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狐,方安小说《医妃休想出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妃休想出墙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魅狐
简介:推荐新文《厨妃升职记》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
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
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
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
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角色:魅狐,方安
魅狐,方安小说《医妃休想出墙》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休想出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永宁十四年,春,皇宫。

  四五月的天,气候正好,风暖花开,阳光和煦。

  御花园中设了赏花宴,皇后邀了后宫嫔妃以及各府的王妃们进宫赏花,排场弄的甚大。

  整个御花园中,除了花就是人,燕瘦环肥人比花娇。

  唐十九坐在这一堆莺莺燕燕之中显得有些突兀。

  左侧脸颊硕大一块红色胎记让她看上去像只恶鬼。

  无人同她搭话,随行的丫鬟也早不知道浪哪里去了。

  手里捏着一朵紫牡丹,两个手指来回转动着花枝,她很严肃的在思考一个问题。

  要不要找个男人破个处呢?

  别误会,她可不饥渴,就是脸上这块胎记,自己都能把自己丑哭。

  一月前,执行任务失败,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

  倒是“穿”的很体面,大将军之女,秦王正妃。

  可特么也就身份体面而已,活的当真一点都不体面。

  爹娘不疼,丈夫不爱。

  进门一年了,见秦王的次数屈指可数。

  最后一次见面,秦王怀中依了个美人来,冷着脸把她轰去了清秋阁,让她腾出了她的朝阳阁给那美人住。

  于是这位心脏脆弱的秦王妃,伤心不已卧床不起,很快就一命呜呼了。

  她接手这个玻璃心王妃的身体的时候,顺带也接手了她的记忆。

  对于脸上这块让她诸事不顺人畜不近的胎记,她自然也存在着明确的记忆。

  这叫朱砂胎,和少女手臂上象征贞洁的朱砂痣如出一辙。

  当年她甫一出生,他那笃信道教的大将军爹就请了个道士给她卜卦。

  卦象显示,她是魅狐转世,天生媚态,成人之后必会霍乱君主,扰乱朝纲,必要毁其容颜,秘之隐之,不得告人,避免入宫,等到破身之日,胎记自消,一切方安。

  现在追究道士多脑残,她爹娘多傻X已经没任何意义了。

  当务之急,她得先找个汉子滚个床单,把这块胎记给去了先,她要美美哒。

  汉子的人选,照理说她的正经夫婿秦王首当其冲,可惜人家对她不来电,非但不来电,还恨的牙痒痒。

  不然不能成亲一年多,她百般勾搭都没把人弄上床。

  至于为啥恨她,这里头故事就很深了。

  不过简单来说,秦王讨厌她,是因为她是皇上赐给他的一个羞辱。

  皇上儿子众多,疑心甚重,秦王早几年年少儒雅,意气奋发,自少不得有一些朋友。

  皇上年岁渐长,有心要立个太子,征询大家意见,这些朋友中就有些跳出来给秦王拉票的。

  好了,秦王倒了大霉了,太子之位没捞着,皇帝还给他送来了一个“钟无艳”。

  皇上的意思很明确了,老实点,安分点,小子诶,你要敢结党营私,老子就让你生不如死。

  可怜的唐十九,一心以为嫁给了自己最为爱慕的男人。

  盼着念着那个洞房花烛夜,期待着一夜缠绵,自己能褪去那个不能与人言的胎记,惊艳她的爱郎。

  结果,等了一年的洞房花烛,等到了死都没等到。

  所以,秦王就算了。

  她还是寻个机会,出个墙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二章 拼爹古今通用


  正寻思着出墙之事,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倒是把唐十九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循着声音望去,赫然是她贴身的小丫鬟碧桃,战战兢兢的跪在人堆里,半张脸盖着五指印,肿的老高。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何况她来月余,真心待她不过碧桃一人。

  她站起身,走向人群。

  “小贱蹄子,手脚竟然这样不干净,这许多人,竟也敢下手偷东西,你以为这是你秦王府吗?”

  一句话,倒是把秦王府也给骂了进去。

  叫骂的美人怒目圆睁,唐十九认得,是晋王的侧妃苏眉。

  晋王还没立正妃,苏眉便是晋王府女人堆里最大的。

  因着背景问题,所以晋王再是宠爱,这正妃的位置到底是轮不到她的。

  唐十九记忆里,这是个十分泼辣的女人,晋王还给她起了个昵称,叫小辣椒。

  倒确实够辣,竟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场合。

  碧桃生性胆小,这点随了死去的唐十九。

  唐十九穿越而来后,因为觉着碧桃人不错,所以梳妆台上但凡碧桃喜欢的统统都让碧桃拿走。

  就苏眉手里拿着的这种簪子,碧桃那都有一把,说偷,必是这苏眉无中生有了。

  就是不知道苏眉闹这么一出事,是针对碧桃呢,还是针对她唐十九,亦或者,是想针对秦王府。

  无论是针对谁,碧桃是她的丫鬟,她自是躲不开这桩事的。

  唐十九上了前,人群自发的给她让出一条路。

  苏眉瞅见她,一脸冷嘲热讽:“秦王妃,你来的正好,你这丫头偷我的簪子,你说怎的处置?”

  大家都等着看好戏,谁不知道这位大将军长女,因为生的巨丑从小遭人排挤,所以性子自卑懦弱,胆小怕事。

  虽说好运如愿嫁给爱慕的秦王,不过进王府后听说不得宠,秦王很讨厌他,连带着府上大大小小一众奴才也不把她放眼里。

  一个奴才都能欺负的胆小鬼丑八怪,如今这样的场面,面对苏眉的咄咄逼人,大家倒是要看看,她会被吓成什么样。

  “没有,主子,奴婢没有,奴婢只是捡到还给苏侧妃而已。”

  碧桃泪如雨下,摇头如拨浪鼓,一脸惶恐,倒是楚楚可怜。

  唐十九出乎众人意料的淡定,伸手,抽过苏眉手里的玉簪:“这支?”

  “是,就是这支,这是晋王送我的生辰礼物,用的是和田暖玉,极是珍贵,价……”

  “砰!”话音未落,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那支玉簪已经化作了碎片,七零八落。

  苏眉因为震惊,杏眸圆睁,半天才回过神来,气的浑身哆嗦:“你,你……”

  “啊呀,抱歉啊苏侧妃,手抖,没拿住。”

  谁都瞧得出来,唐十九分明是故意的。

  她今天是鬼上身了吗?竟如此大胆,这会儿真的有好戏看了。

  苏眉脸色青白交加:“你就是故意的,秦王妃,你纵然包庇奴婢,又恶意损坏我的礼物,我要告诉皇后娘娘。”

  “去吧。”唐十九一脸淡然大方,说完凑到了晋侧妃耳边,邪笑一声,“别忘了我爹是谁,你爹又是谁。”

  一句话,苏眉整个人僵在了那。

  拼爹,果然古今通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三章 不稀罕你那破簪子


  这苏眉受晋王万般宠爱,晋王甚至为她不娶正妃,却也无力将她扶为正妃,就因为苏眉的出生。

  苏眉的爹,原先不过是军营里一个养战马的,后苏眉勾搭上晋王,这马夫凭着女儿的关系,进宫在御马监捞了个小差事。

  不到到底也就是个养马的,只是从养战马变成了养御马。

  苏眉兴许是在晋王府被晋王娇养惯了,忘了自己的身份。

  唐十九不在意提醒提醒她。

  如今朝廷边关不稳当,她爹和她哥哥还在边疆戍守,纵然她不得父兄疼爱,也是唐家的人,帝王帝后,如何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而她苏眉算什么东西。

  苏眉自己心里也了然,却还在嘴硬:“你休想用身份压我,我不怕你的。”

  唐十九嫣然一笑,怜悯的摇摇头:“如此看来,你是非要闹了,行吧,碧桃,起来。”

  碧桃怯生生的看了一眼苏眉,苏眉一计怒瞪,碧桃又颤抖着垂下了脑袋。

  这孬碧桃,真是丧自己威风啊,以前的唐十九得怂成什么样才能养出碧桃这般软弱的性子!

  今天本来不想闹事的,不过是时候重树威风,让大家知道,老虎头上抓痒,找死。

  “我让你起来,既然苏侧妃要跟皇后喊冤,走吧,我们一道去。”她一声令下,颇有气势。

  碧桃一听皇后,脸色苍白:“主子,真不是我偷的,我真的没有偷。”

  苏眉一看碧桃那怂样,刚刚还有些退缩,这会儿又得意起来。

  她有证人,皇后众目睽睽,怎敢失了偏颇。

  “是不是你偷的,皇后面前自见分晓。”苏眉上前霸蛮的一把扯住了碧桃的手,倒是省了唐十九不少事。

  就这样一个被拖着,一个淡定的跟着,三人连同一群看热闹的一起凑到了皇后跟前。

  皇后着一袭紫金色长裙,外面试浅黄色薄纱罩衫,裙衫逶迤拖地,气派不凡。

  头上一支九鸟朝凤簪金光熠熠,衬的那雍容贵气的面庞,更加的不容亵渎,高贵典雅。

  如今看到乱哄哄的这番场面,眉宇间露出一丝严厉。

  “怎么回事?”

  苏眉率先叫了屈:“皇后娘娘,您要给臣妾做主啊。”

  老套。

  唐十九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在那哭哭啼啼。

  “秦王妃的奴婢,偷窃臣妾的簪子,被臣妾当场捉拿,想找秦王妃讨个公道,却不料她纵容包庇这个贱逼,还当着众人的面,砸碎了臣妾的簪子。”

  皇后眉头拧的更紧,目光逡巡一番,有几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还附和了几声,都是站在苏眉这边的。

  苏眉泪眸之中暗带了得意。

  却见唐十九不慌不忙:“皇后娘娘,苏侧妃这话说的臣妾心里就委屈了,说臣妾的奴婢偷簪子,可那委实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

  苏眉脸色一变。

  “碧桃,手拿来。”唐十九冲碧桃一招呼。

  碧桃伸出手,唐十九一撸,碧桃手上赫然是一个通体碧绿,玉质堪称极品的翡翠镯子。

  这是前几天唐十九送给碧桃的,她不喜欢那些首饰,碧桃喜欢,就都送了小丫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四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大将军府的小姐,这些她陪嫁的首饰都是极品中的极品,碧桃今日进宫,一早上就欢欢喜喜的挑拣了几样戴着,还来问了唐十九的意见、

  除了镯子,还有更重磅的。

  “碧桃,脖子里那个拿出来。”

  碧桃这会儿已经明白自家主子不是认怂而是在帮自己,忙拉出脖子里一挂珍珠。

  品相极佳的珍珠项链,颗颗滚圆硕大,淡淡的粉色,正是珍珠里的极品。

  众人都惊呆了。

  这唐十九疯了吧,这样好的东西都送了丫鬟,这项链上头就算只是一颗,都能抵得上晋王妃几支簪子了。

  “碧桃,玉佩呢?你说喜欢,我刻了你的名字送给你的那个。”

  碧桃忙从荷包里掏出来,众人快晕倒了。

  竟是当年皇上赏赐给大将军,大将军给唐十九做了陪嫁的稀世罕物鸡血石,而上面确实也写了碧桃两字。

  苏眉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唐十九拜下身去:“皇后娘娘,臣妾这丫头随臣妾陪嫁进秦王府,臣妾娇惯的很,当妹妹养着,好的东西,都紧着她,便是这样能抵得上苏侧妃一百支玉簪的镯子,臣妾都送过她好几对。”

  当然完全是夸张,不过就是让人知道,你那破簪子我家丫头不稀罕。

  却着实把周围几个王妃的奴婢们羡慕坏了。

  苏眉知道再不说什么,自己就输了。

  忙急呼:“皇后娘娘,臣妾听说过有一种人,便是富可敌国,却也有偷窃的怪癖,就是粮米店里的一把大米,也偷着有趣。”

  碧桃又露出了小鹿般惊恐的表情:“皇后娘娘,奴婢打小没偷过任何东西。”

  “谁知道呢,刚刚不就偷了。”

  苏眉冷讽一句。

  碧桃又哭了起来。

  唐十九竟也跟着哭了起来,这下众人不解了。

  难道是败下阵来,认怂了。

  但见她哭的十分有技巧,那眼泪珠子挂在眼睛里并不掉下来,并不是害怕惶恐的样子,反倒有些凄楚悲哀:“皇后娘娘,苏侧妃这是在诽谤我唐家的家教,在诋毁我秦王府的清誉啊。”

  苏眉断然没想到唐十九陡然把事情牵扯到这么大。

  忙道:“我没有。”

  “你怎的没有,之前你冤枉碧桃偷窃,可曾说过这里不是秦王府,便是说如果是秦王府,就可以随意偷窃,就是说我秦王府,养的个个都是贼人偷儿喽。”

  苏眉有些慌了:“我没这个意思。”

  “你岂止有这个意思,碧桃是唐府的丫鬟,原先是我娘身边的,我出嫁才给我做的陪嫁,你说有人锦衣玉食却天生爱偷,这是说我娘没教好,教出一个天生的偷儿来喽。”

  “这……皇后娘娘,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苏眉脸色有些泛白,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得意之色。

  皇后看向苏眉,眉心紧拧。

  唐十九那挂在眼睛里的泪水扑簌簌的落了下来,落的时机正好,落的委屈悲愤:“皇后娘娘,您也是觉得,我母亲会培养出一个小偷来吗?还是觉得,秦王府会培养出个小偷。”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唐十九觉得,她已经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五章 不作不死


  唐十九这球抛的好,皇后愣是不能接。

  唐家,关乎着边疆安宁。

  秦王府,关乎着皇帝的颜面。

  无论是唐家,还是秦王府,她都是要袒护一番的。

  “自然不是。”她尊贵的面孔上,露出几分和蔼安慰之色,看向苏眉的时候,眼神却变得凌冽。

  苏眉的脸,又苍白了几分。

  唐十九适时停止了哭泣:“皇后娘娘,碧桃是断然不会因为贪念偷她一个不值钱的簪子,也断然不是天生就是个偷儿,苏侧妃方才口口声声说碧桃偷簪子,碧桃却说是捡着了想要还给她的时候被她冤枉了,臣妾就想问问苏侧妃一句,谁见着碧桃从你头上拔下个簪子来?”

  这下,倒是无人接话了。

  毕竟这事闹的这般大,又有唐家的背景在那,谁敢作死出来作伪证啊。

  苏眉现在完全处于孤立无援状态。

  簪子是在碧桃手里,怎么去碧桃手里的她并不清楚,只是借势直接给碧桃扣了一个小偷的帽子而已。

  事实上她也就是故意要羞辱羞辱唐十九,然后出出风头刷刷存在感。

  她就是没估算错了唐十九的性子,唐十九忽然变得如此狡诈巧辩,真正是叫她措手不及。

  “看,根本无人瞧见。”

  “那你砸碎我的簪子呢,那可是众目睽睽,你还想抵赖。”

  苏眉像是个落荒而逃的战俘,却还作着最后一点无用抵抗。

  “我道歉了,我说了我手抖没拿住,大家都听到了啊。”

  皇后看向众人:“可有此事。”

  谁都看出皇后有意偏袒唐十九了,谁敢不要命的出来说她就是故意的。

  几个王妃点点头。

  皇后凤颜震怒,猛然拍了一把椅子:“苏侧妃,你当真是胡闹,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个丫头,又为了一支不值钱的簪子扰了本宫赏花的兴致,来人。”

  “奴婢在,娘娘。”两嬷嬷恭谨答应。

  “将苏侧妃送出回晋王府,不得本宫令,不得出晋王府。”

  苏眉慌乱了,频频磕头:“皇后娘娘,臣妾不是要针对唐府和秦王府,只是……”

  皇后身边,咱们惠妃娘娘勃然大怒:“苏眉,还不给本宫住嘴。”

  作为晋王的母妃,苏眉的婆婆,对于这马夫的女儿,她早早就瞧的不痛快了,几次安排的大好姻缘,晋王死活不同意,她一直觉得是苏眉在作怪。

  今日苏眉又是如此的不知礼数,在皇后的赏花宴上胡闹,她当真觉得丢了大脸。

  一顿怒喝,苏眉吓的浑身发抖,脸色惨白,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了。

  被几个嬷嬷带下去的时候,苏眉回头看唐十九。

  唐十九恰也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样,和我斗,我爹是谁,你爹是谁。

  我早就提醒了你,是你自己非要作死。

  *

  这宫里第一场闹剧,直接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苏眉被禁足,还有晋王终于要娶正妃了。

  外面说,是惠妃娘娘趁着机会,威胁晋王若是不娶妻就将那小辣椒变成剁辣椒,晋王一怕就同意了。

  彼时已经离皇宫里那场春日赏花会过了大半月了。

  晋王的婚宴在十天后,唐十九是要随着秦王一起出席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六章 初见秦王太闹心


  说起来,她穿越来这么久,再过五天倒是终于能见着这秦王一次了。

  除了“出墙计划”不能停外,现在她又多了个计划,就是休夫。

  之前的唐十九不得宠,胆小怯懦,深惹秦王厌恶,却痴心秦王,因为秦王的冷落心碎而死。

  啧啧,多傻的姑娘啊。

  天地之大任鸟飞,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不满大街都是。

  踹了这秦王,找个口味重的滚个床单,到时候一代美人倾国倾城,还怕没男人?

  所以,休了秦王这个念头异常强烈。

  对方大约也是感应到她这几天“惦记”着他,竟然难得的登门造访了一番。

  一大早,她还做着梦呢,一声轰然巨响,把她从梦里给震醒。

  猛然弹跳坐骑,踢门进来的这货正是秦王曲天歌无疑。

  如今他背对着阳光,金色的日光在他身上渡了一层暖黄的颜色,周身气息却冷的冻人。

  走的近了,五官轮廓真的长的勾魂,浓眉俊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刀削的轮廓。

  如果满分是十分,这长相妥妥的能拿到九分,少一分怕他骄傲。

  就是这行为举止,啧啧,不能恭维。

  看着躺在地上的门板,她内心鄙夷。

  不过想到至目前为止,她都吃着他的饭,住着他的房,挂着他的姓氏。

  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按捺住了美梦被惊醒的怒气,脸上堆起了笑,忙把三从四德操练了起来。

  “给王爷问好了,王爷早上好。”

  没想到对方眉目一紧。

  她也跟着一紧,问安都讨他嫌,果然是对她厌恶至极了,恰好,她也是。

  但听的对方冷冷道:“唐十九,你胆子不小。”

  她一脸懵懂:“什么?不好意思,麻烦您说的清楚点。”

  她自问自己询问的十分礼貌,对方的脸色却沉的能将人活活压死。

  “你自己清楚。”

  “你不说我怎么清楚。”

  “你还敢让本王说。”

  我勒个去,这一大早的,本还应付应付他,安稳的送走这尊大佛,所以才把三从四德操练的那么麻溜。

  结果现在,她不能忍了,暴脾气上来。

  脸上贤良淑德的笑容瞬间不见了,一声冷笑,她斜睨着他。

  “你一大清早冲进我的房间,踹飞我的门,你找什么岔?脑子进水了?”

  曲天歌一时没听懂,明白后意识到她是在骂他。

  脸色顿然阴沉,阴沉之余眸光中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寻味,月余不见,她竟让他觉得十分陌生。

  不过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他对她的痛恨和厌恶。

  他讨厌她,因为她是父皇送给他的一个警告和羞辱。

  也因为她百般的痴缠和手段。

  酒里下药,饭里下药,为了圆房她无所不用其极,他越发恨她。

  他眼中充满了冷意,而她竟没和往日一样怯懦委屈的躲闪,而是毫不畏惧的直视着他,目光清浅,淡漠。

  曲天歌浓黑的眉心微蹙,丢下一封信:“再让本王抓到这种事,必容不了你,今日起,不许你踏出清秋阁半步,来人,给我看着王妃,哪里都不许她去。”

  我去,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前几天她使了点小演技,苏眉给关了禁闭,现在轮到她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七章 杀鸡儆猴立威风


  所谓死也要死个明白,被关也一样,总不能稀里糊涂的。

  上前捡起那封丢在地上的信,是她写的,死前三天还是四天的时候,写给她爹的。

  哎呀呀,还说这厮为啥生气呢。

  这封信以正常人的头脑确实写不出来,信里写的是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让他爹帮扶秦王上位。

  这信要是判的重一点,就是谋逆篡位啊。

  咱们这位唐姑娘,真是爱秦王爱到了脑残了。

  这封信还好是落到了秦王手里,要是落到个别的谁手里,秦王就别想混了。

  难怪他气这样。

  不过多多少少,不该有点点感动的吗?

  好吧,看来他是真恨她的紧。

  好在,彼此彼此,她也没多待见他。

  禁闭!

  他真以为这三尺院墙能关的住她?

  她想出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上辈子的她,出生在特种兵世家,在鹰爸虎妈的严苛教育下长大。

  三岁就要跟着父亲徒步二十公里拉练,五岁就每个冬天的早上要穿着背心短裤绕着部队操场跑圈。

  再长大点直接被送去了当刑侦多年的外公那,每天跟着外公看各种腐尸,无头案,肢解,学分析推理练就了一颗刚刚的胆,之后也开始走上了刑侦这条路。

  她在破案这方面有极大的天赋,进刑侦队三年屡立战功,同事都戏称她为小福尔摩斯。

  而破案之余,她的爱好就是散打和跆拳道,曾经拿过国家级比赛的散打冠军,还和世界顶级的跆拳道高手过过招。

  如今虽然身体换了,运动细胞依旧发达,刚穿越来的时候,她每天晚上都会爬上屋顶长吁短叹,何况只是几堵墙。

  于是乎为了挑战权威,她第一天就翻墙出去溜达了一圈,结果回来时候也是倒霉,手腕竟然被围墙上一片破瓦给割了,这下好,还是安生待着吧。

  安生待了两天,这一日晚上刚吃了饭,房门就被敲的框框响。

  门外,一个声音十分粗鲁。

  “开门,开门,快开门。”

  “谁在门外喧哗。”

  宫廷剧看的不少,王妃的架子那个可怜的唐十九端不起来,她可是端的方方正正。

  “是我,刘管家,快开门,快点,开门。”

  刘管家。

  秦王府的老人了,仗着自己在秦王府的地位,向来是不把唐十九放在眼里的。

  加之唐十九本身的性子懦弱,秦王又压根不罩着她,她在秦王府的地位每况愈下。

  一年后的今天,瞧瞧,是个奴才就能对她大呼小叫的了。

  “开门,开门,还不快开门。”拍门声有些不耐烦了。

  得,是时候立立威风,好赖也是堂堂秦王妃。

  这刘管家平日里欺负那可怜唐十九欺负的也不少,今儿是时候讨一点回来了。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她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劈头就是一个耳光落了下来:“狗东西,让你拍,也不看看这是谁的房门。”

  这一巴掌打的甚重,她权当是报答借身之恩,替死去的唐十九报仇了。

  也当是杀鸡儆猴,叫王府的人知道她可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辱的唐十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八章 组团来找茬


  这一巴掌果然奏效。

  跟在刘管家身后一众奴才愣是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一年,这形同虚设的王妃谁放在过眼里。

  今天她忽然发飙,大家才意识到她到底是皇上御赐的王妃大将军府的嫡长女,一时既是吃惊又是惶恐,都没了声响。

  刘管家被打的懵了过去,昔日那个看到逆来顺受懦弱的丑八怪居然,居然打了他。

  这一巴掌不是做梦,这一巴掌挨的结结实实,痛的他半个脑子还嗡嗡嗡的在作响。

  他心里发恨,可怎敢还手,只能忍着一股怒气,道:“奴才失礼,奴才是奉王爷的命令请王妃过去一趟。”

  “请?”

  唐十九扫了一眼眼前浩浩汤汤的壮丁们,这架势是来请她的吗?

  如果不是她发了威,他们分明是来押解罪犯的。

  她鄙夷嘲讽的语气,更是让大家静若寒蝉,原来王妃发威起来的样子如此狰狞吓人。

  本身她那张脸就骇人,如今一冷脸,宛若地狱罗刹,浑然一股气势压的人透不过起来。

  “去告诉王爷,有事,他来,本妃还被软禁着呢。”

  唐十九讽刺一笑,轰然关上了房门,只留下一行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王妃,疯了?”

  许久有人得出了结论。

  很快,这个结论传到了曲天歌耳朵里。

  彼时,曲天歌正抱着怀中哭哭啼啼的美人柔声安慰。

  这样的他,怎样都没法和那个横眉冷斥唐十九的他联系在一起。

  “王,王爷,王妃不肯来,她让您亲自去,她还,还打了刘管家,大家说她可能,可能……”

  “可能什么?”

  那温柔的脸转过来,目光落在跪在面前的奴才身上,眼底透着薄怒。

  “可能是疯了。”

  跪着的奴才颤声回答,曲天歌猛然站起了身,吓的怀中美人一惊。

  “爷,不然,不然就算了吧,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

  美人话是这样说,可是眼中的泪却断线珍珠一般落了下来。

  谁都知道,余美人的丫鬟不是寻常人,而是余美人的亲妹子。

  曲天歌看了一眼那梨花带泪哭的叫人心碎的美人,又看了一眼美人边上浮肿着一张脸的丫鬟,眉心拢在了一起。

  “走,本王这就去给你讨个公道。”

  *

  曲天歌还真的亲自来了。

  唐十九本来都打算洗洗睡了,房门却被粗暴的踹开。

  不用说她也知道谁来了,这府上敢踹她门的人有几个。

  “王爷晚上好啊。”

  既然知道对方讨厌自己,她也不用端起三从四德的架子来。

  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他如果不招惹她,她也会给他安稳日子。

  可是显然,他今天就是来找茬的,还是组团来找茬。

  看着她身边哭的好不凄惨的美人和美人身后委屈的咬着嘴唇的丫鬟,她就知道今天晚上估计不太平了。

  “唐十九,跪下。”

  “呵。”

  眼前这张冷峻如霜的容颜换做常人早被震慑到动弹不得了,可偏生她却笑意淡然。

  修长的手指指向曲天歌,又缓缓的划向他身边的女人。

  “跪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九章 王爷我好怕


  余慧一怔,断没想到唐十九居然敢如此大胆。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缓缓戚戚然的跪下了身去,当然,她也料想到有一双手会搀住她。

  唐十九如此嚣张,果真是疯了,不过她也是在找死。

  谁不知道,王爷最疼她了。

  为了她,王爷都把唐十九赶去了偏远的清秋阁,把本该属于时正妃的朝阳阁腾给了她。

  而且今天“犯了错误”的是唐十九,她却还可以这样置身事外,态度嚣张,今儿王爷或许真的会上书禀奏,请求休妻了。

  她乐的看好戏,眼底深处的得意毫不保留的落入了唐十九的眼中。

  这个女人,就是曲天歌最近盛宠着的美人余慧,出自妙玉楼,一个盛产卖艺不卖身歌舞姬的地方。

  听说她进秦王府前,是妙玉楼的台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唐十九眼里,她却不过是一个才情学识过人的绿茶婊,白莲花。

  装是她的拿手伎俩,眼泪是她的绝佳道具。

  靠着这两招她通吃了王府上下所有人心,如今甚得曲天歌恩宠,是秦王府人心所向的真正主母。

  而正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温柔可人的美人,却在把唐十九赶到清秋阁之后,每日里借着请安的名目,风雨无阻的过来对可怜的唐十九冷嘲热讽秀恩爱,活活气死了唐十九。

  这种女人,典型的美人皮下蛇蝎心。

  穿越月余,唐十九倒是没和她交过手,因为没见着面过。

  本以为是余慧甚得恩宠,忙的顾不上她这个名存实亡的秦王妃,没想到她还真是不让她闲着。

  今天夜深,她哭哭啼啼的上门,不知道又要玩哪一出,正好她也闲着,倒是陪她玩玩。

  她的目光落在了曲天歌身上,淡声道:“王爷素来公平,这余慧尚未进门,便是进门也顶多是个侧妃,见本妃并不下跪,那本妃这跪也就免了,王爷不如直接说了今儿过来,所为何事?”

  她变了,这种改变完全不是疯了。

  她眼底的不屑,睿智,淡漠已寻不到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唐十九的半分影子。

  若不是脸上红色的巨大胎记,他都认不得她了。

  曲天歌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样,面色却更为冷冽严厉:“为什么打余梦?”

  余梦,余慧的亲妹妹,也是贴身侍婢。

  余慧得宠后一起带进的秦王府,妹因姐贵,虽说是丫鬟身份,府上人人都当她是个小主子。

  比起余慧,她姿色也不弱,大家私底下都说,王爷兴许会收了她。

  以前的唐十九是极在意余梦的,如今的唐十九完全当她是空气。

  不过是因为曲天歌指名道姓了余梦,她才发现余梦的纯在,顺带的发现了余梦那张肿的老高的左脸。

  唐十九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直接走到了余梦面前。

  余梦只觉得一股阴冷的气势扑面而来,竟然吓的忘记了躲闪。

  “啪!”重重一个耳光,猛然落在了她的右脸颊上,生生把她打的跌倒在了地上,痛的她一声尖叫。

  同时尖叫的,还有她的好姐姐余慧。

  “啊,小梦,小梦你没事吧小梦。”

  慌忙搀扶起余梦,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王爷,算了,我们走吧,我怕。”

  最后两个字,怯生生又充满委屈,啧啧,好演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第十章 冤枉也要有点水准


  唐十九笑了,抱着手臂看热闹一样看她演戏。

  曲天歌怒了:“唐十九,放肆。”

  “别误会,我也不过就是想证明一下我自己的清白。”

  放下手臂,她扭了扭左手手腕,嘴角露出一抹嗤笑:“王爷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左撇子,而且前几天我运动时候划伤了右手手腕,你派来的两个门神都看到的,大夫还是他们给请的,这纱布也是大夫早上新来换过的,能把她的左脸打成包子,你觉得我用一只受伤的右手做不做得到?再说,我禁闭着呢,王爷您下的令,没告诉余美人啊?”

  说完她撩起右手,手腕上果然包着厚厚的纱布。

  余慧断然没想到唐十九关着禁闭,一时慌乱:“是,是余梦来给王妃请安的时候,王妃打的。”

  “呦,你当看门的瞎啊,嫁祸也要有点水准,美人儿。”

  她一脸戏谑。

  曲天歌眸色里,一瞬的怔忡。

  之前的她,虽然他不愿接触,不过仅有的几次,得出的结论就是蠢笨怯懦,胆小如鼠。

  可现在说出的话却条理清晰,推理得当,完全找不出破绽。

  确实,余梦的脸不是她打的,他早就知道。

  因为余梦左边脸上除了指痕外还有一个戒指的痕迹,显然的打人的人带了一个戒指,而唐十九是从来不带任何戒指的。

  他明知道却针对她自然有他的用意,没想到她居然不像是往常被冤枉了一样哭哭啼啼,反倒用如此“别致”的办法证明了她的清白。

  唐十九,是在这清秋阁中活聪明了吗?

  “王,王爷,王妃,王妃……”

  面对唐十九条理清晰的自我澄清,余慧慌了神。

  她害怕曲天歌知道她是蓄意嫁祸,那么她所营造的美好形象将会毁于一旦。

  她虚弱的狡辩着,万幸曲天歌似乎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她。

  “起来吧,此事本王会处理的,你先带余梦回去敷药。”

  “谢王爷。”

  余慧眼底的慌张一扫而空,她就知道,唐十九说再多都无用,王爷根本不相信她,王爷讨厌她。

  不,整个王府,甚至她娘家的人也讨厌她。

  余慧就想不明白了,皇上怎能如此糊涂,将唐十九许配给了秦王。

  这谪仙一般的美男,生生叫唐十九给糟践了。

  带着余梦出了院子走到一半,她就后悔不该把秦王单独留在那,谁知道这个丑八怪会不会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

  上次她竟然看到她偷偷的亲吻王爷的画像,想到就让人想吐,就她也配。

  想到这,她把余梦往边上一推,冷冷道:“自己回去,我去找王爷。”

  唐十九那一巴掌真是极重,打的余梦整个脑子嗡嗡作响,如今被一推,差点摔在地上,她痛楚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却不敢有任何怨言。

  “是,姐姐。”

  余慧匆匆回去,却被侍卫拦在了门口,说是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去。

  既是曲天歌的命令,她也不敢违拗,心里总担心曲天歌吃亏。

  遥遥站在院子外透过昏黄的灯火,只能看到雕花的纸窗后,两个遥遥而立的身影。

继续阅读《医妃休想出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