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舒薇顾盛铭《此去经年不负相思》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苍云
简介:顾盛铭恨死了舒薇,因为她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甩了他,毫无愧疚地投奔别的男人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他百般折辱,施展一场彻头彻尾的报复
舒薇苦苦哀求,他心头的快意越浓
他说:“这还不够,除非你死
”可舒薇真的死了,他又慌了……
角色:舒薇顾盛铭
小说舒薇顾盛铭《此去经年不负相思》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此去经年不负相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我是被冤枉的!”
  父亲被押进监狱前,舒薇听见他还在喊——
  “微微,爸爸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相信爸爸!”
  ……
  法院门口。
  寒风将舒薇小脸吹得通红,她冷得直发抖。
  看到梁律师出来,舒薇哽咽地跑上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极力恳求。
  “梁律师,求您再帮帮我爸……”
  梁律师叹了口气,俯身将舒薇扶了起来。
  “不是我不帮,实在是顾家势力太大。”
  “你去求求顾总,看他愿不愿意放过你爸吧。”
  听到姓顾,舒薇脑中闪出那个令她刻骨铭心的男人名字。
  随即她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是他,大概只是刚巧,他们都姓顾吧。
  顾氏集团,舒薇刚进门,就被前台认了出来。
  “舒薇小姐,顾总已经等待您多时了,请跟我来。”
  压下心里隐隐的不安,舒薇跟着前台来到总裁办公室。
  办公桌前的男人正埋头办公,熟悉的侧脸轮廓,让舒薇呼吸一窒,瞳孔猛缩。
  “舒薇,你终于来了。”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五年来让她魂牵梦萦的声音……
  办公桌前的男人抬起头,眼里毫不掩饰的讽刺和恨意如同深冬的冰凌一般刺进舒薇的心脏。
  顾盛铭!
  陷害她父亲坐牢的顾总,竟然真的是他!
  “害我爸入狱,是为了报复我?”舒薇似乎是反应过来什么,脸色惨白。
  “没错。”顾盛铭冷笑一声,朝着她逐步走进,每一步都带着恶魔的气势,直到把她逼的无路可退时,男人撅住了她的下巴。
  “舒薇,当年你背叛我,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邪吝的声音传入耳廓,舒薇的身体不禁吓得一颤。
  不是的,不是的,当年我是为了帮你啊...只是,他们之间的误会太深,深到无法解释...
  往事涌上心头,她脑内的弦骤然崩了,她猛地抓住顾盛铭的手臂苦苦恳求:“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顾盛铭恶狠狠地捏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话:“解释?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随即他将她狠狠摔在地毯上:“舒薇,要我放过你爸,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舒薇被他的狠厉吓到,颤声问道。
  “做我的玩具!”顾盛铭冷冷说道。
  他,竟要她做他的玩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二章


  “你说什么?”
  她惊愕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顾盛铭轻笑,挑衅的眸子赤裸的打量着她:“不然呢,除了你的姿色,还有什么值得我提条件……”
  舒薇的胸口起伏得剧烈,心疼的发麻。
  他怎么能这么对自己。
  竟然让她当玩具。
  她握紧了手心。
  脑子里乱成一团麻。
  良久,她哭咽的声音才再次发了出来:“对、对不起……”
  顾盛铭轻轻挑眉:“你说什么?”
  “对不起。”舒薇提高了音量,“求求你,放过我父亲,你说的条件……”
  她抿唇,心脏收紧:“我可以答应!”
  顾盛铭看着她那张倔强的面庞,仍然不可避免地动了恻隐之心。
  曾经他把舒薇放在心尖上呵护,可没想到,他家里出事后的第二天,舒薇却毫不犹豫和他提出分手,他卑微的恳求舒薇不要离开,却看见她转身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
  想到当年,顾盛铭轻轻眯了眼,逐渐恢复骇人的冷意,随即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两分钟后,顾盛铭告诉舒薇:“去接你父亲吧。”
  舒薇捏紧了手心,转身欲离开。
  身后顾盛铭的声音却像恶魔一样,牵制着她的神经。
  “但是你父亲只是一个开始……”
  ……
  监狱门口。
  舒薇焦急等待着。
  良久,监狱大门打开。
  舒素成蹒跚着步履走了出来。
  他满鬓的白发,似是苍老了数十岁。
  舒薇眼眶一酸,忍着泪,上前喊他:“爸、我来接你了。”
  舒素成苍白的脸上拉扯出一抹笑:“薇薇,别怕……爸没事……”
  但话才说出口。
  舒素成却捂着心口,露出了痛苦神色。
  “薇薇,答应爸爸,不要去求顾盛铭那个狼崽子,就是爸爸死,也不要去求他...”
  说完,舒爸爸一头栽倒在地。
  医院。
  急救室门前。
  “你父亲被殴打导致内脏破损,手术费用二十万交一下。”
  医生的话,让舒薇如遭雷击。
  二十万,她现在哪里还有二十万。
  家里所有的钱都用来打官司了,现在的她连两千都拿不出来。
  “医生,我马上去筹款,你帮我先手术,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舒薇恳求的看着医生。
  医生不忍,点了点头:“那你尽快。”
  手术灯重新亮起。
  舒薇第一时间想到向顾盛铭求助,但又想起爸爸昏迷前说的话。
  爸爸说宁死都不让自己去求顾盛铭,想到这里,舒薇只能去找别人求助。
  只是电话打过去,一听她开口提借钱的事,对方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父亲出事后,这些人唯恐避之不及,像是生怕她牵连到他们一样。
  可现在还能求谁呢?
  继续向下滑动通讯录,舒薇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人的名字上。
  王德盛,父亲的合伙人,他曾经背着父亲企图霸占自己,但舒薇没有让他得逞,事到如今,也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三章


  电话很快被接通。
  “什么事”
  男人的声音,便是隔着手机,也能让人瑟瑟发抖。
  “王...王叔叔,你能不能借我二十万?”
  “好。”
  “我会还……”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来魅色会所天字一号房,面谈。”
  ……
  魅色会所,南城最大的消金窟。
  舒薇忐忑站在天字一号门前。
  一身素净的装扮,与这里的气氛十分不符。
  她抿唇,推门进去。
  包厢里,灯光暧昧。
  王德盛翘着长腿,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盛满了红酒的高脚杯,另一只手还抱着一个女人。
  “薇薇,你过来……”
  见她进来,已经年过五十的王德盛眼神赤裸,伸手招她过来。
  他的目光令舒薇感受到了不适。
  舒薇咬牙,不情愿的喊了一声:“王...王叔叔...”
  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刚一坐下,王德胜的手就开始不安分了。
  舒薇忍着没发作,谁知他竟然更加过分,直接朝着深处而去。
  舒薇再也受不了了,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
  趁着他尖叫喊疼的空挡,舒薇站起身拔腿就跑。
  但才迈出一步,就被他抓住了她的头发,头皮被扯得生疼。
  “来求我借钱,竟然还敢咬我!我呸,老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说完,王德盛伸手将舒薇抗了起来。
  随后就扔在了沙发上,急切地连门都来不及关。
  他压着舒薇,嘴里满是污言秽语。
  “放开我,放开我。”
  “啪”一巴掌,打在了舒薇的脸上,是一阵头晕眼花。
  “撕拉”声阵阵,她身上的衣服被瞬间撕成了布条。
  “跟我玩,你还嫩了点儿,顾盛铭既然将你送给我了,你就该知道谁是你主子,给我乖乖的,否则有你苦头吃。”
  舒薇绝望的看着天花板。
  有没有谁能来救救她……
  然而下一秒,舒薇顿时感觉身上一轻,接着听见一声惨叫。
  “顾盛铭,你什么意思!”
  王总被扔出了门外,此刻正揉着屁股,破口大骂。
  顾盛铭冷哼一声,只丢下了一个字:“滚。”
  随即几个黑衣人出现,将王德盛拖出了房间。
  舒薇慌乱从沙发爬起来,抓过衣服盖在身上,看见门前脸色黑沉如土的顾盛铭,心里的慌张无措仿佛瞬间被安抚下来。
  顾盛铭他终于来了……他果然还是在乎她的。
  “盛铭,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
  然而话还没说完,顾盛铭欺身而上,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
  “舒薇,你就这么下作?”
  “你不是答应做我的玩具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找别人?”
  “为什么宁愿求别人也不愿意求我?”
  “宁愿被别人碰,也不愿意求我是吗?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四章


“宁愿被别人碰,也不愿意求我是吗?嗯?”
-------------
舒薇之前在办公室里那倔强的面庞在他心里一直挥之不去,所以他刚刚一直不放心的跟在他们身后,甚至想过再给舒薇一个机会。
可是他却看到了什么……
舒薇被王总占尽了便宜却丝毫不做反抗,甚至还在王总面前讨好卖乖!
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是在骗自己!
他气得颤栗,恨不得将舒薇生剥活吃了才好。
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舒薇的脸上渐渐不见血色。
“咳咳咳,盛铭,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舒薇,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
顾盛铭打断她的话,接着扯下自己的领带,不顾舒薇的反抗,将她的双手捆住,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势把她压在床上。
意识到即将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舒薇本就没有血色的脸上更加苍白。
“不可以,顾盛铭,你不能这么对我!”
她拼命挣扎,可男女力量悬殊太大,再加上刚刚才从窒息边缘缓过来,身上早就没了多少力气,没一会儿就满头大汗。
而这点反抗在顾盛铭眼里不过只是欲情故纵,顾盛铭冷笑一声,“不可以?你别忘记你是来做什么的,有什么资格说不?”
像是定身咒一般,舒薇再不敢动弹半分。
她是来借父亲的手术费的……
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能失去父亲。
想到父亲,舒薇低声哭泣,将所有的委屈都埋进心底。
而顾盛铭眼里却再无任何怜悯,褪去她身上最后一件束缚后,狠狠贯穿了她的身体。
“去哪里做的处女膜?是为了骗哪个凯子?”
“给我叫啊!贱人!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无趣的吗!”
一声声的羞辱,让她不甘重负。
最后却是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再醒来。
晨光熹微。
身侧空无一人。
唯有床榻上的鲜红,是在说明着什么。
舒薇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余光瞥见床头柜上的二十万支票,怔住。
她颤抖着伸手拿过支票,一双眼,盈满了泪。
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击垮,她终于忍耐不住,崩溃地痛哭出声。
“铃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舒薇捡起地上的手机,一看是医院的来电,立马收拾了心情。
她擦了泪,深吸了几口气,才接听了电话:“喂……”
“舒小姐吗?你父亲的手术费需要尽快缴纳,麻烦你立刻来一趟医院。”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来。”
说完,她挂断电话,收拾起衣装。
沙发上,放置了一套新裙子,她来不及多想,便穿上离开酒店,去了医院。
舒素成躺在病床上,又休养了一周才醒来。
舒薇在医院日夜照顾了一个月。
医生说她父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舒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转眼却看见病房里的电视新闻上正播放着顾盛铭订婚的消息。
怪不得这一个月以来顾盛铭都没有联系过她。
大概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吧。
之后的几天,生活仿佛又回复到了往日的宁静。
但舒薇没想到,自己却病倒了。
她正在打饭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五章


  再醒来的时候,已然是在病床上。
  “学长,你怎么……”舒薇惊讶的看着秦阳。
  “毕业之后我就来到这家医院工作了。”秦阳简单的解释,眉宇之间是藏不住的担忧。
  他走近,轻叹了一口气:“微微,你怀孕了。”
  舒薇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不可置信的问:“我怀孕了?”
  秦阳点头:“嗯,已经一个月了。”
  一个月!
  也就是一个月前和顾盛铭的那次。
  一时间,她不知道是惊还是喜。
  她是那么喜欢孩子。
  曾经也幻想过和顾盛铭拥有一个宝宝。
  但现在,她和顾盛铭之间已经再无可能了……
  她抿唇,是难掩的无措。
  “这个孩子,是顾盛铭的对吗?”秦阳问她,脸上越发的暗沉。
  舒薇想起来秦阳并不知道她和顾盛铭分手的事。
  于是低下头,不自禁的护住了腹部。
  “对,但是我和他……已经分开了。”
  舒薇脸上不自觉的出现几分落寞的神情,抬起头时,眼里满是恳求,“盛铭还不知道这件事,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秦阳,你能不能别告诉他?”
  这个孩子,是顾盛铭的,也是她的,她想一个人把这个孩子抚养长大。
  “可是微微,这个孩子不能留下。”秦阳脸上涌现几分不忍,“你得了血癌。”
  一言,恍若是晴天霹雳般打在了舒薇的头上。
  血癌?
  舒薇呆愣的看着秦阳。
  “检查结果上显示你在三年前曾大量失血过一次,所以造血功能出现了问题。”
  三年前?是那次车祸……
  悲伤的情绪让她不可遏制的红了眼眶。
  “那我还有多长时间?”
  “孩子出生那天你会大量出血,你撑不过去的!”秦阳皱眉,在舒薇身边蹲了下来,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和舒薇商量,“微微,我们先治疗,等你康复,孩子以后也能有……”
  舒薇却摇了头,悲伤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学长,我想留下他。”
  这个孩子是她和顾盛铭唯一的联系了,她要在她死之前,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这是她的决定。
  秦阳看到她那张坚定的小脸,长吁了一口气,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难以动摇一个母亲的信念。
  “好,我答应你。”
  秦阳帮舒薇开了安胎药。
  “药不能中断,你现在的情况很危急,十个月的妊娠期很漫长,想保住孩子,务必要小心照顾自己。”
  舒薇点头:“谢谢学长。”
  秦阳因为还有其他病人,暂且离开了病房。
  舒薇却接到了来自顾盛铭的电话。
  “来魅色酒店,1808号房。”
  舒薇心头一紧,眼里渐渐有些发热,她还以为再也不会听见他的声音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又道:“六点之前我要看到你,否则后果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完,顾盛铭的电话就挂断了。
  舒薇惨白着脸,覆着小腹的手越发紧了。
  酒店1808号房,门口。
  舒薇抬手,犹豫许久,终是敲下了房门。
  门才开,一股大力便将她拽了进去。
  顾盛铭不由分说的扑了上来,撅住了她的唇畔。
  强劲的力道,让舒薇感受到了疼痛,下意识闷哼出声。
  带着娇喘的声音,惹得男人的动作更加肆掠。
  舒薇被抵在墙上。
  身上的衣服,几乎是瞬间被剥落。
  等他不带任何措施准备进入时,舒薇几乎本能的将他推开:“顾盛铭,不可以!”
  舒薇颤抖着捂住自己的小腹,她不能伤害到他们的孩子。
  顾盛铭冷笑一声,眼里带着浓重的情欲,“舒薇,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舒薇脸色苍白。
  她的身份,是顾盛铭的情人。
  可是如果顾盛铭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他会不会放弃那个女人选择自己。
  他曾说过喜欢孩子,或许……
  舒薇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期盼,声音有些发颤:“顾盛铭,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六章


  可耳边传来的,却是他毫不犹豫的回应。
  “打掉。”
  一言,让舒薇的心脏骤疼。
  “为、为什么……”
  “你这种自私自利水性杨花的贱人,有什么资格怀我的孩子!”
  她瞬时的怔楞,竟是哑口无言。
  在顾盛铭的眼中,自己就那样不堪。
  所以对她的孩子,也是如此……
  她眼里的绝望,刻在顾盛铭的眼中,不由得让他心里上升一丝的烦躁。
  顾盛铭扯动了领带,对着她的红唇,又一次侵犯下去。
  舒薇却是疯了一般,拼命挣扎想要摆脱顾盛铭的束缚。
  然而她的挣扎却彻底激怒了顾盛铭,将舒薇横抱起来,狠狠扔在床塌上。
  舒薇顿时头晕目眩,还没反应过来,顾盛铭灼热的身体便压了下来。
  “不要,顾盛铭,我求求你放了我……”
  身下的女人挣扎的厉害,顾盛铭从她胸前抬起头,目光落在她的那张布满泪痕的脸上,心里不可控制的痛了起来。
  她就这么讨厌自己碰她吗?
  眼里的情欲渐渐退散,顾盛铭握紧拳头,冷静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滚。”
  他低低的一声,伴随着无限的压抑。
  “舒薇,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现在看见你就恶心。”
  舒薇脸色苍白,随即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逃窜一般的离开了房间。
  不敢有丝毫的留恋。
  然而就在她离开房间时,刚好与走廊上迎面走来的宋明珠擦肩而过。
  只是她太过慌张,没有留意到宋明珠的存在。
  可宋明珠却留意到了她。
  舒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宋明珠眼神暗了暗,随即加快了脚步,推开半掩着的房门,看到床上凌乱痕迹的一瞬间,狠狠掐紧了手心。
  “你怎么过来了?”
  顾盛铭皱眉,随即捡起地上的衬衫披在身上。
  宋明珠强颜欢笑着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我们的婚期就要到了,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想让你和我一起选一下婚纱的款式。”
  “你自己决定,我没时间做这些,没其他事你就先回去吧,我还要忙。”
  察觉到顾盛铭语气里的不耐烦,宋明珠失望的离开了房间,然而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宋明珠的一双眼里,渗透了毒辣。
  接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陈哥吗,帮我办一件事。”
  舒薇回到医院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回病房的时候,才进门。
  舒素成提起床头的水壶便砸向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七章


舒素成提起床头的水壶便砸向了她。
----------
铁质的水壶,沉甸甸像是石头。
她来不及躲避。
水壶准确砸到了她的头上。
一瞬,她疼的蹲下了身。
随即,是满头的血色。
她模糊这一双眼,艰难的问向罪魁祸首。
“爸,你干什么……”
舒素成气急,闷在胸口,全身都在抖。
“你看看,你看看……看看这上面都写了什么!”
说着,舒素成将手上的报纸扔到了舒薇的面前。
“舒家大小姐深夜被赶出酒店,顾氏总裁毫不怜香惜玉。”
赫然几个大字,映入了舒薇的眼帘。
刺痛了她的眼。
而标题下面的配图,是舒薇。
她的脸,被放大了又放大。
怪不得。
她一路走过来,周遭人都是那种鄙夷的眼神看待她。
但怎么会这么快……
这难道又是顾盛铭的把戏吗?
只是为了继续羞辱她!
舒素成看她神色惊恐,更加确定了报道的真实性,颤巍巍指着舒薇,胸口几乎炸开:
“你这样不要脸,竟然跑去给当年那个穷小子当情妇,我怎么教你的,我说女孩子要爱护自己,你就是这么爱护自己的!”
声声的质问,让舒薇泪流满面。
“爸,你听我解释,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不过我现在和他已经没关系了……”
“滚出去!”
“我舒素成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从今天开始,你也不要再喊我爸爸!”
舒素成不顾身体,亲自下床驱赶。
硬生生将舒薇推到了门外。
而门外,一群人,依旧还在对着她指指点点。
声声指责,让舒薇没办法再原地驻留。
她浑浑噩噩的冲出人群。
脑子里一团乱麻。
身体的不适感传来,整个人晕晕乎乎。
是病情发作了,好不容易到了家,她直接一头栽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八章


  不知睡了多久,好像一个世纪般漫长,她幽幽转醒。
  泪水打湿了枕头。
  一个翻身,竟看到梦里让她哭的人正坐在床头。
  “你……你怎么进来的?”
  梦里的场景还未从脑海里褪去,舒薇恍然问道。
  顾盛铭在她的床边坐下,声音清冷,听不出喜怒,“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给过我你家的钥匙。”
  舒薇一愣。
  她想起来了,大二那年她为了准备考试在学校自习室学过了头,忘了和顾盛铭的约会,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半夜两点,匆忙给顾盛铭打电话道歉却一直无人接听,结果却在她家门前看见了蜷缩在一团等到已经睡着了的顾盛铭。
  第二天她就配了一把钥匙送给了他。
  但这已经过去多少年了……
  他竟然还留着。
  舒薇诧异的看向他。
  却注意到他深邃的眼眸,盯着她放置在床头的——安胎药。
  她心头一慌,下意识想要把安胎药藏起来,然而顾盛铭的手却更快地拿起了那盒药,语气讽刺。
  “这就是你的逼不得已?舒薇,瞒了我这么久,你可真是好样的。”
  随即将药盒捏皱在手心,目光落在舒薇的肚子上,声音冷冽,“这个孩子,是谁的?”
  舒薇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
  她的一双眼,神思不定的闪烁着。
  想到之前他对孩子的态度,舒薇紧张的手都在抖。
  不能让顾盛铭打掉这个孩子。
  决不能。
  舒薇坚定又决绝的道:“反正不是你的。”
  一言落,顾盛铭猛地抓起了舒薇的手,将她拖下了床。
  “你想做什么?”舒薇眼神惊恐。
  “医院,打胎。”
  舒薇瞳孔放大,挣扎的要脱离他。
  “你干什么?我都说了,这个孩子和你没有关系!你放开我!放开我!”
  “舒薇,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舒薇死死的护着腹部,坚决不和他走。
  “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权利打掉他!”
  “这可由不得你。”
  舒薇一脚踢了过去,挣扎的要逃走。
  但顾盛铭的手段更强硬,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拖着她往楼下去。
  最后拖进了车内。
  “开车,去医院。”
  司机得了命令,一脚油门,车子飞一样的开走。
  医院。
  一群护士和医生,已经提前得到了命令在门口守着。
  舒薇一来,就被抬上了移动单架上。
  众人拥簇下,舒薇被推进了手术室。
  顾盛铭就在一旁看着。
  那张冷漠的面庞上,没有丝毫的不忍。
  舒薇知道,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抵抗这么多人。
  她开始哀求:“求求你,顾盛铭,不要打掉孩子。”
  顾盛铭的眼眸微微一眯。
  便见到舒薇不顾医生护士,跪在了地上。
  她拽着他的裤脚,卑微的恳求,泪水肆意的刮过她的面庞。
  可怜无助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些许的不忍。
  “盛铭,看在过去感情,求求你,不要这样,孩子是你的,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不能这样对他……”
  她声泪俱下,喉头的声音混着血泪。
  男人依旧不为所动。
  舒薇低下头,额头逐渐靠地。
  一下一下。
  她在磕头求他。
  “你曾说过你喜欢孩子的,这个孩子是你的,留下他好不好,我求求你……如果你不喜欢,他绝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
  她头上本来就有伤。
  磕碰后,血透过了绷带。
  染红了一片。
  女人楚楚可怜的模样,印在了他的瞳孔里。
  顾盛铭蹲下身,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捏碎。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随时,他伸出腿,无情的将人踢开。
  舒薇的耳边则只剩下男人狠厉的声音。
  “拖进去。”
  舒薇又一次被架进手术室。
  针头插进皮肤,麻药很快生效,舒薇浑身无力,看着那些本该救人性命的医生无情地做着即将杀害她孩子的准备。
  无影灯照在她的身上,模糊了她的眼,心则是碎了一地。
  有没有人来救救她……
  她的孩子,才刚刚在肚子里发芽。
  她不能没有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九章


  秦阳走到半路才看见舒薇把病例落在自己车上,于是连忙把车调头开了回去,然而在回去的路上却遇到了将舒薇带走的顾盛铭。
  他跟在顾盛铭的身后一路尾随而来至这家顾盛铭名下的医院。
  没想到却从护士们的闲聊中知道顾盛铭要打掉舒薇的孩子!
  秦阳随手拉了一个护士问了路,急忙赶到手术室,然而却还是晚了一步。
  见到手术室的灯亮起,而顾盛铭像一个没事儿的人一样就站在手术室门外时,秦阳肚子里憋足了火气。
  “顾盛铭,你王八蛋!”
  一声怒吼,秦阳一拳打在了顾盛铭的脸上。
  “你个疯子!”
  顾盛铭被打,不甘示弱,伸手还击。
  可还不等他动作,秦阳将口袋里的报孕检单扔到了他面前。
  “你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舒薇得了血癌!孩子是她活着的最后信念,没有孩子,她会死的!”
  顾盛铭一愣:“你说什么?”
  血癌?
  舒薇得了血癌。
  怎么可能。
  她还那么的年轻。
  可报病历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了舒薇的病情。
  血癌晚期。
  她快死了……
  秦阳看着顾盛铭,恨不得杀了他。
  这就是舒薇爱着的男人。
  她为他受了那么多的苦。
  可到头来,这个男人竟然要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顾盛铭,你到底是不是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我的孩子?”
  顾盛铭怔楞在原地,竟是不知所措:“怎么会是我的孩子,明明是你……”
  秦阳大喊:“我倒是希望那孩子是我的,但舒薇根本不给我机会,我向她表白,她说她爱的人是你,就算你们分开了,她还是爱你,顾盛铭,我就是没有你那么狠,不然我一定会强制让舒薇跟我离开,远离你!”
  顾盛铭愣在原地。
  所以,孩子真的是他的。
  舒薇也说孩子是他的。
  可他不信她。
  秦阳没时间再和他纠缠,连忙要去打开手术室的门。
  但手术室被反锁了。
  秦阳根本打不开。
  “顾盛铭,你如果不想让舒薇死,开门啊!”
  秦阳怒吼了一声,顾盛铭才缓过神来,连忙命人将手术室门打开。
  然而门打开的一刹那,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震惊。
  手术台上,一片鲜红。
  而舒薇,闭着眼,一脸苍白,毫无生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第十章


  就像……真的死了一样。
顾盛铭愣愣地的看着这一幕。
而里面的医生护士已经慌乱成了一团。
“顾总,我们不知道病人的身体状况,她患了癌症,强制堕胎,导致现在大出血,可能已经……”
“没救了。”
顾盛铭脑子里轰然一响,心脏像是被荆棘包裹住,疼得让他几乎要无法呼吸。
他猛地抓住了医生的衣领,厉声质问:“什么叫做没救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她给我救回来!”
“可是病人求生意识薄弱……”
顾盛铭直接打断他的话,“听着,如果救不活舒薇,我要你们这些人全都给她陪葬!”
顾盛铭的狠辣,是出了名的。
一言让医生护士都不得不提高了警惕。
医生咬牙,道:“我们,我们尽力。”
但是医生的头上已经渗出了满满的汗意。
“顾总,麻烦你们先出去,我们马上开始准备手术。”
可顾盛铭却看着舒薇毫无血色的小脸愣愣地发神。
还是秦阳将顾盛铭拽出去,手术室的门才重新被关上。
手术室的灯光又一次亮起。
顾盛铭沉痛的看着手术室的大门,脸上的表情是从未见过的颓废慌乱。
数十个小时后。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
医生一脸的疲累,“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癌症的存在,病人最多只能撑三个月。顾总,我们真的已经无能为力了……”
顾盛铭的心脏紧缩的疼。
她只有三个月了……
顾盛铭心里一片荒凉,眼角似乎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流了下来,下一秒,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医生的肩膀。
“孩子呢?她有了孩子一定就舍不得死了,孩子怎么样了?”
医生遗憾的摇了摇头。
顾盛铭绝望的松手,踉跄地后退了一步。
他后悔了。
是他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亲手杀死了舒薇活下去的希望。
舒薇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该有多绝望……
秦阳气的一把抓住他的领子,“顾盛铭,之前你不好好珍惜她,现在作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给谁看呢!”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那些流言蜚语,但舒薇的心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现在她快死了,如果你心里还有她的话,该知道怎么做。”
同时秦阳又补了一句:“但是如果你再作出伤害她的事情,我随时都会带她离开!”
“不可能。”顾盛铭抓住秦阳的手臂甩到一边,“我绝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
三天后。
舒薇从病床上醒来。
第一个看到的是坐在床边一脸疲累的顾盛铭。
全是褶皱的衬衫,凌乱的头发,哪里还有之前容光焕发的样子。
顾盛铭见舒薇醒来,立即叫来了医生帮她检查。
而舒薇的手,则是下意识的抹向了腹部。
明明还是一样的平坦,但舒薇却感觉到里面一片死寂。
她紧张地抓住顾盛铭的手臂,“孩子呢?”
顾盛铭愧疚的低下了头。
心里绞痛。
“孩子,以后也会有的,你别难过……”
但怎么可能会不难过呢。
这是她第一个孩子。
也可能是唯一一个孩子了。
眼泪从眼角划过,她双手放置在腹部,眼里已然没了期望。
“可我没有以后了。”
她得了血癌,马上就要死了。
顾盛铭握紧了拳头。
一双眼猩红。
“对不起,舒薇,我不知道,不过你放心,晚点我会接你去找最好的专家治好你的病,你不会有事,而我们……”
他一顿,承诺一般地表明真心:“我们也会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他们之间已经支离破碎,更何况还有一个宋明珠。
怎么可能重新开始。
眼泪滚落下来,舒薇怕他看见,连忙将头埋进被褥之中,“没什么好对不起的,顾盛铭,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在先,这个孩子和我的这条命,就当是老天爷给我的报应吧。顾盛铭,从此以后,我们之间两清了。”
顾盛铭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看舒薇却哽咽地给他下了逐客令,“顾盛铭,我累了,让我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下吧。”
顾盛铭无奈,只好离开。
然而在关上病房门的那一刻,里面传来舒薇撕心裂肺的哭声。
顾盛铭心痛的攥紧了拳头,忍住想要回头拥她在怀的欲望,快步离开医院坐上车。
他拿出手机,给宋明珠发了一条邀约见面的短信。
随即给律师打了电话,“帮我准备一份解除婚约关系的证明。”
继续阅读《此去经年不负相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