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最新章节,苏离离,朱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苏离离
简介:“皇上,后宫不能无妃啊!”乌压压的大臣殿外咆哮着
殿内男人撸着一只火红的狐狸皮毛,声音低沉性感,“阿狸,朕只宠你一人,你开心吗?”“吱……”被他拘在怀里的苏离离看着男人绝世无双的容颜,身体却瑟瑟发抖
皇上,你秀逗了吧,她有什么开心的?她又不是人!\"
角色:苏离离,朱红
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最新章节,苏离离,朱红全文免费阅读

《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抓烂你这个黑心肝的脸


苏离离,女,二十三岁。
工作期间运气爆棚踩到古墓的暗道发现了真正的大幕,没来及看清墓主人的画像,因为摔坏了脑袋晕了过去。
等她恍恍惚惚有了意识的时候,周围有嘈杂的人声,以为是她的老师和同事。
“……这畜生死了吗?”
平时五讲四美,没得得罪过人的苏离离觉得这话听着怪不对劲的。
“回娘娘的话,没死,哪儿敢让它死,这药引得是新鲜的火狐心,死了就没药效了。”
“如何取心?”
“微臣这就给您演示。若是娘娘不适,也可避开,恐脏了娘娘眼睛。”
“不必,本宫倒也想看看。”
等等!
苏离离心想:我是被送到宠物医院了吗?什么宠物医院这么黑心?还有他们奇奇怪怪的称呼和腔调是怎么回事?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苏离离凭着本能一睁眼,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近在咫尺,惊悚跳起来,大喊:杀人了!救命啊!
“吱——”
“这畜生醒了!娘娘当心!”
“啊!”
刚才半死不活的火狐突然从床上跃起,踩着太医拿刀的手,跃到到贵妃肩上,乱抓的爪子还挠花贵妃花容月貌的脸,在房间里太监宫女手忙脚乱的抓捕中,小巧灵敏的身体飞快窜出了门!
背后传来刺耳的女声:“抓住那畜生!啊啊!本宫的脸!本宫要把这畜生开膛破肚!”
醒来没多久的苏离离:救命啊!
“吱吱吱!”
她四只小爪子奋力抓地奔跑,追着自己的人都是跨越时代的长衫长裙,扮相比某些劣质古装剧的群演精细逼真了太多了,周围环境更逼真,红墙黄瓦,气派森严,和古物打了好几年交道的苏离离自然认得自己醒来的地方就是皇宫。
苏离离都没有怀疑这是不是朋友们的恶作剧,因为她自己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四脚奔跑的动物!
没身份没地位没容貌的三无穿越就很虐了,她竟然还没个人样!
苏离离没时间为自己多舛的命运悲号,为了躲开后面追着自己的太监宫女,踩着石狮子跳上了朱红高墙,火红的身影飞快窜走,溜着墙角跑进了最大的一座宫殿。
金碧辉煌的里面和外面看起来一样冷清,高粱大顶,铜兽香炉燃着一股好闻的熏香,角落里放着巨大的冰块,让里面凉爽了不少。
苏离离悄悄跑过垂下来的纱幔,想找个床底躲一躲。
明黄色大床上睡着一个人,苏离离还没有床高,只看到如墨的黑发散在后面,辨不清男女。
她刚准备钻到床底下,就看到一旁等身大的铜镜,往里一看,差点又晕过去。
铜镜里那只全身火红,唯有四蹄雪白的小狐狸也跟着踉跄了一下。
苏离离颤抖着伸出手,不,爪子,铜镜里的小狐狸也伸出爪子,她歪头,对方也歪头,她呲牙,对方也呲牙。
苍天啊。
“吱!”
床上的人耳朵微动,修长如玉的手默不作声握住了龙床上的剑,闭着眼翻过身。
宫女和太监都被屏退在外,长殿安静,没有人影。
突然铜镜光影一闪,神经一凛,还未拔剑,就看清楚一只在地上打滚的毛绒绒。
一只毛色顺滑油亮的小狐狸趴在地板上,对着镜子滚来滚去,时不时翻过肚皮蹬四只小爪子,颇有几分娇憨的可爱。
冷玉似的眉眼还未染上笑意,外面就传来嘈杂声。
“你们干什么?万岁爷还睡着!吵吵闹闹,当心你们的脑袋!”
“公公有所不知,慕贵妃那里跑出来一只畜生,凶得很,把贵妃都抓伤了,怕那畜生冲撞了陛下,奴才们正在找呢!”
正在怀疑人生的苏离离一悚,要她命的人来了!
急急忙忙翻过身子,慌忙间跳上了高高的大床,窜进了钩织着金龙祥云的大被子。
里面还怪香的,不知道又睡了哪位贵人。
苏离离瑟瑟发抖抱着爪子,心里祈祷:贵人啊贵人,你可别醒来,我就在这里躲一躲,等我日后逃出了这皇宫,修得人形,定来报你今日分床之恩。
话说,她怎么修人形?狐狸精什么的她见都没见过。
从小接受唯物教育的苏离离又感觉人生无望。
她又怕又累,狐狸眼里竟然聚起了泪花,还没来得及用爪子擦干净,被子就突然被掀开,被人眼疾手快地捏着后颈拎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2章 这不是我要的剧本


苏离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要“吱吱”叫出来,对上一双清冷无双的眼睛,脸似皎皎冷月,又似一簇新雪。
美绝了。
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苏离离呆滞看着眼前披头散发的大美人。
“吓傻了?”对方声音也好听,用玉石似的手拨了一下她的爪子。
竟然是个男的。
苏离离有些脸红,可惜她现在是只狐狸。
萧昭业若有兴味地看着被自己抓住的小狐狸竟然用小爪子遮住脸,羞嗒嗒地低下了脑袋。
“小东西。”萧昭业食指摸了一下狐狸耳朵,“都说狐类有灵性,果然如此。”
苏离离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卖了个萌取悦了对方。
现在保命要紧,看对方在宫里地位应该不低,要抱大腿的苏离离马上讨好地用自己皮毛柔软的脑袋在对方食指上蹭了蹭。
萧昭业把这只好似会察言观色的小狐狸举到面前,那双亮晶晶的狐狸眼灵气四溢,像是真的能通人性似的。
“你从哪里来的?”
“吱吱。”你不知道的地方。
看狐狸竟然会回应自己的话,萧昭业稍稍挑了一下眉梢。
此时殿外传来静悄悄的脚步声,一道人影站在外面,轻声说:“万岁爷可是醒了?”
“嗯。”萧昭业观察着小狐狸,漫不经心应了一声,“何事?”
万岁爷?
苏离离震惊看着眼前分外年轻的男人,又暗暗庆幸自己运气好。
“回禀陛下,是漱玉宫的人来了,要找一只狐狸,说是抓伤了娘娘,还看到那畜生往这边跑了,就……”殿外的声音为难的停下来。
萧昭业拎着小狐狸走出去,问:“可是这只?”
苏离离:这不是我要的剧本!
自己刚刚逃出的魔爪是这人的老婆!
苏离离你怎么就这么蠢,等会他们两口子说不定还会一起商量着怎么炖自己!
苏离离整个人,不,整只狐狸都挣扎起来,四肢爪子在半空中慌张乱挠。
萧昭业看着突然挣扎起来的小狐狸,狭长的眼睛微眯:当真能听懂人的话?
旁边的公公连忙说:“陛下当心这畜生伤到您!这恐怕就是漱玉宫跑出来的,奴才这就交还回去。”
萧昭业一个冷冷的眼睛看过去止住了公公伸手的动作,他威仪沉沉地开口:“先叫人进来给朕冠衣。”
进来的公公急忙跪下,说:“是奴才疏忽!奴才这就叫人。”
萧昭业一挥手,等人急急忙忙跑出去,才低头看着还在在半空中乱挠爪子的小狐狸,眼底泄出一点笑意:“再乱动就把你交给外面的人。”
小狐狸马上抱紧了自己的小蹄子,偷觑他的狐狸眼里似乎还带着店幽怨。
没等萧昭业看清楚,拿着龙袍玉冠的宫女和内侍就进来,恭恭敬敬垂首。
萧昭业眼底零星的笑意消失,让人冠衣时把小狐狸抱在手臂上,修长的手指摸过小狐狸柔软的皮毛。
苏离离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存着心思要亲手把自己交出去哄老婆开心,在他手下瑟瑟发抖,灵气四溢的眼睛到处偷看,瞄准了旁边一扇打开的窗户,准备等会一鼓作气从那里跳出去!
她逃过得了一次,就逃不了第二次吗?
正想着,余光就看到刚才要抓自己的太监又从外面走进来,恭恭敬敬跪在地上,说:“陛下,漱玉宫又来人了。说贵妃娘娘要得紧。”
萧昭业眼底划过淡淡的冷笑,还未开口,他怀里通人性的小狐狸就突然动起来,小爪子用力似打算跳起来,被萧昭业眼疾手快抓住后不甘心地在他腿上龇牙咧嘴地打滚。
周围的人看着小畜生似发了狂,急急忙忙围着萧昭业:“哎哟!陛下当心!”
四面八方伸出来的手对苏离离来说就像是大得可怕,她抓着萧昭业的衣服拼命找地方钻,小肉垫很快就隔着单薄的内衫按到了结实的大腿,以及……
萧昭业脸色一僵,伸手把自己腿上的狐狸拎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3章 炖了她补身体


萧昭业脸色一僵,伸手把自己腿上的狐狸拎起来。
--------------------------
对上萧昭业冰冷的视线,苏离离又怂又无辜,看什么看?谁让你抓我的?
旁边的公公急得满头大汗,小心翼翼说:“陛下您没事吧?这畜生果真凶悍,奴才这就把它交给漱玉宫的人。”
萧昭业不答,看着手里的毛团子,说:“再不听话今晚朕就吃狐狸肉。”
看到小狐狸呆滞着一动不动,他僵硬的脸稍微缓和,对公公说:“让他们等着。”
苏离离还来不及松一口气,萧昭业就把她交给旁边的太监,听着男人吩咐:“把这小东西绑起来,跑了唯你们是问。”
我做错了什么?
苏离离脑袋里灵光一闪,回忆起自己刚才爪子好像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灵魂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大姑娘苏离离后知后觉脸红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她变小的缘故,感觉尺寸蛮大的……
苏离离了情不自禁想要捂脸,发现自己的爪子动不了,睁开眼,眼前的视线已经被倒转过来。
她被吊起来了!
几个太监看出陛下似乎有点喜欢这个小东西,也不敢用力弄这只狐狸,又怕它跑了,找来绳子把狐狸的四只小爪子绑起来,吊在灯笼的另一头。
萧昭业冠发的时候,就能从铜镜里看到那条无可恋地垂在下来的火红尾巴,因为胡乱挣扎,把自己吊在半空中转圈圈。
“噗……”几个宫女看着憨态可掬的小狐狸,忍不住偷笑了一声,然后如临大敌急急忙忙跪下,“陛下恕罪!”
万岁爷撑着额头,淡淡摆手,饶有趣味地看着那只一会“吱吱”咬绳子,一会身不由己转圈圈的笨狐狸。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倒吊的苏离离都要吐了,有气无力地在心里把这一皇宫黑心肝的人都骂了一遍。
随后一只大手把她拎起来,视线变得正常,眼前是秀色可餐的美男勉强安慰了苏离离饱受折磨的心灵。
如墨的黑发用金冠束起,眉目如画,面如桃花,一身明黄龙袍,整个人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狗皇帝怎么这么好看?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萧昭业薄唇冷冷一勾,冷玉似的手戳她的脑门:“小狐狸现在是不是在骂朕?还想被吊起来?”
对啊!
“吱吱!”苏离离一边叫,一边谄媚地用脑袋在皇帝手上蹭。
都已经是狐狸了,就不要什么尊严了吧。
一旁的太监看皇帝似乎心情不错,小心翼翼开口:“陛下,现在要奴才传唤漱玉宫的人吗?”
“不必,告诉他们,这只狐狸朕留下了。”
柳暗花明的苏离离更加殷切地蹭起那只手。
倒是一旁的公公犹豫说:“可是贵妃那边要得紧……”
萧昭业眼锋微冷:“朕要做什么还要看贵妃的脸色?”
公公脸上一白,马上说:“是奴才说错了,陛下赎罪,奴才只是担心……这就去把您的意思传下去。”
“雪松。”萧昭业又叫住自己的内侍,手指不紧不慢地摸过怀里温顺小狐狸的皮毛,“贵妃不是伤了么?让太医院送两瓶伤药过去,让她好生休养,不用来给朕请安。”
苏离离从他手上偷偷看急忙去传话的太监,暗自庆幸,幸好这夫妻俩的关系不怎么样。
“你?”徒然视线一变,她又被拎起来,对上萧昭业那张风华绝代的脸,还有深不可测的眼睛。
干什么?
苏离离看懂皇帝眼底的疑惑和试探后,心底突然一凛。
自己刚才情急之下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只是一只小狐狸,披了一身狐狸毛就该做狐狸的事。
谁见过哪个朝代的皇帝信奉狐仙?预示不详的狐狸精都要被打死的啊!
果然萧昭业审视着他说:“竟然听得懂人话,可是修成精了?”
苏离离无辜地看着他,事不关己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萧昭业盯这只太通人性的狐狸,觉得大约只是自己想多了。他捏着苏离离的后颈,对人说:“传钦天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4章 真有古怪就地斩了


钦天监苏离离知道,说得直白点就是古代的占星师和风水大师,若遇暴雨则让人提前防汛。
就是天气预报嘛。
也不知道那边天气怎么样。
有人发现自己不见了吗?
还是大家都以为自己葬身古墓下?
唉,想这么多干什么,回也回不去,说不定还要当一辈子的狐狸。
想到这里苏离离更觉得狐生无望。
没过多久,监正到了,跪到地上行礼,萧昭业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异象,他立刻说,“皇上,臣昨日夜观星象,发现格泽睿星中天入紫薇,如炎火,下大上锐,是有大客之吉兆。”
这种吉祥的话萧昭业听了不少,并未放在心上,但是这些话要是传出去就有不一样的用处,别有用心的人会借此在他身边安插人。
新臣,或新妃。
不过这次他眼底微沉,不动声色问:“大客?何为大客?”
监正谨慎说:“应有贵人相助。”
萧昭业让人把吊在内殿的小狐狸带出来,说:“爱卿你来看看这只狐狸可有什么蹊跷。”
监正看着被拎着脖子的小狐狸,说:“这好似是北境的火狐?传说狐族千年出一只红狐,红狐中千年遇一只火狐,陛下哪里来的此等灵物?”
“捡的。”在龙床上捡的。
监正嘴角僵硬动了动,又看这小狐狸,说:“陛下果然人中龙凤,此等气运下官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萧昭业抬手叫停了滔滔不绝的赞美,拎着小狐狸问:“天象上说大客要来,今日朕就捡到了它,它也意外的通人性。”
心领神会的钦天监马上说:“星象旁无杂星,预示此次贵人身份不一般。”
本来还提着一颗心的苏离离彻底放下心来。
——果然不能对这些古人期待太高,而且这个年轻的钦天监看上去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她殷切地看着皇帝,小爪子抱在一起:“吱吱吱。”
我就是你的贵人!
萧昭业说:“可是这就是一个狐狸,朕不信怪力乱神之事,若是真有什么精怪也就地斩杀。”
“吱……”苏离离又不敢动了,没有注意到皇帝眼角一瞬而过的笑意。
监正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本子拿出来,哗哗翻动,说:“微臣找找,微臣记得有古书上记载过山精鬼怪一事……”
苏离离忍不住对这个真的不太聪明的监正翻白眼:古书那么多,你随身携带的一本怎么可能就这么合适,你当是百科全书吗?
“找到了!”监正欣喜指着书,念出来,“北方有兽名狐,狐五十岁能化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陛下,您这只狐狸几岁了?”
苏离离惊惶摇头:“吱吱!”
萧昭业淡淡看她一眼说:“不清楚,似乎只是一只幼狐。”
“幼狐?书上没说幼狐能干什么。”监正诚恳说,“火狐少见,或许在滋补上有什么特殊的功效,陛下可以问问御膳房或者太医院。”
苏离离都想扑过去抓花那张脸,又只能心有余悸地看着皇帝。
我不是狐仙,吃了也没有什么已特殊的作用,我只是一只小狐狸。
这个多事的监正又说:“陛下您的狐狸当真有些通人性,好似能听懂我们说什么。”
萧昭业点头,把饱受惊吓的小狐狸放在膝上,点头。
“那陛下是要留下这只狐狸吗?”
“朕和它很有缘。”萧昭业屈指挠了一下小狐狸的下巴。
大喜过望的苏离离马上狗腿子地又蹭又打滚,还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伸到面前的指尖。
不喜欢人触碰的萧昭业僵了一瞬,低头看了小狐狸一眼。
苏离离大大方方,怎么了?我是一只狐狸!
监正说:“那陛下那这只小狐狸可有什么名字?要微臣夜观星象为它取一个天时地利的名字吗?”
萧昭业及时阻止了表现欲很强的爱卿,说:“阿狸,它的名字。”
阿狸?阿离。
这个意外的重合让,苏离离心中突然有点难受,安静趴在皇帝膝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5章 要这只狐狸偿命


爱拍马屁的监正说:“陛下这般宅心仁厚,若是这小狐狸他日能修得人形,定会报答陛下的恩情,听说狐族多美人……”
萧昭业揉了一下眉心:“好了,朕累了,爱卿退出去吧。”
苏离离:接着说啊,最好说出怎么修炼成人形!
监正一走,旁边的公公就问:“陛下可要用膳?”
吃饭?
苏离离马上有了精神。
也不知道被那坏心肠的贵妃关了多久,现在提起来,她就感觉腹中空空,饥肠辘辘,眼巴巴等着吃传说中的宫廷御膳。
萧昭业瞥见她的憨态,允了。
看了几本奏折的功夫,外面的台案上就摆放了琳琅满目的菜肴,色香味俱全,看得苏离离直咽口水。
萧昭业起身,旁边的公公就准备来接这位狐狸祖宗,萧昭业看眼睛发绿光的小狐狸,问身边的人:“狐狸都吃什么?”
“吱吱吱!”苏离离:我什么都吃!
公公说,“回陛下,狐族好食肉。”
“阿狸想吃什么肉?”苏离离羞嗒嗒抱着爪子,刚准备指一指他桌上的那只油汪汪的烤乳鸽,外面就进来一名宫女:“陛下,慕贵妃求见。”
萧昭业神色淡淡:“不是让她好生休养吗?”
宫女小心翼翼说:“贵妃说您都病了两日了,娘娘说她很担心您,还专门带了丞相送的千年老参。”
又提丞相。
萧昭业眼底划过冷笑,毫无感情地说:“爱妃有心了,让她进来吧。”
宫女出去传话,萧昭业对人说:“看着阿狸,不要让它出来,雪松,你随朕出去。”
雪松是他的贴身太监,就是刚刚问吃不吃饭的那位。
苏离离看了一眼,这人白白胖胖的,不过二十岁出头,眼睛里都透着精光。
……
萧昭业到外殿的时候,慕慈心已经跪在地上,打扮不似以前华丽,白瓷似的脸上也没有着什么妆,对应着左脸上抓伤又几分病弱的怜爱。
看到萧昭业便行礼:“臣妾参见陛下。”
萧昭业坐下后,说:“起来吧。脸这是怎么了?”
宫女扶着慕慈心起来,慕慈心用手捧着半边脸,说:“让陛下受惊了,是臣妾的疏忽,让一只畜生给抓了。”
萧昭业淡声问:“阿狸?”
慕慈心也奇怪:“阿狸?”
萧昭业问:“朕刚养的那只小狐狸,叫阿狸,她怎么会跑到你宫殿里又抓伤了你?”
这一问把慕慈心弄懵了,什么叫跑到她宫里,她僵硬笑笑,也不再弯弯绕绕说:“陛下那只小狐狸是臣妾兄长从北境给臣妾抓来的,您知道臣妾有胸闷之疾,是给臣妾治病的。”
萧昭业端起茶盏吹了吹上面的茶叶,不慌不忙说:“爱妃的胸闷一年要犯个好几次,朕纳妃你要犯一次,慕将军出兵你要犯一次,丞相与朕意见不合你也要犯一次……恐怕一只狐狸是治不好的。”
慕慈心缓缓握紧了手,胸口起伏,说:“陛下,臣妾今日是来看您身体好些没,并不想惹您生气。这是父亲送上来的老参,千年难遇。还望陛下能补补身体,也消消气,不要与他老人家一般见识。”
“丞相真知灼见,又是三朝元老,你兄长还是镇北大将军,你又是朕的爱妃,你们慕家是朕的左膀右臂,朕知道你们家的苦心。”
一番话让慕慈心脸色变了又变。
她父亲自恃功高,为了能让她哥哥顺利出兵,当朝忤逆皇帝,萧昭业如此说已经算是客气了,若只是借这只狐狸消消慕家的气焰,她也没有办法。
“狐狸朕很喜欢,就当做是慕大将军的心意,朕领了。老参就爱妃拿回去自己用。”萧昭业抿了一口茶,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不欢而散,慕慈心走出皇帝的寝殿一张小脸都是狰狞的怒意,身旁的大宫女月息说:“娘娘,陛下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意思。”慕慈心咬牙,“让父亲进宫,我有话对他说。”
话音刚落,余光就看到旁边溜走的监正,叫住他:“苏大人请留步。”
苏监正苦着一张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6章 蠢东西往哪儿盯呢


慕慈心款款走过去的时候脸上换了一副笑脸,问:“苏大人方才与陛下是在商量何事?”
“回禀娘娘,臣是去向陛下说这几日的天象,今年雨水充沛,南方恐有旱灾……”
慕慈心打断他:“本宫是想,丞相交代你的事你告诉陛下了吗?”
她家有个妹妹年纪也差多了,她父亲有意让两姐妹一起进宫。
苏监正恍然大悟:“哦哦,瑞星入紫薇的事,微臣说了。”本来不想欺瞒皇上,可这星象昨晚真的有。
慕慈心眉梢微微一动,说:“那陛下如何说?”
钦天监说:“陛下啊,陛下觉得阿狸是他的贵人。”
慕慈心觉得自己听错了,漂亮的脸震惊不已:“你说什么?”
……
小狐狸觉得当皇帝的贵人真是太好了,吃不完的山珍海味,好多都是她见也没有见过,更没有吃过的。
比如说面前装在精致古朴的瓦罐里的茄鲞,她只在书里看过,把茄子去皮要净肉,切丁后放在鸡油里炸,然后和鸡脯、香菇、新笋等十多种香料一起炒,最后加鸡汤和糟酒一起煨干,现在只是闻味道都要香掉牙,让人口水直流。
萧昭业打发了慕慈心回来,就看到小狐狸坐在狼藉的桌上,四只爪子抱着和它差不多高的瓦罐,脑袋都要钻进去了。
旁边守着它的宫女小声说:“陛下,我们拦不住阿狸,阿狸什么都吃,不让它吃,它还咬人。”
这么凶?
萧昭业走过去拎着小狐狸的后颈把她抓起来。
苏离离对着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打了一个饱嗝:舒服。
萧昭业说:“方才贵妃来要你,听说你是她治病的药。”
苏离离马上谄媚地要抱着他的手撒娇卖萌。
萧昭业把吃得油汪汪地小狐狸拎远了些,说:“正好,朕也有点隐疾,想试试你是不是真的有用。”
苏离离呆滞看着他,目光缓缓下移,隐疾?什么隐疾?
之前摸着尺寸不错,难道不能用?
萧昭业匪夷所思看着这只乱看的小狐狸,然后屈指弹了一下它的狐狸脑袋,似笑非笑:“都说狐族好男色,看来是真的。”
“……”苏离离来不及反驳,就眼前一黑,被萧昭业的大力金刚指弹晕过去了!
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一个木桶里,周围有潺潺的流水声,木桶轻飘飘的左右摇晃,她好奇心骤起,两只爪子扒着桶沿探出头,结果一个失衡木桶翻了,她一头扎进了水里。
“吱——”一声都没叫完,水就顺着嘴巴往肚子里灌。
救狐啊!我不会游泳啊!
挣扎中一只大手环住她的身体把她捞了出来,她全身湿哒哒的,呛了两口水睁开眼,萧昭业赤裸的身体和性感的腹肌映入眼帘,直叫她这只狐狸瞪圆了眼睛。
“蠢东西往哪儿盯呢!”萧昭业勾唇,把她放到倒浮着的水桶上面,她连忙收心,这回学聪明了,老老实实的坐在上面,随着水流转动打量四周。
四周无窗但有烛灯,头顶是雕梁画柱,身下是石砌的大汤池,有四五十平米那么大,里面注满了水,还有好些花瓣。
奢侈,真奢侈。
她心里感叹,全然不知萧昭业拿着洗漱工具从身后靠近,结果被抓了个正着,后者修长的手指略过她的皮毛,带起一阵阵战栗之感。
苏离离呜咽一声,全身僵着不敢动。
萧昭业洗清她身上的油渍才把它放开,临了还摸了下尾巴,她“吱吱”叫着,一跳好远,直接跳出了浴池。
身上都是水,苏离离下意识抖毛。
抖着抖着,苏离离突然浑身一僵,自己现在的行为,不正像以前看过的小猫小狗抖水的视频一样吗?
从人变成了狐狸,她原以为自己会很不适应,没想到这么快自己的行为习惯就朝小动物趋同了,苏离离突然伤感起来。
想她好歹也是21世纪的一名考古学家,热爱自己的考古工作,可现在一只小狐狸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做什么呢?
毛也不抖了,小狐狸转过身子来看向还泡在浴池里的萧昭业,“吱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7章 只有他听得懂


毛也不抖了,小狐狸转过身子来看向还泡在浴池里的萧昭业,“吱吱…”
--------------------------------
注意到红狐狸的尾巴耷拉下来,两只耳朵也要立不立,整个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萧昭业突然紧张起来,他立马起身披上浴袍,过来将苏离离抱起来,与自己视线平行,“可是朕刚才给你洗漱的时候弄疼你了?怎么这样难过的样子?”
迎着萧昭业关心的眼神,苏离离只半睁不睁的眼皮,朝萧昭业打了个哈欠,粉红色的狐狸舌头一闪而现。
你又怎么会明白从一个人变成一只小狐狸的心情呢?
苏离离不想与他多说,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罢了,见小狐狸不欲与自己多言的样子,萧昭业垂着眸子将小狐狸放在龙床的软枕上,而小狐狸一沾枕头,立马翻身朝向里面,只拿圆圆的屁股对着萧昭业。
这狐狸,看来是有心事了。
闭眼之前,萧昭业如是想到。
次日一睁眼,整个龙床上就只剩苏离离一只狐。
“吱?”
人呢?
繁复厚重的锦帐立马被人挑起,露脸的是一个白胖的太监。
“哟,小祖宗醒了?”雪松笑道。
刚睡醒的小狐狸还有点懵,耷拉着眼皮看着面前这个脸熟的太监,仰头,“吱吱?”
萧昭业呢?我的大贵人去哪儿了?
迎着那一双灵动的眸子,到底是御前伺候的,雪松哪里会看不出来小狐狸的想法,立马回道:“皇上早朝去了,现下正在御书房与大臣们商讨国事呢!”
“皇上吩咐了,等您醒了,命奴才伺候您用膳呢!”
一听用膳二字,苏离离果然感觉到自己肚子抗议了,立马点头,
“吱吱!”
好哇好哇,现在就要吃饭。
雪松将帘子彻底挑开,眼神示意一旁站着无声伺候的宫女下去传膳,一边看着小狐狸跳下龙床,迈着小步子来到桌前,突然又转过身来,看向自己。
“吱吱。”
我还没有刷牙洗漱呢,就算是一只狐狸了,我也要做一只干净的狐狸,挽救我狐狸的尊严!
黄豆大小的狐狸眼里面的意思太过复杂,雪松没有明白过来,见小狐狸不跳上桌子,原地迈步,问道。
“怎么,是桌子太高了吗?奴才抱您?”
不是,哎呀…
见雪松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苏离离抬起前爪来,模仿刷牙的动作在自己嘴巴前糊了两圈。
我要刷牙,刷牙啊,笨蛋!
奈何小狐狸爪子太短,雪松就之前狐狸爪子在自己下巴处挠了挠,急得一脑门的汗,他与一旁的芳嬷嬷对视一眼,两者皆是面面相觑。
“这,这可如何是好?”
我们不是皇上,实在是不明白您的意思啊,您一只狐狸到底想要干什么嘛!
正当承乾殿里众人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萧昭业突然走了进来,见一群宫女太监围着中间的小狐狸面面相觑,出言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皇上万安!”
雪松立马松了一口气,上前回道:“回皇上,小狐狸许是有什么事要做吧,奴才等实在是明白不过来,正巧您就来了!”
听了雪松的话,萧昭业挑眉,眼里兴趣渐浓。
“一只小狐狸竟能难倒这一群伺候惯了的太监宫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吱吱。”
苏离离气得跳脚,这话说得我好像故意为难他们一样,我要洗漱刷牙啊,是他们自己笨!搞不懂我的意思啊!
“哦?”
读懂小狐狸的意思,原本被朝堂上的琐事弄得烦躁的心情立马高兴起来,萧昭业弯腰将小狐狸搂进自己怀里,宽慰被气道的小狐狸,道:“他们到底不如朕,能懂你的每句话,雪松,去准备一套它能用的洗漱用具来,这是只爱干净的狐狸!”
“以后每日早晨,你等先伺候它洗漱完毕再伺候用膳,可明白?”
“……是!”雪松一边低头应答,一边心里震惊,皇上这是把它当人看啊!
底下人很快呈上来一整套的洗漱用具,雪松端着托盘呈给萧昭业过目,笑道:“幸好宫里的静妃娘娘喜爱猫猫狗狗,内务府便常备着小动物能用的精巧用具,不然这一时半会,还真找不着能适合小祖宗用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8章 合该处死


“先将就用。”萧昭业随手拿起一支牙具,看向苏离离,又吩咐雪松,“命内务府一并制几套新的的用具,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一并吩咐他们做了。”
语毕,萧昭业抱起小狐狸就朝里间走去,打算亲自给小狐狸刷牙,芳嬷嬷见状伸长了手臂想要示意萧昭业她来做,被雪松一把拦下。
“嬷嬷还没看出来吗?”
雪松朝芳嬷嬷露出笑容,“这么多年,嬷嬷见过皇上对何事这么上心过?既然皇上喜欢,愿意亲自动手,咱们做奴才的就该让皇上自己来,咱们还乐得清闲不是吗?”
芳嬷嬷歪头见里间一人一狐自成一个世界,也弯眼笑道:“还是公公你考虑周到!”
待彻底把狐狸弄干净了,萧昭业这才抱着狐狸坐在桌前。
苏离离看着面前这一大桌的吃食,双眼放光。
考古学出身的她,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上宫里的御膳,昨夜吃的东西,现在回味起来仍然让惊为天人,如果以后天天吃上这些山珍海味,叫她做一只狐狸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吱。”
虾,虾!
“吱。”
水晶凉糕。
“吱。”
“云片火腿!”
苏离离朝哪头吱一声,萧昭业就筷子朝哪头夹去,本来已经用过早膳的萧昭业被她的带得也吃了几口,看着吃得欢快的小狐狸,萧昭业露出一抹饱含深意的笑来。
……
用罢早食,萧昭业自去御书房处理奏折,命雪松跟着小狐狸,别被不长眼的人抓了去。
苏离离吃饱喝足,送走了萧昭业,大摇大摆的逛起承乾殿来。
这以后就是自己的地盘了,苏离离边逛边想,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就和圈地盘,巡视领地的动物没什么两样。
承乾殿作为当朝天子的寝殿自是低调奢华无比,宫里往来太监宫女皆是训练有素,见了一小狐狸后面跟着雪松大总管,也只是好奇的看了看,复又低头做自己的事,当自己的差,没有靠近苏离离半分。
不错不错,一个个的工作素养很高啊!
苏离离摆出一副仿佛领导人阅兵的神态来,姿态悠闲又自在。
承乾殿再大,逛上几圈也就到头了,苏离离跳上栏杆,卧在殿前的石狮子脑袋上发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雪松见小狐狸无聊的微咪着眼趴着,尾巴扇来动去,眼睛一转,出言笑道:“小祖宗可是闲宫里太过沉闷了?不若奴才陪小祖宗去御花园里走走,现下御花园的牡丹开得正好,蝴蝶啊,蜜蜂什么的最多了,小祖宗去扑扑蝴蝶也是好的。”
狐狸可不就爱扑蝴蝶嘛!雪松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
狐狸才不扑蝴蝶呢!苏离离一翻白眼从石狮子上跳下来,一扬脖,看在你这么讨好的份上,前面带路吧。
御花园里各色牡丹争奇斗艳,往来蜜蜂蝴蝶穿梭期间,景色迷人。
嘴上说着不可能扑蝴蝶的苏离离身体却很城市,一见花蝴蝶就立时扑了上去。
一定是这具狐狸身体的习性影响了我,一定是!
苏离离一边找借口安慰自己,一边愉快的穿梭在花丛中间,玩得太过兴奋,一个没注意一头撞在人的脚上。
“哟,这是哪儿来的小狗?”
苏离离被人提着后脖子拎起来,双腿不住的乱扑腾。
“吱吱。”
放我下来啊!混蛋,幸好肚子下面毛毛还算多,不然她就要走光了!
眼前这女人妆容精致,细长的眉毛下面一双吊梢眼,此刻正面目不善的看着自己,这人后面跟着的宫女立马上前谄媚道:“管它是哪儿来的狗呢,如今冲撞了娘娘,坏了娘娘兴致,就该赐死赔罪才是。”
一听这话,女人将苏离离递给宫女,随口吩咐道:“既如此,你拿去处理吧。”
小狐狸身形灵巧敏捷,雪松好不容易追赶上来,就见女人要赐死小狐狸,立马着急拦下来,
“丽妃娘娘手下留情,这是皇上新近喜欢的宠物,可使不得啊!”
丽妃一听雪松这话,眉头蹙起,“这就是前几日苏贵妃大张旗鼓闹腾的火狐狸了?”
“正是这火狐狸,还请丽妃娘娘宽宏大量,放了小狐狸。”雪松朝丽妃一作揖,再次恳请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9章 干得漂亮


这丽妃家世虽比不上慕贵妃,其父那也是有权有势的一品大员,性格也是跋扈惯了的,若是小狐狸在她手里出了什么事,自己也得掉层皮,雪松无奈的想到。
连慕贵妃都因为这狐狸吃了亏,自己确实也不能拿这狐狸怎么样,可若是传出去自己怕了这畜生,六宫上下指不定怎么说她呢!
丽妃眉目一转,挥了挥帕子道:“可这狐狸到底是冲撞了本宫,这样吧,”
“你们按住这狐狸,像人一样下跪给我作揖,权当它赔罪了。”
先前的宫女也帮腔道:“是了是了,这狐狸不是人,按住它作揖它也不会明白什么意思,既如此又像娘娘赔了罪,它又没什么损失,娘娘聪慧!”
“这…”
雪松有些犹豫,但看丽妃一行人咄咄逼人的样子,罢了,小狐狸不是人,也不会懂的吧…
苏离离被宫女钳制得厉害,眼睁睁看着几个人你来我往将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气得要死。
虽然披的是狐狸的皮,但苏离离断然不会让人押着自己下跪的,雪松想息事宁人,是靠不住的。
苏离离在宫女手里挣扎得更加厉害,那宫女险些钳制不住它,不由看向丽妃,
“娘娘…”
话音刚落,苏离离乘机一口咬在那宫女手上,宫女吃痛,惊呼一声,一把将苏离离摔在地上。
凭借良好的弹跳能力,小狐狸没受一点伤的飘然落地,朝几人呲了呲牙,想强迫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小样。
飞快的跑回了承乾殿。
“这该死的畜生!这是半点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伤了我的人本宫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丽妃恨恨的看向苏离离奔跑的背影,面色狰狞道。
……
晚上,承乾殿里灯火通明。
萧昭业一踏进殿里就感觉到气氛不同寻常,苏离离窝在房梁上,见萧昭业进来,提着的心更加咚咚乱跳。
她现在想起来是后怕了,她这才在宫里待几日啊,才惹了慕贵妃,今天又惹了什么丽妃,这都是萧昭业的女人,谁知道萧昭业会不会经不住那些女人的哭诉,来找自己的麻烦。
毕竟自己只是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狐狸罢了。
苏离离一回到承乾殿就跳上了房梁,任雪松与芳嬷嬷怎么哄都不下来,万一萧昭业要治自己的罪,她也好逃不是。
“它呢?”
萧昭业看了一圈,并未见小狐狸的身影,遂出声问道。
雪松沉了沉气,朝房梁上看去,小心回道:“回皇上,小狐狸在那儿待着呢。”
承乾殿里大大小小烛火照得整个殿内通明,萧昭业顺着雪松的目光往那房梁看去,却只隐隐约约看见一团红毛。
他不由暗自好笑,这狐狸看来是知道怕了,躲着不敢见人呢!
苏离离一直注意着底下的动静,见萧昭业朝雪松耳语了几句,然后所有人就退了下去,她支棱着脑袋往下瞅。
这是干嘛呢?
“咚咚。”萧昭业敲了敲柱子,吸引小狐狸看向自己这边,
“还不快下来!”他张开自己的怀抱,等小狐狸跳下来。
“吱吱。”你可是要拿我问罪了?是那个丽妃先要侮辱我在先的,我才没有故意要找她麻烦,我才没有错!
苏离离站在萧昭业头顶的房梁上为自己辩解,表面居高临下的直视萧昭业的视线,实则内心还是虚得不行。
任小狐狸一通之哇乱叫,萧昭业不反驳一句,待小狐狸说完,他仍旧没什么变化,张着自己的怀抱,
“说完了?说完了就赶紧下来,等会你要是不小心摔下来了,有你疼的。”
“吱?”
咦?你不怪我?
萧昭业看着房梁上歪着脑袋,圆圆的狐狸眼睛里面充满疑惑和心虚的样子,笑意终于是没憋住,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朕何曾说要治你的罪了?一天天地,小脑袋瓜子里都想些什么呢?”
听见萧昭业爽朗的笑声,苏离离终于是跳向萧昭业的怀抱。
万岁!警报解除。
抚摸着小狐狸油光水滑的毛皮,萧昭业一边走一边温柔的教训苏离离,道:“下次别这么高。”
“吱吱?”
你真的不怪我顶撞了你的妃子吗?
苏离离攀着萧昭业胸前的衣领,试图看清楚面前男人的表情,奈何衣服太光滑,几次都没成功,重新跌落回男人的怀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第10章 钱的味道


没有立即解答小狐狸的疑问,萧昭业只是将小狐狸放在软塌上,然后示意小狐狸看向东南角方向。
这是什么?
苏离离立马跳下软塌,围着那东西不住的惊叹。
自己面前的乃是一幢缩小版的承乾殿,雕梁画栋处处都是精湛的工艺。苏离离进去一看,里间拿锦缎铺得软软的,仿佛踩在云端一般柔软舒适,最角落还散落了几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玩偶。
“吱吱!”
这是给我筑的狐狸房子吗?
萧昭业但笑不语,只道:“再试试里面的垫子铺得软不软,若是硬的话,朕再叫他们来换。”
这话让雪松听见了,准得苦笑不得,这可是拿蜀锦和锦江垫的窝,再找不到比这两样更柔软舒适的锦缎了!
“吱吱。”
很软了,很适合狐狸睡觉了!
哪儿的香味?
苏离离闻到了一股香味,立时让她兴奋的情绪沉静下来。
“这是金丝楠木的味道。”萧昭业蹲下来给小狐狸解释,
金丝楠木!比黄金还要贵的木头啊,自己的研究生导师有一串金丝楠木的手串,每天爱惜保养的不行,自己竟然住上金丝楠木的窝了!
苏离离陶醉了,吸一口香气,恩,是金钱的味道!
萧昭业好笑的看着扒着大门不放的小狐狸,将之强行抱起来,朝软塌走去。
“不就是一块木头,你是乡下来的狐狸吗。”
被说成是乡下狐狸,苏离离也丝毫不在意,毕竟这男人算得上这世上大腿最粗的金主爸爸了,她要好好抱大腿!
“在朕面前也就罢了,”萧昭业突然忧心忡忡的嘱咐小狐狸道:“以后别人若是拿出点什么好东西来,你可别傻乎乎就跟人跑了。”
“吱吱,”苏离离一爪子拍在萧昭业手上,
安啦安啦,我还分不清好坏吗?我是那种贪图钱财的狐狸吗?
“呵,”得到满意的回答,萧昭业又撸了两下小狐狸的脑袋,缓缓沉下脸道:“朕给你这狐狸窝也是给你一个信号…”
“吱?”
苏离离看着气势陡然变得迫人的男人,那深邃的眼眸里满含深意,
“以后这宫里面再是有人不长眼,惹到你了,阿狸只管上去就是一爪子,不用在意什么,朕自会给你撑腰,有些人,就是手伸得太长了,”
“吱!”
我的毛毛!
眼看萧昭业就要说到宫廷斗争了,苏离离听得认真,突然背上一痛,自己的毛竟是被萧昭业揪掉了好几根!
“怪朕手劲太大,弄疼阿狸了。”萧昭业浑身的气势一收,眼底的寒意不再,不待苏离离反应,萧昭业起身道,“摆膳吧。”
一道道精美的膳食被宫女们端上桌,苏离离小小一团蹲坐在桌面上看得眼花缭乱。
乖乖,果然是皇帝啊,顿顿都这么奢侈!
萧昭业一边拿起筷子给小狐狸布菜,一边:“也不知是你们火狐一族都能吃人的食物,还只是你一只狐特殊能吃人的食物,还专爱挑食材金贵的菜肴!”
苏离离只顾着吃,任由萧昭业说去,她现在真的很饿,又是被丽妃抓,又是跳房梁什么的,很累狐的好吗?
一旁伺候的雪松笑着接话道:“皇上您还说呢,奴才可要为小狐狸打抱不平了,这桌面上摆的都是您吩咐的,说小狐狸爱吃,它当然盯着不放了。”
接过一旁宫女递上来的食盅,雪松继续道:“还有这雪蛤炖的药膳,也是您特意吩咐,说小狐狸今天受了惊吓要好好补补的!”
被雪松这么一说出来,萧昭业神色微变,垂眸去看小狐狸的反应,却见小狐狸只是兴奋的扒在雪蛤的罐子边上,雪蛤暧,没吃过!
萧昭业脸色一黑。
饱餐一顿,苏离离就回自己的金窝睡觉,可夜半却有断断续续的痛呼声从狐狸窝里传出来。
怎么回事,苏离离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又热又痒又难受,意识又沉重,几经挣扎醒不过来。
“阿狸,阿狸,”
苏离离感觉被萧昭业抱起来,眼皮张开一条缝看了萧昭业一眼复又合上,
“吱…”
狐狸的叫声此刻听起来有气无力,萧昭业将苏离离抱进怀里,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他缓缓的扶着小狐狸的毛皮,轻声哄道,“睡吧。”
随着一阵香气传来,苏离离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渐渐失去了意识。
继续阅读《吃货萌宠:陛下,快上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