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简母,夏狂扇)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简母
简介:年少时,凉夏满腔爱意倾覆在陆谨之身上,换来了家破人亡,痛失孩子
后来,她才明白,爱终究抵不过他心里的恨
年少时,陆谨之认为凉夏狠如毒蝎,害死他最爱的女人,为了报仇,将她逼入绝境
凉夏说:“陆谨之,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直到她死后,他才明白,他的绝望是她用死策划的报复
他以为他是赢家,却不知早在游戏开始那一刻,他就满盘皆输

角色:简母,夏狂扇
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简母,夏狂扇)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救救我们的孩子


“跪下。”
陆谨之狠狠的将凉夏扔在灵堂下,他的大手按住凉夏的脖子,嘴里怒骂:“给安安磕头,磕头。”
客厅正中央设着灵堂,遗照上的简安笑得美艳动人。
简安,陆谨之的心尖宠死了,而当时只有她跟简安在凶案现场,所以,她成了凶手。
可是,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任她如何解释,陆谨之都不相信。
‘呯……呯……。’
一声声脆响,撞击着凉夏的额头,凉夏头都被撞晕了,直到那腥红流到嘴里,她奋力挣扎:“陆谨之,你放手,你放手。”
简父简母看到凉夏后,那眼中全是怨恨,简母冲了上来,狠狠的打着凉夏,狂扇她的巴掌:“凉夏,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她下脚很重,狠狠的踢着凉夏。
凉夏整个身体都痛得无法呼吸,她却小心翼翼的护住肚子,做着那最无力的辩解:“不是我,我没有杀简安,我没有。”
简母现在已经气疯了,好恨不得杀了凉夏,她一脚重重的踢在凉夏肚子上,凉夏痛得蜷缩在一起。
“啊。”不知是谁惊呼出声,颤抖着说:“她……她流血了。”
凉夏眸中绝望,她摸了摸下身,看到那抹鲜血后,她嘶吼着:“不……我的孩子。”
随后,她爬上前,拉住陆谨之的裤脚,她恳求着:“谨之,救救我们的孩子,求你了。”
陆谨之冷下声,狠狠踢开凉夏,他俯身,那好看的薄唇吐出最阴冷的话:“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孩子就是你的报应,这个野种就该去给安安陪葬,来人,拿相机来。”
凉夏感觉到孩子正慢慢的从她身体里流走,她绝望着恳求着:“不,不,谨之,你相信我,就相信我一次,简安的死跟我无关,我醒来时,简安就已经躺在那里的,真得,你相信我。”
可是不管她怎么哭求,陆谨之都无动于衷,她看着陆谨之拿着那相机,对着她,对着她的下身面无表情的摄相。
直到她身下一片血海,那才成为胚胎的孩子从肚子里流失,她绝望抱着肚子:“不……我的孩子,陆谨之,我恨你,我恨你。”
她后悔了,后悔妄想用孩子栓住陆谨之,最后连孩子她都护不住。
她绝望的摸着那些血,都是她的孩子,那该有多痛啊,忽目前触及到那小型胚胎时,她呆滞。
那是她的孩子。
她爬上前,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将其捧在手中。
陆谨之冷哼声,拽起凉夏,瞬间,手中胚胎落地,头上传来那阴森诡异的声音:“凉夏,想要吗?”
凉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陆谨之抬脚,慢慢辗压,动作没有一丝犹豫。
凉夏疯狂挣扎,看着那抹血色越发分明,她绝望,她愤怒:“不,我的孩子。”
气急攻心,她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失力,跪倒在地,失去意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2章 知道它吃得什么吗?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
凉夏醒来,她被关在一个铁笼里,对面还有一个巨型狗,狗正在撕咬着什么,那小小的一团,一口就被吃入嘴里。
凉夏突然心惊,心痛的不行。
黑暗中,暗室门被打开,陆谨之走了过来,他说:“知道它吃得什么吗?”
凉夏似乎明白什么,她不敢听,她捂住耳朵:“不……。”
“它吃得是那个才成型的胚胎,你放心,我全部都给录下来了,时时刻刻的放给你看。”
“不……。”
那阴毒的话让凉夏心撕裂的痛,那双本灵动的眸子已布满怨毒,她绝望嘶吼:“陆谨之,你不是人,不是你,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越说越激动,她喉咙腥甜,却她被咽了下去。
陆谨之慢慢逼近铁笼里的凉夏,他阴狠怒呵:“凉夏,若不是安安临终遗言说饶你一命,我早就让你死在牢里的,可是,你也别想好过,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呵呵,凉夏,痛吗?更痛的还在后面。”
随着陆谨之的落下,暗室门再次被关上。
死寂漆黑的暗室里,突然狗笼上放着两个影相,一个是她流产的视频,一个是狗吃着那成型胚胎的视频。
她绝望,痛苦,看着那胚胎直接从她身体流出,再看着狗一口吃掉,这两幕,一直重复重复。
凉夏抱住头,她跪下:“不……不,我的孩子,孩子。”
最后,四周都是那影相,凉夏不敢看了,她闭上眼,眼前也是那一幕,硬生生的折磨着她。
如今,她才明白,陆谨之话中的意思。
是啊,身体上的痛算得了什么,这是诛心,陆谨之在日日夜夜诛她的心,让她活在失去孩子的痛苦,在亲眼看着孩子被狗吃掉,无能为力的痛。
陆谨之,你好狠,好狠啊。
一天一夜后,凉夏已经快疯了,她绝望的躺在铁牢里,空洞的眸子再无焦距。
‘呯。’
门被打开,耳边是那细长的高跟鞋声音,传进凉夏耳里。
紧接着就听见那压低的呼喊声:“小夏姐,小夏姐。”
凉夏已经如那行尸走肉的人,她躺在铁笼里,没有一点生气。
简柔走近后,看着这般狼狈的凉夏,她娇柔的眸中一暗,细看之下居然有几分得意,可又瞬间掩下,她颤抖的手拿起钥匙,打开铁笼的门,扶起凉夏,她说:“小夏姐,谨之哥下手太重了吧,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小夏姐,我带你离开。”
许是因为离开两字,凉夏动了,她空洞的眸子转望着简柔,沙哑着声音:“小柔,我的孩子没有了。”
当简柔听到凉夏提到孩子,她手上力度一紧,掩下情绪:“小夏姐,你赶快离开吧,谨之哥,已经对凉氏出手了,凉氏已经危在旦夕了,凉叔叔也气得心脏病复发了。”
“什么?我爸……。”她空洞的眸子惊慌着,嘴里又腥甜,她站颤抖着手扶着简柔的手,她忽震惊的看着简柔:“小柔,你相信我吗?我没有杀你姐姐。”
不错,简柔就是简安的亲妹妹,因为陆谨之的原故,所以凉夏认识简家两姐妹,情谊虽不深,但她也不会因爱成恨,杀了简安。
简柔娇柔的小脸划过一丝犹豫:“小夏姐,我……我不知道,你快走吧,别说是我放你出来的。”
凉夏知道简柔心中的为难,她能放她出来,她已经很感谢了,她朝简柔弯了弯腰:“谢谢你,小柔。”
简柔垂下眼眸,遮盖了眼底那抹冷笑,转身走了。
凉夏还没有出陆大门时,陆谨之的车就出现在大门口,吓得凉夏赶快躲起来,可还是被陆谨之发现了。
“凉夏,敢逃。”那声音就如地狱使者一样让凉夏害怕,她步子向后退去,脖子一紧:“谁放你出来的,说。”
凉夏自然不会把简柔给供出来,她挣扎着,求饶:“陆谨之,我没有杀简安,你放过我爸。”
陆家在云城的势力很大,没有他动不了的人。
陆谨之手上力度增大,他黑眸是那嗜血的杀意:“放过他?呵呵,安安苦苦哀求你放过她时,你不是一样把刀刺入安安身体里,凉夏,我要一根根拔掉你身上的羽翼,让你展翅难飞,让你亲眼看看失去亲人的痛苦。”
说到这,陆谨之又想起简安死前的视频了,他周身戾气,凉夏手慢慢垂下,意识模糊之即,陆谨之突然松手。
凉夏重重的摔在地上,他那双黑色皮鞋踩着凉夏的手,极至阴狠:“说,是谁放你出来的。”
钥匙放在他书房的,难道是有人敢进他的书房偷钥匙放凉夏出来。
他把凉夏拖进客厅,狠狠将她扔到一侧,自己去查监控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3章 否认杀人


此时,简柔走了出来,她看着盛怒的陆谨之,她轻柔唤了句:“谨之哥。”
陆谨之看到简柔,气势敛下:“小柔,你怎么来了?”
简柔先是看了眼凉夏,她才说:“妈妈说,近日谨之哥也累了,让我给你送点汤来,还是热的,谨之哥,你快喝吧。”
对于简母的好意,陆谨之自然不会拒绝,他踢开凉夏,接过汤慢悠悠喝了起来。
简柔紧张的坐在那里,垂眸忽说:“谨之哥,我有话跟你说。”
不知道简柔和陆谨之说了什么,只瞧陆谨之那吃人的目光看着凉夏,独自上楼。
而简柔担忧的看了眼凉夏,离开了。
只是谁也没瞧见,在她转身之时,嘴角出现一抹算计的笑意。
书房里,陆谨之拉开抽屉,果然钥匙不见了,他书房里有监控,监控里是一个男佣人偷走了钥匙,这个佣人陆谨之有些印象,是给凉夏送饭的。
脑海里又浮现简柔的话。
‘谨之哥,我刚才进来时,看见凉夏正和一个男人拉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
所以,凉夏跟这个男人有奸情?
楼下,客厅里。
躺在地上的凉夏,看着蹒跚跪下的男人,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就看见陆谨之阴冷的望着她。
男人爬到陆谨之脚边,求饶着:“沈先生,你饶了我,都是凉小姐勾引我,我是被迫的,沈先生 ,我错了,我真得错了。”
陆谨之踢开男人,冷声命令着:“拖下去。”
凉夏听了男人的话,她空洞的眸子微张,则是冷讽一笑,连解释都不想解释,就算她解释了,陆谨之也不会相信的。
陆谨之听到凉夏那笑,他认为凉夏是默认了,心里的怒火更盛,狠狠拽起凉夏的手腕,怒骂:“凉夏,你真是贱啊。”
凉夏迎上陆谨之目光,她苦涩一笑:“是啊,我是贱,才会爱上你,才会爬上你的床,才会怀上你的孩子。”
是啊,那个孩子是她爬上陆谨之的床留下的,可那晚,明明她也是受害者,怎么到头来,都是她的错。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那个房间,明明当时,她拿的房间号是602啊,醒来怎么成了902。
陆谨之望着凉夏眼中的幽怨,他怒了,捏着凉夏的下巴:“凉夏,你有什么资格恨,有什么资格?”
盛怒间,他忽然拖起凉夏,大踏步走出了韩宅。
“陆谨之,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凉夏心里恐惧,不断的挣扎。
陆谨之不说话,把她塞进车里,疯狂的朝郊外疾驰而去。
夜,漆黑,天空下起了小雨。
西郊墓地了格外阴冷。
凉夏被陆谨之拖到一个墓碑前,她抬眸,看到墓碑上写着爱妻简安之墓。
照片上的简安美艳动人。
陆谨之狠踢了下凉夏的脚,凉夏瞬间跪下地上,头上传来:“凉夏,安安才23岁,你怎么狠得下心杀死她。”
凉夏的衣服已经染成血红色,下身也因小产没有处理,感染了,发出恶臭,她拉着陆谨之的裤脚:“陆谨之,我们认识10年,你能不能信我一次,就这一次,我没有杀简安。”
对于凉夏的解释,陆谨之只当凉夏不敢承认,他死死扣住她的脖子:“有监控,视频做证,怎么不是你,凉夏,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安安还让我放过你,我他妈的真是想现在就杀了你,磕头,你给安安磕头。”
雨水打在凉夏脸上,眼角的泪顺着雨水滑落,她也不挣扎,只是笑着,笑得眼泪都生疼:“好,我磕头,可是,陆谨之,你放过凉家,放过我爸,求你,好不好,求你。”
说着,她挣扎着,跪在简安面前重重的磕头,她嘴里还念叨着:“简安,对不起,对不起,但我真得没有杀你,没有杀你。”
她可以承认她错了,但是她没有杀人,她没有杀人。
陆谨之看着凉夏那瘦弱狼狈的身影在雨中不停的磕头,最后那句没有杀人,他觉得可笑的很。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凉夏已经失去意识,昏倒在地。
陆谨之身体动了,他拽起昏迷的凉夏,极至阴冷的说着:“凉夏,我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死的,不会,这是你们凉家欠我的,欠安安的。”
迷糊间,凉夏听到陆谨之这话,她有些不解,想开口问,眼皮却怎么了睁不开。
再次醒来,是被耳边的仪器声音吵醒的。
她睁眼,看着那天花板,鼻间是刺鼻的消毒水味,所以她在医院。
突然,病房门被打开,凉母看到醒来的凉夏,瞬间红了眼眶:“夏夏,你终于醒了。”
凉夏看着哭泣的凉母,心里悲伤,她轻唤:“妈,我好想你。”
是啊,在那阴冷的暗室里,她真得很想妈妈,爸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4章 别哭,这只是一个试验


忽眸中一变,她拉着凉母的手,问:“妈,爸呢?爸没事吧。”
凉母眸中有些闪躲,安抚着凉夏:“你爸老毛病了,没事,别担心,你饿了吧,妈妈给你买的小米粥。”
凉夏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以陆谨之的手段,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凉氏。
她同时也知道,妈妈是不想她担心,她真得不孝。
就在凉夏喝粥时,门被打开,陆谨之走了进来,那双黑眸布满了阴毒。
凉母看到陆谨之走了过来,她戒备挡在凉夏面前:“陆谨之,就算阿姨求你,放过夏夏吧,她已经被你折磨得不成人样了,连孩子都没有了。”
陆谨之似笑非笑说了一句,那眸中充满怨毒:“那个野种本就不该来的,正好不用我出手,可她欠安安是一条命。”
野种两个字眼让凉夏干瘦的手一颤,她冷哼声:“野种?呵呵,那陆谨之你就是那个野男人。”
陆谨之快步上前,推开凉夏,他拽着凉夏的手,瞬间,米粥洒了床上,黏糊一片,有些恶心。
此时,病房外,传来几声尖叫:“啊,有病人要跳楼了。”
不知为何,凉夏却从陆谨之眼里看到一抹快意,她心一慌:“陆谨之,你笑什么?”
凉母也是眼皮一跳,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陆谨之捏住凉夏的下巴,俯身,凑到她的耳边:“好戏开始了,凉夏,你会喜欢的。”
什么?
凉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再次听到走廊里说着:“要跳楼的是楼上VIP病房26床病人,走,我们赶快去看看,别真出人命了。”
瞬间,凉母身子一颤,颤抖着唇:“夏夏,你爸,你爸……。”
话还在嘴里,凉母就已经昏迷过去。
“妈。”凉夏顾不得手上正在输液的针,她扯下,扶起凉母,大叫:“医生,医生。”
将凉母交给护士后,凉夏赤着脚,她跑出了病房,却没有瞧见陆谨之那意味深长的笑意。
天台上,远远就看见一个身影,那个身影像极了凉父,眼见那人要跳下去时。
凉夏泪流满面,惊呼着:“爸,不要,不要丢下我和妈妈,爸。”
她狂奔上前,众人听到凉夏的呼喊,皆让开路。
凉夏看到那人面容,错愕。
不是爸。
那颗悬着的心才放回原地。忽耳边一阵温热,响起:“凉夏,刺激吗?”
凉夏转身,错愕的看着陆谨之:“是你,是你,陆谨之,求你了,你要报复,找我,找我,不要动我的家人,求你了。”
陆谨之却温柔的搂过凉夏,擦去凉夏的泪水:“别哭,这只是一个试验,把眼泪收起。”
“你……。”话还在嘴里,她余光间,则看到另一栋天台上站着的男人,她惨白着脸:“爸。”
她还没有来得急跑出天台,就听见‘呯’的一声。
凉夏身体一软,她直接从楼梯上滚下去,她额头已经摔出血,她擦掉脸上的泪,扬起笑容,自我安抚着:“不会的,那不是爸,一定是陆谨之的恶作剧。”
她连滚带爬的来到楼下,远远的看到那抹红色,然后一层层的人包围着。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这不是凉氏总裁吗?”
凉夏才站起的身体,一下就瘫软在地,她摇头,惊慌着:“不,不可能。”
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人群散开了,凉夏看到男人手上带着的一串菩提手串,她哭了:“爸……爸爸。”
那手串是爸爸生日,她特意去庙里求的,爸爸一直很喜欢,带在手上,连洗澡都不曾取下来。
她爬上前,近了,近了。
那原本慈爱的模样已经血肉模糊,凉夏小心翼翼抱着血迫中的凉父,她声音沙哑:“爸,我是夏夏,你起来,你起来,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不要丢下我,爸爸,爸。”
手上的血越来越多,她哭喊着:“求你们,救救我爸爸,救救我爸爸。”
那嘶心裂肺,周围的人都动容了。
太平间里,凉夏看着那白布下的尸体,她竟不敢看了,颤抖的手揭开白布后,她抱着凉父的尸体:“爸,爸。”
此时,凉夏身后响起脚步声,伴随着那颤抖声。
“老凉。”
凉夏转身,看着悲痛的凉母,她沙哑着:“妈。”
凉母像是没有听见凉夏的话,她飞奔上前,看着凉父那安祥的样子,她哭了:“老凉,我带你回家,回……。”
家字还在嘴里, 凉母一口鲜血就喷出,身体朝后倒去。
“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5章 妈妈口中的明白


手室术外,凉夏来回走动着,直到手术室灯熄了,凉夏飞奔上前:“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医生怜悯的看着凉夏,摘下口罩:“凉小姐,你妈妈受了严重的打击,脑子里的血瘤扩散,节哀吧。”
血瘤?
不会的,妈妈怎么可能有血瘤呢?
重症病房里,凉夏穿着隔菌服,她看着醒来的凉母,笑着呼唤:“妈。”
凉母握住凉夏那双冰冷的手,她慈爱的笑着:“夏夏,别伤心,妈妈永远爱你的。”
凉夏将凉母的手握的紧紧的,她摇头:“妈,你放心,医生说,你会没事的。”
“咳咳。”凉母咳了下,她说:“妈妈的身体我知道,夏夏,你才来我家时,才一岁多,现在都长这么大了,夏夏,妈妈和爸爸是真得爱你。”
凉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凉母的话,她张嘴:“妈。”
凉母却没有说了,她虚弱的抬起手,擦掉凉夏的眼泪,她说:“夏夏,还记得,爸爸书房里的那个箱了吗?看了你就会明白了。”
凉母的话有些断断续续,她又说着:“照顾好你弟弟,夏夏,妈妈爱你们,很爱很爱。”
‘滴……滴……。’
凉夏听到耳边那仪器声,那条线成了平线,凉夏惊呼着:“医生,医生,救救我妈,救救我妈。”
待医生赶到后,只是替凉母盖上白布,看着哭得绝望的凉夏,摇了摇头。
病房里,很安静。
脚步声响起,凉夏抬眸望着进来的男人,她眸中恨意:“陆谨之,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是无辜的。”
陆谨之看着这样的凉夏,眸中升起一抹莫明的烦燥,他冷哼声:“凉秋华一点也不无辜,他该死,至于你妈妈,她得的是血癌。”
血癌?
妈妈,你看我有多不孝,连陆谨之都知道你得病了,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我不孝,我不孝。
凉氏总裁跳楼的消息一下就传开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上了头条了,凉夏摸出手机,正想给弟弟打电话,手机就被陆谨之夺走,,她眸中怨恨:“陆谨之,手机还给我,你滚,我不想见到你,你滚。”
他是害死爸爸的凶手,她恨他,更恨自己。
反之陆谨之将手机丢到一侧,冷眼看着凉夏,扔给她一分文件。
凉夏本不想理会,可看到文件上写着凉氏两字,她犹豫捡起文件,看了眼,猛得站起身来:“陆谨之,你做梦,凉氏是爸爸的心血,我凭什么要卖给你。”
这份文件是一份收购合同。
陆谨之步步紧逼着凉夏,将凉夏压在墙上,捏着她的下巴:“凉夏,由不得你。”
紧接着,她又听见陆谨之溢出:“近半个月来,你不知道吧,凉氏资金周转不过来,已经面临破产了,不然,你以为凉秋华为什么跳楼。”
“不可能。”她不相信,凉氏在云城也算得数一数二的公司,怎么可能资金周转不过来,忽看到陆谨之那阴森的笑容,她明白过来:“是你,是你捣鬼,陆谨之,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凉氏,好,这条命,我给你。”
公司是爸爸的心血,她要保下来,还让弟弟继承,她不能让陆谨之就这样毁了。
陆谨之松开凉夏,讥笑:“你的命值几个钱,我要的一直都是凉氏,就是凉秋华欠我的,欠我沈家的。”
那凌冽束缚松开后,凉夏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舒服了,她不解陆谨之一而再的说什么沈家欠他的,她追问:“陆谨之,我们凉家到底欠你什么了?”
凉家跟沈家是云城大家族,记忆中,两家父母平日里关系虽不是很要好,但从来没有红过眼,何谈相欠。
陆谨之根本没心情对凉夏解释,他威胁着凉夏:“公司,还是你那不成器的弟弟,你自己选一样,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明晚上没有答案,你弟弟这辈子就失去性福了。”
他咬重性福两字,凉夏脸色一白,她拉住陆谨之的手:“陆谨之,你敢动我弟弟,我跟你拼命。”
陆谨之垂眸一片冷然:“凉夏,若不是安安临终遗言,我会留你这条命吗?你做梦。”
说完,狠狠丢下凉夏,就大步离开了。
凉夏身体滑坐在地上,她想不通,简安的遗言是放过她,那简安一定知道杀她的凶手是谁,为什么临死前没告诉陆谨之?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踉跄站起身来,捡起地上的电话,拨出一个号码:“小煜。”
电话里传来那醉语声:“姐,嗝,有事。”
最后,居然还打了个酒嗝。
凉夏听到凉煜的声音,她暗松了一口气,可也知道,他又喝醉了,泪不由落下来:“小煜,爸妈……。”不在了,这几个字,她真得说不出口。
在唯一的亲人面前,凉夏再也压抑不住情绪,她痛哭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6章 亲自来求我


两日后,小雨淅淅,是凉父凉母葬礼。
由于凉氏出了问题,人走茶凉,来送凉父凉母的人很少。
墓地里,凉夏身边站着一个男孩,他就是凉夏的弟弟,凉煜。
凉夏站在墓前,凉夏暗暗发誓着:爸妈,你放心,我会守住凉氏,照顾小煜,不尽一切手段。
凉煜好像一夕间长大了,他变得沉稳了。
葬礼快结束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凉煜跪下在墓碑前,他愤怒,恶狠狠的说着:“爸妈,你们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陆谨之血债血偿的。”
“就凭你?”
凉煜的话才落下,就听到身后响起那冷冽的话。
陆谨之领着简柔慢悠悠走了过来,凉夏愤怒着眸子,不知道他们今天的目的,但肯定不是好事。
凉煜瞬间转过身,他拳头握紧,挥向陆谨之,却被凉夏拉住:“小煜,别在这里动手。”
她不想让爸妈他们担心,影响他们的安宁。
瞬间,凉煜收了手,愤怒的瞪着陆谨之。
凉夏怒指着陆谨之:“陆谨之,你滚,别沾了我爸妈的墓地,滚。”
鼻间冷哼了声,迈步上前,他狠狠拽过凉夏的手腕,阴冷质问:“凉夏,你到底卖是不卖。”
这暧昧的话,还有陆谨之那挑衅的目光,就像卖凉夏自己般。
凉夏腥红,挥动着纤细手臂,迎上陆谨之的目光:“陆谨之,我就算要卖,也不会卖给你。”
“不卖我吗?那你觉得云城还有人敢收购你凉氏吗?”
这霸气凌人的话,让凉夏心惊,确实,陆谨之想得到的东西,在云城没有人敢跟他抢,但是也并不是没有人,还有……。
凉夏轻笑着:“是吗?南城姜氏,我听说,姜氏目前有意向在云城发展。”
南城是云城临城,两城只隔着一条南云大桥。
姜氏老总姜风跟陆谨之向来是死对头,姜风想在云城发展,就必须一次性站稳脚,不然,再无机会,而凉氏就是姜风最好的机会。
可是万不得已,凉夏不会将凉氏卖给任何人。
陆谨之听到凉夏提到姜风,他那阴沉的眸子一怒,松开凉煜,逼近凉夏:“呵呵,凉夏,你行啊,爬上姜风的床,兴许他会帮你。”
这嘲讽侮辱的话让凉夏红了眼眶,心针扎般痛,可想到凉氏未来,她还是不畏惧迎目上前:“陆谨之,这世上,不是非你不可。”
而,从失去孩子那一刻,她跟陆谨之再也不可能了。
她后悔了,后悔飞蛾扑火的爱上陆谨之了。
陆谨之逼近凉夏,他俯身,薄唇凑到凉夏耳畔,声音低迷:“凉夏,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这暧昧的动作,让简柔眸中嫉妒,凉夏果真是贱人,总会变着法子勾引谨之哥。
她小步上前,扯了扯陆谨之的衣袖:“谨之哥,今天是凉夏父母的葬礼,不如,等明天再说吧,想必姐姐也会这么做的,毕竟姐姐那么善良。”
简柔的话看似是在帮凉夏开脱,可是暗地里却再次说凉夏杀害简安的事实。
此话一出,凉夏盯着简柔看着,觉得简柔这话中有话呢?之前还称她小夏姐,现在就凉夏了,也对,毕竟,她现在是她的‘杀姐仇人’。
陆谨之冷哼声,目光阴毒的望着前方两座墓:“凉夏,你说,如果,凉秋华看到他的女儿在我身下做爱,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呢?”
凉夏惊心,身体不由朝后退去,拉开自己跟陆谨之的距离,戒备看着陆谨之,颤抖着红唇:“陆谨之,你说什么?”
‘呯’一声闷响,凉夏就已经被陆谨之摔在地上。
凉夏身体颤抖,看着逼近的陆谨之,她惊恐着:“陆谨之,你别过来。”
“姐。”凉煜疯跑过来,可才触及到陆谨之的衣角,就被人押在地上,动弹不得:“陆谨之,你放开我姐,陆谨之,你敢碰我姐,我杀了你。”
他警告的话,根本没有被陆谨之放在眼里,陆谨之回头,冷笑声看着小丑般的凉煜,紧接着目光温和望着简柔:“小柔,回车上去,乖。”
最后那声乖看似温柔,却透着不容拒绝,让简柔不敢违背,她垂眸,瞪着凉夏,却也窃喜着,能想像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谨之哥是要把凉夏的尊严一点一点的踩在脚下。
众目睽睽之下,陆谨之推倒凉夏,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雨水打在她的脸上,腥红着眼,奋力挣扎:“不要,放开我。”
不能,不能在爸妈墓前,不能在小煜面前。
凉煜被保镖狠狠踩在地上,他亲眼看着姐姐被陆谨之侮辱,他怒吼着:“陆谨之,你放开我姐,姐。”
他更痛恨自己的无能。
“不要,陆谨之,求你,不要。”
身上已经衣不蔽体了,她绝望恳求着,可是陆谨之眸中越发狠戾,撕开凉夏最后一层束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7章 看不上破鞋


凉夏已经感觉到那触感,她拼命挣扎,可是自然,任陆谨之挺身,她嘶吼着:“不……。”
凉煜挣扎着,他绝望嘶吼着:“陆谨之,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噗’
怒火攻心,凉煜吐出一口鲜血,晕倒过去。
陆谨之将凉夏反过身来,扯住她的头发,逼着她看着墓碑,阴森发笑:“凉秋华,你好好看看,哈哈。”
冰冷的雨水打在凉夏身上,却不极心三分之一的冷。
她指甲抠断在土里,她愤怒着:“陆谨之,我恨你,我恨你。”
“恨我?”他扯住凉夏头发的手一紧,从后直入,大笑:“凉夏,你叫啊,叫出来,让凉秋华听听,她的女儿有多贱,叫啊。”
凉夏拳头紧握着,闭上眼,一行轻泪落下来:“做梦。”
陆谨之冷笑声,那暴风雨越发分别,他贴着凉夏的背,耳边私语:“很好,来人,把凉秋华的墓给毁了。”
“不……不要。”凉夏听到那脚步声,她惊慌着,咬破红唇,溢出那侮辱的声音:“嗯~。”
陆谨之听后,他哈哈大笑:“再大声点。”
凉夏别开眼,眸中绝望着,喉咙腥甜,顺着嘴角流出一抹红色。
整个墓地都伴随着那暧昧的声音,幸好今天下雨,来扫墓的人不多。
不知过了多久,凉夏声音已经沙哑。
身后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二爷,简二小姐不见了。”
瞬间,陆谨之身体一僵,抽身离开,狠狠丢开凉夏,理了理自己已经淋湿的西装,捏住凉夏那张惨白的小脸,阴狠警告:“凉夏,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签与不签,结果都一样。”
凉氏早是他的囊中之物,之所以让凉夏签字,只是觉得这样更有意思?
亲手卖掉凉秋华的公司,诛心不是更好吗?
陆谨之走了,凉夏躺在地上,她抱紧着身体,看着旁边已经晕迷的凉煜,她笑着,笑着泪落下来,幸好,幸好,小煜没有看见。
她爬起身来,穿起那已经不能蔽体的衣服,跪在凉父母的墓碑前,不停的磕头。
对不起,对不起,爸妈,女儿不孝,女儿该死,该死。
直到,凉煜醒来,看到眼前一幕,他爬起身来,怒吼着:“啊,陆谨之,我要杀了你。”
凉夏回神之际,凉煜已经跑出了墓地,她连滚带爬追上去。
小煜怎么可能是陆谨之的对手,不能,她不能让小煜再出事了。
才被陆谨之折磨的不成样,她两腿打颤着,只是还没追出墓地,就碰见两个混混朝她走来,眼中泛着那邪笑,吹着口哨:“哟,陆二爷,还真没骗我们,果真是个美人。”
陆二爷,陆谨之。
陆谨之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云城称陆二爷。
凉夏惊恐着,她颤抖着身体:“让开。”
凉夏看着那已经走远的小煜,她大吼着:“小煜。”
两个小混混一手拽过凉夏,将其丢在一侧的草坪上,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凉夏的大腿。
“我……我要告诉你,放开,救命啊,救命。”
她越是挣扎,小混混们好像就越发兴奋。
四处无人,凉夏只能任小混混欺唇,她夹着双腿,阴冷的目光:“你们敢碰我,我一定杀了你们。”
他们根本不把凉夏的话放在心上,压住好怕双腿。
凉夏求救无妄,她别开眼,陆谨之,此仇,我一定要报,陆谨之。
每一次叫着这个名字,都是极致的恨意。
千均万发之即,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干什么?放开她,我已经报警了。”
老大爷是守墓的,两个小混混来之前,已经支开人了,却没想到,老大爷回来了,听到老大爷说报警了,他们吓得立即松开了凉夏。
凉夏绝望着抱住身起,她想哭,却流不出一滴泪来,连不及想什么,她忙爬起身来,朝老大爷弯了弯腰:“谢谢你,大爷,谢谢你。”
如果不是这个大爷,今天她怕,她怕……。
陆谨之,你就那么恨我吗?居然要找人侮辱我,陆谨之,我恨你,我恨你。
墓地大门口,凉煜的车已经不在了。
凉夏狼狈的上了车,摸出电话,给凉煜打电话,打了好几个,凉煜都没有接,她只好发短信。
一分钟后,凉煜回过电话,声音着急:“姐,你怎么了?”
凉夏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咬住红唇,声音沙哑:“小煜,你回家,好不好,姐求你了,报仇的事,我们慢慢来,你这样是扳不倒陆谨之的,小煜,姐求你了,小煜,姐不能再失去你了,小煜。”
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凉煜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凉夏哭了,他握紧着方向盘,怒吼声:“好,姐,我回家,你别哭,姐,别哭。”
是他太冲动了,陆谨之,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陆谨之。
凉夏在回去的路上,车子被人狠狠一撞,由于惯性,车头撞到路边石堆上,头被撞头晕沉,她摇了摇头,还没来得急下车,后面又驶来一辆大货车,车速很快,看到路边凉夏的车子,司机并没有减速,则是故意拐弯,撞上去。
‘呯’一声巨响。
凉夏的车子被挤压。
许久,一片火光。
凉夏居然从旁爬了出来,身上伤痕累累,终于支撑不下去了,她昏迷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第8章 绑架简柔


凉夏是被耳边的嘈杂声吵醒的,她头上的伤已经被人包扎好了。
“凉小姐,你醒了。”
凉夏睁眼,就看到数十个男人围着她,脸上虽是担忧的目光,去让她极为不舒服。
她戒备着看着他们:“你们是谁?”
好像,她遇上车祸,怎么醒来在这里?
头好痛?
这群男人又是谁?
为首的男人微眯眼,笑嘻嘻的说着:“凉小姐,你安排绑了人,我们已经绑了过来,钱是不是该给我们了。”
凉夏疑惑着,眼中一冷:“什么绑人,什么钱,我不知道,让开,我要回家。”
这群人明显来者不善,难道又是陆谨之安排的?
绑人?绑谁?
为首的男人怎么会让凉夏离开,挡住她的去路,眸中凶狠:“凉小姐,想要过河拆桥吗?那就要问问我们兄弟们同不同意?”
说着,他身后的男人也叫嚣着。
凉夏有些害怕,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嗤笑声:“陆谨之在哪,让他出来。”
她倒要看看,陆谨之又想干什么?
两方僵持时,突然门口跑进一个黄毛,喘着气:“老大,好像有人朝我们这边来了。”
为首的男人一听,瞪了眼凉夏,带人离开了,只留下两个人看住凉夏。
待人群散去看,凉夏看着前面还躺着一个女人,她呆滞,居然是简柔。
忽想到,不久前,陆谨之的手下说,简柔不见了。
所以这群人是绑了简柔,而他们让她给钱。
身子一晃,是谁陷害她,像上一次简安一样。
不行,她不能被冤枉。
凉夏看着门口守着的两个男人,她小心翼翼上前,摇醒简柔:“简柔,醒醒。”
简柔幽幽醒来,眸中有些害怕,拉紧着凉夏:“凉夏,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凉夏还来不急说什么,门就已经被撞开,就看到,陆谨之阴沉着来,走了进来。
当看到安好无恙的简柔,他暗松一口气,随即阴冷的目光看着凉夏,怒吼:“凉夏,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了安安,现在居然敢绑架小柔,你找死。”
凉夏身子一僵,脸色惨白,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摇头,解释着:“不是我,真得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简柔惊恐的看了眼凉夏,害怕的颤抖身体,忙跑到陆谨之身后:“谨之哥,真得是凉夏绑了我吗?”
“不是。”
凉夏抢先就否认着。
陆谨之将简柔护在怀中,安抚着:“小柔,没事了。”
简母也随之来了,当她听到简柔被凉夏绑架了,她害怕的要死,当看到完好无损的简柔,她泪流满面:“小柔,我的女儿。”
简柔扑入简母怀中:“妈,我没事。”
简母抱紧着简柔,忽目光阴毒望着凉夏,疯狂上前,扯着凉夏的头发,拳打脚踢的,凉夏身子虚弱,怎么是简母的对手,她小腹痛得下坠,蜷缩在地惨白着小脸,平添一股病态美,让人不由怜惜。
简柔站在一侧看着,她嫉妒的很,真想划花她这张脸。
她张嘴辩解着:“陆谨之,不是我,我没有绑架简柔,真得不是我,你要相信我。”
陆谨之则冷哼声:“凉夏,你可真嘴硬啊,把人带上来。”
刚才找凉夏要钱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他连滚带爬来到陆谨之面前,跪下求饶着:“陆二爷,你饶了我,是凉小姐,是她要挟我,我才不得绑架简二小姐的,陆二爷,我错了,我错了。”
凉夏听后,她脸色惨白,眸中腥红:“你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陆谨之,我没有,我没有。”
凭什么简安的死她背锅了,现在简柔被绑架也是她的错,她没有做,绝不能承认。
男人若有若无的睨了眼简柔后,他拿出手机录音,播放着。
‘只要你们把简柔给绑到那废楼里,其他的交给我,懂吗?’
声音阴冷,细听之下,居然就是凉夏的声音。
凉夏震惊着,她爬上前,拉住陆谨之的裤脚,摇头:“不,不是我,这不是我说的,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简柔身子摇晃了下,惊慌的看着凉夏,质问:“凉夏,我们简家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待我和我姐姐。”
当提到姐姐两字,陆谨之眸中怒火越发深沉,恨不得将凉夏生吞活剥了。
凉夏看着围着她的人,她捂住头,做着无力的辩解:“我没有,不是我,我没有杀简安,没有,没有。”
简母越发气愤,将凉夏拖到外面楼梯口,又是一顿毒打。
简柔余光看到一脸漠然的陆谨之,她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上前拉扯着,她声音柔柔:“妈妈,你冷静一点,别打了,别打了。”
看似拉扯,却站到凉夏面前,握住她的手,然后一松。
“啊……。”
瞬间,简柔从楼梯下滚了下来。
继续阅读《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