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月,赵大妈《皇后管月》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管月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月
简介:三年前,管月无意救起了落难的顾安遥,没想到被顾家屠村灭门
三年后她从青楼的一个丫头成为九王府的一个客卿,从此卷入波云诡谲的夺嫡之争
战功赫赫的九王爷什么都敢做,却唯独不敢爱她
他是深受皇帝宠爱的十二皇子,却为护她周全而走上夺嫡之路
却没想到,她是要夺他的嫡
虽是一...
角色:小月,赵大妈
小说小月,赵大妈《皇后管月》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皇后管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惊梦


"救命,救命啊。"

原本宁静的村庄霎时陷入火海。

哭喊声,呼救声交织在一起。

管月已经跑出来,却发现他给自己的玉佩丢了。

她又跑了回去。

院子里已经散发着肉身焦灼的气息,那是养父母。

她擦着眼泪,终于找到了那块玉佩,可惜被踩坏了。

管月拿着剩下的部分,揣进怀里就拼命跑。

"小月,跟我走。"

是赵大妈。

她要伸出手去,突然有个声音说:"不要跟她走。"

她回头看,居然是自己。

管月瞬间从梦中惊醒,额头凉凉的,全是冷汗。

三年了,管月每天都做这个梦。

可这个梦是真实发生过的。

那个宁静的村庄突然间遭了流匪,到处一片火海。

她的养父母被乱箭射杀,葬身火海。

当时九岁的她被同村的赵大妈骗出来卖给了人贩子,她自己辗转逃跑没想到还是被人掳走卖到了妓院。

在这里,她留了个心眼,只说自己叫小月。

"死丫头,还不起来给姑娘们弄饭。"

妓院老鸨柳妈妈在外面咆哮着。

"已经起来了妈妈。"管月立即下床,穿好衣服。

天大亮的时候,红红绿绿的姑娘们都起床了。

管月已经烧好了所有的菜。

"露浓姐姐,你的小馄饨,"

"霜华姐姐,你的银耳羹,"

......

伺候这些姑娘们吃完就已经有些虚脱了,别说午饭晚饭还有宵夜。

没办法为了活下去,否则就要去接客。

虽然没有工钱,但是姑娘们被伺候的好,自然也会给她些钱。

午饭过后,柳妈妈扭着一身胖肉到后院来找她:"小月,今晚九王爷府上设宴,露浓要去献唱,你跟着一起去。"

管月乖巧的"哦"了一声。

九王爷府上她们不止一次去了,今晚还是跟以前一样只带了一些点心就过去了。

九王爷褚宇朗是个妙人,文武双,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摆个欢宴,请戏班子和园子去府上热闹热闹。

露浓在台上唱着,管月觉得甚是无聊便离了人群四处走走。

今晚没有月亮,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后花园。

相比戏园的热闹,管月喜欢这里的安静。

她静静的看着天上的繁星,心里想着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也成为了天上的星星吧。

"吆,怎么有个姑娘在这啊。"

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听着像是喝了不少酒。

管月回身,见是喝醉的四王爷,这四王爷的名声不太好,心里有些害怕。

"奴婢一时走错了,王爷既然来醒酒,小月就不打扰了。"

说着低头就要走开,没成想手腕被一把抓住。

心里一惊,又被四王爷用力一拉抱在怀里。

一股又浓又呛的酒味扑鼻而来,她皱着眉头。

"王爷您喝醉了,小月去帮您倒水来。"

四王爷哪里肯听,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吆喝,小模样挺别致。"

管月见他要胡来,一时又逃脱不了,看四下没人,只好用力在他脚上用力跺了一下。

四王爷吃痛一声哀嚎,后退两步。

"贱人,竟敢如此对待本王。"

面目狰狞,扬手就要打。

眼看那巴掌就落下来,管月一闭眼,忽听一声:"四哥住手。"

这声音温润沁脾,睁开眼,见是一个身着玄衣,剑眉星目的男子。

男子没有看她,"四哥,你醉了。"

四王爷还是很生气,指着她骂道:"十二弟,这贱人冒犯我,一个醉春苑的丫头装什么黄花闺秀啊。"

原来是十二王爷,管月心道。

"四哥,你喝多了吓着人家姑娘了,你先去醒酒。这是在九哥府上,你别闹事。"

说着,招呼跟自己过来的人扶四王爷下去。

"你给我等着。"临走四王爷还指着她气骂道。

一场风波有惊无险的过去了,管月松了一口气。

"奴婢多谢十二王爷搭救。"

"别。"十二王爷褚宇遥一把扶住她胳膊,没让她拜下去。

管月抬头,"若不是王爷,奴婢刚刚就挨了一巴掌,这一拜是要的。"

她抬头微笑的这一瞬间,那眼神那笑,让十二王爷心里生出熟悉之感,他有些愣神。

再仔细的看着面前的人,样子瘦弱,眉清目秀,虽然没施粉黛,却有清水出芙蓉的清丽之美,虽然与他印象里那个皮肤黑黑的,咧嘴笑起来,眼睛迷城一条缝的姑娘不一样。但是心里的感觉太奇怪了额。

"姑娘怎么称呼。"

管月一愣,但是王爷问话岂能不回:"奴婢名唤小月。"

"姑娘姓什么?"

管月皱起眉头,虽然这个十二王爷给她感觉不一样,但她得谨慎,只得先扯了个谎。

"奴婢被丢在醉春苑就得了这个名,并没有姓。"

褚宇遥十分失望的"哦"了一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二章 惊魂


管月一行人离开王府的时候,里面的戏还在唱着。

今儿得的赏钱特别多,露浓高兴,拿出一锭金子给管月。

"谢谢露浓姐姐。"

露浓甩了甩手巾,"九王爷要再唱一轮,你怎么拒绝了。"

管月笑道,"这么晚了,姐姐得回去睡美容觉了。有了好姿色,还愁没钱赚吗。"

露浓喜欢管月说话,"小月的话总是深得我心。"她伸手摸这头上的珠翠,突然花容失色,"遭了,新打的金簪掉了。"

管月赶紧命轿夫停下,"会不会掉在王府了?"

"有可能,我换装的时候还带着呢。"

管月回头看,这离王府还没走远,"姐姐,你在这等我,我去王府找找看。"

露浓关切的说道,"那你小心点,实在找不到就回来。"

"嗯。"管月刚要转身,面前突然闯出几个人,黑衣蒙面,手里拿着大刀。

露浓直接尖叫一声,管月吓得倒抽一口凉气,她将手放在后面做了个手势让轿夫去求救。

谁知轿夫刚动,就被发现了。

那黑衣人喝道:"别动。"

其中两个还过来拿刀架在轿夫的脖子上。

其中一人低吼道:"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管月心里稍微松一口气,要钱就好办了。

她稳了稳心神,"几位好汉,我们把钱都给你。"

她又对露浓说道,"姐姐,把你的钱扔给几位好汉。"

露浓吓六神无主,拿出银钱,别说扔了,直接掉地上了。

管月看了他们一眼,"几位大哥,我这就把钱给你们。"她从地上捡起钱,使劲全身力气扔了出去。

这时,十二王爷手里拿着一支金簪追了出来,一声暴喝:"什么人撒野。"

黑衣人捡到钱,一看有人来了一溜烟跑了。

管月一口气吐出来,腿都软了。

前面的两个轿夫已经吓的尿裤子了。

褚宇遥关心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露浓"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管月扶她出轿子,连声安慰她:"没事了姐姐,没事了姐姐。"

这时,其他几位王爷也出来了。

"十二弟,出了什么事情。"

褚宇遥道,"姑娘们遇上了劫匪,那帮人应该还没走远,您快去追。"

他又对二位姑娘说道:"为保安全,我来送二位姑娘回去吧"

管月刚想拒绝,露浓先开了口:"多谢王爷。"

马车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街上早就没了行人,甚是安静。

"姑娘今晚的表现让我着实敬佩。"

管月低头道:"王爷指什么?"

褚宇遥赞许的看向他:"遇到劫匪,只有你最冷静,想着把银钱丢远一些,即使我不来,你们也能逃脱。"

露浓补充道"对啊,你明明年纪很小,说话做事却不像是你这个年纪能有的。"

管月在21世纪是27岁,穿过来时只有九岁,四年过去了,也只有十三岁。

可是管月又不能说这些,只说道:"以前家穷,就早早的懂事了。"

褚宇遥又问道,"小月姑娘还记得自己家在哪里吗?"

管月低下头,表面一副难过不想说话的表情,实则心里又开始警觉起来。

露浓倒帮她解了围:"王爷,您莫要再问了,我们沦落风尘的,最怕的就是提及以前的事。"

褚宇遥看着低头不语的人,心里有些怜惜。

"本王唐突了。"

回到醉春苑,本来很累的一天,可管月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见到十二王爷,她心里也是一惊。

四年前,她还是21世纪的一个白领。

一次下班途中,在地铁上看到一个帅哥,她不顾一切的追上去结果就莫名的穿了过来。

而那个人就与现在的十二王爷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这四年间发生了太多事,要不是她保留着以前所有的记忆,只怕在这一世也早就死了。本以为一切自有安排,可今天又看见了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四章 暗寻


"小月,你背上的伤已经结痂了。王爷送来的药就是好。"

管月披好衣服,"这药都是十二王爷送的?"

露浓娇羞的一笑,"嗯,感觉这十二王爷比九王爷更好。"

管月心里一疼,"他日日来吗?"

露浓帮她整理衣服,"是的,今天还问起你了呢。"

管月心里燃起一丝希望,"她问我什么?"

"问你伤怎么样了,他可真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公子。"

管月心里的那一丝希望又灭了,他是出于休养风度才问的。

她能指望什么?指望他是和自己一起穿越过来的吗?

那些小说里的情节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会落得现在这般田地。

褚宇遥出了醉春苑没想到撞见了褚宇朗。

"九哥,你来这里找姑娘?"

褚宇朗一身便服,沉声道。"我找你。"

指了指一旁的马车,让他上去。

"听说这几天你日日都来这醉春苑。"

褚宇遥赶紧解释道:"九哥别误会。"

"我不误会,可玉贵妃娘娘会误会啊。"

褚宇遥低下头,有些愧疚的说道:"母妃找九哥了?"

"你要是再去,玉母妃娘娘可真要找我了。"

褚宇遥松了一口气,"九哥,我只是想找一位故人。"

褚宇朗笑道,"来风月场所找故人,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褚宇尧这几日一问露浓管月的情况,露浓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九哥,露浓身边那个叫小月的女孩,你了解吗?"

褚宇朗皱起眉,"莫非她是你要找的故人?"

褚宇尧不确定,此人无法与四年年前的那个黑黑瘦瘦的小女孩重叠。

"九哥你可知她从哪里来,姓什么,又是怎么到醉春苑。"

褚宇朗默了一下,又摇摇头。

"我倒没问过,听府里的下人闲聊说这姑娘老成的很。"

也就是那时,褚宇朗才关注起这个丫头。

"九哥就没有查过她吗?"

褚宇朗一愣,他原本对小月没什么想法,"莫非她真是你要找的人?"

脑子里浮现小月那张脸,长相清秀,比一般姑娘好看,但是算不上绝色。

褚宇尧叹了口气,"可能不是。"

褚宇朗盯着他一会,看他不似撒谎。

今晚月明星稀,褚宇朗一人站在凉亭下。

一直在思忖着白天褚宇遥的话,自己怎么就没查小月的底细呢?

一个十岁沦落青楼的姑娘,却连自己的姓名也不说出,还能说服老鸨不卖身,这样的姑娘岂能简单?

还可能可褚宇遥又关系,他嘴角勾起。

"王爷,该歇息了。"一个老奴走了进来。

褚宇朗回过身来,"三叔,去找影子到书房来。"

家奴见主子有事,也不好相劝。

"是,老奴这就去。"

不多时,一个一身黑衣看不清脸的人移到了书房。

褚宇朗沉声道:"去查醉春苑的粗使丫头小月。"

影子抱拳,"是。"

家奴端了一碗参汤进来,"王爷怎么会查一个小女孩。"

这个家奴一直伺候褚宇朗,褚宇朗也一直拿他当自己人。

褚宇朗拿开碗盖,热气氤氲,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是褚宇遥要查她,我只是去了解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五章 拒认


管月背上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醉春苑又接到了九王爷邀请赴宴的帖子。

不过今天的排场更大,点名要了露浓和霜华两位姑娘。

管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试探问道:"姐姐,可不可以带慕晚去啊。"

露浓正在画眉,从铜镜里看向她。

"你什么事想着她的,那天拼命给她挡鞭子,今晚又带她去王府。"

管月笑道,"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跟着去的话,王府那边也会给她一点赏钱。"

露浓松了一口气,"行,柳妈妈问起来,我就说想多一个人伺候。她第一次去王府,你得看着点她。"

管月一听她答应了,开心的过去搂住她的脖子:"姐姐放心,我会看好慕晚的。"

露浓捏捏她的脸,突然道:"小月,你比刚来那会白多了,也好看多了。这女大十八变,你跟三年前刚来那会可真完全不一样了。"

这本来是任何女孩子听到都会高兴的话,但是管月听了顿时感觉恐惧起来。

她强自欢笑,"我只是没有以前那么黑,算不上白,在姐姐面前更是不值得一提。"

此时露浓的脸上已经上了厚厚的妆,相形之下,管月确实逊色一些,而且铜镜里本来就显不出真实肤色。

露浓摸着自己的脸蛋笑了。

以防被顾家找到,管月一直私下里自制双眼皮贴,改变眼睛形状,改变发型遮着脸型。现在看来,得想个法子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差一些,防止柳妈妈注意到自己。

九王爷府的欢宴还是一如往常的热闹,管月因为得看着慕晚就没有四处走动。

她站在下方只能远远的看着对面面高高的观景台,权贵们都在那里饮酒赏戏听曲。

突然,管月看到观景台下一个人,本来那是视线盲区。可这时,台上正唱着戏剧的老生亮起手里的刀片正好折射月光照在那人左脸上的刀疤。

她克制心里的恐惧,追了上去。

管月出了一座拱桥上就看不见人影了。

"小月。"

管月回头,九王爷褚宇朗已来到她身后还有十二王爷。

褚宇朗问道:"小月,你找人吗?"

管月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心里有种压迫感:"我刚刚只是有点不舒服。"

那个疤脸既然能出现在这里,肯定身份不简单。

她心里对九王爷也有些惧怕。

这时,一个家丁走过来,面色不对。

褚宇朗看见后,对十二王爷说道:"十二弟,你照顾下小月,我有事过去一趟。"

褚宇遥看出面前的人似乎在恐惧着什么,有些心疼:"小月姑娘莫怕,我只是觉得你有点像我一个朋友。"

管月看着他的眼神,虽然看不出敌意,但还是不肯说。

"王爷高高在上,小人只是醉春苑的一个丫头,断不会是王爷的朋友。"

"小月姐姐,你怎么在这里,王府这么大可让我好找啊。"

原来,慕晚一回头发现她不在,就找过来了。

管月松了一口气,"好戏还在演着,王爷不要错过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七章 探问


吃过早饭,管月端了一些水果端到露浓的房间。

"小月,你总是这么周到。"

管月拿起自制的"牙签"钉着一个苹果递了过去。

"姐姐,九王爷怎么最近都没有请咱们过府了,我的零花钱都不多了。"

露浓接过苹果,"人家王爷的事咱们怎么管的了。"

管月看了露浓的脸色,又问道:"其实,王爷府不去也罢,王爷总是感觉挺吓人的。。"

露浓咀嚼苹果,"你个小孩子懂什么,我去过那么多权贵的府里,对比之下,九王爷绝对是个君子。"

"他喜欢听你唱歌,所以对你好。"

露浓摇摇头,"也不全是,他是真的修养好。你是这一年才跟我去他府里的,我可是去了两年多了。"

管月暗暗吸着一口气,假装不经意的说道,"那天晚上在九王爷府里遇到一个刀疤脸可吓坏我了,你见到就没害怕吗。"

"刀疤脸?"露浓皱眉,"我没见到过啊。"

管月又假装随口说说,"那可能是其他王爷的随从,反正我觉得凶。"

露浓沉默一下,"也是,前几年,九王爷都是自己设宴自己乐呵,这两年多前吧,其他王爷也过来了。"

露浓说的无心,管月却有意记下。

到了下午,醉春苑的客人多了起来。

露浓霜华这些个姑娘们都忙着,管月在后厨将吃的东西准备好便不忙了,有慕晚帮忙就更轻松了。

两人正聊着,柳妈妈突然来了。

现在管月对她还是有一点怕的。

"柳妈妈有事吗?。"

破天荒的柳妈妈给了她一个好脸色,"小月,两位王爷来了,这会露浓没空,你去招呼。"

管月一惊,"妈妈我这身打扮,怎么能去见客人呢。"

柳妈妈急道,"就是让你去端个茶水,你去过九王爷的府邸,他就点名要了你。"

言外之意,要不是九王爷点名,根本不会让她去。

"那我可以带慕晚去吗?"

柳妈妈看看慕晚,也是个可人,帕子一甩:"去吧去吧。"

来到前院,就听莺莺燕燕和恩客们调情嬉闹。

管月带着慕晚进了一个雅间。

九王爷和十二王爷坐在里面。

管月坐好心里建设笑着说道,"九王爷,怎么这些日子都不办宴会了呢,我的赏钱都快用光了。"

九王爷会心一笑,"这不今天就来了吗。"

说完给了她们一人一块金子,管月欣喜的收下。

九王爷又笑道,"给你的赏钱也不少了,怎么就没做件衣裳呢?"

管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露浓她们穿旧了的。

"衣服有的穿就行了。"还是有点尴尬,女孩子谁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呢?

一直静坐的十二王爷笑了,"肯定是九哥给的赏钱不多呗。"说完,也掏出两锭金子给她们。

管月面色微变,但不能不收有些沉重的过去接过金子,装作欢快的样子道谢。

慕晚到底是小孩子,一下得了两锭金子欢喜的不得了。

"姐姐,我想出去玩。"

管月看了看坐着的两位爷。

十二王爷道:"小姑娘就该去玩。"

管月这才对慕晚说道:"小心点,不能走远。从后门走。遇到柳妈妈就说自己去茅房。"

慕晚甜甜的应了一声,便欢快的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他们三个时,管月赶到一种压迫感。

她突然后悔让慕晚出去。

"二位王爷,要不给你们加点茶水。"

九王爷勾起嘴角,"本王和十二弟可是一口都没有喝。"

管月面色有些尴尬,"那我先出去,不打扰二位说事情。"

九王爷赶紧叫住她:"小月,咱们也认识了两年。"

看似平常的开场,管月却知道这绝不是平常的聊天。

"是,这两年也多亏王爷的照拂。"

"小月今年多大了?"

管月已经将警惕起来,"王爷可能不知道,问女孩的年龄不妥。"

九王爷一愣,"如何不妥?问年龄算冒犯吗?十二弟你说说。"

十二王爷笑着摇头。

"怎么不能问女孩的年龄了呢?"

管月心口稍松,话题成功岔开。

"美人迟暮是所有女子最伤心的,所以女子都很怕提及年龄。"

九王爷抚了抚额头,似是听到从听过的新鲜事。

大笑着两声:"十二弟,咱们的书还读的少了。"

慕晚从外面溜回来,管月才从高度紧张的情绪中缓过神来。

"姐姐,你脸色这么这么差?"

管月挤出一个微笑,"小姑娘,你以为王爷是那么好应付的吗。"

慕晚似乎不太懂,"可是他们赏钱给的多啊。"

管月有些无奈的笑了,多希望自己能像慕晚这样活的简单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八章 靠山


自醉春苑回去后,褚宇遥没有回宫,而是去了顾府。

门童看见他立即去通传。

顾家的长孙顾安捷迎了出来。

他手拿玉笛,甚至恭敬的弯腰:"王爷。"

褚宇遥没平礼,而是直接朝园内走去。

顾安捷摇摇头,起身跟了进去。

褚宇遥一身黑衣,顾安捷一身白衣。

一黑一白对比鲜明。

褚宇遥在一处亭子坐下。

"表哥。"

顾安捷一愣,赶紧应承了一声。

"我知道这三年来你一直帮我找月儿的下落。"

顾安捷如释重负,好像犯了大错终于求得原谅的感觉。

"三年前,我没有帮你把人接回来,对你,对管月姑娘都有愧。"

就因为这差事办砸了,这三年来褚宇遥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

"表哥,可查到什么?。"

顾安捷惭愧的说道,"当年我赶到时没有活口,所有痕迹被烧的一干二净,除了一块被火烧过的腰牌和杂乱的脚印。因此,直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

褚宇遥叹口气,"那腰牌是纯金的,我给她留应急用,或许是她逃跑时落下了。"

听到自己的家族标志被他当做散金一样送给别人应急,他无奈的皱了皱眉。

"表哥,那你说月儿有没有可能到京师来呢。"

顾安捷眼神一凛,"从甘州到这里路途甚远,更别说月姑娘所处的那个小山村。除非,她有什么际遇。"

褚宇遥站起来,"近日,母妃一直派人跟着我。表哥你去查一下醉春苑的小月。"

"你怀疑她就是月姑娘?"

褚宇遥瞪他一眼,"需要你查证。"

顾安捷倒吸一口气,有意思!"王爷放心。"

夜幕降临,褚宇朗在书房里看书,一道黑影闪了进来。

"查到了吗?"

黑影摘下面罩,露出刀疤。

"回王爷,她是三年前被有名的人贩子组织卖到醉春苑的。"

褚宇朗放下书,没有说话。

影子继续说道:"卑职去查了那个组织,他们只说那丫头是在当时京郊抓到的一个流民。"

褚宇朗眼神幽深,"就是说线索到这就断了。"

影子低下了头,"卑职查了京郊五镇,均没有人认识月姑娘。"

这神秘感更是激发了褚宇朗的兴趣,他低眉垂眼思索了一会。

"再查,查这三年各地哪里发生了大事,迫使百姓做了流民。"

影子抱拳,"是。"

案上的烛火噼里啪啦的炸了几下,褚宇朗挑了挑灯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笑有种危险的味道。

这一夜管月依旧无眠。

如果说之前九王爷和十二王爷对她的注意表现在暗里,那么今天他们就正式摊牌了。

现在她已经来不及去想到底自己哪里做错了。

送走两位王爷后,她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只是一个无权无事,甚至是处于最底层的一个青楼丫头。

要想查出当年的惨案,她必须得找一个靠山。

她在心里反复比较着这两个人。

虽然情感上,她倾向于十二王爷。

但是理智上却倾向于九王爷。

相对来说,她和九王爷接触的还多些。

而且九王爷对她一直很客气。

可是,九王爷又凭什么收留她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九章 剿匪


这天管月陪着露浓上街采买胭脂水粉。

街上热闹非凡,走在街上管月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她希望有一天,她能真正的无事一身轻走在这繁华的京师大街上。

"让让。"

身后传来官兵浑厚的嗓音,还有一阵急急的马蹄声。

只见前面的百姓开始自动往路两边分流。

随后几个官兵门,走到一块布告栏上,贴了几张告示。

露浓拉着她走上前去。

只见告示上写着:近日接到报案,匪寇做乱,已经有几家姑娘失踪。百姓们减少外出。朝廷已经排除九王爷率京防守卫去剿匪。

管月心肝一颤,很害怕。

最近真不太平,先是他们遇到劫匪,现在又有姑娘失踪。

"姐姐,咱们快些回去吧。"

露浓嘲笑她道,"你个胆小鬼,这大白天的怕什么。"

管月不依,心里就是害怕。

结果没怎么逛,就回去了。

醉春苑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露浓问了柳妈妈有没有客人点她,柳妈妈一副讨好的嘴脸:"宝贝,你的大客人都是在晚些时候来的,你先休息会啊。"

说完,又变了脸,看着管月没好气的说道:"小月,好好伺候露浓。"

到了房间,露浓舒服躺在榻上:"这剿匪啊,顾家又得出钱了。"

管月手里的杯盏差点滑落,"顾,顾家?哪个顾家。"

露浓正理着头发,看见她大惊失色的样子嗤笑了一声:"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京师里只有一个顾家。对了,顾家和十二王爷还是表亲呢。"

管月顿时冷汗淋漓:眼前又出现熊熊火光,她躲在倒塌的废墟下,看见一个红衣女子大声喊道:"快找一个有顾家金腰牌的女孩。"

随后,管月便把那块腰牌扔进一个火堆。

从露浓房里回到后院,慕晚在劈柴火,脸上全是汗。

那小身板,管月不忍心,"慕晚,歇一会。"

慕晚喘着粗气放下斧头,"小月姐,九王爷好几天没来了。"

管月只讷讷的说道:"王爷马上要去剿匪,没空来。"

说起匪寇,她又补充道:"最近匪寇做乱,有好几家姑娘丢了。你别再偷偷跑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慕晚挑挑眼皮,"也许匪寇只是找人,没有伤人。"

管月瞅她一眼,"匪寇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你别天真了。"

慕晚嘟囔着嘴没再说话了。

玉春宫里,褚宇遥正盯着几套盔甲挑呢。

"你们说我穿哪套好看啊。"

几个小宫女嘻嘻笑道,"王爷,这几套盔甲都是陛下差人送来的,都个顶个的好,王爷穿那个都好看的。"

褚宇遥看来看去,最终停在了一个白色盔甲面前。

他抚摸着那铠甲,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忽听外面通传道:"贵妃娘娘到。"

玉贵妃款款走了进来,一头金银珠钗甚是华贵,可那张无比美丽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一摆手,殿内的人都出去了。

"为何要去剿匪。"声音冷冷的。

"母妃是因为这个不开心的,不过母妃放心,儿臣只是不是为了抢功劳,想锻炼自己。"

玉贵妃看着眼前的儿子,还是一副天真的样子。

"可老九不这么认为。"

褚宇遥叹了口气,"母妃,您放心九哥不会这么想的。即使这么想,剿匪之后我就清白了,我不会要一丁点功劳的。"

玉贵妃本来是要劝他放弃去剿匪,这下看来说不通了,起身便走。

褚宇遥知道她干嘛,便喊住了她:"母妃,您莫要找父皇,这次剿匪我无论如何都要去,您找父皇都没用。"

玉贵妃停了下来,怒视他一眼便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十章 恳求


管月正在厨房里给姑娘们准备早饭,就听见一阵嘭嘭的砸门声。

心里奇怪,这么早会是谁呢?而且还是后门。

她正犹豫要不要去开门,只听外面喊道:"小月姑娘在吗?我们是九王爷府上的。"

管月一听,赶紧跑去开门。

确实是褚宇朗府上的家丁"两位哥哥有事吗?"

家丁也很客气,"小月姑娘,主子今晚就出征去剿匪了,想让你做几盒点心带着,请问方便吗?"

机会来了!

她立即恭敬的说道:"方便方便,我做好了就给送到府上吧。"

"有劳小月姑娘了。"

"客气。"

傍晚,小月正准备出去,看见慕晚脸色有异。

"你不舒服吗?"

慕晚过来一把抱住她,"小月姐,你真好。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管月手里拎着食盒,心里盘算着待会怎么和九王爷说,没察觉到他的异常只拍拍她:"你好好的就行。"

百姓知道今日剿匪大军要出发,街上的活动明显减少。

管月到了九王爷府,里面正有条不紊的忙着,见到她立即迎了进去。

大厅里,褚宇朗一身铠甲立于中央。

管月一时晃了眼,平时不敢注视他,今天这么看,她切切体会到英气逼人。

见她来,褚宇朗笑了:"小月。"

管月回了回神,"王爷,点心已经交给您的人了。"

褚宇朗颔首,"进来坐。"

管月走了进去,却站着。

"王爷,此去剿匪要小心啊。"

褚宇朗笑了,"嗯。"

管月这几天了解了这个王爷,十岁一个人领着先锋营打漠北,十三岁一个人领军出征南越。这次剿匪对他自是轻而易举。

"王爷,等您出征回来小月有些话想对您说。"

褚宇朗挑挑剑眉,"为何不现在说。"

管月定定的看了看褚宇朗,"出征在即,小月不敢造次。"

褚宇朗来了兴趣,"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说来听听。"

"王爷为何突然对小月的身世感兴趣。"

褚宇朗看着面前这个瘦小的姑娘,"显然你是个有故事的姑娘。"

管月低了低头,"小月的故事不算什么,只是家乡遭了流匪,父母乡亲惨死。"

"那你的意思是不让本王再查下去。"

管月突然跪了下来,"小月知道王爷是好人,恳请王爷救小月出醉春苑。"

褚宇朗看着跪在脚下的姑娘,微微蹙眉。

管月一咬牙,使出苦肉计,她撸起袖子,纤细的胳膊上露出一道道鞭打的痕迹,随后又将脖子上的纽扣解开,露出里面的伤痕。

非礼勿视,褚宇朗立即别开头去,"小月,快别。"

管月哑了嗓音道:"求王爷垂怜。"

褚宇朗叹了口气,"好,本王出征回来,你就到这里来。"语气里有一丝的怜惜。

管月回到醉春苑却发现屋子被翻动过,盒子里只有她的钱,慕晚的那份却找不到。

管月问了几个杂工,才知道在自己出门去王府后不久,慕晚也出去了。出醉春苑正好遇到军队出城。

管月以为慕晚只是出去玩,便出门去寻。

天已经上了黑影,百姓们都站在路两边目送王爷出征。

管月绕道后面走进一个巷子,突然被人用手帕捂住的嘴鼻。

她挣扎而来两下便失去了意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十一章 误入


再次醒来时,一睁眼便看见了满天的星星。

而且星星还在移动着,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呆呆的看着移动的星河,直到后背扎疼感觉传来,她反应了一会,直到确定那痛感是真的,不是梦里。

她一骨碌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辆车上,身下算是干草。

"姐姐,你醒了?"

身旁突然坐起一个人。

管月吓得一哆嗦。

"姐姐,我是小月。"声音窃窃的。

"小月,咱们这是被掳来了吗?"

小月轻轻笑道,"姐姐,是我带你来的,这是九王爷剿匪的队伍。"

管月一听心都要跳出来了。

"你,你。等会,等会。"

一时间太乱了,管月得捋捋。

她顺顺气,慢慢问道:"先不说你怎么带我来的,你为什么道九王爷剿匪的队伍里来,你一个姑娘家又是怎么到这军营里来的。"

小月四处看了看,"姐姐,这话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慢慢跟你聊。"

管月听了心里不得劲,"这都到这了,还要什么机会啊。快想点子跑吧。"说着那边就要跳马车。

"诶诶诶,姐姐,这马车还在跑着呢,不能跳。"

管月被她拉住,心里一阵着急,她借着这淡淡的星光仔细的看着面前的人。

"慕晚,你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慕晚听出她话里的质问,"姐姐,这我一时真讲不出清楚,我真没有恶意。"

这时,前面突然通知急行军。

马车的速度顿时变快乐许多。

管月冷笑一声,"一时说不清楚,你就好好想想怎么跟我说。"

管月有些头晕,便闭了眼睛。

是自己疏忽了。

慕晚出现她面前时,身上的衣服很华丽,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还有,慕晚几乎每晚都跑出去。

可惜,她一直以为慕晚是出去玩。

可是,慕晚为什么一定要混进官兵里?

再次醒来时,天上的星星的都不见了。

军营在一处山脚下停下来,周围都生起了火堆。

"这是到了吗?"

"没有呢,只是停下休整。"

闻声,管月坐了起来,看着身旁的慕晚:"想好怎么跟我解释了吗?"

慕晚低下头,"小月姐,我的事情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管月见她还是不肯说,心里来气,"当时为什么要救你,你长的这么好看,过个几年会和露浓她们一样花名在外。"

慕晚抬起头,有些委屈。

"小月姐,你不用故意这么说。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也不会害你的。要说秘密,你不是也有吗,你从不说你姓什么。"

管月黑着脸看她,没有说话。

一切且看如何发展吧。

慕晚看了看手里的饼,又收了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她感觉马车又开始晃动了,她睁开眼,发现又开始行军了。

她坐了起来回头看,刚刚休整的地方,篝火还在烧着。

"为什么走了不把火熄灭?"这时,她发现不对行军也没用火把照明。

"把火烧旺,是迷惑敌人。"一旁的慕晚说道。

黑暗中,管月看不清她的脸,"你一直没睡。"

"嗯,士兵不全是好人,我们不能两个同时睡觉。"

管月还是心软,"睡得有些头疼,你睡吧。"

慕晚拿出半个饼给她,"小月姐,你吃点东西吧。"小心翼翼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管月拿过那饼咬了一大口,含糊说道:"你睡吧,我看一会。"

慕晚打了个哈欠,便躺了下去。

管月一边嚼着饼,一边思索着。

她不知道醉春苑现在什么样子,发现她不见了,柳妈妈是不是得气疯。

想到柳妈妈可能生气样子,心里突然有一丝快感。

被压迫打骂了三年,这次让她生气找不到对象,给自己出了一口气。

反正回去以后,也不会待在醉春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十三章 挟持


管月和慕晚被安排在褚宇遥休息的大帐里,对外说她们说是近身服侍的侍卫。然而褚宇遥一般去了睡帐也是看书。

管月心里有些不忍和动摇。

昏昏的烛光下,少年的侧脸俊朗坚毅。

自己在后世也就会做些点心,这里行军大仗没有条件,只有硬着头皮给做了一些,递过去。

褚宇遥看着很是开心,"多谢月儿。"

管月弯起嘴角,又试着问道。

"王爷,这山匪不好打吗?都好多天了。"

褚宇遥放下书,深邃的目光看向前方。

"也不是,这帮山匪似乎并不想打,这几天也只是借着山险只守不攻。"

管月听了也觉得奇怪,哪有这样的山匪,"莫不是他们实力不够。"

褚宇遥摇摇头,"也不是,据说这山匪个个武艺高强。"

"可这总耗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哪天一起冲进去将他门一举剿灭算了。"

管月是想快点回去。

"差不多了,九哥这几天正在部署,等探子回来,就可以发起总攻了。"

"嘭"一声,正在煮茶的慕晚弄掉了水壶。

管月吓了一跳,赶紧过去帮她收拾:"小晚,你没事吧。"

"没,没事。"慕晚看起来神色慌张,眼神也有些躲闪。

管月心生疑窦,看了看她什么都没说。

接下来的几晚管月都没敢睡熟,慕晚的举动让她觉得很奇怪。

又待了两天。

这天管月拎着汤,送去中军大帐时,几路先锋大将正在商量进攻打事宜。

管月默默的将点心摆好,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旁边的蜡烛架子,发出声响。

还好她克制自己没发出声音,场内的其他人看着她将架子扶起来,又摆好蜡烛,没说什么。

出了大帐,管月的心还扑通扑通的跳着。

感觉自己跟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姐。",慕晚突然出现在她背后,吓的她一哆嗦。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看四周都是巡防的士兵,"当心被发现。"

慕晚嬉笑着,"里面太闷了,我就出来溜达一小会。"

管月没再说什么,低头拉着她往帐内走。

"晚饭吃了吗?"

慕晚嘟囔着说自己不饿,后又问道:"小月姐,他们什么时候进攻啊。"

管月看了她一眼,"不清楚。这种机密的事情王爷不可能告诉我们的。"

慕晚木木的"哦"了一声,"晚上风大,姐姐喝点热茶吧。"

"嗯。"管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觉得茶水有些涩。

"小晚,这茶怎么回事啊?"

慕晚在旁边喝了一口,"还好啊,没什么,姐姐你再喝一口试试。"

"嗯,是我的舌头出问题了。"她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

"小碗,这茶叶是不是坏了,味道-"她感觉到不对劲,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小晚,你-"话没说完,管月一头磕在了案几上。

褚宇遥和褚宇朗正在商议总攻的事情,帐外一个跑来一批马,一个人从马上跌进来,大喊道:"王爷,不好了。山匪突然来攻。"

褚宇朗冲到外面,"怎么回事。"

那人一脸血迹,哭道:"咱们刚准备集结,那边山匪突然来攻,他们准确知道我们进攻的部署,提前用了箭阵。"

褚宇朗脸上的杀气顿起,抽出佩剑,怒吼道:"跟我走。"

这时,周围突然一片喊杀声。

显然,山匪已经来到了这里。

侍卫道,"王爷,咱们快走吧。"

褚宇朗嘴角抽搐,他带兵打仗以来,第一次被人逼近大营,而且还是一群不成气候的山贼。

褚宇遥直接往自己的睡帐跑去,看见慕晚拖着小月往外走。

他心里大骇,以为她出事了:"月儿。"

慕晚一惊,发出一声嘶吼。然后掏出一把匕首抵在管月的脖子上。

褚宇遥不敢相信的看着慕晚,"你要干什么,放开她。"

褚宇朗等人闻声赶来,看了眼前的情况,眼神带着杀气看向慕晚:"你是内奸?"

慕晚警惕的看着几个人,"你们别过来。"

这时,管月悠悠醒转,眼神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人影,有气无力的说道:"王爷。"

她明显看见褚宇尧眼神里的惊喜。

"小月,你醒了。"

慕晚喝道:"别动。"

管月这才发现,自己脖子上架着一把刀。

褚宇尧担心死了眼睛死盯着那把刀,她看向慕晚:"你放开她,我来做你的人质,我是王爷,比她好用。"

慕晚眼神在几个人身上流转,目前最好的突破口在十二王爷那。

"十二王爷,我只要小月姐。"

管月纳闷了,"小晚,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当日舍身救你,就换来这个?"

小晚低声道:"小月姐,对不起。"

褚宇朗目露凶光,步步紧逼。

慕晚拖着管月一步步后退,"你不要过来。"

褚宇朗就像没听见似的,仍旧步步紧逼。

褚宇遥在一旁急死了,"九哥,你放开让他们走吧。"

慕晚心一横,"小月姐对不起了。"

管月只觉得脖子一疼,登时有鲜血流了下来。

褚宇遥急了,"使不得,使不得。"

这时,不远处传来喊杀声。

其他士兵说道"王爷,咱们快走吧,往东去汇合。"

褚宇遥不肯,"小晚姑娘,你放下小月你自己走。"话音落,一根箭羽落在跟前。

"王爷,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褚宇朗看向管月一眼,转头道:"十二第快上马。"

褚宇遥不肯,"九哥,救小月。"

眼看喊杀声越来远近,褚宇朗吼道:"带十二王爷走。"

士兵都是九王爷的亲兵,只听他的。

他们拥着十二王爷往回走。

管月看着褚宇遥,她居然读懂了那眼神里的担忧和不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十四章 上山


管月被慕晚带到了一个山上,一路上都被黑布包着头,什么都看不见。

"小月姐,你先和我在这个房间住着。"

头罩被拿开,管月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房子。

很简陋,但是很干净。

马上有人端进来饭菜。

"姐姐,你先吃点饭吧。"

管月却只是盯着她,"慕晚,你是一开始有意接近我的吗?"

慕晚知道她心里有气,"你先吃饭吧,毕竟流了血了。"

管月确实也饿了,看着眼前的饭菜还不错,心想着不管怎么样先吃饱饭再说。

饭菜很香,她却越吃越想哭。

本以为流落到妓院已经很惨了,差不多要脱离的时候又被拐来土匪窝。

一连两天她只吃饭睡觉,根本不理会慕晚。

这会她吃完饭躺着休息,听到有脚步声逼近,她以为是慕晚,翻个身朝里。

"听说在青楼里,是你舍身护着我妹妹。"

是个男的,管月一骨碌爬了起来。

看着站着门口的人,此人年岁不大,长相俊俏,眉宇间和慕晚很像。

"你是?"管月开口。

"我叫慕晨,是慕晚的哥哥。"

管月想起来,那晚逼近大营的的带头人,只是没想到这么年轻。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慕晨听出她的恶意,"我们虽然落草,却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管月冷哼一声,"那京城里几个失踪的姑娘不是你们干的?"

慕晚挑眉,"是,但我那也是为了找我妹妹。"

管月没好气,"你找妹妹,为什么伤害别人家的姑娘。"

"你。"慕晨见她敌意甚重,直接将她拖下来往外走。

慕晚回来看见此景,正欲拦住,慕晨一把推开她。

管月心里愤愤,到底是匪寇,真粗鲁。

她被拖到了山前的一座小院里。

"你自己看看,去问问她们,上山之后,我是怎么待她们的。"

说完,木门被重重的关上。

管月看了看几个姑娘,"你们是京城人吗?"

几个姑娘点点头。

"他们为什么掳你们来?"

其中一个姑娘说,"慕公子不敢派人到京城,只好委托别人去找她妹妹,结果我们几个因为和画像上相似,就被掳来了。"

管月颔首,"那为什么不把你们送回去。"

那姑娘又回道:"慕公子说等找打她妹妹,必然会放我们回去。"

管月想想也能理解,一个个放回去,会加剧这里暴露的风险。

管月离开小院找到了慕晨。

正在训练手下的慕晨看着她,一脸俾睨。

管月走到跟前,轻咳一声:"那个,你送那几个姑娘回去的时候,也会一块把我送回去的是吧。"

慕晨没有看她,昂起下巴,轻飘飘的给她一句话:"不行,我妹妹喜欢你,你留下来陪她。"

管月一听瞬间炸了,转身就走。

慕晨一看赶紧上前拉住她,"你这人怎么想的?在哪里不比比待再妓院那种地方好吧。"

管月气急了,"我愿意待在哪跟你有什么关系。"她这一吼把慕晨吓了一跳。

她走之后,一手下走过来问慕晨:"老大,这是不是压寨夫人,脾气挺大。"

慕晨看着那个气鼓鼓的背影没有说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管月》

第十五章 逃脱


管月回去后,更不愿意和慕晚说话了。

虽然她知道这和慕晚关系不大。

眼下最要紧的是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倒不是这里不好,她得回到九王爷身边,借机查清当年村庄灭门惨案。

这两天,管月在这山上走了走。

知道这山叫珉子山。

在山腰上,有个独立的小屋,里面住着个老奶奶。

老奶奶看她是生人,仍然很热乎的招呼她进去做。

"奶奶,你怎么一个人住在这里啊。"

老奶奶在纳鞋底,"晨子知道我喜欢安静,就在这里特地给我弄个小屋。"

老奶奶又道:"你是晨子新抓来的吧,对不住啊。晨子是为了找小晚那丫头。"

"奶奶,你为什么住在这里?"其实她想问为什么和土匪住在一起。

老奶奶笑了。

经过聊天管月才知道,这老奶奶是拾荒老人,偶然间被慕晨救起来接到这里照顾。

而慕晨也不是生来做土匪的,小时候家乡遭了水灾,一路逃难,到了珉子山。

在这里开荒种地,后来一些流离失所的人也到了这里。

据老奶奶说,慕晨他们没有干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反而还帮助了很多人。

因此,他的人越来越多。

要不是因为慕晚偷偷溜下山,也不会出这档子事。

管月心里有了主意,她打算找慕晨谈谈,让自己回去。

等到京城那边查清养父母的惨案,就回到这珉子山上来。

可等她回到山顶上,怎么都找不到慕晨,慕晚也不见踪影。

不仅如此,练武场也空无一人。

难道是?

管月飞奔的顺着另一侧山路下去,果然看见慕晨带人埋伏在山腰的丛林里。

应该是九王爷带兵来了,她得想办法阻止这场战争。

管月小心翼翼的顺着丛林往下走,她要绕过这些人,必须走没有路且荆棘丛生的陡崖。

她加快步子往下走。胳膊,脚踝处传来刺痛,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山势陡峭,有时抓不稳,还滚落几圈。

这山太高,她才下了一半就气喘吁吁。

下面还有很长的陡坡,她本来就有恐高,现在更有一种眩晕。

"小月。"

背后冷不丁的一声怒吼,吓的一个激灵,连叫都没有来得及直接滚了下去。

身上不断有刺痛感传来,她以为这下要完了。

咬着牙,闭上眼,快滚落山底时,被一个人接住。

她又闻到了那种皇家特有的焚香,睁眼一看,"十二王爷。"

褚宇遥看着管月滚下来的山坡,陡峭不说,怪石嶙峋,荆棘丛生。

"我正准备攻上去,你怎么就这样下来了。"

管月一骨碌从他身上起来,张口就问"十二王爷,九王爷呢。"

褚宇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身上的被刮坏的衣服,还有点点血迹,"你的伤没事吧?"

管月现在顾不得这些,她得让这场仗停下来。

"小月。"山上又传来慕晨的喊声。

褚宇遥拿起弓箭准备射杀,管月一把按下来。

"十二王爷,他们不能杀,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他们上次抓的姑娘也都在山上,正准备放回去呢。"

褚宇遥将信将疑,"匪寇狡猾,不要被他们蒙骗了。"

管月着急了,握着弓箭那头对准自己。

"我用性命担保,他们是良民。"

褚宇遥看她这个动作,手立即松了。

"九哥在山路的正门准备攻击!"

"快带我去。"

褚宇遥一把将她抱上马,"你现在跟我说说,珉子山到底怎么回事。"

"等见了九王爷一起说吧。"她现在只想快点见到九王爷。

骑马带她赶到了珉子山的正门。

见还没打起来,心忽然就放松了。

"九王爷,不能打。"

褚宇朗看见她先是吃惊,"小月你怎么逃出来的。"

管月着急道:"王爷,先撤兵再说。"

"本王都到这了怎么撤。"

"王爷,先撤兵再说,我会慢慢跟你说清楚。"

褚宇朗不肯,"月儿,本王出征还没有不战而归的先例,何况不灭他们,如何对得起我死去的兄弟。"

"王爷,我知道您重情重义,但这珉子山山势着实复杂,王爷虽然能收服珉子山,但是大伤亡再所难免。"

褚宇朗心里权衡了一下,"那你说怎么办。"

"不打,回京之后王爷可以这么说,经过一番打听,知道珉子山都是流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打算和平时收服,而之前被逼到大本营,就是王爷是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引珉子山的首领露面。"

褚宇遥想也没想站了出来,"九哥,就听小月的吧。一切后果我来担着。"

褚宇朗的眼神变的幽深起来,不经意的挑了下眉。

"好。"

继续阅读《皇后管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