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爱有天意最新章节,许笙,岳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倘若爱有天意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许笙
简介:查出我怀孕的当天,我收到了老公的短信——和别的女人的私房照!我本想去捉奸,却被货车撞流产了
而在这时,我遇到了欧林!这个男人,给我爱、给我暖、成为我的靠山!陪我撕小三、虐渣男,把我宠上心尖!
角色:许笙,岳君
倘若爱有天意最新章节,许笙,岳君小说免费阅读

《倘若爱有天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最后悔的事


黑暗中我感觉浑身冰冷,仿佛被扔进了一片死海。
“我早就不爱你了!”
“你在床上就像个死人……”
许笙的话一句句钻破我的耳膜,直冲我的大脑,直到我的双眼被硬生生撕裂开来。
眼前一片湿润,我想伸手抹去,却感觉浑身动弹不得。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朝我走来,他身材高大,眼神通透深邃,通身气派非凡,见我流泪,面上忍不住流露一丝同情。
“岳小姐,你醒了。”
他声音清冷,但却给人感觉温厚可靠。
“我怎么了?”
我的声音沙哑凄惨,难听至极。
“你在华邑酒店门口出了车祸。”
他的话唤起我一丝回忆,心中猛然一痛。
“你救了我?”
他点点头。
“我的孩子……没了?”
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即便我昏迷之前就有所预感,可当事实真的来到,我还是无法接受,眼泪再次喷涌而出,我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可以帮你打电话给家里人。”
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我,又尽量保持沉静。
闻言,我只想继续哭死过去。
家里人?
打给许笙吗?
是听他继续骂我,还是告诉他我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被他亲手杀死了?
如果可以,我真想从没去过华邑酒店。
不,是从没打开那条短信。
……
结婚三年以来,我肚子始终没动静,虽然公婆嘴上说不着急,但我依稀能从他们脸上察觉到不满。
丈夫许笙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对我无微不至,朋友们开玩笑时,他脸上也带着不耐烦。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有了孩子,生活就会变得好起来。
为了家庭美满,也为了维护许笙的男人颜面,向来不喜旧俗的我也开始求医问药,四处打听偏方。
直到昨天下午,我终于能笑着从医院走出来了。
“岳君小姐,你已经怀孕三周了。”
医生动听的声音围绕着我,整个人只觉得脚下飘飘然,我忍住立刻拨通许笙电话的冲动,准备等晚上给他一个惊喜。
傍晚我在厨房里忙碌,准备做许笙最爱吃的糖醋鱼,夕阳余晖照在身上,依旧暖洋洋的。
忽然之间,我接到一条陌生短信,短信里只有一张艳照。
照片里许笙正压在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身上,两人似乎正在做蝇营狗苟之事。
我心口一窒,仿佛几百幅苦药堵在心口,半晌,才能正常呼吸。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赶紧拨了回去,心想究竟谁这么无聊,搞这种恶作剧。
“喂,你找谁?”
那边传来一个稍带喘息的女声,我心里咯噔一下。
可喉咙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男音。
“宝贝儿快继续……”
电话随后挂断,空荡的房间里传来嘟嘟声,望着窗外嫣红的落霞,我恍惚觉得自己在做梦。
水池里垂死挣扎的鲤鱼将我拉回现实中,将图片打开看了看,床头柜的纸巾盒子刻着酒店名称以及房间号码。
我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开门冲出去。
忘了自己怎么去的华邑酒店,忘了自己怎么砸开的房门,总之当许笙裹着浴巾满脸情欲地站在我面前时……一切都回不去了。
“岳君,你怎么来了?”
许笙见到我,眼神里充满惊讶和躲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2章 捉奸


“里面的女人是谁?”
我声音很小,似乎都怕自己听见。
结婚前,我曾幻想过无数次自己如果捉奸该多么洒脱,但从未想过,我也会如同一众俗人,问出这种废话。
“你听我说……”
他的良心还没完全泯灭,还想与我辩解几句。
“让我进去。”
手心让我掐出了血,我很想直接撒泼打滚咬他一顿,但骨子里的要强逼着我绝对不能做任何掉价的事情。
“这是酒店,别闹行吗?”
他高大的身子挡住房门,脸色铁青,似乎做错事的是我。
我倒吸一口气,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大步流星冲了进去。
“我必须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床上坐着浓妆艳抹的女人,姿色一般身材一般,但眉眼间就是有股媚劲儿,她抬头望着我,不惊讶也不畏惧。
瞬间我懂了,她故意做了个局。
“哟,嫂子来了。”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致死的挑衅,我一改往日常态,直接抄起烟灰缸把她扑倒,胡乱地砸在她身上。
狐狸精大概没想到我会爆发,一时间没来得及反抗,身上被我砸出几处淤青。
“啊!许笙!救我!”她惨叫着。
但随之而来的,是许笙对我更残忍的报复。
“你神经病啊你!”
他一把将我从床上拽下来,左右开弓给了我几个耳光,随后将我一把推倒在地。
我下意识捂住小腹,却看见他将那女人搂紧怀里,心疼地问候
“莹莹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哪里受伤了。”
“许笙!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她,哪里比我强?”
我爆发式地吼着,不明白他为什么也和那些男人一样,能做出这么恶心的举动。
“莹莹比你温柔比你风趣比你善解人意,头从到脚,你没有一处能比得上她!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许笙恶狠狠且冷漠地看着我,那目光仿佛我毁了他的挚爱一般。
事到如今,他连句虚伪的解释都懒得给。
我感觉腹中一阵绞痛,仿佛连孩子都在替我感到悲凉。
千言万语汇到嘴边,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看到孩子的份上,我还试图想挽回他。
“跟我回家。”
我扶着桌子强行站起身,尽管每一个动作腹部都像撕裂一般疼痛。
恋爱五年结婚三年,我不相信我们的感情能被一个女人轻易抹去,他出轨肯定是因为我怀不上孩子,现在我怀孕了,只要回家告诉他,肯定会好起来的……
“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早就对你没感觉了,每天看你躺在床上像个死人一样,我都觉得恶心!反胃!”
他看着我咬牙切齿地说着,丝毫不在乎我做出的极大让步。
“许笙,你这样做会后悔的。”
“娶了你才是我最后悔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3章 赶紧签字


之后我带着剧痛走出酒店,整个人仿佛行尸走肉,连撞过来的车都没看到。
等我醒来,就是这般情景了。
我名义上的老公无影无踪,反而是一个陌生男人陪在我身旁,对我嘘寒问暖。
脑海中闪过他最后对我说的话,我决定这样的恶果不能我独自承受。
“把手机给我。”我沙哑着声音说。
男人没有犹豫,将屏幕已经摔得七零八碎的手机递给我,“小心扎到手。”
就这一句话,差点让我泣不成声。
一个陌生人都知道关心我,我陪了八年的男人,却把我弃之敝履。
艰难地按出那个号码,响了很久那边才接起来。
“你还想干嘛!我告诉你,再纠缠不清信不信我报警告你故意伤人?”
他还记恨着刚才我打了那个女人。
“许笙,我怀孕了。”
没有了之前的怒火,我心中竟无比平静,大概是一种绝望的死寂。
那边沉默了一会,声音有些不可思议,“你怀孕了?开什么玩笑,这么久怀不上突然久怀上了?”
我心中微微一颤,以为他肯定心怀悔意,这样,我就能舒服一点。
“但是你在酒店推我那一下,孩子已经没了。”
尽管后面我被车撞倒,但不得不承认,孩子没了和他有直接原因。
说这话的时候,我丝毫没有报复的快感,反而心里揪住一样疼。
我养了那么久的身体,吃了那么多药跑了那么多医院,全都白费了。
而他许笙,只是提供了五分钟的劳动而已。
“又没了?你他妈不是在逗我吧?”
许笙突然提高声音,吵得我耳膜嗡嗡作响。
“你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父亲,难道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出轨的人是你!”
他的态度再次惹怒我,没有任何悲伤,只是单纯对于一个不懂人事生物的愤怒。
我的爆发似乎让身旁的男人吓了一跳,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这样对身体不好。
而电话那边,确实更冷一层的回应。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孩子没了正好,省的你再和我纠缠不清,本来我也是打算这几天很摊牌,既然你已经发现了,就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吧,我不想跟你墨迹!”
吼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之而来,我就收到一份电子版的离婚协议书,另外还附上一句话,“快点签,签完给我送到宾馆来”。
望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我有点恍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以前生理期连丁点凉水都不让我碰的人,现在连孩子没了都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庆幸?
我爱的那个许笙,爱我的那个许笙,去哪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4章 他很绅士


望着屏幕我再次泪如雨下,陌生男人一把将我抱进了怀里。
“为了这样的男人伤身体,不值得。”
我没有忸怩,倒在他怀里哭的昏天黑地,此时此刻,我太需要一个有温度的怀抱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我才重生一般地松开他,眼睛肿的像铜铃。
“真抱歉,弄脏了你的西装。”
看着他胸前的斑斑泪痕,我带着歉意,他本和我素不相识。
“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要提醒你一下。”
他坐在我对面,绅士地递给我两张纸巾。
“你说吧。”
我以为他是说关于医药费之类的话,毕竟送我过来就已经尽够人道主义了。
“当时我就在酒店门口,我很清楚地看到,那辆车在你出来后才发动,直接朝你撞了过去。”
他望着我的双眼,眸光平静毫无波澜。
“我叫欧林,我的话,字字属实。”
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可我满脑子都是他刚才的话,只将它扔到了一边。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杀我吗?”
我不敢置信,这太扯了,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已婚女人,没钱没势,也向来没得罪过人,谁会想杀我?
“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说,是他出了轨?”
欧林见我不相信,又补了一句。
“不会,许笙不会杀我的。”
我摇摇头否认,尽管他做出那种混蛋事,可我还是不相信他会这样做,而且他也没想到我会出现在酒店里。
我的态度堵住了欧林,他半晌才开口,“我只是提供一条线索,信不信由你。”
正当我大脑一片混乱的时候,电话又响起来了,是许笙。
“已经过去半小时了,离婚协议签了没有?赶紧给我送来。”
他语气迫不及待,恨不得现在就把我拖地出门。
我这次不气也不恼,轻笑了一声,“想让我成全你和那个贱人?做梦去吧!”
说完,我直接将手机扔出了窗外。
十六楼,足够它摔得粉碎。
这对狗男女害我没了孩子还出了车祸,事情不查清楚之前,休想让我成全他们!
就算恶心,我也要恶心死他!
欧林忽而抬起手,我下意识后撤了一下身子,在理智回笼后,我对这个陌生人还存有一丝警惕。
“你头发遮眼了。”
他倒也不在乎我的翻脸不认人,给我捋顺了头发。
“我觉得,刚才那个才是真正的你。”
他深邃的眸子望着我的眼睛,露出一种莫名的情绪,我说不出来也猜不透,只好将身子往后退了退,和他拉开一定距离。
这男人,帅的危险。
接连几日,他一直在病房里陪我,我身子很虚,每天都昏睡着,他也不说什么,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书。
每当我醒来,总能第一眼看到他,一个月过去,我睁眼看不到他都会心慌了。
他这样亲力亲为的态度,让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他把我撞了,又假装好心把我送来了医院。
直到我身体痊愈,欧林才提议将我带去警察局调查事情经过。
肇事司机在撞倒我后扬长而去,但很快就被警察抓到拘留起来。
至于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找我调查情况,我不得而知。
见到那个男人时,我心里没什么波澜,也提不上多恨。
“岳小姐,你原谅我吧!千万不要起诉我,我可以赔你三万块钱,但是再多了我也没有了!那天我真的太累了,实在没看清前面有人,实在抱歉!”
他低眉顺眼的弯着腰,看穿衣打扮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
“那肇事后为什么不把她送去医院里?”
欧林在一旁替我问。
“我,我从来没碰上过这种事!我当时太害怕了,她身上都是血,我晕血……”
司机全身都开始哆嗦,似乎当时出事的是他。
我嘴角撇了撇,对他这番说辞十分不信。
“是不是有人给你钱,指使你这样做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5章 闹上门


我也不想兜圈子了,只想开门见山,不过我能预料到结果,来之前警察肯定都问过了,如果有什么结果,早就会通知我。
“岳小姐!我哪有那本事啊!那天真的就是我太累了,踩油门的时候没看见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我求求您,千万别起诉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指着开大车赚钱过日子!您要是让我留了案底,我这一家人都得饿死了!”
他突然情绪激动起来,跪在地上抽自己耳光。
“我混蛋!我以后再也不疲劳驾驶了,您就原谅我吧!”
见状,我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欧林。
他无奈的摇摇头,我便清楚,这事暂时只能这样了。
离开警局后,我想回家收拾一下行李,欧林要和我一起上去,但毕竟现在还没离婚,我怕邻居看到会胡说八道,于是拒绝了他的陪同。
进门后,我发现屋内一切都和我走的那天一样。
看来,这一个月许笙都没回来过。
我想回卧室收拾一下,却意外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味。
跑去厨房一看,我想做的鲤鱼还留在水池里,但现在已经腐肉生蛆,恶心至极。
厨房里到处都是苍蝇,向来喜爱干净的我差点吐了出来,将门窗都打开,又将水龙头开到最大,我反手将厨房的门锁上。
没等我缓过劲来,门口已经站了两个人。
“一个多月了,你还是回来了。”
女人穿着超短连衣裙,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狐媚样子,我不明白,许笙怎么会是这种眼光。
许笙看着我冷漠的目光,刻意将女人往后护了护。
“我等你一个月了,可算把你等回来了,离婚协议签了吧,现在就给我。”
他快步走到我面前,就差朝我伸出手要了。
等他站定的那一刻,我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许笙被我打蒙了,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待他愣神的功夫,我又是一巴掌。
“你有病吧你!”
那女人冲上来就想打我,但被我一把抓住了手腕,抓住她的头发就是啪啪两巴掌。
我动作快的自己都想叫好,真爽!
“我跟你拼了!”
小三接连两次被我打,恼羞成怒试图抓我的头发,但我不管她怎么动手,只是死死揪住她的头发,让她全身都动弹不得。
“岳君你够了!你看看自己这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泼妇!”
许笙终于看不下去,将我一把推开,将他的宝贝心肝儿护在怀里。
“你没事吧?伤哪了我看看……”
“她又打我!你给我去打她,狠狠地打她啊!这个黄脸婆竟然还敢打我!”
那女人气疯了, 推搡着让许笙动手打我。
大门敞开着,因为小三的叫唤,已经有不少邻居过来凑热闹了。
许笙本来真想和我动手,但碍于那么多人,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我站直身子,拿出一副东道主的架势。
“打你怎么了?你破坏别人的家庭,有什么脸面叫唤!再说了,这里是我家,就算许笙出轨了你,这房子也有我的一半,不经过女主人允许就擅自进门,我打你打错了?你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不懂人事呢?”
越是人多我越要大声叫喊,让他们看看,许笙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人面兽心。
“许笙!她欺负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6章 欺人太甚


那女人说不过我,就让许笙出头。
兴许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许笙像以前护着我那样,出面护着她。
“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人,还有理了?你信不信我报警!”
“报!你现在就报!正好让警察好好调查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没的!”
等我说完这句话,许笙脸色骤变。
周围已经有好心的邻居看不下去了,过来揽住我的肩膀。
“许笙,你好好一个小伙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你知不知道岳君为了怀孕吃了多少苦啊?她不都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么!”
结婚三年我一直是全职太太,所以和这些邻居都颇为熟悉,她们又都是过来人,想必也曾为婚姻操碎了心,所以现在特别可怜我。
但,也只有可怜了。
我平日里精心维护起来的恩爱夫妻形象,在此时此刻,被毁的支离破碎。
以前许笙对我再冷漠,出了门我也绝不说他半个坏字。
现在……
呵。
“你竟然还把人带家里来,是真不想过了啊!”
有个经常找许笙下棋的大爷,此刻也站出来了。
被这些邻居七嘴八舌地指责,许笙脸色红一块白一块,很是好看,我望着他,仿佛眼前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我似乎从来没认识过他。
“我过日子还是你们过日子!她要真像你们说的那么好,我能找别人吗!”
许笙终于反击了,听起来他好像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这话得不到任何人的体谅,人们还是窸窸窣窣地议论着,这个房子,就算他离婚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岳君,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当年我就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他把丢人的火气都撒在我身上,咬牙启齿的样子恨不得把我吃了。
“哼!像你这样的母夜叉,是没有人会要你的!”
小三坐在沙发上,躲在许笙身后像个受惊的小白兔。
“别以为有许笙护着你,我就不敢跟你动手!”
我指了指了她,以绝对压倒的气势放话,这里是我家,决不能让她才在我头上,这是我最后的尊严和底线。
正当我再次想上去收拾她时,门外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这么好的女人都没人要,那岂不是便宜我了?”
欧林迈着步子走进来,挡在我和许笙面前。
他身材高大,快比许笙高了一头,面庞帅气,是许笙那种白净比不了的。
认识一个月的男人,竟然能在这种时候给我最大的安全感。
“你怎么找到这的?”
之前,我从没说我住在哪栋楼和哪个单元哪个楼层。
“我厉害的地方还很多。”
他压低声音打趣一句,缓解了我的情绪。
“岳君!他是谁!你敢在外面找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7章 这儿脏


不等我回话,许笙已经暴跳如雷了,仿佛他出轨就是理所当然,而我出轨就是天理难容。
我没有解释和欧林的关系,反而好笑地看着许笙。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许笙,我看,她就是不想输给你,所以故意找了个人来演戏。”
小三从沙发上坐起来,伸手搂住许笙的胳膊。
可她的目光,却一个劲儿地往欧林身上瞟,除了许笙,谁都能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想到以后她会绿了许笙,我心中就很是痛快。
“许笙,你真该看看你找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心思,一直盯着我朋友看什么?还想勾引不成?可惜,他不是许笙。”
我故意说话讽刺她,也想让许笙脸上挂不住。
“你这个黄脸婆!我要把你的嘴撕烂!”
许笙脸色刚变,小三就先按捺不住了,直接朝我扑了过来。
我本来想等她冲到面前就闪开身子,却没成想欧林先我一步,迅速抓住了她的胳膊。
然后轻轻往后一推,女人的腰磕在了茶几上。
“啊……许笙!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你快给我报仇!”
她发出杀猪般的叫声,整个人没有风度可言。
望着那浓妆艳抹又极度狰狞的脸,我忍不住皱眉,这样的女人是怎么让许笙看上的?
莫不是真应了那句话,只要没吃过,外面的屎都是香的?
“岳君,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么多人看着,许笙不想动手也不行了。
他一向不善于武斗我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他会输的那么狼狈,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欧林,就被打的鼻青脸肿。
看着许笙躺在小三身边哀嚎,我真是悔恨莫及。
自己当初才是真的瞎了眼,竟然选了一个花心又无能的男人,还把他当宝贝一样宠爱。
欧林从兜里掏出一张巾帕,细心地擦着所有碰过他们的皮肤。
我这才了解,此男有洁癖。
“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
许笙捂着脸站起身,指着我们大骂,然后转身去了厨房,抄出一把菜刀来。
我迅速挡在欧林面前,怕他真的恼羞成怒,毕竟一个无能的人,连忍耐性都是有限的。
现场所有人都紧张起来,那些邻居也都在一旁劝说。
“许笙你可别犯傻!真弄出什么事要坐牢的!”
“你自己也是有错在先,干嘛对人家不依不饶!”
“刚才也是你们先动手的!”
那些人七嘴八舌,从劝说又变成了数落,许笙举着菜刀半天,却始终不敢抄欧林挥舞过来,我心中又是冷笑。
“举累了吧,放下吧。”
欧林淡定地开口,像是拿准了他的命脉,我为他这种魄力折服。
许笙竟然真的将菜刀扔在一旁,转头呼哧呼哧地拿出了一张纸,接着摔倒茶几上。
他的怒气,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发泄了。
我瞟了一眼协议书,顿时来了气。
“许笙,人要脸树要皮,这房子当初我出了一半的钱,而且装修和家具都是我爸妈来的!你现在出轨在前,竟然还好意思要房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第8章 净身出户


协议上白纸黑字写着,房子要归他。
“别在那装清高,你又是什么好人吗?你身旁的奸夫都在场了!”
小三又不知死活地钻出来说。
“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奸夫?就因为他出面帮我解围吗?这里这么多邻居在场都帮我了,他们难道都是我的奸夫?”
我拔高声音,说的她哑口无言。
他们的确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我出轨了,而欧林也的确和我没任何关系。
“但你们就不一样了,别忘了你们发给我的艳照!那是你们俩滚床单的证据!只要我递交法庭,许笙绝对是净身出户!”
我再次补充了一句,认为自己绝对占理。
谁知,我的话说出来后,他们却大吃一惊,脸色纷纷变了。
“艳照?什么艳照?”
他俩的表情,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捏紧手心,难道这照片真不是他们拍好发给我的?
就算许笙不知情,那这个女人呢?
我仔细观察了她一下,她的表情比许笙还慌。
联想起欧林说撞我的人有预谋这件事,我感觉脊背发凉。
真的有人要杀我?
怎么可能……
“别在这装傻,如果你们真好奇,那咱们就法庭上见。”
我逼着自己保持冷静,不能在他们面前露出惊恐。
许笙和小三对视一眼,拿起东西离开,“岳君你记住,这件事没完!这房子我拿不到,也绝对不会便宜你和这臭男人!”
临走前,他还不忘记过过嘴瘾。
但事实是,只要我把照片和宾馆监控视频递交法庭,他一分钱也别想捞。
他们走后,我心里像少了一块什么,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和看热闹的人们,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大家散了吧。”
欧林替我将邻居们送走,想坐下喝杯茶,被我阻止了。
“这太脏了,我换个地方请你。”
转身走进卧室,我仓促收拾了一下必需品,拉着两个大行李箱出来。
欧林看我一眼,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如果需要的话,我帮你找房子。”
“没事,我先去朋友家。”
之后我请他去茶馆喝了两杯茶,他又把我送到了周雪家才离开。
周雪开门看见是我,先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你这么长时间不联系我,我还以为你死了!”
“你到底干嘛去了,赶紧给我老实交代!”
“我打电话给许笙,他也是支支吾吾的,你们俩怎么了?”
她把我拽进屋,一边泡我最爱喝的果茶一边连环炮质问我。
“我出了车祸,这一个月都在住院养伤。”
我简明扼要说明了情况,周雪惊讶地说不出话。
她将东西放在一边,上前开始扒拉我衣服,“让我看看哪折了?”
“现在都没事了。”
我扯了扯嘴角,笑的有点勉强,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即便我看透了许笙,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在乎。
随后周雪又追问我,我只好将事情一一说出。
在得知许笙出轨后,周雪好像被踩了尾巴,大叫着必须找人收拾他一顿。
她向来就是这种脾气,我并没在意。
我在这也是暂住,父母在城南还留了一套老房子给我,等那边收拾好了,我就搬过去。
周雪刚给我收拾好床铺,门铃就响了。
我开门一看,竟然是欧林。
继续阅读《倘若爱有天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