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先生的宠妻日常最新章节,林暖,宁时御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 小林深深
简介:事后,他扔给她两颗药:“给我生孩子,你还不够格
”一怒之下,她一纸离婚协议结束了两年的婚姻
三年后,带着小包子归来,他却纠缠不休...
角色:林暖,宁时御
宁先生的宠妻日常最新章节,林暖,宁时御小说免费阅读

《宁先生的宠妻日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母凭子贵


  别墅的卧室里,林暖睡的正香,枕边的手机又响了。

  她手右抓起电话,左手手臂压着眼睛,懒散的问:“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暖暖,你老公都睡在别人枕边了,你还能睡得着?你就不怕宁太太的位置坐不稳?”陆瑾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挠了挠头发,林暖有气无力的问:“今晚又是哪个小妖精?”

  结婚两年,小三挺着肚子让她退位让贤,婆婆隔三岔五让她去抓奸,林暖早就习以为常。

  只是每次都扑空,没抓到宁时御的真凭实据。

  “我把酒店房号发你微信上,你去把人给我拎回来。”停顿了片刻,陆瑾云又说:“你这孩子,怎么对时御不闻不顾,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你再拿不下他,我也无能为力了。”

  “妈,我知道了,你把地址发过来吧。”

  半个小时后,林暖在酒店经理那里拿到了宁时御的房卡,这些都是陆瑾云提前疏通好的。

  “3666…”念着房卡上的数字,林暖停在了套房门口。

  刚才还很平静的心,这会儿怦怦直跳,心脏几乎快从嘴巴里跳出来。

  虽然司空见惯了类似的场面,可每次还是惶恐不安。

  深吸了一口气,把房卡贴在了门手柄下面。

  房门‘咔’的一声开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林暖不禁松了一口气。

  看来,和以往每次一样,宁时御并不在房间。

  她刚要退出去,手腕忽然被人用力的拽住拖了进去。

  对方的力道很重。

  林暖大惊失色,条件反射抬手去推对方,却被重重的摔在墙壁上。

  “宁时御,是你吗?”林暖惊慌失措的问。

  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只有一道黑影沉重的压了下来……

  ……

  宁时御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自己的藏青色西装,背对她而站。

  “林暖,你现在真出息,给我下药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他总是这样高高在上,眼里从来就没有她。

  “我没有。”林暖缓缓坐了起来。

  她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到宁时御,上哪去给他下药?简直是莫名其妙。

  宁时御清冷的笑了笑,不紧不慢走近大床,弯下腰凑在她脸边,掐住了她的脸颊:“林暖,你以为这些下三滥的招数,就能留住我?”

  “还是,你想母凭子贵?”他嘲弄的冷笑。

  看着宁时御丢给自己的药,林暖顿时心灰意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2章:离婚协议


  林暖想起了婆婆陆瑾云昨晚电话,她说这是最后一次帮她。

  宁时御的药,是陆瑾云下的。

  只是此刻,药是谁下的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丈夫,宁时御给她扔了两颗避孕药。

  苦涩的笑了笑,林暖哽咽的问:“宁时御,你真要这样对我?”

  他们认识了10年啊。

  “林暖,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吗?”宁时御依然冷漠无情。

  林暖笑着笑着,两行泪夺眶而出。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以为宁时御有朝一日肯定会看见她的好。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想的太多了。

  拿起那两颗避孕药,她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宁时御,药我吃了,你可以放心了。”

  这时,宁时御眼中似乎闪过了一抹怨恨,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暖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被吞下去的两颗药。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也是压倒她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

  客厅沙发上,陆瑾云翘着二郎腿,按着电视遥控器问:“暖暖,时御周六生日,你礼物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林暖平心静气的答道。

  “时御生日,你好好表现,说不定对你们夫妻很有改善,要是再怀个孩子就最好了。”陆瑾云又老生常谈了。

  “妈,我知道的。”林暖嘴上应着,心里只能说句抱歉了。

  宁时御生日那天,林暖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出席。

  宁时御勃然大怒,宴会结束,他就回家了

  “少爷。”

  “少爷。”

  佣人们看着他黑沉的脸,悻悻的打着招呼,感觉腥风暴雨要来了。

  直奔二楼的主卧室,他倒要看看林暖怎么解释,是剑走偏锋引他注意吗?

  宁时御推开房门,林暖正好从里面出来。

  “林暖,你是什么意思?”宁时御疾言厉色的问。

  林暖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转身走近卧室,从梳妆台上拿了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宁时御:“生日快乐。”

  宁时御看着那只盒子,没有伸手去接。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送给林暖的结婚戒指。

  林暖见他不拿,直接把盒子塞进他怀里:“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放在你书桌上,离婚证什么时候办好了,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宁时御瞬间错愕了,林暖居然跟他提出离婚。

  这个女人不是一直在图谋宁家的财产吗?

  把他爸哄的天花乱坠,还让他爸下了命令,他要是结婚,新娘如果不是林暖,宁氏的财产宁愿捐给社会,也不会留给他。

  这样的女人,她怎么可能舍得离婚?

  林暖似乎看穿了宁时御的想法,淡淡一笑,“放心吧!我已经和爸谈好了,宁家的财产都是你的。”

  说完,林暖转身拉住了那只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与他擦肩而过。

  身后,男人似乎有一丝不解:“林暖,你确定想好了吗?”

  可林暖已经不在意了,她只记得他不近人情给自己递避孕药的那天。

  “林暖,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吗?”

  相识这么多年,就算喜欢,她也不会为了宁时御一直作贱自己。

  一辈子这么长,她不会只喜欢他一个人。

  拉着行礼箱,林暖头也不回的走了。

  最终,她还是败在了宁时御的薄情寡义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3章:她回来了


  ……三年后……

  出租车里,林暖看着窗外,透过玻璃窗沿吹进来的冷风,冻的她一阵鸡皮疙瘩。

  三年了,A市的变化挺大的,楼房越来越高,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宁氏集团的总部大楼。

  她回来了。

  林暖情不自禁把怀里的小家伙抱的更紧了一些。

  小家伙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皮肤又白又嫩,漂亮的像大娃娃,甚是招人喜欢。

  “到了小美阿姨家,我们就可以吃饭啦。”

  小家伙眨着大眼点头,就是不开口说话。*

  抱着小家伙下车,高小美以掩耳不及盗铃的速度,迅速冲了过去,把小家伙抱了过去,狠狠闻了两下,又亲了两口。

  “暖暖,这就是你崽啊,好可爱呀,这他妈就是你的浓缩版本嘛,小林暖。”

  林暖笑的春风满面,每次听到别人说儿子像她,她就特别的开心。

  吃完饭,林暖给林深深洗了澡,就把他哄睡了,让他倒时差。

  高小美拉着林暖去了自己的房间,小声说:“暖暖,深深有两岁了吧,可他怎么看着好小,不像两岁的小孩,而且他怎么不说话?”

  林深深的个子小和不说话,一直是林暖心里的痛,是她最犯愁的事情。

  回国,也是为了这个事。

  林暖无奈的叹了声气,她解释:“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怀孕,没把深深照顾好,又早产了两个月,所以长的比较慢点,他说话的问题,可能是看见自己和周围的外国小朋友长的不一样,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但是,他会叫妈妈。”林暖连忙又解释,生怕高小美以为她儿子是个哑吧。

  高小美嘀咕道:“小点也好,小点不会被怀疑,说话的问题,咱们再来慢慢教。”

  “嗯。”林暖应道。

  不过,高小美还是很佩服林暖,在国外三年,不仅研究生毕业了,还带了个儿子回来,硕果累累啊,值得她学习。

  带着林深深在家倒了两天时差,林暖便把小家伙送去了附近的托儿所,自己则是去律师事务所报到。

  她学的是法律系,工作在回来之前就找好了。

  “林暖,你刚回国,先适应一下,从小案子接起,这里有一起劳动合同纠纷案,你先去这家公司的人事部门了解一下情况,协商一下庭外合解。”一个四十多岁,十分干练的女人把文件递给了林暖。

  “谢谢周姐,那案子我就接下了。”

  了解了一下案子,林暖便搭地铁前往了被告的公司。

  到了对方的公司,林暖沟通了一阵子,发现对方挺好沟通的。

  处理完案子,对方经理送她离开时,林暖却看见迎面走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被簇拥在人群的最前方的那个男人,鹤立鸡群,意气风发。

  那人就像一个发光体,一瞬间夺走了林暖整个目光。

  林暖嘴角的笑容,瞬间僵持。

  宁时御。

  他还是和原来一样,那样的孤傲,不可一世。

  “宁总,这里是我们公司的行政办公楼层,我们公司各个部门,各个流程都是绝对专业化,你投资我们肯定不会有错。”中年男人笑的满脸殷勤,一点也不害臊自己是在求晚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4章:没办手续


  宁时御冷漠的站在一群人中间,直到眼神落在前方,落在了林暖的身上,他也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三年,整整三年,林暖幻想过无数次的偶遇。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相遇既然会是如此的突然,突然的她措不及防。

  两只手掌紧紧贴在中长的呢子大衣上,林暖下意识搓了搓手心里的汗。

  离别好像发生在昨天。

  可这个人却仿佛陌生如不曾相识。

  不觉间,宁时御撇开众人,站在了她跟前,垂着眼帘,目不斜视的看着她。

  林暖无处可躲,便莞尔一笑,恢复了镇定打招呼:“爸妈还好吗?”

  “很好。”宁时御面无表情的回答。

  “那我抽空回去看看,就不打扰你的工作了。”

  说完,林暖便与人群擦肩而过,消失在了大家的眼中。

  林暖回来了,当年那个给他扔下离婚协议就离开的女人回来了。

  三年毫无音讯,她又这样防不胜防的回来了。

  “宁总。”

  “嗯。”旁边的人,再次唤着他,宁时御这才回神,继续参观对方的公司。

  只是,思绪被干扰了,总是想起某人把结婚戒指塞进他怀里的情形。

  下班后,林暖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托儿所接林深深。

  小家伙看见林暖,沉了一天的小脸,终于露出笑容,抱住林暖就不撒手了。

  “林深深很乖,像他这么小的孩子,很少会自己吃饭,自己上洗手间。”

  听着老师的夸奖,林暖心下一甜。

  她在国外学习忙,林深深从小就很能自力更生,乖的让人心疼。

  离开托儿所,娘俩便手牵手一路买菜回去做饭。

  但是,林暖的脑子却时而浮现出今天那场意外的相遇,仿佛就像一场梦。

  --

  过了两天,林暖正在事务所忙的时候,苏慕白忽然给她打来电话了。

  接通电话,林暖直奔主题的问:“慕白,是不是房子已经搞定了?”

  苏慕白是宁时御的表弟,和林暖、高小美同学多年。

  三人读书那会就非常要好,还搞了个组合,三剑客。

  “暖暖哪,有件事情我得向你汇报一下。”紧接着,苏慕白又说:“但是你得向我保证,你不能生气,更不能冲我生气。”

  “行。”林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不就是买房子的事情,大不了是没买成呗,这有什么好生气。

  “暖暖我今天去给你办手续的时候,发现我哥和你根本就没有离婚,你买房子得让我哥出面,或者是把离婚手续办了,不然这房子不好弄。”

  电话那头,苏慕白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林暖一头雾水:“苏慕白,你能不能说慢点,我怎么没听明白。”

  深吸了一口气,苏慕白屏住了呼吸,郑重其事的说:“暖暖,我哥他没和你办离婚手续,所以你现在买不了房子。”

  “不可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宁时御对那场婚姻的抗拒没人比她更清楚。

  什么都可以不办,甚至可以不吃不睡,离婚这件事情怎么会不办?

  但是,苏慕白说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为了确保事情无误,他让林暖先去民政局查一查。

  林暖心烦至极,跟领导请了假,直奔民政局去了。

  拿身份证一查,醒目的字体标记着“已婚”。

  她不死心的问工作人员有没有改动过。

  柜台工作人员很奇怪的看着她:“结没结婚你自己不清楚吗?已婚,5年前就结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5章:奉陪到底


  宁时御,他真的没办离婚手续。

  林暖顿时就火冒三丈,拽着从民政局打印出来的资料,就怒气冲冲去了宁氏集团。

  到了宁氏集团,前台和保安把她拦在了楼下,说她没有预约不能上楼。

  林暖掏出手机,快速拨打了那个已经被她删除,却无法忘记的电话号码。

  三年没有联系,她仍然记的很清晰。

  没有花任何时间去回忆,记住他的一切,好像是她与身俱来的能力。

  连续拨打了好几遍,宁时御都没有接听她的电话。

  气极败坏的在大厅来回踱步,身后忽然有人很诧异的喊她:“暖暖。”

  林暖转身看去,看见穆南骁正朝自己走来。

  穆南骁是宁时御光膀子长大的哥们,和盛清宁,秦淮几人读书的时候,被称为A市四小霸王,走路都是横着的。

  “我来找宁时御,工作人员说没预约,不让我上楼。”林暖尴尬的解释。

  “我带你上去。”穆南骁说。

  林暖点头,拎着包就和穆南骁走了。

  两人到宁时御的办公室时,宁时御正在和下属谈话。

  他见穆南骁来了,就把人支走了,却没拿正眼看林暖。

  “时御,暖暖有事跟你谈,你们先谈,我等会再来。”穆南骁说。

  穆南骁走后,林暖气冲冲把婚姻证明拍在宁时御桌上:“宁时御,这件事情,你能解释一下吗?”

  宁时御不以为意的瞟了她一眼,点开了自己的手机屏幕,清冷的问:“刚才是你打的我电话?”

  林暖没有理他的话:“宁时御,我不是给你离婚协议了吗?为什么手续到现在还没办好?”

  “以后打我电话,我没接,不要再打第二遍。”宁时御不屑的提醒。

  宁时御的漫不经心,林暖有些气馁了。

  拉开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在了他对面,她好声好气的商量:“宁时御,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只要他现在把手续办了,不担误她买房,不担误她给林深深一个家,她既往不咎。

  冷笑了一声,宁时御不动声色道:“林暖,我们两人之间,你有决定权吗?”

  当初,她想结婚,便死缠烂打,不择手段利用他的父亲威他。

  如今,她想离婚就离婚,当他宁时御是什么人?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他有这么好说话?

  林暖的脸,顿时面如灰土,目不转睛的盯着宁时御:“宁时御,你是什么意思?”

  宁时御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和林暖拉近了距离,:“林暖,你选择了互相伤害,互相煎熬,我宁时御没有理由不奉陪到底。”

  “至于离婚,你还不够资格和我平起平坐的谈事。”

  林暖差点被宁时御气的原地爆炸。

  三天两头忙抓奸,隔三岔五被催着生孩子,还要对付那些挺着肚子上门的女人。

  煎熬的人,是她才对吧!

  结婚后,他回过几次家?他好意思说自己煎熬?

  两手恨恨抓着他办公桌的桌沿,林暖气的咬牙切齿:“宁时御,你非要这么损人不利己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6章:是输给你


  “难道你不想恢复单身,不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林暖想着自己和宁时御还是挂名夫妻,就像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他给自己递避孕药的情形,恍若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

  当年若是早点知道他喜欢叶可,她打死也不会向宁天扬承认自己喜欢他,打死都不会嫁给他。

  宁时御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林暖,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

  是啊,宁时御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事情。

  又有谁会在意,宁氏集团的少东家是不是已婚。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被影响,反而更加的招蜂引蝶。

  这时,办公室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时御。”

  林暖下意识的转过身,看见叶可站在宁时御办公室门口。

  叶可回来了,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自己刚离开,宁时御就把她接回来了吗?

  看着她胸前的工作牌,原来她已经是宁氏集团的员工。

  轻声一笑,林暖更加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暖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通知大家一下,好给你办个洗尘宴。”看见林暖坐在宁时御的对面,叶可先是愣了一下。

  下一秒,她便恢复自如,快速的走近林暖,位住她的手,好不亲热。

  “才回来不久。”

  抬手撩着额前的头发,叶可解释:“我现在在企宣部上班,正准备喊时御一起吃午饭的,暖暖你肯定也还没吃饭吧,等下一起。”

  叶可的落落大方,仿佛她是宁时御的妻子,林暖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客人。

  “不用了,我只是和宁总谈点事情,担误你们吃饭了,真是不好意思。”说完,林暖便起身要离开。

  同样的错误,她不会犯两次,更不会阻止宁时御寻找他的真爱和幸福。

  叶可连忙抓住了她臂,把她又按回了椅子上:“你和时御应该还没有谈完吧,我不着急吃饭,你们继续聊,我去门口等着就好。”

  交待完,叶可便向门口走了去。

  关门前那一刻,她还不忘冲宁时御眼着眼睛,提醒:“时御,我就在门口等你哦。”

  这个女人,还是和从前一样,温柔的无懈可击。

  以至于过了三年,林暖还是拿她束手无策。

  房门‘哐’一声,轻轻被关上,林暖讽刺的笑了笑,“宁时御,我一直以为,你是真心喜欢叶可的,可是刚才看到叶可,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5年前,爸爸威胁你,如果你不娶我,他宁愿把所有财产捐赠给社会,也不会留给你,所以你被迫娶了我。5年后,我和你谈离婚,你却因为心中的那口气拒绝和我离婚。”

  “你宁愿把叶可藏着掖着,也不愿意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在你心里,叶可不及宁家的财产,更不及你心里赌的那口气。”

  “宁时御,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输给了叶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没有输给任何人,我是输给了你的自私,因为你宁时御除了你自己,你压根不会去爱任何一个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7章:你别后悔


  “一直以来,是我高估了你的感情。”

  “我真庆幸,庆幸在你身上只浪费了两年时间,庆幸我是最早把你看清楚的人。”

  林暖的一番言论,宁时御怒不可遏,啪,把手机猛砸在了电脑屏幕上,“林暖,你嚣张够了吗?”

  这个女人,她有什么资格对自己评头论足?

  难道,她就真心待过谁?

  林暖冷冷一笑,“够了,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13岁那年,父母交通意外去世,她被宁清扬接到了宁家。

  第一次看到宁时御,他站在楼上,她拎着行李箱站在楼下。

  那一年,他17岁,正直阳光少年,无比灿烂。

  她一颗小心脏怦怦为他跳不停,为他悸动了。

  五年前,宁清扬问她喜不喜欢宁时御,她点头说喜欢。

  那是她第一次对人表露了自己对宁时御的情感,于是他们在父母的安排下,理所当然的结婚了。

  可是,她婚后才知道,宁时御既然早已有了心上人。

  更没想到,这场婚姻让他们变成了仇人。

  拎起手包站起来,林暖双手撑在宁时御办公桌上,似笑非笑:“宁时御,你要向我宣战,我林暖没有不接招的道理,只是你别后悔就好。”

  摞下这句话,林暖转身就走了。

  她走后,叶可进去了。

  看着怒气冲冲,两手撑着额头的宁时御,叶可轻轻握住了宁时御的手。

  宁时御立即把手抽了回来,“你去忙吧。”

  叶可黯然叹了声气,看了一眼被砸破的电脑屏幕,小心翼翼的劝,“时御,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跟暖暖吵,好好沟通不可以吗?”

  认识宁时御二十多年,叶可很少看见宁时御发脾气。

  可他每次看到林暖,总是会鸡蛋里头挑骨头,总会想方设法的和林暖置气。

  叶可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她很羡慕林暖。

  只有她才能让宁时御一成不变的脸,激起千层浪。

  尽管只是生气,她还是走近了宁时御心里。

  “没事。”宁时御敷衍道。

  叶可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晃在他眼前,“时御,你看看,是你自己让我上来喊你吃饭的,你这人怎么能放人鸽子,去吃饭啦,吃一口也好嘛。”

  最后,宁时御经不住叶可的哀求,还是和她一起去吃饭了。

  只是想起林暖蛮不在乎的样子,想起她口口声声要和自己离婚,他便毫无胃口。

  离开宁氏集团,林暖也闷闷不乐了。

  虽然刚才在宁时御的办公室里还很嚣张,这一刻还是被他气红了眼圈。

  满怀心事,林暖没有回事务所,去了托儿所接林深深。

  小家伙见林暖来了,高兴的像个小傻子,笑的像花骨朵。

  出租车里,林暖亲着林深深的脸,讨好的问,“深深,妈妈好久没听你叫我了,你能不能叫我一声?”

  小家伙抬头看着林暖,眨巴着大眼睛冲她笑。

  整整酝酿了三分钟,他才用小奶音,弱弱的喊了一声:“妈妈。”

  林暖心花怒放,抱着小家伙猛亲了一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8章:痴心妄想


  林深深是林暖的良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看见他,她就会满血复活。

  傍晚,高小美回来了。

  林暖有气无力把今天的狗血事件跟她讲了一遍。

  高小美咬着筷子,一本正经的说:“暖暖,宁时御他拖着没办离婚手续,是不是舍不得你,不想离婚。”

  “舍不得我?”林暖笑了。

  那个男人不过是不甘心她主动提出离婚,才会干这种缺德事。

  “那现在怎么办?宁时御明摆就是和你过不去,反正他又不受影响。”高小美眨着大眼睛。

  深吸了一口气,林暖说:“小美,明天帮我照顾一下深深,我回一趟宁家老宅。”

  回宁家老宅?

  林暖似乎已经想好了对付宁时御的对策。

  与此同时。

  酒吧里,宁时御一声不响喝着闷酒。

  自从那天在风陵集团碰见林暖,他眼中便莫名添了一丝哀怨,一连好几天都是臭脸。

  今天更甚,好像是谁挖了他家祖坟。

  “三哥,我听说三嫂好像回来了。”秦淮神秘兮兮的献报,以为自己是消息最灵通那个。

  宁时御冷不丁的看了秦淮一眼。

  秦淮抬起手,轻轻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三哥,我说错话了,是暖暖回来了,我三哥还是黄金单身汉,我哪来的三嫂。”

  他们四个按年纪排辈,穆南骁老大,盛清宁老二,宁时御老三,秦淮老四。

  穆南骁接过了宁时御手中的酒杯:“阿御,你和暖暖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别闹的太僵。”

  穆南骁今天目睹了林暖的愤怒,不用问,也知道宁时御肯定是为难林暖了

  夺过酒杯,宁时御又给自己满了一杯酒。

  过去?他和林暖过的去吗?

  当年,她硬生生闯进他的生活,然后甩下离婚协议说走就走,他宁时御这辈子就没受过这样的气。

  哐,猛地把杯子扣在玻璃茶几上,宁时御抓着外套,起身就离开了。

  他刚刚离开台位,那只被扣在玻璃茶几上的酒杯,哗啦啦碎成了N块,厚实的茶几玻璃面也裂出了一条痕迹。

  “老大,三哥这是怎么了?到底谁招惹到他了,这么大的火?”秦淮无辜的眨着眼睛,他刚才好像也没说错什么吧。

  就如叶可所看到一样,只有林暖才能让他有七情六欲,像个人一样的活着。

  黑色的慕尚疯狂的奔驰在马路上,宁时御脑子十分清醒,清醒的把车子停在了高小美的楼下。

  望着那间已熄灯的房屋,宁时御深吸了一口气。

  她林暖要离婚,这辈子都是痴心妄想。

  --

  几天后,宁氏集团。

  “宁总,会议室那边已经准备好,各位股东也已经到了,现在只差您过去了。”女秘书紧紧的跟在宁时御身后汇报。

  “卓凡呢?让他准备的资料,他准备好了吗?”宁时御走的很快。

  “卓助理已经到会议室了,资料已经发给了各位股东。”

  “嗯,没你事了。”

  宁时御刚进会议室,卓凡便信心满满的汇报:“BOSS,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妥了,收购不会有问题。”

  “嗯。”拉开那张董事长的专椅,宁时御霸气的坐了下去。

  翘着不羁的二郎腿,抓起眼前的资料,他从容自如道:“卓助理刚才发给大家的资料,相信各位已经有所了解,长胜集团……”

  “股东会这么大的事情,宁总怎么没提前通知我一声?”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被人打断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9章:狗胆包天


  大伙纷纷朝会议室门口看去,看见个年轻女子穿着干练的职业套装,画着精致的职业淡妆,正朝会议室走了进来。

  她的气场十分强大,强大的大家产生了错觉,以为是看到了女版的宁时御。

  “这是谁啊?居然打断宁总说话,不想活了吗?”

  “该不是宁总的女人吧。”

  “不应该吧,哪个女人这么没眼力劲,连股东会都敢闯。”

  半眯着眼睛,宁时御打量着朝自己走近的女人。

  林暖。

  她胆子越来越肥了,看来,上次没和她计较闯办公室的事情,是对她太仁慈了。

  林暖忽然出现,卓凡下巴差点被惊掉,其它人不知道她是谁,他可比谁都清楚,这不就是消失了三年的少夫人吗?

  卓凡悻悻的起身走近林暖,小声提醒:“夫人,BOSS正在开会,要不您先去办室坐坐,会开完了,BOSS马上回去。”

  看着林暖和宁时御眼中的电光火石,卓凡只好硬着头皮挺身而出。

  万一俩祖宗在这里打起来,后果就不堪设想。

  林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拍了拍卓凡的肩膀:“卓助理,股乐大会,股东都没到齐,你工作没做到位啊。”

  “夫…”宁时御眉心微蹙,卓凡连忙改口:“林小姐,董事长他现在不参加公司里的任何会议,都是由BOSS代表他。”

  卓凡刚才的那声夫人,大伙没听见。

  可卓凡对林暖毕恭毕敬的态度,大家有目共睹,刚才还很大声的议论,立即变成了窃窃私语。

  林暖哧笑了一声,接过助理递过来的资料,不轻不重摔在宁时御跟前,趾高气扬的宣布:“宁清扬,宁董事长已经把宁氏的股份赠送了21%于我,从现在起,我林暖将是宁氏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停顿了小片刻,她又看了宁时御一眼:“你们的宁时御宁总,持20%的股份位于第三。”

  宁氏集团的股份主要分成三部份,宁时御20%,宁清扬手51%,其它的自然股东合计29%。

  一时之间,会议室炸裂了。

  这个叫林暖的女人,他和宁家,和宁清扬到底是什么关系?

  该不是私生女吧,或者是宁清扬鬼迷心窍,被这个女人给下了蛊?

  大伙眉飞色舞的眉来眼去,暗示你懂,我也懂,一切尽在不言中。

  宁时御却笑了,笑的十分阴冷。

  前几日,她执意要离婚,他还一厢情愿的以为,也许自己当年真错怪她了。

  只是,他再次的被现实狠狠打了一记耳光,林暖的手腕,比他想象的大多了。

  “林暖,三年不见,本事越来越见长了。”宁时御冷冷的讽刺。

  林暖使了个眼色,跟在她身后的助理,连忙给她搬来了一张椅子,摆在了宁时御的旁边。

  这时,那些股东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女人究竟是谁?她既然想和宁时御平起平坐,狗胆包天。

  “赵叔,谢谢你。”林暖淡然一笑,落落大方的坐了下去,丝毫没有半点心虚和怯场。

  她的一声赵叔,大家恍然大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第10章:谁说了算


  这个赵城,不就是老董长身边的助理吗?

  他居然跟在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身后,看来她刚才的阵势不是唬人的。

  林暖深不可测的手段,那些股东全都闷不做声,不敢再议论她。

  并排坐在宁时御旁边,林暖漫不经心拿笔敲着桌子:“宁总,人到齐了,开会吧。”

  林暖都爬到他头上来为非作歹了,宁时御哪还有心情开会,他给卓凡使了个眼色,卓凡便宣布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股东会本来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宁氏集团大大小小的事情,一直都是宁时御一个人说了算。

  “卓助理。”看着解散的人群,林暖叫住了卓凡。

  “林总,您有什么吩咐吗?”卓凡欲哭无泪,你们两尊大佛打架,千万别拉着我,别殃及池鱼。

  “你给我弄个办公室,宁时御对面那间就不错,记得给我整的高大尚一点,千万别输给你BOSS,我股份可还比他多一股。”林暖吩咐。

  卓凡没敢答应,偷偷看了一眼宁时御。

  宁时御没有发出拒绝的信号,卓凡便点头答应了,然后马不停蹄的逃了。

  门口外面,股东听着林暖的嚣张,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以后,到底谁说了算?

  若大的会议室里,很快就只剩下宁时御和林暖并肩而坐。

  宁时御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林暖,他的眼神让林暖看不出有几分生气。

  是七分?是八分?还是十分,直接把她撕了。

  林暖若无其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正打算起身离开,宁时御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椅子,把她拉到了自己跟前。

  他双手撑在林暖两边的椅靠上,上身往前倾着,与林暖贴的很近,姿势很暧昧。

  林暖屏气敛息,目不转睛的看着宁时御。

  “林暖,好玩吗?”宁时御低声的问,声音很有磁性。

  林暖眼帘上抬,目不转睛看着宁时御。

  他眼睛还是那样深邃,那样好看,恍若和和第一次看见他时,一模一样。

  只是,13年过去了,他们关系早也支离的乱七八糟。

  浅而一笑,她说:“本来是不好玩的,可是看你情绪波动这么大,我觉得挺好玩了。”

  “21%的股份,你认为我能让这些股份属于你林暖?”

  宁时御觉得林暖问他爸要21%的股份,就是故意寒碜他,要多少不好,偏偏只比他多1%,不是恶心他,是干嘛?

  “这不已经都属于我了吗?”紧接着,林暖抬手把宁时御往后推了一把:“宁时御,我劝你还是善良一点,不然我把爸爸手上剩余的30%股份哄过来,就是我把你从宁氏踢出去局的日子。”

  “我坑蒙拐骗的本事,我想你这次应该是大开眼界了吧。”

  宁时御扑哧一声,不知是不是被林暖气的太狠,他居然笑了。

  “好啊,那我拭目以待,看你能在这张椅子上坐多久。”

  宁时御一笑,林暖就不爽了。。。

  他怎么没有暴跳如雷?没有拼死拼活的跟她理论,让她把属于宁家的东西还回去?

继续阅读《宁先生的宠妻日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