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萌啊《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林挽,江慎庭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阿萌啊
简介:“江总,听说您太太是二婚?而且还不孕?”
总裁微微一笑
第二天江太太的孕照就上了头版头条
*********************************
江总裁:“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制服吗?”
林挽 :“你想干什么?!”
江总裁凑近:“我喜欢被你制服

单身狗:狗命不是命?我要报警了!!
角色:林挽,江慎庭
阿萌啊《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林挽,江慎庭小说免费阅读

《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没用的东西!


寒夜深沉,江宁市帝云浩瀚酒店,顶层钻石VIP套房。

地上衣衫凌乱,空气中带着香甜和令人脸红的躁意。

柔软而宽大床上,温柔的呜咽和起伏的喘息交织。

只可惜此时房中黑暗,看不清人的模样,但是仅仅一弧精致又婀娜的轮廓就让人忍不住心弛神往。

一夜的旖旎,一室的荒唐。

一个月后……

啪——清脆的一声,不留余力的打在林挽的脸上。

“没用的东西!给你的药都吃了半年了,肚子里还是一点货都没有!母鸡都能生好几窝了,你呢?!”

赵玉秀嫌恶的看着儿媳妇,破口大骂。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行人皆被赵玉秀这一巴掌和骂声吸引住目光,饶有趣味的看向了低头捂脸的林挽。

林挽目光平静的抬起头来,细腻白皙的脸上肿起高高的五指印,却丝毫没有影响她让人惊艳的美感。

大家都以为不过是一场婆婆与儿媳在生育方面的不幸与闹剧,没想到这个儿媳妇,和平日里见到的那些被打后唯唯诺诺、哭哭啼啼、委屈得不行的儿媳们都不一样。

林挽长得好看,精致的柳眉下一双晶莹的大眼,非常平静,没有眼泪、也没有委屈,只有荧光璀璨。

娇小挺立的鼻尖精致一弧,肌肤细腻得仿佛连毛孔都没有,也因为太过白皙红色的指印更加明显。

怎么看怎么晶莹细腻、温柔似水的巴掌小脸,怎么看都像是未出社会的女大学生,没想到竟然都已经结婚了。

更让人唏嘘的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还不能生?

林挽淡淡的看了眼赵玉秀气急败坏的脸,什么话也没说,拿着包包转身走了。

赵玉秀最讨厌的就是林挽每次都是这样的表情和举动,无论你怎么骂她、怎么打她都跟没心肝的人似的!不会哭不会闹,连句话都没,闷得人心里更加的生气。

“没用东西!!我回去就让彦博和你离婚!!”

赵玉秀看着周围看好戏的目光,只能气得跺脚的又骂了一句,反方向离开。

与此同时,距离最近的街边高端咖啡厅里的男人,目光盯着林挽离开的方向,和她单薄的背影,轻轻皱了皱眉头。

黄子翊瞧着男人眉间的褶皱,笑着打趣道:“怎么?大哥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难道是觉得人家儿媳妇长得漂亮?”

嗯,的确是漂亮。

江慎庭将目光收回来,声音虽轻却是低沉磁性,“只是觉得有点熟悉,像在哪里见过而已。”

黄子翊听他这么说立即露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什么?!居然有你江大少觉得熟悉的女人?稀奇稀奇,真是稀奇。大哥,你知道么?我曾经有一度怀疑,你是不是对我感兴趣?”

江慎庭瞟了眼黄子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即使我有那方面的取向,你也不够格啊。”

黄子翊“……”大哥,杀人而已,何必诛心?

J·S集团鎏金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

江慎庭盯着桌面上的铂金戒指,骨节分明的食指若有所思的轻叩。

随后,助理高远敲门走了进来,恭敬道:“BOOS,门外有一位林小姐,说想要见您。她还说,给了您这个东西,您就一定会见她的。”

江慎庭看着高远手上那颗铂金袖扣,眉间微微蹙起,道:“叫她进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2章 怀孕了!


“是!”

林蔚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香槟色的小香风短裙和外套,显得腿直修长身姿又高挑,连妆容都无可挑剔。

可再一次见到落地窗前的江慎庭时,还是忍不住紧张得脸颊发红。

江慎庭,28岁,江宁市百年大族江家的继承人。

光是凭着身家就已经足够让多少女人趋之若鹜、头破血流的男人。

何况是他还拥有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

剑眉入鬓、鼻尖立挺、那一双夺人心魄的眼眸,璀璨绚烂却也寒气森森,让人心弛神往却又莫名胆惧。

人常说,薄唇的男人最薄情,可奈何唇薄的男人也能让人欲罢不能啊。

不似其他的男人那般的发型,向来都是刚到好处的利落短发。

听说他之前是当过兵的,所以不论坐或站都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正襟危坐的威迫感。

骨子里天生透出来的狂和野。

林蔚从仰望中深吸一口气,露出最得体的微笑来,“您好,江少,我叫林蔚,别来无恙。”

江慎庭居高临下的的打量着林蔚,目光所到之处犀利凛冽。

在他看来,林蔚算是中等之姿,从笑容和举止中也看得出来不是小门小户,只是和他记忆里那个温柔的背影好像总不太相符。

“哦?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

林蔚脸上露出几分羞赫“一个月前,帝云浩瀚酒店。那天……江少可能……喝醉了……”

她没有说完,可不用说完,懂的人自然都懂了。

江慎庭打量着林蔚,修长的指尖敲打桌面。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天晚上的人是你?你是怎么进到我房间里的?那天晚上又为什么跑,既然跑了又为什么要一个月后又回来找?”

男人虽是疑问的语气,却字字句句带了几滴轻蔑怀疑,让人不由得会心虚脸红。

林蔚沉住气,解释道:“那天晚上我住的是和您同一楼层的18882,江少您住的是18885。您不信可以去查酒店的入住记录,再者……”

林蔚低下头,轻声道。

“我那天遗漏了一枚戒指,是我爸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特意定制的,上面还刻着我名字的缩写,您的铂金袖扣也在我这里。相信江少那天晚上,也让人查过监控吧?”

江慎庭不予置否,他的确叫人查过监控,但是……

监控并没有拍到女人的正脸,那女人仿佛是专门躲着监控走的,所以除了一抹单薄的背影,什么有价值的都没有。

林蔚顿了顿又道:“那天晚上我喝了不少酒,看错了房门号,打不开门后就一直敲。没想到住的会是您,您把我拉了进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

“之所以跑,是因为害怕,我毕竟是第一……第一次,又是不认识的,一时慌乱就跑了。后来,在打听到那晚住在18885的居然是您,我就更不敢来招惹了。”

“那你今天又回来找我,是为什么?”

林蔚踌躇了会儿,咬着唇。

“我……我……事发后我没有经验,药吃晚了,这个月姨妈……迟了好久,用验孕棒验了验发现……”

“我好像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3章 嫉妒么?


江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呕~”

林挽伏在垃圾桶上边,胃里泛酸的恶心。

妇产科主任孙玥敲门进来,看到林挽捂着胸口十分难受的样子,询问道:“哎哟,这是怎么了?”

林挽看见主任进来,忙抽了张纸巾擦嘴,“今天胃不舒服,主任找我是有事么?”

孙玥指了指上面,道:“有大人物来检查,院长让我找个帮手过去。”

“好,我洗个手就过去。”

……

医院的VIP贵宾室。

江慎庭有些意外的看向跟在主任医师身后的林挽,瘦小却高挑的身材包在白大褂里,脸上的掌印还没消,眼眸依旧晶莹透亮。

林挽也很意外,不过不是因为江慎庭,是因为林蔚。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林蔚看见林挽,下意识紧张的看向身旁的江慎庭,待看到男人的目光,随即脸色不悦的上前一步,对医生道:“赶紧做检查吧,江少事忙。”

孙玥忙恭敬道:“好!好!林小姐先去做B超和一些常规检查。”

B超室。

林蔚躺在检查床上,看着林挽脸上红肿的巴掌印,笑道:“嫉妒么林挽?外面的那个男人,就是我孩子的父亲。”

林挽没说话,眼神盯着面前的电脑,仿佛没听到。

林蔚继续道:“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嫉妒得快疯了吧?你和周彦博结婚了三年都没能怀孕,我却能一举中的,还是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惹得起的江家。”

林挽依旧没说话,手上的仪器在林蔚的肚皮上来回滑动。

“我说林挽,你是哑巴么?还是聋子?从小到大都这样,话都不肯多说一句,玩什么高冷呢?不过是和你妈一样,是个没用的东西罢了!”

林挽的手一瞬间停了下来,晶莹的眸子第一次转到林蔚的脸上,慢条斯理。

“这位小姐,请您安静些。您一直干扰医生做检查,若是漏诊,后果自负。”

她的声音和人一样,温柔的音调中带了些清脆的甜,叮咚悦耳。

林蔚瞪眼,“你敢?这可是江家的孩子,要是有什么差错,你和你丈夫全家都得遭殃!”

林挽依旧是面色淡淡,重新滑动手里的仪器,看向面前的电脑“那你就安静些。”

林蔚看向电脑上她一点都没看懂的影像,咬牙闭嘴。

贵宾室,高远拿着资料。

“林蔚,M国亚利契克大学金融系毕业,去年才毕业回国,在校风评不错,社会关系简单,母亲姜兰依是林益远离婚后再娶的。”

“有一个同母胞弟,叫林宇斌,江宁著名的纨绔子弟,还有一个就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叫……”

“林挽,已婚,丈夫是嘉宇金融的老板,叫周彦博。然后按照您的吩咐,又去帝云浩瀚查了一遍,开房记录证实当晚林小姐的确在18882开了房,其他一切都和我们之前调查的相差无几,所以林小姐说的应该……都是真的。”

江慎庭背靠沙发,修长的右手轻轻转了转左手黑色的尾戒,沉思间。

脑海竟浮现起林挽在咖啡厅外那抹单薄的背影,以及刚才林挽那张红肿的脸。

不到一个小时,所有的检查完毕。

林蔚难过的咬着唇,含着泪,“我家里自小管得严,上学期间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没想到,这第一个孩子,竟是这样得来的……”

江慎庭面朝窗外,在林蔚的哭声中回忆起了那天晚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4章 生下来


那晚,是言豫的生日,那三个家伙一个个轮着来和他拼酒量,他许久没有玩得如此畅快,的确是喝得多了些。

他的确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高远给他送来了醒酒汤才开的门。

可谁知一开门一只软绵绵的东西就撞进了怀里。

香香的、软软的,他向来是自控力极强的人,那晚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或是酒劲凶猛,或许真是太久没接触过女人,他竟真的有了多年未有的悸动。

林蔚看着江慎庭一动不动的背影,从沙发上站起来,试探道。

“麻烦江少陪我走这一趟了,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一定……一定不会给江少造成麻烦。”

江慎庭的回忆被哭声打断,他转过身,目光投向林蔚的肚子。

“生下来吧!”

林蔚的眼泪戛然而止,他居然那么简单就说了要留下来?她有些不敢相信。

“真……真的吗?”

“嗯。”

江慎庭颔首,他们的错,孩子终究无辜。

况且有个孩子也好,免得老爷子整天的絮叨,给他介绍各式各样的女人,到最后还怀疑他的取向问题。

林蔚咬住想要扬起来的唇,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激动。

江慎庭朝她走过来,居高临下道:“做个交易吧。”

林蔚一怔,“什么?

江慎庭坐进沙发里,修长的腿翘起,好整以暇。

“孩子可以姓江,但你不可能是江太太。”

林蔚又是一怔,又听得他继续说。

“如果你愿意,孩子生下来,归江家养。没有问题的话,我可以保证他会是江家唯一的曾长孙,也可以保证你们林家能在江家的庇佑下能得到你们想到的一切,你也可以提其他别的条件,但如果你不能接受,那的确是我们和这个孩子无缘。”

江慎庭没想过结婚。

至少,不会是眼前这个人。

林蔚用了好几分钟才把男人的话消化理解,这是把她当成了代孕?她从小金娇玉贵的被父母宠着长大,怎么可能去甘心做个代孕!

她低着头,胸前起伏了半晌才回他。

“……我接受,一切都听江少安排吧。孩子能有江家做靠山,这辈子也是很好的。作为孩子的母亲,我也不舍得他还未来得及看世界,就要离开。”

她说得柔弱难过,可背在身后的拳头早就握得死紧。

林蔚低头掩盖住自己眼中的不甘,让自己沉住气,至少先稳住局面,再说以后。

“可是……我父母那边……”

“你放心,我若不想让你父母知道,你父母就一定不会知道。我会给你安排别的住处,出国也行,你在怀孕、生产、哺乳期间我都会给你最好的物质以及医疗条件。”

林蔚后背握紧的拳头,指甲都快陷进肉里,她依然沉住气,“我……我想留在江宁,我爸妈身体不好,我刚回来,不想又离开。”

“好,过几天高远会给你一套钥匙和合同,签了合同,我们的交易就生效。到了时间,你自己去别墅休养,会有人照顾你的。”

林蔚点头,“好。”

江慎庭淡淡打量了几眼低着头的林蔚,忽然有点欣赏她的识趣。

毕一般女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想着母凭子贵,甚至以此为要挟,她竟没有。

林挽拿着检查报告推门走进休息室,见到坐在沙发上低眉顺目的林蔚,微微挑了下眉,把检查单递到江慎庭的面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5章 林医生看起来很面熟


“恭喜江先生,孩子差不多一个多月大,情况很好,叶酸我已经拿来了,林小姐每天按时吃。”

林挽这才第一次认真打量了江慎庭,的确是个浑身充满吸引力的男人,无论是从身家还是从容貌。

林挽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但是真人要比电视上的镜头好看很多。

江宁市第一钻石王老五的名头名不虚传,只可惜偏偏遇到了林蔚这样的女人。

江慎庭接过检查单,没看,同样近距离打量着林挽,没成想竟在她晶莹剔透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同情。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用同情的眼神看他。

江慎庭低眸,看向她的胸牌。

妇产科主治医生,林挽。

“林医生看起来很面熟。”

江慎庭一手插兜,声音低沉如醇厚老酒。

好听是好听,只是这话问得怎么那么像是在搭讪?还那么老土!

林挽皱起眉,刚想回答,那头却突然,“呕……”

江慎庭转头看过去,林蔚便自然而然的捂着胸口倒进了他的怀里,“江……江少,我好难受。”

男人伸手扶住,继而皱眉看向身前的林挽。

林挽平淡的道:“怀孕初期孕吐很正常,实在难受可以多食用些酸梅果脯和姜茶,能减轻症状。”

说完,林挽转身就走了。

她没有喜欢看别人秀恩爱习惯,更何况对方还是林蔚!

林蔚见林挽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抬眼看了看男人坚毅挺立的下巴,满意的伏在他的胸膛上。

“江少,你刚才说觉得刚才的那个医生眼熟,是不是因为她长得有点像我,所以误会了?”

江慎庭:“……”

林蔚又自顾自说道:“怪不得江少误会的,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性格有些古怪,但是江少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她好好谈谈,不让她把孩子的事情说出去。”

江慎庭不着痕迹的推开林蔚,扫了一眼她的脸,道:“并不像。”

林蔚一顿,“……”

重点好像并不是她们像不像吧?

林挽前脚刚出贵宾室,后脚就被孙玥叫到了办公室里。

“林挽啊,刚上面的人来话了,让我告诉你,刚才江少带人来检查的事情一律不能对外透露。这有钱人的世界啊,我们不懂,但是这江家,大家都知道惹不起。所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明白的吧?”

林挽点头,其实不用孙玥提醒,她也不会随意透露的,毕竟保护患者隐私也是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

孙玥说完了话,见林挽还没有走,便问道:“还有什么事?”

林挽踌躇了几秒后道:“主任,我想请一个星期的假。”

孙玥皱眉,“怎么突然要请假?还要请一个星期那么久?”

“我……我家里老人在乡下,身体不太好了,想回去陪老人最后一程。”

孙玥思忖了会儿后,点点头道:“这个周恐怕不行,下个周吧,你先写假条,我拿去给领导看,批不批再说!”

“好,谢谢主任。”

林挽颔首,若有所思的走出了门。

还没走回诊室,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窜进鼻腔,林挽忍不住冲到墙边。

“呕……”

林挽弯腰摁住翻腾倒海的胃,眼前突然出现一截熨贴的裤脚和一双锃亮的皮鞋。

指节修长分明的手递来一块洁白的手帕,林挽有些惊慌的抬头望向来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6章 赶出江宁


江慎庭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挽的狼狈,面色淡淡。

林挽站起身来,没接那张手帕,问道:“江先生是还有什么事吗?”

“刚从你们院长的办公室下来,正好看到林医生在这里。”

林挽不欲和他多言,礼貌的颔首,“那我先去忙了。”

江慎庭将手帕塞回怀里,不疾不徐道:“我刚听说林蔚说,林医生是她的姐姐?”

现在才知道?江慎庭这种人难道交往之前都不调查女友身世的?

“我想,既然如此,那不如以后林蔚的胎都由林医生照顾好了。也不需要很复杂的操作,一个月去送一次叶酸,并做几项简单的检查,孕检产检这方面也由林医生负责。当然,如果需要出诊,费用也不会亏待您,如何?”

林挽皱眉,清冷的声音中含了几分自嘲,“江先生,林蔚既然和您说了我是她姐姐,那她没告诉您,我性情古怪,不好相处,甚至和家里人都感情不和吗?”

江慎庭挑眉,“林医生的意思是?”

“我怕如果由我来照顾,林蔚小姐怕是更不能安心养胎了,所以江先生还是另请高明吧。”

林挽对于林蔚,有多远想躲多远。

还是第一次,被女人这般避之不及的拒绝,江慎庭却没生气,只是盯着林挽离去的背影,审视探究,林蔚站在在走廊的尽头,亦是恨恨的盯住了林挽的背影。

夜晚,金羚苑。

姜兰依和林蔚长得挺像,虽是年过四十但是一直养尊处优,仍将身材保养得极好,脸上也不见多少皱褶。

平日里最喜欢的喜欢穿各式各样的旗袍跳舞搓麻,也不奇怪年轻时怎么能一次就把林益远给钓上了勾。

林蔚刚走进屋里,姜兰依就扭着腰兴匆匆的迎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江家那边怎么说?”

“你女儿想要做的事情,有哪次是不成功的?”

林蔚跑了半天,虽是有些疲惫,但心情却是极其兴奋愉悦的。

江慎庭啊,多少个女人都想嫁的男人,居然就这么成了她孩子的父亲。

虽说还不能那么快的成为江太太,但是有这么个孩子在,即使江慎庭心里有顾忌,江家也不会允许江家曾长孙没妈吧?

林蔚越想越满意,甚至还有些骄傲。

谁不想嫁一个光芒万丈、人人称羡,有钱还有颜的男人呢?

“那就好!那就好!蔚蔚啊,咱们林家就靠你了,傍上江家,以后咱们林家就不用愁了。”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啊?我马上去准备!保证把我的女儿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还有啊,蔚蔚,你有空的时候要多带你弟弟去见江慎庭,最好让江慎庭给你弟弟在江家的公司里安排个职位。”

“要是以后你弟弟在江家站稳了,你肚子里还有个准继承人,那这江宁半壁江山还不都是我们林家的了?!”

姜兰依高兴得几乎合不拢嘴。

想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林蔚顿时有些不耐烦,随后又想起林挽,开心的模样瞬间收了起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婚礼迟早会办的,江太太迟早也会是我的。”

“你也别急着把这件事情给宣扬出去,等到时机成熟了,我总会让整个江宁市都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江太太。”

“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林挽那个小贱人给我赶出江宁去,我在医院里见到她了,和江少眉来眼去的,我见到就心烦!”

姜兰依想到林挽,也瞬间从兴高采烈变幻成了轻蔑的模样。

“一个没用的东西罢了,不值得你为她那么生气。既然你见不得她,那妈就帮你处理了就是!”

林蔚半信半疑的看向母亲。

“如今周彦博在江宁混得不错,可不是那么容易直接就能把她赶出去的。”

“而且我要的,不仅仅是她离开一段时间那么简单,是她从今以后不能再在江宁出现!”

姜兰依胸有成竹的笑笑,有着一股风韵犹存的味道。

“你放心,当初你妈妈是怎么将她妈妈赶出林家的,今天就有本事将她赶出江宁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7章 贱不贱?


林挽一直到晚上十二点,才磨磨蹭蹭的回到了家。

周彦博说过今晚有应酬,那应该很晚才会回来,她很累,不想再回来和赵玉秀再吵一次,索性等到她睡了再回来。

“哟,林医生回家了?”

沙发上突然传来声音,着实把林挽吓了一跳,她摸了一把墙上的灯,看过去,发现是赵玉秀。

赵玉秀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翘着腿,瞧着林挽阴阳怪气的笑着。

“林医生还真是勤勉,每次丈夫出去应酬自己也是不到十二点绝不回家,我都想给您颁锦旗了。”

林挽不说话,换了鞋子往房间走。

赵玉秀见她不回话的模样更生气,猛地一拍茶几。

“林挽!我是你的长辈,我在和你说话!这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

林挽停下脚步,语气疲惫:“妈,那么晚了,早点睡吧。”

赵玉秀冷笑,“睡?林挽,难道你不知道吗?有你在这个家里一天,我就睡不着!”

林挽懒得再吵,抬脚进屋。

赵玉秀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猛地朝林挽砸了过来。

啪——一声炸裂的脆响,玻璃杯砸在墙上,四分五裂,碎片满地。

林挽看着脚尖处的玻璃碎片,深深的喘了几口气,那个角度差一点儿……

差一点儿就砸在了她的脑袋上。

赵玉秀咬牙切齿的站起来吼。

“林挽!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自己生不出,就要让我们周家断子绝孙!?”

“看我们彦博有出息了,有钱了,霸着不肯离婚!还挑拨离间伤害我们母子感情!想吞我们周家的钱是吗?!你这样做贱不贱啊?!”

她声音尖锐,字字句句都带着厌恶的憎意。

林挽握紧了拳头,回道:“妈,只要我和彦博不想离,您再怎么闹,都是没有用的。您这样只会气大伤身,亏的是您自己。”

赵玉秀朝林挽走过来,手恶狠狠的指着她脑袋。

“不是你一直花言巧语的欺骗着我儿子,勾引我儿子,他怎么可能不和你离婚?这几年来又怎么可能和我感情生疏,甚至对我有意见?!林挽,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越想越觉得心中火焰沸腾,看着林挽那张平静姣好的脸,赵玉秀扬手,朝着另一边脸扇了过去。

啪——“妈,你是我婆婆,我尊重你,但你也要知道适可而止!”

林挽紧攥住赵玉秀的手腕,向来平静清冷的脸上露出几分凌厉。

看惯了林挽逆来顺受、再不济也就是一语不吭的模样,赵玉秀被这突然间的气场弄得一怔,没反应过来。

林挽一把甩开赵玉秀的手,跨过地上的玻璃碎片,进屋,关门。

听到关门声,赵玉秀才怔愣中反应过来,当即气急败坏一脚踹向紧闭的房门,怒不可遏的大吼。

“林挽你给我等着,我总有一天让你滚出我们家!”

林挽身心俱疲的站在床边深吸了好几口气,不再理会门外吵闹的赵玉秀,脱了衣服去洗澡。

周彦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醉醺醺的被男助理扛回来。

林挽接到助理的电话,立即从床上起来,拿了件外套披上,出去开门。

然后又一起将不醒人事的周彦博搬上床,林挽送助理出去道了谢才又回到房中。

林挽和以前一样替周彦博脱掉了外套、领带、鞋子,又去洗手间拿毛巾给他擦脸。

男人身材高瘦,五官温和,虽不说是多出众,却也能称得上温柔帅气,让人看着很舒服。

如果说江慎庭矜贵冷傲的野,周彦博便是温柔和煦的良。

在学校时,他是阳光帅气温柔的学长,出了社会,他就变成了谦和有礼努力认真的好老板。

周彦博无意识的皱眉呢喃:“挽挽,挽挽……”

林挽擦拭的手顿了顿,她看着周彦博的脸,眼眶温热抑制不住滴落。

“对不起,彦博……对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8章 打掉


第二天一早。

周彦博是被剧烈的关门声给吵醒的,身边林挽已经不在了,床头的玻璃水杯底下放了瓶VC。

水杯旁的便利贴上写着:梳洗好吃颗VC,这样头才不会痛。

娟秀的字体和人一般,总能让人感觉到一阵温柔的暖意。周彦博笑着看完,起身去洗漱。

赵玉秀见周彦博出来,亲切的笑道:“起来了?我给你煮好早餐了,赶紧吃吧。”

周彦博看了眼桌面,果然从来没有林挽的那份,他叹了口气,坐进餐桌。

赵玉秀给他倒牛奶,试探道:“彦博啊,今天你孙阿姨的女儿从国外回来,我和你孙姨呢也约好了吃饭。你今晚去帮孙阿姨接一下,正好过来一起吃饭!”

周彦博拿起颗鸡蛋:“今晚我还有事,去不了。机场附近有出租车,再不行还可以打滴滴,您就和孙阿姨好好吃,饭钱我出。”

赵玉秀瞬间就不高兴了,将牛奶重重放在桌面上。

“有事有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不想去!人孙阿姨的女儿多好,长得又漂亮学历高还是海归!”

“而且我让人算过了,她是旺夫命,你要是和她在一起了,将来不仅能大富大贵而且绝对能生一个大胖小子!”

周彦博无奈的放下鸡蛋,“妈,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结婚!结个劳什子婚!”想到林挽赵玉秀就火冒三丈。

“三年了,你看看你选的那个好媳妇,生出什么屁来了吗?!隔壁家的那个岁数比你还小,儿子都两个了!”

周彦博就知道又是这个原因,无奈地靠进椅背里叹了口气,“妈,你要是实在和挽挽处不来,那就搬出去住吧。”

听到这个赵玉秀的声音就扬了起来。

“周彦博你什么意思?我可是你妈,生你养你还费尽苦心将你养育大的妈,你现在是要为了那个女人把我赶走吗?”

“我可以给您在附近买个房子,还会给您安排保姆,您能随时回来看我,我也能随时照顾您。对您,对我,对挽挽,都好。”

赵玉秀猛地将牛奶推到在桌面,哭着喊。

“我不走!我就住这里!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妈住这里都是为了你好!那个女人每次你不在家就不到十二点不回来,如果我在不帮你守着这个家,她指不定就要带着别的男人回来给你戴帽子了!”

越说越过分,周彦博连吃早餐的胃口都没有了,起身站起,“我去公司了!”

赵玉秀的声音依旧在身后吼。

“那个女人到底是哪里勾了你魂!你就这样的放不开她,周家就你一个儿子,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断子绝孙了嘛?!”

……

“我怀孕了。”

夜晚,某天台烧烤摊。

赵荔华目瞪口呆的看向林挽,过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手里的烤串,心虚的左右看了几眼,小心翼翼凑近道:“不……不会是……”

林挽点头。

“我的天啊——”赵荔华扶额,低声哀嚎。

“那……那现在怎么办?周彦博不知道吧?”赵荔华看着林挽,眉头都快打成结了。

“挽挽,要不我去帮你和周彦博解释,你……你不是故意的……”

林挽摇头,她想到什么,笃定道:“他不能知道,除了你和我之外,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

“可……可……孩子怎么办啊?”赵荔华看起来比林挽还慌乱,毕竟那晚要不是林挽帮她喝了那杯酒,也不会……

“这就是我今晚找你出来的原因,我已经向医院请好了假,也会和彦博说我去培训,然后去S市,将孩子打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9章 人与人的区别


林挽说的平静,好像说得不是自己的事情一般。

“如果有什么意外……你是唯一知道我行踪的人。”

赵荔华愧疚的抬眼瞧了她一眼,嚅嗫了许久方才道。

“挽挽……要不然……你就留下来吧?这或许会是你这辈子唯一的孩子,周彦博说不定会留下来,你婆婆也不会真的以为你……”

“荔华……”林挽打断她,语气终于有了些无奈,“你觉得可能吗?”

赵荔华面色一瘫,愁云惨淡。

林挽看她的表情,却不以为意的自嘲笑了笑,道:“可能我这辈子都和孩子无缘吧,希望他……不要恨我。”

眼睛有些涩,大概是被不远处烧烤架吹来的烟熏的。

林挽偏过头,看到天台对面的那处奢华的高楼。

透过净亮的落地窗能看见里面别具一格的装修和布局,还有男人刀削似得侧脸。

剑眉入鬓,眼若繁星,薄唇轻挽下,一身亚麻色的黑衬衫,随意的坐姿透出一股漫不经心的又与生俱来的桀骜和矜贵。

林挽盯着落地窗后的江慎庭,出神的想,人和人果然都是不一样的。

明明都在同一条街,同样都在吃着东西。两栋建筑不过也只是百米之间的距离,却仅凭一栋楼层数就把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划分清清楚楚。

江慎庭在九楼的豪华里包厢喝着进口的昂贵红酒,而林挽在对街的四楼露天天台吃着烤串。

一个是从出生起就站在了云端矜贵无比的天上星,一个不过是人间烟火里一颗平凡却又生生不息的星火。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们这类人之间的距离。

像江慎庭这类人或许一辈子都体验不到真正的人间艰难和烦恼吧?

“挽挽,对不起……你让我去照顾你吧,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赵荔华低着头,哭了。

林挽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好了,你又没做错什么。S市那么远,来回都要一天的时间,你来陪我,你公司怎么办?好不容易才有一点起色,你要真来照顾我一个星期,不就正好给了你继母机会?”

对街九楼。

江慎庭随意的眼光一瞥,瞧见了对面天台上林挽安慰好友时的温柔。

和上次在医院里那副清冷的模样迥然不同,或许是因为面对的对象不同。

脱下白大褂,没有了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她显得更鲜活。

江慎庭垂眸仔细端倪他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只能从表情中看出林挽像是在劝慰着朋友什么,可自己晶莹的眸子里也含着某些无奈的难过。

看得到林挽的语速不快,但精致的侧脸上闪动着一层柔和细腻的光。

温柔似水。

江慎庭脑子里忽然闪过了这个词,盯着林挽的目光探究得更深。

言豫这头玩得正嗨,看到江慎庭不动了,喊道:“大哥!到你了,抽牌抽牌!”

江慎庭充耳不闻,继续看着对面。

林挽像是答应了朋友什么,那朋友才抬起头来抹了抹脸上的泪,握着林挽的手十分认真的询问。

言豫奇怪的看着江慎庭,又看了身旁的秦川明和黄子翊两眼。

他那个角度是看不到对街的,于是眼神示意黄子翊看看江慎庭到底在看什么那么出神。

黄子翊伸长脖子看过去,只看见天台上一群人在热热闹闹的吃烧烤,然后靠近街边有一个女生,很白、很美、还有点眼熟。

黄子翊正在脑海里搜寻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见过那个女生时,江慎庭忽然就转过了头来,眼神轻飘飘的一瞥,问:“看什么?”

“那个女的……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啊。”黄子翊纠结着眉头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第10章 A爆江少,在线耍帅!


“头缩回去,你没见过。”

依旧是那样轻飘飘的语气,黄子翊却觉得脖子一凉,忙把视线收了回来。

言豫连忙将牌递过去,“大哥,到你了,抽牌!”

江慎庭这才回过了头来瞧了眼面前的牌和酒。

香槟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曳,想起那天晚上喝醉之后犯下的冲动,忽然就没了继续玩的兴趣。

这头,林挽答应赵荔华,如果真的放心不下,就在自己做手术的那天来就好了,剩下的时间,她就待在酒店里休养,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赵荔华的制药公司起步不久就麻烦事不断。

说是身为赵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可继母和继弟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明里暗里不知道使了多少绊子。

她要是真的离开公司一个星期去照顾林挽,怕是回来公司员工都要走光了。

桌上的烤串已经凉透,两人也没了吃的胃口,看眼时间,她们就付账走了。

江慎庭再看过去时,座位上已没了人影。

他微微蹙眉,站起身走到落地窗旁,过了一会才看到林挽和赵荔华从房子里走出来。

赵荔华紧握着林挽的手,声音哑哑的。

“挽挽,你答应我,去了S市之后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我去不了,但是我可以安排人去酒店照顾你。”

林挽轻轻的点点头,“好,放心吧,我是医生,知道怎么好好照顾自己的。”

江慎庭看着林挽和赵荔华说了什么,两人便朝着两个方向走了。

巷子里,林挽的独自离开的背影被街灯拉得细长,单薄又清冷。

江慎庭想起监控里的那个逃命似的背影,好似也是这样的瘦弱。

目光又是不经意的一瞥,江慎庭看见角落里,一辆白色的破烂面包车,跟在了林挽的身后。

江慎庭转头抓起桌上的钥匙,往外头走。

“哎!大哥去哪儿啊?不玩啦?”

言豫在身后大喊。

露台烧烤摊离她和赵荔华住的地方都不远,所以两人也就没有开车,平时她们也都是这样约完了就分头回家的。

何况林挽心中有事,自然不会注意到身后有车子跟着她。

刚才的那条巷子还摆了好几个摊子,吃夜宵的人不少,面包车刚开始还不敢跟太近。

直到林挽拐进了一条人少的街,车子立即加快速度开了过去。

眼看还有几百米就要接近林挽了,一辆暗黑色大奔骤然从另一条道上窜出横在车前。

哧——面包车上的男人猛地踩死了刹车才把车停住,后座的两个男人因惯性向前用力一甩。

驾驶室上的男人震惊的盯着对面的驾驶室,刺眼的灯光下,男人的脸线条冷硬,目光凛冽,浑身都带着生人勿近的危险。

林挽听到刹车声向后看了一眼,只看到一辆大奔横在一辆面包车前,以为是车辆发生摩擦,几眼后就转过了头继续往前走。

面包车副驾驶上的男人看到林挽越走越远,气得探出车窗,“不看路啊?!单行道冲什么冲?!”

江慎庭目光扫过去,那人立即缩了脖子,再吼不出声。

车上的男人以为他是窜错道了,还等着他调转车头离开,却没想到这人竟是从驾驶室走了下来,关上车门,然后漫不经心倚上车身。

甚至……

江慎庭从怀里摸出了根烟,咬在嘴里,火柴哧的一声在手里擦燃,点燃烟纸。

烟雾缭绕下男人的脸,又冷又野。

他这样子,任谁看了都知道不好惹,可奈何就是有不怕死的,禁不住这般目中无人的挑衅。

“你有病啊!堵在人家车前耍帅?!”

江慎庭仍是不说话,目光盯向另外一边探出车窗的男人。

那男人仗着人多,真的就不怕死的拿了根钢棍拉开车门。

一个人动了手,其他人自然也不甘示弱,一起冲下了车。

黑色的大奔如同他的主人般,霸道的挡一大半的路,听得几声人体跌落在地的闷哼,不过几分钟,一切归于平静。

烟蒂落在了一个男人的背上,那人还在挣扎着爬起,江慎庭一脚将他撑起来的背和烟蒂踩下去,碾了碾。

继续阅读《二婚娇妻:霸道总裁爱上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