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温阮墨靳言)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温阮
简介:【马甲+团宠+高甜+虐渣】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温家大小姐是个作天作地作空气、一无是处的废物!后来人们渐渐知道,他们眼中那个废物是披着各种马甲的大佬,更是被偏执老公和八个哥哥宠上了天!有一种幸福叫做被团宠!偏执老公:我的心是你的,你这一辈子都只能爱我!八个哥哥:我家的小棉袄想要什么尽管提,就算要天上的星星哥哥们都能摘!温家父母:谁敢惹我家宝贝,杀无赦!
角色:温阮墨靳言
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温阮墨靳言)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温阮,你在玩火!


大火烧红了半边天,一片粉色的卧室大床上躺着的女子,身上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大红睡衣,身体随着呼吸的节奏起起伏伏,说不出来的撩人。

就在这时,女子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下一秒,眼皮掀开,黑眸妖娆,勾人魂魄。

“温阮,我告诉你,要是你敢死,我就让你温家所有人陪葬!”男人愤怒的声音响起。

温阮猛地坐起身,抬眸看过去,只见男人从火光中走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那张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一瞬间她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的画面。

下一秒,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掀开被子跳下床,飞快地扑向朝着她走来的男人怀里,小脸在男人怀里蹭了蹭:“四爷,你来了,真好!”

鼻端是小丫头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香,耳畔是小丫头又娇又媚的声音,怀里抱着的是小丫头温软的身体,墨靳言的唇角抿成一道微愠的弧度:“就算你烧了这温园,我也有办法把你禁锢在身边!你别再白废力气想着从我身边逃开!”

温阮望着男人好看的侧脸,脑子里一时间涌入无数的信息。

墨靳言因为她被害得公司破产,更是为救她毫不犹豫的跳下悬崖,尸骨无存。

此刻看到墨靳言,她真的有好多的话想对他说!

“四爷。”温阮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哽咽了,吸了吸气,双手搭上男人的脖子,手指结了一个扣,借着双手的力量把脸凑到男人的耳边,轻咬着男人的耳朵,软软地说:“四爷,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陪着你,好不好?”

女孩的声音又细又软,挑高的尾音像是带着钩子一般,能够把魂儿勾走,墨靳言身体里的野兽在咆哮着想要冲出来:“温阮,你在玩火!”

温阮像妖精一样,低低一笑:“嗯啊,四爷想做什么我都配合呢!”

墨靳言下意识的收紧手臂,黑眸看着温阮的脸,唇角划过一抹嘲讽的弧度。

这么多年难道他还不知道这女孩什么性子?

哪一次对他温柔不是为了逃离他的身边做铺垫?

所以,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她的话!

随即抱着她走向汽车,重重的扔进后座:“开车!”说完,弯腰上车。

逼仄的空间里,男人身上的杀气有些瘆人。

温阮忍不住把所有的记忆都撸了一遍。

她除了纵火,好象没做其他什么吧?

墨靳言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墨靳言深邃的黑眸落在女孩素白的小手上。

居然没有反抗?

难道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麻痹他,然后趁机逃走?

这么一想,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温阮猛地挺直了背脊,手指收紧。

前世的她见过墨靳言杀人时凶残的样子,所以,她一直惧怕他。

这一世,她不会怕他了!

感受到女孩掌心里的汗水,墨靳言心里有些烦躁。

她还是怕他。

感受到男人的目光,温阮歪过头去,对着男人软软一笑,下一秒,诱人的红唇贴上去,鼻端全是少女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2章 让整个温家为你陪葬


墨靳言不由自主的收紧手指。

这么多年,女孩总是气极败坏的冲着他吼‘滚’‘我讨厌你’‘我恨你’之类的话,不曾对他说过软言细语,不可能对他笑,更不会主动凑上来亲他。

女孩今天反常的让人害怕!

手被捏得痛,温阮低低地叫了一声:“四爷。”

声音又娇又媚,带着一股勾魂的意味儿。

墨靳言陡地清醒过来,目光所及的是女孩轻轻颤动的睫毛,轻盈而又美好。

眼底的颜色变深,大掌兜住女孩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车厢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温阮低吟出声。

吓得白泽虎躯一震,脚底的油门一下子踩到底。

墨靳言的欲望被挑起,下意识的手紧双臂,两人身体紧密贴合在一起。

被男人的气息紧密包围着,温阮渐渐地感觉到呼吸困难。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打破了这一室旖旎。

墨靳言把唇退开。

温阮浑身发软的趴在他的怀里,身上大红的睡衣已经褪了一半,衬着那如玉的肌肤,格外的诱人。

墨靳言调整好呼吸,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喉结滚动着。

真想把女孩揉进身体里!

男人眼底有豪不掩饰的欲望,温阮只觉得小脸发烫,手指划过男人性感的喉结:“四爷,接完电话咱们再继续啊!”声音又酥又撩。

墨靳言冷哼:“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不然,我让整个温家为你陪葬!”

他的心是她的,她这一辈子都只能和他在一起!

温阮知道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的信用了,也不反驳。

墨靳言只当温阮是在故意装乖巧骗他,一只手扣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接通了电话。

温阮窝在男人怀里,感觉满满的幸福。

然而,下一秒,她就感觉到一股冷气袭来,身体一僵,抬眸看向墨靳言。

墨靳言冰冷的目光在她脸上注视了一秒,脱下外套扔在她身上,转身下了车。

接着砰的一声巨响,车窗玻璃碎了一地。

温阮愣了一下,随后推开门跳下车,双手捧着墨靳言鲜血淋漓的手:“你受伤了!快回家包扎!”接着对着有点懵的白泽吩咐道:“打电话叫慕晚庭过来!”

说完拉着墨靳言往前走。

白泽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他没有眼花,温小姐是真的拉着墨爷的手。

这画面也太太太让人惊悚了。

温小姐她她她,该不会被火烧坏了脑子吧!

“温阮,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墨靳言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眼睛没有离开过女孩的脸。

温阮仰头看他,水眸潋滟:“知道!”

“那你又知道惹了我之后逃走的下场吗?”

“我不逃!”温阮很肯定的回答。

墨靳言深深地注视着她。

女孩一次又一次的骗他,他当然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温阮一脸坦然,任他打量。

进了屋,温阮扶着墨靳言坐到沙发上,转身去找药箱。

“不准走!”墨靳言伸手抓住她,低声说道。

温阮回头看他,有些心疼:“我不走我去找药箱帮你简单处理一下伤口。”

“等慕晚庭来处理,你哪里也不准去!”墨靳言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手,他只在意他的女孩会不会逃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3章 韩颢这个渣男


温阮知道墨靳言一旦偏执起来,根本就说不通,只好挨着他坐下来,扯起纸巾帮他擦手上的血。

墨靳言乖乖的坐在那里,眼睛望着温阮,任由她摆布,感觉还有些不真实。

慕晚庭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墨靳言乖乖的样子,不由暗暗地叹了口气。

墨靳言这一辈子算是栽到温阮这个小丫头的手里了。

偏偏这小丫头又狂又作,墨靳言经常因为她受伤。

“慕晚庭,你快点过来帮四爷处理伤口!”看到慕晚庭,温阮一脸焦急的开口。

墨靳言的手流了好多的血,再这样下去,会流干的。

慕晚庭走过去,打开药箱开始帮墨靳言的手消毒。

墨靳言的手抖了一下。

温阮低头往墨靳言的手上吹气:“疼吗?”

墨靳言望着温阮,笑着摇头:“不疼。”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不会感觉到疼。

慕晚庭看了一眼口是心非的男人,叹息一声。

看来,这一辈子都要和温阮纠缠了,不死不休!

伤口处理好之后,墨靳言有个紧急会议要开,去了书房,让温阮先睡。

不过,却派了不少人守着,防止温阮逃走。

温阮洗漱好之后就躺到了床上。

迷糊间,楼下传来剧烈的争吵声。

温阮咻地睁开眼睛。

争吵的声音很清楚的传到耳朵里。

温阮心头一惊。

大哥怎么来了?

连鞋都顾不上穿,温阮急匆匆的冲出了卧室。

因为走得太急,脚被崴了一下,钻心刺骨的痛。

“墨靳言,快把我妹妹交出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向来稳重的温时晏,此刻却情绪激动的瞪着墨靳言。

似是想撕了他。

“她和我已经结婚,这一辈子就只能呆在我身边!白泽,送温大总裁出去!”墨靳言坐在沙发上,俊美的脸上像是凝了一层冰,冷得刺骨。

“大哥,四爷。”温阮开口打破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温时晏和墨靳言同时回过头来看着她。

温阮暗暗的吸了口气,一步步走下楼梯。

“阮阮,快过来让我看看,墨靳言没有对你怎么样吧?”突然响起另外一道男人的声音,温阮皱眉,在心里骂了一句MMP。

韩颢这个渣男怎么来了?

墨靳言起身快步走向温阮,看韩颢的眼神带着杀气:“白泽,送客!”

即使隔着距离温阮也感觉到了墨靳言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在韩颢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她巧妙的躲开了,冷冷地说道:“墨靳言是我老公,只会宠着我,能对我怎么样?韩少这话说的可真搞笑!”

前世的她对这个渣男掏心掏肺,甚至帮他盗取墨靳言公司的机密。

直到死之前她才知道,这个渣男和温婷是一伙的。

骗了她的感情还骗钱。

温阮的话让墨靳言身上的冷气散去几分。

韩颢没想到温阮竟然会躲开,略显尴尬之后又拦在了温阮面前:“温园的火是墨靳言放的!他的目的是想烧死你!我绝对不会让你跟他在一起的!”

温阮半眯着眸子看他,小脸冰冷:“温园的火是我放的,和墨靳言无关!另外,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不让我和我老公在一起?”倒退一步,身体偎进墨靳言的怀里,仰起头看他,娇又软的开口:“老公,你的工作忙完了吗?要是没忙完的话继续忙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上一世韩颢和温婷把她害成那样,此刻看到韩颢她都恨不得把他抽筋剥皮!

墨靳言垂眸。

眼里的女孩一脸灿烂的笑容,明媚的有些耀眼。

女孩今天很不对劲。

故意用这样的方式来迷惑他,好偷偷和这个男人私奔?

呵,真是在做梦呢!

温阮清楚的看到墨靳言脸上的表情在变冷。

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这样说来迷惑他的吧?

韩颢没想到温阮竟然这样说,不由怔住。

温阮这女人以前哪一次见到他不是一副巴结讨好的样子。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因为墨靳言在?

如此一想,顿时就豁然开朗起来:“阮阮,大哥在呢,有什么委屈给大哥说啊,大哥会替你作主的!”说完,还朝着温阮投去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

韩颢的话一出,温阮明显的感觉到墨靳言身上的戾气加重,毛绒绒的脑袋在男人的胸口蹭了蹭,随后拉长小脸:“我和我老公可好了,能有什么委屈?倒是你,这么晚了拉着我哥过来讨伐我老公,安的什么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4章 咱们八个哥哥养着你!


韩颢难以置信的看着温阮:“那你是不是已经不记得跟我发消息说要跟我一起走的话?”

按照剧本上的安排,温阮现在不是应该向温时晏例举墨靳言的罪状,然后愤怒离开吗?

怎么现在这剧本完全不同了?

温阮冷笑:“我放着墨靳言这样有权有势,有钱有貌的男人不要,和你私奔?我脑子有问题呢?行了,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赶紧走!”

韩颢被温阮怼得一脸尴尬。

这女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伶牙俐齿了!

墨靳言的薄唇抿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到底还是被温阮的这番话给取悦了。

温时晏的目光看过来。

女孩乖乖巧巧的窝在墨靳言的怀里,那软乎乎的模样让人喜欢得紧。

好好的白菜却被墨靳言这只猪给拱了。

“老公,我和大哥打个招呼吧?”说着用手指轻轻地划着墨靳言的手背,明明是个很简单的动作,却带着一股撩人的味道。

一股电流从手背传开来,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墨靳言眯了眯眼,压下心头异样的情愫,声音低沉的应了一声:“好!”

温阮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在男人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随后走向温时晏。

鼻端还残留着女孩身上独有的芬芳,手上的温度却已经散了,墨靳言心里无端生出一股失落感来。

韩颢的脸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温阮这个脑残竟然当着他的面亲别的男人?

挑衅他呢?

哼,走着瞧,以后你总有回来跪着求我和你好的一天!

温阮站在温时晏面前,软软一笑:“大哥回去转告爸妈和哥哥们,就说四爷很爱我,对我也很好,让大家别担心!”

前世的墨靳言为了她把命都丢了。

如果这都不是爱,那是什么!

温时晏看着眼前的女孩,心情有些沉重。

明明昨天还打电话让他帮忙逃走,结果今天的态度竟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墨靳言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小阮。”温时晏刚开口就被打断了:“大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相信我一次吧!”温阮望着温时晏,杏眸又大又清澈,语气带着撒娇的味道,软萌的模样让人无法拒绝。

墨靳言心口一窒,深邃的黑眸落在女子脸上。

女孩说喜欢他,还要真心和他过日子。

哪怕知道这只是一个谎言,他也愿意沉溺其中,不愿意醒来。

“好!那我先回家!有事打电话,我来处理!”温时晏抬起头揉了揉温阮的头,一脸宠溺。

墨靳言冰冷的眸子扫过温时晏的手,大步上前,一把将女孩扯进怀里,冷着脸对温时晏说:“这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赶紧走,不准打扰我们!”

“阮阮,你不能和他洞房!”韩颢突然间脱口而出。

他之所以和温阮玩暧昧吊着她,就是因为她的一血还没有被人拿走!

要是她的一血给了别人,她跪着求他他都不会再要!

温阮歪着头看他:“我和我老公是合法夫妻,你管我们做什么!真是搞笑!”明明看起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语气却带着几分凌厉:“白泽,把人扔出去!”

墨靳言拧眉。

女孩以前一直喜欢韩颢,就在之前还给韩颢打过电话说要和他一起走!

现在女孩当着他的面对韩颢说这些,是什么用意?

温时晏看向温阮。

一边帮着墨靳言,一边踩韩颢。

以前明明很喜欢韩颢,并且还扬言非他不嫁!

这才分开几个小时,怎么变化就这么大?

是受了什么刺激导致情绪异常?

还是故意在这里演戏给墨靳言看?

白泽带了人过来,还真把韩颢扔到了门外。

“大哥,你慢走啊!”听到韩颢杀猪一样的叫声,温阮的心情极好,说话的时候嘴角是微微上翘的。

温时晏眼底的颜色深了几分,随后小声叮嘱道:“过得不开心就回家!咱们八个哥哥养着你!”

墨靳言……

我的女孩我能养,谁稀罕你八个哥哥养了!

温阮赶紧摇头:“不用不用!”

她要一直陪着墨靳言到老!才不要回家。

“行,那我就先走了!”温时晏抬腕看了看时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

目送温时晏的背影消失,温阮这才伸手拉起墨靳言:“上楼,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你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小声的责备着,心口有些疼痛。

墨靳言反手抓住温阮的小手,眼里的戾气很重:“温阮,你又在打什么主意?”据他所知,女孩对他越好,越温柔,结果就越残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5章 你很急?


温阮微微一怔,想起了过去自己做过的事,一双湿濡濡的大眼睛望着墨靳言,软糯糯的开口:“我只是想帮你处理伤口!”

墨靳言不信任她,她说再多也没用,只能靠时间来证明。

对上女孩那双眼睛,墨靳言的眼神暗了暗。

希望这一次女孩不是在骗他!

“要是你不想我帮你处理,那我打电话让慕晚庭过来!”温阮十分清楚墨靳言有多偏执,不敢和他杠,退而求其次。

墨靳言冷哼一声:“你来!”说完不忘拽起温阮的小手,抬步往楼上走,心里顾忌着温阮,脚步特意放得很慢。

崴过的脚有些痛,温阮咬牙忍着,没走几步额头上就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来,因为疼痛,气息明显的有些乱。

墨靳言停下脚步,低头看她:“怎么回事?”

温阮对上男人的黑眸,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小声说道:“下楼的时候脚崴了!”

墨靳言的脸色微变,弯腰将她抱在怀里,回头吩咐白泽:“让慕晚庭立马过来!”

女孩矫气的很,一点痛都受不了。

这次居然一直忍着,该多难受!

他都心疼死了。

“等下我自己捏捏就好了,不用叫慕晚庭过来!”温阮赶紧开口阻止。

重活一世,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蠢笨还爱作死的温阮了,这点小事完全可以自己搞定!

“那去医院!”墨靳言抱着她转身下了楼。

看着男人一脸紧张的样子,温阮心口钝痛,伸手抚上男人的脸颊,软了声音:“还是叫慕晚庭过来吧!”

以墨靳言对她的紧张程度来看,去了医院非得把所有检查都做一遍才算完,折腾完也就天亮了。

今天晚上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上一世她的心里只有对墨靳言的恨,没有感觉到一丝新婚之夜的美好,这一世她可得好好珍惜这个夜晚,给彼此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好!”墨靳言也不坚持,抱着温阮走进客厅,坐到沙发上之后就让她在腿上坐着,侧过脸看她,柔声问:“想吃什么?让厨房做!”

温阮摇头:“不饿,不吃!”

以前她作死的吃,不过是想吃成大胖子让墨靳言讨厌她,现在她可不想长成大胖子了!她要美美哒!

墨靳言挑了挑眉:“嗯?”

这小东西对吃都提不起劲来了?

问题似乎有点严重。

“我不想吃东西。”温阮又细又的白的手指掐着男人的喉结,软乎乎的叫他:“四爷,你可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日子?”

不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吗?

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墨靳言伸手握住女人细细的手腕,声线暗哑:“你很急?”

小东西以前不是最讨厌他靠近吗?

今天晚上居然主动邀请他?

真是奇怪的紧!

“我……不急啊……”温阮对上墨靳言的眼睛,轻笑:“可你都三十岁了,应该很急吧!”

女孩软软的声音配上那双勾魂的杏眸,对于爱了女孩多年的墨靳言来说,简直是一种极致的折磨。

“温阮。”墨靳言的大掌扶着女孩软软的腰肢,声音里染着欲,少了几分气势,格外的撩人。

“四爷,我在呢……”温阮娇娇的应了一声,杏眸眨了眨,她真是一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世的自己会蠢到推开这样的极品男人而喜欢韩颢那个没品没颜的渣男呢!

墨靳言被腿上的小妖精撩得心神荡漾,恨不得立马把她给拆吃入腹!

“墨爷……慕医生来了。”林管家站得远远的,把头垂得很低,生怕一不小心沦为炮灰。

实在是,过去的几年里他们因为温阮受了太多的牵连,所以,只要有温阮的地方,他们都躲得远远的。

温阮轻轻地往墨靳言的耳边吹了口气,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四爷先放我下来,赶紧把脚治好咱们回房!”

后面的尾音拉得很长,又酥又撩。

墨靳言被撩得热血沸腾,黑眸望着她,几乎要把她给吸进去。

温阮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四爷……”

墨靳言应了一声,双手托起她的身体轻轻往上抛,随后温阮的身体又重新坐回到他的腿上。

只不过这一次温阮不是侧坐,而是小脸朝着墨靳言,留了一个后背给慕晚庭。

温阮……

这姿势也太太太那啥了吧!

慕晚庭一张面瘫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等两人折腾完才冷冷地开口:“你们特意叫我过来看现场直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6章 莫得感情的机器


饶是温阮脸皮厚,听了这话也不禁脸红,把头埋进墨靳言的胸口,没有说话。

墨靳言下意识的搂紧了怀里的身子,掀起眼皮看向慕晚庭,沉声道:“她的脚崴了,赶紧看看什么情况!”

只有在温阮面前的墨靳言才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除此之外,他就是一部莫得感情的机器。

慕晚庭挑了挑眉,放下药箱走过去。

当他弯腰去抓温阮的脚的时候,墨靳言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住手,我来!”

慕晚庭的眉骨动了动,直起身,双手插进裤兜里,懒洋洋的说:“既然不需要我,那你干嘛叫我来?”

这个时候他在家睡觉难道它不香吗?

感觉到墨靳言身体的紧绷,温阮只好开口小声安抚他:“在医生面前,病人是没有性别之分的!”

墨靳言偏执起来就像个孩子!

只能哄。

可惜前世的她不知道,总是和墨靳言对着干,以至于最后落到害他惨死的下场。

听了温阮的话,墨靳言犹豫一下才放开手。

慕晚庭有惊无险的帮温阮把崴了的脚治好,急忙告辞离开。

他要是再不走,估计墨靳言都要提刀砍他了。

慕晚庭一走,温阮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墨靳言上了楼。

直到两人躺到同一张床上,墨靳言都感觉这一切像是梦。

而他,不愿意醒来。

夜很漫长。

女孩的求饶声,一直到天亮……

温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睁开眼,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房间里的一切,都是记忆里的模样。

动一下身体,一瞬间,脑子里全都是昨天晚上的画面,温阮的脸微微有些泛红,心里十分的甜蜜。

虽然和墨靳言没有成为真正的夫妻,但……该做的都做了!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接着传来女人尖锐的声音:“温阮!你个贱人怎么会睡在我四哥的床上!”

温阮拉过被子盖住身体,抬眸看向门口,眼底像是凝了一层冰,声音凌厉:“我和靳言是夫妻,当然要睡一张床上!倒是林小姐你,进别人房间不敲门就这样撞进来,谁教的?”暗讽林妙儿没家教。

她记得前世也是这个时候温婷带着林妙儿过来,当时她心里全都是对墨靳言夺走她第一次的恨,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妙儿拿着手机拍下了她身上的暧昧痕迹,之后林妙儿利用拍到的这些照片把她和韩颢合在一起发给墨靳言,导致墨靳言对她的控制到了一种近乎变态的地步。

这一世她和墨靳言没有成为真正的夫妻,但林妙儿还是和温婷来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温阮!你不要脸……你……”对上温阮冰冷刺骨的眸子,林妙儿的话直接卡在了喉咙里。

温阮这个女人看起来怎么这么可怕?

这时温婷从门外走进来,拉着林妙儿的手,温柔的开口:“好啦妙儿,咱们可是来找阮阮去玩的,你怎么还生上气了呢!”

温婷说话向来都是温声软语的,十分的好听。

林妙儿听了她的话,不由狠狠地瞪了温阮一眼:“哼!看在婷姐姐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四哥在她心目中宛若天神般的存在,让温阮这个一无是处的废柴霸占着,她简直都要恨死温阮了。

“我这双腿还发软呢,可能没办法和你们去玩了,你们自己去吧!”温阮的目光在温婷的脸上停留片刻,随即缓缓地开口,说完,抬手将散落下来的发丝拢到耳后,刻意露出整个颈部。

就算她不看也知道上面全是草莓印。

毕竟,墨靳言昨天晚上说过,要在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烙上属于他的印迹。

温婷的目光落在温阮脖子上,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的攥紧,掌心一阵尖锐的疼痛。

温阮这个贱人不是说要把第一次给韩颢,坚决不让墨靳言碰吗?

怎么会……

这样的念头很快就被她压下去,神情恢复到自然,轻声道:“韩颢也会去呢,你要实在是走不了,就让他背你呀!反正他以前经常背你。”

温婷的话音刚落,温阮明显的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秀气好看的眉微微拧起,杏眸掠过门外的某个点,唇角勾了勾。

温婷费尽心思的撮合她和韩颢,无非是想成为墨靳言身边的女人,如此明显的心机,前世的她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还傻X一样的任她摆布。

不等温阮开口,温婷赶紧又补了一句:“韩颢昨天晚上因为你被墨爷的人打得鼻青脸肿,你难道不去安慰安慰他?”

温阮望着温婷,轻轻一笑,软声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7章 这祖宗竟然还想着逃!


“你不是安慰过了吗?”温阮看温婷的眼神清澈而又干净,声音也是极软的,让人的思绪情不自禁的被她牵引着:“你确定他还需要我的安慰?”

说完之后,温阮明显的感觉到那股冷气散了。

墨靳言那样的聪明的人,又怎么会听不懂她话中的意思。

“温阮,你在胡说什么!温婷姐怎么会去安慰韩颢!”林妙儿倒是没让温阮失望,冲着她就是一声怒吼。

温婷一把抓住温阮的手,一脸焦急的开口:“我的好阮阮,韩颢为了你可是和家里都闹翻了,他对你有多好,你难道心里还不清楚?”

温阮这个女人的智商怎么突然就在线了?

不上当也就罢了,竟然还知道她和韩颢私底下见过面!

转念一想,温阮说不定是乱吃飞醋故意这样说的!

“他为什么和家里闹翻,你不是最清楚了?至于他对我有多好,呵,抱歉,我还真不清楚!”温阮甩开温婷的手,精致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眼神冰冷刺骨。

关于这件事,她也是直到临死前她才从温婷的口中得知真相。

当年韩颢和温婷在韩家做那样的事被韩颢的母亲发现,韩颢和母亲大闹一场,把他母亲气得当场跳楼,差点摔死。

她得知韩母住院的消息前去探望,韩颢就说是为了争取和她在一起和母亲闹翻。

当时她听到韩颢这样说,心里既甜蜜又愧疚,对韩颢更是加倍的好。

现在温婷还用这件事糊弄她?

温婷皱着眉看温阮,眼眶有些泛红:“阮阮,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韩颢在机场等了你多久?整整四个小时啊!后来得知你被墨爷关起来,他不顾一切的跑来找你,结果弄成那样,他要是对你不好的话,他为什么要做这些?”

温阮眯了眯眼。

昨天晚上墨靳言接了电话后发那么大的火,看来温婷真是功不可没!

见温阮没有说话,温婷只当她把自己刚说的话听进去了,不由的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没有逃出墨靳言的控制生气,不过,这事儿不急啊,你再忍受一段时间,我会想到办法救你出去的!”

温阮这个没脑子的,要拿捏她还不容易么?

门外的白泽吓得挺直了背脊。

这祖宗竟然还想着逃!

要是真逃走了,他们一个个的都没安生的日子好过!

墨靳言半眯着眸,身上的气压明显的低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温阮的目光此时突然朝着他看了过来。

温柔而又深情。

这一瞬间,他身体里的暴戾因子顿时安份了。

温阮抿唇一笑,杏眸流转,娓娓道来:“我老公有颜值、有担当、耐力持久、并且还是全球首富,这条件能把韩颢甩几条大街,我又不是傻X,为什么要甩开这样的男人去找韩颢那样的渣男?”

女孩的声音很软,听在耳朵里犹如天籁。

墨靳言身上的戾气散去,眼底隐隐有了几分笑意。

警报解除,白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眼睛偷偷看向一旁站着的男人。

一脸姨父笑,那眼神别提多温柔。

一定是他看错了……

温婷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温阮。

这个贱人不是对韩颢一见钟情,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并且非他不嫁吗?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林妙儿被温阮的话气得肺炸,狠狠地瞪着她,用力的跺脚:“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四哥在一起!”

“白泽,送表小姐回去!”突然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吓得林妙儿身体抖了一下,随即转过头去,就看到墨靳言挺拔的身躯正朝着她走来,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急急忙忙的说:“四哥,你来得正好!温阮这个贱人不仅睡你的床,还故意诱导我们你们已经睡过!”

四哥向来讨厌温阮,听了这话他肯定会大发雷霆!

温婷伸手拉了林妙儿一把,随即走到墨靳言面前,仰头望他,一脸羞涩:“阮阮不懂事,说话没遮拦,我代她向墨爷道歉!”声音又娇又媚,潋滟的眸里是毫不掩饰的爱慕。

温阮看着温婷那张春色尽显的脸,唇角勾出一抹妖娆的弧度。

这简直是……

赤果果的勾引啊!

可惜了,她没有和别人共享男人的习惯呢。

素白的小手勾起男人的衬衫套在身上,掀开被子下床,圆圆的脚趾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可爱,红唇轻启:“老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第8章 得想办法离间两人


女孩的声音又软又酥,老公两个字落在耳朵里特别的勾魂进行,墨靳言的心跳一阵加速。

她叫他老公……

片刻的恍神过后,墨靳言快步上前,长臂一伸,直接将女孩抱在怀里:“不是告诉过你,不可以赤着脚走路吗?万一着凉了怎么办?”温柔的语气,满满的宠溺。

墨靳言的声音不大,却是字字诛心,温婷的一张脸青一块紫一块,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的攥紧,掌心尖锐的刺痛让她的脑子清醒了几分。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得想办法离间两人!

“墨爷……”

温婷刚叫了一声,温阮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公,咱们这墨园也该换人了!不然,什么人都往家里放!”

“白泽,送客!”墨靳言冷冷地道。

“四哥,你别听温阮这个贱人……”林妙儿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啪’的一声,脸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温阮极度嚣张的声音传来:“我和墨靳言已经是夫妻,你当着我们的面挑拨我们的夫妻关系,该打!身为林家的小姐,张口闭口贱人,该打!未经过同意擅闯我们的卧室,该打!不服的话,回去叫你家长来!”

林妙儿捂住火辣辣的脸庞,瞪圆了一双眼睛看温阮:“你,你……”

温阮一个眼角余光都没给林妙儿,藕般的手臂搂着男人的脖子,软软的身体紧贴在男人胸口,低低地说:“我刚才没忍住对林小姐动了手,老公不会怪我吧?”说话的时候那双水水润润的杏眸直勾勾地望着男人,妖精一般,勾人的很,和刚刚对着林妙儿动手时的凶悍模样完全不同。

白泽……

小祖宗这演技,奥斯卡都欠她一个小金人儿!

温婷看到温阮切换自如的表情,心里的震惊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一夜之间,温阮的变化翻天覆地。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打人手疼,下次用工具!”一席话,霸气十足。

白泽感觉背脊发凉,一把媷住林妙儿的衣服拽出了卧室。

见林妙儿被白泽拽走,温婷微微一怔,心思还没从林妙儿的身上收回来,就听到了温阮的声音:“咦,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的身体一僵,脑子里跳出来林妙儿被白泽拽走的狼狈模样,抬头望着墨靳言,急急地道:“我想和阮阮聊天。”

温阮窝在墨靳言的怀里,似笑非笑地望着温婷:“我和老公新婚燕尔,可没时间陪外人聊天,不过,妹妹呆会儿下楼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啊,千万别摔跤,我怕你会赖在我家不走!”

温婷没有说服她,肯定会想办法留下来。

她坚决不给温婷机会!

墨靳言抿唇,落在女孩脸上的眸子带着探究。

以前每次让她来温园,墨园,她都会带着这个妹妹,两人之间的关系好到可以共用一个老公的那种。

现在居然会对温婷说这样的一番话。

这也太奇怪了。

温婷一脸错愕的望着温阮,一双眼睛看起来惶恐不安,那模样分明就是受了惊吓:“你之前说要和韩颢私奔,让我,让我留下来陪,陪……墨爷,你忘了吗?!”

一席话,她刻意说的断断续续,将受到惊吓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温阮想在墨靳言面前扒开她的伪装,她又岂能坐着挨打,自然是要反击!

一股冷气袭来,温阮缓缓地回过头去,鼻尖在男人胸口蹭了蹭,低低地开口道:“我记得墨家的家训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以前不懂事,一心追着韩颢跑,现在我知道错了,回头和你好好过日子,四爷不应该再计较过去才对!”一句话将过去撇清。

女孩脸上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的示好,墨靳言不禁想起许多年前在路边捡到女孩时的样子。

小小的一只,软软的,让人心疼。

就在温婷以为墨靳言会大发雷霆的时候,却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小东西,要是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算女孩骗他,他也舍不得动她!

温婷这次是真的惊到了,同时也清楚的感觉到心被撕裂的痛楚。

墨靳言比她想像中的更宠温阮!

可自从她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墨靳言,就一直努力的想要成为他身边的女人!

让温阮这个野丫头截胡,她怎么甘心!

“嗯啊,四爷的话我都好好记住呢。”说着,小手偷偷在男人腰上捏了一把,那模样撩人的很。

墨靳言的耳根微微有些泛红。

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安抚好墨靳言,温阮这才看向温婷,一脸散漫的开口:“妹妹不走是想留下来看我们现场直播?”

继续阅读《墨爷的团宠大佬娇妻甜又软》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