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霆琛,边霍《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赠你明珠
简介:年纪轻轻为他生下孩子,三年后再见,她却不知道,被誉为百年难见的天才神童——是她生的,而神童的亲生父亲竟然是位超级大佬,将来也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  传闻大佬不近人情不近女色话少面瘫,可偏偏向晚第一次撞上他就栽了跟头!  第一次被大佬堵门,“霍先生,男女授受不亲……请你自重……唔……”第二次被大佬壁咚,“霍先生,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请你……唔……”第三次被大佬碰瓷,“霍先生……”  ”嗯?...
角色:霍霆琛,边霍
霍霆琛,边霍《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霍先生,撩妻要负责》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孩子很像妈妈


“长的挺年轻漂亮的,干点什么不好,八成是想钱想疯了,这种事也做得出来,啧,真是不要脸。”
“你懂什么,帮人家生个孩子,受点罪,下半辈子就吃穿不用愁了……”
“嘻嘻,那你也去啊……”
“我可没人家那样好的福气呢!你看看她那双眼,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狐狸精……”
向晚听到了几声低低的议论,夹杂着讥诮和嘲讽,却莫名的,还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她并没有在意,低着头,捂着平坦的小腹,穿过医院走廊走进手术室,躺在了床上。
熬过这一次,胚胎顺利植入子宫,成功诞下这个孩子,她就可以拿到两千万。
两千万……足够了。
漫长痛苦的胚胎植入过程终于结束。
向晚捧着肚子,脸色惨白的从手术台上下来,送她的车子已经在医院楼下等着,向晚一步一步艰难的上了车,车子很快发动,驶出了医院。
……
向晚的肚子已经很大,她的预产期就在这两天。
一周前,她被接到了医院,准备待产。
一天一夜的阵痛和宫缩,向晚终于生下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婴。
极致的疲惫让她几乎立刻昏睡了过去,她甚至没能看到孩子一眼,只是听到了几声婴孩的啼哭,就陷入了黑沉的梦乡。
而孩子,连母乳都没有吃一口,立刻就被人抱出了产房。
医院楼下,停着一辆低调而又华贵的黑色车子,助手抱了小小的婴孩走到车边,“霍先生,孩子抱来了。”
车门打开,坐在车子后排一身黑色西装,周身气度矜贵的男人抬头看向车外,声音清冷开口:“抱过来。”
天蓝色的襁褓裹着熟睡的婴孩递到男人的手中。
刚出生的孩子,却难得的白白嫩嫩,十分漂亮,眉毛弯弯,额头饱满,鼻梁却很高,嘴巴小小的,时不时还蠕动几下。
霍霆琛伸手,轻轻碰了碰孩子嫩嫩的小脸。
这孩子和他不像,该是生的像他妈妈,透过孩子也看得出来,他妈妈该是个美人。
不过这与他并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本来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只是可惜,他知道一切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怀孕八个月了。
霍霆琛为此专门去咨询了顾少恒,顾少恒站在专业人士的角度告诉他,八个月的胎儿,早已生长发育好,是个完完全全的小生命了。
他思量了半日,还是留下了这个孩子。
霍霆琛又看了一眼襁褓中熟睡的婴孩,好像心也跟着他浅浅的呼吸软了软,他将孩子递给早已选好的保姆,目光若有似无的望向医院大楼,却又很快收了回来,恢复了一贯的淡漠:“走吧。”
……
三年后。
向晚刚到家,坐在沙发上的继母陈雪芬看到她回来,反常的笑着站了起来,亲昵开口:“向晚回来了?”
向晚有些诧异于她的热情,可很快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苏家的客厅里还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约莫三十来岁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此时正用那种极度让人不舒服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而他的目光,更会长时间的定格在她的胸口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2章 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


向晚不由蹙了蹙眉,敷衍的对继母点点头,就要上楼去。
陈雪芬却一把攥住了她的手:“向晚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爸爸和我商量过了,你也该嫁人了,这是杜老板,在咱们A市也是数得着的人物……”
向晚一把抽回了手,轻笑了一声:“这么好的条件,向晴不是也没男朋友吗,阿姨怎么不介绍给向晴?”
陈雪芬当即拉了脸:“你胡说什么,你妹妹年纪还小呢!”
“也就比我小半岁。”向晚讥诮一声。
“怎么,你是不愿意了?”陈雪芬见向晚态度不虞,立时气恼了起来。
“对,我是不愿意,三年前我给你们两千万的时候我就说过的,从此以后,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
向晚甩开陈雪芬的手,转身上楼去了,不一会儿,她拿了个小箱子下楼来:“今天开始我会搬出去住,劳烦阿姨给我爸爸说一声,以后,没事儿我就不回来了!”
“苏太太,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好的吗?这人我都相中了,你可不能放我鸽子啊!”
那男人不满的站起身,对陈雪芬抱怨道。
苏家这个向来没什么名气的大女儿,竟然生的挺不错的,尤其是那副身段,看了就让人垂涎欲滴,杜老板是一眼就相中了。
陈雪芬很恨的咬着牙;“杜老板,您放心吧,到嘴的肉不会让您飞了的,下周我们家老爷子做寿,您就等着做新郎官儿吧!”
“好,那我可等你的好消息了!”
……
向晚的外祖父秦为国曾是帝都名噪一方的大人物,只是可惜膝下无子,只有向晚的母亲秦世媛一个独女。
向晚的母亲当年爱上苏致庸,执意要嫁到A市来,老爷子疼惜女儿,虽然觉得苏致庸不是良配,但也舍不得女儿伤心,就允了这门婚事。
而秦世媛和苏致庸刚结婚那些年感情还不错,向晚这个独女也十分受宠,可在老爷子从帝都退下来,苏致庸在A市混的越来越风生水起后,两人的感情就逐渐不复从前了。
最后陈雪芬的出现,彻底压垮了秦世媛,没两年,她就乳腺癌去世,撇下了向晚这个女儿。
苏致庸在妻子死后一年,就娶了大着肚子的陈雪芬,而可笑的是,随着陈雪芬一起来到苏家的,还有一个比向晚只小了半岁的妹妹苏向晴。
老爷子为此又气又怒,大病之后身体就每况愈下,无力再管苏家的事,而向晚,为了不让外公担心,在三年前陈雪芬撺掇着苏致庸卖掉了她母亲陪嫁的园子来补所谓的亏空时,她咬牙选择了那样一条路……
今年是老爷子八十岁大寿,听说帝都总统府那边都要派人来,苏致庸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攀附权贵的好机会,带了陈雪芬和一双儿女,备了厚厚的大礼,去为老爷子祝寿。
而向晚,当然也会亲自去为外公祝寿。
外公身体不好,强撑着打起精神应付了贵客之后,就由向晚扶着回房休息去了。
向晚看外公睡着了,这才放轻了脚步出了房间,去楼下大厅招待客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3章 求你救救我


让侍应生拿了温水过来,向晚喝了半杯将杯子放回去,远远看到苏致庸挽着陈雪芬的手,苏向晴俏生生的站在两人身边,一副乖巧女儿的模样。
向晚收回了视线,心口里的钝痛,已经淡的快要察觉不到了。
他们才是一家人,她苏向晚这个女儿,苏致庸早已抛在脑后了吧。
向晚转身去洗手间,对着镜子补了补妆,正要收拾手袋离开,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起来,她腿上发软,身上丁点力气都没有,却燥热的很,向晚想要赶紧出去,可腿却迈不开。
而这时,她听到走廊里有纷沓的脚步声响起,还夹杂着说话的声音:“人呢?刚才不是往洗手间方向去了?”
“对,我们盯着呢,应该还在里面……”
“快去把人抓回来,别让她跑了……”
向晚隐隐猜到了什么,她打开水龙头,将冷水泼在脸上,冰冷的水让她有片刻的清醒,向晚捏紧手袋,踉跄的走出洗手间……
脚步声已经很近了,向晚咬咬牙,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而去……
“她在那,别让她跑了……”
身后的脚步声立刻加快逼近,向晚慌不择路的向前,视线里出现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向晚来不及多想,整个人踉跄的扑过去,香软滚烫的身子就这样跌入霍霆琛怀中,紧紧贴在了他胸腹前……
“救我,先生,求您救救我……有人想要抓我……”
向晚的声音沙哑却又香软馥郁,药效的作用,让她身上滚烫双腮绯红,连声音都透着娇软的蛊惑。
霍霆琛垂眸,看到了年轻女孩儿娇嫩绯色的脸颊,细细弯弯的眉,还有那柔软雪白的,紧紧箍住他身子的细长手臂。
脚步声更近了。
向晚急了,而药效越来越烈,她觉得自己快要神志不清了,向晚扬起脸,娇媚小脸上眉毛轻蹙,指尖攥住男人结实手臂连连哀求:“求你,先生……求你,救救我……”
向晚没有等到男人的回答,只是身子忽然腾空,那个男人已经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少爷……”
身后跟着的下属徐青的声音刚响起,霍霆琛侧首看了下属一眼,“去开门。”
徐青立时噤声,乖乖去了。
霍霆琛抱了向晚,转身向房间走去。
那几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向晚被人抱走,想要追过去,却被霍霆琛的人拦着,半步都没能再上前。
徐青看着霍霆琛抱着那个女孩儿进了房间,房门紧接着就关上了,不由得目瞪口呆。
如果说刚才向晚扑过去抱着少爷的腿,少爷没有一脚踢开的时候,徐青还只是小小的震惊,那么现在,少爷抱着一个女孩儿进了房间,还锁了门……
徐青简直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如果霍家老太太这会儿也在的话,怕是会比他还要激动百倍。
毕竟,他们家少爷自成年之后到今日,从不近女色,而身边,更是连只母蚊子都没有。
当年老太爷临终前逼着少爷娶亲,少爷无奈只得娶了前少夫人,可却从没有碰过少夫人一次,婚后两年无所出,前少夫人怕自己被扫地出门,想出了那样的办法找了个女孩代孕生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4章 想要掠夺


孩子快出生时少爷却得知了,因此动了大怒,也和前少夫人离了婚。
这几年,少爷的心思除了在自己的事业上,余下,全都倾注在了那个差点没能来到人世的小少爷身上,更是对女人,丝毫兴趣都没有。
觊觎他家少爷的女人多了去了,老太太甚至还趁着少爷喝醉酒往他房间里送过女人,可全都被少爷赶了出来。
但是今日,少爷竟然抱了个女人进房间!还把他关在了门外!
徐青实在忍不住心底的亢奋激动,立时给霍家老太太通风报了信。
房间内。
霍霆琛蹙眉望着大床上的女孩儿,如果他再不出手制止的话,她很快就要开始脱自己的内衣了。
“热,好热……”
向晚闭着眼,额上和鼻尖上都出了淡淡的一层细汗,雪白光裸的长腿蹭着烟灰色的床单,早已凌乱的礼服长裙遮不住她曼妙的曲线,这画面着实太过活色生香。
霍霆琛对女色向来没什么兴趣,只不知为何,方才这女人撞入他怀中时,他看着她雪白尖俏的下颌,和那细细弯弯的眉眼时,他瞬间就想到了霍景安那个小混球。
大约也是因着看到这女人想到了自己儿子,霍霆琛才会一时心软,将她救了回来。
但是现在,霍霆琛有些后悔,他不该招惹上这个麻烦。
霍霆琛蹙眉看着那个年轻女孩儿,她神志全无,无意识的拉扯着bra的肩带。
霍霆琛上前一步,攥住女孩儿细瘦的手臂,将她拎起来直接扔到了盥洗室的浴缸里,又开了淋浴,全部调成冷水,毫不怜惜的浇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
全身都泡在冰水中的向晚,体温不降反升,她整个人整个身体都透出诱人的绯色来,霍霆琛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把自己扒光的女人,他一贯清冷淡漠的脸容上,到底还是有了一线裂缝。
他是个成熟正常的男人,而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成熟正常的男人,可以抵挡这样旖旎的画面。
“我好难受……救救我,救我……”
向晚循着意识,再一次缠上了那个男人结实劲瘦的身体,她的手指有些急切的将他衬衫尾端从皮带里抽出来,然后,她滚烫的手指,瞬间就紧紧的贴在了霍霆琛紧绷性感的腹肌上……
霍霆琛低头,看着苏向晚的脸从白变为绯红,眸中氤氲出急切的欲色,分明动作青涩甚至称不上上挑逗,却叫他心思微动,察觉到了一丝自制力崩塌的前兆。
他不是一个对女人来者不拒的男人,况且这个女人的撩拨还这样没有章法。
可……
霍霆琛忍不住伸手,在苏向晚咬的发红的唇上缓缓摩挲。
苏向晚几乎是无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霍霆琛的眼神瞬间全暗,清冷外表下,属于男人的强势本性渐渐沾染了些许的欲念。
想要掠夺,掠夺眼前这个不经意勾的他身体缓缓灼热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5章 昏了过去


想要掠夺,掠夺眼前这个不经意勾的他身体缓缓灼热的女人。
------------------
“你确定要我救你吗?”
像是做好了某种决定,霍霆琛突然勾唇,见苏向晚似乎已经受不住,眼底被逼出一层潋滟水光,惊人的诱惑,才叫她靠近自己,在她耳边询问道。
向晚已经被身体里的火灼烧的没有了理智,她只觉得自己覆着的身体是不同于自己的柔软,手下的触感温凉,她恨不得紧紧缠住才能稍稍缓解体内的难受,听着耳边霍霆琛仍冷静自持的询问,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其中的威胁性,睁开了眸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
上方的水晶灯光线刺眼,男人的白色衬衫也溅了水色,无端绯靡,英俊禁欲的脸透出些许艳丽来,苏向晚即使神智并不清楚,第一时间的反应也是,这是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那么……她不吃亏。
细长白皙的雪臂,带着无声的邀请环上霍霆琛的脖颈。
“要。”
话音刚落,向晚身子一轻,被打横抱了起来,片刻后,被霍霆琛放进了超大size的床上,她身上已不着一物,雪白的肌肤陷入灰色的床单,墨发铺陈在身下,水墨画一般的婉约优美,霍霆琛一只手按住不断扭动的她,一只手缓慢的解着身上纽扣。
这靡靡黑夜里,苏向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难以启齿梦。
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移着,每当落在某些地方,都叫她一阵战栗,力道说不上温柔,掌心夹着的微凉温度却叫她很是舒服,无意识的攀附着身上的这个男人。
这一场春色无边的对弈里,明显向晚更加急切,渐渐的觉得不够,忍不住微勾起双腿,缓缓摩挲着身上男人触感极好的小腹。
男人明显一怔,深邃的眼似是落了向晚的脸上,下一秒,曲腿分开她,挺身。
“啊!”
尖锐的疼与不适叫苏向晚惊叫出声,霍霆琛也因她这般明显的排斥身子微微一僵,眼角夹杂着一缕绯靡的艳色,本就俊美的脸,因多了平常看不到的情绪,越发的颠倒众生。
苏向晚的不适也仅仅是一瞬间,她无意识的扣紧了霍霆琛的肩膀,跟随着他上下起伏,短声呜咽,乖顺的像只小猫,霍霆琛觉得新奇,他竟对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有了些许的疼惜。
随着时间的推移,霍霆琛明显察觉到女人不再是一味神智不清难耐不已的神色,她其实容颜极美,虽还是没有恢复神智,可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眼下正在经历什么,眼眸里除了迷茫和欢愉,还有一种彷徨和忧郁,努力的睁着眼睛,却不看他,只看向上空的天花板。
如果这双眸专注的落在自己身上,似乎也不错,霍霆琛脑海中骤然间划过这样的想法,随之身下的动作越发的不受控制。
苏向晚那一丁点的清明还未聚集,顿时被全数击溃,最后再也无力承受,昏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从薄薄一层帷幔中洒落进来,苏向晚醒来之时并未先睁开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6章 惊艳


她不是狗血电视剧里不谙世事小白花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醒来的那一瞬间,昨夜的画面不给她缓冲机会的纷纷涌入脑海中,再感受一下身体上残存的疼痛与疲倦,苏向晚无力的咬唇。
原来,终究还是遭了算计,她这样小心的活着,还是叫他们得逞了。
陈雪芬,苏向晴!
房间里除了她空无一人,苏向晚眼下唯一庆幸的便是那个男人没有等到她醒来才离开,至于负责这样的字眼,苏向晚决计不会去想。
床头放了一套衣裙,应该是给她准备的。
拿了衣服进入盥洗室清洗之后,苏向晚一下一下搓洗着自己的身体。
脑海里浮现的是男朋友林源的脸,若他知道了自己……会如何想?
她仰头,热水从脸上浇下来,有种灼烧的痛感,可是她没有哭,因为知道无用。
换好了衣服出来,向晚看到地上她昨夜穿的礼服,犹豫了一下,将房间里自己那显然已经不可能再穿的衣物全都带了离开。
“走了?”
霍霆琛在徐青报告苏向晚已经离开的消息之后,语气淡淡的问道。
徐青低着头当没有看到自家少爷脖颈上留下的那枚鲜艳的红痕,将苏向晚离开总统套房的时间如实禀报给霍霆琛。
“那位小姐还将自己的衣物一并带走了,房间里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留下。”
想到少爷居然真的与那个女人有了牵扯,徐青心下激动的同时,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霍霆琛幽深的眸一闪,脑海里浮现昨夜她承受不住自己之时,仰头间眼底的脆弱。
叫他忍不住回味,眼下想来,犹觉得惊艳。
情事之于霍霆琛来说从来都不是必需品,可眼下他却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女人身上,感受到了食髓知味的滋味。
“查查她是谁。”
徐青简直是迫不及待的领命出去,虽然他没有胆子与老太太提起少爷昨夜跟很有可能是他们未来少奶奶的女人在一起的事情,可是隐晦的提一下,也是可以的。
偌大的房间内再无旁的人,霍霆琛捏着手中的文件,竟是半晌再没有看进去一个字。
酒店外的空气清新,一向是苏向晚喜欢的,眼下她步子走的飞快,却像是在逃离,连跟自己最敬爱的外公告别都不曾,生怕他知道自己发生了这样的事担心。
昨夜的衣服自酒店出来之后,便被向晚扔了,她心底极不愿再回忆昨夜的一切,匆匆去了药店,承受着店员打量隐含嘲笑的目光,买了避孕药。
一次意外已经足够,她不能叫此事后患无穷。
眼下她只庆幸,自己已经搬离了苏家,不然,这样回去,她不知道要承受陈雪芬那对母女多么难听的言语。
这样的庆幸,在向晚看到她的公寓楼下站着的那个清瘦修长身影之时,陡然变成了难过与难堪,痛极。
林源也在这一刻看到了她,倚在车身上等着她过来。
“向晚,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接我的电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7章 自甘堕落


林源俊秀的脸上本有丝丝点点的担心,见苏向晚一步一步靠近过来并不答话,扫过车内他本打算拿来质问她的那份体检表,眉眼间流转的已经变为恼怒,低眸,一眼便看到了她手中面目可疑的纸袋。
“这是什么?”
苏向晚仍是没有开口,身侧的手握紧了,指尖陷入掌心的尖锐痛感叫她清醒,任由林源将纸袋夺了过去,片刻后,被暴力拆开的药叫林源拍在一旁的车身上,苏向晚忍不住仰头看他,迎面而来的却是极为用力的一个耳光。
她的脸颊被打偏,耳根因为这剧烈的力道,嗡嗡作响。
“原来你真的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苏向晚,你在我面前装作清高的样子,转眼却跟别人……真是下贱!”
听到在意之人口中说着这样的言语,不用更恶毒便锋利如刀,声声催的她鲜血淋漓。
苏向晚突然觉得好累,林源厌恶眸落在她的眼中,她仍想解释。
“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意外……”
可这样的解释连自己都觉得苍白,本也就如此,她当时,哪里有别的选择?
林源听到苏向晚近乎喃喃的语调,登时更怒,冷笑着从火红张扬的跑车上拿出一份文件来。
薄薄的几页甩在苏向晚的面前,不等苏向晚看清上面的字眼,林源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你怎么解释这个,你十八岁,就已经不是处女身了,苏向晚,你真是好演技。”
她已经因林源之前的话而鲜血淋漓的伤口因为往事被揭开更痛。
这件事苏向晚没有想着要瞒,可是也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被林源知道。
“你为什么会有这个……”
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单薄,清晨的温度不高,早就叫向晚手脚发凉,林源将那份她十八岁所做的体检表仍在了地上,于是苏向晚蹲下了身,一张一张的捡了起来。
“我怎么会有这个?如果不是向晴告诉我,我恐怕要被你一直瞒到骨子里,不知道我的女朋友,居然是这样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
原来是苏向晴。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男朋友这样相信别的女人的话,与本就对他有心思的女人有着这样的交集。
“没错,这些都是真的。”
她本可以求着林源原谅,说出她的苦衷,可苏向晚挺直了脊背,不想用那样的方式。
求人原谅的滋味苏向晚知道,低了头便是毫无退路,连自尊都要舍弃,林源现下这样恼怒,是听不进去的。
林源显然已经怒极,在苏向晚承认的这一刻没有多少理智,伸手想要将她推入车里,刺啦一声,苏向晚惊惧的抬眸,捂住自己被撕裂的领口。
“你干什么?”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源会这样羞辱自己。
“干什么?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可以给别的男人,却在我面前做出冰清玉洁的样子来,凭什么?”
说着,林源毫不怜惜继续拉扯苏向晚身上的衣服,想到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呻吟痴缠,竟打算在这种地方给她最为极致的羞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8章 乖乖的送上门来


说着,林源毫不怜惜继续拉扯苏向晚身上的衣服,想到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呻吟痴缠,竟打算在这种地方给她最为极致的羞辱。
-------------------
啪!
掌心与脸颊俱是火辣辣的疼,苏向晚颤抖着收回手,一把推开仿佛惊呆了的林源,短促的叫喊:“你走!”
声嘶力竭。
“苏向晚,你很好,像你这样下贱的女人,动你我都觉得脏!”
林源本就不是意志多坚定的人,不然也不会仅仅因为林家看不上苏向晚的身份,便只能与她私底下相处,眼下见苏向晚如何排斥他的碰触,顿时眼含阴鸷的甩开了她,甩手坐回了车里,绝尘而去。
苏向晚将他扔回自己面前的纸袋捡起,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租住的公寓走去。
她走的很稳,步子都没有乱,一边的脸颊高肿,叫谁看都是钻心的疼,可她眼神坚毅不惧公寓进出的人打量的目光。
钥匙打开了门,苏向晚快速的反手锁住,将纸袋里的避孕药拿出,没有用水,直接咽了下去,满嘴的苦涩,苦的发疼。
身子一瞬间无力,背靠着房门急速滑了下去,缓慢的抱住了膝盖,将自己的眼泪遮掩在臂弯里,无人能看见。
A市是不夜城,最不缺人光顾的是风月场,顶级会所只招揽有身份的客人,包厢设计的巧妙,有资格在这样的地方玩的,大多不凡。
霍霆琛目光微冷的扫了四周一眼,水晶灯光暗的暧昧,他的侧脸在阴影之中轮廓完美,终是有些不耐的看了对面调戏一个清纯学生妹兴致正高的俊美男人一眼。
“唐棠,这就是你找的地方?”
自己的名字从霍霆琛口中全被叫出来,叫唐棠脸上轻佻的笑容一滞,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听到他的名字似乎一愣,他摆手,叫她出去。
“霆琛,这种时候你能不这么叫我吗?”
唐棠眼底的轻佻一瞬间散去,神色阴柔,难得见霍霆琛掩不住眼中的嫌恶,兴致顿时又起来了。
“我听说昨天晚上你拐了个女人,怎么看起来却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这事不光他知道了,老太太早晨也打电话来问候过,因此霍霆琛越发的不耐。
只是这话也只有唐棠敢在霍霆琛面前说,见霍霆琛扫了自己一眼,仍是冷冷淡淡的样子,可眼神多了一丝警告的意味,唐棠哪里肯就这样放过他,不怕死的继续开口:“你若喜欢,一个女人的身份还不好查,A市这些世家名门里传出个信来,不管是哪家的,到时候还不乖乖的送上门来?”
“我空出时间见你,不是为了听这些的,A市的能用得上的人太少,你这两天有什么收获?”
他这次来是隐瞒了身份的,外面那些事,自然得有人着手牵线,唐棠在A市这里有极好的人脉,正好用的上。
听霍霆琛询问,唐棠迅速将脸上的调侃收了起来。
“秦老爷子那里我们用不上了,他的那个女婿在A市风评不怎么样,对我们来说,这样的人一无是处。”
秦家当初在帝都也是极显赫的,也正因为风头太盛,又后继无人,才隐居到了A市这样的地方,没想到唯一的女儿遇到的是苏致庸那样的男人,被磋磨的最后连命都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9章 你对那个女人感兴趣?


唐棠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提了一句:“老爷子虽然不问尘事了,可我听说他有个很是疼爱的外孙女就在苏家……”
“苏家不用再管,收拢别的对我们有用的势力。”
霍霆琛突然出声打断。
苏氏在A市的确上不得台面,唐棠便也没有多想,点头应下了。
苏向晴接到林源的电话,听出他声音里夹杂着醉意,急忙描绘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找去了他所在的会所。
穿过暧昧绯靡的舞池,她一眼看到林源坐在吧台上,手中拿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仰头发泄般的灌下去,俊秀的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什么表情。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一旁不敢上前搭讪的样子,苏向晴顿时高昂着下巴,走过那几个女人身边之时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这才殷殷切切的坐在林源面前,伸手想将他手中的酒杯拿过来,但接触到林源并没有多么热络的目光,还是忍住了。
苏家在林家面前什么都不是,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可这样的男人,居然是苏向晚的男朋友。
“源哥哥,为苏向晚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这么好,她根本就配不上你。”
听到这话,林源手中的酒杯放下,在吧台上溅出一圈水声。
他眼神阴冷的扫向苏向晴:“她配不上我,你呢?”
苏向晴没听出林源言语之中淡淡的轻蔑,见他问的直白,顿时伸手娇滴滴的挽住了他的手臂,另外一只手颇具暗示性的从他的喉结一路伸下去……
“源哥哥,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是怎样的,而且我绝对不会背叛你。”
她的身子比苏向晚干净。
林源透过苏向晴妩媚多情的眼仿佛看到苏向晚承欢别人身下的模样,他伸手,带了苏向晴上楼。
两个人自走廊便纠缠在了一起,林源已经醉了七分,动作急切,马上要踩到苏向晚头上的认知叫苏向晴兴奋不已,迎面看到两个容貌俊美,姿态眩惑的男人并肩从走廊另外一端走过来,其中一个气质浑然天成,看起来更加矜贵的男人居然扫了她与林源一眼,顿时叫苏向晴感觉到了窒息的压迫感,不敢多看这人,与林源一同快速进了一个包厢里。
“怎么?你对那个女人感兴趣?”
见从来对女人排斥厌恶的霍霆琛居然顿了脚步,深不见底的眸看着那两个在这种欢乐场再正常不过的男女,唐棠惊讶的询问。
“那个人是林家独子。”
仿佛没有听到唐棠语气之中的调侃,霍霆琛提醒道。
“林家素来跟冯家有牵扯,不过就凭他们,撼动不了伯父的位置,你在担心?”
唐棠迅速反应了过来,他们从来跟冯家不睦,与林家自然也没有接触,且林家这一辈只有一个小辈,如果方才那个酒醉之下急不可耐的男人是林源,那他们才要高兴。
“没什么,走吧。”
不过是听徐青提起,昨夜那个女人与林源来往亲密,那这个男人,应当是她的男朋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第10章 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只是那个男人现在怀里抱着的女人,明显不是她。
凌晨,苏向晚抱着自己冰冷的身子,看着外面天色从令人绝望的黑变为万物清寂的清白,而后阳光洒了进来,洒在她身上,仍不温暖。
缓缓动了动身子,仿佛被遗弃久了的机械,生涩的酸痛。
苏向晚对自己说了一句话:“早安,苏向晚。”
从来没有人与她说过早安,所以她养成了对自己说的习惯。
洗漱,吃早餐,她默默的做完这一切,拿了手机给林源打了一个电话。
意料之中的没有人接听。
她是喜欢他的,虽然没有到爱的程度,可是苏向晚坚硬的心为他打开过一道缝隙,如今不想变为一个伤口,即便林源用了那样难听的字眼,她仍想解释。
因此苏向晚去了林源单独住着的私人公寓。
知道他一向想不起吃早餐,特别做了些糕点带了过来。
正好的阳光洒下来,苏向晚正要上前按下门铃,便见大门咔嚓一声打开,苏向晴娇柔艳丽的一张脸,带着十足的得意与满足站在她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向晚扫了一眼紧接着被紧紧关上的门,轻着声音询问。
苏向晴扬眸,轻蔑至极的扫了苏向晚一眼。
“自然是因为我昨天晚上跟源哥哥在一起。”
一句话带着几分意料之中在苏向晚脑海里炸开,瞬间在心口绽放出一道伤口,她握紧了手中盛放着精心准备的糕点的保温盒,后退了一步。
“是吗?正好我现在要去见他。”
没有人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抖,
说着,苏向晚侧身打算按响林源公寓的门铃。
苏向晴最厌烦的,便是苏向晚死到临头还佯装不在意的样子,今天纵使她没有出现,她也会去找她,告诉她她的男朋友,是如何与她共赴情爱,抵死缠绵的。
苏向晴伸手拦下了苏向晚。
“你做了那样不要脸的事情,以为源哥哥还会要你吗?苏向晚,好好看看你自己,有哪一点配得上他,况且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了,他很体贴,知道我是第一次,十足十的温柔,不想让我疼,今天早上看到床单上的血还抱着我一字一句都是心疼,他说,他会对我负责,因为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在苏家见识了二十年苏致庸是如何将自己的妈妈抛在脑后,与别的女人纠缠恩爱的画面,苏向晚也曾幻想过,会有一个男人爱她,如清风明月,至死纠缠,纵然身处繁华万千,除了她皆入不得他的眼。
苏向晚以为林源便是这样的男人,自己不愿,他也如约不会动她,即便父母反对,他仍不愿分手,两厢努力着。
原来她错的这么离谱。
原来在林源的心中,她已经脏了,比不得别人干净。
“苏向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苏向晚眼神微冷,她一直知道苏向晴对林源的心思,只是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怎么?你可以有别的男人,却不允许林源与我亲近,凭什么?”
继续阅读《霍先生,撩妻要负责》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