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最新章节,白御辰,沐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忆文1
简介:她尊为皇后,却命如蝼蚁,皇帝讨厌嫌弃,大婚之夜,残忍一语“你是朕的耻辱!”侧妃处处陷害,他不分青红皂白,罚她酷刑,天蚕刀网,刀刀剜心,差点致死
但她皆焚心煮笑,一忍了得!步步为营,运筹帷幄,她将胸中那熊熊的复仇火焰,化作绕指的温柔!似一味毒药,令他饮鸩止渴
当他将真心交负,当他将权力托于,“乐儿,不管朕有多少女人,你永远是最得朕心的那个!”她嘴角蕴起嗜血的残忍:“谢谢,可你却不是得我心的那个人!”“朕,终此一生定要得到你的心!”
角色:白御辰,沐朝
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最新章节,白御辰,沐朝小说免费阅读

《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1大婚


玥朝,启睿帝七年,初春。

喧闹的锣鼓声终于在夜幕降临时慢慢地停了下来,热闹,依旧在皇宫各个角落蔓延着。

今天是她和白御辰的大婚之日,纵然是她和他有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却丝毫不影响这场婚礼的进行,皇宫之内处处张贴着大红的喜字,嫣红的灯笼也随处可见。

她,夏侯赏乐,沐朝最受宠的公主,今天无比风光的成了玥朝的皇后。

十里长街的嫁妆,百人的送亲队伍,十六人的花轿相送,无不彰显出沐朝皇帝对她的宠爱。

严肃的皇宫因为今日的婚事,异常难得的多了几分欢快和喜庆。

然而,在这凤栖宫中,却一点都看不到热闹的痕迹。

静,异常的安静,寝宫中没有一点声音,就连自己轻微的声音都像是透过空气飘渺而来。

夏侯赏乐身着绣着金凤的喜服,挺直了脊背静静地端坐于床沿,一室的喜庆好像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大红盖头遮住了她绝美的容颜,也掩去了她眼中的嘲讽。

这场婚礼,本就不该发生的,却又出乎意料的顺利完成了。

宫女太监早就悄悄退了出去,寝宫中只有夏侯赏乐轻微的呼吸声和摇曳的烛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夜,也越发的深沉了。

窗外,冷风骤起,摇曳的烛光几欲熄灭。

夏侯赏乐裹了裹身上轻薄的喜服,想要赶走一些寒意。

咯吱……

寝宫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了,夏侯赏乐双手紧握,在忽明忽暗的烛光映照下,整个人更加显得单薄。

轻微的脚步声慢慢地近了,她屏住呼吸,垂下了双眸,一双金靴进入了视线。

又是一阵安静,夏侯赏乐心中有些不安,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想要做些什么。

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脚步声传到一边,然后又靠近。

她看不到,凭着来之前宫中老嬷嬷的交代中能够知道,他应该是去拿喜称了。

果然,绑着红绸的喜称挑掉了她头上的大红盖头。

一张倾世绝美的容颜映在了白御辰的眼眸中,他的心咯噔一声,眼中也闪过了一抹惊讶。

眼前的女子,凤冠霞帔,端坐于床沿,一头如墨般的长发,发端挽着精致的流云髻,发间插着长长的流苏与凤钗,一阵微风吹来,流苏微微摆动却荡漾出更加完美的弧度。

白皙的脸上略施粉黛,在烛光的映照下略显绯红,双眸似秋水一般,翘挺的鼻子带着高傲,双唇微微抿着。

妩媚中带着清雅,妖冶中透着淡然!

白御辰没有想到沐朝的越凤公主竟是这样倾国倾城,虽然惊艳,可想到了这场婚姻的目的和她的身份,他心中所有的美好都烟消云散了!

夏侯赏乐感觉到了白御辰注视的目光,也毫不客气地回看着自己的夫君。

一身金色龙袍,腰束红绸,白御辰,一个非常俊美的男人,冷峻的五官犹如刀刻般深邃,漆黑的双眸闪着星辰般的光芒,薄唇冷漠地抿着,身上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只是此刻,眉间透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望着夏侯赏乐,他眉间微挑,眸中带着轻漫,却处处彰显了他的威严。

“好一个倾城佳人!”

白御辰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却让人分不出他的这句话中到底带着几分真意。

收回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夏侯赏乐垂眸,莹莹而起,双手叠于腰间,缓缓地曲腰行了宫廷之礼。

“臣妾叩见皇上!”

行礼有度,进退皆宜,作为一国公主的夏侯赏乐,做的丝毫不差。

寝宫又陷入了令人窒息的静谧之中,烛光依旧在摇曳。

看着面前这样从容不迫的女子,白御辰有一丝恍惚,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免礼吧,公主今天真是好大的排场,那百人送亲队伍,就连朕也大开眼界了!”

说这些的时候,白御辰眼中带着嘲讽,若不是玥朝这几年连年遭遇天灾,他也不会沦落到要靠娶曾经仇敌国家的公主为后。

夏侯赏乐又怎会听不出他话中的嘲讽,她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冷然了。

为了沐朝万千百姓的安乐,她只能够把所有的委屈都咽在肚子里。

她知道,这次两国联姻并非他所愿,但她又何尝愿意呢?

当年,她的父皇,在战争中亲手杀了他的父皇,两国一度事成水火。

现在她却成了他的皇后,不用说白御辰不愿意了,要是有选择的话,夏侯赏乐也不会愿意的。

只是她和他都身在皇室,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和无从选择。

“越凤公主难道是不想和朕说话?还是不屑于跟朕说话?”

白御辰的话中带着浓浓的挑衅,即使因为这个女人的到来,免除了玥朝和沐朝的战争,更让玥朝在九州大陆站稳的脚跟,可他却丝毫不感激她,心中的仇恨反而更加的强烈。

“臣妾不敢!”

夏侯赏乐低眉,轻声回了一句,他要的不过是她低头而已,那么她给!

“不敢?朕是不是听错了?会有越凤公主不敢的事情吗?你父皇一向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会有你不敢的吗?”

白御辰脸上带着笑意,那笑中带着的深意却让人捉摸不透,夏侯赏乐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如果只是想借助一个国家在九州大陆站稳的话,大可不必非沐朝不可!

还是他在拿她来报当年的父仇?

两国交锋,死伤无可避免,当年那一战,失去亲人的不止他一个人,自己的皇兄也在那场战事中过世了。

如果白御辰真是拿她来作为报复父皇的工具话,那她还真看不起这样的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还是玥朝的皇帝!

“夏侯赏乐,你要记住,朕娶你,不过是遵从太皇太后的意思而已,如果你想借着玥朝皇后的身份在后宫兴风作浪的话,朕绝不会轻饶你的!不管你曾在沐朝有多么受宠,嫁到了玥朝的皇家,一切就要按照玥朝的规矩办!”

白御辰的话冷漠至极,一直挂在脸上的笑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寒若冰霜的神情,双眸中更是闪过淡淡的杀机。

“臣妾谨记皇上教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2洞房


凤栖宫一片沉静,冷风吹过,跳跃的烛光几欲熄灭,夏侯赏乐和白御辰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坐在梨木椅上,彼此对望着。

过了好久,夏侯赏乐才收回目光,垂下了双眸,他只是想要她的低头而已,如果这样能够让她以后在后宫的日子好过的话,那么她低头又何妨!

白御辰玩味似地露出了一抹冷笑,挂在嘴角和满室的嫣红格格不入,把玩着修长的手指,双眼却是直直地打量着垂眸的夏侯赏乐。

在他的心中,一直都以为沐朝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越凤公主是一个刁蛮任性的女子,却没想到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才发现她是如此处变不惊,对于自己三番的挑衅还能够这样淡定从容,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宫外,传来阵阵的打更声,夏侯赏乐微蹙了下眉,已经快到子时了,难道今晚两个人就这样对坐到天亮吗?

“皇上,这是太皇太后让奴婢送过来的,太皇太后还让奴婢伺候皇上和皇后就寝。”

慈宁宫的老嬷嬷捧着一块洁白的喜帕跪在了地上,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半点神情。

“喜帕放下,你走吧!”

就在夏侯赏乐不知所措的时候,白御辰已经冷然开口了,洞房之夜,有个老嬷嬷在身边伺候着,除非他脑子不正常了!

“可太皇太后让奴婢……”

“放肆,朕让你走你就走,还不快滚!”

白御辰大手往一边的桌子上猛地一拍,地上跪着的老嬷嬷浑身一抖,连忙起身把喜帕放在了床上,低头匆匆地退了出去。

白御辰只是冷哼一声,目光冰冷地看着安然沉静的夏侯赏乐,洞房花烛夜本是人一生中最大的美事,可对他来说,这就像是一场侮辱,狠狠的羞辱了他作为帝王的尊严!

洞房?呵呵……真是一个嘲讽的词!

夏侯赏乐虽然不知道白御辰在想什么,可也知道他对这场婚事以及对她的不满,不过她明白,纵然是自己再不愿意,这洞房……终归是躲不过去的!

“皇上,时辰不早了,让臣妾伺候您就寝吧!”

起身,对着白御辰行了礼,夏侯赏乐依然是一脸的沉静,站在白御辰面前丝毫没有普通女子的紧张和不安。

白御辰勾唇一笑,那笑,即使在一室嫣红也格外的魅惑人心,夏侯赏乐蹙眉看着走到她面前的男子。

长舒一口气,不用担心,不用紧张,嫁来之前宫里的老嬷嬷都已经教了她洞房之夜要如何做!

伸手刚要解白御辰腰间的红绸,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抬头对上了一双满是寒意的眸子。

“洞房?别以为你是公主就能得到朕的欢心,知道吗,你根本就不配!”

用力一甩,夏侯赏乐就被他甩到了一边的床沿上,额头正好撞到了坚硬的床头,一阵疼痛传来,夏侯赏乐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早就该想到的,白御辰根本不会接受她的,即使她是沐朝最为尊贵的公主,到了玥朝,也不过是一个帝王厌恶的妃子而已!

夏侯赏乐双眼沉似水,看着白御辰脸上的冷笑,良久,才缓缓开口。

“臣妾知道皇上厌恶,但喜帕明天太皇太后是要过目的!”

“越凤公主聪慧过人,一条喜帕想必还难不倒公主吧!”

白御辰拿着喜帕在手中把玩了一会,松手,喜帕落在了夏侯赏乐的脸上,冷笑几声重又坐在了梨木椅上,眸中的嘲讽也越来越重。

夏侯赏乐咬牙,忍受了这样的羞辱,洞房之夜,自己的夫君说她不配,呵呵……真是一种嘲讽,这是她这一生迄今为止,最大的羞辱!

把喜帕握在手中,犹如把自己的自尊心全部握了起来,扶着床沿起身,对着白御辰浅浅一笑。

拔下了头上的凤钗,夏侯赏乐用力把凤钗插在了指尖中,疼,说不出来的疼痛,却都不及她的心痛,那种尊严被人踩在脚底的心痛!

鲜血,在洁白的喜帕上开出点点红梅,却深深刺痛了夏侯赏乐的双眼,也让白御辰又一次震撼住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在洞房中承受了这样的羞辱还能够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沉静,确实让他刮目相看。

“这样……皇上满意了吧!”

一手握着凤钗,一手展开了洁白的喜帕,夏侯赏乐冷声问了一句,她只求能够在这深宫中安然度过这一生,其他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可白御辰的态度也很明确的让她知道了,这样的想法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他绝不会让她在这里安心生活的!

白御辰心中虽然有些惊讶,可脸上还是带着嘲讽的冷笑,一把手用力地钳住了夏侯赏乐的手腕,另一只手把喜服往上一扯,嫣红的守宫砂就映入了两个人的眼中。

“那这个呢?”

嫣红如血的守宫砂,这种除非破身而不能掉之物,是她贞洁之身的象征,却在这一刻成了他羞辱她的工具。

白御辰自然明白守宫砂的作用,也知道如果不破身的话,这粒嫣红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消除,他这样做,无非是想给夏侯赏乐一个下马威。

夏侯赏乐咬着嘴唇,双眼落在了一边桌子上的剪刀,那本是用来剪两个人的发,作为结发之用。

看来结发之约是不可能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出现了,夏侯赏乐突然对着白御辰展颜一笑,犹如春日里白花绽放一样耀眼。

收回自己的胳膊,夏侯赏乐走到桌前,拿过剪刀,对着一直面带冷笑的白御辰撩起衣袖,露出了白皙的胳膊,那颗嫣红刺眼的守宫砂依然暴露在空气中。

展开剪刀,夏侯赏乐只是眉头微蹙,就拿着剪刀往守宫砂的地方狠狠地刮了下来,没一会,地上就滴落了嫣红的鲜血,原先有守宫砂的地方变的血肉淋漓,尽管是这样,夏侯赏乐还是一脸的平静。

“这样,皇上应该满意了吧!”

白御辰冷哼一声,衣袖一甩,就转身往凤栖宫外走,夏侯赏乐咬牙强忍着疼痛,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细的冷汗。

突然,白御辰转身看着夏侯赏乐冷笑,好看的脸上全是嘲讽。

“别以为做这些,朕就会改变对你的态度!从今以后,朕不想再进你的凤栖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3请安


直到白御辰的脚步声消失在凤栖宫,夏侯赏乐才松开紧咬的嘴唇,整个人长舒一口气之后,才发觉胳膊上传来的疼痛是那样剧烈。

当人的坚持一旦松懈的时候,无力感就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夏侯赏乐强撑着不在白御辰面前露出软弱,现在人走了,她的坚持松懈下来之后,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雪舞……”

声音不大,在静谧的深夜中却是异常响亮,门外立刻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雪舞跑到了夏侯赏乐的身边。

“主子,这……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地上嫣红的血迹,又望着夏侯赏乐惨白的脸颊,雪舞连忙扶起她,一眼就瞥见了她露出衣服外血肉淋漓的胳膊,双眼马上就红了起来。

主子一向都备受宠爱,没想到刚嫁到玥朝就受到这样的待遇,刚才她在院中看到皇上离开时脸上带着的嘲讽,就知道主子一定是受了委屈,可这胳膊也太残忍了!

“皇上怎么能够这样对你,真是太过分了!”

“雪舞!”

夏侯赏乐突然冷喝了一声,吓得雪舞刚拿到手里的瓷瓶掉在了地上,主子从来没有这样大声跟她说过话,猛地看到她这样严肃的神情,雪舞不安地搓着双手。

雪舞的局促不安让夏侯赏乐的脸色一缓,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了。

“雪舞,这不是我们沐朝,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要记得隔墙有耳,以后可不能像在我们沐朝时那样大大咧咧了!”

夏侯赏乐不想给自己找麻烦,那么就要自己身边的每个人都要谨慎小心,希望能够最大限度的让她独身其身吧!

“我知道了,可是主子的胳膊……”

雪舞委屈地小声说着,夏侯赏乐胳膊上的血迹已经开始慢慢凝固了,留下一道道狰狞的痕迹。

“没事,我自己弄的,赶快打水帮我清洗包扎起来!”

夏侯赏乐浅笑,至少在玥朝,还有个人是真的心疼她,关心她!这也减轻了白御辰带给她的疼痛和羞辱。

雪舞很快就打了盆温水,拿着锦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夏侯赏乐血肉淋漓的胳膊,双眼含泪,忍不住颗颗都滴在了夏侯赏乐的胳膊上。

主子在沐朝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现在只不过才是嫁到玥朝第一天而已,就被伤成这样,那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越想眼泪掉的越厉害,夏侯赏乐看着雪舞这样,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脸上带着浅笑。

“雪舞,我没事。不过你要记住,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能说,一旦说出去了,我们以后在这皇宫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就算是父皇日后问起,你也不可以说,知道吗?”

夏侯赏乐语重心长地叮嘱着雪舞,她可不想因为自己在玥朝受到委屈而引起父皇出兵玥朝,不能让本来出于好意的和亲变成两国交锋的借口。

“可是主子皇上他……”

“这些事情我心中有数,你只要记得别乱说就行了!好了,快点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去跟太皇太后请安呢!”

看着已经包扎好的胳膊,夏侯赏乐又不放心地叮嘱了雪舞一句,这才让她下去休息。

躺在床上,夏侯赏乐一夜无眠,朦朦胧胧就已经到了卯时,轻叹一口气,她起床坐在了铜镜前。

额头上昨夜撞在床沿上的瘀痕泛着青紫,夏侯赏乐咬唇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又看着胳膊上包扎着的纱布。

终究,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粉饼,扑了厚厚的一层粉,才遮住了额头上青紫色的瘀痕,换好衣服之后,才喊雪舞进来。

一番忙碌之后,夏侯赏乐穿着大红色得凤装,发髻上的凤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皇上呢?”

夏侯赏乐站在凤栖宫的院子中,问了一名宫女。

“回皇后娘娘,皇上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了!”

小宫女的话,让夏侯赏乐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他竟是这样讨厌自己,就连去请安也要一个人去。

这就很明显的告诉了所有的人,她只不过是一个不得宠的皇后,大婚的第二天就被皇上抛下。

“雪舞,去把父皇带来的礼物拿着,我们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

长袖一甩,夏侯赏乐又恢复了平静的神情,雪舞捧出两个金黄色的锦盒,跟在了夏侯赏乐的身后往慈宁宫方向走。

“看,这就是沐朝的公主真漂亮啊!”

“再漂亮又有什么用,没看到皇上都没有跟她一起去慈宁宫请安!”

“听说,皇上昨晚就在凤栖宫呆了一个多时辰,看来这公主并不得皇上的欢心啊!”

……

……

一路上宫女太监的议论虽然不大声,但还都是传到了夏侯赏乐的耳中,她的双手在袖中握紧了又放开,放开了又握紧,最终,她脸上露出了淡笑,从容地往慈宁宫走去。

雪舞捧着锦盒,心中却为主子不平,这月朝的皇帝过分就算了,就连这些宫女太监也对主子不敬,后宫果然是一个充满势力的地方!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慈宁宫门外,刚站稳脚步就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入耳中。

“皇后娘娘到!”

夏侯赏乐收起浅笑,淡定从容地往里走,一进大厅就看到了白御辰坐在厅中,主位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想来这就是月朝的圣德太皇太后了。

“赏乐给太皇太后请安,给皇上请安!”

低头跪在地上,夏侯赏乐轻轻扣了头,雪舞也跟着跪在了地上,虽然心里十分的不愿意,可也不能够给主子带来危机。

“快起来,赐坐!”

“赏乐谢过太皇太后!”

举止得宜,容貌过人,气质优雅从容,不愧是沐朝最受宠的越凤公主,太皇太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和亲过来的皇后,她看这第一眼就觉得特别的喜欢,比后宫中的那些妃子要顺眼的多了!

“难为公主能够为了两国百姓的和平远嫁我月朝,以后来哀家这里就无须多礼了,就像在你们沐朝皇宫一样,把哀家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太皇太后的话,让夏侯赏乐心底生出一股暖意,可脸上还是一脸的平静,只是眼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太皇太后还是喊赏乐的名字吧,公主这两个字,在太皇太后面前赏乐实在不敢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4纳妃


皇家的所谓请安,无非是一些客套的寒暄,夏侯赏乐虽然不喜欢,可看到慈善可亲的太皇太后,一向冷冰的脸还是露出了丝丝笑意。

白御辰望着夏侯赏乐,嘴角一直挂着冷笑,他是故意单独一个人过来请安的,就是要告诉整个皇宫里的人,他不待见沐朝的越凤公主,一来是想给夏侯赏乐一个难堪,另一个目的则是想看看面对这样的情况,夏侯赏乐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那好,哀家以后就喊你乐儿吧,这名字,哀家喊着高兴!”

太皇太后柔声说了一句,夏侯赏乐淡笑地点了点头。

“父皇知道太皇太后崇尚佛学,临行前特意让赏乐给太皇太后带了礼物过来,还望太皇太后能够喜欢!”

雪舞立刻上前把两个锦盒呈了上去,太皇太后面露喜色,对夏侯赏乐的行事也是越来越喜欢了。

“墨缘,把礼物呈上来给哀家看看!”

墨缘应了一声,接过锦盒呈到了太皇太后面前,一个锦盒里放着一串黝黑发亮的佛珠,一个锦盒里放着一本泛黄的佛经。

“这是黑曜石佛珠,能够辟邪转运,另外就是父皇命人找来的《法华经》孤本,希望能合太皇太后的心意。”

夏侯赏乐淡淡说着,眼光看到了一边的白御辰,对着他浅笑地点了点头,白御辰没待太皇太后开口,就已经开口说话了。

“皇后还真是有心啊!”

一句真是有心,让夏侯赏乐目光一变,可只是一瞬而过,就恢复了平静。

“皇上过奖了,这只是臣妾的父皇一番心意而已!”

她现在还不想和白御辰发生争执,或者是两个人反目,在她还没有弄清楚到底为什么他会同意娶曾经仇敌的女儿为后,夏侯赏乐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够乱了方寸,更不能失去理智和冷静。

“乐儿啊,怎么你没有和辰儿一起过来呢?”

太皇太后瞪了白御辰一眼,命墨缘把锦盒收起来,一大早她可就是听宫女在传两人昨夜没有洞房,更说到了夏侯赏乐失宠的事情。

再加上一大早就只看到了白御辰一个人过来请安,联想到宫女的传言,太皇太后不得不问了一句。

“皇上体恤赏乐昨日婚礼劳累了一天,特意让赏乐多睡了一会,所以才没有跟皇上一起过来给您请安,还望太皇太后原谅赏乐的失礼!”

说话之间,夏侯赏乐已经起身对着太皇太后曲腰行了礼,白御辰只是冷笑,这个借口找的真是好啊,既堵住了宫中不利她的流言蜚语,又给他这个皇帝留了十足的脸面,看来他真的是低估了夏侯赏乐。

“这样啊,哀家还以为你们两人如宫女所说不合呢!看到你们能够这样互相体贴,哀家也就放心了!”

太皇太后话是这样说,可还是能够看出来两个人并不像夏侯赏乐说的这般融洽,她没有说破,只是希望白御辰能够好好待夏侯赏乐。

“皇奶奶多虑了!宫中那些流言都是一些爱嚼舌头的人所散发的,皇后处事大方,人又贤惠,辰儿怎么会不喜欢皇后呢?”

说到喜欢,白御辰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喜欢?笑话,这个女人就是他的耻辱,他不杀了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何谈喜欢呢?

夏侯赏乐嘴角挂着浅笑,却是明了白御辰这样做无非是想让太皇太后觉得他们两个人恩爱,她没有去揭穿他的谎言,只是不明白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辰儿能这样想,皇奶奶也就放心了,你可要记得你说的话哦,以后得好好对待乐儿!”

太皇太后看了一眼端坐在椅子上,一脸平静浅笑的夏侯赏乐,心中也就放心了,能看到自己的孙子娶到一个端庄的皇后,她就算是死也能对得起白家的列祖列宗了!

“皇奶奶放心,辰儿一定不会亏待皇后!”

白御辰说这话得时候,眼中闪过一抹讽刺,把目光从夏侯赏乐的身上收回来,起身对着太皇太后行了一礼。

“皇奶奶,辰儿思索了几天,想求您恩准,让辰儿纳颜丞相之女颜如玉为妃,而且昨夜辰儿也已经跟皇后商量好了,她也同意辰儿这样做!”

夏侯赏乐一惊,纳妃,大婚第二天他当着她的面说要纳妃,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一边说着会对她好,一边又用纳妃来推翻自己说过的话,而且还说她已经同意了,这不但是在向别人说明他非常的不待见她,更是对她对沐朝的一种羞辱!

可她却不能说不,如果她说不的话,一来显得她没肚量,二来也会让人说沐朝的公主是一个善妒之人,现在的夏侯赏乐不只是一个公主,还是一个国家的代表,不管现在有多少委屈,她都要笑着忍下去。

对上白御辰讽刺的目光,夏侯赏乐在袖下握紧了双手,露出一抹璀璨的笑。

“颜家的女儿虽好,可辰儿你刚大婚就纳妃,这于情于理都是不合适的,哀家可不想被人说皇家慢待了公主,纳妃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没个三年两栽的,哀家不会答应你的!”

太皇太后严肃地看着白御辰,语气坚决地说了自己的意见,这是夏侯赏乐没有想到的,本来她可以不说话的,对上白御辰的眼神,她立刻明白了这是他给自己下的一个圈套,由不得她不开口了。

“赏乐谢过太皇太后能为赏乐着想,不过纳妃的事情皇上确实和赏乐商量过了,颜小姐德才兼备,而且赏乐的身子一直都不大好,皇上乃是万金之躯,纳妃多个人伺候这也是人之常情,太皇太后就恩准颜小姐进宫吧!”

说出来的话,言辞恳切,再加上夏侯赏乐眼中的真挚,太皇太后丝毫没有怀疑她说这些话到底是不是出自真心,不过也更加喜欢这个明白事理的皇后了。

一国公主就是不一样,心胸也特别的宽阔,太皇太后微笑地点了点头,确实,后宫现在除了皇后,也没有多少妃子,六宫也不能一直空着。

“既然赏乐开口了,那哀家就准了吧,找个日子,让颜家小姐进宫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5送礼


三人在慈宁宫用了早膳,又话了会家常,太皇太后脸上也渐渐露了疲惫之色,夏侯赏乐微微蹙了下眉。

“太皇太后,赏乐想到凤栖宫还有一些事情要忙,就先行告退了。”

太黄太后用手撑着头,有些昏昏欲睡了,听了夏侯赏乐的话,睁开了双眸对着她微笑地点了点头。

“也好,乐儿啊,以后就喊哀家皇奶奶吧,辰儿,你陪乐儿回去吧,哀家也累了!”

白御辰和夏侯赏乐起身刚要行礼,太皇太后挥挥手,两人没有说话就悄然退出了慈宁宫。

本是一脸淡笑的白御辰,出了慈宁宫脸上的笑意就被寒霜代替了,冷冷打量着夏侯赏乐,居然在太皇太后面前还为他说话,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夏侯赏乐感觉到了白御辰的注视,也用一种平静如水的眼神与他对视,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一边的雪舞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却又不能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担忧地低着头。

“你以为你在太皇太后面前替朕说话,朕就会收回昨日说过的话,改变对你的看法吗?那朕告诉你,你还真错了!”

白御辰的话不带一点感情,话中透露出来的冰冷让人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凉飕飕的,夏侯赏乐只是蹙了下眉,她还真没想过白御辰会因为她今天的几句话改变对她的态度呢!

“皇上说已经跟臣妾商量过了,不就是想让臣妾主动提出接颜家小姐进宫吗?臣妾以为今天所做都是皇上所想的,难道不合皇上的心意吗?”

夏侯赏乐的声音虽然轻,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因为不受宠而影响她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华贵气质,更没有因为白御辰对她的恶劣态度而表现出不满。

她就像是一朵幽静的莲花,即使只是屹立在水中,却能够自然地散发出一种幽静淡然的气质,和皇宫中那种勾心斗角的环境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白御辰直直看着夏侯赏乐,他以为她会躲开他的目光,可没想到,她非但没躲,还用一种似乎比他眼神更加清冷的一种眼神回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白御辰才冷哼一声,对着夏侯赏乐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

“既然皇后这么大量,那朕一定不会让皇后失望的!”

留下这句话,白御辰就大步往延寿宫走,夏侯赏乐双手紧紧在袖中握成一个拳头,咬着嘴唇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忍着,一定要忍着。

“主子,我们回去吧!”

“好!”

雪舞担忧地轻轻说了一句,夏侯赏乐转头对着她笑了笑,主仆两个人往凤栖宫走了,雪舞心中却有着难言的酸楚,在沐朝的时候,主子何层受过这样的委屈呢?

可刚来玥朝两天,就被皇上羞辱了两次,大婚第二天居然就公然要纳妃,这分明是在给主子难堪啊!

“主子,皇上现在公然纳妃,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雪舞断了杯茶放在夏侯赏乐面前,忿忿不平地说着,小脸气鼓鼓的,夏侯赏乐不觉露出了一丝轻笑。

不公平又能如何?她又能怪得了谁呢?谁让她生在帝王家,谁让她肩负了和亲的重任呢?

如果要怪的话,只能怪她不该生在帝王家,更不该嫁入帝王家。

帝王家的女儿,比普通人家的女儿生活要好很多,可一旦遇到和亲,就很少没有不受委屈的,想象一下,一个天之骄子让他去接受安排好的婚姻和一个陌生的女子,能够坦然接受的人少之又少啊!

“雪舞,难道你忘记了昨晚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去议论皇上的事情,如果你一直记不住这句话,那么我只能让人把你送回沐朝!”

夏侯赏乐少有的严肃,雪舞听了她的话,立刻跪在了地上,脸上全是担心,如果她被主子送回了沐朝,那就是她有负皇上的嘱托,要是因为这样皇上生气的话,自己的命一定不保!

“主子,我不敢了,求你别把雪舞送回去,临来的时候,皇上吩咐过雪舞,要好好照顾主子的,如果主子让雪舞回去的话,皇上一定会怪罪雪舞的,求主子饶了雪舞一次吧!”

看着雪舞着急的神情,夏侯赏乐放下茶杯,她本来也没真的打算让送雪舞回沐朝,只是想让雪舞记住,皇宫中处处都存在着危机,随时都可能没命,如果一直这样口无遮拦的话,早晚自己的命会被一张嘴给害死的!

“雪舞,如果你不想回沐朝,那就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面对什么人都要留个心眼,即使是最亲得人,也不能够完全相信,在这皇宫中,谁都有可能要你的命!你要记得,你的主子只有我一个!也只有我能够在这玥朝的皇宫中保你的安危!”

她现在就是要雪舞记住,只有她才是她的主子,也只有她能够保证她在这里的安危,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她夏侯赏乐都是她的主子!

“雪舞记住了!”

经过了这件事,雪舞再也不敢乱说话了,一瞬间整个人也显得格外成熟,夏侯赏乐对这样的雪舞很是放心了。

单纯固然很好,可在皇宫中,单纯就是给别人暗害自己的机会,她不允许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出现任何的危险,绝不允许!

“主子,颜小姐进宫了!”

夏侯赏乐放下书,透过窗户能够听到外面喜庆的锣鼓声,宫女们都在说,皇上纳妃,比前两日迎娶皇后丝毫不差,甚至是排场更甚。

她听了那些议论也只是一笑置之,分明就是白御辰想给她难堪,她既然知道,又何必去在乎这些呢?

“准备份礼物,替我送过去!”

雪舞虽不明白为什么夏侯赏乐身为后宫之主却还要送礼物给一个刚进宫的妃子,可她明白,主子这样做一定有这样做的道理,立刻应了一声之后去准备礼物了。

夏侯赏乐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希望这个颜如玉进宫之后能够让白御辰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这样自己在皇宫中的日子也就好过一点了。

“主子,您要不要过目一下?”

“不用,你选礼物一向都很有分寸,我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赶快送过去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6册封


初春的天,乍暖还凉。

夏侯赏乐坐在花厅继续看书,她本来性情就不喜热闹,现在嫁到玥朝之后愈发的冷淡了。

“主子……”

拿着书,侧耳听着雪舞的话,似乎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夏侯赏乐这才放下书,抬眼看着雪舞手中的锦盒。

礼物被拒?

“颜小姐不收吗?”

静,静到花厅中只能够听到主仆两个人的呼吸。

过了好一会,雪舞才长舒一口气,抬头看着夏侯赏乐平静的神情,轻轻开口了。

“皇上说,让你亲自去送礼物!”

又是一阵安静,夏侯赏乐本就白皙的脸颊更显苍白,白御辰这是明目张胆地在羞辱她,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后宫之首,一国之后,让她亲自去给一个还未册封的女人送礼。

雪舞看着夏侯赏乐苍白的脸色,也觉得皇上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可她没有再说话,她牢牢记住了夏侯赏乐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够议论皇上的所作所为。

就在雪舞以为夏侯赏乐会发火生气的时候,却看到了面带浅笑的夏侯赏乐。

“那我们过去吧!”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夏侯赏乐站在门前,看着一脸迟疑的雪舞,蹙眉沉默地站在那,雪舞过了好一会,才开口。

“皇上让主子带着皇后的金印。”

握紧了双手,夏侯赏乐只觉得掌心有种湿湿的感觉,疼,一阵疼痛传上心头,可她还是一脸的平静,放下握紧的拳头。

“那你等我下。”

到寝宫拿了金印,夏侯赏乐没有再说话,就和雪舞一起离开了凤栖宫,两个人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虽然不知道颜如玉住在哪个宫殿里,可要想在后宫中找到一处最热闹的地方还是非常容易的。

路上能够听到宫女太监的议论,无非是说皇后不得宠,大婚的第三天皇上就纳妃。颜家小姐如何温柔漂亮,皇上如何宠爱她,仅仅是迎娶她的婚礼就办的不亚于迎娶皇后进宫等等。

夏侯赏乐全都当做没有听到,只是握紧拳头脚步平稳地继续往前走。雪舞心疼地跟在后面,主子心里一定很苦!

宠颜宫,夏侯赏乐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心中冷笑,果然是深得帝心,就连寝宫都能够看得出白御辰对颜如玉是极尽宠爱。

“皇后娘娘驾到!”

不得不说,宫中的太监绝对是眼明,刚看到夏侯赏乐大红的凤装就开始通报了,尽管是通报了,却没有任何人出来相迎。

夏侯赏乐面色沉静,依然不急不慢地往前走着,没过一会,就走进了宠颜宫的大厅,就只见这宠颜宫极尽奢华,布置得比凤栖宫还要豪华奢侈。

“如玉见过皇后娘娘。”

一声娇软的声音传到了夏侯赏乐的耳中,转身就看到了同样是一身大红衣裙的女子低着头,双手放在腰间,那一抹大红刺痛了她的双眼。

在玥朝,只有皇后才能穿大红,现在却没有想到颜如玉公然穿着只有皇后才能穿的大红嫁衣,夏侯赏乐咬了咬嘴唇,刚要开口的时候,却看到了白御辰一把拉着颜如玉,把她揽在怀中,眸中迸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深情。

“朕说了,你无须行礼的!”

“臣妾见过皇上!”

夏侯赏乐咬着嘴唇,给白御辰行礼之后,就用一种清冷淡然的神情看他,并且打量着颜如玉,一张小巧精致的脸,五官无不透着秀气,玲珑有致的体态,处处流露出一种风流的韵致,无暇的脸上带着一抹俏笑,是那种男人一看就会生出保护欲的女人。

“臣妾知道今天皇上接颜小姐进宫,特地给颜小姐送了礼物过来。”

雪舞捧着锦盒走了过来,却被一个小太监接了过去,颜如玉一张小脸上带着娇羞。

“如玉谢过皇后娘娘!”

话虽然这样说,可却被白御辰紧紧搂在怀中,愈发显得整个人娇羞无比,白御辰挑衅似的看着夏侯赏乐,挑起的下巴似乎在说着,看,这才是朕宠爱的女人,即使你贵为沐朝公主,可在朕这里也不过是弃妇!

“皇后,把金印拿过来在这上面盖个章吧!”

白御辰的话刚说完,他的心腹海公公就捧着一卷黄绸过来了,夏侯赏乐接过黄绸,粗略看了一下,嘴角滑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可还是被白御辰捕捉到了,只是他没有说话,冷哼一声,把眼神重新投到了怀中人儿得身上。

盖好了印鉴,夏侯赏乐收好金印,平静地看着公然在面前秀恩爱的两个人,悠然开口了。

“如果皇上没有别的事情,那臣妾就告退了!”

白御辰搂着颜如玉,双眼中带着嘲讽和不屑,他没说让夏侯赏乐走,也没说让她不走,颜如玉在他怀中虽然不自在,可脸上还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欢喜,果然,皇上还是比较喜欢她,皇后虽然身份比她高贵,可也不过是个不得宠的皇后而已。

夏侯赏乐和白御辰对视了一会,注意到了颜如玉脸上的窃喜,被长袖遮住的双手轻轻握了起来,又放开,最终还是选择了收回目光,低下了头。

“皇后难道是对朕册封如玉为玉贵妃有什么不满,脸上一点笑容都没?”

白御辰冰冷地声音,就像是一把刀一样,容不得夏侯赏乐逃避,她抬头对着白御辰展颜一笑。

“那臣妾就恭祝皇上和玉贵妃白头偕老!如果没事的话,臣妾这就告退了!”

白头偕老,多么讽刺的一个词,在后宫,皇帝又能和哪个女人白头偕老呢?

可又不能说夏侯赏乐这样说有什么错,白头偕老对于新婚的人,本来就是一句祝福语,她这样说,甚至是无懈可击的祝福!

颜如玉秀气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可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那如玉先谢过皇后娘娘的吉言!”

夏侯赏乐浅笑,优雅地转身离开了宠颜宫,白御辰看着她挺得笔直的脊背,心中有什么滑过,却又是抓不住,一把松开了紧搂着颜如玉的手臂。

“皇上……”

“朕累了,想一个人静一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7公主


“主子,您在这里什么都忍着,雪舞看着都心疼!”

雪舞一边收拾着夏侯赏乐的衣服,一边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他们主子可是沐朝最最受宠的公主,沐朝的皇上和皇后对她可是极尽宠爱,而且最难得的是,主子虽然受尽宠爱,心地却很善良,从来不恃宠而骄,在沐朝民间和皇家的口碑都非常好。

夏侯赏乐坐在床沿上,看着雪舞忙碌的身影,少有地没有因为雪舞的话而训斥她,只是脸上布满了愁云,紧蹙着双眉,过了好久才开口。

“雪舞,你要知道,我不能够有任何差池,甚至在这里不能够轻易犯错,一旦犯错,都可能成为玥朝和沐朝开战的借口,我不能够看着两国的百姓陷入战火中,更不能让父皇和母后受到伤害!”

她说这些话得时候,双眼中带着坚定的神情,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夏侯赏乐的心中,亲情,亲人比什么都要可贵,她不能够让她的亲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可是主子,你也要想想你自己啊,现在皇上纳了颜如玉,说不准过几天就又纳了别人,我真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在太皇太后面前说皇上是跟你商量过的,还替皇上说了那么多的好话,难道别人的幸福比主子自己的幸福还要重要吗?”

幸福,夏侯赏乐苦笑,她从来没想过嫁到玥朝会有幸福,更不奢望白御辰是那个能够给她幸福的人。

只要自己嫁到玥朝之后,两国能够停止一直交战的状态,父皇能够健康安全,沐朝的百姓能够安居乐业,那么她在玥朝就算是受到多大的委屈都能够忍下去!

“雪舞,身在皇家就没有幸福可言!”

这句话里包含着夏侯赏乐多少的辛酸,外人看她是沐朝最受宠的公主,不错,她是受尽了宠爱,可她也受尽了冷落,更明白如何在皇宫生存下去。

十六年来,她表面的荣耀却弥补不了内心的空白,她心中脑中多是如何在皇宫中生存下去,如何才能够好好的活着。

更多的是,父皇给她的责任和使命,她是沐朝的越凤公主,就要为沐朝的安危和百姓着想,哪怕是为此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主子,那谨王爷……”

“雪舞,我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夏侯赏乐打断了雪舞的话,淡淡笑了笑,雪舞叹了口气,无奈地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间。

“公孙谨……”

躺在床上,夏侯赏乐望着大红的床帐,轻声呢喃了那个名字,却只是苦笑一声,就闭上双眼把关于公孙谨所有的事情都摒除掉,虽然睡不着,她还是强迫自己入睡。

翌日,夏侯赏乐刚从慈宁宫请安回来,就看到凤栖宫的大厅中坐着一位紫衣少女,约莫十五六岁的摸样,长相清丽,只是眉眼间捎带不悦的神情。

“你就是沐朝的公主?”

少女的口气很是不满,夏侯赏乐平静地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坐到了一边的贵妃椅上,吩咐雪舞端上来了两杯茶。

“你应该是熏染公主吧,喝茶吧!”

白御辰有个很宠爱的妹妹,玥朝的熏染公主白初熏,看这个少女的衣着打扮,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夏侯赏乐能够肯定她就是白初熏。

“哼,还算你有点眼力!”

语气中带着得意,整个玥朝谁不知道皇兄最宠爱她,白初熏高傲地看着夏侯赏乐,除了美了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真不知道皇奶奶为什么一定要皇兄答应跟沐朝和亲,把沐朝的的越凤公主封为皇后。

“公主说笑了,本宫虽然愚钝,但还是能够看出公主的身份,谁不知道,在这后宫中,能够这样得宠的女人,也只有熏染公主一个人而已!”

夏侯赏乐的话,说得滴水不漏,白初熏想要挖苦她几句,却在看到夏侯赏乐脸上的浅笑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样一个带笑的绝色美人,任谁也做不到恶言相向,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公主,也没没有权利过来挖苦玥朝的皇后。

“皇后娘娘说笑了,这后宫要说得宠,那也应该是皇后娘娘得宠,本宫也不过是一个公主,迟早要离开皇宫的!”

白初熏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泛起了阵阵的酸楚,不错,她只是一个公主而已,面前的这个女人才是皇兄明媒正娶过来的皇后,而且还有一个新册封的玉贵妃,在这玥朝的皇宫里,她,白初熏,只是一个公主,一个迟早要出嫁离开皇宫的公主而已!

这样一想,白初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打量着夏侯赏乐好久,也没有说话,这个女人,不得宠!

虽然有着尊贵的身份,但是皇兄宠爱的却是颜如玉,她和自己一样,不过是一个被命运摆布的女人而已。

但,她却不喜欢这样一个同样被命运摆布的女人!

“不知道公主到本宫这里有什么事吗?”

夏侯赏乐从白初熏眼中看到了敌意,她不知道为什么白初熏会对她有敌意,一个皇后,一个公主,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的,为何白初熏的眼中会出现那样强烈的敌意呢?

她装作没有没看到,只是低头抿了口茶,也许是自己太多疑了,自从来到玥朝,在这个皇宫中,除了太皇太后是真心对她好,其他人都是碍于她的身份,表面恭敬背地议论她。

“皇兄大婚之时,我不在宫中,现在回来就想来给皇嫂请安,难道皇嫂不欢迎吗?”

白初熏面带笑容,那是一种开心真挚的笑,夏侯赏乐看着她的笑脸,也不觉露出了一抹浅笑。

“公主言重了,我怎么会不欢迎公主呢?请安就不必了,不嫌弃的话,过来坐坐就是了!”

夏侯赏乐柔声说着,她不需要别人的请安和恭维,她只想在这里能够找到一个说得上话得人,如果白初熏不对她有敌意的话,夏侯赏乐觉得眼前这个笑得毫无心机的少女,也许会成为她在玥朝的朋友。

“真的吗?那皇嫂也别再喊我公主了,叫我初熏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8生气


半个多月的相安无事,白御辰果然如他所说,再也没有来过凤栖宫。

就在夏侯赏乐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淡地过下去的时候,墨缘的到来打乱了一切的平静。

“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有什么事吗?”

夏侯赏乐依然低头打理着大厅中的几盆花卉,头也没抬地问了一句,她每日除了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就是呆在凤栖宫看书摆弄几盆海棠。

“太皇太后让奴婢前来告诉皇后娘娘一声,晚上在慈宁宫设宴,让娘娘酉时去慈宁宫。”

“好,本宫知道了,替本宫给太皇太后问好!”

抬头,对着墨缘浅浅一笑,墨缘应了一声之后,就低头退了出去。

真是一个大方从容的皇后,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在大婚的第三天就纳妃,这皇后也好,居然什么话都不说,还时不时在太皇太后面前为皇上说几句好话。

夏侯赏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墨缘远去的背影,静静站着什么话都没说,过了好一会,又低头去打理那几盆海棠了。

酉时,很快就到了。

夏侯赏乐带着雪舞来到慈宁宫。

这个时候的慈宁宫,灯火通明,太皇太后早就坐在贵妃椅上品着茶,再仔细看,颜如玉早已经坐在太皇太后身边了。

“赏乐给皇奶奶请安!”

“奴婢给太皇太后请安!”

夏侯赏乐和雪舞两个人行了礼,太皇太后放下茶杯,脸上露出了淡笑。

“乐儿,哀家不是说了嘛,以后过来就无须行礼了!快坐吧!”

“谢皇奶奶!”

“妹妹给姐姐请安!”

颜如玉起身柔声说了一句,说完就要行礼,却被刚进来的白御辰一把拉住,双眸冒火地看着夏侯赏乐。

“朕说过,如玉不用给你行礼,难道你不记得朕的话了吗?”

白御辰的一番话显然是说给夏侯赏乐听的,颜如玉明知道不是这样的,却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窝在白御辰的怀中,双眼红红的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皇上,我家主子根本没让玉贵妃请安,是她自己……”

雪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御辰一巴掌甩在了脸上,还没站稳又被一脚踢倒在地。

“朕说话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婢女插嘴!真是不知死活!”

夏侯赏乐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去扶雪舞,不是她害怕受到牵连,而是她越是关心,白御辰就越不会轻饶雪舞。

雪舞捂着发烫的脸颊,另一只手捂着被白御辰踢到的小腹,痛苦地躺在地上。

“皇上,姐姐确实没有让如玉请安,是如玉自己给姐姐请安的!”

颜如玉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瞥向一边安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夏侯赏乐,看你还能淡定到几时,身为皇后,连自己贴身婢女的安危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颜面坐在这里喝茶!

太皇太后冷眼旁观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变化,她只是皱了下眉,脸上浮出了一抹冷色,也没有说话。

这颜如玉太会做戏了,明明是自己去请安,却还装作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摸样,分明就是在挑拨白御辰和夏侯赏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太有心机了,真是对不起她一张娇柔温婉的脸。

“来人,把这不懂规矩的婢女带到暗室反省去!”

海公公立刻招招手,两个小太监架起了地上的雪舞就准备往外走,夏侯赏乐不轻不重地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在安静的慈宁宫中显得很响。

白御辰看着已经起身的夏侯赏乐,只是皱眉没有说话,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皇上,虽然说臣妾进皇宫时日不久,但是对玥朝后宫的规制多少还是了解的,按照后宫规制,各宫犯错的宫女太监由各宫主子责罚,不知道臣妾说得对不对呢?”

夏侯赏乐的声音不大,却是字字珠玑,白御辰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冷冷哼了一声。

“难道朕连处罚一个不守规则的婢女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皇上严重了,您当然有这个权利,只是臣妾想知道,刚才臣妾说的对还是不对,难道皇上不知道臣妾说的对还是不对吗?”

白御辰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计较的夏侯赏乐,嘴角不觉露出一抹冷笑,没想到一向冷淡的她,也有这样斤斤计较的时候啊!

“皇后说的不错……”

“既然皇上也说臣妾说的不错,那么雪舞是臣妾凤栖宫里的人,做错了事自然由臣妾来处罚,就不劳皇上费心了!”

夏侯赏乐浅笑,转头看向被小太监架住的雪舞。

“雪舞,你回凤栖宫去,没有本宫的话,不能出来!”

话是这样说了,可那两个小太监还是没有放开雪舞的意思,只是看着白御辰,疑惑地站在那,一边是皇上,一边是皇后,谁也不能得罪啊!

“怎么,本宫的话你们也不听吗?再怎么说,本宫也是这后宫之主,还不放手!”

看两个人没有放手的意思,夏侯赏乐平静的脸上带着不悦,她清冷不代表别人就能够任意欺负她身边的人,她不去争,也不代表谁都能够给她脸色!

白御辰眯着双眼,第一次,夏侯赏乐在他面前动了怒气,原来,她也知道生气,她也是有脾气的啊!

对上白御辰意味深长的眼神,夏侯赏乐抬起下巴看着他,余光看到了还在白御辰怀中的颜如玉,哼,以为会做个戏,装个委屈就能够危害到她,休想!

“你们放开!原来皇后也会生气的,朕还以为皇后是个冰美人,喜怒无色呢,看来是朕高估了皇后啊!”

“皇上,臣妾也是人,自然也有臣妾想要保护的人!”

夏侯赏乐回了白御辰一句,就让雪舞先回凤栖宫了,自己又重新坐了下来,白御辰冷哼一声,她想要保护的人难道就是一个婢女吗?

刚要开口说话,太皇太后咳嗽一声,开口道。

“哀家可不是来看你们小夫妻斗嘴的,好了,都坐着吧,真是的,好好地陪哀家用次晚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09宴会


太皇太后的话,让颜如玉的脸色一变,可还是咬着嘴唇,从白御辰的怀中离开了,默默地坐在了一边的位子上。

只是双眼满是委屈地看着白御辰,夏侯赏乐安静地坐在属于她该坐的位子上,脸上挂着淡淡地笑。

白御辰看着两人,太皇太后没有说话,低头拿着杯盖不停拨弄着杯中的茶叶,良久才缓缓开口。

“这茶杯跟茶盖,可千万不能配错了,可别小看了这杯盖,哪怕是一摸一样,盖上去也是有缝隙的,杯和盖始终都是原配的好,如玉你说是不是?”

颜如玉一愣,心中明白太皇太后是借着茶杯和茶盖来警告她,白御辰和夏侯赏乐才是原配夫妻,而她再得宠也不过是一个妃子而已!

“太皇太后说的是,这茶杯和茶盖真是不能配错的!”

说这话得时候,她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意,本来颜如玉是想白御辰能够和自己坐一起的,现在太皇太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估计皇上也不会再坐自己身边了。

“皇奶奶这话就不对了,有的时候,茶杯和茶盖也不一定非要盖的纹丝不差,稍微有点缝隙有助于让茶早点凉,喝起来也更舒服!”

白御辰坐在了颜如玉的身边,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手,脸上露出了魅惑的笑容,颜如玉对上他的笑容之后,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其实,她和白御辰也不是很熟,以前爹爹虽然有提过让自己入宫为妃,他一直都没有松口同意,却没有想到在白御辰封后的第三天,一道圣旨下来让她入宫为妃。

颜如玉不是不动心,试想,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拒绝君临天下的帝王,更何况这位帝王还是年轻有为、俊美无双的男子。

她从见到白御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男子,尽管她知道,他并不如表现的那样喜欢自己,可只要能够看到他温柔宠爱的笑,让她付出多大的代价颜如玉都在所不惜!

“辰儿……”

“皇奶奶,乐儿陪你坐就行了!”

夏侯赏乐坐在了太皇太后身边,精致的脸上挂着浅笑,只是淡淡地扫了白御辰和一脸娇羞的颜如玉一眼,就再也没有看他们第二眼。

“还是乐儿最懂哀家的心!”

太皇太后拉着夏侯赏乐的手,轻轻拍了下,白御辰另一只手紧紧握在扶手上,眼中闪过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却在顷刻间又消逝了,转头不知在颜如玉耳边说了什么,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皇奶奶,轩儿来迟,望皇奶奶恕罪!”

谈话间,一位年约十八的少年跪在了慈宁宫中,夏侯赏乐抬头静静地看着,太皇太后脸上立刻带上了笑容。

“赶快起来,这不过是我们一家人吃的家常饭,何罪之有呢?”

白御轩起身看到白御辰,又是行了一礼。

“臣弟见过皇兄!”

“免礼,做吧!”

七皇子,白御轩,曾经是他争夺皇位最大的敌手,最后在他以为白御轩就要登上皇位的时候,太皇太后拿出了父皇的临终遗诏,他才得以顺利登上皇位。

这些年来,白御轩一直都是他的心腹大患,他知道,白御轩手中还握着二十万的兵权,只要他有叛逆之心的话,就算无法登上皇位,却也能够重伤他刚刚坐稳的江山。

好在,白御轩一直住在沧州,对皇位也没有当年的那种狂热,可即便是这样,白御辰也是不能够掉以轻心的!

“这位就是沐朝的越凤公主吧,臣弟有礼了!”

七皇子,白御轩,封号奕,故而被称为奕王,看到夏侯赏乐的时候,白御轩打手行了一礼。

“七皇弟多礼了!”

夏侯赏乐轻笑,柔声说了一句,白御辰只是冷哼一声,一边的颜如玉脸色也不好看,她虽然不是皇后,也是贵妃,可是这后宫除了皇后最大的妃子,白御轩居然对她视若无睹,这让一直骄傲的颜如玉心中很是不悦!

“墨缘,让御膳房上菜吧!”

墨缘应了一声就退下了,没过一会,墨缘带着宫女就开始不断上菜了,在太皇太后的带动下,这场名为宴会的家宴正式开始了。

“玉儿,来尝尝一个醉凤爪,可是宫中御厨的拿手好菜!”

“皇上,臣妾不胜酒力,万一要是醉了的话……”

“玉儿要是醉了,朕就抱你回去!”

夏侯赏乐对于白御辰和颜如玉的甜腻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夹了点素菜慢悠悠地吃了起来,白御轩看着三个人,顿时明白了,皇后不受宠,受宠的乃是颜家的女儿颜如玉!

不过,白御轩看着白御辰的宠爱和体贴,总觉得不是发自真心的,做作的太过明显了,不过他没有点破,只是低头笑着喝面前的酒。

尽管没人说破,尽管白御辰和颜如玉的恩爱正在继续,可终究还是有人看不下去了,太皇太后双手用力把金筷子往桌子上一拍。

“回去!”

颜如玉的手一抖,筷子掉在了地上,脸上带着惊恐的神色,白御辰勾唇一笑。

“皇奶奶何必动气呢!您要是看不惯孙儿和玉儿,那我们走便是!”

伸手拦着颜如玉,白御辰起身要走的时候,深深看了一眼夏侯赏乐,她还是那样安静得坐着,对于他和颜如玉的所为,一点都不为所动。

难道在她的心中,自己真的这么不堪,她连动怒的情绪都不愿意为他表现出来吗?

这个想法,让白御辰的心中更加生气,径直搂着颜如玉走到夏侯赏乐的面前,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下巴。

“你是公主,可却不是朕要的女人,看到没,玉儿才是朕想要的人!”

“皇上,您醉了!”

夏侯赏乐不动声色地把白御辰的手挡了过去,看着面露得意的颜如玉,只是冷笑了一声。

“玉贵妃,皇上醉了,还不扶皇上去休息?”

白御辰大声冷笑几声,搂着颜如玉离开了慈宁宫,太皇太后气的脸色发白,嘴唇颤抖着,好久才说出话来。

“过分!过分,真是太过分了!”

“皇奶奶,您别生气,皇上只是喝醉了一时胡言乱语,乐儿不会放在心上的!”

太皇太后拉着夏侯赏乐的手,长叹一口气。

“真是委屈你了,这个辰儿真是越大越不懂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010奕王


这场宴会因为白御辰和颜如玉的原因,变得很不愉快。

夏侯赏乐看到太黄太后面露疲惫的神情,白御轩也停下了喝酒,对着夏侯赏乐使了个眼色。

“皇奶奶,乐儿看您的脸色不好,要不……您早点休息好不好?”

因为刚才的事,太皇太后本来的好心情被完全破坏了,看着满桌的菜,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听到了夏侯赏乐体贴的话,满脸关切地拉着她的手。

“乐儿啊,皇奶奶真是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

“皇奶奶,您别这样说,乐儿什么都明白的,再说了,皇上只是喝醉了,乐儿没觉得受委屈!”

听到太皇太后这样说,夏侯赏乐心中一暖,立刻出言安慰她。

受委屈了吗?

不是从嫁过来的那天就已经做好受委屈的准备了吗?夏侯赏乐感激一笑。

“墨缘,伺候太皇太后休息吧!”

吩咐了一句,夏侯赏乐扶着太皇太后往寝宫走,白御轩也一起跟了上去,不停说一些话来逗太皇太后开心。

“好了,哀家没事了,你们也都回去吧!轩儿,这次回来就多住几天,别一年都不知道来看皇奶奶几次!”

“好,那皇奶奶你好好休息!孙儿告退了!”

夏侯赏乐和白御轩一起离开了慈宁宫,走出慈宁宫的时候,白御轩看着夏侯赏乐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真的很特别!”

正准备回凤栖宫的夏侯赏乐,被白御轩的这句话停下了脚步,平静地看着他,眼中既无惊讶也无疑惑。

“奕王过奖了!”

“哦?我什么时候夸过你?”

白御轩觉得眼前这名女子和他所见的那么多女子,没有一个相像的,不但清丽脱俗,更是聪慧过人,身上一点公主的强势都没有,浑身散发的气质犹如谪仙一般清雅。

“难道奕王忘记了,刚刚才夸过我特别的!”

夏侯赏乐静静说着,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白御轩稍微一愣,然后勾唇笑了起来。

他有一张不输于白御辰的脸,甚至是说,兄弟两个长得也很相似,只是他身上比白御辰身上多了几分慵懒和平和,似乎更像是一个普通官家的公子,一点都不没有皇子通常有的嚣张气焰。

白御轩笑的时候,夏侯赏乐只是站在那看着,过了好一会,也没见他停下来,她什么也没说,转身就朝凤栖宫迈步。

“皇嫂……”

“有什么事吗?”

“皇兄对你……”

夏侯赏乐转身,静静看了白御轩一会,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他厌恶我!因为我是他做为皇帝的耻辱!”

白御轩收起笑容,皱眉,确实,几年前玥朝和沐朝发生了一场战争,也就是在那场战争中,父皇驾崩了,而沐朝也失去了太子。

两国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一度势成水火,紧张的形势一直持续到了皇兄跟沐朝的越凤公主和亲才得以缓解。

也许,就是因为这件事,让皇兄觉得越凤公主是沐朝加在他身上的耻辱,骄傲如白御辰,又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江山要靠一个女人来稳固呢?

不过,白御轩很佩服夏侯赏乐,嫁给皇兄并不是她的错,她也应该是有自己的无可选择,毕竟身在皇家,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也许,夏侯赏乐根本就不愿意千里迢迢过来和亲,还要忍受诸多挑剔和羞辱。

这些羞辱她全部都要忍着,因为,她不在只是一个公主,在玥朝,她是沐朝的象征,她要做个母仪天下的皇后,这样,才符合她公主的身份,才能让沐朝万千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也许……皇兄只是不满意这样的成婚方式,时间长了,一定会改变对你的看法!他……心地还是很善良的,只是身在皇家,很多事情,我想,皇嫂一定会明白!”

摒除掉皇位的争斗,白御轩一定是这个世上最了解白御辰的人,因为他们是那么的相像,一样的优秀,一样的骄傲。

幸运的是,白御轩没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也许,那个万人羡慕的皇位,并不如看起来那样容易做!

“都说七皇子以前和皇上争夺皇位到了互不相容的地步,没想到今日会为皇上说话,你,也一样的特别!”

夏侯赏乐轻笑,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大红色的衣服在烛光的映照下更是嫣红鲜艳,可这样浓烈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和她娇俏清丽的容易相得益彰,红的越艳丽,越是衬发出她容颜的脱俗!

“有句话是,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不知道皇嫂对这样的话,有什么看法?”

虽然他输掉了皇位,但是他输的心服口服,尤其是看到了在白御辰的治理下,玥朝一天比一天强盛,白御轩也就安心地辅佐他了,对于皇位,早就不在乎了!

只要能够保住白家的江山,能够让天下的百姓安居乐业,谁坐皇帝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确实,也只有你的敌人才能看清楚你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因为他要想打败你,只有在充分了解你之后,才能够找到打败你的方法。难道奕王现在还……”

“皇嫂多虑了,也说深了,皇嫂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臣弟告辞了!”

白御轩打手一礼,就往宫外走了,夏侯赏乐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说过的话,白御辰心地善良?

她还真是没看出来,算了,他善良不善良又关她什么事呢?

只要她能够在后宫中平安度过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她也无心过问的太多。

不过,想到今天自己和他的对峙,恐怕以后想要平安度过,有点难度了,夏侯赏乐叹了口气,就快步往凤栖宫走了。

等她的背影消失了,一处假山的后面,闪过一抹明黄的衣角,哼,居然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的,看来这半个多月的生活真是太悠闲了!

白御轩从暗影处站了出来,看着那抹明黄的衣角消失,不禁有些担忧,她……也许会有什么危险吧!

继续阅读《凤临天下:朕的废后谁敢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