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此星辰非昨夜蔚月端白无尘,似此星辰非昨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似此星辰非昨夜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雪花
简介:封后大典上,她为了救自己心上人,被迫嫁给了皇上!却在洞房的最后一刻,皇上人头落地!她看着那面具之下的眼,认出了自己的心上人
“皇后娘娘,本王不在的这三年,你真的有想我吗!”然而等待她的,却是无尽的暴怒!
角色:蔚月端白无尘
似此星辰非昨夜蔚月端白无尘,似此星辰非昨夜小说免费阅读

《似此星辰非昨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封后大典,谋反?


蔚月端坐在绣着鸳鸯戏水图的喜床榻上,听着外面喜气洋洋的敲锣打鼓还有恭贺声,心里的苦涩却浓郁到了极点。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

更是文轩帝白文轩封后的日子。

她是蔚国师的嫡女,生来就是要当皇后的。

可是……却不是他的皇后啊……

“砰!”

洞房的门突然被一把推开。

一道醉醺醺的身影走了进来。

“月儿……”

他轻唤着,坐在了蔚月的边上。

浑身的酒气,让蔚月皱起了眉。

“皇上。”

她轻声应着,身体却僵硬无比。

“月儿,服侍朕。”

白文轩一把扯开了她的红盖头,看着她如同天仙般的脸蛋,雪白的肌肤衬着这一身红嫁衣,如梦如幻。

“皇上,我……”蔚月的身子不由的颤抖了起来,内心痛苦万分!

虽然,她早就知道这是代价。

救下自己心上人的代价!

但……真到那一步,她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三年前,朕登基,答应你饶白无尘一命,你亲口答应的朕,要做朕的皇后!”

见她不愿,白文轩眉宇闪过一丝怒意,用力的勾起了她的下巴,喝道:“你现在……是要违背和朕的诺言吗?”

“你信不信朕现在派人去杀了他!”白文轩狠狠的将蔚月按倒在床榻榻上。

“臣妾……不敢违背。”蔚月痛苦的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满是白无尘离去的背影,一点一点的褪下了身上的红嫁衣。

无尘,无尘。

蔚月闭上了双眼,泪水从眼角划过,心中默念着那个深深爱了六年的名字,等待即将到来的惩罚。

但是过了许久,那最后一刻,还是没有来临。

蔚月睁开了双眼,心脏在那一刻几乎停止了跳动。

压在她身上的白文轩,早已没有了脑袋!

热血从断口处涌出,溅了她满身。

“啊!”

蔚月竭嘶底里的尖叫了起来,拼命的往角落里缩去,这才看清楚床榻边站着一个人。

一个戴着面具的人。

明明是白文轩的封后大典,他却也穿着一身新郎的衣袍,胸前那红绣球染满了白文轩的血,格外的刺眼,通红。

他将手中白文轩的脑袋丢在了地上。

咕噜咕噜的滚到了蔚月的脚边。

那死不瞑目的眼,就这样看着蔚月。

“你……你是……”

蔚月浑身都在颤抖,但是她看着那人面具之下的眼,心脏却猛然收缩了一下!

那双眼,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无尘!”

蔚月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那些害怕、恐慌,此时此刻全部变成了极致的想念还有惊喜!

“无尘,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我一直都在想你……”

她喜极而泣,不断的诉说着自己的相思,但是白无尘却狠狠的将她扔回床榻榻。

“皇后娘娘,你当真会想本王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2章 你在哪里


皇后娘娘这四个字,他咬的极重。

身上的暴戾,愤恨还有怒意,让蔚月如同掉入了冰窟窿里,浑身冰凉。

“本王被贬三年,你根本不知道本王经历了什么。”

白无尘见她那模样,那红彤彤的床榻单和嫁衣,分外刺痛了他的眼。

他扯掉自己的衣袍,欺身而上。

“而你呢?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后,是文轩帝的皇后,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还有脸说想本王!”

三年!

他守在那鬼地方,日思夜想,痛不欲生。

等来的却是她即将要被封后,与白文轩成婚的消息!

蔚月吃痛的叫了出来,她从未行过此事,白无尘却没有丝毫的怜惜,用最粗暴的方式要了她。

“痛?”白无尘冷笑一声,“你的痛,根本比不上本王的千万分之一!”

听见白无尘的怒吼,蔚月的眼泪如同决堤。

是了。

她差点忘了,白无尘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

他定是恨自己恨到了骨子里……

“为什么哭?”白无尘看着她的眼泪,心中的怒意更是熊熊燃烧!

“是因为白文轩死了吗?放心,这皇后的位置,本王——不,是朕,朕一样会给你。”

“无尘……”蔚月声音颤抖着,努力的伸手想要抚摸这张自己深爱了六年的脸,说道:“当年……白文轩想要杀你啊!我若不嫁给他,他真的会杀了你啊……”

为了心爱之人献身,她的苦,谁又懂。

白无尘有什么资格这样来责怪她。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在这洞房里响起,白无尘突然跟疯了一样掐住了她的脖子,怒吼道:“所以,你还想跟朕说,你是为了救朕才嫁给白文轩的吗?蔚月,你可真是下作到了骨子里!”

“咳咳……”

蔚月瞬间便觉得喘不过气来了,剧烈的咳嗽着,但是白无尘的手却越来越紧,她快要窒息了!

“当年你看白文轩登基,你便爬上他的床榻!现在白文轩死了,这皇宫外面全都是朕的人!苍国已是朕的天下!所以你又想蛊惑朕,爬回朕的身边了是吗?”

白无尘咆哮着,在蔚月即将要晕死过去的瞬间,狠狠的甩开了她!

“不是的无尘,我真的是为了救你……”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艰难的解释着。

“救朕?”

白无尘的声音冷到了极点。

“你可知道,当年朕抵达边疆的第二天,白文轩便派来了无数追兵!想要取朕的项上人头!救我?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白文轩一把扯下了自己脸上的黄金面具,露出了如同修罗一样可怖的半张脸!

脸上满是蜈蚣一样的伤痕,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翩翩公子!

这显然是被大火烧伤的!

“蔚月,你看着我,看着我啊!”白无尘突然癫狂般的笑了起来,说道:“当年朕差点死在了他们纵起的火海之中,那时候,你在哪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3章 废后


怎么会?

看着白无尘的脸,蔚月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如同炸开了一样。

自己明明答应了白文轩成为他的皇后,他怎么还会派人去刺杀白无尘?

“无尘……”她心疼的喊了出来,想要去摸他的伤疤,却被狠狠推开!

白无尘冷笑道:“你为了让朕原谅你,还真是什么谎话都说得出口!放心,朕说过的,皇后的位置,朕一样给你。”

“你就好好坐在这后位上,享受着你应得的惩罚!”

白无尘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离开了洞房。

而他提着白文轩脑袋走出去的那一瞬,所有臣子都俯首跪下。

他们知道,这苍国的已经彻底变天了。

“今日的封后大典,依然算数。蔚月皇后,从今以后,便是朕的皇后。”他冷冷的看着众人,扔下了这一句话。

而台下,冷将军的脸色骤变。

“皇上,臣斗胆询问,这妖妇蔚月是前朝皇后,封后大典更是发生了血腥之事,应当即废后处死,立新后。”

听见冷将军所说,站在他身后的冷如雪娇羞的低下了头。

白无尘眼神微闪。

他能策反成功,冷将军功不可没。

他膝下唯一的女儿,冷如雪,更是早已倾心自己,甚至……

在那场大火中,救出了自己。

白无尘突然一阵心烦意燥。

他本该废后,立冷如雪为后的。

可当他冲入洞房的那一瞬间,当他看到蔚月封后大典的那一瞬间,他竟无法克制住自己。

这个女人,只能是他的皇后!

“皇上,臣必定对皇上肝脑涂地,废后之事,三思!”

就在这时,蔚国师也扑通一声的跪了下来,不住的对白无尘磕头。

自古以来,文武两将本就不合。

更别提将军和国师了,若是废后,蔚国师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女儿必死无疑。

这些年蔚国师对白文轩忠心耿耿,而冷将军敢随白无尘谋反,谁去谁留,自是一目了然。

但眼下,想着洞房内的蔚月,白无尘心中竟满是不舍。

若是自己处死了蔚国师……

她定会恨自己吧?

但随即,白无尘的那丝不舍,又被暴怒所替代。

恨,便恨了。

“将蔚国师关入地牢,朕亲自发落。”白无尘的命令,被层层传递,甚至洞房里的蔚月,都听的一清二楚。

“爹爹……”蔚月突然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满心的悲凉。

白无尘,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那废后一事……”看着蔚国师被拖走,冷将军心中大喜。

冷如雪脸上的激动之色更是溢于言表。

“……封冷将军之女,冷如雪为贵妃。”

白无尘仅仅是扔下了这一句话,便甩袖离开了。

废后的事情,只字未提。

看着白无尘离去的背影,冷如雪紧紧的捏紧了双拳。

就连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中,都浑然不知。

三年前她为了让白无尘倾心自己,故意派人追杀,放了那一场大火,上演了一场美救英雄的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4章 贵妃不够


但饶是如此,他的心里,却依然是那本要嫁给白文轩,对他不贞不忠的女人!

“爹爹,贵妃不够,女儿要当皇后。”

冷如雪的声音很轻,但那其中的坚定和杀意,却让冷将军也侧目。

他这个女儿,可不是什么花瓶。

是真正上过沙场的女将,战功赫赫,却因白文轩的对女人的看轻,还有忌惮冷家功高盖主,硬是将她贬去边疆。

她在边疆遇到了白无尘,从此一见倾心。

她必须要当皇后,必须!

……

“皇后娘娘,您请回吧……皇上是不会见你的。”

寝宫门口的李公公一脸的为难,这已经是蔚月跪在这的第三天了……

她面色苍白,嘴唇已经被刺骨的寒风吹的裂开来了,浑身上下都在不住的颤抖着,如同即将要凋零的落叶……

“李公公……当时本宫求您了,再去禀报一次,行吗?”

蔚月的声音沙哑,恳求着李公公。

自从封后大典那天起,蔚国师便被关入了地牢,至今不知死活!

而白无尘,再也没来找过她。

“可是……”

李公公叹了口气。

这寝宫里,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娇笑,很显然,是贵妃娘娘陪在白无尘身边。

他怎好去打扰呢?

“李公公,我求您了。”

蔚月没有再以本宫自称,弯下腰,重重的给李公公磕了个头。

“哎呀皇后娘娘,使不得啊!你这……唉,小的再去给你禀告一次……”李公公急的跺了跺脚,还是走进了寝宫……

“皇上……”李公公跪在地上,不敢看白无尘和冷如雪的相依偎的暧昧模样,声音颤抖着说道:“皇后娘娘……已经在外面跪了三天三夜了……”

听见皇后娘娘这几个字,冷如雪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柔软。

“她那么喜欢跪,那就让她继续跪着!”

白无尘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将手中的玉杯狠狠的摔碎,然后一把将冷如雪搂了过来……

李公公心中轻叹,退了出去。

“娘娘,回吧。”李公公摇摇头,离开了。

蔚月死咬着唇,听着殿中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

心如刀割!

白无尘看着身下的人,俯身笑道:“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冷如雪愣了一下,心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来人,将皇后娘娘拖进来!”

白无尘的命令,让冷如雪心底腾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耻辱。

“皇上,这……”她下意识的想要穿上衣物,却被白无尘狠狠禁锢住。

“怎么?你不乐意?”

白无尘的声音有些冷。

“怎么会?只要皇上开心,臣妾什么都乐意……”冷如雪咬紧牙关,心中对蔚月的恨意却越来越浓!

她如何不知道,在白无尘心里,自己不过是一个用来激怒蔚月的棋子而已!

“扑通!”

蔚月被下人拽着头发上,狠狠的扔到了白无尘的榻边!

“无尘……”

三天不吃不喝,受尽冷风吹的蔚月,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几乎要晕死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5章 明日斩首


“想救你爹爹?”

白无尘突然伸手拽着蔚月的头发,狠狠道:“那就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该如何服侍朕!好好学学!日后你给朕服侍舒服了,朕指不定放你爹一条生路!”

冷如雪柔柔的叫着,眼神却越来越冰冷。

她一定要杀了蔚月!

蔚月的身子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她死死咬着嘴唇,鲜血不断的从她嘴角溢出!

这个男人,太熟悉她了。

他总是知道,刀子往哪里捅最痛。

白无尘,如果你想报复我,那么你赢了……

蔚月终于两眼一黑,昏死过去了……

“哗啦!”

蔚月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被一盆冷水泼醒。

那刺骨的冰凉让蔚月惊醒,四处打量着,却发现自己处于……冷宫。

触目可见的荒凉,角落里的蛛网,满地的落叶。

一切都毫无生机,毫无希望。

就好像现在的她一样。

“皇后娘娘对不起!看您一直不醒,翠儿只能出此下策……”蔚月的贴身婢女翠儿跪在她身边,连忙帮她擦拭干净,双目通红道:

“娘娘,那天您晕倒之后,皇上便说……将您打入冷宫。直到,直到您学会如何服侍皇上为止。”

蔚月惨笑。

服侍?

白无尘要的不是服侍。

他要的,是狠狠的,不留任何尊严情面的羞辱自己。

“蔚国师那边,有消息吗?”

蔚月的声音很是沙哑,翠儿连忙端来了茶水。

“……娘娘,国师明日便……”翠儿突然不敢说下去了。

“咔嚓……”手中的茶杯应声掉落在地上!

“便如何?说啊翠儿,你告诉本宫!”蔚月疯了一样的抓住翠儿的双肩,几乎是吼了出来!

“皇上亲自下令……明日午时,菜市口当街斩首!”翠儿说出来的瞬间,蔚月脚下踉跄了几步,直直的跌坐在了地上。

“娘娘,您身子虚弱,万不能再想这些伤心的事……”

翠儿连忙去扶。

“本宫要去见皇上,他在哪?皇上在哪!”蔚月一把推开翠儿,跌跌撞撞的冲出冷宫,却因身子太过虚弱,狠狠的跌倒在井边。

蔚月怔住了。

她看着井水中的自己,脸色苍白的如同女鬼,衣衫破烂不堪,完全没有了昔日母仪天下的模样。

这样的她,如何取悦白无尘?

蔚月凄凉的笑了起来。

“翠儿,替本宫梳妆。”

蔚月用冰凉的井水清洗着身子,将身上的污垢全部洗净,尽管浑身冻的发抖。

毕竟这冷宫里的人,是没有资格享用热水的。

她换上了一套杏色的衣裳。翠儿替她盘发,描眉,点红唇。

但是眼神却有些躲闪,不留痕迹的往蔚月的身上塞了些什么。

镜中的人儿,一点一点的美艳了起来。

如同当年她第一次见到白无尘的模样。

她是注定要成为皇后的嫡女,而白无尘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明知没有可能,她还是爱上了。

蔚月深吸一口气,来到了白无尘的寝宫。

“皇后娘娘……”

几乎所有人都被她的端庄高贵惊艳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6章 密谋造反


“娘娘,皇上已经准备去上朝了,您……”李公公连忙拦着她。

“让开。”

她淡淡的看了李公公一眼,红唇吐出了这两个字。

不知怎的,那一瞬,李公公竟浑身颤抖了起来。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还有母仪天下的威严。

他真的让开了。

今日的皇后娘娘,跟以前……不一样了。

蔚月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寝宫,看到了半躺在榻上的白无尘。

“你学会如何令朕高兴了吗?”

白无尘见她这副模样,眼中闪过些许火热。

蔚月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吻了上去!

白无尘知道怎么伤她。

她也知道怎么取悦白无尘。

他们都太熟悉对方了。

他爱的就是自己这副模样。

他喜欢将高高在上的征服在脚下,然而毫无遵义的羞辱。

自从蔚月看到冷如雪的那瞬间,她就知道,白无尘的口味还是没变。

但是征服一个女将军,哪比得上征服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来的痛快?

“无尘……”蔚月细细喘息着,几乎是白无尘要什么,她就给什么。

“我只有一个要求,放过我爹爹……”她抱住身上的人,乞求道:“只要你放过他,我愿意……做任何事。”

白无尘心中一动,呼吸亦变的沉重了起来。

她是他心尖上的白月光。

哪怕自己出事后她转眼就投靠他人,甚至谎话连篇,他依然觉得她是世间最美好,是他最想征服的人!

这番话从蔚月嘴里说出来,对白无尘而言,无疑带有天大的诱惑。

“你爹爹,对白文轩太忠心了。”

他狠狠的堵住了蔚月的嘴,这番话却让蔚月心里一沉。

“我会让他辞官回乡,安度晚年,不再从政!”她挣扎着,连忙说道。

白无尘看着身下的女人,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答应她了!

但就在这时,蔚月的衣袖突然掉出了一封信。

上面的字迹,赫然是蔚国师的字!

“这是……”看到这封信,蔚月心头没由来的一紧。

她从未见过这封信,这是谁放到自己身上的?

白无尘突然起身,披上龙袍,打开了信封。

“皇上……”

见他站着读信的背影,蔚月心里不安到了极点!

这到底是一封什么信!

“蔚月……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白无尘的怒吼,突然响彻了整个寝宫!

“你一边求朕让过你父亲,一边却和那老不死的密谋造反?朕是不是对你太好了。”白无尘冲到蔚月面前,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狠狠的撞向床榻脚。

“砰!”

蔚月的额头立刻流出了温热的液体,她痛得更是几近晕厥。

但是蔚月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她拼命的想要解释:“无尘!什么密谋造反?这绝对是误会!我根本不知道这封信——”

话还没说完,白无尘便将信狠狠的甩在她面前!

蔚月看着信上的字,身体一点一点的冰凉了起来。

“传朕口谕,蔚国师密谋造反,当即斩首!蔚家满门入狱,等待发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7章 折磨


满门抄斩!

这几个字白无尘云淡风轻的吐露出来,可是对于蔚月来说,却是晴天霹雳!

‘扑通’一声,蔚月跪了下来,她抓住了白无尘的衣袖,泪痕划过了鼻梁,苦苦的哀求着:“求你……不要伤害我父亲,臣妾父亲忠心耿耿,绝无造反之意!”

“那信如何解释?”白无尘冷笑。

那信函上是蔚国师的亲笔字迹,明明写着,皇上昏庸无道,推翻主宰,拥立为王。

这几个字对于白无尘来说句句诛心。

“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信是怎么回事 ,诬陷,这一定是诬陷,蔚家世代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造反!”

蔚月咬着牙,唇边咬破了血丝,脸色苍白如纸,只是眼神之中,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他的眼眸漆黑如同阴暗之尘,闪过一抹戾气,粗鲁的扼住她的下巴,“蔚月!当真以为朕那么好骗吗?你别仗着朕爱你,不敢杀你,就拿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连诓骗朕,好大的胆子!”

这蔚月竟然用这么愚蠢的理由来诓骗自己!白无尘顿时间怒火在心中沸腾。

“求你……不要杀我爹爹,臣妾愿意做牛做马。”

蔚月的眸中剧烈的疼痛着,没有了往日的高傲与尊严,卑微的恳求着眼前王者一般都男人。

她死死的跪着,是那么的卑微和低声下气,只要能救爹爹,她认了。

她终于知道服软了。这是蔚月第一次在白无尘面前求饶,白无尘感觉到心中很有快意。

他的目光血红,眼中带着血丝,面目变得狰狞仿佛要把她的下巴捏碎,声音如履薄冰一般冰冷的说着:“蔚月,你现在求饶,已经晚了,朕要你亲眼看着,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随朕去断头台!”他的目光一狠,眼闪过一抹戾气。

“我不去,我不去……”蔚月惊恐起来,眸中惶恐不安 ,突然激动的尖叫,她无法亲眼看着父亲死。

蔚月依旧卑微的恳求着,她慌张的一个劲的给白无尘磕头,“求你,不要杀他,你要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她不停的在给白无尘磕头,是那么的没有尊严,被他狠狠的践踏踩在脚底下,额头都磕破了,然而她却始终没有停下来。

“朕要你亲眼看看,你的父亲是因你而死!”

他冷笑起来,唇角闪过深深的讥讽之意。

蔚月不服从白无尘的命令 ,白无尘直接把她拖了起来,粗鲁的拖着走。

她一个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力跟白无尘抗衡,硬生生的被白无尘如同把她当作物品一般,拖入了断头台。

断头台上,白无尘坐在居高临下的宝座之上,蔚月被两名侍卫束缚着全身,不能动弹。

“爹爹!”

台下的人儿,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爹爹么?

只见蔚国师浑身是血,遍布布满了血淋淋的伤痕,跪在地上,手上烤着铁链,可以清楚的看出,受到了怎么样的酷刑。

这些满身是血的伤痕,对于蔚月来说,触目惊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8章 地牢


“月儿。”

这一声呼唤,蔚国师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他凄凉的勾起一个笑容,“爹爹能在死之前见到你,此生足矣。”

“臣妾求你!放过我爹爹,我爹爹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造反,您放过我爹爹,臣妾什么都愿意做!”

耳边传来了蔚月不断恳求的哭泣声。

然而白无尘冷血无情,就好像听不到似得。

“蔚国师逆谋造反,其心当诛,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白无尘的话如同置身冰窖一般冷血无情。

面对将死之际,蔚国师没有半分畏惧。

他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仰天长啸:“哈哈!白无尘,你是非不分 ,根本不配当一个皇帝,你不得好死!”

这是蔚国师最后的遗言。

刽子手的刀剑缓缓的落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就要被这无情的刀剑砍了头,蔚月拼命挣扎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拼了命的想要挣脱,可是她的全身被束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的人头落地。

哐当!

蔚国师的人头落了地,鲜血溅到蔚月的脸上。

“不要!”她红着眼眶撕心裂肺的嘶吼着。

她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的人头在她的眼前落了地,蔚国师死之时,眼睛睁的比石头还要大……

她的爹爹死不瞑目啊!

蔚月痛心疾首的看着这一切,如同乱箭穿心,她第一次这么狠,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没有能力救自己的父亲。

“白无尘!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蔚月痛失至亲,几近疯癫一般都状态,危机关头她挣脱了两个侍卫的束缚,拿起手中的匕首就要朝着白无尘刺去。

她没有武功 ,白无尘想要对付她易如反掌,轻松的就禽住了蔚月,并且把蔚月打晕了。

“皇后以下犯上,打入地牢!”

……

等蔚月醒过来之时,已经反正自己身处在阴暗潮湿,昏冷如同冰窖的地牢里。

她是被人用刺骨的冷水泼醒的。

她被人用十字架挂了起来,全身被铁链子捆绑着无力逃脱。

耳边传来了侍卫幸灾乐祸的笑声:“只要您画押,小的就给您松绑,让您免受皮肉之苦。”

侍卫拿出来一张纸,想要她写下自己的名字,认下这谋反之罪。

“我呸!”蔚月冷声一笑,狠狠的朝着那侍卫吐了一口唾沫,凄凉的笑着: “我蔚家一生傲骨,世代忠心,这子虚乌有的罪名,本宫不认。”

她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倔强,令侍卫也不由得不寒而栗。

“那可由不得你!给我打,往死里打!”

侍卫的话不留一分情面,随着侍卫一声令下,几个狱卒立即鞭打着蔚月。

蔚月全身被鞭打着几乎痛的快要麻木了。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封信的事情,这封信应该是她的贴身侍女翠儿放进去的,到底是谁,买通了翠儿,这么处心积虑的陷害于她?

她发誓,待她出去,她必定要伤害蔚家的人血债血偿!

“招与不招?”

“不招!”

这区区的皮肉之苦,她受得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9章 本宫才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狱卒并没有因为她的倔强而给她怜悯,反而变本加厉。

一边用鞭打的酷刑,一边十指连心企图夹断她的手指头,还用碳火焚烧她的胸口……

种种酷刑,蔚月咬着牙承受,锥心刺骨的疼痛,她没有喊过一声疼。

她最终难以忍受,疼的昏死过去。

“贵妃娘娘。”

耳边传来狱卒恭恭敬敬的声音。

冷如雪打扮雍容华贵的女子绝美艳丽。

她疼的昏死过去,冷如雪用一盆冷水泼她,一直到把她泼醒为止。

蔚月醒过来浑身冰凉,就看到冷如雪得意的嘴脸。

“你来干什么。”蔚月愤愤不平的盯着她,眼底带着怒火。

“我的好姐姐,你可是尊贵的皇后娘娘啊,怎么过的如此凄惨。”

冷如雪盈盈一笑,笑容如同春光一般都灿烂,讽刺味道十足。

这让蔚月也觉得有一些可笑,她没有想到,第一个来看她的人不是白无尘,竟然是她。

蔚月勾起一个冷笑的笑容,虚弱的提起自己的无力的声音:“如果你来是想看本宫笑话的话……那么很好,你已经达到了你自己的目的,你可以离开了。”

哪怕坐了牢,她还是一身傲骨,不愿意与人屈服。

冷如雪怒了,抬起纤纤玉手死死掐着她的脖子,仿佛要把她的脖子给捏碎,一张脸写满了愤怒:“你搞清楚,现在你只不过是阶下囚而已,有什么资格自称本宫?”

面对冷如雪的压迫,蔚月丝毫不畏惧,笑着道:“你不承认也罢,只要皇上不废后,本宫便是皇后。”

冷如雪的面目狰狞,她仿佛要把蔚月的脖子捏断了,目光狠戾起来:“你就不怕本宫杀了你!”

“你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

她死死的盯着冷如雪,没有丝毫的让步,她们蔚家一生傲骨,岂会是贪生怕死之徒?

不过……

“有一个问题本宫想请教你,买通我的婢女往我身上往造反信的人,可是你?”

除了冷如雪,她已经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蔚家落败,收货利益最大的便是冷如雪。

“是又如何?”冷如雪莞尔一笑,那模样尽是妖娆而又倾城。

果真是她!蔚月一点也不例外。

看到冷如雪虚伪的嘴脸,她恨不得把冷如雪撕碎,怒不可遏的嘶吼着:“为什么!你恨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我的家人都不放过!我的家人何错之有?”

她抬举着茶杯,优雅的送入口中 ,狭长的睫毛微微一震:“不这样做本宫怎的除掉你?你记住,你的家人,是被你连累的。”

“你为什么如此恨我?”

为了除掉她,竟然不惜除掉她的家人……

冷如雪的情绪突然之间变得激动起来,怒声开口:“皇后之位本来应该是本宫的,你本来应该是废后!凭什么占据着两个男人的皇后之位?”

她凄凄冷笑,“你凭什么说皇后之位是你的?”

冷如雪的眼眶发红,疯狂的说着:“本宫找人算过了,本宫是母仪天下的命,母仪天下的人只能是本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10章 侮辱


为了所谓的皇后之位,竟然狠心到要除掉她的家人。

爹爹……女儿对不起你。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是因为自己无辜枉死,她就心痛如同刀皎一般。

她死死的盯着冷如雪,冷冷的开口质问:“我根本就无心与你争皇后之位,你想要这皇后之位,我让与你便是,何苦残忍伤害我的家人。”

“我恨你,恨你抢走了白无尘的爱,只要你在,白无尘就不会正眼看我一眼,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够得到他的爱!他们该死!”

冷如雪激动的说着,为了所谓的权利,她几近癫狂。

蔚月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恨意,恨不得把她给撕碎了,“冷如雪,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她拼命的想要把冷如雪给撕碎,可是她发现,现在的她,全身被束缚着,根本就无力反抗。

“哈哈哈!”冷如雪疯狂的笑着,眼底闪过一抹得意,“本宫的报应,就是本宫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冷如雪从自己的袖中优雅的掏出一瓶药来。

她笑盈盈的道:“这是离婚散。喝下之后,无色无味 ,立即断气而亡。”

蔚月一愣,神情一怔,声音颤栗着问:“你竟然这么想要我死?”

“本宫恨,本宫时时刻刻都恨不得你死!”

蔚月一直是冷如雪的心头刺,她一日不死,冷如雪便一日无法做自己高枕无忧的皇后。

父亲已死,蔚月早就没有活着的希望了,但是她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

“我可以答应你喝下这离魂散,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放过我蔚家家奴,以及蔚家年幼的孩童们,蔚国师已经死了,他们只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放过他们吧。”

如果她的死能够换来蔚家上百人的性命,她值了。

蔚月的话让冷如雪觉得深深的讽刺,她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讽之意:“你凭什么觉得本宫会答应你?你不喝,本宫强迫于你,你也必须得喝。”

“我求你,求你放了他们。”‘扑通’一声,拽着沉重的铁链,蔚月猛然跪了下来,没有了往日的傲骨与尊严,卑微的恳求着。

看到蔚月受屈辱,冷如雪觉得很有快意,“哈哈哈!想不到你蔚月也会有今天。”

然而这样却还是不能够让冷如雪满意,她冷笑着一字一顿的开口说着:“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本宫就答应你。”

“你!”蔚月气的牙痒痒,冷如雪竟然变本加厉,如此羞辱她!

她蔚月从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何尝受过这样的侮辱?

可得为了蔚家上百人的性命,她已经别无选择了。

蔚月沉默了,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从冷如雪的胯下爬过去。

如同一只狗在钻狗洞一般,被冷如雪狠狠的羞辱着。

她死死咬着牙,唇边勾起一抹冷笑:“你的目的也达到了,可以放过我的家人了吧?”

冷如雪踩着她的身体,如同在把她的傲骨与尊严践踏在脚底下,冷笑着开口:“只要你喝下这离魂,本宫答应你。”

继续阅读《似此星辰非昨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