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周若彤,柳姨娘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婉出清扬
简介:糊里糊涂的穿越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还穿越在右相府里最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身上,还被赐婚给晋王,那个冷的跟冰块儿一样的男人,可是奈何人家长得美啊,二十一世纪的什么欧巴,什么大帅哥通通都没法比好吧,可是人家对自己一股子敌意,怎么破!
角色:周若彤,柳姨娘
小说《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周若彤,柳姨娘完整版免费阅读

《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诈尸


天空中的乌云在聚集咆哮着,闪电雷鸣夹杂而至。

右相府里一片寂静,丫鬟婆子都站得远远的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被当成了出气筒。

“你们两个贱婢!竟然连大小姐都照顾不好,要你们何用?拉出去乱棍打死!”

“姨娘饶命啊!您当时许诺了奴婢,说只要奴婢按照您的意思办事,就会放了……”

丫头秋红后面的话还说出来,柳姨娘上前就是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脸上,额头上青筋暴起,指挥着身后的柳妈妈:“还不快把这个胡言乱语的贱婢给我拖出去。”

右相周霖宜的神色在柳姨娘身上流连了一下,郑重的问身边的曹太医:“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相爷,大小姐的身子都凉了,老夫无能为力,赶紧准备后事吧。”

说完挎着自己的药箱出门了。

柳姨娘一把扑在了床、上,嘴里大喊着:“我可怜的孩子啊,你马上可就要成为晋王妃了,怎么就这么福薄呢?”

她边哭边用手帕抹泪,然而眼里一点水光都没有,倒是面上的喜色都掩饰不住。

“派人去通知皇后娘娘,辅国公府还有镇国公府。”

“是。”

柳姨娘扶着周霖宜离开了海棠苑,天空中已经开始下起了大暴雨,丫鬟婆子们倒是一开始就预备好了雨伞。

离开大门的时候,柳姨娘回头看了一眼大门,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守门的几个婆子会意了。

周若彤感觉自己的脑袋是晕晕的,睁开眼睛,房间里很黑,只是点着几支蜡烛,这是停电了吗?不对,这个房间的格局怎么有点像是影视城的那种房子呢。

她猝然起身,“我这是在哪?”

“啊——!小、小姐,小姐醒了。”

小丫头从最开始以为诈尸的惊恐中醒了过来,立马就扑了上去。

她双眼红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周若彤感觉似乎一道闪电劈开了自己的脑子,脑子里突然挤进来许多不属于自己的回忆。那个模糊的影子,梳着古代发髻的女子,居然跟自己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一炷香的时间,她再度睁开眼睛。

看着眼前瘦弱的小丫头,她眼里闪过一丝的狠厉。

“春华,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我醒了,你从后院翻墙过去找爹爹。”

春华惊恐的点点头,然后瘦弱的身子消失在了夜幕里。

周若彤重新躺下,脑子里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柳姨娘设计让自己的两个丫头将自己推进了池子里,待发现自己的时候已经是气息全无,哪怕是太医院的院首曹大人也束手无策,而柳姨娘之所以敢这么做,无非是因为自己还有三个月便要成为晋王妃了。

外面此时一定全是柳姨娘的人,那她干脆就继续装死好了。

暴雨打在窗户上,凛冽的风从窗户间灌了进来,她这才发觉自己全身无力,虽然说这是初冬,被人推下池子活活挨冻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

晋王府的书房里,晋王萧成渝站在窗前,长身玉立,看着窗外的雨打在窗户上,溅起的水珠洇湿了自己的衣裳。

“爷,相府的那位大小姐听说过世了。”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他的身边,毕恭毕敬的禀报。

萧成渝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微笑,“死了就死了,一个连自己都没办法保护的人,本王要来何用,他右相府不是还有好几个小姐吗?”

“可是嫡出的只有大小姐一个。”

“那就看着好了,右相府的那些庶出小姐要是有能耐变成嫡出,本王娶了又何妨。”

他漆黑的眸子里闪着光,让人看不清眼里的情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2章:嫁妆单子


周霖宜带着人过来的时候,海棠苑外面的几个婆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柳姨娘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那狠厉的眼神吓得几个婆子一个哆嗦。

“爹爹,女儿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周若彤看到父亲进来,从床、上想要起身,差点摔下去,周霖宜上前扶住了她:“快躺好。”

又回身吩咐相府总管,拿着自己的拜帖去请曹太医回来。

曹太医摸着自己的长须,沉吟了一下,半晌才皱着眉头开口:“老夫行医这么多年都没有见到这样的病例,大小姐真的是福大命大,这才能够起死回生。”

送了曹太医离开,周霖宜交代了几句好好休息之类的话,便要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爹爹,三个月之后是女儿的婚期,府里该给女儿预备着嫁妆了。”

周霖宜脸色一黯,盯着这个长女神色莫名。

这个嫡女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见到他总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所以总不讨他喜欢,难得开口跟他说话却是要讨要嫁妆。

他脸色一黑:“你堂堂相府的大小姐,难道父亲会克扣你的嫁妆不成?”

“爹爹,女儿不是此意,只是之前听柳姨娘院子里的两个嬷嬷在议论,说二妹妹也要跟着女儿一起嫁过去,还说想要……”

她看了一眼柳姨娘,不敢再往下说。

“想要什么?”

“爹爹,女儿自知姿色平平比不得二妹妹,女儿自请入宫拜见皇后娘娘,请求她给二妹妹和晋王赐婚。”

柳姨娘上前一把拉住了周若彤:“这孩子,从哪里听来这胡言乱语的话,你是相府的大小姐,若兮还能够越过你去,快回去好好的休息,你的嫁妆我正在命人准备着。”

面上言笑晏晏,心里简直要掐死这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开始伶牙俐齿了,死了一次之后变聪明了居然。

“不用了柳姨娘,母亲当初嫁过来的嫁妆留给我就是了,听说嫁妆单子在爹爹这里?”

她又转向了周霖宜。

周霖宜已经脸色铁青了,当初周若彤的母亲,也就是辅国公府的三小姐,嫁过来时的盛况直到现在还会被人津津乐道着,当年周若彤母亲的嫁妆足足有一百六十台,只比公主少了二十台,其中更是有不少是皇家赏赐的好东西,让京城不少人眼红。

既然进了相府的东西,怎么能随着周若彤一起再离开相府?

这些年来相府的花销可是都靠着当年夫人的嫁妆,那些好铺子好田庄可是日进斗金啊。

“明天我让人将嫁妆单子送过来给你。”

周霖宜脸色铁青的带着愤恨不甘的柳姨娘,一起离开了院子。

海棠苑里原本还在守候着的那几个婆子也都撤了出去,整个院子里只剩下了主仆二人,还有院子里光秃秃的海棠树在伸展着枝桠。

“春华,这么多年多亏了你一直在照顾着我,从今以后,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大小姐凛冽的眼神让春华觉得有些陌生,这么多年大小姐在柳姨娘的打压下禁喏寒蝉,可是从来没有反抗过,可是今天。

她的视线转移到了周若彤身上,周若彤却拿起了桌子旁边的一盏油灯,直接扔在了床榻上。

春华惊恐的大叫:“小姐你干什么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3章:从此不必受制于人


周若彤一把拉住了她要扑上去的身子,眼里带着轻蔑:“这海棠苑不是我大小姐住的地方,让过去的周若彤一起在这里烧了,然后重生吧。”

“小姐你说什么啊,奴婢听不懂。”

周若彤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你去告诉父亲海棠苑走水了。”

右相府的正厅,周霖宜头疼不已的看着下面站着的女儿,她衣衫单薄,眼里的那股子倔强,让他一股无名火升腾了起来。

“海棠苑是你的闺阁,你也不小心着点,居然走水了,府里现在也没有现成的院子给你住,就算是要修葺也得等到明年开春。”

真是见识到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这具身、体的老爹未免是太薄情了些,这么大的一个相府,居然说没有现成的院子?

年底我都嫁了,还等到开春?不就是为了省钱吗?

“爹爹,是女儿的不是,女儿就是觉得有点冷,可是海棠苑里没有炭火,我只能烧一些柴火取暖,谁知道就走水了。”

她楚楚可怜的跪在地上,抹着眼泪哭诉。

柳姨娘气得七窍生烟,赶紧上前扶起了她:“大小姐,府里现在都还没有开始生火,大小姐觉得冷,恐怕是身子不好,我立马请人来给大小姐号脉。”

周若彤好不凄楚的膝行上前,一把拉住了周霖宜的袖子:“爹爹,这大冷天的,女儿掉进了水里,身子畏冷也是正常,不想麻烦府里的众人,况且我跟春华身上分文也没有,连海棠苑值钱的东西都被那些奴才抢了,女儿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啊。”

“什么?我堂堂相府的嫡女,居然被奴才欺压,真是胆大包天。”

他一巴掌拍在了座椅扶手上,震得满屋子的奴才们都跪了下去。

柳姨娘气得七窍冒烟,这大小姐自从起死回生之后,不仅敢跟自己反着来,居然什么都不顾及了。

周若彤在父亲没有看到的地方,回头对着柳姨娘嫣然一笑。

想借着我身子不好,将你的女儿顺理成章的送到晋王府?哼。

周霖宜以雷霆手段惩治了一大批从前服侍过大小姐的人,到底是堂堂右相,自己可以不重视这个女儿,但是不允许这些奴才们上天。

“若彤,你今晚上就住到紫荆阁去吧。”

周若彤规规矩矩的对着父亲行了大礼,目送着父亲离开,她才在春华的搀扶下绕了大半个的相府到了紫荆阁。

春华满脸的喜色都遮掩不住,连走路都是带风的,看向自家主子的眼里满是钦佩。

“大小姐,你可真是厉害啊,这紫荆阁可是比海棠苑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了。”

周若彤睨她一眼:“紫荆阁也不是咱们长居之地,以后我们不会一直在这里,天下之大,我们从此不必受制于人。”

“大小姐,可是府里管家的是柳姨娘。”春华到底还是心有恐惧。

“罢了,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去给我倒杯水来,渴死我了。”

春华答应着离开。

周若彤坐在紫荆阁的院子里,稀疏的月光从枝桠间渗透出来,斑斑驳驳,好歹这个世界上的月亮跟自己的那个世界是一样的。

春华捧着沏好的茶出来:“小姐,这紫荆阁里只有这样的茶叶,委屈小姐了。”

周若彤浑然不在意:“春华,跟我细细说一下这府里的几位姨娘?”

春华说了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了,周若彤再结合自己脑海中的记忆,眼里一片阴沉。

“徐姨娘最近很得宠不是吗?”

春华睁大了眼睛,“小姐你想干什么?”

周若彤坐了起来,靠近了春华,在她耳边耳语了一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4章:二小姐的腿断了


流芳阁内室,周若兮靠在柳姨娘身边,一脸的怒气冲冲,“娘,女儿不管,你一定要她死!这府里向来是娘当家,做得干净点,谁又能查到,到时候我就可以代替她嫁入晋王府了。”

柳姨娘揉了揉太阳穴,一阵头疼。

她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这周若彤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落水之后居然开始兴风作浪了。

“娘,我不管,我此生非晋王不嫁。”周若兮继续摇着柳姨娘的手臂撒娇。

柳妈妈赶紧将周若兮拉开:“二小姐,你让夫人静一静,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周若兮瞪了一眼柳妈妈:“你给我出去,我跟娘说会儿话。”

柳妈妈迟疑的看向柳姨娘。

柳姨娘点头,柳妈妈这才带着丫鬟婆子全部都退了下去。

“娘,我知道这些年你不容易,你除了伺候爹爹,还要防备着这后院的几个小妖精,可是只有女儿做了王妃,您才会被扶正。”

柳姨娘的瞳孔猛地一收缩,她伸手抚上了女儿娇嫩的脸庞。

“若兮,你放心,娘一定会让你成为晋王妃的,娘已经有了主意,只是这一次你不能打草惊蛇,你这几天好好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少出门,少去招惹她,只有这样,之后你才能摘得干净。”

“女儿听你的。”

从流芳阁出来,周若兮笑容满面,想到自己要做晋王妃,成为京城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她的步伐都快了许多。

……

“小姐,你这样做柳姨娘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难道不这么做柳姨娘就放过我们?她心里那点小九九我是门儿清。”

于是,在某个小丫头还在犹豫的时候,某位大小姐借着黑夜的掩护亲自动手了。

她悄悄的提前绕路到了周若兮的前面,将一把黄豆洒在了那青石板路上。

周若兮提着自己的金丝裙,左边是贴身的丫头拎着灯笼照路,身后还跟着她的奶妈。

春华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即将发生的事情,让她发出声来。

周若兮突然一把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脚踝在鬼哭狼嚎起来,急得贴身丫头和奶妈也是一阵手忙脚乱。

周若彤捂住了即将要笑出声来的嘴巴,拉着春华迅速离开了那里。

进了紫荆阁,她惬意的躺在床、上,终于是笑了出来。

春华还是惊魂未定,犹犹豫豫的开口:“小姐,这大晚上的,要是二小姐出了什么事,柳姨娘一定非扒了咱们的皮不可。”

周若彤终于停止了笑,“春华,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不会让柳姨娘的人欺负你了,你难道不明白吗,以后我是晋王妃,在这右相府里,我是嫡出的大小姐,柳姨娘都是个奴婢,你懂吗?”

迎着主子期待的眼神,春华点点头继而又摇摇头。

“算了,让你明白这些真的是难为你了,总而言之今天晚上我们哪都没去,就一直乖乖的待在这紫荆阁里。”

“是,这个奴婢明白。”

于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她就华丽丽的翻身了,狠狠的修理了那个过去的十几年一直欺负自己的庶妹。

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她被春华叫醒,听着紫荆阁外不知名的鸟儿在啼鸣,突然也不那么的嫌弃这穿越过来的生活了。

“小姐小姐,二小姐她,二小姐的腿断了。”

“什么?!”

她激动从床、上一把翻身坐起。

“奴婢是说二小姐的腿昨天摔断了,柳姨娘哭的跟什么似的,但是太医来了说没什么事,修养个两个月是能够复原的。”

周若彤又一把躺下:“真是没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5章:好好的等着你的客人吧


躺下不过三秒钟,她又跳了起来,“走走走,给你家小姐梳个漂亮的发髻,挑一件好些的衣裳,二妹妹遭了难,我们总得看看去才是。”

到底是紫荆阁没什么好东西,周若彤能拿得出手的,居然是从紫荆阁的院子里挖了一株梅花,栽进了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盆子里。

春华捧着梅花,主仆二人雄赳赳气昂昂的朝周若兮的梅花苑去。

梅花苑里,柳姨娘杏眼圆睁正在焦急的问太医能不能尽快的康复。

“要想以后不留下后患,需得卧床休养三个月,告辞。”

太医倒是有些不太给这位姨娘的面子,直接呛了回去。

已经走到梅花苑外面的周若彤笑了,看来出了相府,她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而已。

她快走几步,梅花苑外面的丫鬟婆子见到她带着丫头来了,还特意看了看春华手里的那盆梅花。

柳姨娘身边的管事妈妈亲自出来迎接周若彤,看到春华手里的梅花眼里闪过不屑。

春华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周若彤给她一个眼神,自己本来就不想来看这位妹妹,更何况要是让柳姨娘知道这位妹妹的骨折就是自己害的,更是脱不了干系,就没打算送什么好东西来。

柳姨娘端坐在暖阁里,看到她进来,倒是笑容满面,上前扶起她:“若彤来了,快坐,你妹妹啊没事,难得你惦记着。”

她脸上亲亲热热,可是指甲早已经穿过了周若彤的衣服,掐进了肉里。

她突然装作跌倒的样子,趁着柳姨娘来扶,胳膊肘伺机撞在了她的肋骨处,凭着自己跆拳道的功底,这一撞可有的她受了。

“姨娘快起来,都怪若彤。”

柳姨娘简直要气炸了,这个死丫头,她对着管事妈妈使了个眼色。

“无妨,你没事就好,你妹妹正在闹脾气,你就在这里陪着我坐一会儿吧,这梅花向来是你妹妹喜欢的,我会告诉她是你送的。”

“姨娘真是客气了。”

小丫头端上来两杯茶,青花瓷茶碗,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

“这是西湖龙井,你尝尝喜不喜欢,要是喜欢,我让人给你包一些带回去。另外你到底是要出嫁的人了,从前姨娘有哪些做的不好的,请你原谅姨娘,你是将来的晋王妃,可要好好帮衬着你二妹妹,她是庶出,身份比不得你,如果遇到合适的子弟,你记得跟姨娘提一提。”

柳姨娘满脸的真诚,周若彤笑着端起茶碗也回应着。

老虎突然来求饶,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她一定是想了什么法子来对付自己了。

然而她还是大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相府内院,还是在柳姨娘的院子里,都敢对自己动手,她端起茶碗那一刻,柳姨娘的眼里是得意的笑容。

怎么全身这么热,她伸手将身上的衣服撕开,却还是觉得热。

天啊,为什么这么热,全身上下像是蚂蚁在咬噬自己一般。

睁开眼睛,入眼一片粉红色,这是哪里,连垂落下来的床幔都是粉红色。

周若彤觉得自己现在需要什么东西,脑子里一片混沌,她一口咬上了自己的舌尖,总算是脑子里有了一丝清明。

她明明是去看周若兮,在梅花苑喝茶,所以,是那茶有问题,不是吧,刚刚穿越过来等待她的居然是椿药。

周若彤挣扎着起身推开门,门外居然站着两个粗壮的妇女。

“我们这地方来了就休想离开,好好的等着你的客人吧。”

被推到在地上,她觉得全身都是酸软无力。

不能留在这里,否则她不仅成不了晋王妃,还会成为相府的耻辱,那自己真的要挂了。

她强撑着走到了窗户面前,不远处一辆马车缓缓往这边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6章:大哥,我先走了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翻身下坠,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蝴蝶一样,在空中翩然飞舞。

萧成渝从宫里出来,眉头紧锁。

然后,砰的一声巨响,一个重物直接掉落在马车里,幸好马车足够宽敞,才没有砸到他。

“哥们,江湖救急。”

周围的小商贩都聚集在一起对着马车指指点点,萧成渝看着怀中的人儿红润的肌肤。

他强迫自己不要去看。

“该死。”

他低低的咒骂一声,然而怀里的人的小手已经滑到了他的脖子,在跟他的衣服较劲。

“爷,怎么了?”

驾车的人倒是恪守本分,没有掀开马车的帘子,只是感觉马车里有些异样。

“没事,去别院。”

萧成渝的声音里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可是怀里的人终于解开了他的衣服。

她就如同章鱼一样缠了上去。

“这可是你主动的,跟本王无关。”

他的唇开始迎上着她的红唇。

马车停在了别院的门口,萧成渝抱着怀里已经只剩下肚兜的人从马车的顶上腾空而起,从窗口进、入了别院的主院。

一番酣畅淋漓的纠缠之后,周若彤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恢复了清明。

她打量着这个房间,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空气里甚至有香味,她挣扎着要起身,感觉自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而身边的人争用手肘托着脑袋,紧紧的盯着她。

身边的这个人很危险,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实在是可怕。

“那个,谢谢了,我先走了。”

从被子里出来,却发现自己浑身一丝不挂,吓得她一下子又回到了被子里,身边的男人嘴角噙着一抹笑容,可那笑容却未达眼底。

睡都睡过了,看看身子就看吧,管她呢。大清早亡了,女人的贞洁只有古人才看的重要,没必要遮遮掩掩。

于是,在萧成渝注视的目光里,她居然大方的从被子里出来,下床找自己的衣服。

“该死,这衣服真是难穿。”

很显然这盘扣什么的实在是自己一个人搞不定,这华而不实的东西都是谁设计的。

她急的满头冒汗,勉强在一柱香的时间里将衣服传好了。

推开门,门外是一样冷着脸的一个男子,看样子是侍卫,看到她出来,眼里迸发的寒意简直要将人都冻僵了。

“那个,大哥,我先走了。”

寒光一闪,侍卫手里的剑就横在了她面前,挡住了出门的路。

“让她走。”

从别院出来的时候,她完全辨不清方向,好在找了个路人问了右相府的宅院。

右相府门口,周若彤一出现,惊得正在守门的小厮一个转身就跑。

周若彤大喝一声:“给我站住,你往哪里跑?”

自从右相惩罚了之前伺候周若彤的一批人之后,她在府里不再是指使不动奴婢了。

那奴才跪在地上赶紧磕头:“回大小姐,奴才是准备去跟柳姨娘报告一下田庄的管事的账目。”

周若彤心说你是打算去跟柳姨娘说我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吧,早知道你是柳姨娘身边的一只狗。

她此时此刻恨不得扒了柳姨娘的皮,这个姨娘,不过是相府的一个奴婢,居然敢谋害嫡出的大小姐,还卖到了窑子里,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

可是现在还不是收拾她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找到春华。

她越过那几个奴才,雄赳赳气昂昂的直接去了流芳阁,远远的就能够听到院子里的欢声笑语,院子外面的几个丫头婆子看到她跟见了鬼一样,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7章:助一臂之力


“我来找我的丫头春华。”

柳姨娘得了消息扶着柳妈妈的手出来了,她上下打量着干干净净并没有半分污秽在身的周若彤,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柳姨娘,春华今天是留在你这流芳阁帮忙的,我特意带她回去。”她强忍住内心的愤怒,看着对面的笑脸,强迫自己不要动手。

柳姨娘楞了一下,柳叶眉皱了起来,脸上立马冒出了笑容:“春华这丫头实在是不伶俐,在我这里帮会儿忙,就把我最心爱的玉镯子给我摔成了两半,这可是相爷花重金给我买的呢,这样吧,我让柳妈妈给你重新送几个丫头过去。”

周若彤摇头:“春华伺候我多年,既然是犯了错,当然是由姨娘责罚,只是今天的事情我正在想怎么跟爹爹说呢。”

“今天的事情,什么事情?”

徐姨娘带着贴身的丫头从外面进来,看到周若彤和柳姨娘对峙,捂着嘴娇笑:“我老远就听见姐姐这院子里的热闹了,特来看上一看。”

柳姨娘恨恨的瞪了一眼徐姨娘,这个新进来的姨娘,实在是颇有手段,右相已经许久不进自己的院子了。

“姐姐,我院子里的人上午在后门逮到了一个人,恰好是柳妈妈的侄子,这柳妈妈的侄子不是在田庄吗?”

徐姨娘的话让柳姨娘和柳妈妈等人齐齐变了脸色。

柳妈妈看向了自己的主子,眼里满是乞求。

徐姨娘一看这阵势,忍不住再补一刀:“听说柳妈妈娘家只有这么一个侄子,你说我要是让相爷来审讯一下他,不知道会审出什么样的内情来。”

柳姨娘的指甲把手心都掐烂了,僵硬的脸终于没好气的吩咐下面的人。

“去,把春华带出来。”

被两个粗使丫头架出来的春华已经昏迷了,身上的衣衫已经被血染红。

周若彤上前接过春华,接触到柳姨娘的眼神,让柳姨娘居然不自觉的后腿了一步。

“今日之事,他日若彤必然十倍还给你。”

徐姨娘扭着细腰也跟着周若彤离开了流芳阁。

柳姨娘脸色灰白,差点就要跌坐在地上,柳妈妈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手。

“夫人,都怪奴婢的侄子没用,但是奴婢娘家就只有这一个独苗,奴婢愿意代他受罚。”

柳姨娘摆摆手,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为什么落水之后醒过来的周若彤性情大变,她又是怎么从窑子里逃脱的呢。

“让人去查,她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是。”

周若彤扶着春华进了紫荆阁,徐姨娘让贴身的丫头去请大夫,第一次让柳姨娘吃瘪,她心里也很痛快。

环顾了一眼紫荆阁,一脸的嫌弃:“大小姐,不是我说你,你堂堂相府的小姐,你看看你这院子,你去二小姐的梅花苑看一下,她那里可比你这里好多了。”

“不过是暂时的居所,我又能在相府待多久。”

徐姨娘反应过来,甩着手里的帕子娇滴滴的开口:“大小姐说得对,等你成了晋王妃,想要什么没有。”

虽是盟友,可是周若彤此时牵挂着春华的伤势,懒得跟这位多嘴的姨娘废话,任凭她一个人在那里说,她时不时的答复一句。

大夫很快来了,看诊之后开了方子。

徐姨娘对着贴身丫头使了个眼色,贴身丫头赶紧上前接过了方子:“大小姐放心,煎药的事情就交给奴婢吧。”

徐姨娘娇笑着坐在了紫荆阁的梨花木椅上,还颇为嫌弃的用帕子捂着口鼻。

“我在这相府的日子大小姐也看在眼里,柳姨娘有儿子撑腰,这府里都是她管着,大小姐都被她压制着,我倒是有心想让这相府后院换个主子,大小姐能否助一臂之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8章:宫里来人


今天的事情算是徐姨娘的见面礼了,周若彤打量着对面这个才双十年龄的美妾,同样都是妾室,柳姨娘独掌大权,爹爹子嗣凋零。

“这是你的想法,与我有何干系,我马上就要嫁入晋王府了。”

不管是徐姨娘还是柳姨娘都是一样的人,她有些不愿意淌这趟浑水。

徐姨娘似乎早就料到她要这么说,突然从梨花木椅上起身,靠近了周若彤,不得不说这位父亲真的是享尽了齐人之福,柳姨娘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到底是风韵犹存,这位娇滴滴的徐姨娘如同一朵开的正艳的鲜花,前凸后翘,放到二十一世纪都是一个妖娆的大美人。

徐姨娘走到她身边,突然侧身贴近了周若彤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耳语了几句。

周若彤的脸色变了几变,“姨娘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我娘是爹爹的正妻,是辅国公府的三小姐。”

“是吗,夫人是国公府的三小姐,她当年带过来的那些丫头婆子呢,为什么你身边只剩下一个春华,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要是没有一点证据怎么敢随便乱说话。”

“你有证据?”

徐姨娘嫣然一笑,走到了窗边,紫荆阁到底是位置偏僻了些,不及正院那边热闹。

“我先回去了,等你想好了之后过来找我,翠儿就留在这里照顾你们吧。”

徐姨娘已经亮出了自己的牌了,就看这个消息对自己来说值不值钱了。

“小姐,小姐……”

床、上的春华醒了。

周若彤擦干了眼泪,“春华,你没事吧,都怪我,我太鲁莽了,才害得你被打成这样。”

春华摇摇头:“小姐,你放心,奴婢什么都没说。”

翠儿端着热气腾腾的汤药进来,主仆两人立马停止了刚刚的谈话。

紫荆阁后面居然是一块紫竹林,林子里落叶飘飘,竹叶打着旋儿飞落,周若彤漫步其间,心里在思量着徐姨娘的话。

突然,翠儿急急忙忙的冲过来,“大小姐,宫里来人了,宣你进宫。”

周若彤被翠儿紧急的拾掇了一番,跟着宫里来的那位公公出了相府的大门。

相府大门口,柳姨娘带着府里的奴才送大小姐出门,看着宫里的马车驶过相府门前的石板路,逐渐消失了踪影。

徐姨娘扶着丫头的手站起来:“哎呀,到底是大小姐出身好,还有位做皇后的姨母,只是不知道姐姐对大小姐做的这些事情被皇后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柳姨娘简直是火冒三丈,懒得搭理徐姨娘,扶着柳妈妈的手急急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坐在马车上的周若彤格外的兴奋,要见到后宫之主,也就是国母,怎么不激动呢,可是激动之余她还是考虑到了许多的问题,自己有个做皇后的姨母,可是为什么相府的人还是不把自己当回事,所以这个皇后的姨母其实并不关心自己吧,那么她这次宣自己进宫是为了什么。

皇宫不仅大,而且规矩还真是多,进宫换了软轿之后,又走了长长的甬道之后才到了凤仪宫。

凤仪宫不愧是后宫之主的宫殿,斗拱飞檐都比别的宫殿更加的有气势,大门外站着四个青色衣服的太监,还有两个宫女。

周若彤下了软轿,一位宫女进去了,等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这位后宫之主才宣召自己进去。

皇后正端坐在凤榻之上,宝相庄严,头上戴着展翅欲飞的凤钗,晃的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周若彤赶紧跪下行礼:“臣女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后从凤榻上起身,居然走到她面前,虚扶了她一把,携着她的手坐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9章:保你在相府无臾


“若彤,你都长这么大了,姨母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刚刚出生,可怜你娘,绝代美人,生完你之后就离世了。”

“多谢皇后娘娘照拂。”

皇后一听这话笑了:“好孩子,本宫是你的姨母,不要生分了,听说你落水了,姨母急的不行,好在你安然无恙,要不然本宫真是没法跟你娘交代。”

她又转向身边的宫女:“琥珀。”

很快,出来一溜儿七八个宫女,齐齐端着托盘,托盘里不是上好的布料就是首饰,一看就值不少银子。

“若彤,这是给你的,待会儿本宫让人给你一起送进府中。”

十几年都不照拂自己,突然宣召自己进宫,还送了自己这么多的好东西,她有什么阴谋。

果然,那个琥珀带着所有人都下去了。

“若彤,你跟晋王三个月之后便要成婚了,本宫想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而且这个任务只有你能够完成。”

周若彤装作一副天真的样子不解的开口:“娘娘,臣女蠢笨,不知道是什么任务。”

皇后褪下手腕上那只青翠的镯子顺手套到了周若彤的手腕,“你这孩子,伶俐可人,一定能帮忙,本宫要你成婚之后,每天告诉本宫,晋王每天做了什么,他去了哪里,这些消息,你要尽可能的探听到。”

果然来了,交给自己的可是要命的事,让自己去做间谍,这要是让晋王知道了,只怕会被晋王扫地出门。

迎着皇后殷切的目光,她把事情考虑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点头:“能为娘娘效力,是臣女的荣幸。”

皇后颇为满意,“本宫给你四个丫头,这四个丫头都是我身边有品级的,可保你在相府无臾。”

“谢娘娘。”

带着皇后的赏赐还有四个丫头,周若彤回了相府,坐在马车上,她忍不住笑了,知道她在相府过得不好,只是在需要用到自她的时候,她才是个侄女了。

这样的姨母可真是不如没有,也罢,反正她给了自己好处,暂且就与虎谋皮吧。

皇家的马车刚刚停在了右相府门口,柳姨娘带着众人急急忙忙的出来迎接,待看到马车上出来的是周若彤,气不打一处来。

“呦,大小姐倒是得皇后娘娘宠爱,皇家的马车送回来,可真是出尽了风头啊。”

徐姨娘抿着嘴笑,她向来谨小慎微,已经注意到了周若彤身后的几个宫女,那通身的气派一看就是宫里有品级的,而柳姨娘不过是一个姨娘,说白了就是一个妾当着宫里人的面数落嫡出的大小姐,这出戏好看了。

她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自己新染的指甲。

周若彤扶着宫女的手从下了马车,款款走到了柳姨娘面前,对着眼前这个风韵犹存但是眼角已经满是皱纹的女人。

“姨娘,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是柳家的女儿,从前京中都传,柳家是暴发户,是买的官,姨娘这气度实在是让人心里更加会揣测传言的真实性。”

柳姨娘已经是脸色铁青了,她紧紧握住的手突然松开,一巴掌就要打到周若彤的脸上。

周若彤身边的一个宫女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柳姨娘的手腕,“看来姨娘是不懂得规矩啊,相府嫡出的大小姐岂容你这个奴婢来打骂,奴婢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从此之后服侍大小姐,姨娘要是不懂规矩,奴婢不介意回禀皇后娘娘。”

柳姨娘一听皇后的人,吓得脸色发白,差点就要跪了下去,倒是周若彤一把搀扶住了她。

她的脸贴近了柳姨娘的脸,眼里全是笑容,“姨娘,可莫要忘了规矩。”

说完,从她身边带着宫女还有宫里的大批赏赐直接进了大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第10章:不怕死就砸


右相府一个黑影腾空而起,很快消失在了人群里。

晋王府的书房里,晋王正在写字,他的字气势磅礴,遒劲有力。

黑影在书房里站定,恭敬的开口:“爷,已经查清楚了,那是右相府嫡出的大小姐,她之所以出现在窑子里,也是因为府里的一位姨娘从中做的手脚。”

晋王气定神闲的写完了一幅字,放下了手里的笔,他腰间的玉佩更加是趁得他身姿如玉。

“这位大小姐倒是命大,你找两个人贴身的看着她,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是,这位大小姐刚刚从宫里回来,听说是皇后召见,但是奴才探听不出消息,当时皇后屏退了殿中所有人。”

“你去吧,本王知道了。”

黑影一闪而出,萧成渝的眼里突然放射出一道寒光,手上微微用力,那题字的笔便一折为二,笔墨氤氲在题好的字上面。

周若彤带着人回到了自己的紫荆阁,原本平平常常的紫荆阁,因为这些赏赐的好东西,瞬间珠光宝气起来。

徐姨娘跟在身后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羡慕。

“大小姐这次得了皇后娘娘的宠爱,以后这柳姨娘就再也不敢欺负你了,对了,你不是身子畏冷吗,我今天特意让人去买了两箩筐的银碳来,可是上好的银碳。”

“那就谢谢徐姨娘了,我这里现在有些乱,姨娘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收拾好了再请姨娘来坐。”

徐姨娘扶着贴身丫头的手不甘心的退出了紫荆阁,却碰到了被丫头搀扶着的周若兮,周若兮气势冲冲的,一副要打杀对方的样子。

“让她们姐妹俩互相咬去吧,我们走。”

周若彤正头疼皇后让自己带回来的这几个宫女,服侍皇后的宫女给了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恐怕满京城的贵女们都要嫉妒自己了,更何况皇后给自己宫女恐怕还是想监视自己,这可就有些不妙了。

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个世界,莫名其妙的要成了晋王妃,莫名其妙现在身边还有几个别人的眼线,感觉自己就像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丝不挂,让人不寒而栗。

“周若彤,你给我滚出来,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小姐了,这相府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耀武扬威了?”

周若兮扶着丫头的手进、入紫荆阁便开始破口大骂,尤其是看到了满院子里摆放着的还没有开始收拾得赏赐之后,嫉妒之火便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给我砸了这些东西。”

她指挥着身后的丫头婆子们。

周若彤巧笑嫣然,她换了一身浅紫色的衣服,衣服都有些旧了,实在是不像相府嫡出的大小姐。

“你们要是不怕死就砸,这可是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

几个正准备动手的丫头婆子吓得差点倒在地上,皇家的人杀死几个奴婢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她们不自觉的开始后退。

周若兮的贴身丫头开始在主子耳边小声劝道:“小姐,我们先回去吧,夫人一定有办法的。”

周若兮一把甩开她的手:“你给我闭嘴,贱婢,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周若彤有点看不下去了,怎么,自己这个二妹妹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啊,对待服侍自己的人都如此苛刻,实在是不及柳姨娘的那脑子。

她缓步走到她面前,站在周若兮面前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人,连她脸上的睫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不得不说这个妹妹还真的是个美人,只是这个美人要是被划花了脸恐怕就不美了吧。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要逼我动手修理你。”

这句话足以引得周若兮尖叫了,她气愤的上前要动手,周若彤身子微微往旁边一移,这位可怜的二妹妹便直接进、入了大地的怀抱。

继续阅读《娘子在上:王爷,悠着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