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王百瑞,孝惠皇太后,盛世宠妃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盛世宠妃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王百瑞
简介:“启禀太后娘娘,木鱼小姐带到
”公公弯下身子恭敬地对着亭里的人启奏
孝惠皇太后转身,看着一身绯衣的木鱼温柔地招手:“木鱼啊,快进来
”木鱼一个激凌,浑身一颤清脆地应:“是,太后娘娘
”仰首挺胸踏着正步就过去,到了亭子前,在惊愕的眼光里还收步,标标准准地给太后敬了个礼
“噗
”太后忍不住笑了出声:“木鱼你这是做什么呢?”木鱼有些讪讪然一笑,倒是她反应过头了,一想到太后的身份和权势,就像对教官一样生起了崇敬之心
很多小说告诉她,所有太后都是坏人,都是后妈,可是眼前这个太后却是眉目很是慈和温暖,就是上了些年纪,青丝上夹着几许的银丝,越发显得仪态端和,大方,感觉好亲切,木鱼想这孝惠太后年轻时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有些窘窘的,宫女们都忍住笑看她,木鱼嘿嘿一笑:“回太后娘娘的话,木鱼病了一段时间,病得糊涂了,惊着了太后娘娘,还请太后娘娘恕罪

角色:王百瑞,孝惠皇太后
盛世宠妃王百瑞,孝惠皇太后,盛世宠妃小说免费阅读

《盛世宠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启禀太后娘娘,木鱼小姐带到。”公公弯下身子恭敬地对着亭里的人启奏。

孝惠皇太后转身,看着一身绯衣的木鱼温柔地招手:“木鱼啊,快进来。”

木鱼一个激凌,浑身一颤清脆地应:“是,太后娘娘。”

仰首挺胸踏着正步就过去,到了亭子前,在惊愕的眼光里还收步,标标准准地给太后敬了个礼。

“噗。”太后忍不住笑了出声:“木鱼你这是做什么呢?”

木鱼有些讪讪然一笑,倒是她反应过头了,一想到太后的身份和权势,就像对教官一样生起了崇敬之心。

很多小说告诉她,所有太后都是坏人,都是后妈,可是眼前这个太后却是眉目很是慈和温暖,就是上了些年纪,青丝上夹着几许的银丝,越发显得仪态端和,大方,感觉好亲切,木鱼想这孝惠太后年轻时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有些窘窘的,宫女们都忍住笑看她,木鱼嘿嘿一笑:“回太后娘娘的话,木鱼病了一段时间,病得糊涂了,惊着了太后娘娘,还请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和慈地一笑:“那现在可好得仔细了?”

“回太后娘娘的话,木鱼现在好多了。”

“你这孩子啊,一向都是温温和和的,连哀家也想不到你会做这些傻事,你要是不想嫁给王百瑞,你便不嫁就是,何必闹成这样满城风雨。”

太后训话,木鱼哪敢反驳半句,这可不是木府,太后也不是将军夫人,要是气着太后是要杀头的。

进宫的时候千交待万交待,可不能对太后不敬。

木鱼也是个聪明人,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得罪她知晓得清楚。

太后垂下了眸子有些感叹地说:“追究起来倒也是皓辰的不对,若不是当年他负你,你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曾嫁出去,你母亲的意思哀家知道了,让你在宫里住段时间,哀家想想这倒也是好。你就在这宫里好生休养吧,哀家会为你留意合适的夫君。”语话一转又道:“木鱼,你今年也不小了,哀家在你这年纪的时候早就在宫里了,所以……。”

木鱼点头表示很理解地说:“我了解的,太后娘娘。”所以别想祈求嫁给什么青年才俊嘛,她压根没想过要嫁。

当她发现她穿越在一个二十岁女孩的身上,第一感觉是赚到了,可是当她了解为什么正牌木鱼要自杀上吊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杯具。

这里的女孩儿十五六都嫁为人妻相夫教子,二十岁还没嫁,简直就是天理不容了,何况她还大名昭彰……于是木勇冲也就是她名义上的爹绞尽脑汁想把木鱼嫁出去,哪怕是做别人的续弦,挑来挑去选中了同朝为官的快不惑之年的王百瑞同志,想那王百瑞同志不仅仅是年纪长了点,还长得挺难看的,妻子死了二年,有个女孩十二岁了,如今就想娶个名门淑女为续弦,主要是想给他生个儿子。

想这真身木鱼一听到他爸木勇冲要将她嫁给王百瑞同志做续弦,二话不说大中午就拿白绫去上吊,自然是吊不死的。这又再次证明了一点,不是夜深人尽很难吊死一个人,昏厥了过去醒来后她就是这个杯具了。

木鱼记得她正和蓝队在进行为期半月的演习,晚上在一个不知名的荒山上穿行一不小心踏空从山上滑了下来,滑下的时候她想最惨的情况也只不过是让蓝队的人给逮了,万万没想到的是穿越到这娇滴滴的女人身上。

所有的问题就不得不面对了,哦哦,嫁给王百瑞同志那是肯定一万个不同意的,有计划地绝食,离家出走再自杀等有条不紊的过程,使劲地闹,狠狠地闹,闹得将军府里乌烟彰气的,闹得木勇冲大将军也就是她名义上的父亲头痛不已,终于妥协不再逼她嫁给快和他同龄的王百瑞大叔。

木家倒底也是有些后台的,木鱼她娘和公主嫂子一块儿进宫来求太后,希望太后可以将木鱼带在身边,然后再给她一个更好的身份,到时要是有合适的青年才俊就把她下嫁。

这个结果,木鱼是相对的满意的,她现在还找不着北,但是绝对不会想草草地让人将她嫁走的。

太后看着她发呆的样子,慈和地拍拍她的手:“以后就把这当成家。”

木鱼也嫣然一笑:“是的,太后娘娘。”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太后都不近人情都高不可仰视的。虽然这里面也多少有点弥补的因素存在,当年太后亲自给木鱼指婚给金皓辰金王爷,可是这金王爷却嫌木鱼长得不够漂亮,硬是把这亲给退了,退了就退了吧,可偏偏二年之后他又娶了木鱼的亲妹妹木秀,叫木鱼情何以堪啊,满京城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大笑话来着,媒人尴尬得不敢再来给她说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2章


太后又问一句:“可用了早膳?”

木鱼还没回答呢,一道灰色的影子就从细雨里极快地跑到亭子边,公公气喘喘地说:“不好啦太后娘娘,淑妃娘娘正要自杀,淑妃宫里闹得个乱哄哄的,奴才们都劝不住啊!”

太后神色一凛,二道眉幺蹙起:“淑妃又在添什么乱子,皇上呢?”

“皇上也生着气,奴才们去请了皇上,可皇上说她爱死就让她死了算了,省口饭。”

木鱼差点想笑出声来,这小公公还真是可爱,怎么就这么坦白地说出来呢。

看来别人说皇上还是个小孩子,这话果真是没有错的。

十六岁啊,正是个青葱的年纪,叛逆的青春期。

太后听了小公公的话,脸色越发的不好:“真是二个不省事的人,快,到淑妃宫里看看去。”

木鱼炯炯有神地跟在太后娘娘的身后,这宫里头就是热闹啊,话说三个女人就可以唱一台戏,亲眼看这戏感觉就连步子也轻飘飘的。

若是回去还可以跟死党们炫耀:我看过淑妃自杀………啦啦啦,多美妙啊。

金琉璃为瓦,大红柱子显出磅礴的气势,楼台飞阁飞花流水如画一般,

宫女和公公早就在淑妃宫外等着,远远看到太后来了就开始扯开嗓子大叫:“太后娘娘驾到。”

急急地都过来迎了太后进去,太后进了去看着一团乱的宫有些恼气,主殿正中站在桌子上高高的淑妃一手拿着白绫一边哭叫:“都下去都下去,本妃讨厌见到你们,本妃不要活了,呜。”一看到太后进来,泪流得越发的欢畅。

太后板起脸大声喝叫:“淑妃你给哀家下来,你堂堂一个妃子站在桌子上成何体统,把白绫给扔了。”

淑妃抬起一双哭得红肿肿的双眼哀怜地看着太后,那巴掌大的小脸越发格外的惹人怜,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哀情地说:“太后娘娘,请恕臣妾再也不能侍奉你左右,臣妾在阴间也会祈望太后娘娘可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远大的志向啊死也不放过人家太后……。

太后眉头紧皱看着乱糟糟的宫人:“你们这些奴才,还不快些上去将淑妃娘娘给扶下来,要是淑妃娘娘有什么闪失,哀家让你们都陪葬。”

下人惧怕,皆皆哭劝淑妃下来,可是淑妃却抓紧白绫大哭:“你们不要上来,让本妃死了算了。”

太后一听越发的头痛了:“淑妃你给哀家下来,这什么事儿啊闹成这样,快去请皇上过来。”瞧她哭得伤心太后又软了声音哄:“淑妃,有什么事儿你下来再说,哀家给你作主,别再哭了,小心伤了胎儿。”

木鱼倒吸了口气,乖乖,这淑妃看起来可是一花苞少女,怎么这么想不开年纪轻轻的玩怀孕,自个都还是孩子呢。

几个宫女急得满头大汗地求着:“淑妃娘娘,你快下来吧!”

可是怎么求淑妃就是很执着不下来,太后也拉下了脸,正在当时一个公公跑了进来报:“太后娘娘,皇上不肯过来。”

太后揉揉脑门,头痛地说:“皇上这会儿倒是闹什么脾气来着,庆公公你去请皇上,便说哀家让他可一定得过来。”

小公公头冒冷汗了:“启禀太后娘娘,皇上他把门都扛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去,皇上说淑妃今天要是不死,明天还会接着死,索性要死就让她死得痛快,不要别别扭扭的让他瞧不起。”

这个一五一十的回答啊,真真是让木鱼忍笑忍得极其的痛苦。皇宫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宝,活宝啊。

金璧王朝的皇上真是十六岁幺?怎么象是六岁的小孩儿啊,不过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众多女人的爱护娇宠下呵护着的温室皇家宝贝,能指望他出息成啥样。

一听到这消息,淑妃闹腾得更欢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台阶下,也拉不下一张脸便嚎哭起来:“呜,太后娘娘,臣妾不能再侍候你了,就让臣妾死了算了,臣妾不要活了。”

手上的白绫挥啊挥,要往房梁上系。

太后头痛万分,一手按着眉角急急地跟身后的人说:“你们倒是快些想个法子,再不让淑妃下来,哀家治你们的罪。”

木鱼想还是比较欣赏又狠又凶的太后的比较好,太温柔亲切了做媳妇的都不放在眼里不是吗?

二个玩幼稚游戏的男女,纯粹是吃饱了撑着。

木鱼决定讨好太后,讨好了太后以后她在后宫的日子就可以更逍遥一点。拔开人墙一跃而上了桌子,抬头看看房梁深吸一口气双脚一蹬利落地一手勾住,再亲切地跟淑妃说:“把白绫给我,我帮你打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3章


淑妃梨花带雨地看着木鱼,双眼瞪得大大的满是惊呆。

“乖,淑妃娘娘请你把白绫给我。”木鱼朝她友好一笑:“不过你真的确定你要上吊幺,我曾经上吊一回,死的滋味很难受,我劝淑妃娘娘还是莫要再尝试。”

淑妃反应过来一扔白绫蹲在桌上哭:“你们都欺负我。”有台阶下,她自然不会真的想自杀的。

木鱼跳下了桌,朝太后轻轻一福身:“太后娘娘,木鱼完成任务了。”太后回过神来:“木鱼你……罢,拙儿,你带木鱼先去休息。”

离开的时候感觉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感觉比当上特种兵还要拉风。

这宫里比想象中的要好玩啊,都是小孩儿。

宫女告之今晚在永宁宫里用晚膳,木鱼想今天这一事太后应该还是蛮感谢她的,拙儿给她梳头的时候笑吟吟地说:“木鱼小姐,你怎么身手这么好啊?”

木鱼笑笑:“这有什么啊,我父亲是金璧王朝的将军,打小就看哥哥和父亲练艺,多少也是会的。”

说谎只要说得圆融,那就可以完美无缺的。

她附身在木鱼身上之后,所做的很多事都超出人的想象,将军府里的人接受能力也普遍性的提高了,对于她做出一些非正常之事也可以接受。

穿是美美的,在宫女的陪同下便去永宁宫里用膳,心里那个高兴呢,和太后一起用晚膳这是多有面子的一件事。

雨早就停了,夕阳柔和地笼着后宫,如梦如幻般,垂柳下立着亭亭少女正隔着湖水看木鱼,双手抱胸颇有气势,一身繁复的衣裙彰显了身份的高贵,双眼冷然地看着木鱼笑容可掬,小脸一沉便说:“去请拙儿姑娘过来。”

不远处的宫女应了声便过来,先向木鱼问声好才说:“淑妃娘娘请拙儿姐姐过去。”

拙儿有些为难:“奴婢还要……。”

木鱼看了湖边的美人儿一眼笑道:“拙儿你去吧,淑妃娘娘请你,这是你的荣幸,不必送我去太后宫里,我去前面看看蔷薇花。”

淑妃肯定是叫拙儿过去问她的事,小女孩儿的那点小心思焉能瞒得过她呢。

白色的蔷薇花爬了满树都是,清香袭人引得我都有些蠢蠢欲动,浓绿与白相映成画,木鱼背着手停下来,双眼瞪得大大的,不为花动,更不为花狂,为那蔷薇花后面半隐蔽的奸情而吸引。

一个身穿淡蓝素衣的男子乌发束冠,此刻一手托着一个美人下巴,一手拿着朵白色的蔷薇花,用花瓣轻扫着美人的娇嫩的脸颊,美人似娇还羞,盈盈双眸满含柔情。

他的唇离她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亲下去了,可却忽然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到了木鱼。

木鱼笑笑示意他别介意,他还真不介意就那么亲了下去,再抬起头来示威地看着她,一双带着邪妄又霸气的眸子都是不悦:“你是谁?”

这破锣一样的声音,青少年的变声期,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皇上了,果然如她所想的一样,小孩子一个。

木鱼微笑:“只是路过的,你们继续。”

“站住。”小孩儿嘶哑的声音叫住她:“朕问你话呢?难道木家的人都这么没教养。”

“好吧,我是木鱼。”看来这小皇上是故意让她看这一幕的了,这到底是什么心态啊,她想不通。小声地咕哝:小孩子就是麻烦,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谁知他耳尖,听了个仔细,顿时像炸毛的公鸡一样大步走到木鱼面前:“谁是小孩儿?你找死是不是?别以为你父亲是将军,朕就不敢杀你了。”

靠得那么近,他也只比她高那么一点点,五官相当的精致,黑黑的眉挺拔的鼻子与粉润润的双唇,哎哟,那皮肤好得那叫一个水当当粉嫩嫩啊,看得让她想掐下去,哦哦还有那一双漂亮至极的眸子就像燃烧的火焰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就是麻烦,火气特别的冲,瞧,这口水都喷到她脸上了。

优雅地抹抹朝他笑:“哎啊,原来是皇上,失礼了失礼了。”

“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朕是什么身份?”他很暴燥,他和淑妃吵架了心情很不好,今儿个宫里还传得轰烈,说木鱼真有本事,说木鱼什么什么的,他心里就不高兴,木鱼他哪会不晓,京城里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啊,居然敢来管他的闲事,到底是死过一回胆子撑大了幺?

木鱼仰天有些长叹,软声地说:“皇上请恕罪,都是木鱼眼拙,一时之间居然没认出皇上这漂亮而又高大的身姿。”认错了是要杀头的,她又不是真的木鱼,哪有见过这炸幺的小公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4章


他眯起眼,二簇火光在燃烧着,精致的小脸却冷得像冰,木鱼觉得好大的压力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二重天幺,视线往下,哦哦,他的锁骨好漂亮啊,淡蓝的素衣显得肌肤是那么的白嫩嫩,呸,她看那儿啊,这才是个发育期的小孩。

他声音低哑地问一句:“你说朕漂亮,高大?”

木鱼咬咬唇:“如果还不够,我再多想几个词,美丽,绝色,伟岸,还是粉嫩?”长得好看的人都有个通病,恨不得别人多赞美几个与众不同的词。

他凤眸里的火光越发的冲,很好啊很好,这个木鱼倒底是死过的,胆子就是不一般,他最忌讳什么她就说什么?他记住她了,这个老女人。

他最恨别人说他漂亮了,男人都不喜欢被人说成漂亮,他现在不高,也最恨别人说他高了,这不是摆明了嘲笑他幺,她不仅光明正大地嘲笑了,还一嘲就嘲得很过瘾。

木鱼犹不知死活,但拙儿来得及时,向皇上行了礼然后恭敬地说:“皇上,太后娘娘请木鱼小姐到永宁宫里用晚膳。”

“木鱼。”他念出这二个字都是带着火气的。

木鱼冲他一笑:“漂亮高大无敌的皇上,木鱼先告退了。”

太后对木鱼的身手表示了怀疑,木鱼还是拿想好的谎来应了,幸而太后心思也不在于这些,没有多问什么。

喝了会茶太后便让庆公公去请皇上和淑妃进来用晚膳,庆公公还没动呢,木鱼眼前的光影微微一暗,抬头看到是那气得炸毛的小公鸡进来了,眼神像刀子一样刺了她几下,不客气地说:“母后,朕听说你要把她留在宫里,这怎么可以?她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只会污了朕的声名。”

木鱼有些无语了,瞧瞧这小公鸡说的话,活像她要糟蹋他一样。

他的无礼让太后蹙起了眉头:“熙,怎生这般无礼,哀家还没说你来着呢,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淑妃这样闹。”

小孩儿拉长了脸:“母后,这是朕的后宫之事。”

木鱼忍不住唇角露出笑,小皇上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就那销魂的鸭公声和那小正太一样的脸,说得那么的煞有介事,装得那么的深沉老练。

金熙觉得木鱼的笑就是嘲笑,看了就想让他抓狂,一个劲地瞪了又瞪。

木鱼寻思是不是今儿个被打扮得太漂亮了,让他移不开视线了?还是打扮的弱智了,才会让个炸毛的小公鸡看得目不转睛的。

“母后,你还说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在宫里作什么呢?”哪痛他的刀子就往哪捅啊。你好毒,死孩子,诅咒你妃子天天闹自杀。

“别这么说木鱼,哀家让木鱼进宫陪哀家一些时候,今天也幸得她,若是淑妃出什么事儿看你怎么收场,看你怎生给乔家一个交待。”

金熙扫木鱼一眼,鼻子一喷气:“只怕是木家人想要让母后你给她指个婚吧,母后朕可有言在先,朕的青年才俊可不能被她糟蹋了。”

太后微斥他:“熙,不得无礼,木鱼可是个姑娘家,你少说二句。”

“姑娘家,哼,母后,全京城有谁不知她嫁不出去的老姑婆。”

这死小孩,真的对她有好大的意见。

太后有些愧疚:“木鱼啊皇上这是无心之说,别放在心上。”

木鱼平淡笑:“太后娘娘,皇上比我小多了,我怎么会和他计较呢。”太后可真是个护短的人啊,护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她一说他小,果然他看她的眼神又凶猛了,木鱼悄悄朝他做个鬼脸,来啄我啊来我啄啊,炸毛的小公鸡。

小破孩儿气得咬牙,一张粉嫩嫩的脸涨得红红的恨不得将她粉身又碎骨了,看得木鱼心里一个叫爽快。

有仇不报,非她个性也。

太后又转了话软语跟他说:“熙,如今淑妃有了身孕是我们金璧王朝之福气,你也就别孩子气,多谅解着她,女人怀孩子容易患得患失心情不好,哀家让人去传她过来一块儿用晚膳,你也别拉着张脸哦。”

“母后,朕说过这是朕的后宫之事,母后别插手。”他腾地站起来:“朕还有些事要处理,母后和淑妃好好用膳吧,母后记得告诉乔玉雪不要以为朕没有她就会吃不下睡不着。”

太后又头痛了,伸手揉额头。

木鱼笑眯眯地说:“太后娘娘别急别急,皇上又不是小孩子,不会玩掉头就走的游戏了,男女间的情嘛便是越是想越是有些不敢面对,刚才木鱼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淑妃娘娘了,皇上是想出去看淑妃娘娘是否到了。”

金熙彻底受不了,怒叫了起来:“闭嘴,你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信不信朕让人切了你手脚。”他红脸又变黑了:“谁说朕想淑妃来着,谁说朕不敢和她一起用膳了,庆公公,还不上晚膳,想尝尝掉脑袋的滋味是不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5章


他一个我记住了你的眼神,木鱼淡然地回以微微一笑,不跟你小孩儿计较,哦耶耶。

金黄色的四喜丸子,荷叶肉,苦瓜虾仁,蟹黄豆腐,银耳素烩,砂锅白肉,炖得金黄色的汤……见过的,没见过的摆了满满一桌,琳琅满目看得木鱼口水横流。

太后在首位,依次是皇上,挨着皇上坐下的就是淑妃娘娘了,木鱼是挨着太后的右边坐下,正好就对着就是金熙。

他正在练习斗鸡眼儿,淑妃在发呆顺便生闷气,太后一看菜就是眉头一皱,却是什么也没有说,气氛要多怪就多怪,只想着吃也只有她了。

庆公公唱完了菜名笑呵呵地说:“太后娘娘,皇上,菜上齐了,是否还需要些什么?”

“倒也不必了。”

宫女给布菜,木鱼示意她让她夹块炸排骨,她倒是木讷得紧老久都看不出来,倒是太后瞧着了,有些好笑:“木鱼爱吃些什么便自个夹,别生份了。”

她呵呵一笑:“谢谢太后娘娘了。”

不客气地夹了大口吃着,看得太后有些笑意,亲自给木鱼夹了块肉:“喜欢吃就多吃些。”

“野猴子进宫。”

表怀疑,敢在太后面前说这些话的,除了青春期的小孩儿没有第二人选,至于淑妃木鱼觉得她不是吃菜,她是在用眼睛消灭自个盘里的菜,光看就是不吃,这宫里的人个个都是神人啊。

木鱼伸筷子再去夹最后一块炸排骨,还没伸到就瞧着横里一双筷子快速精准地敲过来,那块排骨给劫走了,幼稚的小皇上,居然玩这个,得,他小,她让着他。

又笑眯眯地又转了个地方勺起四喜蒸豆腐:“太后娘娘,这豆腐可真好吃,豆腐可以养颜美白的哦,多吃可以让人青春长驻。不过木鱼觉得皇上还是不宜吃太多油炸的东西,皇上现在还是青春期,吃油炸的东西过多,很容易长出青春痘。”

太后一脸的糊涂:“什么是青春期?”

她嘿嘿一笑,接过拙儿递上来的帕子擦擦手:“所谓的青春期也就是男孩子十五六岁从少年转变成男人的一个时期,这叫青春期,有些人会声音沙哑,长高,长智。”

太后这会明白了,了然地说:“怪不得皇上今年初开春的时候声音就变了,哀家还以为皇上病了,吃下不少药就是不见好。”

小公鸡的脸黑了,哈,木鱼乐了,小脚倏地被什么砸过来,吃痛得让她差点叫出了声音,在部队的训练让她极快的反攻,抬脚就往攻击她的方向狠力一踢,踢到了一只还来不及缩回去的脚。

细观对面的小公鸡,依然不动声色……难道她踢的是太后……瀑布汗,她不要去相信这样的事实,太后这么端庄的一个人,怎么会来踢她呢?淑妃更没有可能了,淑妃离得比较远,现在还在用眼睛认真地吃着汤。

一顿晚膳,吃得不那么的愉快,可总是有它结束的时候。

离开的时候就凭着一双视力超一点五的精利眼睛,看到小公鸡走路不太平衡,奶奶个熊,倒是会装啊,就是他踢她的,想想又笑得眉眼弯弯,他不也吃了个哑巴亏,她的脚劲儿可没有白练。

木鱼倒是不怕小皇上的,因为他比她还小呗,玩心机,玩狠,他能玩得过她幺?以大欺小有时候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事。

而且今天一斗让她对他有了初步的了解,他是个单细胞小皇上。

金熙看着雪白小腿上的乌黑,越发恨得牙痒痒的,拿了药酒还只能偷偷摸摸地自个揉着,痛得让他咬紧了牙。

这个木鱼太可恨了,他得将她赶出宫里去。

想他长这么大,谁敢对他无礼来着,就她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谁敢还手,还是她?

不行,怎么可以只赶出去,他得想个法子吓得她屁滚尿流的,他不介意给她一条超好的金丝绳,让她再去上吊一次。

想一想各种法子,于是他阴险地笑了,漂亮的小脸笑出酒窝儿象是二朵花一样盛放,染上烛光越发的醉人。

公公在外面轻声地说:“启禀皇上,淑妃娘娘做了些点心差人送过来。”

“扔了。”他俐索地下令。

这会儿送什么点心,不是要去寻死吗?他才不吃她那套。

“是,皇上。”

“等等。”他步了出来:“朱公公,去给朕办些事。”

低声地吩咐了一番又傲气地说:“要是这些事让太后知道,朕就要了你的脑袋。”

朱公公赶紧弯身:“奴才绝不会让人知道。”

“好。”他唇染上邪气的笑意:“去办吧!”转身就欲进房里,朱公公又轻声地问:“皇上,今晚是否不去昭仪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6章


他摆摆手:“派人过去通告一声,让李昭仪早些睡罢。”

“是,皇上。”他躬着身退下。

夜色沉沉,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夜风拍打着窗,一阵紧一阵。

一道暗色的影子几乎和夜融为一体,在后宫里穿行着,避过守夜的侍卫到了宫妃所住的楼阁,一个鹞子翻身利落地上了去,冰冷的刀锋划开了窗翻进去,没一会儿女子的尖叫便划破了夜的静谧,只一会儿宫阁里烛火便亮透,守夜的御林军也赶了过来。

李昭仪遭刺,房里浓浓的血腥味,那雪白的锦被上几个洞,以及染上的鲜血是格外的惊心刺目,枕上刺着的匕首似乎还来不及抽出来,只露着乌金色的沉柄是那般的骇人。

太后看着那呈上来的匕首,端庄的神色也变得有些慌乱了起来,照着朱公公所说,如果皇上没有忽然改变主意留在干清宫里休息的话,刺入的就不是枕头,而是皇上的身体。

她压下心中的惊慌镇定地说:“朱公公你传令下去,让御林军统领秦烟加强守护,今天晚上的事得彻查个一清二楚。”

“回太后娘娘,皇上已经吩咐了。”

话才落呢,小皇上就扶着一个弱质的女子进了来,身上轻拢着浅色的轻衣,神色也就得凝重了起来。怀里拢着的女子脸色苍白,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还微微地轻颤,见了太后声音都有些颤抖:“臣妾见过太后。”

“圆圆,可伤得重幺?”太后关切地问。

她怯怯地摇头,泪也滑了下来:“太后娘娘,臣妾只是手腕割破了,可是,臣妾真的好怕啊。”匕首就离她那么近,死亡的滋味让这个小女孩儿吓得胆儿都破了。

金熙握住她一只手有些不耐烦了:“好了,这不没事了。”都安慰了老半天,怎么还老哭个不停的啊,女人就是麻烦。

李昭仪有些委屈,却也是咬着唇不敢再哭,毕竟是年纪小不经吓啊。

“母后,你也别怕,朕已经吩咐人查了,料想刺客也不想再来,母后你就安歇吧,等明儿个早上再问这事。”

太后还是不放心,只不过却是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那皇上和昭佼便先下去。”一会得让人好生地加强保护啊,刺客来得那么的突兀,几乎就要得逞,惊得她眼皮直跳。

花容失色的李昭仪还是跟着皇上出去了,小手儿紧抓着皇上的手不放,金熙一回头看着她又哭哭啼啼的,心里一烦:“你别哭了行不行,丢不丢脸啊。”

“皇上,臣妾,臣妾。”

他硬是扯开她的手:“别跟着朕。”

李昭仪急步上去死抓着他的衣摆:“皇上,臣妾真的好害怕,不要丢下臣妾一个人。”

金熙用力地扯了扯衣摆,还是扯不回来,心里头的怒火蹭蹭地上来,冲她吼:“李圆圆你好了哦,朕看到你就讨厌,还哭,不许哭,滚远点儿。”哭得他越发的心烦意乱起来,不就是个刺客吗?哼,他才不怕呢。

李昭仪咬着唇委屈地流着泪,却是也不敢再拉着他身上的任何物品,怯怯地跟在他身后走。

偏得金熙年纪还少也不太懂得怜香惜玉,回头看到她还跟着来就蛮横起来了:“你们谁也不许保护着她,让她死了算了,哭哭哭,除了哭你还会什么,有多远就滚多远,别让朕再看到你,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李昭仪的泪越发的畅欢了,呜呜的像被抛弃的小狗看着他和随从大步离开。

一大早的,又有最新最劲爆的消息传了过来,那时木鱼正在太后的永宁宫里用茶呢,昨夜刺杀皇上的事让太后忧心惊恐,几乎天亮了才安眠,昨日离开的时候太后让她到安宁宫里来一块儿用早膳,这会她来了可还得等着。

宫女惊慌慌地在外屋,轻唤了二声太后,里面传来姑姑薄怒的声音:“太后娘娘如今还在安睡呢,不得惊忧了。”

“风姑姑,出大事儿了,奴婢也是不得不来打忧,李昭仪上吊了。”

里面的姑姑一惊:“可没出大事吧?”

“幸得宫女发现得早,御医说要是再晚一刻,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李昭仪,现在还在施针救昭仪。”

姑姑听罢也不敢耽搁,赶紧去请太后。

太后出来的时候气色相当的不好,几个宫女端了水进来侍候着梳洗,可其中一个一不小心就失手将水溅了出来,正巧落在太后的衣服上,风姑姑板着脸训:“你这奴婢怎么做事儿的,这般的大意,来人啊,把她拉出去掌嘴。”

太后也是心里有事,语气一重:“都是让哀家不省心的,回头再治你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7章


出来看到木鱼,木鱼朝她一笑:“太后娘娘吉祥。”

她轻叹地低语:“这宫里可真不平静,木鱼,你在永宁宫先呆着。”便带了人浩浩荡荡地去李昭仪住的地方。

这宫里人,怎么动不动就自杀,怪不得别人说红颜命薄呢。

木鱼耸耸肩,坐着又无聊便起身到永宁宫的院子走走,太后喜静,花园里种了不少的银杏树,如今四月的天气,正是一派的绿意盎然,隐隐的一股子清烟如雾般在流动空气十分的清新。

信步闲走一直出了尽头,阳光下那金闪闪的一团差点没把她眼睛给刺瞎,一手挡着阳光眯起眼睛一看,心里一乐,好个金公鸡啊,丫的小皇上不仅一身黄色的绣金钱的龙袍,就连个皇冠也是金的。

他板着一张小脸,十分的严肃冷漠。

木鱼冲他一笑,他的脸色就沉一分,于是她就笑得越发的灿烂,微踮着脚跟朝他婀娜多姿地走过去:“木鱼见过皇上。”耶,我比你高,比你高。

他明显是看到了,黑眸里极快地滑过一丝狐疑,瞪着她的脚跟儿看,尽量抬起下巴睨视着她,然后冷哼地吐出一个字:“滚。”

“谢谢皇上。”木鱼心情特好,步子踩得轻松。

可他又开口了:“给朕滚回来。”

哎哟喂,好个纠结的小公鸡啊,叫她滚去又滚来,无聊不啊。

可人家是姓金的,她是个屁民而已,速度地扯上笑意又往前走,小皇上往后退一步,正好站着一小块石板儿,他站稳了就比她又高出一点点,清清喉咙正要说话。

跟着的朱公公眼尖地发现,上前一步跪了下来:“皇上,请让奴才将石头捡走,免得不小心摔了皇上。”

他顿时一脸黑线,木鱼一脸的笑意忍不住,咬着唇装得那么的正儿八经,可是眼里的笑意那么的肆无忌惮。

小公鸡粉脸一红:“笑什么笑,朕问你,今儿个早上太后是生气不生气?”

木鱼

巴一抬,刻意地刁难:“咦,刚才滚得太远了,没听到皇上说什么?”

金熙一咬牙,冷声地说:“朕问你,今儿个太后生气了没?你必须老实回答朕,不然朕杀你全家。”

好凶啊,可是她皮有点痒,就便不喜欢老实,一个以育的青少年这么拽是不好的。故怯怯一笑:“皇上,木鱼还是没有听清,皇上可以吐字清楚一点吗?”变声啊,真是美妙的时代。

他一张脸黑得如锅底了:“木鱼,你是故意的?”真可恶,二个字的名字想说得多狠都难啊。

“啊啊,哪敢啊,木鱼对皇上可是一片真心,一心一意从不二心。”吹得连自已都有些汗颜。

越是笑脸,他看得越是可憎,冷声地说:“老木鱼,你可以再放肆点,别以为有太后给你撑着,朕就不敢收拾你。若是再多糊弄朕一句,朕杀了你全家。”

木鱼黑脸,无语啊,皇上果然真的好青春,动不动就说杀她全家。

“还不说?”他大声一吼。

他后悔了,真不该问她的,她摆明了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她一脸都写着轻视,可是问了如果没听到她答,那是多没面子的事情啊。

木鱼颦着眉,心里冷冷一哼,却是一脸笑意温和地看着他:“皇上你回头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后面可不就是太后带着宫女公公们回来了吗,一张本来慈和的脸,此板正严肃地板着。

金熙回头一看,眼皮有些闪躲地垂下,扬声就说:“母后,朕正好来找你商量些事,秦烟已经查出来了,是夜狼国护国军的特有的匕首,这事可真不是简单啊。”

太后扫了他一眼:“皇上,哀家问你,李昭仪是怎么回事?”

他瞪大眼睛,心虚却是极狡辩:“朕哪里知道,朕可忙死了,她又闹出什么妖蛾子来让母后烦心了?”

那心思,怎能瞒得过太后。

太后伸出手本来要戳他的脑子,看到木鱼在一边微笑端庄地看着,又收起了手,毕竟是皇上啊,虽然不怎么懂事儿,但是面子还是要的。压下了火气淡淡地说:“幸好是没事,熙儿,你倒是少惹点事儿才是的。”

他嘟起红润的嘴润,一张俊美的脸就那么一扬,动人心弦的美都让这四月绝美的阳光都为之失色,带着些许的撒娇说:“母后,朕这事处理错了,你也甭生气了,李圆圆她是孩子心性不懂事儿,朕回头好好地说说李昭仪,整那么多事,太是不懂大体了。”

太后的火气也消了下来,只是轻叹了口气说:“你啊,真不懂女人的心,好生安慰她几句她也不至于会想自尽,你若是再说她的话,她又指不定明儿个又会再上吊,哀家真是头痛,动不动就自杀,怎么就不能消停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宠妃》

第8章


一手揉揉额头往里走,金熙瞪了木鱼一眼,讨好地上前扶着太后往里面去:“母后啊,你看后宫这么乱,有些无关人还是出宫好了,免得到时有什么差错,人家还不知怎么背地里说呢。”

这小公鸡倒真是好,有个多宠多爱他的亲娘,要是换了个坏太后,看他不死得惨。生得好果然可以不用懂得早,这青春期也来得比别人的要晚一些。

金熙的话音这才一落,只见永宁宫里的嬷嬷急急跑了出来,一脸的惊慌之色,看到了太后扑地跪下:“启禀太后娘娘,小游撞墙死了。”

小游是侍候太后的宫女,今儿个是冒犯在太后的气头上了,太后责备了几句心里难受又害怕,便一头壮烈地撞在宫女偏后殿的地方。

鲜红鲜红的血染得青石板都有些狰狞,早有公公用白布将她掩盖着,还有几个公公正在用水洗着被血染红的墙。

“唉。”太后是长长地一叹。

所有人心弦都提了起来,庆公公轻声地说:“太后娘娘莫要伤了身子。不过是个奴才而已。”

太后转头吩咐:“庆公公,好生厚葬她,去她家瞧瞧能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

“奴才知道,太后娘娘莫要难过,这血腥之气不好,太后娘娘还是请回吧。”

庆公公留了下来处理后事,太后有些疲累地说:“皇上,你也先回去歇着吧!”

“母后?”金熙漂亮的眼眸里浮上了担忧:“庆公公说得对,只不过是一个宫女,母后不必为一个低下的宫女而伤心的。”

“宫女也是人。”木鱼淡淡地插了句,她很想忍住的,偏就是忍不住要说出来,小皇上这思想真要不得,太后还有仁慈之心,可是他以后是一个国君,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大胆。”金熙瞪了她一眼:“朕面前,焉有你说话的份。”

“好了,别吵了,皇儿,这小游也侍候哀家好几年了,徜若哀家早上没有斥责她,她也不至于此,宫女也是盛锦的子民啊,皇上以后也得记住,身为君者,说话做事必得三思而后行。”

小皇上眼一斜,嘴里说:“母后,朕知道了。”

可那小样看得木鱼想扁他,一看就是心口不一,鄙视了他一眼就移走眼光,小皇上却是个敏感的人,这一鄙视居然能接收到,勾起新仇旧怨暴怒地说:“看什么看,母后,你看她是何等的大胆,这个宫里有她没我。”

她甜甜一笑:“皇上,刚才太后娘娘说你凡事要三思而行的,皇上是真的听进去了幺?”

他差点要跳起来灭了她,却是有些窘怒,看了看太后还是忍下了。

太后眼里滑过一丝讶异的神色,却又迅速地消落,依然淡静地说:“木鱼,你可愿意回去?”

木鱼摇头:“太后娘娘,木鱼喜欢在宫里。”唇角一扬,一脸的笑意和自信,声音清亮地说:“太后娘娘,木鱼可以改变宫里现在的状况,现在这么多妃子,宫女,动不动就闹自杀,不仅仅让太后操心,传出去更会伤了盛锦皇宫的面子,如果太后娘娘能相信我,给我三个月的时候我就能让所有的人都焕然一新。”

“哦,怎么个一新?”太后来了兴致:“你给哀家说说。”

“太后娘娘,木鱼可以对宫里的公公,宫女,还有妃子进行训练,不管是体质还是精神都会有所改变。”

“放屁。”金熙恶狠狠地说:“老实给朕滚出皇宫去。”

木鱼抬起下巴看他:“皇上,屁不是说放就马上能放的,太后说的话木鱼觉得真的是太对了,若是我听了皇上这样的话素质上过不去,回去一条白绫又上吊,这是多伤人的事,可是我承受得住,这是为什么?因为我有素质,你明白幺?”其实当他在放屁。

她越发觉得这样很好,训练妃子们做特种兵,那是一件多有成就感的事啊。

人一生求的是什么,不就是功名利禄,她是俗人啊俗人。

太后沉思了片刻:“这……只怕是不太好。”

“太后娘娘,现在不是有夜狼国的刺客要杀皇上吗?皇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一国之君。”在他杀人的眼神里,她将那孩子的子给吞进肚子里,继续说服太后:“而且我可以向太后保证,培训出这些妃子不仅可以不会动不动就受不了打击,而且还可以处处保护皇上的安全,比如皇饭,身边的公公都身手不错,比如皇上穿衣,侍候的宫女不错,比如皇上上床,侍候的妃子…。”

好吧,放他一马,他脸蹩得要流血了。

都把人家淑妃的肚子搞大了,这会儿装什么纯洁啊,哼哼。
继续阅读《盛世宠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