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废后最新章节,张容清,慕容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宠废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张容清
简介:她两年前被他害得家破人亡...两年后她重新归来,定要亲手剁了那个负心汉
你喜欢皇位?我就把你从皇位上亲手拉下来!现在说喜欢我?!那就到阴曹地府后悔去吧
只剩一年寿命的她,本以为最后的生活只有黑暗的复仇,没想到,他如太阳一般,又重新给了她希望....
角色:张容清,慕容明
权宠废后最新章节,张容清,慕容明全文免费阅读

《权宠废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背叛


暗夜,大雨滂沱。
张容清捂着胸口仍在涌血的剑伤,忍者疼痛和高烧,跪在乾清宫的门外求见刚登基称皇的慕容明。
“张容清,求见皇上!”这七个字,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屈辱,不甘,心痛,悲愤!
三日后父亲将被问斩,她纵然再不愿,也得跪下来求他。
乾清宫门内依旧是欢声笑语,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胸口剑伤的疼痛越来越剧烈,鲜红的血渐渐浸染了白色的衣衫,令张容清的身体控制不住颤抖。
红儿跪在旁边扶着张容清,也忍不住流泪水。曾经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如今却像被人拔了利牙的狼一般,受尽折磨。
“铛!”
乾清宫大门猛地被推开,门内,徐徐走出一人,风姿卓绝,惊艳无比。
五年的夫妻,张容清此刻瞧着他,心中只有恨:“皇上,求您赦免家父一命!张家军已灭,家父年迈,且一人,对你丝毫构不成威胁!”
五年前,她被先皇赐婚不得不嫁给一个残废王爷慕容明,可没想到,慕容明残废竟是假的,最终利用她张家军篡位成功!然后又在阴风岭将张家军血洗。
自己胸口的这道剑伤,就是拜慕容明所赐!
这一剑,是诛心!
慕容明狭长的狐狸眼轻轻眯起,居高临下地瞧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嘴角轻扬,享受着折辱她的快感:“放虎归山,怎有可能!你父亲,死便死了!”
死便死了!
这话说得绝情,张容清没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但为了父亲,她还继续隐忍:“只要你放过父亲,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慕容明冷笑一声,快速伸手死死地掐在张容清的脖子上:“张容清,有什么资格和朕谈条件?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和他的丑事!从你刚嫁进王府的那天朕就知道,你心里面始终爱的人是朕的大哥,曾经的太子,慕容尘,对不对?对朕根本不是真心实意!”
“我没有!”张容清用力摇头。
“哼,你当朕是白痴吗? 不上如此,你和你父亲还一直嫌弃朕是残废,所以打算让你父亲拥他上位后废了朕,让你当他新任的皇后,哼,你们张氏一家打得好算盘啊!”
张容清心痛无比:“我没有!我父亲更没有!”
“够了!”慕容明冰冷地打断张容清的话,他原本俊美的脸,此刻扭曲得宛若恶魔,声音刺骨寒凉,“张容清,你以为朕还会像以前一样相信你吗?如今,别说信你,朕此刻听着你的声音,看着你的嘴脸,都觉得万分恶心!”
张容清的心像被生生地挖出来一样:“是谁?到底是谁胡说八道让你如此恨我们张家,到底是谁在挑拨离间?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一次!”
这时,张容清瞧见一直躲在乾清宫门后的那抹俏影,心下了然:“是文芳对不对?哼,果真是她!为了得这皇后之位,她还真是煞费苦心,用尽了手段!”
慕容明眼一瞪,胳膊一甩,就将张容清愤怒地摔了出去:“谁许你诬陷芳儿了?这几年,朕被你们张氏一家蒙蔽着,若不是芳儿和文丞相鼎力相助,朕现在,可能早就是你们张家人的刀下鬼了!”
“我没有!”张容清伤口痛得已经快麻木了,如今,她堂堂一个将军,堂堂的张家军,竟然因为一个女人而沦落至此,张容清怒盯着门后的文芳,这个女人,早晚有一天,这笔帐,她会好好地和他们算清楚!
门后的俏影动了,文芳披一件粉红色纱衣缓步踱出,冰冷地扫了一眼张容清后,对慕容明温柔道:“皇上,瞧着张将军如此孝心,妾身很是感动,不如,就成全了将军的孝心,至少赐太医生去地牢给张老将军治疗吧。反正他们如今也都在皇上您的掌握之中,又重伤,定插翅难逃。”
慕容明将龙袍脱下披在了文芳的身上,温柔至极:“你既为她求情,那朕就给你这个面子。”
文芳浅笑:“谢皇上。”
慕容明这才瞧着被红儿扶起来勉强站稳的女人,冷声道:“有芳儿为你求情,朕便好心赐你最好的金疮止血药,允你去牢里见你父亲最后一面。想要这药,就爬过来拿吧!”
说完,他残忍一笑,将一瓶药扔在了自己的脚下,瓶盖掉开,里面的药丸洒落了一地。
“你!”张容清难过得心口仿佛要裂开,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去捡地上的药。
慕容明又是一喝:“朕说,爬过来拿药,不是走过来!”
张容清气得身躯一震:“慕容明,你过分了!”
慕容明阴冷地眯眼,抬起一脚,悬在地上的药丸上:“连皇上都不知道叫,看来这药是不想要了!”
“你……”张容清气得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
慕容明冷声羞辱:“你爬还是不爬?”
张容清气血攻心,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2章 卑鄙


张容清愤恨屈辱地跪下来,像狗一样地爬到慕容明的脚下,一粒一粒地将药丸捡起。
低着头的她,已满脸血泪。
文芳瞧着此刻的张容清,绝美的眼中划过一丝阴毒的光。
慕容明瞧着此刻爬在地上一粒一粒捡药的女人,心中竟无半点高兴,反而有一丝难受。
“芳儿,咱们先回去吧。”
慕容明不想再多看她一眼,拥着文芳步入了乾清宫。
“是。”文芳将慕容明一瞬间的恍惚看在眼中,心中藏针。张容清,最应该死的人真的是你!
磅礴的大雨中,张容清已经忘记了疼痛,任由伤口流着血,也再无知觉。
再疼,都比不上心痛!
犹记那年,她最爱的人不是慕容明,而是云州神医萧无尘。可惜萧无尘对她讨厌至极,见面第一天她就被萧无尘给打飞了出去。给张家丢尽了脸!
她心灰意冷地刚从云州回来,就听说要嫁给一个残废的王爷,立马就逃婚了。可还是被父亲带着三千铁骑给抓了回来不得不嫁,否则就是抗旨,祸及满门。
新婚当夜,她看着慕容明是残废,甚是可怜,不忍心对他弃之不顾,想着自己已被萧无尘拒绝,和他凑和的过下去也罢了。
她从未怀疑过他。可万万没想到……
还记得他曾说:“娘子,无论你出征走多远,走多久,本王都会等你回来。”
“娘子,无论从前如何,本王此后余生,只为你一人!”
……
誓言犹在,如今却反目为仇……
张容清心颤微微的疼,哀默大于心死,原来是这般感觉。
地上的药丸,她多捡一粒,她就对他多恨一分。
红儿也在一边帮着捡药,止不住的哭,她虽是仆,却与张容清亲如姐妹。
捡完药,张容清强忍着伤痛和高烧就立马奔向了大牢。在最后一间牢房看到张振雄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混身是血。
“父亲!”张容清和红儿立马进去,扶起张振雄。
张振雄瞧着给自己治伤的女儿,老泪纵横:“清儿,你活着就好,昊儿呢?”
“听说兄长逃了,不知所踪!”
张振雄这才松了一口气:“逃了好,逃了好,清儿,是为父现在后悔了,当初你真应该逃了婚啊……”
“父亲不要多言,我给你擦药。”张容清泪流满面。
张振雄摆摆手:“我时日不多了,不要再浪费药了。将药给太子殿下送过去吧。”
“太子殿下?”张容清震惊无比,“在哪儿?”
张振雄指着旁边的一个小牢房:“在那里,太子殿下亦是受伤沉重,快将药送过去,只要太子殿下不死,他慕容明就不能得势!”
张容清点点头,吩咐红儿留下照顾父亲后,就独自走到那个小牢房,发现原太子慕容尘被绑着,混身都是伤。
张容清立马跪了下来:“太子殿下!”
慕容尘瞧着来人,欣慰一笑:“还好,你没事。快起来!”
张容清的伤口又开始疼痛,她咬牙忍着,起来为慕容尘擦药。
慕容尘人如其名,原本如翩翩君子,不落凡尘,此刻,即使混身是伤,也掩盖不住他儒雅出尘的气质。
他如月光般的眼眸瞧着张容清,温声说:“这非你过错!不要自责,我与他相处了十多年,不也没发现嘛。他从小不是残废,就是十年前发生了祸事,才导致双腿有伤变成了残疾。现在想来,他早在那时就已布局了。阿清,以后有机会逃出去吧,不要管我。”
一声阿清,让张容清哭得更厉害了。
“咣当”一声,牢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门外,慕容明阴森森地瞧着他们两人,满身杀气。
“好一个‘阿清’,好一对君臣朋友,真是让人感动万分啊!哼,张容清,你果然与他有所奸情!”
“是你!”张容清惊讶极了,“你为何来此?”
“为何来此?”慕容明愤怒极了,“不来此如何得知你们俩郎情妾意?张容清,朕说过,只是让你来救治你父亲,没让你救他!哼,果然你是在骗朕,救治你父亲只是借口,来与他相会才是真!”
张容清气得气血翻涌,胸口的伤口又裂开了口子,不断地流血:“慕容明,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没想到你是这般的阴险小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保太子殿下,保我父亲,保这牢里面的张家将士!”
言语,张容清就气势如虎,一副要杀人的架式。让周围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毕竟是行军多年的鬼罗刹,即使重伤,也非比寻常。
慕容尘也是急了,立马劝着张容清:“阿清,快住手,不要冲动!”
忽地,冷飘飘的声音从慕容明身后响起,如绵里针,阴寒极了。
“皇上,果如妾所说,张将军即使重伤,也威猛无比,如此可怎么办?妾知道,皇上不忍心取张将军性命,不如,不如就先废了张将军武功,皇上觉得如何?”
文芳娇俏的身影紧靠在慕容明背后,生怕被张容清波及,但一双凤眼中,尽是恶毒。
废了她武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3章 父亡


所有人都一愣,慕容尘立马吼着:“文芳,你个贱妇,快闭嘴!二弟,不要听她的,废一个将军武功相当于是杀了她!而且她现在也受伤,肯定承受不了废去武脉的痛楚的!”
慕容明剑眉紧蹙眉,声音极冷:“废她武功?好,很好的提议!”
他竟然同意了!
慕容尘愤怒,张容清心寒,只有文芳得逞的一笑。
慕容明身影一动,张容清的身影也跟着动起来,两人瞬间刀光剑影的打了起来,可惜张容清因为受伤过重,还发着高烧,慕容明捉住机会,一掌拍在了她的丹田上,将她的内力振得粉碎,经脉瞬间如撕裂了般的痛苦。
张容清武功,废了!
张容清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如恶鬼一般地盯着眼前的两人,慕容明,文芳!恨不得化身为厉鬼将他俩拖入地狱。
“阿清!”被绑着的慕容尘焦急地怒吼,但已无能为力。
慕容明还未打算放弃折磨她,对手下说:“来人,将他们都绑出来!”
片刻功夫,慕容尘、张容清、张振雄都被小卒绑到了牢外,排成了一排跪在慕容明的面前。
张振雄瞧着武功被废的女儿,气急功心,一口血喷出,愤怒地盯着慕容明,恨不得吃他肉,饮他血。
慕容明高高在上地瞧着跪在地上的三人,满意极了。他对张容清薄凉地说着:“清儿啊,朕念你昔日之情,就赐你一个机会,慕容尘和你父亲,你选择一个活吧。你选择你父亲,慕容尘死;选择慕容尘,你父亲死……”
张容清强忍着如骨肉分离一般的痛,双目腥红地盯着慕容明:“别叫我清儿,我听着恶心!你有什么本事,就冲我来,放了他俩!”
慕容明笑了,那笑容如明月般倾城,却让人不寒而栗:“你没有资格讲条件。说吧,你选择谁?你肯定会选择你父亲的,对不对?”
张容清还未回答,旁边的张振雄抢着说:“清儿,选择太子殿下,为父活不了几日了,不要救我,先救太子殿下!这里谁都可以死,就是太子殿下不能死!”
慕容尘同样抢着回答:“不要,清儿,选择张老将军!你们不要相信他,他放谁活也不可能放我活的,不要相信他!”
张容清瞧着身边两人的争执,心中一痛,瞧着慕容明,颤声道:“你这样有意思吗?放过他俩,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好不好?”
慕容明的笑容散了,眸若冰霜:“选择你父亲活,让慕容尘死,就这么难吗?”
张容清放低姿态,继续恳求:“求你,放过他俩!”
慕容明的声音越来越冷:“你果然还是爱他的!舍不得,是吧!”
张容清摇头:“不,不是,非是情爱,慕容明,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慕容明怒了:“可朕现在一句话都不愿信你!好,不选择,那他俩,都得死!”
“你!”张容清震惊无比,破口大骂,“慕容明,你这个混蛋!”
忽地,张振雄如回光返照一般,混身充满了力量,挣脱了束缚,并抢了小卒腰上的刀就猛地朝慕容明刺去。
慕容明下意识地一挡,一掌就振碎了张振雄的心脉。
张振雄,亡!
事情发生得太快,张容清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只看到倒在自己身边的张振雄。
“父亲!”撕心裂肺地怒吼,可那身体已无半点回应。
慕容尘同样愤怒地盯着慕容明。
瞧着已死亡的张振雄,慕容明内心又划过一丝不忍。命人将张容清拖回去,将慕容尘再关到地牢。
张容清此刻和废人没什么两样,毫无反抗能力,只能被人硬拉硬拽甚至拖着被关回了坤宁宫。
瞧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尸体,张容清腥红的双眼流下了两行血泪,立下了血誓。
慕容明,此时此刻,你与我,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恩断情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4章 医圣


被关回坤宁宫后,张容清就烧了三天,伤口几乎溃烂,伤势太过沉重,太医生们都说张容清可能撑不了几天了,除非能请到闻名天下的医圣萧无尘。
慕容明一听,就想到张容清和萧无尘的往事,大发雷霆,但又不得不下旨去请萧无尘。
一直站在门口的文芳瞧着慕容明对张容清尚有一丝情宜,心中愤恨,玉手紧握,恨不得将床上晕着的张容清掐死。
张容清,真不知你到底有何魅力,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能让他对你念念不忘。但那又如何,你现在已是个废人,一无所有,还凭什么和我争,以后再慢慢弄死你!
第二天,传闻中的医圣萧无尘被寻了来,他一身素衣,黑发如墨,眸若星辰,面如白玉,气质出尘,仿若仙人。
慕容明一看到他就升起无名的怒火。他就是传说中的医圣,他就是曾让张容清动心追了很久的人?
萧无尘,若不是你现在能救她,朕非宰了你!
萧无尘感受到了来自慕容明的杀意,冷哼一声,直接无视。他走到床边,瞧着晕迷中的张容清,剑眉轻蹙,心中甚是感慨:张容清,许久不见……
一扬手,十几根金针快速飞出,精准地刺到了张容清的要穴上,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慕容明越发的嫉妒挑衅:“如若治不好她,朕会要你人头落地!”
萧无尘这才抬眼冷冷地盯着慕容明,反问:“是谁废了她武功?如果不废她武功,吾有百分百把握可以医好她。你想责难,不如去责难废了她武功的人,将救她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你!放肆!”慕容明气极败坏地将身边的桌子振碎,即使如此,他也被萧无尘的话刺痛了,“救不活他,你同样要死!”
废了她武功的人,是自己!
那又如何?这种女人,废便废了!
萧无尘连续为她施了三天针。救治完后,萧无尘就离去了,刚一离开皇宫,唐影就出现在了慕容尘的身边:“王爷,您安排的事情都准备好了。”
萧无尘点头:“嗯。”
唐影却疑惑了,主子不是很讨厌张容清吗?为何这次甘愿冒着身份被揭穿的风险来救她?
萧无尘本是西楚小王子,集万千宠爱于一生,也因为万千宠爱,他成了兄长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从小母妃就因宫斗而死,他权倾朝野,却厌恶了权斗,跑出了皇宫,入了江湖,拜入云起山下。
本想随着师傅一心一意学医学道,清静一生,没想到五年前被一个野蛮的敌国女将军扰了清净。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个祸害,没想到在听到张家军全军覆灭,张容清被困皇宫后,他忍不住,竟然为她来到了火乐国……
等到第十天的时候,张容清终于醒了。
张容清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慕容明独坐轮椅之上,对她邪恶地笑,他脚下血流成河,尸积如山。那些尸体白骨个个伸出白爪准备也将她拖入地狱。
恍惚之际,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容清,许久不见……
这声音是……萧无尘!
“萧无尘,我明天就要去成亲了……”回想往事,张容清一身戎装,冲着医房中忙碌的白色身影大声呼喊。
萧无尘优雅回头,俊美如仙,瞧着她,眼神淡漠:“嗯。恭喜。”
张容清心灰意冷,差点哭出来,他的眼中还是没有自己。
终究,还是要和他分道扬镳!
这么久远的记忆啊……仿若前世的一样!
如果当初你不拒绝我,如果嫁给你,是否结局会不同?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本以为要看到萧无尘,没想到入眼的,是慕容煜的哭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5章 最好杀了我


“母后,母后你终于醒了,煜儿好想你啊!”慕容煜立马抱住张容清嚎啕大哭。
“煜儿,是你……”看到亲子在怀中,张容清也想将他抱住,可惜混身剧痛,连胳膊都很难抬起来。
慕容煜继续哭:“母后,我听他们说外公没了,舅舅也找不到了,母后,你会不会也像外公和舅舅一样离开我啊!煜儿不要离开母后。父王是坏人,他一直不让我见你,我好几次想偷偷来,却总被那些臭嬷嬷抓回去,母后,你再也不要离开煜儿了,好不好。”
张容清咬紧牙关,忍着剧痛抬起胳膊,将煜儿抱入怀中:“嗯,我再也不会离开煜儿了。我会好好保护煜儿。”
“皇后娘娘,你终于醒了。”红儿喜极而泣,“皇后娘娘,萧神医说您大伤元气筋骨,必须好好保养才行。”
张容清疑惑:“萧神医,是萧无尘?”
红儿点头,可是眼中闪过了失望:“是的,只是他救完后就立马离开了。”
张容清的心中一痛,果然是他吗?他来救自己了,可是,又为何不愿与自己相见呢?
张容清醒来的消息让慕容明火速赶来了。
慕容明居高临下地瞧着躺在床上异常虚弱的张容清,一双狐狸眼冰冷极了:“没死就好!你欠朕的,还没还完!”
张容清立马将孩子护在身后,对他怒吼一声:“我没欠你什么,是你欠我!一直都是你在欠我!慕容明,你最好杀了我,要不然,我一定会为父亲和兄长报仇!”
因为太过激动,血气翻涌,张容清没忍住,一口血就吐在了慕容明的脚下,沾染了他金黄色的龙靴。
慕容明眼一狠,扬手一巴掌就将张容清打到了床里面,愤怒至极:“你现在的样子,让朕非常恶心!哼!想为你父亲兄长报仇,行啊,朕等着你!看你如何复仇!”
被打得满脸是血的张容清此刻笑了起来,凄凉无比:“哈哈,慕容明,张氏军队已被你完全掌控,父亲已死,兄长失踪,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你留着我到底想干什么!”
慕容明扬手想再打她,但瞧着她此刻在鲜血中挣扎,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忍:“哼,朕留着你一口气,就是想折磨你!你越凄惨,朕越是愉悦!”
“皇上,您在这儿啊,让臣妾好找!”
这时,文芳迈着莲步徐徐走来,朝着慕容明娇弱地一拜。
慕容明怜惜地扶着她起来,声音温柔极了:“芳儿,你怎么来此地,朕不是说了嘛,此地晦气,少来为妙!”
晦气?
张容清心中骤疼!
文芳顺便也朝着张容清一拜,娇柔造作地说着:“皇上,臣妾听闻姐姐醒来了,特来关心一下。姐姐,您要千万顾好自己才行啊。”
文芳桃花迷眼,风情万种,当真是一副圣母慈悲的样子。
张容清嗤笑:“文贵妃这是来瞧着我到底死了没有,对吧?可惜,让你失望了!”
继续装吧!要不是曾亲眼见过她心如蛇蝎的本来面目,她也真的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位美若天仙的女人竟然是个歹毒无比的女人。
“姐姐,您误会了!我是真心来关心你的。”
张容清瞧着就想吐了,一摆手就骂:“赶紧滚,不想看到你这张恶心的嘴脸!”
“姐姐,我……”文芳迷眼中立马噙着泪水,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慕容明将文芳护在怀中,冷眼瞪着张容清:“张容清,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身份!你一个被打入冷宫的贱妇,最好给朕安份点!来人,看管好她,不要再让她踏出这个院子。芳儿,咱们离开。”
说完,慕容明拥着文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冷宫中就只剩下了张容清、红儿和慕容煜。
张容清双眼空洞地盯着远方,两颗大的泪珠滴落了下来。月寒夜冷,三人在痛哭哀伤。
曾经辉煌无比的将军,此刻竟然沦落至此,凄惨无比。
瞧着自己曾经斩敌无数的双手,此刻竟然弱得只能拿绣花针。
她恨……
慕容煜依旧抱着她哭,口中一直骂着:“父王是坏人。”
又过了几日,这几日坤宁宫还算太平,但张容清却每晚都梦到过去。
“挡”地一声,坤宁宫的门被踢开,惊醒了梦中的张容清。连慕容煜,红儿都被吵醒了。
闯入的人,竟然是文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6章 教训


“是你!谁准你进入的,滚出去!”张容清对文芳恨之入骨,咬牙切齿。
文芳命下人端进来热腾腾的饭菜摆在坤宁宫惟一的桌子上,冷笑着:“当然是来看您啊。听说您这儿的膳食都很不好,所以,我来给您送好的膳食来了。”
张容清让红儿抱着煜儿躲到一边,她忍着剧痛勉强地下地,挪到桌子边,手一扬,无情地将所有饭菜扫到了地上:“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说,你到底有何目的!”
文芳凤眼一瞪,气极了,随即又笑道:“哼,反正您也活不了几年了,我也不必和你一般见识。”
“你说什么?”张容清反问。
文芳笑得越发让人恶心:“这就是我来告诉你的一个好消息,连萧神医都说您伤势沉重,大伤元气根本,即使现在醒了,估计也撑不了四五年了。”
四五年?
张容清知道自己受伤很重很重,但听到文芳如此说,她还是不由得惊了惊。没想到她的身体竟然伤得这般重。连萧无尘都这样说了,那还能有假?
见张容清脸色如此难看,文芳心中总算是舒坦了一些。
“姐姐,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本宫已经怀孕了。”
张容清翻一个白眼:“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
文芳不打算离开,继续刺激挑衅着张容清:“姐姐,你可知你们张氏一家为何会落得如此地步吗?”
张容清目光如剑:“是你和你父亲挑拨的,对不对?”
文芳掩嘴嗤笑:“这又怎能全都怪我与我父亲,根本原因还是你和皇上的感情原本就不牢固吧。如若你们俩真是情比金坚,又岂是我三言两语能挑唆得动的?这只是一方面,还有更重要的一方面。”
文芳如蛇一般盯着张容清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最重要的一方面还是张老将军太过刚愎自用,根本没把皇上放在眼中,说到底,还是嫌弃他是个残废!”
张容清心若刀割:“可我根本就没嫌弃过他!”
文芳笑声如箭:“呵呵呵,你嫌弃不嫌弃他重要吗?重要的是,他已经认定你已经背叛他了,不是吗?姐姐,你可知,他为何笃定你背叛了他吗?”
张容清死死盯着文芳,不得不说,她也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
文芳却突然凑近张容清:“就不告诉你!”
然后她玉手一扬,将张容清推倒在了地上:“啧啧啧,废了你武功,果然很正确呢,你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当真是好欺负极了!”
“皇后娘娘!”红儿看不下去了,立马奔过来扶起张容清,就连煜儿都站到了张容清的面前,张开双臂,奶声奶气地怒吼着文芳:“你个贱人,敢推我母后,小心本皇子处罚你!”
张容清本来伤就未愈,现在被摔得又混身骤疼,她立马把煜儿拉到身后保护起来:“煜儿,母亲没事,不要担心。”
文芳却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堂堂鬼罗刹,今日竟沦落到被一个三岁稚童出面保护,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哦,对了姐姐,你可知,张老将军的遗体如今何在吗?”
这话又让张容清紧张了起来:“父亲的遗体在哪儿?”
文芳如恶魔般拧笑:“已经被我命人扔到乱葬岗了,估计现在,早被那儿的野兽啃食殆尽、尸骨无存了吧。”
啃食殆尽、尸骨无存!
听着文芳这幸灾乐祸的恶毒语言,张容清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猛地冲过去,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文芳的脸上。
文芳显然没有想到张容清还有力气打她,她还没回过神来,张容清一手捏着她的衣领,一手轮起来就开始“啪啪啪……”地不停地扇。
“贱妇!看我撕烂你的嘴!”
“啊,救命,救命!”文芳被打得失声尖叫,拼命挣扎。
张容清此时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她血红着一双眸继续抽打文芳,她的心中脑中回荡着的只有一句话,啃食殆尽、尸骨无存!
“我父亲的尸体也是你这个贱妇可以随意亵渎的?文芳,你该死!你真该死!”
“啊!张容清,你这个疯子,你给我住手!”
张容清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不能,吃她肉,喝她血!
“你这个贱妇,你以为你在作践谁呢?哼,就算我没了武功,我也依然不是你可以随便欺辱的!现在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别忘记了,无论身份和地位,你始终低我一等,你就是个妾,注定低贱!你着实应该庆幸我现在没了内力,要不然,我一掌就能震碎你!”
纵是武功被废又如何,张容清还是气势逼人的鬼罗刹!一身的豪气肝胆可不是别人能废得了的,收拾一个小女人,她还是绰绰有余。
红儿和慕容煜看到这一幕,都拍手叫好,尤其慕容煜,高兴得又蹦又跳:“母后,打她,打死她这个坏女人。”
瞬间,文芳的双脸已经被打得像猪头一样,又红又肿。
“皇上,救我!救我!”文芳被吓疯了,又哭又喊,丝毫不顾及自己贵妃优雅的形象。
慕容明快速冲进来,看到这一幕,怒发冲冠,抬起一脚就将张容清从文芳身上踢了下来:“张容清,你是不是疯了?”
见着慕容明来了,红儿立马又把慕容煜抱起来躲到了里面。
张容清强忍着混身的剧痛从地上爬起来,瞧着慕容明将文芳温柔的拥在怀中,十分地刺眼,刺心。
纵然对他早已失望,此刻还是免不了心痛。但刚才痛揍了顿文芳,她也算解了少许恶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7章 再相见


文芳瞧见皇上来了,立马扑上去委屈地哭诉:“皇上,姐姐刚才想杀了我啊,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慕容明温柔地抱着文芳,愤怒地盯着张容清:“张容清,你最好给朕一个解释!”
张容清嗤笑一声:“有什么好解释的,如你所见,我打了她,怎么样?”
每次战场她都冲死拼搏,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怕他?怎么可能!大不了一死而已。
慕容明最讨厌的就是她这点,每次都是目中无人的神态,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中。
“张容清,别以为朕真不敢对你动手!你目前还活着,就应该好好跪下来对朕感恩戴德,最好夹起尾巴做人,别太猖狂!别忘记了,你的武功已经完全被废了!”
张容清继续冷哼翻着白眼,脖子一挺:“如此,便请皇上赐我一死!否则,咱们以后走着瞧!”
“你!”慕容明怒极,凶狠的抓起了张容清的右手,阴冷地呵斥,“你别以为我真不敢杀你!刚才,你就是用这只右手打的芳儿是吧?”
张容清感觉到一阵恶寒,本能地想缩回右手,却被他抓得死死的:“你想做什么?”
慕容明一声拧笑,抓着张容清的右手,“咔咔咔”地,将她的右手手指一根一根地拧断……
“啊啊啊!”
张容清惨叫连连,竟疼得晕死了过去。
文芳瞧着这一幕,心中畅快极了,这时,她突然肚子疼了起来:“皇上,我肚子突然难受……”
“芳儿你怎么了,来人,快宣太医!”
慕容明狠狠地将张容清踢到一边后就急忙抱着文芳离开了。
“皇后娘娘!”直到他们所有人都离开后,红儿才立马抱着张容清哭泣,“皇后娘娘你怎么了,你的手……你等会儿,我立马叫太医。”
红儿话音刚落,一袭如仙般的白衣美男大步踏入。
意识朦胧中的张容清便看到了萧无尘俊美冰冷的走来,如初见时一般……
萧无尘立马抱起张容清小心地瞧着,那双冷若冰霜的双眸落到她那右手上被掰断骨头的五根手指时,双眸中迸发着雄雄的杀气。
慕容明,你够狠!
当张容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条俊美的身影就坐在床边。
双眉如剑,双眸如星辰皓月,长发如墨,如仙人般遗世而独立。
张容清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还在睡梦之中:“萧,萧无尘……”
男人轻抬眼睑,眸光如月光清冷澄净:“醒了?”
张容清一时惊恐地坐起,却牵动了伤口而又疼得倒了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的已经被包成了粽子。回想起刚才那残忍的一幕,她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我的右手……”
萧无尘安慰:“无事,骨头我已经给你接好,日后好好保养就行。少说也得保养百日了。”
“谢谢,这不还有左手嘛!”
听着这真实的声音,张容清再次缓慢地坐起,确定了自己不是做梦,眼前的人,确确实实是萧无尘。
那个自己从见第一眼就误了终身的人,那个自己一直寻而不得,甚至见而不得的心尖儿人。
如今,他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权宠废后》

第8章 又救了一次


“你,又救了我一次……”
“嗯。”萧无尘依旧冰若寒霜,“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自己刚被废了武功后差点死掉那次吧。
“为,为何?”他曾十分厌恶自己,如今主动救她,张容清不解。
萧无尘声音依旧冰冷:“你们张家欠我的诊费,尚未还清。”
“啊?诊费早就还了啊,就算有疑,为何一直不来要,偏偏此刻要?”
“如今,我又救了你两次。诊费又增加了,需要张将军偿还。”
张容清脑袋真的卡壳了,皱眉苦笑:“你想让我如何偿还,如今张家军已灭,只剩下我一人还被囚禁在皇宫中,身无分无,还是个废人……难不成让我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她的奢望,他却最是厌恶,张容清冷哼着,能恶心到他也好,最好离自己远点,自己可是要报仇的,不能连累他。
谁知,萧无尘听到这句后,俊美冷清的双眸如黑潭深渊般凝视着她,让人永远看不透。
张容清被他盯得有些惊恐,咳嗽着:“你切莫当真,我如当初一般,是与你开玩笑的……而且,我劝您还是早些离开吧,如今在这坤宁宫,那慕容明又不知何时会来,千万别因我而连累了您。”
当初,她初见他时,就是这般挑逗他,结果就被他一掌拍飞了出去伤重到三天未能起床。如今自己受伤,他应该不至于再下狠手吧。
他眸光瞬动,却突然说:“可以。”
张容清更加惊恐:“啊?”
他却突然站了起来,认真严肃地看着她:“你的命,你的人,以后是我的了,是死是活,只能由我决定。你的后半生,只能为我一人而活!”
“什,什么?”张容清像被雷霹了一样,脑袋根本转不过弯来……
萧无尘见她呆住,嘴角微扬,似笑非笑:“我可以救你出宫。你可愿意随我离开?”
张容清思量半响才摇着头说:“还有煜儿,我不能放他一人在皇宫。所以,我不会离开皇宫。多谢你救我,今生可能无法还你的恩情了,来世,我定当做牛马来报答。”
今生,她已经嫁作人妇,已经有了孩子,怎么可能配得上他。一切都是奢望而已。即便能离开皇宫,将来也是一条没有光明白复仇之路,她怎能连累他。
萧无尘扬起的嘴角慢慢地冷了下来,如黑深般的双眸逐渐冰冷:“你可还爱慕容明?”
张容清一颗心骤疼无比,双眸凌厉凶狠:“现在,惟有恨了!”
萧无尘点头:“嗯。我明白了。”
说罢,萧无尘转身又如仙人般飘然离去了。
张容清瞧着那越来越远的身影,苦笑一声,能再次见他一面,已是上天的恩赐,她日后即使是死,也无所挂念了。不过他刚才说明白了,倒底是真听明白了吗?
萧无尘离去后,红儿才抱着煜儿走了进来,张容清立马吩咐红儿:“以后好好看好煜儿,多长些心眼,对上文芳,咱们已然失了先手,以后在宫中一定要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了。”
红儿跪下来答应:“是。红儿一定好生照顾好皇后娘娘和皇子。”
张容清又吩咐煜儿:“煜儿,记住,以后你吃饭喝水只能吃我和红儿姑姑给的东西,其他人的千万不能吃,明白吗?”
慕容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又过了两日后,大晚上,坤宁宫的大门又被人踹开,慕容明略有些摇晃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进来,混身酒气,倾城的脸仍然冰冷。
继续阅读《权宠废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