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邪,凌雨烟小说《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阿九
简介:上元灯夜,惊鸿一瞥,至此乱了余生
本欲与他一世桃源,他却堕她入地狱无间
她为他受天雷地火,为他生剖命丹,可他却杀了他们的孩子,亲手剜取她的命丹,逼得她灰飞烟灭
她终于醒悟,不是所有痴情,都能换来恩爱承欢,不是所有深爱,都能被成全,爱错了就是错了

角色:君莫邪,凌雨烟
君莫邪,凌雨烟小说《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全文免费阅读

《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求帝君开恩


  蓬莱仙山,火蛇如柱。

  红莲业火扫过之处,琼楼玉宇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

  姜若水跪在焦黑的玉石地上,额头重重磕在地面,头皮裂开,有猩红的血渗出。

  “求帝君开恩,饶蓬莱生灵一劫。”

  再烧下去,整个蓬莱仙山一脉,那些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同门手足,怕是都将要被这业火生祭。

  呼呼的风从耳边刮过,有人影飘落在跟前。

  是君莫邪。

  他一身黑色衣袍,衣摆在风中猎猎作响,俊逸的脸上,眸色清冷,却比那熊熊烈火还要灼人。

  “姜若水,你终于来求我了。”他勾着嘴角,语调里尽是嘲弄,如墨青丝被呼啸的山风在烈焰中荡起万丈涟漪。

  姜若水抬头去看,霎那间,泪水朦胧。

  随即,她再次叩头,“求帝君开恩,饶蓬莱生灵一劫。”

  “开恩?”君莫邪冷冷一笑,声音里没有一丝仁慈,“当初,你可曾饶过我和烟儿?”

  她知道,他还在怪她。

  八千年前,她终于重新修炼成人形,君莫邪的父亲君无痕却找到她,将帝后灵印打入她体内,求她嫁给君莫邪,救君莫邪一命,助他坐稳帝君之位。

  婚后,她才知,君莫邪早已忘了她,另有所爱之人,那人便是凌雨烟。

  呵……

  八千年来,他一直认为是她拆散了他和凌雨烟,害得凌雨烟走火入魔,心脉受损。

  可,若早知君莫邪已有他心,她不会答应嫁他为妻。

  火光依旧肆虐,灼痛了她的眼。

  姜若水抬头,挺直脊背,运转灵力,将帝后灵印从体内催出,“君莫邪,只要你放过蓬莱一脉,我自愿将灵印拱手让出,从此不做你和凌雨烟的挡路石。”

  君莫邪阴冽的眼神在姜若水身上停了一会,才恶狠狠道,“姜若水,这帝后岂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

  随后,衣袖翻飞,他一掌轰出,将灵印逼回姜若水体内,“既然你千方百计才换来这个位置,那就好好坐着,我要你亲眼看着蓬莱一脉在你面前被屠尽!”

  姜若水被掌力轰退数丈,后背直直撞向山间岩石,落地时,吐出一口鲜血。

  君莫邪又飞身至她跟前,掌心有赤色火焰跳动,“看好了,这是你蓬莱仙山三万条生灵的命。”

  话落,红莲业火从他掌心腾起,化为一条火柱,若蛟龙游出,所过之处,仙草灵兽神形俱灭,掀起漫天哀嚎。

  “不要!”姜若水挣扎起身,扑到君莫邪脚边,“求求你,饶过他们!你有什么,都冲我来!”

  蓬莱仙山是师父创下的基业,也是她生长、修行的地方。师父闭关前,曾嘱托她,守好这一方净土,护住这数万生灵。

  可如今……

  “冲你来?”三个字,仿佛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君莫邪甩袖,将业火收回,迎风负手而立,“好啊,我要你自剜命丹,赠予烟儿。”

  他的话,落在姜若水耳中,绞碎了她的心。

  “自剜命丹?”姜若水轻声自喃。

  哈,君莫邪,你可知,我那颗命丹早就给了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2章 拿蓬莱为她陪葬


  泪水决堤,朦胧中,姜若水恍惚看到,八千年前,蓬莱宫外,她也是这么跪在师父面前,求师父帮自己将体内的命丹剖出。

  她说,“师父,徒儿一生,所求不过一人,徒儿要去救他。”

  姜无涯怒甩拂尘,恨其不争,“愚!愚不可及!”

  “八千年前,你为他挡下天雷地火,身消魂散,若不是为师将你三魂七魄附在这绛仙草内,你早就死了!”

  天雷地火加身的痛楚犹在身上,可姜若水如何管得了这些,“师父,他要死了……徒儿求您……”

  姜无涯看着才刚刚重修炼成人形的徒弟,轻摇着头,“你可知,若没了命丹,你这一辈子不仅修为无法突破,还将病痛缠身,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如何不知?君莫邪就是因为没了命丹,才要死了啊。

  她点头,“徒儿知道。”

  姜无涯问,“值得吗?”

  她说,“值得。”

  ……

  摸了摸空荡荡的心口,她哪里还有命丹再给凌雨烟?

  姜若水抬起被泪水迷住的双眼,模模糊糊望了一眼蓬莱宫殿的断壁残垣,凄凉一笑,心中已有抉择。

  “我不过区区八千年修为的一株绛仙草,凌雨烟乃是修行数万年的灵狐上仙,纵使她内丹受损,又如何看得上我的。”

  “怎么,舍不得了?命丹和蓬莱,你只能选一个。”君莫邪一脸冷漠,抬手间,掌心火焰再次腾起。

  本就是她姜若水害得烟儿走火入魔,是她欠烟儿的。

  况且,像她这般心思恶毒之流,就不配修行!

  “等等!”姜若水从地上慢慢爬起,火光将她的眼神映得更加苦楚,“我有办法修复她的内丹,只是……”

  “无论什么代价,只要能助烟儿修复内丹!”君莫邪抬手打断她。

  哪怕我会死,你也不会犹豫,对吗?

  这句话,姜若水没有问出口,问,也是自取其辱。

  君莫邪,早就忘了他们的曾经,不再是那个满眼都是她的小神仙了。

  姜若水笑,笑得发苦,眼神里却都是坚决,“绛仙草,又名复活草,能活死人,肉白骨。我愿以绛仙草的茎肉为引,辅以灵力入药,还请帝君高抬贵手,还蓬莱仙山安宁。”

  绛仙草的茎肉,那便是她的血肉啊。她已没了命丹,血肉若再亏损,哪还能有活路?

  君莫邪神情微微一顿,心颤了一瞬,又狠狠沉落,“你若敢骗我,我要这整个蓬莱为你陪葬!”

  长袖一挥,君莫邪已消失在原地,随着他的离开,蓬莱仙山,火光尽灭。

  山风中,余音飘荡,“今日起,你便为烟儿备药。”

  姜若水站在风中摇晃,心被拧成一团。

  君莫邪,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拿我的命来换凌雨烟吗?

  那你知道吗,我并不是舍不得死,我是怕,我死了,你体内的命丹也不得安生。

  我舍不得的,始终是你。

  你何苦拿这蓬莱逼我……

  她抬着眸,想笑,笑不出来,眼前一黑,轰然倒在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3章 要给他生个孩子


  再次醒来,是在仙界,她的无忧宫。

  芸儿正在为她输送灵力,见她醒来,才停下来,抬手擦着糊了满脸的眼泪。

  “姐姐……你终于醒了,呜呜,吓死芸儿了。”

  芸儿本是蓬莱山的一只小灵兽,自小便跟在姜若水身边,二人情同姐妹。

  姜若水勉强笑着,安慰道,“好芸儿,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来,快扶我起来,该给雨烟上仙备药了。”

  “备药……备什么药?”芸儿疑惑。

  姜若水尚未开口,便见君莫邪忽然飘身而至。

  他落在姜若水跟前,面色寒凉,“我亲自来为烟儿取药。”

  他不信她。

  所以才亲自前来,否则,以他对自己的憎恶怎么可能会来这无忧宫。

  姜若水挣扎着起身,淡淡一笑,“不劳帝君动手。”

  话落,左手掌心流出灵力,从右腕催出一株仙草本源。

  芸儿见状,大惊,“姐姐不可!”

  “有何不可?”姜若水淡淡反问,指尖轻弹,将芸儿禁声。

  随后折下一条仙草细枝,送至君莫邪面前,“拿去吧,往后每日,皆在此时来我处拿药即可。”

  做这些的时候,她脸上的血色急速褪去,瞬间白若金纸,额头冒出汗滴。

  她生生将自己的本源折断,就如同拿着刀在心口上挖绞。

  君莫邪看着她隐忍克制的模样,心口仿佛跟着裂开一道细缝,冷风倏地灌了进去,冻得他眉头一跳。

  有那么一刻,姜若水以为他是在心疼自己,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怎么可能啊……

  果然,下一瞬——

  他接过仙草,眼神幽深狠厉,“最好有效果,若叫我知道你只是敷衍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说罢,拂袖离去。

  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君莫邪走后,姜若水再也压制不住,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狼狈地跌在榻上。

  芸儿被解禁,冲过去扶她,“姐姐,你这是何苦啊,仙草本源便如同你的血肉,你怎可随意攀折?你的命还要不要了!”

  心口传来一阵痛意,她虚弱地攥着锦被,“若能用我这条残命换他余生欢喜,那便最好不过。”

  “你真傻!”芸儿摇落泪水,“你就没想过,若你魂飞魄散,失去灵脉支撑,君莫邪体内的命丹会跟着受损?”

  姜若水凝着芸儿,认真道,“所以,你要帮我啊。”

  “什么?”芸儿的声音带着惊颤。

  “我要给君莫邪生个孩子。”语气,义无反顾。

  只要她的灵脉得到延续,君莫邪也就不会有事。

  “疯了,真是疯了!”芸儿吼道。

  心中的酸涩如潮水涌出,姜若水笑得灿烂。

  对,她是疯了,不然怎么可能还爱着他,怎么会愿意为他再死一次!

  “好芸儿,帮完我最后一次,你便去问灵谷找师父吧,这仙界我护不住你。”

  “好,赶我走是吗?”芸儿的眼泪一颗一颗砸落,“这般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我姜芸儿不稀罕留,因为它要把我一同长大的好姐妹活生生给害没了!”

  芸儿说完,泪掉得更急,一转头,捂着嘴飞奔出去。

  芸儿走了,姜若水强撑的眼泪才跟着落下。

  这时,肩膀处,隐隐传来一丝痛意。

  她将衣衫褪下肩头,原本被绛仙草压制住的天雷地火留下的印记,隐隐浮现出几分。

  没有内丹,一旦这印记全部浮现,她这具身体,就再也回天乏术了。

  她,会死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4章 真心,都付与他人


  第二日。

  “姐姐,你当真……要这么做?”芸儿将寻来的醉欢散,颤抖递上。

  接过醉欢散,姜若水以灵力将其注入焚香内,随后耗尽半生修为,将自己幻化成第一次修成人形的模样。

  才笑问,“芸儿,好看吗?”

  芸儿眼中酸涩,“好看,姐姐的原身实乃蓬莱万年一遇的灵狐,自是极美。”

  姜若水望着水镜中的人影,心如擂鼓,仿佛回到了一万六千年以前,她和君莫邪初遇时分。

  那时,她还不是仙界帝后,也不是仙草精灵,只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小狐狸……

  君莫邪果然按时来取药。

  他一进无忧宫,就瞧见立在大殿中央的身影,她的背影瘦削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折,竟叫他心中微微一恸。

  何时,她竟变得这般廋了?

  姜若水转头,看到是君莫邪,当即抿出一个笑。

  君莫邪被这笑刺得一怔,她总是这般对他笑,即使他从未给过她好脸色。

  沉寂的心竟燃起火,尤其是她这一身装扮,似曾相识,让他不由自主靠近。

  喉咙逐渐变得干涩,君莫邪靠近的脚步倏地顿住。

  不对!

  下一刻,他猛地逼近,抬手掐住姜若水的脖子,“贱人!”

  眼中除了愤怒还有隐忍的渴望,“你竟敢设计我!”

  连死尚且不怕,一心为他,又有何不敢?

  姜若水笑得明艳妖娆,“我是你的帝后,这是你该给我的。”

  身体被一道灵力腾空,天旋地转间,摔在了榻上。

  君莫邪欺身而上,玄袍刮过她的脸颊,一道红莲业火从掌心窜起,“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

  君莫邪,曾经我便为你魂飞魄散过一次,可你早就忘了个干净。

  姜若水眼中飞过一丝痛楚,水汽漫上眼眸,“君莫邪,如果……如果我真的死了……”

  话未说完,君莫邪一拳砸在她耳边,“死?”

  “你若死了,我定昭告四海八荒,宴请满天神佛,超度你魂归太渊!”

  心,紧缩、再紧缩,疼到无以复加。

  姜若水的眼泪悉数滚落。

  她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含着泪,巧笑嫣然,“我若死了,谁来救你的烟儿?”

  她这一笑,仿若三月烟火,百世琉璃,绚烂得他移不开眼。

  恍惚中,好似记忆深处那道娇俏的人影向他走来。

  “神仙哥哥,你还会回来找我吗?”

  “当然!小狐狸,待我这次渡劫成功,我就向父君请婚,迎娶你做我的仙妃。”

  “听说你们神仙可以娶好几个仙妃,我才不要!”

  “傻丫头,你的神仙哥哥生生世世只会有你一人。”

  ……

  纱幔轻摇,一室生香。

  浮浮沉沉间,君莫邪口中不停轻唤,“烟儿,烟儿……神仙哥哥定会娶你做我的仙妃……”

  将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

  海誓山盟,言犹在耳,姜若水此刻,如天火焚心。

  神仙哥哥,原来,你早把对我的诺言都给了凌雨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5章 再拜陈三愿


  玲珑榻上,姜若水纤指轻柔地抚上君莫邪入睡的脸,轻声呢喃,“君莫邪啊,早知不能修得正果,我真愿从未与你遇见过,那便不至于蹉跎成此番光景。”

  她细细描摹他的轮廓,恨不能把这幅面庞刻进骨血里。

  指腹落在他蹙起的眉头,却突然被一双手钳制住,沉睡的人忽地眉眼一睁。

  “姜、若、水!”

  一字一顿,眸光里似有滔天烈焰,君莫邪浑身灵力暴涨,手奋力一甩,“你活腻了!”

  姜若水不着寸缕,纤腰撞在无忧宫的玉柱之上,随后一声重响,又跌落在冰冷的地面。

  咳咳……

  血接连吐出好几口,她擦了擦嘴角,抬头,却见一道身影飞掠至跟前,一双手狠狠掐上她的脖子。

  杀意顿生,“我真该早点杀了你!”

  和她一次欢好,他如此恶心吗?

  “想杀我?”姜若水身体很疼,心更疼。

  直直地盯着他,将他的五根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不如等我将凌雨烟的内丹复原,你再杀不迟。”

  君莫邪的拳,握紧、再握紧。

  他恨,恨自己此番睡了姜若水,更恨,说杀她的那刻,心中竟有不忍!

  狠狠退开几步,他欲走,却猛地瞧见,她莹白胜雪的肩头,一道天雷地火的刑印,若隐若现。

  又陡然逼近,问,“你从未渡劫飞升,哪来的这刑印?”

  不可能,只有历劫飞仙之人才会受天雷地火之劫,他身上就有两道。

  心,颤若擂鼓,姜若水掌心微动,衣衫隔空飞来,她迅速披在身上,“你一颗心都在他处,当然不知我历劫之事,怎么,关心我?”

  “痴心妄想!要不是为了烟儿,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君莫邪骤然起身。

  这个女人简直不要脸到极致!

  他冷哼一声,“来人!盯着帝后备药,再送至凌雨阁!”

  话落,玄袍从门口消失。

  只剩那一句——要不是为了烟儿,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

  字字如针般萦绕在她心间,久久不得消散。

  姜若水闭上眼,眼泪滑落。耳边唯有衣摆带起的风声渐渐远去,清冷的无忧宫,仿若从未有人来过。

  又到上元灯节。

  凌霄殿大宴群仙,斗灯说谜。

  姜若水坐在无忧宫前的台阶上,一盏从人间飞上来的花灯掠至眼前。

  上面题的字很大,所以,她一眼便看清——从此比翼双飞鸟,一生一世连理枝。

  一生一世?可惜她这一生就要到头了。

  姜若水抬起枯瘦的手,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皮。

  是的,五个月前那次,她就怀上了。

  只是,每日为凌雨烟入药,她的身体越发差了,明明有身孕,却比之前廋了几十斤,根本看不出孕相。

  孩子,娘亲不能陪着你长大了。

  姜若水擦了擦眼角的泪,随后变化出一盏莲花灯,她学着凡人那般,在上面慢慢书写:一愿郎君千千岁,二愿子孙福安康,三愿……三愿来生不思量。

  曾经,她的心愿是和他白头到老,而如今,她只愿背负他的怨恨成全他。

  写完,莲花灯飞出,融进漫天花灯之中。

  凌霄殿内,众仙家斗灯正盛。

  一只平平无奇的莲花灯飞入,却是无主之灯。

  君莫邪凤眼微眯,灵心一动,透过莲花灯便看见一道身影坐在台阶上,一手执灯,一手执笔。

  她嘴角带笑,眼角却含着泪。

  心被莫名击中,抬手间,莲花灯已至眼前,待看清上面的字,君莫邪的神情,更是说不出的复杂。

  些许的疼,些许的涩,待要细细品位,便都消失了,他烦躁不堪。

  凌雨烟见状,捏着杯盏的手青筋凸起,恨不能将那杯子一把捏碎。

  该死的姜若水,都快死了,还不消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6章 她是姜如烟


  无忧宫门前,漫天花灯之中,一道身影飘然而至,妖娆之姿令无数花灯竟黯然失色。

  姜若水抬头,就见凌雨烟款款上前,手中托着一盏莲花灯,正是她之前的那盏祈愿灯。

  “帝后娘娘,还真是情根深种。”似笑非笑,一双妖媚至极的狐狸眼,泛着阴冷的光。

  明显来着不善,姜若水语气客套疏离,“雨烟上仙来此,有事吗?”

  “我来谢谢帝后娘娘啊,你的药我吃着很有疗效呢。”她忽地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这绛仙草果然是神草,不过三个月我的内丹就已复原。”

  三个月?明明她已经连续为凌雨烟入药五月。

  姜若水皱眉,却见凌雨烟笑得愈发得意,“帝君感念我数千年内丹受损,修为停滞,特意让我继续服用,这不,短短两月,我的修为便大增。”

  君莫邪,他竟拿自己的血肉……为凌雨烟增进修为?

  呵,讽刺!

  姜若水心中又苦又涩。

  她却强压下悲恸,“帝君待你如此一往情深,你们定能、恩爱白头……”

  “姜若水,装什么大度,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凌雨烟那双狐狸眼中忽地燃起一片火焰,恶狠狠瞪向她,“一万六千年前你就该死了,这帝后的位置本来就该是我的,如今,我看你拿什么跟我争!”

  话毕,莲花灯瞬间在空中被一道力量撕扯成碎片,洋洋洒洒飘落在地上。

  争?她从未想过要争什么,知道君莫邪所爱之人是凌雨烟,她便一心只想成全。

  可凌雨烟又是如何知道一万六年前的事?

  “雨烟上仙,你如何知道……”

  “如何知道你的事?哈哈……”凌雨烟笑容张狂,“我是你的师姐姜如烟啊,师妹,你不认识我了?”

  姜如烟?

  那个两万年前叛出师门的蜘蛛精姜如烟,可她的原身不是灵狐吗,而且她的模样……

  “怎么样,我这身皮是不是比之前好?”凌雨烟笑得肆无忌惮,“师妹,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明明我才是师傅的大弟子,明明我比你聪明,偏偏所有人都钟爱于你,姜无涯那个老东西是,君莫邪也是!你说他们是不是眼瞎,看上你这个废物!”

  她突然抬手,尖细的指甲戳上姜若水的脸,“你不过就是长了一张狐媚脸!”

  脸被指甲划出数条血痕,姜若水猛地推开,“是你……你这个叛徒,亏我还一直想成全你和君莫邪!我真傻,我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哦?那你觉得他是信你还是信我吗?”凌雨烟手中凝出一团黑气,朝姜若水挥出去。

  气流如刀一般砍在她的双腿上,登时,骨头传来碎裂的声音。

  砰!

  姜若水摔倒在地,疼得额头冷汗直冒。

  她试图运转灵力,却被一道力量狠狠压制。

  凌雨烟继续走近,笑得狰狞。

  “你是蓬莱万年一遇的灵狐又如何,你是姜无涯最得意的徒弟又如何,你是仙界帝后又如何?还不是像条狗一般趴在我面前,要不是我之前内丹受损,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

  话落,凌雨烟踩上她瘦得皮包骨的双手,狠狠碾压一番,将那十根手指踩得血肉模糊才罢休,“怪只怪你蠢,为了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修行,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十指连心,姜若水痛得浑身痉挛,她倔强的抬着头,“……我只问你,你是否真心爱着君莫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7章 来世,绝不再爱


  “哈哈……爱?”

  凌雨烟可笑又可恨地看着她。

  “我当然爱啊,可是我的爱和你的愚爱不同,我爱他的万般呵护,爱他的至高无上,爱他可以给我天地间最尊贵的荣耀,你说我爱不爱?!”

  “……”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一心想要成全的竟是一个毒如蛇蝎的女人!

  姜若水握紧血肉糜烂的十指,蜷起骨头碎裂的双腿,重新凝聚力量。

  周身逐渐笼罩起一股势不可挡的光芒,身体随之腾空而起,她睥睨着凌雨烟,恨意弥漫,“我是错了,错把你当成君莫邪的良配!”

  轰!一声,她拼尽所有的气数冲开凌雨烟的灵力压制,同时大喊道,“但还轮不到你一个叛徒来对我指手画脚!”

  凌雨烟被这猛然强劲的力量轰开,心口震颤得厉害,一口鲜血喷出。

  她捂着胸口在原地摇晃,眼中杀意更浓。

  抬掌就要朝姜若水的命门轰出,却猛地瞥见远处一道身影飞来,随即连连惊恐后退,梨花带雨道,“帝后娘娘,不要啊,不要杀烟儿……”

  话落,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

  姜若水不解,还未反应过来,一股劲道强悍的力量直接拦腰斩在身上。

  “贱人,竟敢伤害烟儿!”君莫邪大吼道。

  姜若水身体和的鲜血齐齐飞出,她飞出去的同时,终于看清那道身影。

  君莫邪啊,他凌空接住了凌雨烟的身体,随后缓缓落地,就站在那一堆她曾祈愿的碎纸灯片上,踩着她满心的爱恋,漠然凝视着她渐渐飞出去的身体。

  痛,好痛,这一掌比天雷地火还痛,比生生剖出命丹还痛!

  姜若水的眼泪凌乱,身体摔在冰凉的玉石台阶上,鲜红血液瞬间染红了裤子。

  不、不会的!

  孩子……

  她的孩子!

  姜若水拼命的蜷缩起来,看着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想要止住他们……

  可哪里能止得住?

  她的手鲜红一片,意识也渐渐抽离。模糊的视线里,是君莫邪抱着受伤的凌雨烟转身的情形。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艰难地朝他喊道,“君莫邪,救救他……我们的孩子……”

  君莫邪没有听到,衣袍纷飞,他抱着凌雨烟纵身一跃,身影越来越远,终于消失在漫天花灯之中。

  姜若水伸出去的手,在半空滴滴答答地淌着血,却什么也抓不住,碰不到。

  凄凉的夜,只有鲜血还在疯了似的往外冒。

  哈哈,她爱了两世的男人啊……

  姜若水心痛得窒息,哭也哭不出来。她知道,她的孩子死了,还未出世,他就死了……被他的父亲亲手杀死了……

  姜若水不知道自己在无忧宫外昏迷了多久,醒来时,遍地是干涸的血迹。

  一纸符咒吊三魂,半腔执念锁七魄。

  若不是师父的锁魂符一直护着她的三魂七魄,她活不过来。

  手废了,腿断了,孩子也没了,连她也快要死了,这就是她为爱奋不顾身换来的下场!

  姜若水痛不欲生,跪在地上对着漫天星河无助呐喊,“师父,徒儿错了,大错特错!”

  若有来世,她绝不再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8章 生生世世不再遇


  可回应她的只有九重天凄凄的风声。

  姜若水将眼泪生生咽下,用尽力气盘坐在地上,随后运转灵力,催出体内的仙草本源疗伤。

  原本灵力充沛、生机盎然的仙草,此刻颓败无比,垂垂萎矣。

  姜若水看着自己的此世原身已如此萧瑟,苦笑道,“活不长了,活不长了……”

  用绛仙草治好手脚的伤,姜若水才慢慢踱步回了无忧宫。

  累,好累,只想好好睡一觉,明日,也许明日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是,她还有明日吗?

  君莫邪将凌雨烟送回凌雨阁后,便开始为她疗伤。

  凌雨烟捂着心口,哭得娇弱欲滴,“呜呜,阿邪,我的心口好痛,内丹是不是废了?为什么,为什么帝后娘娘要这么对我,八千年前她害我内丹受损,如今又打伤我,毁了我的内丹,呜呜,阿邪,我该怎么办?”

  君莫邪眼中盛着滔天怒意,想起姜若水,那个两次害了凌雨烟的始作俑者,恨不得立刻拿她是问!

  “她毁了你的内丹,我便要她拿自己那颗来赔!”

  君莫邪守了凌雨烟一夜,第二天一早,抬脚就往无忧宫去。

  只是,刚到门口,他的脚步就停住。

  看着门前已经干涸的一大片暗黑色的血迹,君莫邪的心被什么刺了一下,密密麻麻的痛感在心口汇聚。

  随即,他冷哼一声,“不过是受了一掌,就伪造出这么多血来,果真是心思深沉!”

  他继续行进,踏入无忧宫。

  姜若水正端坐在玲珑榻上,等着他的到来,今日是该做个了断了。

  君莫邪怔了一瞬,瞧她浑身完好,想起凌雨烟内丹被重创,随即,心中顿生怒火。

  “姜若水,把内丹交出来,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姜若水瞥了他一眼,面色微痛,“君莫邪,我只问这一次,你就那么爱凌雨烟?爱到是非不分?如果她根本不爱你,骗了你,你还要护着她吗?”

  “住嘴!休要搬弄是非!”君莫邪一掌挥出,身边的白玉茶几四分五裂,“我为烟儿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我无怨无悔!”

  那一掌也如同落在了她心上,将她最后一丝情义打碎!

  好个无怨无悔!

  姜若水掌心托出早就备好的帝后灵印,眼神坚决,“内丹没有,帝后灵印我双手奉上,我已将体内的凤脉剔除,从今往后,你我毫无干系。”

  凤脉剔除,毫无干系……

  寥寥几字,在君莫邪心中惊起滔天骇浪。

  他难以置信,怎么可能,这个女人缠了他八千年,他才不信她会轻易放手!

  “做梦!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放过我?”姜若水眼中有恨,也有悲,哭不出,也笑不出,“你烧我蓬莱,毁我本源,昨日,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你还要怎么不放过我!”

  孩子……

  那门口的血难道是他们的孩子?

  君莫邪双拳狠狠攥紧,望着她眼里的悲与恨,心瑟缩无比,可他不能不救凌雨烟,那是守了他一万六千年的心爱之人!

  “姜若水,我再说一次,烟儿不能没有内丹。”

  ……在他眼里,凌雨烟的一根头发丝都比她的命重要。

  姜若水无声地笑着,随后盯着他,眼神寒凉,“我若不愿意呢?”

  “由不得你。”君莫邪冷酷逼近,衣袖轻甩,姜若水便动弹不得,“你放心,我会用体内的龙吟真气护住你的心脉,你不会死。”

  说完,他伸出灵力流转的右手,慢慢朝她心脏靠近。

  姜若水动不了,也不想动,看着他慢慢靠近的手,淡淡地阖上眼。

  也好,就这样去死,死在他手里,了却这悲哀的一生,了却她糊涂愚昧的爱情……

  嘶……

  手深入心脏,再狠狠带出。

  君莫邪摊开掌心,一张画满符咒的符纸,金光四射。

  君莫邪一脸惊愕,“怎么会?你的内丹呢……为什么!”

  “我的内丹?”姜若水的心空了,她笑,“我的内丹在你体内啊,你用了八千年,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锁魂符出体那一刻,她的元神也在急速消散。

  “不,不可能!”君莫邪不断后退。

  可在看到姜若水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时,他又快速上前,试图将那张锁魂符送回她的体内。

  可符纸一离体,上面鲜红的咒语便在一瞬间消退。

  “没用的,锁魂符,破体即消,君莫邪,你放过我吧,生生世世我都不想再与遇见了……”

  说完,她的身体彻底消散。

  “不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9章 上元灯夜


  君莫邪的心口传来巨大的疼痛,呼吸都困难,他拼命操控灵力,试图留住她的魂魄,“我要你活着!”

  君莫邪来不及分辨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句话,他只知道,当姜若水在他眼前一点一点消失时,他的心好痛。

  如同被一把巨锤狠狠砸在胸口,要裂开一般。内丹在身体中疯狂搅乱他的内息,似乎想要破体而出,竟叫他有些压不住。

  可他无暇顾及自身的状况,拼命从身体里输出龙吟真气,试图在无忧宫结出巨大的结界,将姜若水的三魂七魄拖住,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是枉然。

  他什么也没留不住。

  无忧宫笼罩在他的灵力中,一扫原本清冷灰败的模样,变得金光灿灿、光芒万丈。

  这金光灿烂刺得君莫邪眼睛生疼,好像,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记忆深处,满城灯火,火树银花的一幕。

  脑中有无数景象喷涌而来。

  一万六千年前,上元灯夜。

  长安街头,游人如织,花灯锦簇。

  少年穿梭在这繁华喧闹的街头,意气风发,衣袂胜雪,锦带飘飘,身后是一袭青衫长袍的中年男子,一路跟随。

  “太子殿下,你慢点!”

  “闭嘴,今天没有什么太子殿下,我是莫公子,你也不是司命星君,是司管家,记住了!”

  “哎呦,我的祖宗,天帝要是知道我带你私自下凡,免不了一顿责罚……”

  “司命,一切有我呢,父君若是怪罪,你尽管说是我用法力胁迫的你”

  “太子……”

  司命还欲再说,君莫邪丢给他一个眼神,“行了,再啰嗦,信不信本太子把你扔到大荒山去,让你日日与毒虫野兽为伴。”

  见司命被吓住,忐忑住嘴的样子,君莫邪满意地笑了笑,这一笑真叫周围的游龙惊凤、万树灯花瞬间失去了颜色。

  好个俊逸勃发的少年,好个少年恣意的姿态!

  君莫邪从街道旁边林立的摊位上顺手抓起两只五彩面具,一只扣在司命脸上,一只自己戴上,“这就对了,今夜是上元节,咱们难得来人间一趟,当然是少说话,多玩乐,走吧!”

  “诶,太……莫公子,等等我!”司命付完银钱,只一瞬的功夫,少年那道身影已经窜出去好远一段距离。

  他匆匆拨开人群跟上去。

  君莫邪停在一座戏摊前,皮影戏中演的是神仙与凡人恋爱的故事,结局凄凉,最终因人神殊途,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不得不分开。

  看完后,君莫邪撇了撇嘴道,“无聊的凡人,就知道些个情情爱爱。”

  他不一样,他君莫邪日后是要统领仙界,掌管四海八荒,九州神地之人,若是此般儿女情长,岂不是要被仙界那些人看了笑话。

  君莫邪觉得没趣,金线腰带旋转之际,已经转身。

  他这一转身,怀里登时撞上来一团柔软的身躯,一身月白色素衣,上面用银线绣着梅花图案,长发铺洒在素衣上,还有几缕纷纷扬扬的垂落。

  君莫邪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怀里的人已经抬起头,他瞬间撞进那双秋波流转的眼眸之中,她的眼神清澈灵动,如溪水一般从心间淌过,整个魂灵如同被洗涤过一般。

  竟叫他愣了片刻。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心尖上竟冒出一丝热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10章 初遇惊鸿


  姜若水从他怀里退开,见这五彩面具,瞬间笑开了颜,如人间三月花开,绚烂多彩。

  君莫邪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竟然失了神,但这笑,仍叫他挪不开眼。

  只见她,如樱桃鲜亮的唇缓缓轻启,“师兄,你和芸儿怎么不等我。”

  说着,她伸手就去掀开那面具。

  面具摘下,露出一张俊美无铸的脸,剑眉入鬓,绯唇含情,眼中眸光点点,似有万千星河。

  姜若水整个人一怔,她从未见过比师兄姜尘穿白衣还要好看的男子。

  反应过来认错了人,她当下便立刻将面具还给君莫邪,“呵呵,公子抱歉,是我认错了人。”

  心中是羞愧难当。

  “无碍。”

  君莫邪本欲与之多话几句,话未酝酿出,就见不远处忽然飞驰而来一辆失控的马车。

  驾车人拼命喊道,“让开,快让开!”

  那马似乎受了惊,一路狂奔,冲散了街头的人群,一路朝他们驶来,而在他们的前方还有一对行动缓慢的祖孙,眼看就要撞了上去。

  千钧一发之际,君莫邪瞬间有了抉择,白色衣袖狂卷,一道灵力从袖中挥出,四周慌乱的人群在一瞬间静止,那狂奔的马儿,抬着前蹄,也被隔空定住。

  君莫邪缓缓发力,将那一对祖孙从街道中央移开,随后撤回灵力,用身体护住面前的女子。

  所有的一切行云流水,在一瞬间内完成,宛若从未发生过一般。

  人群恢复惊恐喧闹,马车四蹄着地,又狂奔起来,君莫邪抱着姜若水往旁边一闪,便避了过去。

  而那马车也在驾车人的手中,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姜若水再一次落进男子的怀抱,他的怀抱带着淡淡的香木气息,倒是清冽好闻得很。

  她原本就有些羞赧的心,此刻更是无法遏制地心如鹿撞,砰砰跳个不停,一张小脸通红通红,比周边的莲花灯还要红艳。

  砰!

  一声巨响。

  天空忽然开出灿烂烟花。

  接着是无数烟花在空中相继绽放,迷幻了整个夜色。

  “姑娘,没受伤吧?”君莫邪问。

  姜若水赶紧从他怀里退开,摇头,脸上竟带着几分傻笑。

  君莫邪这才放下心来。

  姜若水看着他,收回笑容,随后她低声问出一句,“小哥哥,你是神仙吗?”

  “……”君莫邪身子一僵,刚刚她是发现了什么,还是?

  姜若水见他不答,努了努嘴道,“芸儿说了,话本上的神仙,才会长得像你这么好看,你真不是神仙?”

  “我……不是。”

  听了他的回答,姜若水有些失望,“也是,神仙都是高高在上,怎么可能像你这般好亲近。”

  师父总在耳边跟他们说,我们做妖怪的总想着修炼成仙,以为成了仙就摆脱了妖怪出身的低微,改变了一生的命运。其实啊,神仙难当,做神仙才不如当妖怪来的自在,修行的终极目的不是成仙,而是修自在,做妖怪自有做妖怪的好处。

  师父说的多了,姜若水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这反而让她对神仙更加好奇,也更加想要早日修炼成仙。

  “这灯,我要了。”姜若水看也不看,从身旁灯架上随手便挑下一只莲花底座的纸灯,又将银钱抛给卖灯老板。

  随后看向君莫邪,“小哥哥,这灯好看,我送你,今日多谢了,告辞!”

  说完,月白色的素衣在烟火中旋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她双手附在身后,大步离开,如瀑青丝在风中洋洋洒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11章 缘定三生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话未来得及出口,君莫邪便见那道身影已经融进了满街游人当中,渐渐远去,姿态也是潇洒不羁。

  其实,他不知姜若水的心早已轰隆隆如擂鼓击打般乱撞,那一身潇洒不过是刻意掩饰。

  君莫邪嘴角弯出一个弧度。

  这般有意思的女子,生平从未见过,倒是很对他的胃口。

  他伸在半空中的手,慢慢收回。

  罢了,不过一场误识,若是有缘,必会再见,若是无缘,那便是天意。

  身后,司命已经追了上来,站在他面前,弯腰气喘吁吁,“太……莫公子,你刚刚可是犯了大忌,你可知在人间随意使用灵力,最容易被魔界之人盯上。”

  君莫邪抛开纷乱的思绪,依旧是一派恣意模样,“司管家无须担心,我用的是最低级的灵力,不至于引人注目,退一万步讲,有司管家你在,有什么妖魔鬼怪能是你的对手啊。”

  况且,他君莫邪的修为虽不说登峰造极,但也是天地间数一数二的,魔界也未必能找出几个对手,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司命扶腰喘气,“以后还是小心为妙,人间不比天界。”

  “知道了。”君莫邪敷衍道,这司命星君人好是真的好,但就一点让他烦不胜烦。

  唠唠叨叨,婆婆妈妈。

  他看着司命一手叉腰,一手抚胸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从司命身边掠过时,君莫邪一手提着姜若水送她的那盏莲花灯,另一只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司管家,你这身子骨不太行啊,要多练练。”

  司命心中暗诽,“我都十几万岁了,自然不能跟你这毛头小子比,这人间又不得随意施展灵力。”

  君莫邪似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回头对他道,“司管家若是累了,回客栈等我便是,不必一路跟着,这灯,劳烦司管家帮我带回客栈。”

  话音还未消散,君莫邪再次从司命眼前消失。

  司命接过那盏莲花灯,望着人流如龙,花灯如幕的街头,在原地叹了叹气,“也罢,年少轻狂,爱玩便随他玩去,待日后他执掌了这天地,怕是再也不能如此恣意游玩了。”

  日子如水滑过,姜若水倚在客栈的窗前,支着脑袋的那只动手,手指在脸颊上不停轻点,一番心事重重的模样。

  明日就是和师父约定回蓬莱的日子了,她出门前再三向师父保证过,回去时定会把望月峰的绛仙草寻到并带回去的,可如今一连半月了,她都一无所获。

  不行,她还得再去望月峰探一探。

  望月峰,落魂崖。

  姜若水站在崖边,望着脚下青烟缭绕、雾气升腾的悬崖,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这崖太深太险了,只怕有命下去,没命上来。

  可这整个望月峰她已经找遍,都没有绛仙草的一丝一毫的踪影,唯有这落魂崖她还未曾探过。

  今天她还必须得探一探了,她姜若水就没有怕过的。

  姜若水闭了闭眼,随后睁开,下定决心一般,走回崖边,脚下轻点,身子已经腾空,随后又缓缓沿着陡峭的山崖下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第12章 寻绛仙草


  一边下落,一边挥袖拂开遮在眼前的青烟薄雾,仔细查看是否有绛仙草的踪迹。

  姜若水找绛仙草找的入神,也不知道下了多深,飞了多久,寻了多少崖石落脚暂歇,待她回神过来时,人已经到了崖底。

  她站在底下,往上望了一眼,可烟雾浓重,此刻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瞧不见。

  罢了,既然都下来了,那干脆好好寻一番,兴许这人迹未至的崖底是那洞天福地,也未曾没有可能,若是在这能找到仙草,也不算自己来人间虚行一场。

  至于怎么上去?

  船到桥头自然直,且容后再想了。

  “想不到这落魂崖,崖底倒真是别有洞天。”姜若水站在一处藤蔓攀附的石山跟前,感慨道。

  那石山上爬满了青蔓,若不仔细瞧,还真发现不了这是个石洞入口。

  姜若水走上前,拨开那如幕帘般的藤蔓,信步走入,顿时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从脚底处也缓缓升上来一股沁人心脾的凉爽感。

  “如此灵气充沛,真是块风水宝地!”感受到那一波一波袭过来的灵气,姜若水不禁又感慨了一句。

  这里蕴孕着源源不断的灵气,比蓬莱仙山灵气最聚集的镜心池也是不遑多让,简直是修行圣地。

  有了这一发现,姜若水更是心中庆幸,幸好她冒险下来了,就是师兄和芸儿也未必能有她这么好的气运能寻到这一番圣地。

  她深深吸了一口这处的至纯灵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忍不住又往前迈了几步,细细打探起来。

  整个石洞很开阔,若有似无的烟气缭绕着,前方还有一处水潭,岩石滴滴答答有水滴进潭中,发出清脆而显悠远的声响。顺着水滴往上,可以看见斑驳的青苔,以及点缀在石块上的几株绿色矮丛木。

  那是什么?

  姜若水猛然发现,一堆丛木之中,有几点星光缓缓流淌飘出,待再要细看,却又都消失了。

  她轻轻跃起,便飞身至那处丛木旁,拨开绿色,果然就瞧见了藏在其中的一颗吸满灵力的仙草。

  “是绛仙草!”姜若水顿时一喜,“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下子对师傅算是有交代了。

  她伸出手去摘那仙草。

  “嘶!”

  就在她的手碰到绛仙草时,指尖却突然被咬了一口,冒出了血珠。

  “该死,这草居然会食人血!”姜若水抱着自己被咬出口子的手,心疼那一口血啊。

  更可气的是,刚刚这草不仅吸了她一口鲜血,还顺带吸食了一口她的灵力。

  “不愧是长在这灵气充沛的宝地的神草,简直要成精了!”

  师父交代过,这草不可折损,需活着带回去。

  姜若水不敢大意,手中凝出一道力量,隔空将那仙草从石缝中拔起,随后从腰间解下一只草色锦囊,轻喝一声,“收!”

  那绛仙草便被她收进了这百宝囊。

  她将锦囊拿到眼前,一手提着,一手戳向那鼓囊囊的锦袋,得意道,“看你还敢不敢吸我的血,这就是得罪本狐的下场!”

  只是她刚喜得仙草,正要离开时,却突然听到淡淡烟雾后,传来一丝声响。

  她凝神细细辨别,那声音若有若无,听着像是——

  一个男人的发出的声音,带着隐忍和……痛苦。

  对,就是痛苦。

继续阅读《一壶清酒 ,一身尘灰》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