穿你的心思,但我还是没有看穿你的狼子狗心啊。”

此时肖冉儿在旁边听得都愣住了,因为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快了,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过来,明白过来的肖冉儿怔怔地看着慕容清,笑了起来,“哈哈,我真的是挺傻的,慕容府中的清儿,你是慕容清对吧?”

看了眼肖冉儿,慕容清朝她点了点头,但是却什么也没说。

此时的慕容恺就像是一只饿了很久的狼,眼睛完全红了,身上浓烈的能量全部释放了出来,空气中全部都是慕容恺所释放出来的能量。

感受到慕容恺所释放的能量,慕容清感觉到自身很是压抑,而肖冉儿更是觉得压抑,这边是魂灵者巅峰实力的恐怖,光是能量释放便可让一名接近魂者人受不了。

见到慕容清惨白的脸色,慕容恺笑了起来,“哈哈,清儿,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己跟我回去,二是我抓你回去,你选择一个吧。”

见到慕容恺这么说,虽然肖冉儿内心还是有些不快的,但还是抓住了慕容清的手,大声地喊道,“慕容清,你别跟他走,走了他会弄死你的。”

见到肖冉儿这个样子,慕容恺再次笑了起来,“小姑娘,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这是我慕容府中的家事,如果你非要掺和进来的话,我不介意多带走一个。”

慕容清此时也是明白了,今日这慕容恺是一定要带走自己了,只不过慕容清不甘啊,自己还没有强大起来便这样死去,自己真的不甘啊,自己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难道就真的这样死了吗?

慕容清想了很久之后,淡淡地说道,“慕容恺,我跟你走,但是这个女孩,你不要动!”

慕容恺见慕容清如此说,也是笑了起来,“哈哈,可以,只要你跟我回去,我保证这个小女孩还是好好的。”

“肖冉儿,跟你在一起很快乐,只是刚才我并不是要故意骗你的,而是怕你也卷进来。”

说完这一切,慕容清便向着慕容恺走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那股属于慕容恺的能量似乎在压缩,另外一种不知名的能量在向着这边蔓延过来,那种能量波动甚至比慕容恺的还要强盛很多。

慕容恺自然也是发现了空气中能量的变化,“到底是谁,不要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听到慕容恺这么说,在慕容清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走出来一个老头子,老头子佝偻着背,看着天上的慕容恺,笑了起来,“你就是慕容恺吧,虽然你慕容家很强悍,但是我老头子还是不怕的。”

肖冉儿此时也是注意到了那个老头子,见到老头子出来了,肖冉儿跑到了那个老头子的身边搀扶住了那个老头子,然后笑着说道,“老祖师爷,你怎么出来了?冉儿可是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啊。”

老头子见肖冉儿这么说,也是笑了起来,“呵呵,人老子,就不爱凑热闹了,所以才不愿意出来了。”

慕容恺此时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因为在他看来,眼前这个老头子的实力完全在自己之上,对于这种强悍的对手,慕容恺也是没有把握能够打过。

“在下是慕容府府主,今日过来处理慕容府中家事,所以希望外人不要插手,不知阁下什么意思?”

那个老头子见到慕容恺这么说,嗤之以鼻地一笑,“慕容府很叼吗?当年我在江湖上面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撒尿和泥呢,你个小娃娃,现在居然在我老头子面前嚣张,哼,还差点资格吧。”

老头子看了一眼慕容恺继续说道,“今天你可以离开,但是想要把这位小友带走,那是门也没有的,他现在已经是我的徒弟了。”

老头子说完这句话,慕容恺的脸色也是一变,对方居然这么说了,那么今天这件事还真的不好办了。

但是此时慕容恺又没有把握打过对方,慕容恺站在那里笑了起来,“好,很好,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今天我就先离开,但是我还是会过来的,当我再过来的时候,不光要带走他,还有你的命!”

说完,慕容恺转身一蹦便离开了。

继续阅读《兽神帝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