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风《重生成大佬喵祖宗》霍庭风,苏轻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月如风
简介:流浪喵星人饿死后重生成不受宠的秦家二小姐,为了活下去,成了最年轻的总裁霍庭风的私人助理,只可惜他身患重疾,常年坐轮椅,将不久于人世
霍大佬可是她的衣食父母,她决心治好他的病,结果被大佬拆穿:“给我治病,是为了钱?”“……”霍庭风:“不如,嫁给我,继承我的亿万遗产,嗯?”秦苏苏震惊,然而,还有更刺激的是……
角色:霍庭风,苏轻轻
月如风《重生成大佬喵祖宗》霍庭风,苏轻轻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成大佬喵祖宗》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努力做个人


喵~
喵呜~
饿……
想它曾经也是被铲屎官捧在手掌心的肥猫,如今,却成了流浪猫。
其它流浪猫都能活下去,并且长得肥头大耳,成了这条街的扛把子,而它却不能。
因为前世,它的铲屎官将它宠得太挑食,就算饿死,也绝不会翻垃圾桶里的东西吃。
日渐消瘦,最后,一命呜呼。
饥饿的滋味却没有消散。
它想吃罐头,想吃鱼,想喝酸奶……
它吧唧吧唧着小嘴儿。
“你醒了?”
霍庭风起唇,嗓音冷温,清冷孤寂,却如清冽醇厚的美酒,让人沉醉。
它怔了怔,这是……人类的声音?
它竟然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
曾经,在它的世界里,铲屎官说的话,都是唧唧歪歪,一句也听不懂。
只一瞬间,它的大脑里涌进了无数个片段,一个不属于猫的人生。
秦苏苏,二十岁,大三,临床医学专业。
姐姐秦娇娇大她一岁,上了演绎学院,那就是烧钱的地方,但秦家不算小门小户,这钱给得起,什么都给姐姐最好的。
而她,明明也是秦家的千金,大学三年全靠自己努力赚来生活费,学费。
甚至,外界鲜少人知道她也是秦昊天的女儿。
父母的偏心,让她心生恨意,想要报复。
所以,秦苏苏打起了这世上最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的主意,她的雇主——霍庭风。
年仅二十九岁,是蓉城无法忽视的存在,霍氏集团的总裁,并且单身。
霍庭风常年疾病缠身,将不久于人世,而秦苏苏目前在他家做兼职照顾他。
她计划着睡了他,再嫁给他。
他命不久矣,能再活个两三年,或许,还更短命。
待他死后,她就能顺理成章成为他的第一继承人。
拿着他留下的遗产,从此扬眉吐气。
然而,秦苏苏太蠢,当晚在爬床时,不小心踩到霍庭风的鞋子滑倒,撞上床头柜,摔死了。
命运给了它重生的机会,从此,它就是秦苏苏了!
这一世,它要努力做个人!
“唔……”秦苏苏轻轻哼了一声,却没睁开眼,她不再发出猫咪的声音。
“江澈。”霍庭风出声,如风轻轻。
江澈是他的私人医生,擦了擦刚洗了的手,问道:“怎么了?”
“她动了。”
江澈正准备去检查她的身体状况,秦苏苏卷长的睫毛动了动,随后睁开了双眼。
那双眼睛眨了眨,眼角点点红晕,瞳仁黑白分明,秀眉轻轻一挑,美丽,绚烂……
江澈怔了怔,这双眼睛莫名让他想到了他家的懒猫。
秦苏苏轻轻眯眼,再睁开,就看见了她床旁边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好一个风华绝代……
房间里昏黄的灯光洒落,碎发晕开了点点涟漪。
即便她当猫时见过不少将她捧在掌心的男人,却从未见过像他如此完美,没有半点瑕疵。
轮廓分明,俊挺。
狭长的双眼底一层清雾,如宇宙星空,斑斓深邃,透着淡淡温雅,泛着清心寡欲的感觉。
光是一双眼,便让万物失色。
霍庭风对上她的视线,薄唇轻抿,嗓音很淡:“既然醒了,应该是无事了,你走吧。”
秦苏苏当即收回了视线,若有所思着。
走……
她听了出来,他这是要解雇她。
不可以!
一向被铲屎官宠着的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必须面对现实,她现在是个人,要赚钱养自己。
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2章 秦小姐解释一下


霍庭风惜字如金,能说出这一句话,那是下定决心了。
秦苏苏咬了咬嘴唇,眨巴眨巴双眼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弥漫起了乖乖软软的神色,一副小纯洁模样:“先生……你还没给我结工钱。”
说罢,她又看向江澈,朦朦胧胧的模样,那双黑瞳眨啊眨啊……
江澈身上有同类的味道,她就不信,他一个猫奴,能承受得住她要小鱼干的猫咪样。
江澈:“……”
工钱……
这也太接地气了。
以秦苏苏平日里的刮燥,本以为她会闹腾要赔偿,他没想到,她醒来竟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这一眼,仿佛有着一种魔力,让江澈微愣。
这一瞬的模样,竟像是一只乖巧窝在床上的小猫,有些不舍得赶走她。
霍庭风眸光深了几分:“江澈。”
这意思,让他去拿工钱。
看样子,他真是心意已决,鬼使神差的,他没动,倒是说起了情:“三爷,她撞到头部了,需要好好休息,以免留下后遗症。”
秦苏苏心里一笑,看来她那无辜的眼神,已经获得了江澈小哥哥的关照。
这个时候,她不说话得好。
“要几天时间?”
“这……”江澈犹豫了一下:“说不准。”
秦苏苏心里笑开了花,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她有很愉快的预感,霍庭风不会赶他走了。
果然。
霍庭风起唇:“给她检查。”
“是。”
江澈看了看她的头部,也挺意外的,竟然是无事了……
但已经替她求情了,总不能又收回去吧,这才又说:“我给她开一些阵痛的药。”
“嗯,出去吧。”
江澈点头:“是。”
秦苏苏这才后知后觉,她是在霍庭风的房间里,并且睡在了他的床上,那淡淡的檀香入鼻,夹杂着丝丝冷香,竟让她感觉到有些舒适。
她不经意间,想到了前世宠她的铲屎官。
如今,竟然记不起他的模样,只隐隐约约记得,他的身上,也有同样的气息,这下,更不想走了。
忽然,感觉空气里的气息变得有些逼人心魂,她收回了思绪,抬眸看他,只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比起刚才更冷了。
那双眼,仿佛能看穿一切。
秦苏苏的小心脏轻轻一颤。
未了,霍庭风凤眸微眯,眉宇间危险十分:“秦小姐执意不走,请江澈替你说情,目的何在?”
秦苏苏:“……”
愣了一下,还是:“……”
卧槽!
这个男人,他是怎么看出来她不想走的?
而且,她没出声让江澈为她求情,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霍庭风朝轮椅后靠了靠,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轮椅把手,那耐人寻味的气息像是没什么耐心,但又莫名给人一种他很有耐心,要慢慢审她的危险感。
秦苏苏的心绷紧了,正要回他时。
见他薄唇轻抿,眼底浮现起了几分冰冷,长眉微微一挑,嗓音寒凉:“或者,秦小姐解释一下,前天晚上,偷偷摸到我房间做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3章 别装了


见他薄唇轻抿,眼底浮现起了几分冰冷,长眉微微一挑,嗓音寒凉:“或者,秦小姐解释一下,前天晚上,偷偷摸到我房间做什么?”
------------------------
秦苏苏大脑一片空百,但也在一瞬间,找到了他话语间的重点。
摸!
这个字用得极妙。
证明当晚是没开灯的,如此以来,她一瞬间就找到了怎么赖皮过去的办法。
装傻、充楞、卖萌三部曲,走起!
思及此,秦苏苏眨了眨她娇媚的眼睛,一副懵懂的问题少女模样:“我……我不记得了。”
霍庭风的长眉,明显蹙得深了一分,一下一下敲打着轮椅把手的手指也微微顿了一下。
也仅仅是这么一秒钟。
那危险的感觉并没有消散,反而越发的深沉。
秦苏苏继续装傻:“我只记得,打扫了你的书房,我就回房间睡了……后面的事,我真的,没有印象……”
说着,她将又惊又怕的神色演绎得淋漓尽致:“而且,我为什么、会在先生的床上?你有洁癖,不能够。”
秦苏苏说着,就要坐起来。
连忙伸手摸着脑袋,没给霍庭风怀疑她的机会,病恹恹的呢喃着:“我的头,好晕,晕……”
话落,一头栽了下去。
头又撞上了床头,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再一次昏睡过去。
当然,她是装晕!
嘶……好疼。
这一下,撞得她差点当场去世。
霍庭风:“……”
他眯了眯眸,喊道:“江澈。”
江澈连忙开门进来,就见秦苏苏趴在床上,那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像是没气儿了。
心里咯噔跳了一下,颔首:“三爷。”
霍庭风不再看她:“治好她。”
“是。”
霍庭风的声音很清冷:“她对前晚发生的事没有印象,从医学的角度上来看,有解释么?”
江澈一边检查她的新伤,一边回答:“有一种可能,梦游症,睡觉做梦,不自觉的情况下起来在房间里行走。”
霍庭风长眉微微,看向了昏迷着的她:“能确诊?”
“可通过病人的回忆来,如果她对晚上发生的事没有任何记忆,那就真的是梦游症,而且,从医学的角度来看,秦小姐刚醒来,意识各方面都不清醒,说谎的机率不大,即便是说谎,三爷也能感觉到。”
霍庭风未语,似是在回忆她刚才的表现。
“再则,平日里秦小姐工作最多的地方,是你的卧室和书房,她或许真的是梦游在工作。”
缓缓的,霍庭风神色不再像刚才那么冷冽,眉宇间难得露出了几分清润温和:“嗯,我知道了,我不想这里莫名成了凶案现场,好好照顾她。”
江澈听后,不禁得想笑,憋住了:“好的,三爷。”
霍庭风推着轮椅,转身之际,那双眼底弥漫起了几分深不可测的神色。
内心里默念着她的名字。
秦苏苏……
据他所知,秦家的千金,只有一个。
待到滑轮声音消失了,江澈才知道他走远了,低低出声:“他走了,别装了。”
秦苏苏:“……”
咦?
果然,医生就是医生,即便她额头因为刚刚倒下不经意间的一撞长了个包,也丝毫无法影响他的判断。
秦苏苏慢慢撑开了一条小缝,没见着霍庭风,这才放下心来,放松式的伸了一个懒腰。
舒服。
江澈本是试探,却没想到她竟真是装的,当下愣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4章 感觉被戏耍了


“你……”
秦苏苏直接打断了他,声音妖媚:“江哥哥~”
江澈:“……”
“谢谢你让我留下来。”
江澈有一瞬间,感觉被戏耍了。
或许,他的第一感觉出了问题,这个女人,真如三爷所说,有什么目的。
他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刚想质问:“你……”
谁知,她那一副懵懂可爱又害怕的目光再一次涌上了那双眼,眨巴眨巴,小心翼翼的歪着头问他,:“我……真的有梦游症吗?”
江澈:“……”
这一瞬间,他只觉得情绪上经历了大起大落。
他神色复杂:“你不知道?”
秦苏苏眼底几分狡黠,掐指一算,卖惨时间到。
“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父母分开,住在一边,只有一个小房间,因为害怕,从小就养成晚上反锁门的习惯,晚上也没跑出去过,所以不知道……”
江澈代入了画面,莫名有些心疼,又问了一句:“那你上学的时候,也不清楚吗?”
“我一直都住在那个小房间,上学也是。”说着,她眼眸一亮:“啊,我记起来了,我有一天明明睡得床,早上起来却躺在了沙发上。”
闻言,江澈确诊了。
这个小丫头,是真的有梦游症。
“这个病,会好吗?”
江澈点头:“会好,我给你用药就行。”
“谢谢你,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不过你放心,下一次睡觉,我一定会反锁门,不会再跑出来吓人。”秦苏苏又非常认真的保证。
江澈见她那乖巧的模样,心里一阵发软:“好,我也会治好你,先好好休息。”
“明天就是周末了,我每周,都会回家一次,我现在的情况,可以回去吗?”
“能的,别再摔跤了。”
秦苏苏立即笑开了来,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甜甜的点头:“好。”
之后,江澈离开了,说是去给她配药。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时,那乖巧的模样顿时消散,换上了玩世不恭的笑意,邪邪一笑。
看来,做人也挺舒服。
第一步留了下来,今后,再慢慢攻略霍庭风。
不过……
那些曾经伤害过秦苏苏的人,她也绝不会放过。
一双圆溜溜的杏眸微微一眯,仿佛带着毁灭性的玩戾。
明天,要回去会会她的亲人。
再用她灵敏的鼻子闻闻,这一家子,究竟是不是她的亲人,竟让她从小就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她还记得,有一天,在那个小房子,她胃疼,无法走路给妈妈打电话,希望带她去医院。
打了无数个电话,她都摁掉了。
然而,妈妈却不耐烦的说:“今天你姐姐的钢琴课要续费,我去找老师,还要贴着脸请她多指导你姐,现在正是你姐用钱的时候,肚子痛睡一觉不就好了?上什么医院,怎么这么不懂事?!”
刚上大一没有生活费,她给妈妈打电话,她冷冷的说:“你不知道你姐姐在艺术学院要花钱吗?怎么这么不懂事?不会去打小工赚?”
那之后,再没给妈妈打过电话。
因为,在她需要妈妈的时候,妈妈只会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5章 唯独没有她


因为,在妈妈的眼里心里,只有姐姐。
哦。
还有弟弟。
唯独没有她。
……
翌日。
秦苏苏起床一早就要离开霍庭风的私人山庄。
刚走到门外,就看见一辆黑色宾利,那雷历逼人的气场,让她心里一跳,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霍庭风抬眸,就看到了她。
秦苏苏很瘦,她的头发不是正常的黑色,在太阳下是栗色,那绝非是烫染后的颜色,反而像是严重缺乏营养所导致。
她的样貌很娇媚,典型的瓜子脸,总给人一种妖娆感。
她脸颊的颜色却苍白了些,本来的娇媚换上了脆弱,倒像是娇滴滴的病美人。
霍庭风微微蹙眉:“停车。”
江澈停下了车,不明所以的回头:“三爷,什么事?”
“查一下秦苏苏的资料。”霍庭风嗓音没有波澜,眸低一层薄雾,看不出心中所想。
即便如此,江澈仍旧愣怔了一下。
这似乎还是第一次,三爷查一个女孩儿的资料……
好一会儿,江澈才点头:“是。”
“走吧。”
江澈这才又启动了引擎。
到了院子,霍庭风便让他停车。
江澈停稳了车后,就要解开安全带去扶他。
霍庭风出声制止:“不用。”
江澈疑惑的看他。
“开车送苏小姐回家。”
他清清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然后打开了车门。
管家封伯推着过来:“三爷回来,我扶你上轮椅。”
江澈有些风中凌乱了。
三爷竟然会让他开车送一个女人回家,这简直就是千古奇闻。
看到他的后背,明明是夏日烈阳,却没有半点温暖,却给了他凉薄、寂寥、深冷、寂静的感觉。
莫非,这个叫秦苏苏的女人,可以走进三爷的心?
秦苏苏走出去,正要打车,就听见了身后一声笛鸣。
她回过了头,就看到刚才那辆车。
豪车就是霸道,她都走在边上了,难不成还挡了他的道?
然而,这辆车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
车窗摇了下来,秦苏苏侧过头,就看到了江澈那张俊朗温雅的脸。
“秦小姐上车,我送你回去。”
秦苏苏当然不会客气,弯唇一笑,露出了两颗洁白的小虎牙,乖巧十分。
上了副驾驶后,她勾起了嘴唇,乖乖的声音里莫名邪魅:“江哥哥,有劳了~”
江澈轻轻咳了一声:“别、别这么叫我。”
秦苏苏歪着头看他,这一刻像是温顺的猫咪,眨巴眨巴她略有些妖治的杏眸:“那叫你什么?”
“江医生。”江澈回道,若三爷真对她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光这一声‘江哥哥’,他一定吃不了的打包带走。
江澈这才感觉心里踏实了。
秦苏苏看着他那张俊颜,只一瞬间,内心里涌动起了小心思。
“江医生,一会儿可以来接我吗?”
江澈没读懂三爷心思之前,暂时不敢怠慢她,点头:“好。”
成功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四十分钟后。
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秦苏苏在距离小区一百米处停了下来,目送着江澈离开,她才往家走。
昨天刚下过雨,路边还有水潭。
忽然间,一辆飞速而过,故意将地上的泥浆溅了她一身。
秦苏苏连忙蹲下身子,用防晒衣挡住。
外衣脏了,她怒了。
靠!
前面那辆作案的迈巴赫停了下来,又往后倒退到秦苏苏的身旁,慢慢摇下车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6章 秦苏苏,你胡说什么?


秦苏苏睁大了她一双娇媚的杏眸,倒要看看,是谁素质这么低下。
只一眼,秦苏苏微怔,心里一个激灵,这是这幅躯壳对驾驶座上那个漂亮的女人,自然而然所散出的恐惧感,还有着自卑。
真是冤家路窄。
她知道,秦娇娇是故意的。
秦娇娇阴阳怪气的惊声道:“啊,妹妹!真是抱歉,溅了你一身的水,没事吧?”
作!
秦苏苏心里冷笑,面上却露出了娇憨的笑容,弯唇:“是姐姐呀,没关系,你也没长眼嘛。”
“你……”
“难不成姐姐的眼睛长在车上,故意这样对我?”秦苏苏无辜的打断了她。
秦娇娇被她一两句话惹得内心涌动着怒意,但她男朋友在这里,必须得压制住火气:“瞧你说的,身上有污水,你姐夫的车刚洗,不好载你,离家不远了,我们家里见。”
“咦?姐夫?”
秦苏苏故作好奇,一边脱掉狼狈不堪的防晒衣,一边跑向了副驾驶座。
当她站在副驾驶座边,已经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少女,那条洁白的裙子,将她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色衬托得越发白霞,仿佛一个翡翠娃娃,晶莹剔透。
秦娇娇怔住,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妹妹竟然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
谁知,她一张口,欢喜的道:“姐姐又谈新男朋友了~”
秦娇娇吓了一跳:“秦苏苏,你胡说什么?”
副驾驶座的男人本来慵懒靠着皮革座椅阖着眼,听见少女灵俏的声音,他缓缓睁开了眼,一双丹凤眼里噙起了几分兴趣。
秦苏苏假意没听见姐姐的话,撩人妖媚的气息在眉宇之间涌动,轻轻眨眼,语笑嫣然:“姐夫应该是不会嫌弃我这个小姨子吧?”
呵。
这丫头有意思。
许韶白眼底的光芒几分邪肆,勾唇:“当然不嫌弃。”
秦娇娇猛地一怔,气得抓紧了方向盘。
秦苏苏这个贱蹄子,居然敢勾引她姐夫。
秦苏苏感受到了姐姐身上的怒意,美滋滋的上了车。
哼。
就凭秦娇娇也感恶心她,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膈应谁。
秦娇娇无奈,只好驶离,很后悔捉弄秦苏苏。
她也没想到,这个骨子里透着低贱的贱丫头,竟然学会了勾引人。
到了小区楼下,秦娇娇才看向身旁的男人,柔声说:“韶白,谢谢你送我……”
“姐夫不上去坐坐吗?妈妈做的红烧鸡,味道很好吃呢~”秦苏苏懒懒勾唇,打算了姐姐说话,说着,还不忘轻轻舔了舔嘴唇,仿佛,那味道真的不错。
许韶白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丹凤眼微挑:“是吗?那真得吃吃看,是否真有那么美味。”
“姐夫请。”
两人相继下车,秦娇娇在车上愣了足足好好一会儿。
她求了许久,许韶白才同意送她回家,还让她开车,却从不提见爸妈的事。
秦苏苏这个贱人,竟然就只用了一句话。
到对谁才是他的女朋友?
秦苏苏见她脸色不好,心里爽极了,微眯着一双猫眼。
这就沉不住气了么?
那接下来,要怎么受得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7章 想尝一下么?


秦苏苏弯唇甜甜的喊道:“姐姐,到了。”
秦娇娇这才下车,走到了许韶白的身边,温婉的说:“韶白,之前没说好,我们什么都没准备,就这样来,会不会太……”
她没说下去,却代表了这个意思。
秦苏苏勾唇笑了笑:“姐姐,爸妈那么淡泊名利的人,怎么会在意这些,对他们说,姐夫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许韶白的丹凤眼轻轻眯了一下,嘴唇带笑,神色却是冷凉的:“不愿意我去?”
“没有没有,当然不是,我们走吧。”秦娇娇慌了,挽着他的手。
虽然她很愤怒许韶白答应见爸妈是因为妹妹,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个定亲的好机会。
只要她成了许韶白的太太,还怕今后少面子吗?
秦苏苏走在她们两人的前面,按响了门铃。
朱嫂开门,笑着说:“是二小姐回来了。”
秦苏苏听来只觉得讽刺。
秦家,不算是豪门,却也是家庭富裕,住得起别墅,开得起豪车,但她哪里有二小姐的待遇?
不过,她仍然露出了笑容,自信洋溢:“朱嫂,好久不见。”
这下,朱嫂还愣住了。
一个星期不见,二小姐似乎变了,不再是曾经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反而浑身上下散发着活力,一双眼睛,妖治极了。
她点了点头,这才又说:“大小姐也回来了。”
在客厅里坐着的秦氏夫妇一听,连忙起身迎接。
三人一同进了客厅。
秦苏苏与许韶白坐下,而秦娇娇则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这大小姐二小姐之间的待遇,简直天差地别。
这让许韶白有些意外,转而一想,似乎也合情合理,毕竟,他只听说过秦家大小姐和小少爷,却从未听过,还有个二小姐。
可见,她是不受宠。
许韶白看向了她,只见她眉宇嫣然,气质悠然,还有着娇媚的味道,活得一点儿也不卑微。
再一次勾起了嘴唇,笑容邪魅。
秦苏苏自然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心里笑意慵懒,对这个眼神一点儿也不陌生。
那是代表男人的一种征服欲望。
秦昊天和蒋清秋对秦娇娇与许韶白嘘寒问暖,秦娇娇一一回答,还帮许韶白说话,在父母面前装作两人感情很好的样子。
秦娇娇见许韶白心不在焉,只觉得委屈,但看到秦苏苏与许韶白眉来眼去,当下,将锅甩给了她。
贱女人,在父母面前竟然也不知检点,当她看到许韶白对秦苏苏弯唇一笑时,一下炸了。
她大脑一片空白,也不顾及面子,怒瞪着秦苏苏:“你一直对你姐夫媚笑,要不要脸,就这么缺男人吗?”
此话一出,大厅刚才还热络的气氛顿时尴尬到令人窒息。
秦娇娇也觉得自己失态了,下意识看许韶白,见他神色如常,她才放下心来。
秦苏苏不屑许韶白这样的渣男,而她却能够轻易获得他的好感,还不要他,那便是对秦娇娇最大的打击报复。
她丝毫不觉得尴尬,嫣然一笑:“许二少,你觉得我的唇色好看吗?”
“不错。”
秦苏苏指尖轻轻拂过唇瓣:“想尝一下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8章 凭我是你爸


秦苏苏指尖轻轻拂过唇瓣:“想尝一下么?”
------------------------
天!!!
秦家人震惊了,连同在一边用毛巾擦灰层的佣人都愣住了。
刚刚二小姐只是对大姑爷笑了一下,客客气气的,还看不出什么神色。
被大小姐一说,直接明目张胆的勾引。
而且,这一刻,她不承认是姐夫,叫的许二少。
而且,大姑爷竟然回答的:不错???
当即,秦娇娇炸了,怒喝道:“秦苏苏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勾引男人勾引到你姐夫身上了?”
秦苏苏耸耸肩,弯眉又笑了:“姐姐既然认为我在勾引许二少,那我出不出声,你都给我定罪了,我自然是要合了姐姐的心意。”
说罢,她又看向了许韶白,舔唇,眼底妖娆:“不过,我比不得姐姐,用的口红都是便宜货,有铅和重金属,怕毒死你。”
许韶白俊美的脸上与往日没什么两样,儒雅里透着魅气,但那双丹凤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嘴唇轻轻勾了一下,没有说话。
秦昊天气得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秦苏苏!我秦家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孽女!”
他算是看出来了,秦苏苏是回来膈应他们的。
秦苏苏翘起了二郎腿,仰靠在沙发上,慵懒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猫大爷,等着铲屎官伺候,她妖治的眼眸一笑:“只可惜,亲爱的爸爸,你当初没把我射卫生纸里,就生出来了。”
“你,你你你……”
“别我不我的,我叫秦苏苏,你要真后悔生了我,今儿个就跟我断绝了关系。”秦苏苏慵懒的气质里夹杂着浓浓的冷意。
秦昊天气得捂住胸口,怒道:“来人,把这个孽女给我关起来,没我的命令,不准她出门。”
秦苏苏仍旧勾唇,丝毫不惧:“真是笑话,姐姐想让我勾引姐夫我照做了,你说不该生我,我替你惋惜,怎么就惹怒你老人家了?关我,你凭什么关我?”
“凭我是你爸。”
秦苏苏心里冷笑。
若他真是她的父亲,她还可以对他的虐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问题,她的鼻子告诉她,这个男人身上压根没有流着她的血。
却消费了她整整二十年。
她起唇,继续讽刺:“你可真是个矛盾的人,前一秒后悔是我爸,这一秒又赶着承认,都说女人变卦快,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也这样?”
秦昊天四十多岁,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当即气得跌坐在了沙发上,脸成了猪肝色,
蒋清秋站了起来,眼里尽是戾色,冲过去就想给她一耳光。
秦苏苏在她还没靠近时,就笑着说:“妈,你的乘龙快婿就在旁边坐着,你是想让许二少知道你有暴力倾向吗?据说,这种暴力是有遗传的,你说,姐姐……”
她故意拖长了语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蒋清秋的手一僵,一下停在那,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张脸被气得一阵青一阵红。
秦娇娇直接呜咽的哭了起来,小声抽泣着:“韶白,你别听她胡说。”
许韶白未语,只是轻轻蹙了一下眉。
秦昊天看着仆人:“二小姐精神失常了,把她给我关起来,明天送精神病院。”
“不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9章 竟然有男朋友?


这时候,书房被推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跑了出来,扑进了秦苏苏的怀里。
那是秦昊天唯一的儿子,秦以南。
秦苏苏本来冷硬的心,竟然在这一刻,轻轻软了一下。
她低着头,看着哭红了眼的男孩儿,脑海里顿时涌起了与他之间的点点滴滴。
秦以南算是她一手带大的,所以,对她极其依赖。
而她,也是真的很爱这个弟弟。
秦苏苏皱起了眉头,擦着他的泪水:“南南,你怎么出来了?快回房去。”
“我不要,爸爸妈妈又要关你,不准关。”秦以南哭着说,将她护着,怒视着母亲:“不准关二姐姐,不准。”
秦苏苏的心狠狠一疼,这个家,大概就只有秦以南,是她的牵挂。
蒋清秋真的气坏了,她生的儿子,竟然跟她的性子天壤地别,吩咐道:“把小少爷带回房去。”
秦苏苏当然不会护着,因为她的养父母对这个儿子是真的疼爱,自然不会为难。
摸了摸他的头,仿佛用尽了毕生温柔,轻言细语:“你忘了,姐姐说过,我是超级英雄,去房间里拼图,放心,我不会有事,爸妈不会真的为难我。”
秦以南憋着哭,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看着她,最后还是被带回了房。
这个时候,秦昊天开始说体面话:“韶白啊,真是让你笑话了,秦苏苏从小就不听话,才会冲撞你,你不要放在心上,千万不要因此疏远了娇娇。”
秦娇娇停止了哭泣,听他回答。
许韶白脸上无波澜,声音很谦和:“伯父不必操心小辈的事。”
许韶白其实就是不高兴,他最烦别人管着他,或者是要求他,也只是想着两家还有生意来往,不好撕破了脸。
他这语气的含义,谁也听得出来。
秦昊天更怒了,看向下人:“还愣着干什么?关起来。”
秦苏苏丝毫不慌张,拿出了手机笑着说:“别急着关我呀,我男朋友要和你说两句话。”
她在秦昊天说她是得了神经病要将她关起来,就已经私下拨通了江澈的电话号码。
呵。
还当真以为她没有任何准备就敢到秦家窝闹事?
她可不蠢!
江澈与她相处不久,但她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猫奴。
而她,刚好身上具备一切猫咪的气质,还有刚才对秦以南的温软,江澈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更何况,她现在还算是霍庭风的人,合同没解除之前,谁也动不了她。
众人惊讶不已。
秦苏苏竟然有男朋友?
许韶白那张俊美的脸仍然没有丝毫情绪,但那双丹凤眼低噙着几分玩味,他本想带她走,如今倒是想知道,她男朋友会怎么救她。
秦苏苏将声音开成了免提,声音柔柔软软的,没有了忤逆不孝的欠揍味:“喂~”
“秦苏苏。”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十分低沉,清洌如碎玉,如美酒醇厚,甚至有着一种难言而喻的威慑力……
众人微微一愣。
别说秦家人愣住了,就是秦苏苏也愣了,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收紧。
我的猫祖宗!?
这哪里是江澈的声音?
分明就是霍庭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第10章 你简直是做梦!


秦苏苏面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内心却如大海起了风浪,跳个不停。
如果被霍庭风拆穿了,岂不是装逼翻车,那今儿个,肯定会被秦家人关起来。
“那个……”
“不是说回家拿东西吗?”
他不急不缓的打断了她,低沉的声音宛如流动的溪水,比起平日里,多了几分温和感。
秦苏苏弯唇笑了笑,声音乖乖甜甜:“就是回家看看。”
“看完了么?”
秦苏苏慵懒的目光扫过秦家几人,勾起了唇:“看完了呢。”
霍庭风的嗓音温和如暖风:“来接你的车,在你家楼下。”
“嗯。”
秦苏苏刚要关掉电话。
“等等。”秦昊天厉声喊道,似乎这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二女儿多了个男朋友。
秦苏苏看秦昊天那模样,想要镇一下一家之主的威风,莫名的,她到有几分期待。
霍庭风,会怎么处理。
秦昊天看着电话,冷着声音问:“你是谁?我的女儿,凭什么说跟你走,就跟你走?你可有把我这个叔叔放在眼里?”
“叔叔?”
男人低凉的尾音轻轻上扬了一个调,透着几分嘲讽,淡淡的出声:“你没资格与我讲话。”
秦昊天如同一道雷击中了后脑勺,一时之间脑袋嗡嗡作响。
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人,会这么不尊重他。
秦娇娇与蒋清秋都震惊不已,第一次见到说话这么狂的男人。
若他是秦苏苏的男朋友,父亲可是他的岳父大人。
只有许韶白,靠在沙发上,看着秦苏苏手中的手机,眸色深沉了几分,随之,有些意外。
他大概,猜到了电话里面的男人是谁。
“你这个混帐东西,就这样,还想娶我二女儿,你简直是做梦!”秦昊天怒骂一声,然后又看向下人:“给我把这个不孝的东西关起来!”
电话里传出来霍庭风寒冰的声音:“关她,经过我的允许了么?”
秦昊天只闻其声,都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与此同时。
门铃响了。
朱嫂问:“谁呀?”
“不开。”秦昊天很愤怒,他的面子,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毁了,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
砰!
门外的人,似乎耐心有限。
那些要将秦苏苏关起来的仆人忽然不敢动了,隐隐约约感觉,门外的人来势汹汹,是为了二小姐。
朱嫂皱起了眉,有些担心:“老爷,这要不要开门呀?”
“你……”
一直没说话的许韶白淡淡出了声,丹凤眼轻轻一挑:“外面来的人,估计十个秦家都惹不起,不想多生事端,就放秦二小姐离去。”
闻言,众人皆是一怔,尤其是秦娇娇,咬着嘴唇,内心里翻涌着巨浪。
她不知道,许韶白是趁机为秦苏苏开脱,还是,真如他所说。
秦苏苏看向了许韶白,一瞬间的对视,她清清楚楚看到了他眼底几分邪肆,她漫不经心的朝他挑了挑眉,像是感谢他为她说话。
这一幕,在秦娇娇看来,就是许韶白在帮她,外面根本没什么大人物。
她气得脸都红了,一把挽起了许韶白的手臂,瞪了一眼秦苏苏,宣布着主权。
秦苏苏懒懒一笑,当做笑话。
这时候,门外的人,又撞了一下。
像是马上要夺门而入。
继续阅读《重生成大佬喵祖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