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溪,顾夜恒(顾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顾少追妻路漫漫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花影子
简介:季溪在顾夜恒身边两年,不作不闹听话乖巧
顾夜恒以为她是一个可以被他拿捏的人儿,他让她向东,她不可能向西
但是最后他错了
再见面时,她成了他下属的女朋友,依然的善解人意
只是不在对他
爱在纠缠与纠结中最终走向虚无,你问我依然爱你吗?我只想说——逢场作戏吧
本书微虐(只是一开始)但糖会不定时的发(后期全程)
本书又名《渣男被渣记》
角色:季溪,顾夜恒
季溪,顾夜恒(顾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顾少追妻路漫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第1章

顾夜恒要结婚了。

这两天帝都城都这么传,季溪不看新闻但也听到了一些传言,所以一入夜她就关了别墅里的灯,一个人窝在小房间里看书。

书还没有翻两页,简秘书的电话打了过来。

“简秘书?”季溪有些诧异。

“顾总十分钟到。”

“啊?”季溪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总喝多了,曾小姐送过来的。”

“啊!”季溪这才反应过来,“怎么会到这里来?”

“顾总的意思。”

季溪还想再问,对方挂了电话。

季溪连忙往外跑,想着自己穿着睡衣连忙又跑回来。

换好衣服奔出院子时,顾夜恒的车已经到了。

还真是曾小姐送过来的,她可是传言里准备跟顾夜恒结婚的女人。

顾夜恒怎么会让她到这里来,他平时也不住在这里,季溪还来不及细想,顾夜恒就下了车。

他可能真的喝多了,人有些虚晃,就算是这样他也保持着良好的体态,西装笔挺俊逸非凡。

他缓步朝季溪走过来。

季溪连忙过去搀住他的胳膊。

这时,曾丽珠也从车上下来,她看到了扶着顾夜恒的季溪。

“她是谁?”她问从副驾驶下来的简秘书。

简秘书回答,“是顾总资助的一个学生。”

“学生?”很显然,她并不相信这个说词。

简秘书进一步解释,“她在这里给顾总看房子,算是勤工俭学。”

曾丽珠挑着嘴角再次看向季溪。

季溪长得很漂亮,是那种女人看了都会自惭形秽的漂亮,特别是一双灵动大眼顾盼之间勾人心魂。

这分明是一个小妖精。

她快步上前,拉开季溪自己扶住了顾夜恒。

“去开门。”她高傲地朝季溪抬了一下下巴,显示自己的地位。

季溪转身想按她吩咐的去做,手肘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拉住。

“我到了,你可以回去了。”是顾夜恒的声音,他口中的你自然是指曾丽珠。

空气瞬间凝结,季溪可以感受到曾丽珠不断上升的恼气。

顾夜恒不以为然,他拉着季溪转身就走。

“夜恒!”曾丽珠的声音透着不解与不甘。

“简秘书,送一下。”

客套的疏离,还有不容拒绝的强硬。

季溪扶着顾夜恒进了屋,心里吃不准刚才他的用意。

胡思乱想间,对方的吻落了下来。

但只吻了两下他就停了下来,“你没擦香水?”

“我......忘了。”

对方松开了她。

季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站在哪里,跟他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不会来。”

“因为有传言我要结婚?”

“......是的。”

“你在关注我的新闻?”

“......”

“我如果结了婚,你打算怎么做?”

季溪抬起头看向他,嘴唇动了两下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顾夜恒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抬步朝楼上走,上了两步台阶他微微侧过头,冷漠地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关注我的事,也不要学其它女人装什么善解人意,你只是我无聊时的消遣,还不够格为我着想,明白吗?”

季溪点点头。

当脚步声消失在二楼走道,季溪这才抬起头仰望她一直不敢仰望的地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2章


第2章

从季溪记事起,她就知道自己的人生是一个悲剧,但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憎恨过给予她生命的母亲。

直到她十八岁的那一年,她的母亲把她推向一个男人。

她跪在地上求母亲,“妈,我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等我毕业了我会挣钱的。”

“毕业?谁有钱供你到毕业?”

母亲说完转身离开。

这一刻她才明白,绝情比不堪更令她心寒。

其实她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为了防止这一天的到来,她捡废品打零工,尽量不花她的一分钱,可是最终她还没有逃开。

当那个男人朝她扑过来时,她拨出了藏在身后的刀。

她刺了那个男人三刀,然后浑身是血地走了酒店房间。

她没有逃而是敲开了隔壁的房门。

“我杀人了,能帮我报个警吗?”她平静地对开门的男人说。

那个男人正是顾夜恒。

他帮她报了警还帮她摆平这件事情。

后来,他带她到了帝都安排她住进了这栋别墅里。

临走的时候他给了她一张卡,“里面有十万,应该够你上完大学。”

“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不要想太多,我对你没兴趣。”

后来季溪才知道顾夜恒做事有一个信条:做一次恶行一次善。

他不是什么善人,只是正巧她碰到了他行善的那一天。

正如他对她所说,他对她没有任何兴趣,甚至两年后他在别墅里又见到她时都记不起她是谁。

还是简秘书提醒他才想起来。

“拿了钱为什么不走?”

季溪答不上来。

简秘书帮她解了围,他说她待在这里是为了报恩,这栋别墅一直空着没人打扫,她每天过来义务当清洁工。

“报恩,不必。”

顾夜恒第三次来的时候,喝了不少酒。

他看着她,问,“还想报恩?”

季溪点点头,当天晚上他们就在一起了。

事后他说,“除了钱,我什么都不能给你,除了钱,你也什么都不能要。”

季溪根本没有想过要什么,她点头是因为她不会在他面前摇头。

第一次过后,顾夜恒让简秘书送来了很多东西,衣服鞋子包包全都是奢侈品级别,其中还包括一瓶香水。

“顾总来的时候你要记得擦。”简秘书吩咐的很仔细,“睡衣也是,不要再穿你身上这种廉价的睡衣。”

“是。”季溪温顺的应着,但也清楚地认识到对于他们来说,她是廉价的。

手机铃声打断了季溪的思绪,她擦了擦不知何时掉下的眼泪,掏出手机查看。

是好友袁国莉打过来的。

“季溪,明天你来学校吗?”

“有什么事吗?”

“校招会的事情,你不会忘了吧?”

她确实忘了。

“季溪你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做家政服务做上瘾了,校招会这么大的事情都能忘?”袁国莉开始唠叨,“你要记住你是中文系的不是家政系的。”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呀,大学四年你除了按时回去给你那个雇主刷马桶外你有正儿八经地为你以后的生活做准备吗?”

“有这么严重吗?”

“非常严重,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爱上你雇主家的马桶了。”

季溪笑了,刚才的坏心情袁国莉这一逗乐好了一些。

“你说的对,我确实应该为以后的生活做些准备。”她看了一眼二楼。

爱既然不能萌芽,那就把它剔除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3章


第3章

顾夜恒下楼的时候季溪已经为他熬好了小米粥。

她把粥端到他面前。

他坐下来,喝粥。

两人之间没有交流。

季溪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鼓足了勇气对他说道,“顾,顾先生,我等一下要回学校。”

所以,如果他没有其它吩咐,她想先走。

顾夜恒抬起双眸冷冷地看着她,然后又垂下眼皮慢慢地喝粥。

他没有回应她。

他不回应,季溪不敢走。

曾经有一次,季溪上午有课,正好他晚上留宿在这里,季溪想偷偷地溜走,刚换好衣服就被他堵在门口。

“干什么去?”

“我上午有课。”

“你是不是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

那天,他生了气。

所以季溪轻易不敢惹恼他。

等他慢条斯理地喝完粥,季溪再次跟他请假,“顾先生,我学校是真有事。”

“过来。”他朝后靠了靠。

季溪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他的腿上。

顾夜恒嗅了一下她耳后。

季溪整个人都紧崩了起来。

“这才乖。”

季溪松了口气,幸好早上起来时擦了香水,要不然现在她肯定死定了。

她试着下来,刚一动就被他的大手给按住。

“刚夸你乖,就不听话了?”

她不敢造次了。

很自然地顾夜恒吻住她的唇。

季溪被动接受,心想今天的校招会恐怕要泡汤。

结束后,顾夜恒去了浴室,这是他的习惯。

季溪看看时间,十点一刻,季溪盘算着这个时候打的到学校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一个结尾。

不一会顾夜恒从浴室出来,他换上新的衬衫与西裤,站在床边戴手表。

“去换衣服,我送你去学校。”

“啊?”

“给你五分钟。”

季溪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但马上她又坐了回去。

顾夜恒歪着头看着她,继续扣他的表带。

季溪略有些不好意思。

“还剩四分钟。”他开始穿外套。

季溪裹着床单飞奔下了床,眼看就要到了更衣室,身上的床单却被一股力量扯了下来。

她回头,就看到顾夜恒的脚踩在床单角上。

而他则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口。

季溪的脸又红了。

两分钟后,她回到房间。

“你平时都穿这种衣服上学?”顾夜恒走到她面前,目光从上而下。

季溪从小虽然食不裹腹,但她并不是那种骨瘦如柴的体格,恰恰相反,她是那种姣好的身材。

所以穿上袁国莉送给她的这件低领连衣裙时,她的身材优势就显现出来。

顾夜恒这么说,季溪以为他在说这件衣服廉价,其它衣服可以但这件衣服不行。

因为这是她最好的朋友送给她的礼物。

“是的,我平时就穿这种衣服上学。”她语气里有了不悦。

顾夜恒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这种不悦,命令道,“换掉。”

“五分钟到了。”季溪不肯妥协。

“要我再说一遍?”

“......”

最后,她还是去更衣室换掉了衣服。

坐在顾夜恒的车里,季溪想她还是太懦弱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4章


第4章

从顾夜恒的豪车上下来,季溪压根就没管周围异样的眼光,她朝着校招会举办的方向奔去。

赶到时,校招会已经开始一半。

好友袁国莉对于季溪的迟到十分的不满,她指了指第一排的位置,“今天的风头都被张灿灿抢走了,真是的,我还打算跟着你混个VIP,这下好了,混成了凉白开。”

“这地方也挺好呀。”

“好什么呀,最后一排,枫学长压根就看不到我们的盛世美颜!”

季溪这才发现台上讲话的人是A大风云学长叶枫。

“这场是星耀的校招会?”她后知后觉地问。

袁国莉翻了一记白眼,“姐,校招会的通知提前一周就贴到学校公告栏了,你虽然有一个帮人刷马桶的工作,但是也要关心一下未来大事。”

“这不来了吗,正在关心。”季溪展开刚才进来时随后拿的一张宣传册。

星耀今年要在A大招十名员工,有活动策划、内容编辑还有艺人助理之类的。

季溪看了一眼薪酬待遇,还不错。

但季溪对此并不做考虑,因为星耀是恒兴集团旗下的产业,恒兴集团是顾夜恒的产业。

她到他的公司上班,那怕只是一个他众多产业中的一家小公司,她也不能,她可以想像顾夜恒如果有一天知道这件事,他的目光有多冰冷。

他讨厌别有用心的女人。

“这些工作好像都不适合我们专业。”季溪找了一个托词,收起了宣传册。

一抬头就看到袁国莉大白眼。

“姐,你是不是忘了枫学长也是中文系?”

“枫学长交际能力强,而且专业能力......”季溪话说到一半就被周围人齐刷刷的目光给逼闭了嘴。

她以为是自己讲话被人反感,没想到是叶枫点她发言。

现在是互动环节。

“我,我没有举手。”季溪站起来,其实她有些懵。

叶枫微笑着看着她,说道,“我看你很专注地在看我们公司的宣传册,想必有很多问题想问。”

这就尴尬了,她刚才只是假装专注。

那就随便问一下吧。

“星耀包住宿吗?”

“这是什么蠢问题,宣传册上没写肯定是不包。”袁国莉凑过来跟她窃窃私语。

台上,叶枫含笑着看着季溪,就算距离这么远,她依然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叶枫常常在想,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生。

“如果季溪学妹来星耀,一定包住宿。”他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字字清晰。

话音一落,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哇,不会是表白吧?”

“枫学长的声音好温柔。”

“好会撩哦~”

“长得漂亮果然有特权......”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季溪身上。

袁国莉也一副看戏的表情,她觉得枫学长八成是看上季溪了,果然漂亮的人容易互相吸引。

推介会一结束,袁国莉就拉着季溪去找叶枫,她要去敲定这件事。

“算了,枫学长是开玩笑的,他肯定也知道我没用心看宣传册。”季溪不想去。

“他怎么可能开玩笑,他是星耀的总经理。”

“总经理只是一个职位。”老板可是顾夜恒。

袁国莉生气了,叉着腰瞪着季溪,“你怎么回事?是不是怕我跟你抢枫学长?”

季溪被她打败了,只好过去跟叶枫打招呼。

其实季溪跟叶枫也就一面之缘,去年校庆,她做为礼仪小姐帮叶枫拉了一下椅子,仅此而已。

会场出口,叶枫正被一群女生紧紧地包围着,就算是寸步难行他也没露出半点的不耐烦,轻声跟那群女生细语,让她们去找招聘的工作人员咨询。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帮女生稀罕的不是星耀而是叶枫这个人。

“你看,根本就挤不进去。”季溪摊开双手劝袁国莉放弃。

袁国莉不死心,挥臂高呼了一声枫学长。

叶枫朝这边看过来,然后长臂一分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他走到两人面前微笑着问,“有考虑到星耀来吗?”

“当然有。”袁国莉说的很认真,“我们其实不需要包住宿的,刚才是开玩笑。”

叶枫转向季溪,“真的是在开玩笑吗?”

季溪笑了笑。

“但我说的很认真,你会投简历吗?”

季溪,“......”

“......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5章


第5章

季溪并没有把简历投给星耀。

不管叶枫是不是在客气,反正她是在客气。

一周后,校招会结束。

接下来就是等待。

在等待的过程中,顾夜恒再也没有过来。

季溪从一些传闻里得知,曾家退出了与顾家的联姻。

个中原因外界不知,季溪是心知肚明,他当着曾丽珠的面回这里来,就是在告诉曾丽珠我没把你当回事。

他自然也没把她季溪当回事。

等待在过程中,A大校园论坛突然冒出来一个帖子。

季溪从袁国莉哪里得到消息时,这个帖子盖楼已经盖到了几百层。

【揭密:清纯校花J某不为人知的一面!!!】

A大中文系清纯校花J某在校立清贫人设,谎称在校外勤工俭学做家政服务其实是被人包养。下面有一小段视频。

视频里季溪正从一辆豪车里下来。

“怎么回事?”袁国莉追问。

“就这么回事。”季溪大方的承认,“我确实从这辆车上下来了,这个男人也挺有钱。”

“这个男人是谁?”袁国莉又问。

“资助我上大学的人。”

袁国莉一听情绪瞬间就上来了,“那我们要去投诉,这个发帖人明显就是想要败坏你名声。”

“也不算败坏吧,我确实从他手上拿过钱。”

“但那不是养。”

季溪笑了,“是的,确实不是。”被养的女人起码可以撒娇可以问你喜不喜欢我,她什么都不能问什么都不能说。

问了,就是有想法,说了,就是在奢望。

“要不要让他帮你澄清一下?”袁国莉给她出主意。

“越描越黑的事情,再说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说的也是,要不你出来了,我请你喝酒。”

“干嘛要请我喝酒,”季溪打趣道,“就因为有人发帖说我被包养?”

“心疼你,想安慰一下你。”

“安慰就不必了,不过我还真的想喝酒。”

半个小时后,季溪跟袁国莉进了学校附近的小酒馆。

时值六月,正好是放暑假的前夕,小酒馆里成对成对坐着不少校园情侣,可能是想到马上要小别离,每一对恨不得黏在一起。

袁国莉为季溪倒了一杯啤酒,瞅了瞅四周的情况跟季溪吐槽,“大学一毕业就各自飞了,现在搂在一起亲亲我我,以后还不知道谁是谁老婆,谁是谁老公。”

季溪也看向四周,她眼眸中有了艳羡之色,“最起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爱过。”

总比她喜欢一个人不能说要强。季溪醉了,第一次喝醉。

她以为自己喝醉后会像电视里那些失恋的人一样站在大街朝着夜色大吼。

但她没有。

步伐虽乱但她头脑却很清醒。

她开始想一个问题,她要毕业了,也就意味着她要离开顾夜恒。

怎么离开?

收拾好行李,客气疏离说两句感激的话然后在顾夜恒的注视下走出别墅?

这似乎有些矫情,像演苦情似的。

什么都不说,直接走!

她又看了一眼身边经过的那些校园情侣。

谁都知道校园恋情不长久,但是他们还是勇敢的爱着。

他们能,为什么她不能。

就算他厌恶,起码她爱过。

“国莉,”她喊了一下旁边的人,“二十二岁开始叛逆会不会有些晚?”

“晚什么呀,人不疯狂妄少年!”

季溪抬头望向夜空,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6章


第6章

酒醒得第二天,季溪在别墅里写了一份企划书。

一份爱的企划书。

下午,她出了门,去了帝都最有名的一家发廊,把留了四年的头发剪了。

接下来,她去了化妆品专柜为自己挑了一款她喜欢的香水。

用的是顾夜恒给她的信用卡,既然他除了钱什么都不能给她,她不花这些钱留着干什么,为自己立牌坊?

所以她要尽情地花。

顾夜恒坐在会议室里正在听各部门的人汇报工作,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

他没有在意。

不一会又亮了,接着又亮了。

顾夜恒工作的时候很严格,不仅是对下属对自己也一样,所以他的手机在开会的时候都调成了静音。

当信息如此频繁地推送过来,他忍不住拿起来查看。

【......您的信用卡11:10在***消费1300.00......】

【......您的信用卡11:37在****消费3400.00】

【......你的信用卡......】

【......】

他翻看了一下,两个小时不到这张信用卡已经有了十几条消费信息。

他知道这张信用卡在谁手里。

两年来这张卡一直没有动静,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皱了一下眉,但仅仅只是皱了一下眉,放下手机继续开会。

第二天,简秘书拿着一个礼品盒走进顾夜恒的办公室,神色紧张地看着他。

“顾总,小溪送给我的,说是生日礼物。”

顾夜恒扫了一眼那个礼品盒,某品牌的一款腕表,价格他自然知道,四十七万,季溪昨天刷的最后一笔费用。

“送给你的跟我说什么?”顾夜恒调整了一下坐势继续看手上的报表。

“小溪这是......”简秘书后半截的话咽了回去,老板的心思他摸不穿,不敢妄加评论。

顾夜恒嘴角挂起薄凉的笑意,合上报表扔到桌上,抬眸看向简秘书。

“你去跟她说,花钱可以,别耍这种小心机,想留在我身边就乖乖地听话。”

“......是。”

简秘书退出了办公室。

在自己的办公室,他打开了礼品盒,是一款不错的腕表。

简秘书知道季溪并不是一个喜欢耍小心机的人,可是这次她为什么要这样?

难道是......她想让顾总赶她走。

因为只有这样她跟他之间才能两清。

“真是一个傻丫头。”他拿起那块手表轻叹了一口气。

季溪以为简秘书收到礼物后顾夜恒多少会有一些表示,必定她是用他的钱给另外一个男人买了礼物。

但是......

一切平常如初。

季溪划掉了企划书上的第一栏。

她已经明确了顾夜恒的心。

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多看她一眼,甚至都不会为了她不开心。

还要继续吗?她问自己。

继续吧,就当是送给自己的毕业礼物,释放了解脱了也就不再去想了。

季溪垂下双眸看了一眼企划书的第二条,重新打起了精神。

她去了厨房精心煲了一锅汤,然后小心地用保温桶装好去了顾夜恒的公司。

恒兴大厦位于中南街最豪华的地段,据说这里寸土寸金。

季溪站在恒兴大厦门口巨大的徽标前,仰望着大楼最顶层。

她想象着顾夜恒站在他的办公室落地窗前藐视一切的模样。

如果他看到了她,大概会认为她是一只蝼蚁吧。

季溪没有直接进大楼,大公司的规矩她懂,想见到顾夜恒必须要提前预约。

于是她打电话跟简秘书预约。

“你要见顾总?”简秘书问。

“是的,我已经到楼下了,你去跟他说一声。”

“......小溪,你没必要这样。”

“麻烦简秘书通报一声。”

简秘书叹了口气,照做了。

“她想干什么?”顾夜恒从文件上抬起头。

“我想可能是因为昨天她花钱花多了,想来解释一下。”

“给钱不就是让她花吗,还解释什么?”顾夜恒嗤之以鼻。

“顾总,您还是见见吧。”

“你在教我做事?”

简秘书退出办公室,打电话让季溪回去。

“小溪,你知道顾总的脾气,跟以前一样乖乖地听话不好吗?”

“我知道了,”季溪语气一如继往地淡然,“谢谢简秘书。”

几分钟后,前台小姐拧着一个保温桶敲开了简秘书的门。

“这是一位叫季溪的小姐送过来的,她说她熬了一个多小时,希望简秘书您不要嫌弃。”

前台小姐走了,简秘书慌了。

他拧着保温桶在办公室里转了半天。

最后,他决定把这桶爱心汤给老板送过去。

顾夜恒再次从文件里抬起头,“什么意思?”

“小溪她给您熬的汤,可能是真的怕您生气过来道歉的。”

顾夜恒看了一眼保温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简秘书连忙拧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鸡汤味飘散出来。

“她说熬了一个多小时。”

顾夜恒没有说话,他放下手里的文件站起了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7章


第7章

第二天,季溪又煲了汤,同样她又送到了恒兴集团,这次简秘书下楼接过了汤。

“昨天顾总喝了一点。”

“简秘书说的好话?”

简秘书笑了笑。

季溪抿着嘴想了想,“我是不是给简秘书添麻烦了?”

“没关系,只是你不要太勉强自己。”

“我......”季溪定定地看着简秘书,坦然地说道,“我只是想任性地做一回我自己。”

这次,简秘书把汤拧进去的时候,顾夜恒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坐到了沙发上。

简秘书把汤盛出来,放好,最后退出房间。

汤,一连送了四天。

第五天,季溪就不再送了。

因为第五天她要参加面试。

季溪一共投了七家单位,最后有意向给她打电话通知面试的只有四家。

因为是参与校招的企业,所以面试的地点也是学校统一安排的。

季溪通知面试的这四家都是上午,所以她没有时间给顾夜恒送汤。

不过她也不会再送了,同时她也把企划书上的第二条给划掉了。

为心爱的人煲汤,是她爱的表达方式,表达了也就够了。

对季溪有意向的有四家公司,其中有三家是在外地。

季溪想离开自然也不愿待在帝都,面试的时候她优先考虑先去了这三家。

“你为什么不留在帝都呢,帝都这边发展前景更好?”面试官问。

季溪没想到一上来就问到了核心问题,她无法回答。

她选择到外地自然是因为顾夜恒在帝都,她在这里就无法为自己的过去画上句话。

只有离开这里到一个新的城市,她的人跟心才能重新开始。

“季溪小姐,我们公司是重视员工个人品行操守的,所以我们录取之前会去打听你们在学校的表现,我们听说季溪小姐上学期间似乎不住校。”面试官抛下这句话就合了她的简历。

季溪知道了结果,她站了起来说了一声谢谢。

外面,袁国莉马上凑上前问怎么样。

“他们可能听说了论坛上的事情。”季溪无奈地笑了笑,“觉得我品行不端不适合他们公司。”

“不会吧,现在这些大公司还上学校论坛查人品?”

季溪笑了笑。

“那你还去面试吗?”

“还有一家。”

季溪打开手机看发给自己的面试信息,第四家公司只写着让她几点至几点来面试,并没有写公司的相关信息。

交了面试表,很快对方就叫了季溪的名字。

这速度快到让排在季溪前面的其它人惊诧不己。

季溪也是一头懵。

她推开门,更懵。

为什么叶枫学长坐在里面?

这里是......

星耀娱乐面试现场?

可是她没有投简历呀!

怎么回事?

“怎么,我看你一脸惊讶的样子?”叶枫坐在面试席正中的位置,笑着问她。

“啊,我......”季溪挠了挠头,她也不能问对方,她根本就没有投简历为什么还能收到面试信息。

“你剪头发了?”叶枫又问。

“是,天热。”季溪坐了下来。

“这次招聘的人员我们要求七月十五号之前能来报道,你有问题吗?”叶枫继续问。

季溪舔了舔嘴唇,“不是面试吗?”

“你已经通过了面试。”

“可是学长你什么都没有问。”

“星耀是家娱乐公司,招聘员工看重的是对方未来的发展,我们一致觉得你加入我们公司如果不想做行政还可以当艺人,发展空间无限正是我们要找的人。”

季溪:“......”

“关于薪酬方面,实习期六千,为时一个月,到时候分配好岗位后,最高工资可以拿到一万三。”

季溪依然不说话。

叶枫加了一条,“包食宿。”

季溪咽了一下口水,“我想问一下,我如果到星耀上班,有几层机率会碰到大老板?”

叶枫有些疑惑,“你想认识顾先生?”

“不,我不想,我不喜欢大财阀。”

“应该没有什么机率。”

季溪松了口气。

不过想想也是,星耀只是恒兴集团旗下小得不能再小的一家子公司。

而顾夜恒的恒兴集团主业是航空、海运及房地产开发,根本就无心顾及这种产业,顾夜恒怎么可能到星耀来。

既然需要面包,而只有这里才能提供面包,她也没必要跟自己逞强。

“学长,我愿意加入星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8章


第8章

季溪的简历是袁国莉帮她投的。

“我去投简历的时候顺便帮你投了。”她说得还很得意,“幸好有我。”

袁国莉也被星耀录用。

“对了,枫学长有说安排住宿吗?”

“有。”

“那你就把刷马桶的工作给辞了,总不能上了班还去刷马桶吧。”

“七月十五号之前我会辞的。”

两个人出了面试的地方,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遇到了叶枫。

他把车停到两人面前,摇下了车窗。

“去哪里?”

“回学校。”袁国莉笑眯眯地回答。

“上车。”叶枫开了车锁。

袁国莉拉着季溪上了车。

“你们两个面试了一上午应该没有吃饭吧?”叶枫问。

袁国莉点头。

“一起吃顿饭。”叶枫语气不容拒绝。

初入职场再小白也不会驳未来上司的面子,两个人听从了安排。

叶枫选了一家川系菜馆,隔断小间环境还不错。

吃完饭,叶枫坚持要送季溪跟袁国莉回学校。

季溪一脸为难,学校现在又没有什么事,他把她送过去她再搭车到别墅还要浪费半个小时。

“我不住在学校,枫学长送袁国莉回去就行了,我自己搭车。”

“你住在什么地方?”

“季溪她在外面勤工俭学帮人打扫空房子,也住在哪里。”袁国莉帮她解释。

叶枫笑了笑也就没再坚持。

季溪搭车回到别墅时已经下午二点了,她开门进去远远地就看到顾夜恒正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怎么来了?”她问。

顾夜恒没有说话,微眯着眼看着她。

季溪知道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煲汤比送礼物给其它男人有效果。

但是这种兴师问罪并不是她想要的。

她倒了杯水放到他面前,坦然地坐下,然后双腿交叉含笑着望着他。

一副等你发落的表情。

“过来。”他命令。

“我给你买了份礼物。”她说,并没有过去的意思,“想看吗?”

顾夜恒有了一丝兴趣,眉梢上扬了一下。

季溪站起来,朝他勾勾手指头,“十分钟后到卧室来。”

说完,她上了二楼。

十分钟后,顾夜恒还真的上了二楼。

卧室里,厚重的窗帘全数拉上,只有房间角落亮着一盏灯。

寂静、幽暗还有一点点暧昧。

顾夜恒走到床前,坐下,等待季溪所说的礼物。

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光着身子裹着一件浴巾,手里握着一杯红酒。

她走到他面前,微仰着头看着他。

“你可以拆礼物了。”

她拉过他的手,把他放在浴巾的一角上。

“喜欢吗?”她问。

“跟谁学的?”

“为了你学的。”季溪坐到他的腿上,含了一口酒喂给他。

顾夜恒喉结动了两下,这次他是咽下了酒。

季溪还想继续。

他拦住了她拿酒的手,目光在她脸上游走。

“这是在跟我道歉吗?”

“我没做错事。”季溪看着他,“为什么要道歉?”

“那你为什么......”

顾夜恒的目光落到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之上,他决定不再问了。

剩下的酒最后被顾夜恒喂给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9章


第9章

过后,季溪起身拉开了窗帘,下午耀眼的阳光照进来,晃到了顾夜恒的眼。

“关上。”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慵懒。

“现在才四点,你该去上班了。”季溪跪在床边去拉他,“我可不想被人说成扰乱朝纲的妖姬。”

顾夜恒坐起来,单手捏住季溪的下巴,“为什么要做这些?”

“因为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季溪扬眉看向他,“当初你问我想不想报恩,我点头不是代表我想,只是代表我愿意,我陪你睡是因为我喜欢你这个人,跟报恩没关系。”

“你想要什么?”

“我在跟你表白,顾夜恒。”

这是季溪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顾夜恒的瞳孔再次缩紧,“你有多喜欢?”

“我无名无分地跟了你两年,有多喜欢还需要说吗?”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需要,不需要你喜欢我也不需要你给我钱,我只要你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

“把窗帘拉上。”

季溪,“......”

“乖。”

季溪过去拉上窗帘,卧室重新陷入了黑暗。

顾夜恒把她拉入怀中,“我允许你喜欢我,但不许要求太多。”

他准备吻她。

结束后顾夜恒去了浴室,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条短信。

季溪从不看他的信息,但这次她拿起了手机。

手机自然是上了锁,不过微信推送的最后一条信息可以看到。

是一个叫于强的人给他发的信息,约他晚上去玉府。

玉府,帝都最大的娱乐场所,帝都有钱人的天堂。

浴室的水声停了,季溪连忙放下手机。

不一会顾夜恒出来了,他裹着浴巾单手擦着头发,漂亮的肌肉纹理彰显着他的活力。

季溪想,除了她,他还有多少个女人?

他有没有爱过谁?

顾夜恒的手机又亮了一下。

他坐在床边拿起了手机,然后放下,去了更衣室。

再出来时,他已经换好了衣服。

“要回去?”季溪问。

“你不是知道了吗,为什么要问?”

“我知道什么?”季溪笑了。

顾夜恒也笑了,不过是冷笑,“下次别动我手机。”

原来他知道,果然洞察力惊人,连手机被动过都能觉察出来。

季溪也就不再装了,她起身帮顾夜恒整理衣领,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能带我去吗?”

“为什么要去?”

“我想见识一下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这地方不适合你这种乖乖女。”

“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还是个乖乖女!”她垂下头目光有些暗淡,不过很快就明朗地笑了,问他,“你喜欢乖乖女吗?”

“别企图试探我的喜好。”

“就算表白也不行吗?”

“我不多你这个表白。”

“喜欢你的人有很多?”

“爬我床的女人很多,但我从不关心她们喜不喜欢我,因为我不喜欢她们。”顾夜恒伸手捏住季溪的下巴,“既然说喜欢我,就好好给我喜欢,不要再问东问西,明白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10章


第10章

最后,顾夜恒还是带季溪去了玉府。

不是因为他生出了爱意,而是季溪表足了忠心。

“我不会说我是你情妇的,也不会问东问西,出门以后我就是你资助的女大学生,你就当带你资助的女大学生见见世面!”

顾夜恒同意了。

季溪兴高采烈地洗了澡换了衣服,喷了属于自己的香水。

坐上顾夜恒的车时,他微皱了眉头。

“你换香水了?”

“是呀,”季溪靠在车上慵懒地说道,“你让简秘书送过来的那瓶上次就用完了,两年了,早该用完了。”

顾夜恒这才想到下午的时候她身上没有任何香水味。

他刚才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不过不喷香水的她似乎更好闻。

......

玉府果然是男人的天堂,一进门就能嗅到里面香甜的原始欲=望。

顾夜恒在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兔女郎的带领下走进一个包厢,里面坐着一群人。

季溪粗略地扫一眼,有五个人,有男有女。

他们坐在里面的L形长沙发上,见顾夜恒进来,他们纷纷站起了身。

“阿恒!”跟顾夜恒打招呼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头发略长戴着耳钉,黑色打底衫外面套着一件休闲衬衫,破洞牛仔裤里的两条腿瘦巴巴的。

季溪想这个男人可能就是那个叫于强的人。

“哎,你带妞过来了?”他看见了季溪,然后朝顾夜恒嘿嘿一笑,“今天怎么带妞过来?”

顾夜恒没有回答,直接坐到了正中间的位置上。

很显然,这帮人里他是老大。

他坐定招手让季溪过去。

季溪听话地坐了过去,不过识趣地没有坐到他旁边,隔了一点距离。

“于强。”他跟季溪介绍,然后指着另外一个男人,“曲靖深。”

“你好。”季溪跟两人点头。

那个叫曲靖深的坐到了顾夜恒旁边,有些可惜地说道,“我今天给你带了一个妞,没想到你自己带了一个过来。”

顾夜恒朝旁边看了一眼,“你现在还兼职?”

“酒吧里认识的,正宗清纯学生妹。”

“酒吧里有清纯学生妹?”顾夜恒嗤了一声。

曲靖深偷偷看了一眼季溪,凑到顾夜恒跟前讲,“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大美人?”

“肯定不是在酒吧找的。”

说话间,于强给顾夜恒倒了一杯酒。

顾夜恒端起来抿了一口,问于强,“陈铭浩人呢?”

“下去接人去了。”

“还有人来?”

“就我们四人,没别人。”

曲靖深说道,“可能是接他的妞去了,他最近又交了一个女朋友,正在甜蜜期。”

正说着包间的门开了,一个看上去就像是个花花公子的男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女生。这女生跟房间里其它三个浓妆艳抹一副玩派的女生不一样,她梳着流苏头穿着一条十分淑女的连衣裙,蹦蹦跳跳地就进来了。

“哥!”她朝顾夜恒奔过来,然后坐到了他旁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怎么来了?”顾夜恒对她并不是十分的热情。

“我在家待着无聊,知道你出来玩就来找你了。”

“这是男人喝酒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来干什么?”

“我来看你们喝酒呀!”女生嘟起了嘴,一副小公主撒娇的模样。

季溪对顾夜恒家里的情况一概不知,媒体也很少报道,所以她并不知道顾夜恒是否有兄弟姐妹。

不过这个女生一进来就喊他哥,应该是妹妹无疑。

“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女生?”小公主撒完娇就把目光投向了季溪和那三个女生身上。

“铭浩哥,这都是你女朋友?”

“我又没疯,这三个妹妹是曲靖深带过来的,这个是......”陈铭浩看向季溪。

季溪连忙自我介绍,“我叫季溪,是顾先生资助的学生,因为要毕业了所以就想着让顾先生带我见见世面,增加一点社会经验。”季溪做了自我介绍。

“到玉府来增加社会经验,阿恒你......”陈铭浩看了顾夜恒一眼。

后者歪着头看他。

他马上打起了哈哈,把话题略过,问其它问题。

“哪个学校?”

“A大。”

陈铭浩拍起了马屁,“阿恒,你在什么地方找的这么漂亮的贫困女学生,我怎么碰不到?”

“少去点酒吧你就碰到了。”

“不行,我得问问。”陈铭浩跑到季溪旁边,“你哪里人?”

“我安城人。”

“安城!”陈铭浩看了一眼顾夜恒,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两声,居然不再问了。

其它人听见季溪说是安城,也连忙顾左右而言他,只有顾夜恒的那个“妹妹”扭过头看了季溪一眼,然后扯了一下嘴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第10章


第10章

最后,顾夜恒还是带季溪去了玉府。

不是因为他生出了爱意,而是季溪表足了忠心。

“我不会说我是你情妇的,也不会问东问西,出门以后我就是你资助的女大学生,你就当带你资助的女大学生见见世面!”

顾夜恒同意了。

季溪兴高采烈地洗了澡换了衣服,喷了属于自己的香水。

坐上顾夜恒的车时,他微皱了眉头。

“你换香水了?”

“是呀,”季溪靠在车上慵懒地说道,“你让简秘书送过来的那瓶上次就用完了,两年了,早该用完了。”

顾夜恒这才想到下午的时候她身上没有任何香水味。

他刚才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不过不喷香水的她似乎更好闻。

......

玉府果然是男人的天堂,一进门就能嗅到里面香甜的原始欲=望。

顾夜恒在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兔女郎的带领下走进一个包厢,里面坐着一群人。

季溪粗略地扫一眼,有五个人,有男有女。

他们坐在里面的L形长沙发上,见顾夜恒进来,他们纷纷站起了身。

“阿恒!”跟顾夜恒打招呼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头发略长戴着耳钉,黑色打底衫外面套着一件休闲衬衫,破洞牛仔裤里的两条腿瘦巴巴的。

季溪想这个男人可能就是那个叫于强的人。

“哎,你带妞过来了?”他看见了季溪,然后朝顾夜恒嘿嘿一笑,“今天怎么带妞过来?”

顾夜恒没有回答,直接坐到了正中间的位置上。

很显然,这帮人里他是老大。

他坐定招手让季溪过去。

季溪听话地坐了过去,不过识趣地没有坐到他旁边,隔了一点距离。

“于强。”他跟季溪介绍,然后指着另外一个男人,“曲靖深。”

“你好。”季溪跟两人点头。

那个叫曲靖深的坐到了顾夜恒旁边,有些可惜地说道,“我今天给你带了一个妞,没想到你自己带了一个过来。”

顾夜恒朝旁边看了一眼,“你现在还兼职?”

“酒吧里认识的,正宗清纯学生妹。”

“酒吧里有清纯学生妹?”顾夜恒嗤了一声。

曲靖深偷偷看了一眼季溪,凑到顾夜恒跟前讲,“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大美人?”

“肯定不是在酒吧找的。”

说话间,于强给顾夜恒倒了一杯酒。

顾夜恒端起来抿了一口,问于强,“陈铭浩人呢?”

“下去接人去了。”

“还有人来?”

“就我们四人,没别人。”

曲靖深说道,“可能是接他的妞去了,他最近又交了一个女朋友,正在甜蜜期。”

正说着包间的门开了,一个看上去就像是个花花公子的男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女生。这女生跟房间里其它三个浓妆艳抹一副玩派的女生不一样,她梳着流苏头穿着一条十分淑女的连衣裙,蹦蹦跳跳地就进来了。

“哥!”她朝顾夜恒奔过来,然后坐到了他旁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怎么来了?”顾夜恒对她并不是十分的热情。

“我在家待着无聊,知道你出来玩就来找你了。”

“这是男人喝酒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来干什么?”

“我来看你们喝酒呀!”女生嘟起了嘴,一副小公主撒娇的模样。

季溪对顾夜恒家里的情况一概不知,媒体也很少报道,所以她并不知道顾夜恒是否有兄弟姐妹。

不过这个女生一进来就喊他哥,应该是妹妹无疑。

“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女生?”小公主撒完娇就把目光投向了季溪和那三个女生身上。

“铭浩哥,这都是你女朋友?”

“我又没疯,这三个妹妹是曲靖深带过来的,这个是......”陈铭浩看向季溪。

季溪连忙自我介绍,“我叫季溪,是顾先生资助的学生,因为要毕业了所以就想着让顾先生带我见见世面,增加一点社会经验。”季溪做了自我介绍。

“到玉府来增加社会经验,阿恒你......”陈铭浩看了顾夜恒一眼。

后者歪着头看他。

他马上打起了哈哈,把话题略过,问其它问题。

“哪个学校?”

“A大。”

陈铭浩拍起了马屁,“阿恒,你在什么地方找的这么漂亮的贫困女学生,我怎么碰不到?”

“少去点酒吧你就碰到了。”

“不行,我得问问。”陈铭浩跑到季溪旁边,“你哪里人?”

“我安城人。”

“安城!”陈铭浩看了一眼顾夜恒,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两声,居然不再问了。

其它人听见季溪说是安城,也连忙顾左右而言他,只有顾夜恒的那个“妹妹”扭过头看了季溪一眼,然后扯了一下嘴角。

继续阅读《顾少追妻路漫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