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嫁良缘:神医小毒妃》胡霜,项振宣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胡霜
简介:从现代梦游一圈回来的胡霜,这辈子有三个心愿,找出害死父亲的真凶,找回失散的弟弟,成为一代名医
后来,又多了一个愿望,那就是整死那个举报她,把她关进大牢的王八蛋
许下愿望不久,当初得意把她关进去的王八蛋,果然乖乖回来求她救命
胡霜欣喜,有一门傍身的技艺当真很重要
可得意没...
角色:胡霜,项振宣
小说《嫁良缘:神医小毒妃》胡霜,项振宣完整版免费阅读

《嫁良缘:神医小毒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冤家路窄


项振宣找到胡霜的时候,胡霜正在刑部大牢里,跟狱卒侃大山。

说起来,胡霜也是倒霉,明明好好在胭脂胡同里当她的赤脚大夫。一边替嫖客跟花娘看病赚点小钱钱,一边暗中打探弟弟的下落,日子过的还算安稳。

可十日前,几个衙役忽然冲进她家,以毁坏尸体的罪名将她抓进刑部大牢。

胡霜本来怕的睡不着觉,谁知来了几日,连个审问她的人都没有。

胡霜冷静下来后,跟管事的狱卒闲聊,一边帮他治了偏头痛的毛病,一边弄明白,自己这是得罪人了,才被关进来的。

狱卒黄三告诉她:"您这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得看你得罪的人怎么想。"

"那他怎么想的?"胡霜摸不准,她在鱼龙混杂的胭脂胡同住了几年,要说得罪人,那肯定少不了。

但本事大到随便能把她关起来的,她还真想不起。

黄三喝了一杯酒,道:"我瞧着,那人跟您的仇怨不大,不然您都进来这么久了,也没见让咱们用刑不是。"

胡霜咬口鸡腿,深感认同:"那你说,她把我关起来,什么也不做,是什么意思?"

"呃......"黄三挠挠头"我觉得,可能是把你忘了。"

"忘了?"胡霜顿感无语,"照你这么说,那王八蛋要是一辈子想不起来,我还得在这关一辈子?"

黄三喝的有些晕乎,没有回话,项振宣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

照理说,项振宣堂堂鲁王世子,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怎么会贵人踏贱地,跑到刑部大牢这种腌臜地方来。

可也是天有不测风云,谁能想到,今日皇帝大寿,众目睽睽的宫宴上,一个舞姬竟然行刺皇帝。

好家伙,当时若不是鲁王妃恰好在给皇帝敬酒,又机灵的替皇帝挡了一剑,那皇帝可能当场就死了。

这一下,皇宫大内乱成一锅粥,鲁王妃被送到皇后的梧桐宫里,一众太医都围了上了,却是没一个能治伤的。

眼看着鲁王妃快不行了,皇帝跟前的小太监福安来传旨,说万岁爷说了,谁能就活鲁王妃,谁就是未来的太医院院首,要是鲁王妃的死了,那你们都去西北种地吧。

流放?还是所有人一起?

众太医顿时慌乱,各出奇招,最后却没什么卵用,只因为谁都没把握给鲁王妃拔剑,这剑一拔,弄不好当场咽气。

最后,所有太医把目光转向院首胡杞。

胡杞被鲁王逼到绝境,差点拖出去砍头,这才吐口,他侄女胡霜或许有法子能救鲁王妃。

并且还说起京郊大营曾经有个副将,也是胸口中箭,被自己的侄女救回来了。

因为这,皇后立刻让他们去找人。

可到了胭脂胡同,侍卫们才知道,胡霜被抓进刑部大牢了。

项振宣进来的时候,只是觉得胡霜有点眼熟。等走近一看,顿时瞪眼:"怎么是你?"

女子看到项振宣,放下鸡腿,眼神微妙:"哟,小哥,阳痿好了吗?"

领着项振宣进来的伍集,惊讶看向项振宣,心道,看不出来,这小世子年纪轻轻的,居然有那种毛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二章: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


项振宣对上伍集惊讶的脸,发现他看向自己的下身,顿时怒道:"看什么看,小爷好的很。"

又看向女子:"胡霜,怎么是你这庸医!"

胡杞这老不死的,居然敢坑他。说什么他侄女能治奇闻异症,谁知竟然是这个女庸医。

项振宣越想越气,转身就要走,却听胡霜道:"哎,就这么走了,人不救啦?"

伍集眼看着项振宣停下脚步,惊讶回头:"你说什么?"

胡霜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吃起来道:"就你这身血腥气,一看就知道,身边有个人大出血,此时急忙来寻我,肯定是求我救人,依照你衣角的血干程度,再拖下去,你就得准备棺材了。"

项振宣气的拔刀想杀人,可对上胡霜笃定从容的模样,心里的火气却一泻千里。

他这是在做什么,母亲危在旦夕,不是置气的时候。

他清理思绪,道:"你跟我走。"

胡霜站起身,拍拍手道:"不走。"

项振宣气的瞪眼:"你敢,信不信本世子杀了你?"

"少年郎,不要激动,你都被逼到来找我救命的份上,那就该知道,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胡霜一点不害怕他的威胁。

"你想如何?"项振宣忍耐道。

胡霜微微一笑,上前两步到他眼前:"你先告诉我,举报我毁人尸首,把我抓进大牢的人,是不是你?"

"来了来了,世子爷回来了。"小太监眼尖,一看到项振宣的身影就往里报信。

皇后跟鲁王同时回头,就见项振宣领着一个女子进门。

这女子一身囚衣,却神情坦荡,见了皇后跟鲁王也不下跪,开口就道:"伤患在哪?"

"这里!"福安着急引着人往里走,留下面色各异的几人。

女子二话不说往里走,全程无视皇后跟鲁王,还有聚集在一起商量治疗方案的太医。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都看向项振宣,皇后这才发现,自己的孙儿看起来,甚是狼狈,发鬓乱了不说,脸上似乎还有抓痕。

"宣儿,你这是怎么了?"

项振宣尴尬,咳嗽一声,掩饰道"赶路太着急,不小心摔了一觉。"

鲁王微微眯眼,若有所思。

皇后看破不说破,吩咐宫女带他下去整理仪容。

项振宣松口气,还好俩人没有继续追问。

他实在没脸告诉别人,自己这模样,是被胡霜那个疯女人打的。

没错,就是被她打的。

当自己点头承认,胡霜之所以被关,就是他使的坏,胡霜顿时大变脸,跳起来就给了他一爪子。

然后趁他不备,扑倒他,对着他就是一顿暴揍。"王八蛋,你小子阳痿关我什么事,老娘好心提醒你,你却把我关起来,都怪你,害的老娘天天吃馒头,我吃的都便秘了。"

又是一阵乱拳,打的项振宣措手不及,只来得及捂住脸,嘴上却不饶人:"胡说,我分明看见你在吃鸡腿。"

胡霜气的就是一巴掌:"那也是老娘凭本事自己挣的,干你屁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三章:失血过多


还是伍集跟黄三及时出手,把人拉开。

就这,胡霜还挣扎着来打他。

"小王八蛋,能耐啊你,你有本事把老娘关进来,有本事别来求老娘救人啊!"气死她了,当日不过说了他一句阳痿,居然这么小心眼子,把她关这么久,吓得她夜里只能跟老鼠一起睡。

项振宣要不是被伍集抓住,都想拔刀了:"骂谁王八蛋,你这泼妇,信不信小爷撕烂你的嘴。"

"有种你来啊,看我不打得你娘都不认得你。"胡霜这一叫嚷,项振宣就冷静下来。

他是来救人,不是来算账的。

伍集感觉他态度软下来,立马给二人递台阶。"世子爷,救人要紧,别赌气。"

项振宣虽是冲动的少年郎,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二傻子,闻言便换了态度:"只要你能就活我娘,过去的事,本世子既往不咎,放你出去。"

"我呸,要是没个万两白银补偿老娘的损失,你休想我出去救人。"胡霜也在气头上,张口就是一万两。

"好,本世子答应你,跟我走。"项振宣当机立断,拉着傻眼的胡霜出了大牢。

直到进宫,胡霜才知道自己太冲动,不该情况不明就跟着来,现在知道自己要治的是鲁王妃,还如此严重,已经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上。

而项振宣想的是,她最好真能救活母亲,否则自己一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也不怪项振宣低头求人,一来,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二来,胡杞说的那个副将,被带到宫里,胸口那刀长长的疤痕告诉几人,胡霜可能真有办法救人。

"嘶,轻点。"项振宣倒吸一口气,瞪一眼为他更衣的小丫头。

小宫女连忙跪地磕头,求项振宣饶命。

项振宣不耐烦挥挥手"行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宫女胆战心惊退下去,留项振宣自己换衣服。

等换好了,项振宣急忙去内殿,见除了柳太医,其他太医都在外面等待,十分诧异。

"阿爹,阿娘怎样了?"

鲁王面色沉重,摇了摇头。

"皇祖母,这到底是好是坏?"项振宣又转身问皇后。

恰在此时,皇后身边的大太监江潮领着一群宫女在殿门口集合。

"娘娘,人到了。"

"这是做什么?"项振宣诧异道。

胡霜此时却走出来,着急道"人都到了吗?"

"胡姑娘,到了,您看怎么办?"江潮上前问道。

胡霜看一眼柳太医,"就劳烦柳大人,带着人抽血检验了,情况紧急,务必快些。"

"什么情况紧急,你....."项振宣话没说完,胡霜就转身进去了。

接着,项振宣就看见柳太医带着人,开始用奇怪的东西,刺伤了宫女们的手指,忍着害怕被刮走血。

"这是做什么?"

鲁王看他一眼,道"胡姑娘说,你阿娘失血过多,现在要找人给你阿娘过血。"

"什么?"项振宣惊到不行"这人过了血,还能活?这可是邪术,阿爹....."

"宣儿!"皇后喝止他"安静等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四章:输血救命


项振宣看向那些忍着害怕被刮血的宫女,心有不忍。他曾听说,血液乃是人之根本,母亲流了那么多血,几乎丢掉半条命。

可就算他想救人,也不敢用这个法子,民间曾有人用活人的血渡给另外一个人,说能延年益寿,续命救人。

可更多时候,这都是没有好结果的。

此时胡霜居然用这样的法子救人?

他想进去看看,却被阻拦,焦急之下,他看向胡杞"你侄女这法子真能救人?"

胡杞惶惶不安道"这....应该....."

"应该?"项振宣语气阴冷起来。

"能能能,一定能,阿霜一定能救活王妃,一定能。"管她能不能,反正咬死了这么说,不然他立刻就是个死。

柳太医动作迅速,很快用胡霜教的法子,确定了血型,众人就见几个被选中的宫女,被抽了一小袋血,血快速送到内殿。

众人看见柳太医操控着胡霜带来的古怪工具,宫女的血从手臂被抽出到管子里,又进入古怪的囊袋中,纷纷好奇,却只敢眼神交流,不敢多话。

这时候,话多死的快。

人人都好奇,不知里面什么情形。

被抽血的宫女,个个脸色惨白,一副自己快死的样子。

柳太医按照胡霜说的,对几人道"你们放心,这点血不会让你们丧命,回头御膳房送些红糖鸡蛋给你们补补,皇后跟王爷会记得你们的功劳,不会少了你们的赏赐,安心下去歇着吧。"

这种抽人血的法子,柳太医也没见过,要不是胡霜咬死必须信她,要不是皇帝说了,王妃一死,太医院都得流放,他也不敢接这个活。

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就等胡霜的医治结果了。

想到这里,他深深看一眼胡杞,但愿这次他没说假话,不然,大家都得完。

等待的时刻是难熬的,屋里一直灯火通明,外面的人从天黑等到天亮。

谁都累的不行,可谁都不敢走。

福安擦擦眼,打个哈欠,就见穿着一身白袍,还蒙着头跟嘴的胡霜走了出来。

"我阿娘怎么样了?"项振宣第一个冲上去。

胡霜看看身后,太医院的药徒端着托盘出来,上面正是插在王妃胸口的那半截剑。

"剑拔出来了?"鲁王激动起来。

胡霜点头"情况暂时稳定,接下来,只要病人没有溃疡发热,命就算保住了。"

"此话当真?"皇后惊喜不已。

胡霜点头"放心,接下来我会一直守着,确保她情况稳定。"

胡霜也不傻,昨夜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二叔,还有她救过的常副将,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好在她早已有这方面的经验,王妃又运气好,剑没有插中心脏,否则早死了。

"好好好,胡姑娘,还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本宫都给你寻来。"皇后跟鲁王皆是欢喜,只要鲁王妃能活,一切都不是问题。

太医院的太医,尤其是胡杞简直趴在地上起不来,命总算保住了。

"恭喜娘娘,恭喜王爷,奴才这就回去给陛下报喜,万岁爷还等着信儿呢。"福安笑着恭喜,着急离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五章:齐王的态度


人才走,胡霜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是项振宣动作快,及时扶住了人"你没事吧?"

鲁王妃活过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宫里的每一个角落。

有人欢喜有人愁,太医们欢喜,王妃命保住了,他们这些的人也就不用再担心被流放。

可齐王却不乐意了,听到这个消息,脸阴沉的的跟天上的乌云一样。

"活过来了,不是说死定了吗?怎么就活过来了?"

管家牛镇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道"回王爷,说是胡太医推荐了他侄女,听说这位胡姑娘有些邪门的医术,不仅在王妃身上开了一个口子,将剑拔出来了,最后还抽了许多宫女的血,为王妃续命。现在人人都在传说,王妃之所以活过来,都是那女子使了巫术。"

用活人的血续命,那就是巫蛊邪术。

这话听在齐王耳朵里,当真是刺而无比,"无论用的什么法子,人活了不是?"

牛镇僵硬点头,不敢接话。

齐王却越想越觉得气,这么些年,鲁王被他打压的头都抬不起来,身为皇长子又怎么样。

犯了错,还不是要去守皇陵?

要不是这次皇帝大寿,他连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本以为过了昨夜,鲁王就得灰溜溜的回到皇陵去,守皇陵到死,谁知偏偏有刺客刺杀皇帝,鲁王妃又拼了命救下皇帝,这下好,救驾这样大的功劳,皇帝如何能再将鲁王贬回?

齐王越想越气,恨恨道"这贱妇,怎么就没当场死了。"

牛镇头低的更低,哪里敢回答这句话,那是救了皇帝的人,好在他们呆的地方是水榭凉亭,周围全是水,没有人能偷听到,否则这话传出到皇帝耳朵里,齐王只怕要遭大罪。

齐王也不是傻子,说完泄愤的话,又道"万岁爷如今什么态度?"

牛镇想了想,道"宫里传来的消息说,皇后似乎有意将鲁王留下,已经递话给万岁爷,说他们夫妻这几年也分开的够久了,此时王妃有事,鲁王就该留下来,好生照料王妃才是。"

"万岁爷准了?"

牛镇斟酌一下,道"万岁爷没拒绝。"

这就是默认了。

"那刺客的事儿呢,有结果了吗?"

牛镇摇了摇头,"万岁爷的人紧盯着,咱们的人也不敢冒头,确实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齐王却眯眼喝口茶,起身狐疑道"你说,会是谁的手笔?本王那几个兄弟,哪一个最有嫌疑?"

牛镇看看自家的王爷,心想,最有嫌疑的不就是你吗?

可这话他不敢说,只能道"这奴才可不敢妄言,如今各家王爷都不敢妄动,生怕被牵连。王爷,咱这时候可别乱来啊。"

齐王闻言,却嗤笑一声"瞧你这胆子,比本王的画眉鸟都不如。要我看,老大的嫌疑最大。"

牛镇愣住"王爷的意思是......"

"还用想,你瞧瞧,这事最大的受益人是谁?"

牛镇细细品味一番,顿时瞪眼"不能吧,爷,鲁王妃可是差点丢了命啊?"

"这不是没死吗?"齐王不屑"再说,就是死了,也没什么,横竖人死了,功劳少不了。老大回头再娶一房,日子过的更好,可惜没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六章:皇帝生疑


说到这里,齐王笑的阴冷"你说,本王那多疑的爹爹,会不会也这么想?"

牛镇一愣,惊出一身冷汗。

此时长坤殿里,皇帝因为遇刺的事情大,罢朝一日,谁也不见。

郑业伺候在跟前,一夜都未曾合眼,好不容易皇帝歇息稍许,他也跟着眯了一会儿。

此时皇帝醒来,他自然要立刻上前伺候。

皇帝用过早膳,遣退了无关的下人,这才问道,"查出来了吗?这里面有没有老大的手笔?"

在这个位置久了,就容易生疑心,周围的人处处算计,皇帝每一步都要多思量。

郑业这才禀报道:"自杀的那名舞姬虽当场死了,可奴才一路往下查,发现这舞姬是杭州知府举荐上来的人。杭州知府柳同年,是鲁王曾经的老师辛克己的学生。两人说来,有同门之谊。"

嘉平帝不说话,抬眼扫郑业一下,郑业咽口水,继续往下往下说道:"暗卫的人查了,发现献舞的舞姬跟他们当初送来的那个人不是同一个,真的那个,在半路上就死了。"

嘉平帝眉眼轻挑,"何时发生的替换?"

"应该是在阳湖渡口,换船的时候。据说那舞姬当时生了疹子,所以戴着面纱,入了京无人熟悉她了,才说病好了。"

"阳湖渡口?"皇帝轻轻敲打两下桌面,问他:"刘同年查过吗?"

郑业这才摇摇头,无奈道:"暗卫的人传信回来说,前日夜里柳同年就掉河里淹死了。"

皇帝闻言,顿时气笑了:"有意思,层层布局,连最后的隐患都处理干净,这是是给朕下了一步大棋啊。任谁看了,都觉得做这事儿的人,得是鲁王了吧?"

郑业顿时跪下来,"皇上息怒,鲁王殿下绝不会做这种事,昨日那一出可差一点要了鲁王妃的命啊。"

别人不知,皇帝还不清楚吗,鲁王与鲁王妃感情极好,王府里从前还有皇帝赐的两个侧妃,可自从五年前,鲁王涉及辛克己谋反案,那些女人都找门路跑了。

唯有鲁王妃,死活守着鲁王,打死不肯和离。为这,甚至被娘家厌弃。

皇帝却神情莫测道:"若当时老大媳妇儿没有来敬酒呢?"

郑业顿住,若是鲁王妃救驾不及时,那当场死的就有可能是皇帝!

皇帝一死,这皇位该轮到谁?

太子一直没有立,这位置不是老大就是老二的,说来说去,嫌疑最大的还是鲁王。

胡霜一觉醒来,就发现她被软禁了。

唔......艹你大爷的。

听见这个消息,胡霜脑子只飘过这句话。

她起身,透着窗子看看外面的守卫,真是威风凛凛。

这帮人,嘴上说着让她救人,要是王妃没活过来,只怕下一秒,就能冲进来砍死她。

胡霜想着,老娘穿越一朝,好运没轮到,破事天天有,那混小子,前脚送她进大牢,现在害她被软禁,真是毒瘤一个。

诅咒他阳痿!

没错,她是穿越的,又不能完全算是穿越。

具体来说,就是她很小的时候,大病一场,魂魄离体,去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附身在一个小女孩身上,从小到大,跟着女孩一路成长,成了一名医生。

学了一身医术,是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外科医生,关键是,女孩真是天才,别人学一科都辛苦的医学,她愣是每一科都厉害,内科外科妇科都没落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七章:发生变故


可天才的生命是短暂的,三十二岁那年,女孩突发心脏病,猝死了。

于是,胡霜就醒了。

醒来后,才知道自己睡了一个月。

从那以后,胡霜总觉得梦里的一切太真实,于是暗搓搓验证自己学到的医术,结果发现都是真的。

这让胡霜确定,她就是那个世界中传说的穿越。

而且是来回穿了两回。

"姑娘,你醒了。"小宫女端着一盆水进来,见到胡霜醒了,有些敬畏,有些欣喜。

胡霜看她一眼,道:"你家王妃如何了?"

小宫女听到这个话,顿时喜笑颜开,"还是姑娘医术高明,王妃今日已经醒了,虽还十分虚弱,但柳太医说了,只要安心静养等待伤口愈合,王妃这条命算是彻底保住了。"

胡霜点点头,洗了脸又道:"那些抽血的宫女,可还安好?"

小宫女闻言,忙道:"好着呢,她们起先还怕的很,以为活不过昨晚,可今日不仅好好的,皇后娘娘还赏赐了不少补品,姑娘可真是神医,这活人被放了这么多血还能活,真是奇迹。"

胡霜笑笑没说话,心道,女人可是一个月流七天血都没事的神奇存在,抽一点点血最多头晕,不会丧命。

而且她是合理按照人体的供给能力抽血的,自是不会出事。

吃过早餐,就往皇后的寝殿去。

到门口,小太监立刻为她禀报,皇后急忙把人召进去。

胡霜看到鲁王妃,人已经醒来,正听从医嘱,吃些清淡的流食。

"娘娘的情况已经稳定,只要按时服药,伤口不再撕裂,就能安好无恙了。"

"这可真是好消息,阿鸾,现在你可安心了?"皇后坐在床边握住鲁王妃的手安慰道。

鲁王妃虚弱的笑笑,"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了,我如今这幅模样,令母后为我担忧了。"

皇后含泪,笑骂道"你这孩子,怎么与姨母这般生分,你为救陛下受伤,等你好了,陛下一定会好好赏赐你的,就连鲁王,都得感激你。"

皇后说的隐晦,胡霜听不太懂,但能感觉这婆媳二人话里有话。

她倒是不愿打扰,但现在她有事得回去,自然只能做个不识趣的。

"娘娘容禀,民女想回家一趟。"

皇后一愣"可是有事?"

此时出宫,未免不妥当,毕竟王妃还躺着呢。

"民女家中......"

"不好了娘娘,郑公公领着御林军,把梧桐宫围住了。"小太监急忙忙进来禀报,话才说完,郑业已经领着人走进来。

胡霜傻眼,什么情况?

"郑总管,你这是做什么?"皇后一改愁容,从婆婆到了尊贵的皇后。

郑业先是给皇后行礼问安,才道"娘娘息怒,陛下有令,刺客的事还没查清楚,为了保护鲁王一家,暂时将他们安置在梧桐宫内,以免被刺客下了黑手。"

鲁王妃闻言,顿觉不好,皇后心里也不安起来。

她看一眼江潮,江潮立刻会意,将不相关的一干人等,都请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八章:我能信你吗


胡霜自然也在其中。

出来后,胡霜正寻思着,怎么离开这里,却见一队侍卫竟然开始搜查。

我勒个乖乖,这是要出大事。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项振宣被吵醒,从屋里出来就是一声暴喝。"皇后的宫殿,岂是你们这些奴才能乱进的?"

胡霜突然很有嗑瓜子的欲望,她扯扯身旁小宫女的衣角,低声道"有瓜子吗?"

小宫女愣了一下,以为她饿了,敲敲掏出一包东西"栗子糕,姑娘吃吗?"

吃,怎么不吃。

胡霜愉快的谢过,一边吃,一边看着一个侍卫被一脚踹出来,落在自己眼前。

幸好她站的远,不然肯定砸她身上。

"殿下,我们是奉旨搜查,还请殿下不要为难我们。"领头的侍卫长忙阻止道。

"奉命,奉谁的命,查什么?"项振宣气急败坏,侍卫闯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如厕,吓的他差点光腚给人瞧见,能不气吗!

侍卫长也知道自己莽撞了,但自己奉的皇命,当然没在怕的"殿下,有人检举,说内宫有人以巫蛊之术诅咒陛下,陛下下令,一定要严查后宫。"

胡霜吃口糕点,惊讶于项振宣居然冷静下来,不暴怒了。

却见项振宣不自然的扫了她一眼,很快又转过头去。

那是什么眼神?

胡霜还没想明白,就发现身边的宫女太监都离她远了一点,她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侍卫长才说完,一个侍卫匆忙赶来,在侍卫长耳边说了几句。

侍卫长深深看一眼项振宣,执礼告退。

但人没走,而是去了宫女的屋子。

没一会儿,几人就抬着一具尸体出来,而胡霜,瞬间被人擒住。

"你们干什么?"胡霜傻眼,怎么把她抓了,她就是吃瓜的群众啊。

侍卫长却对项振宣道"殿下,此人涉及巫蛊之术,属下要将其押走。"

"什么巫蛊,鬼扯,老娘才不是呢。"胡霜挣扎几下,却被两个侍卫扣住双手,动弹不得,她慌乱看向项振宣"柿饼.....啊不是,柿子,世子,你什么意思,卸磨杀驴,反悔了是吧?"

项振宣犹豫说话,看向侍卫长,就听胡霜着急骂道"不就说你阳痿吗,你怎么这么小心眼,我又没说假话,你用得着这么坑我吗?你在牢里答应我什么来着,你这么出尔反尔,算什么男人,活该你年纪轻轻就阳痿,你......"

"闭嘴!"项振宣气的脑门疼"小爷没有阳痿,你不要胡说八道,他们...."他顿了顿,道"你先跟他们走,我会去救你的。"

"我能信你吗?"

巫蛊之术历朝历代都是皇帝们厌恶痛恨的,这东西神秘莫测,却引发各种恐慌。

谁也不知道,鬼神之力是否存在,但皇帝们心里清楚,他们要是信了这东西,那就会被心思歹毒之人利用,带来无数祸患。

汉朝的时候,皇帝甚至因此处死过一个太子,可见皇帝对巫蛊的畏惧。

胡霜在那个世界学过历史,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这件事,被关进暴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九章:你的法子害死了人


这里是处置犯罪宫人的地方,她真是从一个大牢,跳到了另一个大牢。

唔....艹你八辈儿祖宗。

"胡姑娘,说说吧,是谁让你在内宫行巫蛊之术的。"一个阴冷刻薄的太监,凉凉看着胡霜,像条毒蛇一样令人胆颤。

胡霜被绑在凳子上,面对质问,眨巴一下眼睛"什么巫蛊之术。"

"就是你用血救王妃的法子,因为你这巫蛊之术,皇后的宫里死了一个宫女,说吧,是谁指使你来的?"

胡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那个就是巫蛊之术啊,那是皇帝让我来的。"

刑讯的太监闻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气得大骂"你这贱婢,竟敢攀咬万岁爷,当真是无法无天。"

"哎,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胡霜不悦"骂谁贱婢呢,我一不是奴才,二个是宫女,我是个良民。"

太监噎住,娘的,审太监宫女习惯了,差点忘记这死丫头不是宫里的人。

他哼哼两声,继续道"就算你是良民,进了我的暴室,也得老老实实交代,不然我这里百来十种刑具,我怕你一样也挨不过去。"

说罢,招招手,一旁的小太监从烧的火红的炭火里,抽出一块火红的烙铁,走到胡霜面前,扬了扬。

很显然,若是不听话,立刻要将这东西落在她身上。

胡霜顿时认怂,"哎哎哎,有话好好说,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是了,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太监见她认怂,挥退手下问道"到底是谁让你进宫来的?"

胡霜甚是无奈"我是奉旨进来呀,不是你们那位世子,奉了皇帝的旨意,把我从刑部大牢提出来的吗?"

太监噎住,换了一个问法"那我问你,你与世子爷之前可认识?"

胡霜顿了顿,道"算是认识吧。"

"什么叫算是认识?"

胡霜忙道"我之前给他看过病,结果他看我不顺眼,就把我关进刑部大牢了,所以我们俩算是认识。"

太监们也有些诧异,忙追问"他什么病?"

胡霜翻白眼"还能有什么病,阳痿呗。"

阳痿?

太监顿时表情古怪,那位世子爷,今年才十五吧。

太监又问"那是何人指使你在宫里行巫蛊之术的?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胡霜很想挠挠脑袋,可惜手被捆着,只能道"我怎么就使用巫蛊之术了?我这分明是治病救人,你们王妃中了一剑,危在旦夕,我不是把她救回来了吗?"

太监却说"一派胡言,用人血治病,只有民间那些巫蛊邪术才会,你还说自己没使用巫蛊邪术,说,到底是谁指使你在后宫里做这种事的。"

胡霜无语,这没法沟通了。想了想,她道"我这救人的法子虽是古怪了些,但也救活了王妃,你凭什么就断定是巫蛊邪术?"

"因为你的法子害死了人!"太监咬死道。

"哎,话要说清楚了,你凭什么说死掉的宫女是因为被抽了血死掉的,昨晚被抽血的可不止她一人,别人没事,怎么就她死了,说不定她是被你们吓死的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十章:爹,你给句话


"狡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是如此,本公公就让你尝一尝,这暴室刑罚的厉害。"

"什么?"胡霜瞪眼,忙喊道,"你们这完全是不讲道理呀,你们让我老实交代,我交代了,我说了你们又不信,哪有这么坑人的,我看你们根本是想栽赃诬陷,想让我按照你们说的去说。

呸,你们这帮不要脸的,挨千刀的,活该你夜里做噩梦,活该你夜里睡不好,白天腰酸背痛腿抽筋,活该你天天冒冷汗,穿再多都觉得冷,活该你到了冬天就手脚发疼,吃什么药都没用。"

胡霜见他们不讲道理,顿时不管不顾的开骂,骂的每一句都让眼前的太监脸色阴冷又惊恐,只因她说的每条症状都对。

这丫头难道真有几分邪术,或者是医术?

眼看小太监拿着烙铁越发靠近胡霜的脸,胡霜惊声尖叫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你们都就活不成了。"

这一声高喊,顿时让太监停下动作,看向刑讯的总管太监马公公。

马公公迟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项振宣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爹,娘现在发热了,柳太医没把握,咱必须得把胡霜弄回来。"

鲁王面色沉重,早上妻子的脸色分明好转了,怎么到了此时,又昏迷不醒?

难道,那女子真是用的巫蛊?

"爹,你还犹豫什么,再这么下去,娘跟胡霜都得死。"

他也不是傻子,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胡霜才救了人,他们就来抓人,这分明是冲鲁王府来的。

没想到母亲拼命救了皇祖父,祖父却怀疑他们,实在太寒人心了。

"宣儿,你冷静。"皇后道"你父亲自有决断,你让他想想。"

项振宣到底是才十五岁的少年,里面的弯弯绕绕,岂是他一眼能看明白的?

此时有人见不得他们好,自然做足了手脚,可他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老大,你怎么想的?"皇后也难掩着急。

鲁王握着鲁王妃的手,转头却问"柳太医可请来了?"

江潮面色凝重"奴才已经派人去了,可他们说,得先报给陛下。"

也就是说,这时候还得陛下允诺。

皇帝下旨软禁,就是皇后也无可奈何。

他们此时在宫里,当真是无能为力。

"爹,你给句话,咱们不能这么干等着,再等下去,阿娘她....她....."

她怕是凶多吉少。

秀和宫里,听到消息的马贵妃,正好奇的问自己的管事姑姑。

"你说,万岁爷能同意让那个小丫头回去救人吗?"马贵妃用簪子插了一颗话梅到嘴里,满意的眯眼,轻声问的身旁伺候的管事姑姑倩娘。

倩娘闻言,淡淡道"照奴婢看,应该会。"

马贵妃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掩饰过去,她微笑道"哦,为何这么说?"

倩娘脸上依旧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奴婢只是觉得,好歹在外人眼里,鲁王妃还是救了万岁爷的。万岁爷若是任由她就这么死去,恐怕会寒了旁人的心。无论这事背后有什么因果,是否跟鲁王府有关,万岁爷都会把道理做全了,让人挑不出错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十一章 伤口恶化了


听到这番解释,马贵妃倒觉得合情合理。

皇帝是个好面子的,自诩是个明君,若让旁人知道他扣下了救命恩人的大夫,不给鲁王妃医治,那鲁王妃死了,皇帝的名声该多难听?

"那你说,这刺客会是什么人?"马贵妃又吃了一粒梅子道。

倩娘闻言,不急不忙道"娘娘,奴婢不过是个您跟前伺候的蠢笨奴才,哪里知道这些事儿。这些该万岁爷的人去查,咱们安心等着结果便是。"

马贵妃闻言,微笑地看了她一眼,起身道"给万岁爷准备的药膳已经好了,你跟本宫一起给陛下送去吧。"

这是要去探消息?

倩娘低眉顺眼,跟在马贵妃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往勤政殿。

才到门口,就见大总管郑业指挥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离开勤政殿。

去的方向,可不就是暴室吗?

马贵妃意味深长看一眼倩娘,笑着往前走。倩娘依旧是低眉顺眼的姿势,不骄不躁跟在一旁伺候。

项振宣在梧桐宫里来来回回的走,不时往望向门口,盼着人赶快回来。

许是他的祈祷有了作用,再一次抬头的时候,一个女子被人拉拽着,匆匆忙忙往门口跑来。

"别拉了,我跑不动了。"胡霜大喘气,只想瘫坐在地,好好喘气。

可项振宣不管这些,竟然扛着人就往里走。

宫女太监全部乍舌,纷纷低头不敢看。

"我........我去,你放开我。"胡霜叫嚷着,就被抗进去,扔在鲁王妃床前。

"快看看,我娘浑身滚烫。"

胡霜瞪他一眼,拍拍屁股起身,走到鲁王妃身前,摸了摸脉搏,拆开绷带,顿时惊慌起来"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她上午明明脉搏稳定好转了,此时怎么会伤口化脓?"

柳太医一愣,"这...这....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来的,饮食方子没有一样变动呀!"

"一样没有变动吗?"胡霜起身看了看摆在桌子的药碗,细细闻了闻"药物残渣在哪?"

"在小厨房。"

皇后的梧桐宫内,自然是有小厨房的,熬药这种事在小厨房最方便。

小太监很快送来残渣跟药罐,胡霜仔细辨认,其中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药材。

她想了想,又看了看吃剩的粥,尝了一口,还是没问题。

"算了,来不及去找原因了,既然已经感染,现在喝药已经来不及了。"

"那怎么办,我娘会怎么样?"

所有人都紧张看着胡霜,胡霜想了想,这时候紧急消炎,需要的是青霉素。

"只能给她注射药物。"胡霜紧张道"我必须回家一趟,如今可以救命的药,就在我家里。"

这些年,为了研究那个世界的医术,她甚至学会了制作青霉素,此时此刻,只有家中还有存货。

"这.....何为注射?"柳太医迟疑问道。

"来不及解释,我现在就要出宫,再迟就来不及了。"胡霜看着几人。

皇后与鲁王面面相觑,项振宣却已经无法忍耐,拉着胡霜就往外走。

"站住,万岁爷下了禁令,咱们不能踏出梧桐宫一步。"鲁王叫住两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十二章 是什么时候死的


项振宣怒道"我娘就要死了,我管不了那么多。"

"可你如此抗旨,就算出去也只是个死,别忘了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梧桐宫,盯着我们一家,萱儿,你不要莽撞。"

项振宣到底停下了脚步,他悲痛回头看向鲁王跟皇后"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阿娘去死吗?"

他们能这样做吗?

"胡姑娘,可还有别的法子,要什么药材你只管说,太医院里都有。"鲁王道。

胡霜摇摇头"中药见效太慢,就算我手里有工具,制造青霉素,至少也要7天以上的时间,现在唯一的救命药就在我家里,若是我们出不去...."她看向柳太医"那得有个出的去的人,去我家一趟。"

柳太医匆匆离去,胡霜坐在屋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仔细回忆自己手术的每一个步骤,没有任何错误,术后恢复良好,早上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异状,这就说明,问题不是出在她这里。

那问题在哪里?

胡霜越想越觉得不对,忽而问项振宣"那个死掉的宫女是什么情况?"

项振宣一愣,抬头看她,"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胡霜就将自己在暴室里遇到的事大概说了一遍,至于是怎么唬住那些人的,却没有详细说,只道"这些人好像很笃定这里一定会出事,早不来晚不来,王妃确定没事的时候他们就来了。可我一走,鲁王妃就开始发病,如果我回不来,王妃岂不是必死无疑。"

术后高烧不退,若是没有及时得到有效的治疗,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项振宣被这么一说,猛然站起来,赶往宫女居住的地方。

可那里的东西已经被清理,找不到有用的东西。

若是能见见尸体,胡霜也能看出端倪,现在怎么办。

她着急,项振宣更着急,立刻叫来江潮,把梧桐宫内的宫女都叫出来,尤其是昨晚一起被抽了血,跟死去的宫女一个屋子的,都留下问话。

"夏荷,春桃是什么时候死的,你知道吗?"江潮盯着春儿同屋的宫女问道。

夏荷跪在江潮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回公公的话,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今日早早起床当差,起来的时候见春桃还睡着,想着皇后娘娘有命,昨儿抽了血的宫女都休息一日,我便没有叫她。谁知这一转眼,她就死了。"

江潮抬眼看了看胡霜跟项振宣,胡霜走过来道"那她昨日回去,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抽完血之后,有没有很害怕,有没有头晕或者是不舒服?"

夏荷仔细的想了想,摇摇头道"她是有些担惊害怕,说头晕的厉害,可喝了小厨房里送来的红糖鸡蛋,就说要睡一下。奴婢见她睡下了,就没留意,其他的并没有异样。"

胡霜头疼,只恨自己不是福尔摩斯,不能凭借蛛丝马迹判断这个人有没有说谎。

她有些无奈,看向项振宣。

项振宣冷哼一声,道"大胆贱婢,都这时候了,你还想隐瞒,难道以为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十三章:有问题的宫女


夏荷哆嗦一下,头压的更低"殿下,奴婢真的没有撒谎啊。"

项振宣起身走到她面前,一把抓住他的右手,冷冷道"这只镯子我昨日明明见春桃戴过,怎么今日她一死,就落到你手里了,还敢说人不是你害死的,说你是不是谋财害命了?"

什么?!

夏荷吓得连忙求饶,"殿下饶命,不是这样的,这手镯....这手镯是昨日她回来送给我的,真的殿下,奴婢没有撒谎,不信你可以去问春桃。"

她这说的项振宣冷笑起来,"人都死了,本世子问鬼去。无端端的,她为何要将这镯子送给你,这成色,看起来可值不少银子。"

夏荷一震,只恨自己太欢喜,戴着镯子大意了,没想到世子殿下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这只镯子是夏荷的,她怎么就承认了呢?

见夏荷不敢言语,江潮接过话茬道"夏荷,你也是梧桐宫里的老人了,知道这宫里的规矩,背叛主子是什么下场,不用我提醒你吧?"

夏荷听到这里已经吓得浑身发抖,连忙抬头看向江潮"江公公,你救救奴婢,奴婢在皇后娘娘跟前伺候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若真的没有关系,这手镯是怎么回事。"胡霜问道。

"这手镯是昨晚她送给我的,真的。"

"那她为何要送你镯子?"

春桃擦擦眼泪道"昨晚她确实有些怪异。"

"怎么个怪异法?"

"原本娘娘让她们回来休息,她喝了红糖水就歇下了。可是半夜的时候,我起床如厕,却没发现她人。她偷偷出去了,夜里回来见我醒着,面色就有些不对劲。

我便问她,是不是抽了血害怕,又安慰她说不会有事儿的,她就抱着我哭了起来,哭了两嗓子也不说话。我只当她是害怕那抽血的法子,会要了她的命,只能一再安慰。

她便从手腕上脱下这只镯子,给了我,说若是她是有个万一,这就当是给我留个念想,还说......"

"还是什么?"

"还说若是她死了,让我把她身边值钱的物件都给她宫外的弟弟送去,别让人贪墨了。"

"这么说,春桃的东西大部分都在你那儿?"项振宣抓住重点问道。

夏荷狠狠的点头,忙道"殿下,奴婢绝没有贪墨春桃钱财的意思,那东西我都好好收着呢,一寸没动,只等得了空出宫,将这东西送给她弟弟。殿下,奴婢真的没有说谎。"

说着,还将手里的镯子脱了下来,递给项振宣,一副一点不敢贪墨的意思。

项振宣接过镯子看了看,忽然胡霜一把抢过那个镯子,仔细闻了闻。

"怎么了?"

"有牛肉的味道。"

"什么意思?"

"做了手术,绝不能食用任何牛肉,伤口也不能接触生牛肉,否则会感染发烧。"想到这里胡霜看向江潮"宫里有牛肉?"

不怪胡霜这样问,在这个时代吃牛肉是违法的,就算是贵族要吃牛肉,那也得特殊情况下,当然,皇帝跟皇后那是贵族中的贵族,有牛肉吃再正常不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十四章:王妃得罪人了


"没有,万岁爷吃了牛肉就要浑身起疹子,宫里是禁止吃牛肉的。"江潮惊讶了。

既然宫里禁止吃牛肉,那么一个小小的宫女身上怎么会有牛肉的味道?

项振宣顿时明白了什么,这个宫女牵扯到了母亲的生死,定是有人买通了她,让她谋害母亲。

她知道自己性命不保,所以临终前将自己的金银细软交托给了同一个屋的好姐妹,算是交代后事了。

胡霜也是脑门冒冷汗,这宫里真是危机四伏啊。

"我去告知父亲跟祖母,江公公,这剩下的事你来差,一定要弄清楚,昨晚春桃到底接触了谁。"

言罢,项振宣领着胡霜离开。

此时,柳太医紧急弄来了胡霜要多东西。

他也分不清到底是那个,索性把可能的都带来了。

胡霜在一堆瓶瓶罐罐里,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立刻让宫女将针具高温消毒。

当药物注射进鲁王妃的身体,她松了一口气,剩下的,就等药物起作用了。

随着药物的注入,鲁王妃终于在夜里退烧醒过来。

柳太医为她仔细把脉,直呼神奇。

谁能想到,这些奇怪的法子,居然把必死之人救活了。

柳太医一脸欣喜崇拜看着胡霜"胡姑娘,你这医术师从何人?"

柳霜闷哼了一声,厚脸皮道"我....自己研究的。"因为她实在无法解释,自己这一身医术到底哪里来的,横竖胡家是没有这本事教授她的。

她就厚脸皮一回又怎样?!

柳太医更是惊讶"想不到胡姑娘小小年纪,却如此聪慧。不知胡姑娘可愿意,教授柳某?"

胡霜愣了愣,道"谈不上教授,若是柳太医愿意,你我只当相互切磋切磋,听闻柳太医的针灸之术独步天下,胡霜正想厚着脸皮讨教一番。"

柳太医一愣,也是笑了"那你我便找个时间,好生切磋一番。"

两人相视一笑,项振宣却阴着脸打断二人"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我阿娘活过来了,你巫蛊邪术的嫌疑还没有摆脱呢。"

胡霜被这突然而来的冷水,浇的透心凉,可不是,这事还没过去呢!

牛肉到底哪里来的?

项振宣把这件事情告诉皇后跟鲁王,鲁王沉默不语,皇后气的直拍桌子。

"这不仅是要陛下的命,还想连咱们的命都要了,好狠的心啊。"

项振宣等二人冷静稍许,才道"可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他们为何要害阿娘。"

几人面面相觑,同时产生了疑惑,为什么要害王妃?

王妃命悬一线,能不能活下来本就是未知,他们有什么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专门来设计王妃。

王妃得罪了谁?还是说,王妃只是其一,他们另有目的。

几人陷入沉思,宫里氛围压抑。

勤政殿里,嘉平帝批阅完最后一本折子,放下朱笔,揉揉眉头。

郑业将准备好的热茶递上前,嘉平帝饮用过,起身走动走动,"那个宫女的死因查明白了吗?"

"奴才正要跟您禀报,刑部的仵作验过尸了,这宫女是失血过多而死。"郑业说罢,谨慎看着嘉平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第十五章:让我去验尸


嘉平帝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来"失血过多?这么说,她的死,的确有可能是因为救治鲁王妃导致的?"

郑业知道皇帝的意思,这是觉得,这救人的方式,恐怕真的是邪术。

这种情况,无异于以命换命。

皇帝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喜怒,郑业斟酌再三,却道"可昨儿鲁王妃病危,还是姓胡的姑娘回去救治的,奴才听说,救命的药是从她家里找到的,别处都没有。"

"是什么药?"皇帝疑惑不解。

郑业摇摇头"似乎叫什么青霉素,奴才让人弄了一点,让太医院的人仔细分辨,可他们见了也分辨不出,这当中使用了哪些药材。但鲁王妃昨日用药过后,确实情况好转,今日听说,已经能起身吃些流食了。"

嘉平帝心中的情绪十分复杂,鲁王妃活下来了这是好事,当时那么多太医都束手无策,胡霜却能把人救活,可见有几分真本事。

可如果这事传出去,人人都知道鲁王妃巫蛊邪术,以命换命活下来,那天下恐怕要兴起巫蛊邪术,这不是好事。

"暴室那边不是审讯过她吗?她说了什么?"

提到这个,郑业的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胡姑娘死活说她的医术不是邪术,是....是世人无知,知道的少,须知,古代还有华佗削骨,怎么到她这就成邪术了?还说,那宫女的肯定不是因为她,必然有其他原因。她一直嚷着说要见一见尸首,亲自验尸,万岁爷,您看....."

"倒是有几分傲气,竟然自比华佗。"嘉平帝轻笑几声,转眼却目光犀利"既然如此,那就让她见见尸体,朕倒想看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你说什么,让我去验尸?"胡霜吃糕点的嘴长大,十分震惊。

福安笑道"是,万岁爷说了,既然胡姑娘一口咬定春桃不是死于失血过多,那就让您亲自验验,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福安传了话也不走,就在门口站着,等胡霜准备好了,好去停尸房验尸。

胡霜却有些犹豫,"确定是让我验尸,不是故意把我骗出去,然后再关进暴室吧?"

福安闻言轻笑一声,"姑娘说笑了,这可是皇宫大内,谁敢在万岁爷的眼皮子底下假传圣旨?"

胡霜想着,对身旁的宫女道"那你去告诉你们世子爷,就说我去验尸了。"

既然人都到门口了,她也躲不过去,胡霜索性坦坦荡荡跟着福安走。

项振宣知道消息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他想出去看看,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下。

项振宣无奈,回到屋里对鲁王道"阿爹,咱们总不能这么一直困着吧,万岁爷到底什么意思,难道真把咱们当刺客了?"

鲁王为鲁王妃盖好被子,才领着人出了内殿。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你皇祖父自有决断。要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最该着急的不是我们,而是幕后下手的人。"鲁王淡定从容的样子,让项振一愣。

项振宣连忙凑到鲁王身边,压低声音道"阿爹,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继续阅读《嫁良缘:神医小毒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