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喜,向径(厌尔)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厌尔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姜喜
简介:[你过去的腌臜,我替你洗净
] 1 小喜儿,你愿意保护我么? 当然啦
2 这世上最傻的事莫过于自欺欺人
那你呢,你会吗? 如果是你,那么我想 我会
明知愚不可及,仍旧甘心以赴
3 你要原谅我啊,那个时候,我年轻不懂事

角色:姜喜,向径
姜喜,向径(厌尔)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厌尔》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阿城


七月暴雨连天,堵了大半的路。

原本直通的路要往城外绕,姜喜赶到衢大的时候,已经比向径放学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姜喜绕过学校长街,穿过小径,才走到教学楼前。她不熟,找不到电梯,一口气爬上四楼,又沿着走廊往最里处走,很快走到门前。

里头有闲聊的声音传来。

"径哥,你最近在一起的那个妞挺不错的。"

"也就那样。"另外一个声音懒懒散散的,几分慵懒,倒是不太在意。

姜喜顿了顿,推开门进去。

教室后面窗户处倚着两个男生,一高一矮,在抽烟。

矮的相貌平平,至于高的那位,整个学校都难出一两个这种长相的,说邪不邪,说冷不冷,五官深邃,皮肤偏白却没有一丝女气,很惊艳。

两人闻声看过来,向径看到她时,脸色变了变,不太耐烦,可是声音却极其平静,说,"你怎么来了?"

姜喜笑:"阿径,我来接你回家。"

"姜叔呢?"

"他今天有事。"

向径皱着眉,"家里没其他司机了?"

"有,可是我想来接你。"姜喜声音轻缓,眼底干干净净。

他顿了顿,偏过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嘴角下挑,不屑又讽刺。

"你去外头等我。"半分钟后,他说。

姜喜乖乖的照做了。

矮个子好奇的问他:"欸,径哥,那谁啊,另一个女朋友?"

"我的眼光再差,也不至于找个腿脚不便的。"向径不太在意的道:"一个亲戚,不熟。"

矮个子这才想起,刚刚那姑娘,走起路来,极慢,像是在遮掩什么。

原来是个跛子。

……

暴雨依旧在肆虐,凌乱直下渐欲迷人眼。

姜喜站了十来分钟,腿开始疼了。

她有病,腿疾,伤了不久,还没康复,也有可能没法完全康复。

她太难受了,想要蹲下,身后却有一只手,撑住她的腰。再接着,传过来的是熟悉的味道。

姜喜抬头,入眼的是少年的下颌,她笑了笑,眼角弯弯:"阿径,你出来啦?"

向径没说话,只相当疏离的把她给抱起来,也没打伞,送她到车上时,淋了一路。

姜喜说,"阿径,谢谢你呀。"

他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只往后排的位置走去,上了以后,又是自顾自玩手机。

在聊微信。

也不知道跟谁,倒是难得的勾了勾嘴角,看上去心情不错。

姜喜垂下眼皮,说:"刚才我在你教室门口,听见你同学说,你交女朋友了?"

很突兀的话题。

向径的眼里窜过一层冷意,但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他漫不经心的说,"都有你了,我哪有那个心思去搞那些有的没的?"

姜喜跟向径两个人,摆过酒席,但因为年纪没到,还没领证。

但所有的姜家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

毕竟她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姜喜重新抬起头来,眼角重新弯起来:"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他淡淡反问。

"以为你有喜欢的人了。"

向径脸上没什么表情,语调却很深沉,张口就来:"我喜欢你。"

很显然,这句话他说过无数遍了。

向径还在看手机。

这时候正好有一条被他置顶了的微信号发进来的消息。

[阿径,今晚过来住么?]

向径心不在焉的回了句:[不了。]

[好,不过明后天要过来,周末不见你我会想你的。]

[明天晚上过来。]

回完话,他将那个微信号,取消置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二章 戏子


姜喜的车开得还算稳。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就回到了姜家。

此刻家里所有的人都在,把向径叫回来,也是为了明天的家庭聚会。

姜父姜母离异了许多年,姜母难得回来,如今是她第一次见到向径,上下大量了男孩儿一眼,不疾不徐的道,"亏了。"

把姜喜许给向径,亏了。

这是看不起向径。

面前的少年脸色微变,眼底结了一成薄薄的冰,手指在姜母看不见的地方,暴戾的握起来,在心中勾起个冷笑来。

"妈,阿径很好的,你不要这么说他。"姜喜并不赞成她母亲的观点,怕伤到向径自尊,急忙的反驳道。

向径的手松开了,诚心诚意道,"小喜儿,没事,能娶到你,本来就是我高攀了。"

"妈,你看,阿径很好的。"

姜母又意味深长的扫了眼向径,淡道,"妈道歉,说错话了。"

她转身走了。

姜喜过去搂住向径,后者下意识轻微的避了避,动作不明显,教她给得逞了。

姜喜说:"阿径,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最好的,千万不要多想。"

她矮他一个头,在她看不见的角落,向径表情疏离冷漠,却是温柔的"嗯"了一声。

"那我出去陪爷爷聊天了。"姜喜的放开他。

在她出去的一瞬间,他整张脸沉下来,然后,打开水龙头冲洗刚刚被她拉过的手。

……

当天晚上,整顿晚饭下来,姜爷爷都在夸向径。

长得好,学习好,组织能力也好,姜家就是需要这种人才。虽然身世没人清楚,但既然被姜家养着,就也算是姜家人,以后绝对是个出人头地的后辈。

向径笑着应着。

整个姜家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姜老爷子是姜家权威,他肯定的人,那都是得拍马屁的对象。何况,向径娶的,还是老爷子唯一的孙女。

只是所有人的回答,他都不卑不亢的应着,这更叫姜老爷子满意。

反倒是姜喜,虽然不是夸她,倒是挺开心的。

这顿饭一结束,再应酬了那么一小会儿,向径就以学习为由,回了卧室。

姜喜也跟着溜了进去。

但她看见向径没有在看书,他在玩手机。

姜喜说:"阿径,你在玩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他对手机有种莫名的偏执。

向径顿了顿,然后动作行云流水的把手机递给她。

姜喜看了一眼,原来他是在和矮子探讨作业,只是退出去以后,矮子微信号的下一列,是一个叫做"径紫"的微信,连备注都没有。

点进去,空空如也。

姜喜说,"阿径,这是谁啊?"

向径扫了眼,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心不在焉道:"同学。"

"女同学?"

他似笑非笑:"吃醋?"

姜喜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没有,我就问问。"

向径脸凑过来贴近她,暧暧昧昧的,手在她纤细的腰上流连忘返,带着点暗示的味道,"你要是真不吃醋,我可就完了。"

每次他有这样的动作,姜喜就知道他要做什么,脸蛋红了红,可从来不阻止,任由他做。

……

姜喜只听着身旁的人细微的喘息声,她有些害羞,但是想起刚才的事,又有些疑惑的问道,"阿径,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来真的?"

向径说:"没领证,不真碰你,这是珍惜你。"

他说着,翻身起来,把她的衣服丢给她,然后理了理自己折腾乱了的头发,随意道,"你爸妈在,别被发现了,赶紧回自己房间去。"

姜喜有些不太乐意,她还从来没有在向径的房间里过夜过呢,其实平时,她也不太有机会进来,他大部分时间都把房间门锁的死死的。

今天,是意外。

"阿径,不走行不行?"

他置若罔闻。

得,没得商量。

姜喜再不情愿,还是慢吞吞的从房间里起来了,不过她趁机在向径的脸上亲了一口。

向径就这么站着任她轻薄,在她走之前,又叮嘱她:"我抽烟的事,不准告诉爷爷。"

"好。"

向径回了浴室洗了把脸,在被姜喜亲了的地方使劲的搓了两下。

出来的时候,又开始翻看自己的手机。

有条微信来了有点时间了,那会儿,手机握在姜喜手里,而他抱她上了床。

[为什么不回消息?]

向径扫了这条消息一眼,懒得回。

……

第二天姜喜起床洗漱时,脖子上还有红红的印子,还好天气冷,还有长衣服可以补救。

向径实在是太野蛮了,就跟没有把她当成个人似的。

姜喜洗漱完就下了楼,正好向径从健身房健完身出来,他光着膀子,身材已经狠狠了,头发因为汗水还是湿漉漉的,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味道。

向径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呀。

他没什么含义的扫了她一眼,然后把自己的衣服给穿上了。

"我上楼洗个澡,你先去餐厅。"他吩咐说。

"好的。"

向径扯了个笑,然后转身,才将静音的手机接听了。

"阿径,你生气了?"昨天他没回消息,这让许紫一有些担心。

"没。"

"我买好了套子,今天具体时间多少?"

向径琢磨了片刻,"七点吧,七点之前,电话不准再打进来。"

"我……"

他风轻云淡的:"不然咱们,就断了。"

许紫一有些害怕的说:"阿径,你别生气,我会听话,我就在家里乖乖等你过来。"

他没说话,懒得搭理。

姜家这一脉人多,一阵寒暄随随便便浪费掉上午。

好在家庭聚会的正餐在三四点就已经开始了,姜喜整个过程全部挨着向径坐,后者偶尔会替她夹菜,她就忍不住要弯嘴角。

只是中途一半,向径就率先离席,此刻不过六点。

姜喜说,"阿径,你要去哪啊?"

他对着她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有事,出门一趟。"

姜喜从来不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那你要早点回来啊。"

向径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肯定回来。"

他很快就开车走了,向径的车,姜喜送的,很贵,她说她要把最好的送他。

姜喜回头,看见姜母就站在她身后。

她也要走了,来告别。

姜母说:"小喜儿,记住,多留个心眼,向径这样的男人难管。"

姜喜说知道啦。

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

向径到达许紫一住处时,后者已经洗完澡,穿着浴袍在等他。

他看都没看一眼,倒在了床上。

许紫一凑上去黏他,被他一把给掀开了。

向径嘴角有些不屑的挑起,邪邪的:"别误会,没兴趣碰你。"

她有些尴尬的坐了起来,知道了向径只是来她这里图个安静。

许紫一从大一开始就跟向径一起,现在已经两年多了。

他的身边,也一直只有她一个人。甚至有人欺负她,他也会替她报仇。

可她不知道向径的家世,连他的家庭住址都不知道。

她只清楚,向径很有钱,给她花起钱来,从来都不眨眼睛。

许紫一按捺住复杂的情绪,柔声说:"今晚半夜回去么?"

向径想起今天答应了姜喜肯定会回去的事,但没有放在心上,散漫的说:"没打算回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三章 黎江合


姜喜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

第二天五点,她就完全没了睡意。

家里的亲戚,昨天晚上就走得差不多了,姜喜搭着外套起床时,整栋屋子还是安安静静的。

她光着脚,走到向径紧闭的门前,敲了敲,无人应答。

向径还没有回来。

姜喜有些失望的回了房间。

她跟他这一个月里才见了一面,都没有好好说上几句话呢。

姜喜一直在客厅里坐了一个小时,向径才回来。

见到她,后者顿了顿,才有些歉意的说:"抱歉,昨晚学校有急事,实在回不来。"

姜喜最不忍心看他为难,何况学校有事,也不是他的错,立刻就说了没事。

向径点点头,回房,把自己理好的东西搬下来,说:"走了。"

"今天就要回去么?"姜喜有些不舍的说。

"嗯,总不能逃课。"他总能够把敷衍的度把握到位,不够细心的人根本就听不出。

他抬脚欲走。

姜喜却将他喊住,有些期待的开口说:"阿径,那我可以去找你吗?"

向径回头,看见她明亮清澈的眼睛。

很好看。

但并不足以让他喜欢。

向径平静的说:"我很忙,你来了,我不一定有时间见你。"

"好吧。"姜喜有些失落的应。

他说:"我回来就能见到。"

"可是你回来一次都要好久。"她嘀嘀咕咕。

向径就跟没听见似的,直接上车,扬长而去。

……

向径跟黎江合一行人碰面的地点,是在"慕和"酒吧。

他长得好,酒吧里头的女人少不了对他抛媚眼的。

不喜欢的,他冷淡,喜欢的,他偶尔回应。

向径在女人这一块,不主动,也主动会有女人贴上来。

就比如许紫一,如果不是她主动来找他,矮子一伙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存在。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他身边的一个新人,没人知道两个人已经挺久了。

包间里面一群人嘻嘻闹闹的,好不热闹。

等他走近,那群人发现他了,一一跟他问好,黎江合在人群中对着他笑:"阿径,矮子说你有个亲戚,长得特清纯特好看,是不是真的?"

向径不觉得姜喜好看:"假的。"

矮子说:"江合你别理径哥,他眼光太挑,他那个小妹妹除了腿脚有一点不便,长得是真好看,眼睛贼亮。"

向径淡淡的:"矮子你电商课大论文写完了?"

矮子戚戚不做声了。

黎江合说:"阿径,我对你那妹妹挺有兴趣的,帮忙介绍介绍认识?她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

"那有点可惜了。"

向径散漫的说:"她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喜欢她,她再喜欢有什么用?"

黎江合瞬间就乐了。

的确,单相思能有什么用。一个男人要是不喜欢你,那就是真的不喜欢,但凡有点好感的,男人都不会那么狠心的。

向径扫了他一眼,直接把姜喜微信推给他:"别说认识我。"

黎江合懂,直接不提向径就万事妥当。

向径保送生,黎江合金融专业第一。

都是聪明人,要假装不认识人还不容易?

……

姜喜回学校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人加她微信的消息。

黎江合的名号她还是听说过的,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两家倒是一直有联系,所以她给通过了。

但两个人并没有聊天。

姜喜发消息问向径:[阿径,黎江合是不是你学校的?]

彼时向径正在酒吧跟一个偶遇的小姐姐喝酒,明知道有信息进来,他却没回。

桌子对面的女人问:"女朋友查岗?"

向径说:"不是。"

"备胎?"

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没否认。

向径的微信,几乎时时刻刻都有女人的消息进来,不可否认想撩他的女人很多,虽然他没打算恋爱,但这一群用备胎来归类,也没什么错。

姜喜姑且也算。

这样的男人太野,还渣,但就是吸引女人。

面前的这位也加了向径微信。

结束,向径看了看面前价值不菲的酒瓶,淡道:"我请。"

……

向径回了学校。

大广赛的项目他做得差不多了,所以直接回了寝室。

这才给姜喜回了个"嗯"。

那边秒回:[黎江合今天加我微信啦。]

意料之中。

人不在面前,向径懒得做戏,没回。

[黎江合很优秀,不过阿径,我觉得还是你最好啦。]

向径没所谓。

她要是能跟黎江合勾搭上最好。

她能不喜欢他,不用为他受伤捆绑他,向径谢天谢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四章 冷血


姜喜今年大一,英语专业,平时挺忙的。

向径也忙。

他得参加各种省赛,为了保证质量,团队所有的内容都由自己一手操办。

所以向径说,希望她最近不要打扰他。

于是姜喜一个周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向径,后者也忙到没时间找她,倒是黎江合发了几条消息。

黎江合不仅优秀,人也很有趣,姜喜挺喜欢和他聊天的。他发过来的每一条消息,她都会回。

[要不要见个面?]

姜喜眼前一亮,她想去衢大啊,这就有机会了。

她问他可不可以去逛他的学校,黎江合虽然觉得这种面基的方式有点low,可既然她有这个意愿,他也不好拒绝。

这次来衢大,跟上次可不一样了,来来往往的都是学生。

黎江合见到姜喜的时候,顿了一顿,虽然顶漂亮算不上,但那双眼睛太清澈了。

向径那种衣冠禽兽的黑心渣子,竟然有这么清纯干净的亲戚。

"黎同学好,我是姜喜。"她弯着嘴角蹿到他面前,抬着小脑袋看他。

黎江合笑了笑:"你好。"

他带着她在学校里逛了两圈。

姜喜一直朝四处看,不知道在看什么,过一会儿,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黎同学,你知不知道,向径在哪儿呀?"

黎江合觉得她像个没断奶的娃娃似的,跟异性约会,还要想到自家家人,是觉得他会把她卖了还是怎么的?

他有些好笑,决定满足她的愿望,也没忘记向径说不准提他们认识:"我跟向径不熟的,不过他应该都在商学院办公室,你要是想,我可以带你去转转。"

"好呀。"姜喜谢完他,又问:"阿径在学校里还好吗?"

这是打听私事了。

他们兄弟之间有规矩,不在他人面前揭对方底。

黎江合道:"学习挺好,其他方面,我们不熟,不太清楚。"

……

商学院办公室里,向径正在整修大广赛文件的终稿。

他的团队,几个人全靠他带,其中两个女生,都长得不错。

向径对美女,一向来者不拒,他要是心情好,帮忙那个奖也是小事。

"向学长,晚上有空,我请你吃个饭呗?"坐在他对面的女生说。

向径微顿,视线微微下瞥,女生白嫩的腿,此刻正若有似无的往他小腿上靠,他没动,后者变本加厉。

"学长,总要让我感谢感谢你,是不是?"

向径懒散的说:"行啊。"

"那你答应了啊,可不许反悔。"看来向径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难撩嘛,女生有些得意。

本来还想故意问两句他有没有固定女朋友的事,但办公室的门却被人给推开了。

是黎江合,以及一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女生。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向径在看到来人时,似乎不太耐烦的皱了皱眉,有些厌恶。

女生知道黎江合是来找他的,于是找了个借口离开。

姜喜在向径开口之前就说:"阿径,我是过来找黎江合的,顺道过来看看你的,你要照顾好自己呀。"

向径合上电脑,只"嗯"了一声。

又说:"你跟着黎江合好好玩儿,衢城他比较熟,我走不开,还有事要忙。"

姜喜虽然今天只是想过来看他一面的,但还是有些失落,说话的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好的。"

向径收好电脑,走之前安抚般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走了。"

姜喜因为他这小小的举动,心情好了点。

黎江合给向径发信息说:[你不是说你跟这亲戚不熟,我怎么觉得她挺粘你的?]

[可能她觉得,我这边,跟她不熟。]

黎江合决定,如果他泡到姜喜了,一定要让她远离向径这冷血亲戚。

别以为他不知道,向径平时哪里忙了,他就是单纯不想见姜喜而已。

……

黎江合在晚上,带她去挑战最辣的火锅。

只是出去之前,突然下起了大雨。

黎江合让姜喜在门卫那里等他,他回宿舍去拿把伞。

向径跟女生约好了饭,开车出去时,正好看见她孤苦伶仃的蹲在门口。

女生一眼认出她就是今天和黎江合一起的那位,"这么大的雨,要不要送她一程?"

女生都觉得小姑娘挺可怜。

向径淡淡:"黎江合会来领她走。"

"万一没有呢?黎学长平时也挺多局的,也有可能是他叫她自己回去。"

向径的视线往外扫一眼,蹲着的姜喜,一条腿小心翼翼的曲着。

那条腿受过伤的。

他见过它血迹斑斑、惨不忍睹的模样。

向径的视线收回,平静的道:"走了。"

还是懒得管。

女生突然有些理解了,怪不得很多人说,向径表面看起来偶尔挺暖的,但骨子里,却是冷血动物。

然后,她看见外头的姑娘抬了抬头,看着他们的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五章 乖巧


姜喜觉得,面前的车型有些熟悉。

车子停着一直没动,她站起来,敲了敲玻璃窗子,"是阿径吗?"

里头的男人,侧目,从里头能将外头淋湿的小姑娘看个一清二楚。

车窗并没有摇下来。

半分钟后,车子开走了。

姜喜往后走了两步,继续躲雨。

不是向径呐。

向径车里的女生意味不明的说:"原来你们认识。"

他没说话。

女生又说,"她喜欢你吧?"

向径的手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的摩挲了两下,笑了笑:"这和我,就没关系了。"

女生不过就是试探向径的态度,他的薄情让她心凉,但也让她兴奋。

向径对谁都不喜欢,那她还是有机会,成为改变他的那个。

而姜喜那边,也很快等到了黎江合。

她的头发有点湿,一缕贴着侧脸,纯黑的颜色跟她白白的皮肤相得益彰,又清纯又颓废。她的衣服也湿了,紧紧的贴着上半身,黎江合才知道,小姑娘的身材,是真的好。

他有些口干舌燥,随即反应过来,姜喜刚才就是这副样子等他的,学校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又多,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见了她这副模样。

黎江合心里有些异样,但他不知道自己在异样什么,所以很快被他忽略。

但在带姜喜去吃饭之前,他们一起去买了新衣服。

姜喜花钱,大手大脚。

黎江合沉思,她的条件或许配得上他。

晚上吃烤肉的时候,他给姜喜灌了不少酒,后者单纯,认定黎江合是好人,来着不拒。

姜喜很快就醉了,而黎江合早就订好酒店。

图谋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黎江合抱着姜喜去套间,半路,就有些受不了了。

他也算个情场老手,没想到还能这么没出息。

见了鬼了。

……

向径的手机震了震。

他划开,微信99+的消息里,他只点开了最上面一条。

是黎江合。

[阿径,我要是忍不住把你这妹妹给睡了,你没意见吧?]

向径求之不得:[没意见。]

这一夜,向径睡得挺好。

第二天一早,黎江合在办公室里找上他。

他的语气有点怪异:"你跟姜喜之间的关系,真的就一般?"

向径散漫道:"你想问什么?"

"你那个妹妹,喝醉了酒,喊的可都是你的名字。"

向径没有解释这事,只问:"成功了?"

"我才知道是姜家大小姐啊,哪里敢。"黎江合讪讪道。

姜喜后来清醒了些,跟他聊天的时候,把家底都接了,黎江合还没有到为了一夜风流敢得罪姜家的地步。

"不过姜喜抱着可真舒服,像团棉花似的。"肉多。

有些人瘦,也就看起来瘦,骨子里却是个肉姑娘。

向径对于黎江合的浪言浪语见怪不怪:"人回去了?"

"还没有醒。"

一直到九点,他手机响了。

有人哭哭啼啼跟他打电话,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阿径,我想见见你。"

向径漫不经心的哄了两句,才说:"改天,我忙。"

可等他走到宿舍留下,却看见姜喜正站在大门口,眼睛还是湿润润的。

向径的脸色沉下去。

有些小姑娘,就是学不会听话。

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不乖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6章 小许


姜喜大老远的,就看见了向径。

她急急忙忙朝他跑过去,在他面前站定,本来是想冲进他怀里的,但到底是不敢。

"阿径……"她想诉诉苦。

向径扫了她一眼,说:"上去。"

于是姜喜跟着向径一起进了男生宿舍。

向径一个人住,地方宽敞,他又爱干净,所以屋子里很整齐。

姜喜搓着小手站在一边,等到向径朝她伸出手了,她才跟获得批准似的,往他怀里扑,委委屈屈的:"阿径,昨晚有人占我便宜。"

她醉醺醺的,根本不记得人是黎江合,以为他只是送她到酒店。

向径的视线往她身上扫一眼,拉开衣领,白到发光的沟壑旁边,的确布满了被"欺负"的痕迹。

姜喜这种身材,就是用来被欺负的。

是男人,都喜欢。

向径也喜欢。

但他更恶心。

只是他又喜欢羞辱她的感觉。

向径的手漫不经心用力捏住她的胳膊,用的劲儿大,姜喜疼的轻轻哼了一声,叫着他的名字阻止他:"阿径,不要这样。"

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冷冷一笑,收敛,温声叮嘱她:"以后在外头,得警惕些,知道了吗?至于昨晚的事,我会替你查清楚,就不必惊动爷爷,免得他担心。"

向径说完,没等她回答,沉着声音钓她:"帮帮我?"

姜喜微顿,然后在他面前蹲了下去。

她帮向径做这种事情有过很多次了,他喜欢的,她都愿意替他做。

向径只凉凉的低头看着蹲着的小姑娘,嘴角勾起,肆意猖讽。

姜家最最尊贵的大小姐,他要践踏、要羞辱,她只会乖乖照做。在他面前,也不过是条可以随意摆布的狗。

结束的时候,他将扣子扣上。视线随意往左侧瞥去,说:"洗手间在那儿。"

姜喜好半天才出来。

嘴巴红通通的,娇艳欲滴。

向径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自顾自打开电脑,处理自己的事情。

她走过去,刚才的事让她有些害羞,声音不太大:"阿径,我坐哪呀。"

向径懒得管她,只说:"等下宿管会上来检查。"

姜喜果然就害怕了,好学生平时最怕的,就是乖巧露底,立刻说:"那我得走了。"

他倒是好心的送她下去。

一路,又提起昨晚的罪魁祸首:"黎江合人不错,你们可以好好认识认识。"

姜喜认同的说:"是的,黎同学对我可好了。"

向径勾勾嘴角。

男人想泡一个女人,自然得下功夫花心思。

不过他不会揭穿黎江合,他的心思,正好他需要。

……

姜喜回到学校,是在下午,正好赶上专业课。

她在课堂上,一直照镜子。

口腔内被磨破了,现在疼得要命,一沾口水就刺痛。

小向径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跟向径那张精致的脸完全不符。

她一边想,一边抬头,同专业的许紫一正盯着手机愁眉苦脸。

姜喜问:"怎么了?"

许紫一叹口气:"男朋友不接我电话。"

姜喜和她,算不上熟,微信也没有加,只有QQ有联系,一时之间,也不太方便做感情分析,况且她也是第一次听说,她有男朋友。

许紫一:"你说,一个男人要是经常不回你消息,是不是心里没你?"

姜喜想起向径,他也不经常回她,"不一定,可能在忙。你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吗,叫什么?"

许紫一说:"其他学校的,姓向。"

姜喜却是一顿,真是有缘,竟然也姓向。

她开玩笑说:"难不成,是向径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7章 带劲


许紫一一顿。

向径是个大名人,很多人认识,也见怪不怪。

可是她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所以犹豫了片刻,还是否认:"不是。"

姜喜本来说的也就是句玩笑话,她当然不觉得是向径。

向径是她的呀。

……

这次省大学生篮球赛的决赛,放在姜喜的学校举行。

姜喜是礼仪队的,一大早的,就在门口当起了迎宾小姐。

来来往往的很多球队,路过时,总爱看她几眼。

姜喜长相不算绝顶,但太清纯太干净,气质算独特,往人堆中一站,很有辨识度。

"这学校女生颜值都挺高啊,比咱们衢大好。"球员当中有人感慨道。

段之晏淡淡的往后扫一眼,女生穿着蓝色礼仪旗袍,还算娇俏,但太干净的,不够骚,就无趣了。

"向径要是来了,肯定要上去勾搭。"

但向径还没来,他有点事,得晚一点。

段之晏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抬着脚往里走去。既然队长走了,剩下的也就都没有再驻足。

姜喜一偏头,就看见了地上的打火机,再看看不远处往里走的穿着衢大校服的一行人,喊道:"同学,是你们的打火机掉了么?"

比赛期间,不准抽烟,敢公然违反规定的人并不多。

段之晏回了头。

他神色淡淡,看着女生蹲下将打火机捡起,往他走来,最后停在了他面前。

姜喜抬头看他,嘴角弯弯,眼角也勾成月牙儿:"是你的吗?"

段之晏垂眸,视线从她锁骨往下扫,从旗袍的领口望去,景色宜人。

清纯的脸,浪妇的身材。

段之晏忽的抬头一笑,灿若星河:"谢谢,是我的。"

一群人面面相觑。

段之晏呐,可是从来不笑的。

"不客气呢。"姜喜摆摆手,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段之晏敛了笑,冷漠:"走了。"

……

姜喜没想到,向径竟然也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是他们学校篮球队的。

姜喜老远朝他摆摆手,声音明显带着几分喜悦:"阿径。"

向径微顿,掀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才散漫的走了过去。

"阿径,你今天要打比赛吗?"

向径:"嗯。"

"那我去给你加油。"姜喜说。

向径的注意力从她脸上往下扫,看到的是她饱满的棉花糖,眯了眯眼睛,到底还是事不关己,懒得提醒她。

姜喜甜甜的笑:"那中午的时候,我可以跟你一起吃饭么?"

向径应了:"行。"

今天见到他,她就很开心了,现在则是更开心。

……

向径是第一次来她学校,姜喜牵着他的手,四处逛,给他介绍了一路。

他老早不耐烦,但情绪掩饰得很好。

向径讨厌聒噪的和天真愚蠢的女生,偏偏这两样,她全给占了。

姜喜一直送他到了篮球场。

里头人多,向径松开了她的手:"我去熟悉场地,你可以走了。"

姜喜有点舍不得,但是她不会耽误他的正事的:"那我走了。"

向径往里走。

里头热闹,都在讨论,说的几乎都是那个漂亮的迎宾小姐。

他不用猜,都能知道说的是姜喜。

同队的球员看见他,说:"向径,你看见那个清纯的女同学了么?"

"嗯。"但姜喜脸清纯,身材并不,算得上是妖姬。

球员小声的说:"你知道不,今天段队长,都对她笑了。"

向径挑了挑眉。

随后他进换衣室换球衣,里头传来压抑的闷哼声。

他自顾自换衣服。

几分钟后,段之晏走了出来,一身自渎以后的气息。

都是男人,习以为常。

段之晏从容的洗完手,"外头在讨论我?"

向径跟他不算熟,懒懒散散的:"嗯。"

"说那个礼仪吧?"段之晏淡淡的说,"不过她并不是清纯款,稍微调教调教,以后带劲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八章 不了


向径慵懒的情绪一收,不轻不重的扫了段之晏一眼,没说话。

段之晏洗完手,抽纸擦干,说:"不过,锁骨上有个牙印。"似乎有了主。

向径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自己看来,他是不在意。

外人看来,他是不清楚。

段之晏没再逗留,转身出去了。

向径漫不经心的偏了偏头,一旁的垃圾桶内,被用过的纸巾上,还沾着液体。

这是段之晏刚刚出来的时候丢的。

他看了几眼,扯了扯嘴角。

……

衢大和m大的对决,是在下午。

上午的时候,就找找感觉和逛一逛。

向径在场地试了五分钟,姜喜就过来了,她带着礼仪队,带领在场的球队,去各自的休息间。

姜喜走了后门,带着向径那一队。

她走最前,段之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队长的缘故,紧随其后,而向径则是随意的走在最后面。

姜喜扫了向径一眼,想让他上来,可他似乎并没有看见,依旧在原来的位置。

衢大的队员们都认识她了,跟着她走的一路上,不怀好意的笑。

姜喜说:"怎么了么?"

段之晏淡道:"不用理会他们。"

衢大的休息间,就安排在一楼,姜喜站在门口让队员们先进去,而段之晏也留下来,最后她要进门,段之晏也正好进,这就导致两人在窄小的门框里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姜喜在前,段之晏在后,上半身无所谓,另一部分……

她被吓到了,飞快的跳开,脸蛋通红,然后有些委屈的看向门外还没来得及走进来的向径。

向径依旧带着几分不着调,跨进来。姜喜确定他是没有看见。

段之晏:"抱歉。"

姜喜松了口气,原来不是故意的。

"同学,我们段队长从来不喜欢欠人的,你捡到了打火机,留个微信让我们队长好好感谢感谢你吧。"旁边的人起哄道。

姜喜说:"不用了,小事小事。"

段之晏却直接把手机丢给她,清清淡淡:"是你加我,还是用我的加你,你自己看着办。"

姜喜:"……"

向径此刻洋洋散散的在脱球衣,房间里都是男人,光着膀子也没什么,而对于她这边的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哦,对了,他是从来不会干预她的决定的。

而且,这些都是向径的队友,加个微信而已,她不可以太小气。

姜喜只好硬着头皮加了他,然后惊慌失措的飞快的离开。

一群人不可思议:"竟然这么胆小。"

段之晏想的却是,他故意在她身后贴着她的画面,确实胆小。

向径对这种桃色八卦不感兴趣,进了内间上床休息。

段之晏也走了进去。

他俩一间。

段之晏看着向径慢条斯理的翻身上床,说:"有点意思。"

向径没什么含义的扫了他一眼。

"这小姑娘,很有可能还是个雏。"所以对于他"不小心"的靠近,她的反应才会那样大。

"所以?"向径连问的兴趣都不大。

"所以,倒不如自己从零开始教。"段之晏冷寂的声音中带了点兴趣,"虽然有主,但对方既然没下口,那不如,我来下好了。"

此刻向径的手机上,还显示着姜喜刚刚发过来的消息:[阿径,你是不是不心疼我了?刚才他们叫我加微信,你好歹替我说句话呀。]

姜喜当场舍不得驳了向径面子,私底下还是要抱怨抱怨的。

向径回:[心疼,对不起。]

却抬头漫不经心的对段之晏说:"嗯,那祝你玩得爽一点。"

段之晏顿了顿,两人对视,最后,又都心怀鬼胎的扯了个笑。

姜喜又发消息过来问向径什么时候去吃饭。

他没回了。

这顿饭,去不了。

……

姜喜等了半天都没有回复,又委屈又难过,抹了抹眼泪。

下午的比赛,她没出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9章 是你


中场换替补上的时候,向径将观众席来回看了眼,没有看见人。

段之晏说:"看什么?"

"没。"

他收回视线。

很快比赛结束,衢大规模大,体招生也多,拿个第一意料之中。

颁奖典礼是在半个小时以后。

向径在几个学校之间,名气很大,有些大胆的女生,直接喊他的名字,几乎全场都听见了。

跟队友一起站在领奖台上的他漫不经心的扬了个笑容过去,偏偏视线,就看见姜喜从外头走了进来,眼睛泛红,显然刚刚哭过。

向径的笑容浅了下去。

姜喜慢慢吞吞的往前走,颁礼花和奖牌,全由队长接着。

段之晏本来就比姜喜要高很多,更何况是站在领奖台上,姜喜给他戴领奖牌,这就免不了要低下头来。

他侧侧脸,鼻尖几乎就抵在她耳畔。

姜喜怕痒,躲了一下。

段之晏又笑了。

身后的一个队员惊悚后退,从礼台上跌下去。

向径凉凉的瞥一眼。

段之晏对姜喜道:"要是我惹哭了你,我道歉。"

他拿着麦,所有的观众都听见了。

一阵喧哗。

姜喜是个极其好说话的人,连忙就说没关系。

段之晏慢慢的直起身子,说:"那球队今天晚上的聚会,你过来玩?"

姜喜除了好说话,还很顾忌别人的面子,段之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就算不想去,也不会直接拒绝的。

"好。"她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反正向径也在,总不会出什么事。

姜喜没有得到向径的回复,的确是有点委屈,但她倒没有真的就生他的气,午饭没跟她一起,或许是因为他有事,所以她自己气一下就好了。

……

颁奖结束,姜喜回了宿舍。

身边的室友还在讨论刚才的比赛。

"向径今天的扣篮,扣得可真好看,他弹跳力真好。"

"向径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不知道啊。"

"……"

姜喜手上的笔被抠断了。

室友说:"姜喜,怎么啦?"

她摇摇头。

只是今天球场上英姿飒爽的向径,她没有看见。

姜喜往外走去,很快就走到了向径休息室的外面,她躲在大杨树后面,给他打电话。

第一遍,向径冷淡的盯着在桌面上震动的手机,没有接。

姜喜又有些难过了,她突然觉得,向径似乎没有那么喜欢她。

但她打第二遍的时候,向径在铃声响的第一遍就接了。

向径散漫的说:"转头。"

姜喜照做,然后看见他此刻正站在她身后。

于是她想也没想就冲过去扑进他怀里了,向径被这巨大的冲击力撞的微微后退一步,没来得及反应,怀里的小女孩就已经抬头封了他的唇。

向径原本柔和的眼底犯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姜喜察觉到他似乎不喜欢她这样,瑟缩了一下,想要扯开,但向径却一把将她抵在树上,单手将她的手握住压在头顶树上,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加深这个吻。

撕咬的凶狠蛮横。

向径像只野兽似的。

她说:"阿径,你轻点呀,我疼。"

他顿了顿,改成轻轻舔舐。

姜喜说:"阿径,我这么喜欢你,你一定要对我好一点呀,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不要被骗走了。"

向径没说话,微微向上,咬她的鼻尖。

姜喜:"以后再忙,都要记得回我消息呀。"

"嗯。"他松开她,安抚几句,说,"回去准备晚上的聚会吧。"

向径的一顿安慰,让她的不安烟消云散。

……

向径返回休息室。

段之晏正对着窗户站着,面前就是刚才姜喜站的那棵树,周围景色,一览无余。

向径无所谓的坐回了自己的床上。

段之晏淡淡道:"我倒是没想到,那个拥有了姜喜却不愿意动她的男人,竟然是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10章 奶味儿


向径没说话,对这个话题没多少兴趣。

段之晏回头,语气平静:"不喜欢?"

他耸肩,语调几分心不在焉:"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这一款。"

段之晏盯了他一会儿,没再说话。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向径对姜喜,完全没兴趣。

……

晚上的聚会,姜喜算是来得比较早的一个。

这会儿包间里面只有几个人,她都是不认识的,就乖乖坐在位置上等向径。

可是等他来了以后,却是段之晏坐在了她的身侧,而向径,坐在段之晏的另一旁,玩了会儿手机,就跟别人聊天去了。

段之晏给她倒了可乐,"小孩子不可以喝酒。"

她成年了,又不好反驳人家,只好求助一旁的向径,后者扫了她一眼,才把自己的啤酒兑给她一半。

都是刚刚成年没多久的男人,讲的话五句里面有三句离不开女人。

其中一个笑得猥琐:"大家那么一个喜欢但是又不敢靠近的对象,是不是?"

而这个笑,是虽然得不到,却可以意、淫。

除了段之晏和向径,大家都连连附和,越讲越污。

姜喜若坐针毡,不习惯听这些话,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了。

她朝向径看去,却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在灌酒。

向径不太正常。

姜喜有些担心,隔着段之晏伸手去拉他:"阿径,不要喝啦。"

这会儿大家都嗨,她的小动作也没有人发现。

只有段之晏,意味深长的扫了姜喜一眼,从他的方向看去,能看见她的侧脸,干干净净的,一点被世俗玷污的痕迹都没有。

不知道什么人家可以把女儿养得这么干净。

段之晏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向径的反应,他这副喝酒的模样,怕是心底早有别人。

难怪,难怪姜喜这样的,也入不了他的眼。

向径又猛喝了几杯烈酒,抬脚出去了。

同样没人发现。

同样只有在意他的姜喜跟了出去。

.

向径腿长,竟然很快不见了踪影。

姜喜找到他,是在楼下种满枫树的楼底,此刻不过夏季,树叶还全是嫩嫩的颜色,绿得耀眼,绿得生机勃勃。

向径就坐在树底下,闭着眼,单凭侧脸,就已经好看得惊天动地。

她轻轻的走过去,蹲下来,说:"阿径。"

阿径。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用最温柔的语气喊出的两个字。

向径微微睁眼,面前人影恍惚,似乎回到那一天,漫山遍野的雪,他被困在一个两米深的陷阱里,热心的小姑娘好心伸手救他,却被他借力拉下坑底,最后他以她做台阶,翻了上去。

小姑娘在坑底昏迷冻了一天一夜。

最后救援队到,他早已吃饱喝足,重新跳下洞里,脱光衣服盖在小姑娘身上。

最后,他被感谢,小姑娘冻坏了一条腿。

姜喜的小脸蛋慢慢凑近他,向径却一把将她拉到腿上,右手将她双手固定,左手轻挑的捏住她的下巴:"喜欢我?"

她点点头。

向径:"有多喜欢?可以为我死么?"

他凑过来,满身酒气。

姜喜说:"阿径,你喝醉了。"

向径邪邪的挑起眼角,笑:"小喜儿,要是哪一天你不喜欢我了,那你只能去死。"

她害怕了,疯狂喊他的名字。

喝了酒发起疯来的向径,讲话好可怕呀。

向径却在这时候闭上了眼,安安静静的。

姜喜叫了几声,他都没有反应。

睡着了。

姜喜叫了出租车,带他去她的小公寓。

她精疲力尽的将他带进了房间,正进浴室打算洗洗脸,却被人从背后拥住。

温热的鼻息打在她耳畔。

向径一向守本分,很少这么撩她的。

姜喜红着张脸说:"阿径,你没有睡着啊?"

向径的气不明,几分撩拨,几分情动,少许阴冷,:"你这么甜,我怎么睡得着?"

呼吸入鼻,全是若有似无的奶味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厌尔》

第10章 奶味儿


向径没说话,对这个话题没多少兴趣。

段之晏回头,语气平静:"不喜欢?"

他耸肩,语调几分心不在焉:"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这一款。"

段之晏盯了他一会儿,没再说话。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向径对姜喜,完全没兴趣。

……

晚上的聚会,姜喜算是来得比较早的一个。

这会儿包间里面只有几个人,她都是不认识的,就乖乖坐在位置上等向径。

可是等他来了以后,却是段之晏坐在了她的身侧,而向径,坐在段之晏的另一旁,玩了会儿手机,就跟别人聊天去了。

段之晏给她倒了可乐,"小孩子不可以喝酒。"

她成年了,又不好反驳人家,只好求助一旁的向径,后者扫了她一眼,才把自己的啤酒兑给她一半。

都是刚刚成年没多久的男人,讲的话五句里面有三句离不开女人。

其中一个笑得猥琐:"大家那么一个喜欢但是又不敢靠近的对象,是不是?"

而这个笑,是虽然得不到,却可以意、淫。

除了段之晏和向径,大家都连连附和,越讲越污。

姜喜若坐针毡,不习惯听这些话,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了。

她朝向径看去,却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在灌酒。

向径不太正常。

姜喜有些担心,隔着段之晏伸手去拉他:"阿径,不要喝啦。"

这会儿大家都嗨,她的小动作也没有人发现。

只有段之晏,意味深长的扫了姜喜一眼,从他的方向看去,能看见她的侧脸,干干净净的,一点被世俗玷污的痕迹都没有。

不知道什么人家可以把女儿养得这么干净。

段之晏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向径的反应,他这副喝酒的模样,怕是心底早有别人。

难怪,难怪姜喜这样的,也入不了他的眼。

向径又猛喝了几杯烈酒,抬脚出去了。

同样没人发现。

同样只有在意他的姜喜跟了出去。

.

向径腿长,竟然很快不见了踪影。

姜喜找到他,是在楼下种满枫树的楼底,此刻不过夏季,树叶还全是嫩嫩的颜色,绿得耀眼,绿得生机勃勃。

向径就坐在树底下,闭着眼,单凭侧脸,就已经好看得惊天动地。

她轻轻的走过去,蹲下来,说:"阿径。"

阿径。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用最温柔的语气喊出的两个字。

向径微微睁眼,面前人影恍惚,似乎回到那一天,漫山遍野的雪,他被困在一个两米深的陷阱里,热心的小姑娘好心伸手救他,却被他借力拉下坑底,最后他以她做台阶,翻了上去。

小姑娘在坑底昏迷冻了一天一夜。

最后救援队到,他早已吃饱喝足,重新跳下洞里,脱光衣服盖在小姑娘身上。

最后,他被感谢,小姑娘冻坏了一条腿。

姜喜的小脸蛋慢慢凑近他,向径却一把将她拉到腿上,右手将她双手固定,左手轻挑的捏住她的下巴:"喜欢我?"

她点点头。

向径:"有多喜欢?可以为我死么?"

他凑过来,满身酒气。

姜喜说:"阿径,你喝醉了。"

向径邪邪的挑起眼角,笑:"小喜儿,要是哪一天你不喜欢我了,那你只能去死。"

她害怕了,疯狂喊他的名字。

喝了酒发起疯来的向径,讲话好可怕呀。

向径却在这时候闭上了眼,安安静静的。

姜喜叫了几声,他都没有反应。

睡着了。

姜喜叫了出租车,带他去她的小公寓。

她精疲力尽的将他带进了房间,正进浴室打算洗洗脸,却被人从背后拥住。

温热的鼻息打在她耳畔。

向径一向守本分,很少这么撩她的。

姜喜红着张脸说:"阿径,你没有睡着啊?"

向径的气不明,几分撩拨,几分情动,少许阴冷,:"你这么甜,我怎么睡得着?"

呼吸入鼻,全是若有似无的奶味儿。

继续阅读《厌尔》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