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让我痛彻心扉(林微眠,顾若玫)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爱让我痛彻心扉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夏小霜
简介:林微眠一辈子都活得很卑微
母亲厌弃她,丈夫恶心她
好不容易怀孕,却又被查出癌症,医生说,要想活,就得打掉孩子
她不想活,反正也没人爱她,但她想留住孩子
可她却没想到,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没人成全她
她的孩子,到底没能活下来……
角色:林微眠,顾若玫
爱让我痛彻心扉(林微眠,顾若玫)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爱让我痛彻心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要死了


医院。
林微眠靠在床头,盯着窗外发呆,母亲顾若玫坐在病床边,满脸不安。
病房门被推开,医生走进来。
顾若玫立马站起身:“医生,怎么样?”
“不太好……肺癌,确诊了。”医生看着林微眠,叹了口气,“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也只能……打掉了。”
顾若玫哀呼一声,无力的坐下,“怎么会这样,不,孩子不能打的……”
医生道:“她要化疗,孩子就留不住,除非放弃治疗……”
“那就不治了!”顾若玫着急的拉住林微眠的手,“眠眠,你也想把孩子生下来的,对吧?林暖晴那个女人也怀孕了,要是你这个时候打掉孩子,景深一定会和你离婚的!”
林微眠还是看着窗外,神情平静。
她觉得讽刺。
她和慕景深结婚三年,三年前,她想尽了办法怀孕,却求而不得。如今她得了癌症,孩子倒是来了。
“那就离婚吧。”林微眠轻声道,“妈,我也累了……”
啪——
话音刚落,顾若玫就一巴掌狠狠扇在林微眠脸上。
“我不准你离婚!这个孩子,你死也要给我生下来!”
林微眠被打偏了脸,白皙的脸颊迅速红肿,她没动,只说:“我现在不就是要死了吗?”
顾若玫语塞,换了个方式说道:“你不是最爱景深了吗,你怎么舍得把你和他唯一的孩子打掉?这可是你和他婚姻的结晶……”
林微眠闭上眼,盖住眼底的痛苦。
她的确是爱惨了慕景深,可慕景深眼里却没有她。
慕景深爱的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暖晴。
现在林暖晴怀孕了,就算林微眠不离婚,他也会用尽手段,逼林微眠离婚。不然,他和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就是私生子了。
还不如她自己主动离婚,留下一点尊严。
“就算不打掉孩子,我还是会离婚。”林微眠这句话说完,又挨了顾若玫一耳光。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我说了,不准你离婚,我不同意!”
林微眠坚持道:“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一定要……”
啪——
第三个耳光打在了林微眠脸上。
“你还离不离?”
林微眠咬紧了唇,不说话。
顾若玫气得表情扭曲,扬起手,啪啪啪接连数个耳光打在林微眠脸上,将她的一张白皙清丽的脸打得红肿狼狈。
“还离不离?”
顾若玫嘶吼着,高高举着手,又要扇下一耳光,这次却被林微眠握住了。
“妈,我快死了,你能不能放过我?”她抬起发红的眼睛,“求你了,让我安静度过余生行不行?”
顾若玫顿了一下,还没说话,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哎呀,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来人,是林暖晴,“阿姨又在这里家暴呢,这么粗鲁蛮横,难怪爸爸厌恶你呢。”
她一句话就戳到了顾若玫痛脚。
顾若玫同样夫妻不睦,林父一直想着把小三扶正,所以她才拼命的让林微眠抱着慕景深的大腿,留住这段婚姻。
可没想到,自己女儿却要离婚。
“你来干什么?给我滚!”顾若玫怒道,“这里不欢迎你!”
“我只是来送个东西,送完就走。”林暖晴拿出一份文件,扔给顾若玫,“离婚协议书,我怀孕了,景深答应了和你离婚,然后娶我。”
“你怀孕了又如何,我女儿也……”
“我答应离婚。”林微眠道,“你可以滚了。”
她回答得这么爽快,反而让林暖晴愣住。
“还有,麻烦转告慕景深一句,麻烦他以后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2章 离婚?


林暖晴走后,顾若玫大发雷霆,抄起一旁的水壶,狠狠砸在林微眠身上。
水壶哗啦碎掉,热水与水壶碎片溅了林微眠一身。
幸好她盖着被子,才没被弄伤。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答应离婚?”顾若玫怒气冲天道,“我告诉你,我不同意!你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把慕家的孩子给我生下来!”
林微眠无力道:“我会把孩子生下来的,所以,你能闭嘴了吗?”
“闭嘴?你叫我闭嘴?”
顾若玫怒道:“我是你妈,你凭什么叫我闭嘴,我养你这么多年……”
林微眠闭上眼,在母亲的嘶吼里沉默隐忍。
她只是顾若玫生下来争宠的工具,她从小就知道的。
顾若玫和林微眠的父亲,林向征是家族联姻。刚结婚的时候顾家比林家势大,所以顾若玫整天趾高气扬,一副大小姐脾气。
但很快顾家没落,林家发达,连着顾若玫也失去了骄横的底气。
林向征带回了一个情妇以及已经三岁的林暖晴,他要和顾若玫离婚。
顾家没钱了,顾若玫不能再失去林家的庇护,于是也着急的生下了林微眠,求林向征不要离婚,并且主动把情妇接进了家里。
顾向征当时看在孩子面上,没有离婚,只是从那之后,顾若玫在家里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忍辱吞声了十几年后,为了能在林家抬起头,顾若玫不惜设计自己的女儿,下药后让她去勾引慕景深,并且逼迫慕景深娶了她。
慕家势力庞大,只手遮天,顾若玫原本以为女儿嫁进高门了,她也能跟着沾光。
谁知道林微眠不争气,留不住慕景深的心不说,好不容易怀孕了,还得了癌症,要打胎。
可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多年的谋划落了空?
顾若玫越想越气,甚至恨不得直接掐死这个没出息的女儿。
她又打又骂,直骂到没了力气,才愤怒的摔门而去。
她走之后,护士进来查房,看到一病房的狼藉,吓了一跳。
林微眠靠在床头,满脸红肿,头发凌乱,被子也湿淋淋的,混着水壶碎片,裹在身上,扎出了满身的伤口,简直像是受了酷刑一般。
“你没事吧……”护士小声问道。
林微眠摇摇头,咬紧唇,撑起身慢慢下床,换掉身上的病号服,独自出院。
她要了个口罩,戴着遮住脸上的巴掌印,然后打车回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既然都答应离婚了,那就应该搬出去的。
林微眠东西收拾到一半,卧室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
慕景深回来了。
林微眠抬眸看了看他,想说什么,但转念又闭了嘴,说什么都没意思了。
慕景深沉默地走到林微眠面前,忽然抬脚,狠狠踹翻了林微眠的行李箱。
“离婚?我同意和你离婚了吗?”
林微眠一顿:“不是你让林暖晴过来说离婚的吗,她都已经怀孕了……”
“所以你就有资格问我要一半的家产吗?”慕景深俯下身,目光冷厉地盯着她,“林微眠,你凭什么觉得你值那么多的钱?”
“我没……”林微眠说到一半忽然停下。
她知道了,是母亲在趁着离婚问慕景深要钱。
“离婚可以,要钱也可以。”慕景深语调冰冷,“不过你得先给我留下一个孩子,要不然,你别想走。”
说完,他一脚踩住林未眠的行李箱。
“暖晴下午会搬过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她的佣人,负责照顾她的起居三餐。如果出了差错,我就扒了你的皮,明白吗?”
留下这句警告后,慕景深摔门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3章 我做


下午林暖晴果然就搬过来了,她一来,就让林微眠从主卧搬出去。
林暖晴不想和她吵架,而且她行李早就收拾好了,于是提上箱子,立马就要走人。
她太顺从了,顺从得让林暖晴没体会到半分胜利者的快感,心气反倒不顺了。
等到林微眠拎着箱子,经过她身旁的时候,林暖晴忽然一脚踢在林微眠腿弯处。
林微眠膝盖一软,噗通跪地。
“哎呀,不好意思。”林暖晴嘴上说着道歉的话,脚上却狠狠踩上了林微眠的手,“不过你应该没关系吧?我看你从小就挨你妈妈的打,所以这点疼,不算什么吧?”
林微眠低眸盯着手背上那只脚,语调冷清平静:“拿开。”
林暖晴反而加重了力气,狠狠碾着林微眠手背:“你说什么,哎呀,我没听到……啊!”
话没说完,林微眠忽然发力猛地一推,林暖晴的身体顿时踉跄,脚步不稳摔在地毯上。
林微眠手背被踩得淤青红肿,她看了一眼,把手藏在背后。
“林暖晴,我们做个交易吧。”林微眠道,“你帮我缠住慕景深,让我离开这里。”
林暖晴被摔得火冒三丈,一肚子怒气正要爆发,忽然听到林微眠说要走,怒气一顿,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微眠道:“我要离婚,我没有开玩笑,我真的想走。所以,这个交易,你做吗?”
林暖晴目光闪了闪:“好啊,我做。”
“很好。”
林微眠重新提起行李箱。
“你拖住慕景深三天,三天之内,我会藏好的。”说完,林微眠带着行李箱,径直往楼下走。
出门之前,她停顿了片刻。
其实还是舍不得的。
从大学时代,见到慕景深的第一面起,林微眠就爱上了他,到如今已经五年了。
只是……
林微眠手掌放在小腹上,她没时间了。
孩子不能在慕家出生,他会像自己一样,沦为争夺利益的工具。
林微眠不希望这样,所以她必须要走。
她随便上了一辆长途汽车,原打算找一个小镇定居下来,可没想到她刚上车不久,就被慕景深给拦住了。
慕景深开车横挡在大巴车前,当着满车的乘客,把林微眠从车上拖了下来。
“你放开我!”林微眠用力挣扎,“我都要和你离婚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放过我?”
慕景深扯开车门,一把将林微眠推进去,随即他也欺身逼近。
“放过你?你该付出的代价,付了吗?我凭什么要放过你?”慕景深狠狠掐住林微眠的下巴,“当初是你先招惹我的!现在你不想玩了,就要拍拍屁股走人,有那么好的事吗?”
说话间,慕景深靠得更近。
“林微眠,你想离婚也可以,留个孩子下来代替你,要不然,你就算死,也得死在我的身边!”
他就在车里,狠狠的一遍遍掠夺,直到林微眠承受不住,昏迷过去,才终于停下。
慕景深盯着林微眠昏睡的脸,眼底的冷厉狠色,也渐渐消退。
他指尖轻轻扫过林微眠尚且还在红肿的脸,慢慢抿紧了薄唇。
他不会放手让她走的,他要他们一辈子都在一起。
“等孩子生下来了,你就不会再想离开我了,对吗,眠眠……”慕景深温柔的喃喃低语,只可惜林微眠已经沉沉昏睡,无缘听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4章 连狗都不如


“等孩子生下来了,你就不会再想离开我了,对吗,眠眠……”慕景深温柔的喃喃低语,只可惜林微眠已经沉沉昏睡,无缘听到。
---------------
林微眠睡醒时是在半夜。
她发现自己躺在家里主卧的床上,她被慕景深带了回来。
床的另一侧并没有人,卧室里只有林微眠一个。
被折腾了一个下午,她又渴又饿,费力的起身。
此时已是午夜,可林微眠一推开门,竟然发现林暖晴就站在她门口,表情凶狠,正死死盯着她。
“啊!”林微眠猝不及防被吓得尖叫,往后退了一步,“你在这里干什么?”
林暖晴狠声道:“这句应该我问你,你不是说你要走吗,为什么要回来?”
下午,当她看到慕景深把衣衫不整的林微眠抱回来时,她愤怒得抠破了自己的掌心。
这个贱人,真应该直接弄死她,免得碍眼。
“是慕景深非要我回来的。”林微眠解释,“其实我……”
林暖晴不等她说完,扬手就一耳光打过来。
“贱人,你骗我!”一巴掌打完,林暖晴还不觉得够,冲上来还要再打。
却被林微眠抓住了头。
“你是第三者,论贱,也应该是你。”林微眠甩开她的手,“你想让我走,不如去求慕景深,是他硬把我拖回来的。”
说完,林微眠径直往前走。
林暖晴怨毒的盯着她的背影,眼里满是杀意。
走廊不长,很快林微眠就走到了楼梯口,刚要下阶梯,后背忽然被人一推,她脚下一空,顿时从楼梯上滚下。
途中额头磕到墙角,顿时撞破皮肉,溢出鲜血。
林微眠一路滚到地板上,头晕目眩,浑身剧痛,半响爬不起来。
林暖晴慢腾腾的下楼,走到林微眠身边,一脚踩在她背上。
“林微眠,你得意个什么劲?”林暖晴脚下用力,碾着林微眠脊椎骨,“我是小三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踩在你身上?你呢,你妈是正宫,可你在家里却过得连狗都不如!”
林暖晴表情凶狠得扭曲:“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骂我贱?”
说完,她还狠狠一脚踢在林微眠肚子上。
林微眠闷哼一声,蜷起身体。
小腹也很快弥漫出剧痛,林微眠意识猛然一醒,她的孩子……
“我告诉你,林微眠,”林暖晴踩着她,傲慢道,“别以为景深把你带回来了,你就能直起腰说话了,只要有我在,你一辈子也别想抬起头来!”
话音落下,又是一脚踢在林微眠肋骨上,发泄够了,林暖晴才转身,趾高气扬的上楼,留下林微眠一个人,蜷缩在地板上痛苦喘息。
小腹越来越疼,林微眠咬着牙站起身来,扶着墙壁,一步步往外走。
她要去看医生……
可别墅门口守卫死活不让林微眠出去,哪怕林微眠额头上挂着一道血痕,满脸都是猩红鲜血。
“少爷吩咐过了,不能让你出去,不管发生什么。你就算要死了,也要死在这里。”
林微眠捂着小腹:“求你了,让我出去吧,我真的很不舒服……”
守卫正犹豫,门外马路上忽然亮起车灯。
“少爷回来了!”门卫大喊,立即跑过去开门。
车子慢慢开近,车灯光打在林微眠脸上,把她满脸的鲜血照得清清楚楚。
“少爷,林小姐说自己受伤了,说要出去看医生,您看……”
车子停在门口,车窗慢慢降下,露出慕景深俊美精致的脸。
他转眸,目光沉沉地扫了林微眠一眼。
“一点皮肉伤,看什么医生?”慕景深又将车窗升上去,“把她给我带回去,好好的关起来,就算她真的要死了,也不准她走出去半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5章 配合


林微眠就这样被抓了回去,关进了卧室,连额头上伤口也不给处理。
小腹疼痛愈发厉害,林微眠也没力气闹,自己蜷缩在床上,默默忍耐。
她去不了医院,只希望她腹中的宝宝足够坚强,能自己撑过去……
疼痛虚弱里,林微眠慢慢昏睡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并不安稳。
她梦见自己好不容易平安生下了孩子,却被母亲抢走,送给了慕景深,而慕景深对孩子十分厌恶,竟然下令要扔进河里淹死……
林微眠在梦里不断求饶呼喊,却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孩子沉没在冰冷的河水里。
“不要!”她大叫着从梦中惊醒,猛然坐起身,摸了摸小腹,又低头去看腿间。
幸好,没有出血,孩子应该还没事。
林微眠捂着小腹,更加坚定要离开这里。
她必须要走。
她去浴室洗漱,这时才发现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贴着干净的纱布。
原来慕景深也没有绝情到不管她的死活……他心底里,是不是还是对她有那么一两分柔情的?
林微眠心里一酸,只是可惜,她已经……活不长了。
这天之后,林微眠果然被严格囚禁了起来。
家里的佣人不准她出门,不准她联系外界,吃喝全部送到卧室,不论林微眠怎么哀求,就是不让林微眠离开半步。
林微眠焦急难安,想和林暖晴商量第二次合作,却又总是碰不见她。
正当林微眠毫无办法的时候,顾若玫突然来了。
她给林微眠炖了鸡汤带来,嘘寒问暖了好一通,又连连叮嘱林微眠注意身体。
她态度十分温柔体贴,好似突然改头换面了,一下子有了真正母亲的模样。
直到她拉着林微眠的手,柔声说:“你也别太担心你的病,我已经联系好了中医,一定会保你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
她面容慈祥,握着林微眠的手,温柔和蔼:“等孩子出生了,你也不用担心他的将来,我一定好好照顾他,让他成为慕家唯一的接班人!”
林微眠心里冷笑,顾若玫果然没安好心。
她一把将手抽出来:“孩子我不会生下来的,我也不会留在慕家。你死了这条心吧!”
顾若玫被她违抗也不生气,笑呵呵道:“你这是何苦,你看慕少爷根本不放你走,这个孩子,你去哪里打掉呢?”
林微眠哑口,孩子她本来就是要生的,只是当着顾若玫的面没有承认,怕她利用孩子去谋取利益。
“你还是好好配合,安心养胎吧,妈妈明天开始每天给你送药,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顾若玫拎着包离开了。
林微眠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里,心里一片绝望。
难道,她的孩子,真的逃不了成为工具的现实吗……
林微眠兀自失神,而门口,林暖晴站在墙后,满脸阴冷。
她全都听到了。
林微眠怀孕了,以及她貌似得了很严重的病。
林暖晴用力握着手指,满脸狠意。
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生下来,也绝对,不能让慕景深知道林微眠生病了。
不能再等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6章 出车祸了


后面几天,顾若玫果然每天都给林微眠送药,但林微眠并不喝,母女两人因此每天都在卧室争吵。
顾若玫脾气不好,每次吵架都会摔砸屋里的东西,甚至对林微眠动手。
有一天她抄起台灯就砸在林微眠腿上,将林微眠小腿打得乌青一片,那天因为动静太大,别墅里的佣人都来劝架了。
也许是被顾若玫气到,林微眠那天晚上突然发起了高烧,她一个人被关在卧室里,没人知道她发了三十九度的高烧。
林微眠浑浑噩噩昏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时,满身冷汗,连床褥都打湿了。
她撑起身体,勉强洗了个澡,早上佣人来送早餐,发现了她神情苍白,却丝毫没有多问,送完食物便又锁上了门。
没有药吃,林微眠高烧反反复复,连着三天都浑噩昏沉,第四天时高烧终于退了,人也因此瘦了整整一圈。
她靠在沙发里,轻轻摸着仍旧平坦的小腹,担忧自己这身体,到底能不能支撑她把孩子生下来……
生病这几天,顾若玫也一直没过来。
一开始林微眠还以为顾若玫是没耐心送药了,但万万没想到,顾若玫会出事。
这天傍晚,林暖晴突然推开了林微眠的房间门,焦急地递过来手机:“你妈出车祸了!”
林微眠一愣,完全反应不过来。
“快接电话,和她最后说几句话啊!”林暖晴看似着急,一把将手机塞进林微眠手里。
林微眠迟疑的把手机放在耳边,听筒那边,传来顾若玫痛苦的喘息声。
“妈?”林微眠不确定的叫了一声。
“眠眠啊……”顾若玫出声,声音虚弱无力,透过电话传来,竟格外温柔,“妈出了车祸,恐怕要不行了……”
“什么?”林微眠怔楞了一瞬,不信道,“你又在算计我是不是?”
顾若玫笑了一下:“你就当是吧,妈这辈子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也不求你原谅了,只希望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说到这里,顾若玫突然抽了一口气,呼吸越来越急促。
“那个孩子,你要是不想、不想生了,就……”顾若玫停了下来,不住喘息,“就算了,妈先走一步,你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说完,电话那边传来咚的一声响,像是手机掉在了地上。
“妈?”林微眠慌张大喊,“妈!”
电话那边始终没有回音。
十几秒钟后,那边传来了混乱的救护车鸣叫,林微眠听到有人在惊慌大喊:“这位女士胸口都被撞塌了,估计是内出血,呼吸快没了,担架车,快来,快!”
又一阵混乱声响后,手机那边陷入死寂。
林微眠手指发颤,拔腿便往外跑。
她得去医院……
这一次,林微眠还没冲出门,就被两个保镖死死拦住。
“慕少爷吩咐了,不准您离开这里半步。”
“我妈妈出车祸了,我要去医院,求你们了,让我出去。”
“不行,慕少爷吩咐了……”保镖还是那句话。
“我妈快死了,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去医院见她!”林微眠愤怒,“让开,让我出去!”
“慕少爷说了不准!”保镖也生气起来,一把推倒了林微眠,“别说是你妈,就算是你自己要死了,也不能出去!”
林微眠摔在地上,愤怒又绝望,一时间连同归于尽的冲动想法都有了。
“你别激动,给景深打个电话,好好说。”林暖晴这时走来,又递过来电话,“情况紧急,相信他一定会理解你的。”
的确是只有这样了。
林微眠立马抓过手机,就着通讯录上名为“慕景深”的号码,拨了出去。
她混乱又着急,完全没注意到林暖晴脸上那得意的笑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7章 谋杀


她混乱又着急,完全没注意到林暖晴脸上那得意的笑容。
-----------------
电话很快就被慕景深接通了。
林微眠语序混乱的说了母亲车祸的事情,求慕景深放她出去,见一面母亲。
可电话那边的慕景深却说:“你母亲已经死了,没送到医院就断气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帮她收好尸的。”
说完,慕景深就挂了电话,任由林微眠再怎么打,也不再接听。
林微眠愤怒得几乎崩溃,扔了手机,豁出了般与保镖推搡起来。
林暖晴看似帮忙的出手拉架,却暗地里狠狠一推林微眠后背。
林微眠脚下顿时失控,一头从门口的阶梯栽了出去,摔在门外的石地上。
保镖立马又来抓她,林暖晴拉住他,大喊:“快走啊!”
林微眠顾不得计较被推的那一下,立马往外跑。
门口竟然没有保安,让她成功脱身了出去。
林微眠身无分文,也没有手机,打车抵达医院后,没钱付车费,那司机脾气也急,当场就要送林微眠去警局。
林微眠苦苦哀求,一再保证以后绝对会补上车费,但还是没用。
司机不依不饶,甚至暴戾的抬起手要打人。
“我替她付了。”就在这时,一道晴朗的男人声音传进来,“这些,够了吗?”
男人递过来几张红钞,司机一把拽走,这才作罢。
安溪看向那男人,表情一松。
“闻深哥……”
这人,是安溪小时候的邻居,许闻深。
“微眠,你是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乍然见到自己十分信任的朋友,林微眠一下子没忍住眼泪,哭着道:“我妈,出车祸了……”
许闻深一惊:“在这家医院治疗吗?”
“嗯。”林微眠点头,同时抬脚快步往医院里跑。
她冲到前台,着急询问:“有没有一个车祸病人,名字叫顾若玫……”
“车祸病人,刚送来一个,不过已经过世了。”护士说,“尸体还在二楼走廊上没处理,你是家属吗,你去认领一下吧。”
已经过世了……
林微眠突然眼前一黑,扑通地晕倒在地。
但她只是刺激过度的暂时昏厥,很快又清醒过来。
睁眼时,她正被许闻深横抱在怀里,快步往急救室跑。
“放我下去,我没事……”林微眠推了他一下,“我要去见母亲……”
许闻深放下她,皱眉担忧道:“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林微眠摇头,往二楼走去。
顾若玫的尸体,就放在走廊上的担架床上,上面盖着一张染满血的白布。
林微眠死死咬着唇,鼓起勇气,掀开了白布,下面,果然是她熟悉的顾若玫的脸。
膝盖忽然一软,林微眠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顾若玫的确是待她不好,但无论如何,顾若玫也还是她的母亲,是她的亲人,如今突然过世,林微眠仍旧备受打击。
林微眠愣愣地坐在地上,许久也没回过神。
恍恍惚惚里,她似乎被许闻深扶到了一间病房。
刚坐下不久,病房里突然来了警察,询问林微眠,顾若玫平时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得罪了什么人。
林微眠呆滞道:“什么意思?”
警察解释说:“你母亲的车被人动过手脚,她不是死于单纯的车祸,而是谋杀。”
林微眠脑子里轰的一声。
警察道:“所以你好好回忆一下,她是否与人结仇……”
结仇,顾若玫唯一的仇人,就是林暖晴的母亲,那个插入了顾若玫家庭的第三者。
是她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8章 凶手


想到这里,林微眠立马借了许闻深的手机,给田雅打电话。
但田雅一直没有接。
林微眠坐不住,当即就要回去找她。许闻深不放心她一个人,便开车带她回去。
路上两人闲聊,林微眠才知道许闻深前天刚回国,这次回来也只会待两周,便要出国工作。
聊完工作,许闻深又试探着问了林微眠的婚姻状况,他就算在国外,也听说了慕景深婚姻关系不和的事。
林微眠轻轻摇头:“我准备离了……”
许闻深顿了顿,捏紧了方向盘,道:“也挺好,其和不爱自己的人勉强一辈子,不如早点分开,这样才能拥有自己的生活。”
林微眠没接话,手却无意识的放在了小腹上。她垂下睫毛,眼底藏不住的泄出几分母性的温柔。
许闻深注意到了她表情上的变化,眼神陡然一变。
林微眠在一家婚纱店里,找到了正在试婚纱的田雅与林父。
看到这一幕,林微眠瞬间就确定了,母亲的死一定和田雅有关系。
田雅是小三,跟了林父多年,但因为顾若玫死死咬着不离婚,所以她一直没能成功上位,现在顾若玫刚死,尸骨未寒,她就与林父试起了婚纱。
取缔之心,昭然若揭!
林微眠当即冲过去,拉住田雅质问道:“我母亲的车祸,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田雅目光一转,脸上带上得意的笑,语气故作惊讶:“哎呀,你母亲出车祸了?现在怎么样,还好吗,没死吧?”
“我母亲的车,就是你动的手脚,对吗?”林微眠笃定,“是你,故意杀死了我妈妈!”
田雅没否认,而是说:“微眠啊,你妈妈虐待你这么多年,你都不恨她吗?现在还这样为她出头,真是……”
林微眠不理会田雅这句话,拖着她往外走。
“我们去警局,把事情说清楚!”
“林微眠,你胡闹什么?”林父大怒,一把推开她,“今天一天我们都在试婚纱,准备婚礼,根本不在场,你妈出车祸了关我们什么事?”
他说着又狠狠推了一把林微眠。
“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这儿碍眼!”
林微眠一下子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许闻深立马将她扶起来,出声道:“伯父,顾阿姨车祸去世,这么大的事情,您就一点也不关心吗?”
林父皱着眉,满脸厌恶:“她那种人,死了才好呢!还有这个林微眠,不如跟她妈一起去了,免得碍眼!”
“伯父,您这样说话……”
“闻深哥……”林微眠拉住许闻深的手臂,“我肚子疼,送我医院,快……”
许闻深低头一看,林微眠腿间已经隐隐有了血色,他脸色一变,立马抱起林微眠,大步往外走。
他脚步匆匆,刚出门,迎面忽然袭来一道厉风,他鼻梁一痛,身体后跌,怀里的林微眠也摔在了地上。
“许先生,你抱着我妻子,想去哪儿?”
是慕景深来了。
他站在婚纱店门口,身形笔直,满脸冷意,低眸俯视着摔在地上的林微眠,嗓音里字字带着狠意。
“林微眠,我才几天没回来,你就迫不及待的和野男人厮混在了一起,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9章 孩子的父亲


林微眠捂着疼痛剧烈的小腹,说不出话来。
腿间的湿润感越来越强,血色洇透她的裤子,猩红刺目。
慕景深看到那抹血色,愣了一下,许闻深先一步动作,扶着林微眠,怒道:“你怎么还能对她动手,她怀孕了,你不知道吗?”
慕景深震惊道:“什么?”
许闻深没再理会他,打横抱起林微眠,起身道:“让开,我要送她去医院。”
慕景深没让,他伸手去抢林微眠:“不麻烦了,我的妻子,我自己来。”
可林微眠却躲开了慕景深的手,她脸色苍白,虚弱的靠在许闻深怀里:“慕景深,你放过我吧……我们离婚,以后,麻烦你不要再碰我了。”
慕景深脸色猛然一沉,许闻深用肩膀撞开他,大步走出去,很快上车,加速开往医院。
看着车尾消失,慕景深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正要追过去,田雅突然叫住他。
“慕总,你是不是不知道微眠和许闻深之前的过去?”
慕景深停下脚步,他听说两人是旧识好友,其他的并不了解。
“这个许闻深,是微眠的初恋男友,两人十几岁的时候就在一起了,说起来……”田雅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
“微眠的第一个男人,就是许闻深呢,当初许闻深突然被送出国留学,就是因为他和微眠的不正当关系暴露了,许家觉得丢脸,于是硬把许闻深送出了国。”
田雅叹了口气,接着说:“微眠和这个许闻深之间的感情很深,等了他很多年,要不是后来她母亲非逼着她嫁给你,现在微眠和许闻深,怕是早就复合结婚了。”
慕景深沉默的听着,脸上看不出情绪,可垂着的双手,却紧紧握成拳头。
田雅看着慕景深紧握的手,眼里得意,悄悄用手肘捅了一下林父。
林父会意,立马也说:“微眠怀孕的事情,我倒是听顾若玫说过,但微眠自己并不想把孩子生下来,顾若玫因此很是生气,和微眠大吵了一架,还差点把医院掀翻了,当时值班的护士都吓了一跳呢……”
……
林微眠送医及时,孩子保住了,但医生说胎儿不稳定,以后要好好休养,还要注意营养,林微眠现在太瘦了,又有轻度的营养不良,对胎儿不好。
“好的,我们知道了。”
林微眠输液后不久就昏睡了过去,医生的叮嘱,是许闻深应下的,他这一句“我们”让医生误会了两人关系,于是多嘴问了一句。
“你是孩子的父亲吗?”
许闻深刚想回答,视线余光里忽然瞥见了慕景深的身影,他勾唇笑了笑,回答:“对,我是孩子的父亲。”
“那你可要对她多上心了……”医生又叮嘱说,“她这个情况不太好,我看她血液检查结果也有问题,建议你带她做一个详细的全身体检。”
许闻深耐心道:“嗯,我知道了。”
医生点点头,离开病房。
医生走之后,许闻深直接看向了慕景深。
“慕先生,既然都听到了,那我也不必和你绕圈子了,你什么时候和微眠离婚?”
慕景深站定在门口,没有进入病房,只寒着声音问:“你和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你和微眠结婚之前。”许闻深淡定回答,仿佛确有其事,“毕竟微眠和你结婚,是受了她母亲逼迫。现在她怀了我的孩子,母亲也过世了,就没有必要继续和你在一起了。”
慕景深突然笑了一声,他点了一下头,嗓音阴寒道:“好,很好,许闻深,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第10章 永世不得安宁


林微眠昏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才醒。
她差点流产,身体状况糟糕,医生建议她卧床休息一周,免得动了胎气,导致流产。
但林微眠没有那个时间卧床,她母亲的尸体还在医院,总得处理。
林微眠执意要出院,许闻深拦住了她,说他会帮她把伯母的后事安排好。
“孩子要紧,”许闻深道,“你刚失去了母亲,难道还想连孩子也一块失去吗?”
林微眠这才打消了出院的念头:“那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上午许闻深就去了收容顾若玫尸体的中心医院,但他这一去,竟然就没了消息。
电话关机,短信不回,踪迹全无。
林微眠心里不安,打电话给中心医院,一询问,这才知道顾若玫的尸体昨天就被人领走了。
“谁?谁带走了我妈妈?”
“稍等啊,我查查记录。”医院那边的护士翻了翻文件,回答说,“这边登记说您的丈夫,慕先生。”
林微眠闭了闭眼,挂了医院的电话,马上给慕景深打。
慕景深接得很快,他似乎就等着林微眠联系她,一接通电话便问:“什么时候回来认错?”
林微眠心里憔悴,小腹也还在隐隐作疼。
“慕景深,你不是很讨厌我吗?现在我愿意离婚了,你为什么就是不同意呢?如果是顾虑财产的话,我可以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
慕景深冷笑:“为了和许闻深在一起,你还真是不惜一切啊。”
“什么在一起?”林微眠不明白。
“我都知道了。”慕景深咬牙说,“你和许闻深之间那些肮脏的关系,我全都知道了!”
提起这个,慕景深就气得要炸了,简直恨不得将那个可恶的女人给撕碎。
林微眠本想解释,但张了张口,又放弃了。
反正她都快死了,解释这些也没用了。
“难怪你怀孕了不告诉我,原来孩子根本不是我的!”慕景深咬牙切齿,“林微眠,你真是让我恶心!”
“那你为什么还不愿意和我离婚?”林微眠低声道,“既然如此厌恶,不如……”
“我不会离婚,永远也不会。”慕景深打断她,“我不会放你和许闻深在一起。不仅如此,我还要你们为此付出代价!”
“慕景深,你这样是何必?林暖晴不是怀了你的孩子吗,你难道愿意让你的孩子成为私生子吗?”
“这不关你的事,林微眠,你母亲的尸体在我这里,你要是想让她安稳下葬,入土为安,那你就给我回来,要不然,我会让你母亲永世不得安宁!”
说完这句话,慕景深挂了电话。
林微眠无力的垂下手,只觉绝望。
她轻轻抚着小腹,咬紧了下唇。
她若是回去,那孩子必定是保不住了,可她若是不回去,那母亲的尸骨,又怎么办?
她是真的,不愿意失去这个孩子啊……
林微眠支起膝盖,抱住双腿。
怎么办……
她紧紧咬着唇,无比的纠结痛苦。
其实,她心里早已隐隐有了选择的,只是……她不愿意面对那个自私的选择。
她想要选择孩子,想要保住孩子的性命。
林微眠痛苦煎熬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离开。
等到孩子平安生下来了,她再回来取母亲的尸骨。
打定主意,林微眠便开始安排离开的路线,也是这个时候,她接到了一通陌生人打来的电话。
继续阅读《爱让我痛彻心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