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胜却人间(程野,林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你胜却人间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嗜甜如命
简介:[有些人,见了第一眼,便胜却人间无数好光景
]1、林泱烂的明明白白,她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和野心
她用一纸孕单,毁了程野和青梅竹马的婚礼,逼他娶了自己
2、林泱曾今以为,程野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只有拔除,她才能活着
后来,她才发现,程野是毒药,在经年累月中,早已融入骨血,药石无医

角色:程野,林泱
你胜却人间(程野,林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你胜却人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七月,C市。

  华懋度假山庄,依山傍湖而建。

  傍晚下了一阵暴雨,给炎热的夏日,带来了一丝清凉。

  林泱穿着黑色吊带热裤,外面套了件白色宽松的衬衣,一双纤细的腿,匀称笔直,红色的脚趾甲油,把两只娇小的脚衬得雪白,性感又勾人。

  她沿着通往湖心的木质栈道走去,夜里风有点大,散在肩上的头发时不时随风而起。

  栈道尽头,站着个男人。

  他身形高大挺拔,身穿宽松的黑色字母T,及膝黑色短裤,一手搭着腰,一手夹着烟,吞云吐雾,周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

  林泱看着他纤长且骨节分明的手,烟夹在拇指和食指中,中指有规律的弹了弹烟灰,灯光下,烟灰洋洋洒洒额落在地上。

  “程野。”林泱唤了男人一声。

  听到声音,程野偏过身来,狭长漆黑的眸子淡淡扫了林泱一眼,然后,在她的腿上驻足了两秒。

  他收回视线,转身面朝着湖心,没有搭理她。

  林泱不甚不在意,她走到程野身侧站着,手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衬衣上的带子,笑着问道:“你跟许清禾吵架了?”

  许清禾是程野的未婚妻。

  程野还是不言,低垂着眼眸,抽了两口烟,吐出烟雾,他看着烟雾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林泱转了个身站在程野跟前,“让我猜猜看……是不是许清禾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躲在这儿抽闷烟?”

  林泱葱白的手指点着男人的胸膛,目光暧昧的扫过男人的某个部位。

  程野嘴角邪气的勾了下,目光落在林泱又美又妖的脸上,他朝她吐了口烟圈,似笑非笑道:“林泱,有没有人告诉你,男人不喜欢倒贴的女人,廉价。”

  林泱歪着头,无辜道:“难道是我想错了?我以为男人应该都喜欢漂亮又……”

  她靠近他,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语道:“主动的女人呢!”

  两人贴的很紧,身体若有若无的碰触,从程野的视角,垂眸看去,吊带领口很低,露出大片腻白的肌肤。

  程野喉结滑动了两下,声音低沉道:“林小姐身经百战,看来还是不懂男人,男人是喜欢主动的没错,但是像林小姐这种勾三搭四,觊觎朋友未婚夫的女人,没哪个男人会喜欢。”

  程野退了两步,拉开了距离,声音冷然:“林小姐,请自重。”

  说完,程野转身离开了湖心。

  林泱看着程野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不见,她转身看着漆黑的湖面。

  山里,夜晚是真的有点冷,林泱拢紧了身上的衬衣。

  程野离开湖心后,并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牌室,罗岩、陈子阳几个正在打的热火朝天,好不热闹。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不陪着清禾,还有心思来打牌?”陈岩觑了他一眼,调侃道。

  程野踹了他一脚,“滚。”

  路东擎嘴上含着烟,跟着调侃道:“一脸欲求不满的衰样,肯定又惹清禾不高兴,被撵出来了呗。”

  程野又给了路东擎一脚,“操,你们有完没完?”

  程野跟罗岩几个在牌室玩到凌晨,紧接着又去喝了酒,凌晨两点多,才各自回房间休息。

  程野晚上喝了不少,上楼回房间,脚步都有些飘。

  推门进去,房间漆黑一片,正要开灯,一道纤细的人影扑了上来,将他重重的撞在门板上。

  程野闷哼了一声,未来得及反应,嘴唇被堵住。

  喝了酒,程野的反应有些迟钝,某处却自觉的有了反应,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清冷玫瑰香,遒劲有力的手臂搂着女人纤细的腰一提,转身将她抵在了门上,如狼般强取豪夺。

  雨后的夜空尤为明朗,皎月的光辉从窗户撒了进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2章


事后,程野打开了床头的灯。

  他赤裸着上身靠在床头,拎起床边的裤子,从里面摸出烟盒,点了根烟咬在嘴上。

  林泱侧身看着他漂亮的人鱼线,声音破碎娇嗔道:“你不是说,不喜欢倒贴的女人吗?”

  程野觑了她眼,目光扫过她削薄性感的肩膀,移开后,猛吸了两口烟,烟雾笼罩的脸,寒峭的有些瘆人。

  片刻后,程野薄唇掀动,“林泱,你想要什么?”

  林泱愣了下,挪动了身子仰躺在男人的腿上,笑盈盈道:“程野,我想要什么,你都给吗?”

  程野没答,拿烟的手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看了片刻,冷哼了声,“那也要看你配不配得上。”

  林泱抓着程野的手腕,眨了眨眼睛,异常认真道:“我想当程太太,你给吗?”

  程野松了手,轻飘飘道:“你配吗?”

  程野毫不留情的把林泱退开,起身,拿起手机摆弄了几下,说:“我给你微信转了二十万,买你这一晚,银货两讫,若是清禾听到丁点闲言碎语,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我洗完澡出来,不想看见你还在房间。”

  话落,程野进了浴室。

  林泱看着床头那张银行卡,噗嗤笑出了声,片刻后,她拖着酸软的身体,一件件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拿着银行卡,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隔天,天朗气清,很是凉爽。

  许清禾想到昨夜的事情,心里愧疚,醒来洗漱后,便穿着吊带碎花裙到二楼找程野。

  “阿野,你醒了吗?”许清禾推门进去,程野正睡着,听到声音,他眉头皱了皱才掀开眼睛。

  程野面色有些冷,翻过身背对着许清禾。

  许清禾不安的在床边坐下,低落委屈道:“阿野,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程野没理她,许清禾抬手覆在程野的手臂上晃了晃,撒娇道:“阿野,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还有一个多月我们就要结婚了,我迟早会是……你的。”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许清禾脸烫了起来。

  程野仍旧没反应,许清禾眼眶都湿润了,哽咽道:“阿野……”

  一听到许清禾的哭腔,程野默了两秒,还是转身坐了起来,看着她脸上挂着的眼泪,抬手温柔的拭去,“许清禾,你是不是觉得每次眼泪都有用?”

  许清禾破涕笑了,搂着程野脖子撒娇道:“就是有用啊,你看,每次你生气,只要我哭,你马上就不生气了。”

  程野看着她张合的唇瓣,眼前突然浮现另外一张唇,那唇饱满柔软……

  许清禾看程野盯着她的唇出神,她有些赧然,抿了抿唇,然后小心翼翼凑了上去学着程野以前吻她的方式亲吻他。

  程野回过神,盯着许清禾看了片刻。

  她满脸绯红,眼睫毛颤动个不停,亲吻他毫无技巧可言。

  程野摒弃掉心里的遐思,搂着许清禾,掌握了主动权。

……

  这次来华懋度假山庄,原本是程野带许清禾过来避暑。

  许清禾有点怕跟程野单独相处,所以邀请了几个朋友一起,林泱便是其中之一。

  于是,程野也把罗岩、路东擎几个叫上了,浩浩荡荡一群人。

  昨晚几个打牌喝酒的都睡得晚,差不多十一点才全部起床,醒来后便午饭时间。

  偌大的桌子上,坐了十来个人。

  程野跟许清禾坐一块。

  许清禾旁边是周影、孟舒然,紧跟着是罗岩和陈子阳、孟屹、路东擎,而林泱则坐在路东擎跟程野中间。

  林泱今天很安静,虽然以往她的话也不多,但时不时还是会跟其他人搭话。

  而今天饭桌上,大家都边吃边说笑着,只有林泱低着头,安安静静的扒着碗筷,似乎没什么食欲。

  许清禾注意到,问:“林泱,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林泱今天穿着是个高领的黑T,高腰设计,很显胸腰线,穿的也是条休闲的黑色长裤。

  许清禾的话一出,大家的视线都看向了林泱。

  路东擎低声问:“病了?”

  程野看了眼路东擎,放下了筷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3章


 林泱朝路东擎弯眸笑了笑,“没有,我只是昨晚没休息好,所以有些犯困。”

她挑着眼尾,意味深长的瞥了眼程野。

程野冷眸睨了她一眼,脸上没什么多余情绪。

林泱看向桌上的众人,“都吃饭喃,看着我干嘛?我真的没生病,不信,你们摸摸我额头……”

  她随手抓起路东擎的手覆在额头上,眨眼笑道:“怎么样,没生病吧?”

  路东擎笑了笑,看着她额头的碎发,顺手拨了下,“嗯,温度正常。”

  看见这一幕的周影,“啧啧……看不出来,我们这趟避暑行,到成了相亲处对象行了。”

  周影说完,好像开了闸似的,大家轮番将林泱和路东擎调侃了一番。

  路东擎怕大家玩笑开过了,让林泱为难,说:“差不多得了啊!”

  林泱敛眸笑着,看不出高兴不高兴。

  程野瞥了她一眼,林泱好像能感应似的,抬起眼帘刚好撞上他的目光。

  林泱冲他眨了下眼,桌下,一只绵柔的手搭在程野坚硬的大腿上,挠了挠。

  程野扣着她的手腕用力拿开,林泱低低嘶了一声。

  路东擎体贴询问道:“怎么了?”

  林泱可怜兮兮:“咬到舌头了。”

  路东擎笑了笑,给她夹菜,说:“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林泱点头,“嗯嗯。”

午饭后,许清禾提议去爬华懋山。

  华懋度假山庄,就位于华懋山后山山脚,这里除了是避暑胜地,也是一个知名的旅游景点。

  虽说是夏天,但华懋山所处地势挺高的,山里树荫蔽日,很是清幽凉快。

  程野一向对许清禾的有求必应,自然赞同。

  周影和孟舒然此次出来,也是想要玩的尽兴,待在房间里特没意思。

  罗岩几个倒是不太情愿,毕竟山里再凉快,也是夏天,爬山又累,但几个女生也想去,他们只能lady/first。

  一行人做了决定,午饭后稍作休息,准备好必要的物品便出发了。

  华懋山分前山和后山,今天时间有限,又出于对女生体力的考虑,大家决定爬后山,然后坐缆车下山。

  许清禾没有背包,矿泉水及其他预备物品,全背在程野的身上。

  她穿着白色运动套装,头上戴着遮阳帽,高兴的就像只小麻雀,围在程野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周影跟孟舒然相伴而行,两人有说有笑,时不时互相拍个照。

  罗岩、陈子阳和孟屹三个,受不了女人的龟速,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落在后面的几人,还能听到他们的笑骂声。

  掉在尾巴的,当然非林泱莫属。

  林泱本就不是个爱运动的人,大学那会儿跑个八百米都跟去了半条命似的,何况经过昨夜惨绝人寰的折腾后,爬几个小时的山,简直要命。

  林泱实在走不动了,靠在路边光滑的石头上,冷汗大颗大颗的从毛孔里钻出来。

  路东擎一直跟在她身侧,连忙从包里取了瓶水递给她,“你出太多汗了,先补充点水分,不要一次性喝太急,小口小口喝。”

  听着他循循叮嘱,林泱认真的看了他两眼,然后才接过他的水,喝了几小口后,说:“谢谢啊!”

  路东擎看到她脸上和脖颈上的汗水,拧好矿泉水放回包里后,又从包里拿了两张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林泱不傻,自然感觉的到,路东擎对她不一样。

  林泱嘴角牵了牵,接过纸巾擦了下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手不注意将T恤的领口往下拨了几寸,肌肤上一块青紫的痕迹若隐若现。

  路东擎盯着那处,眼眸闪了下。

  他是男人,不会分不清普通碰撞伤跟吻痕的区别。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林泱脖子上并没有这种东西,加上今天刻意穿的高领T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4章


路东擎收回视线,看着前方的山路,思索了片刻,心里便隐约有了怀疑对象。

  但,这怎么可能呢?

  林泱休息了十来分钟,才继续往上爬,前面的人已经把她跟路东擎甩了一大截了。

  路东擎看她背着包颇为吃力的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把林泱的包拎在了手里。

  林泱又说了声谢谢,不过这次,路东擎并没有应她,拎着包走在前面,一路上也不再主动跟她搭话。

  林泱有些费解,却也没打算问。

  天快黑的时候,林泱和路东擎终于到了后山山顶,此时,天边的晚霞遍布,迎着葱葱郁郁的森林,美的不可胜收。

  林泱瘫坐在地上,出神的看着橙红的天空,脑子里一片空白。

  程野跟罗岩几个,坐在一起抽烟,路东擎到后,把林泱的包放在她身边,也加入了进去。

  许清禾跟周影、孟舒然,拿着单反相机,不停的拍着照片。

  “林泱,你坐着干什么,快来跟我们一起拍照啊!”许清禾过来拉林泱起来。

  林泱累得不行,实在没什么精力,但抵不住许清禾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她们几个各自拍了几张合照,许清禾忽然朝正坐在石壁上抽烟的男人喊道:“阿野,你快过来帮我们拍张合照。”

  听到召唤的程野,朝这边看了眼,摁熄了手中的烟,站起身走了过来。

  许清禾将单反相机递给他,然后快速的跑回去跟林泱几个站在一块,四人背对漫天晚霞,一只手朝空中举着“V”字手势,面对镜头,笑容份外明媚烂漫。

  程野看着镜头,静了几秒,毫无疑问,林泱在四人中是最显眼的,又高又白,身段好的不行。

看着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程野眼神浓郁了几分,脑海闪过一抹旖思。

  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下山很顺利,坐缆车十来分钟就抵达了山脚。

  回到度假山庄,大家都各自回房间洗澡休息,程野刚洗完澡出来,便听见有人敲门。

  门外,是路东擎。

  程野用毛巾擦着头发,看着路东擎的脸色不太对,问:“怎么了,东子?”

  路东擎说:“你下来,我有话问你。”

  程野一顿,转身瞥了眼正躺在床上跟许母打电话的许清禾,说:“行,你先下去,我马上下来。”

  程野换了衣服,便下了楼,路东擎在山庄的泳池边等他。

  程野走过去,给路东擎递烟,路东擎没接,程野自己点了根,他微皱着眉,问:“东子,你想问什么?”

  路东擎看了他一眼,开门见山道:“昨晚,你是不是跟林泱睡了?”

  程野抽烟的动作一顿,冷声问:“她告诉你的?”

  路东擎认真的看着他,“所以,你真的跟她睡了?”

  程野看着泳池波光粼粼的水面,嗤笑道:“是又如何?”

  “程野,你人渣!”路东擎抡起拳头,砸在了程野的下颌骨上。

  程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脸上立即浮现戾气,扔了手上的烟,一拳砸了回去,“操你妈,路东擎你是不是有病,为了个女人,跟我动手?”

  两人很快扭打在了一块儿,拳拳到肉,都没手下留情。

  林泱洗完澡,站在窗户前,冷冷看着泳池边打的你死我活的两人,勾唇冷笑了声,拉上窗帘,连晚餐都没吃直接睡下了。

  泳池边两人打完,各自靠在墙上喘气。

  程野摸了摸嘴角,拇指映出一抹红血丝,“操,你要不要下手这么狠?”

  路东擎踹了他一脚,“你他妈还说我,你看我这脸,明天准肿的跟猪头一样。”

  程野看了下,笑了,“活尼玛的该!”

  说完,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程野问:“东子,你有那么喜欢林泱么?”

  路东擎思考了片刻,说:“是挺喜欢的,她的长相,有几个男人不喜欢?你要是对她没半点想法,会跟她上床么?”

  程野没搭腔。

  第二天,林泱仅跟许清禾发了条微信,先一步离开了华懋山度假山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5章


林泱回到C市,直奔医院。

  病房里,顾筠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十分憔悴,她瞧着风风火火推门进来的林泱,牵唇笑道:“你不留在度假山转,抓住机会钓你的金龟婿,跑来医院,是不是脑子有病?”

  林泱一屁股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斜了眼她的腹部,问:“怎么回事?”

  顾筠看着天花板,“没怎么回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林泱嗤了声,“我信你的鬼话。”

  顾筠有多在意肚子里的孩子,她看的比谁都清楚,自怀孕以来,处处小心翼翼,怎么可能让自己摔跤。

  “真的。”顾筠停顿了片刻,声音哽咽道:“林泱,我跟他分手了。”

  林泱一愣,声音冷了下来:“孩子是因为他才没的?”

  顾筠眼角有泪滚下来,她快速的抬手抹去,吸了口气说:“昨天我产检回来,他带了女人回家,就在我跟他睡的那张床上。平时他在外面玩女人,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为什么要带回家,要让我看见?”

  “蒋牧新这个王八蛋!”林泱几乎是咬牙切齿。

  ……

  林泱一直在医院陪着顾筠,直到天黑后,才离开医院。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脑子里尽是顾筠的事情,路过一家内衣店,她才回过神来。

林泱在店门口,看着展示柜里,模特身上穿的,想到了微信账户里那二十万。

她驻足了片刻,走了进去。

  导购热情的上前接待,林泱大概的在店内环视了一眼,然后拎了一件,问:“你们店里可以拍照吗?我想拍了给我男朋友看看喜不喜欢?”

  导购回道:“可以的。”

  于是,林泱选了几件,自己拎着,让导购帮忙拍了几张照片,给程野发了过去。

  华懋度假山庄。

  程野一行人,用过晚餐后,便又聚在牌室打牌,许清禾跟周影、孟舒然在开黑玩游戏。

  罗岩瞧着路东擎肿的老大的脸,实在有碍观瞻,问:“你们昨天干什么了,至于把对方互殴成这熊样吗?”

  程野跟路东擎看了眼对方,程野骂道:“关你屁事,打你的牌!”

  罗岩哼哧了一声。

  程野搁在旁边的手机响了两声,他随手拿起打开看了眼,几张刺人眼球的照片跃入眼帘。

  黑色的,红色的,粉色的……

  林泱拎在手中,扯着那又薄又透,款式大胆的几片在身上比划,她头上戴着黑色毛茸茸的猫耳朵,对着镜头,笑的又娇又美。

  林泱问他:【你喜欢哪件,我穿给你看。】

  程野脸上没什么情绪的一一点开看了眼,然后,将林泱拉进了黑名单。

  深夜,许清禾躺在程野怀里,已经睡着了。

  程野轻手轻脚下床,拿起床头的烟盒,去了外面的露台。

  山里,夜空尤为清澈,星星仿佛就散落在头顶。

  程野靠在栏杆上,夜风拂过发梢,他拢着打火机点了支烟,凉意袭身,抽完一支烟,身体里那种绵存的燥意才慢慢纾解。

  程野回到房间,正准备睡下,床头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程野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将来电的号码也拉进了黑名单。

  另一边,林泱穿着宽大的睡衣,窝在阳台的吊椅上,抱着膝盖,盯着被挂断的电话,冷笑了声。

  这男人在床上和床下,还真是两副嘴脸喃。

……

  程野再次见到林泱,是在酒吧门口。

  晚上和许清禾吃完饭,刚送回许家,罗岩打电话让他出来喝酒。

  程野刚把车停好,准备进酒吧,就看见门口两男女拉拉扯扯。

  男的戴着大金狗链,穿着一身名牌,身体肥硕,活像个暴发户。

  女的穿着黑色吊带紧身裙,裙子堪堪遮住腿根,肌肤雪白,一双大长腿踩着细跟绑带凉鞋,十分火辣。

  这画面本见怪不怪,却听见男人说:“泱泱,晚上去我那儿,怎么样?”

  程野听到这话,忽的偏过视线看了那女人一眼。

  林泱晚上被灌了很多酒,脚下踉踉跄跄,根本站不稳,只能靠在旁边男人的怀里,而男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双手搂着林泱纤细的腰,吃了不少豆腐。

  林泱不知道是没察觉,还是完全不在意,她拉着男人的领口,斜着眼尾,笑得十分勾人,“去你那儿干嘛?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6章


男人眼神猥琐的盯着林泱,搂着她腰的手,又往怀里按了按,贴在她耳边吐气道:“自然是干让你开心的事情。”

林泱弯着腰笑了笑,松开了男人的领口,用力的推开了男人,“不去,今天我累了,要回家睡觉。”

  男人拉着她纤细的胳膊,“去我那儿也能睡。”

  林泱眉头一皱,笑容散了,露出不耐烦,“你好烦呐,我不去。”

  她用力甩了甩抓着她胳膊的手,没甩开,反而自己脚下趔趄,险些摔倒。

  男人强行搂着林泱的肩膀,不让她反抗,冷笑了声,“今晚你不想去也得去,臭表子,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拿乔!”

  很快一辆车停在了他们面前,车上下来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连忙打开了后车厢的门,两男人合伙将林泱往后车厢塞。

  林泱醉得厉害,不知道反抗,反而眉眼波动,笑声跟银铃般响在街头。

  程野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眼看林泱已经被塞进车里,肥硕的男人也跟着钻了进去,另一个关好车门,准备上驾驶位,程野迈开上腿走上了前去。

  他站在车前,敲了敲车前盖,刚上车的开车小弟,低头往前看了眼,然后又下了车。

  片刻后,林泱靠在了程野怀里,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软绵绵趴在他胸口。

  肥硕的男人躬着腰,战战兢兢道:“野哥抱歉,我不知道林泱是你的女人,如果我知道,我绝对不敢对她有半点非分之想。”

  程野冷眸觑了他眼,“滚。”

  “是是是。”肥硕男人带着他的小弟连滚带爬离开了。

  醉鬼林泱冲两人张牙舞爪,嘚瑟的后道:“快滚、快滚……”

  程野看着眼烂醉的林泱,冷声呵斥道:“闭嘴!”

  林泱嘴一噘,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你凶我。”

  程野懒得跟她废话,打横将林泱抱了起来,径直朝停车的位置走去,一路上面色森寒,也不说话。

  林泱搂着他的脖子,红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委屈的不行。

  程野将林泱先安顿在越野后车厢里,他上车后,林泱已经挣扎从后车厢往副驾的位置爬。

  程野手扶着方向盘,厉声道:“爬回去!”

  林泱已经从主副驾中间摇摇晃晃钻了半个身子过来,“不要。”

  程野面色极不好,这时,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眼来电,然后又瞥了眼旁边的女人,警告道:“不许出声。”

  林泱笑着点了点头,食指抵着上下嘴唇,做了个“嘘”的手势。

  程野拇指滑了下屏幕,紧接着将手机贴在了耳边,电话那边传来了女人温温软软的声音,“阿野,你到家了吗?”

  林泱已经在副驾上坐好,她左手手肘撑在中间的扶手箱上,右手恶作剧的在男人的腿上挠来挠去,一双勾人的眼睛,笑吟吟的看着男人。

  程野漆黑的眸盯着她,“还没,怎么了?”

  “你之前送我的那对耳坠,掉了一只,你帮我看看有没有掉你车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7章


“嗯,回头我找找。”

  林泱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越来越大胆。

  程野黑眸暗沉了几分,他扣住了林泱使坏的手腕,她的手腕很白很细,捏在手心小小的一只,似乎稍稍用力就会折碎。

  “疼。”林泱皱眉,娇气的喊了声。

  而这声,在安静的车厢里,毫无疑问,被收入了手机话筒中,传入了另一边。

  许清禾听到那声,沉默了两秒,才温言细语问道:“阿野,你那边是不是有人?”

  程野眼中暗含警告的盯着林泱,坦然自若道:“我在酒吧外面,刚才有路人从旁边经过。”

  林泱仿佛恶作剧得逞一般,笑得特别狡黠。

  “噢,罗岩他们又约你出去喝酒了?”

  “嗯。”

  “你少喝点啊,晚上早点回去,喝了酒就别自己开车了,叫个代驾。”

  “嗯,我知道了。”

  许清禾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程野收起手机,看向林泱,她的手腕还攥在他掌心,细腻的肌肤和他粗糙的掌心,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舍不得放开。

  林泱化了妆,眼尾微微带一抹红,眼眸黑白分明,黑瞳中仿佛坠了星辰,看着他的眼神亮晶晶的。

  林泱歪头斜脑,笑嘻嘻道:“你撒谎,你撒谎了……”

  由于撑在扶手箱上,身体朝程野那边倾斜,吊带紧身裙,领口敞开了一片,旖旎风光尽数收入男人的眼底。

  程野没搭理她撒酒疯,眼眸愈发暗沉浓郁,盯着林泱看了会儿,放开了她,降下主驾那边的车窗,点了支烟。

  隔着烟雾,程野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泱的脸。

  林泱觉得从他嘴里吐出的烟雾很好玩,又想往程野那边爬,挥着手抢烟,“我也要……”

  程野按着她的肩膀,把人按了回去,他勾唇,有些邪气的问道:“想要?”

  他声音很低很沉,仿佛能蛊惑人心。

  林泱笑着点头,“嗯。”

  “乖乖坐好,闭上眼睛。”

  林泱歪头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听话的照做了,“好。”

  程野抬起她的下巴,烟含在嘴里用力的吸了两口,然后倾身朝林泱压了过去。

  ……

  林泱脸涨得通红,双手不停的拍打着程野的肩膀,程野仿佛没有感觉似的,虎口卡着她的下巴,让她完全没法退避。

  直到林泱快窒息的时候,程野才退开,不过手依旧卡在她的下颌。

  程野看着她,冷声问:“清醒点儿了吗?”

  林泱手攀着程野的壮硕的手臂,眉眼泛红,急促的呼吸着,模样分外“我见犹怜”。

  林泱下巴疼,眉头皱了又皱,娇声娇气道:“程野……”

  程野夹烟的手指,拍了拍她的脸,“别发嗲。”

  说完,他盯着她看了两眼,然后放开了她,目视前方,三两下将手中的烟抽完,不咸不淡问她:“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林泱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不依不挠,抓着他的手指,把玩着,“我不想回去,程野,你难道就不想我吗?”

  程野如避瘟疫般,甩开了她的手,冷眸睨着她,“林泱,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胜却人间》

第8章


林泱酒量向来很好。

  今晚她确实被灌了挺多的,不过也是她自己愿意喝,虽然醉的不轻,却也不至于完全丧失了意识,到断片的程度。

  听到程野的话,林泱并没有半点不高兴,反而朝程野“赫赫”的笑了几声。

  她看着程野,眼波流转,“有啊,不过当着我面说的,你是第二个。”

  说完,林泱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淡了几分,眼神飘忽,思绪不知道游荡到了何处。

  程野瞥了她一眼,冷笑,“也是你的入幕之宾么?”

  林泱大方的朝他弯唇笑了笑,“是啊,怎么,吃醋了?”

  “你觉得呢?”程野淡声讥诮道。

  没给林泱继续废话的机会,程野紧接着提醒道:“安全带。”

  林泱这次乖了,应了声,端端正正在副驾上坐好,然后去系安全带,偏偏手有点不停使唤,弄了几次,也扣不进去。

  忽然,一道黑影压了过来,攥着安全带的手空了,她有一阵恍惚,愣怔的看着男人分明冷峭的下颌线。

  程野单手帮她扣好了安全带,眨眼间便抽身退开,车子滑出停车位,他问:“地址。”

  “星河郡。”

  闹腾了一晚上,这会儿林泱有些累了,她偏头看着程野,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黑白分明的眸子,仿佛水洗过一般,透澈又专注。

  程野被看得有些不耐烦,冷眸盯了她一眼,“看什么,我脸上有钱?”

  林泱像只倦怠的猫,嗓音慵慵懒懒道:“你好看啊。”

  程野没再搭腔,路上罗岩打了电话过来,他不冷不热的应了几声,然后便挂断了。

  半个小时左右,抵达星河郡门口。

  林泱说了声“谢谢”,摇摇晃晃的下了车,头也不回的进了公寓,跟先前痴缠的女人判若两人。

  程野盯着她的踉跄的背影看了片刻,启动车子在深夜空旷的街上扬长而去。

  顾筠出院后,神经一直有些衰弱,稍微有点声响就容易醒。

  外面器皿微弱却清脆的碰撞声,吵醒了她。

  顾筠起身打开门,就见酒架旁的吧台处,林泱正在往杯里倒酒,一杯又一杯的灌自己。

  “别喝了。”顾筠走过去,按住了她拿着酒瓶的手。

  林泱抬头看了她一眼,“吵醒你了。”

  林泱一身的酒气,顾筠拧眉问:“你到底喝了多少?”

  “没多少,就……”林泱用手比划了一下,“一点点。”

  顾筠没法理解她口中的“一点点”,收起了酒瓶,勒令林泱不许再喝了,然后去厨房煮了碗醒酒汤看着林泱喝下。

  “怎么样,有没有舒服点?”顾筠问她。

  林泱点头,“谢谢啊。”

  顾筠笑了笑,“我还没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我现在估计还睡大街上。”

  顾筠出院后,便没回蒋牧新那儿,直接住在了林泱的公寓,打算过一段时间,身体好点儿,租好房子,就去蒋牧新那里把自己的行李搬出来。

  两人坐在吧台边,都沉默着没说话。

  片刻后,顾筠盯着林泱看了会儿,问:“你在想什么?”

  林泱手撑着下颌,沉吟片刻,漫不经心说:“顾筠,你说我要怎样才能从许清禾手里把程野抢过来?”

  她摊开手中,一颗璀璨的耳坠,赫然出现在掌心。

继续阅读《你胜却人间》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