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苏皖(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李娜
简介:一纸契约,一千万赎金,她沦为恶魔总裁的贴身近侍!曾经的千金小姐,如今变成了他的玩具,他想尽办法折磨她,只为让她生下一个男孩,亲手报复她们家?!为逃狼窝,她学媚术,献香汗,誓要查清到底是谁在操纵她的人生……
角色:李娜,苏皖
李娜,苏皖(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少爷,特别表演开始了


蜜色精瘦的腰,带动着床头的挂饰,叮当作响。
李娜试图去亲身前男人那张惑人的脸。这张脸实在太好看!
男人薄唇似乎一笑,深邃的黑眸中溢过异样的神色,让人难以猜出他心中所想。
女人面容俏丽,眸中宛如一汪春水,只怕任何男人都会为之疯狂。
他却例外的冷静,深邃的眼并没有迷恋,只是做出一些本能的反应。
李娜只觉自己已经深陷,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如此富有,如此有魅力的男人。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音响起。
男人的身子顿了一下,李娜眼中带着不耐的怒意,她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亲近身前这个宛若神祇的男人,此刻却又被人打扰,而她偏生不敢露出半点不悦,只微微含笑,等待着男人。
男人似是不准备接电话,李娜面露喜意,
“叮叮叮……”那电话似乎不死不休一般响个不停。男人黑色的眸一冷,拿起电话:“给我一个不开除你的理由!”
他讨厌这种时候被人打扰。
“少爷,特别的表演——开始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紧张不安。
“谁在表演?!”
“女人,少爷您要的那个女人!”
男人的神情微愣,浅淡的笑意忽而变得浓烈,眼里都是笑。
他放下电话,缓缓起身。
“唔,少爷,您……要去哪儿?”李娜只是无辜的嘟着红唇,小心翼翼的问,饶是心中已然尽是怒火,面上却也不敢有半点表露。
男人并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穿上自己的衣服。
眼看着男人即将离去,李娜面露焦急,柔声唤着:“少爷……”
“女三号的角色,定给你。”男人打起了领带,声音理智的说道,却并不像对李娜的安慰,而是警告。
李娜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不是女一号吗?”
男子冰冷着脸,片刻功夫收拾好一切,修长的手在拉上门扉冰凉的手柄时,才是淡淡说道:“你……只值这个价!”
“黑夜”最高级的钻石房,只有身价过亿的客人,才能入内。
这里每一天都在进行着最肮脏的游戏。
表演台的后面,苏皖双手被人反剪在后,紧紧的绑着。
她嘴里被塞了异样的东西,强行喂下的药,似已起了作用!
她被安排在一个昏黄的小房间里,曲腿坐在地上。白瓷般的脸颊,没有一丝的血色,身子正在瑟瑟发抖。
清澈的眼中带着红色血丝,仿佛刚刚哭过,眉目入鬓,狭长妩媚,只是神态过于忧伤害怕,失去了原有的清澈。
她真美,就如黑夜里的精灵。贝齿轻咬着朱唇,眼神因魅药的作用,渐渐变得迷离。
她的口好渴,身子像是置身于炙热的火炉,烈火像是要将她燃烧殆尽。
她甩甩脑子,努力保留自己一缕清醒的意志。正好听到台子上有人喊道:“表演开始--”
突……她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表演开始了,那么她……跟其他那些无辜的女孩儿,又将会被谁带走呢?听说能到这里来的客人,一天也就十位而已!
到这里来的年轻女孩,都欠了”黑夜”的巨额钱财又没能力还,”黑夜”便安排她们去“表演”,若是被客人看上,客人便会帮她们还钱,将人带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2章 :天哪,曾经的千金小姐


今天她们一起来表演的,有十一人,被客人选上的人,便会沦为别人的奴隶,见不得光的情人。若是没被选上的那个……将会送到新加坡黑市赌场,沦为更为不堪的存在。
她的心里那么的害怕,那么的无助。
她不想被人买走,更不想被送到黑市赌场未知的黑暗恐惧中。
连续被喂了近一个月迷药的她,除了瑟瑟发抖之外,对于其他的事情,似乎已经渐渐麻木了。更别说,想出什么好法子来逃跑了……
“各位,擦亮你们的眼睛,今晚出台的第一位表演者——苏皖!”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台下便发出一阵细微的惊呼声。
“苏皖……苏蒋的掌上明珠?!上个月苏氏才破产呢,天哪!她这么快,就沦落到”黑夜”来‘表演’了?”一声讨论声。
“大约是为了替她跳楼的父亲还债……借了”黑夜”的钱,以身抵债……来找人替她还钱了吧?”
这些声音,苏皖都未听见。
此时,她嘴里的异物被人取下,有人强行架起她的身子,用白色的轻纱将她随意裹住,打了一个结,稍稍一动,便是若隐若现。
她的骄傲似乎在这一刻全部被倾覆……只是变得那么的卑微,犹如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展示在嘲笑她的人面前。
她一上台,便被无数双眼睛紧盯……
她尽量的埋着头,美丽的脸,被长发密密的遮盖。她不希望那么快就被人带走,若是没人肯替她还钱,亦要等几天才会被送到新加坡,说不定……还有机会逃走。
对,就是这样!
主持人手里拿着硬尺鞭走到她身边。她的下巴被抬起,狠狠一勾,长发散落,让她那动人的脸,正对着下面十双锐利的眼睛……
“各位,想必你们都认得这张美丽难忘的脸,也是我们今晚的开市舞蹈小姐,她欠我们”黑夜”的钱,一千万——”
“欠这么多?看她那个样子,最多也就十九岁而已,竟然要替她还一千万?”有人大声的抗议。
苏皖一喜,太好了,若是没人替她还债,她兴许还有一线的生机。
坐在下面的人,都是这个城市最上乘的衣冠禽兽。
苏皖不想让自己成为下面这些人的所有物,那只会让她厌恶自己,痛恨自己。
可是……她的身子渐渐变得无力,她没有能力解救自己,更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去留。
正在苏皖暗暗担心间,能说会道的主持人开口了。
“各位,想必你们对于她的美丽,都是没有异议了,至于岁数……你们应该知道,这个年龄,是非常好的,她可是最高贵的千金小姐,只不过替她还一千万而已,带回去,她会好好的报答您的……绝对是值得的,何况她还是我们表演的第一位美人……”
“黑夜”对于第一位表演者,总是在意的。没人看上替其还债,怕是意头不好。所以挑选的,算是上乘的年轻女孩。
“这样的小丫头,看起来像未成年一样,老子没兴趣,先走了!”一个粗鲁的男人一口东北口音,话一说完,就离开了。
苏皖勉强的睁眼看去,微眯的眼,被长卷浓密的睫毛盖住了少许的目光,药力又使她失去了力气,她只是渐渐的睁大眼睛,看着离去的男人暗暗庆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3章 :天价契约


她此刻是多么的希望,这个男人可以带动更多的男人否认自己,给她再多一点的时间,虽然有可能被送到新加坡多了一分危险,但是,也多了一分机会。
兴许她爸爸以前的某个朋友,愿意出手相助。兴许老天爷,还没有完全的瞎眼!
门口有人留那个走了的男人,终究是失败了。
苏皖兴奋的垂目,掩饰心中的一丝丝喜悦。却发现最前座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格外打眼。
到这里来的客人,都是富贵非凡,自是不想被人知道身份,所以他们便会各自带上面具,这也不足为奇。
可奇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平静中带着深邃的冷漠,苏皖只是稍稍一撇,便有种威迫感传来。
真奇怪。
“东北汉子就是不懂得欣赏含蓄美,老子喜欢这女人,这可是千金小姐。苏蒋那是捧在手心里疼的,虽说家里垮了,可她的气质和内涵是在的呀,你带她回家便会得到‘回报’……她还会弹钢琴,画油画呢!哈哈哈……我替她还了,另外我多送二百万作为利息,感谢”黑夜”教出这么优秀的女孩。”一个标准的广东腔响了起来。
苏皖听了这话,一阵的恶心,又开始害怕起来,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被这人给带走。
“我也喜欢她,我多送五百万给”黑夜”作为利息……”右边的一个客人,也是低低的开口。
“我……我也给五百万利息,再加一台宝马敞篷的跑车!”广东腔又开口了,一双眼猥亵的看着苏皖。
白炽灯打了下来,照着她更是美丽无双,她的脸颊渐渐变红。
“我也来凑个热闹,除了你们说的利息外,给这女人……再加一套中心广场的商铺。”右边的客人也不相让,苏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很斯文。
“我加两套,非要跟老子抢么?”广东腔似乎怒了。
“三套!”
“一层楼,我出——一层楼!”冷冽的声音响起,室内猝然安静下来:“除了你们所说的条件之外,我再多加整整一层楼!”
苏皖心一沉,望向开口的人。
居然是坐在最前首,那让她觉得威迫的男人。
“哇……一层楼……中心广场一层楼的商铺,见鬼……他怎么可能有?”下面有人惊呼。
“黑夜”这个月欠钱的最高的‘表演者’,也只是四千万而已,那个女人,是世界名模。
苏皖虽然美丽,却也不值这个价,大家都以看疯子一样的神情,看着前头低声开口的男人。
“你们是故意跟我抬杠么?是”黑夜”的托儿吧?一层楼,一层楼你说的是乡下的猪圈吧?”广东腔翻脸了,骂骂咧咧,大约觉得失了面子。
要知道,”黑夜”向来只收现金现物,五百万现金,一台宝马,加一层楼就算对于这些有钱的人来说,也是很难立刻拿出。他这样说,也是合理的。
然,周围的人,都以同情的目光看着广东腔。
谁都知道,能坐在”黑夜”拍卖室的第一排,绝对是超级BOSS!绝对不可能是托儿!
“你知道吗?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我家一个佣人开的车,都是兰博基尼?!你敢得罪我?”
“怎么?不敢开口说话了?别以为我才到滨海市来,就以为我好欺负,我告诉你,我老爸可是……”
“兰博基尼那种小空间的车……看大门的都不开!”银色面具男人缓缓开口,充满了磁性的声音,低沉又好听,那语调,就犹如帝王一般自信尊贵。
全场却是一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4章 :带走


“哈哈哈哈……你真是会说话,空间小?那你开什么?说出来,吓吓老子啊!”
男人再未开口,因为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并不是嘲笑,语气平淡的就像问候,完全不是故意诋毁。他只是看了一眼主持人。
“拖出去!”
“黑夜”的主持人立刻会意,一开口,便有人将那还在骂人的广东腔拖出去了:“好小子你记着……我一定会查出你的身份……我一定要让你后悔今天跟我争夺……”
很快,小插曲过去,场内重新安静。
“一层楼,有没有人能够拿出更诱人的条件……有没有?”主持人脸上又挂上了笑。
“那么……苏皖小姐,将会被送去‘感谢’这位先生……”
苏皖听着主持人兴奋的叫喊,心只是不停的往下掉,往下掉……
她多希望有人继续开更多诱人的条件,哪怕拖延一点点的时间,也是好的……然而,已经有人喜欢她,终究是要被人带走,拖延一会儿……她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心中那可怜的自尊和骄傲还在隐隐提醒她,她曾经是一个高贵的千金小姐。
“一层楼作为最后的感谢品……”
“啪——”
一锤定音,终究是无人问鼎这个疯子般的“天价”!
苏皖苦笑一声,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
“先生,苏小姐今晚……跟您走!”主持人高兴的宣布。
立刻有人给了两大箱美金和房产转让合同,这里,只收现金现物!
男人只是起身转头离去,没有说话,冷冽的眼神在灯光下格外的平静,没有现出一丝的情绪。
苏皖的药效似已完全发作起来,看向那个背影,只觉伟岸健壮……似乎,事情也不见得那么糟糕,兴许,他能在这个男人的眼皮下逃走,也不一定不是么?
苏皖被一个女人披了件衣服扶着带走,炙热的身子,只是难受不安。
“少爷,是不是回家?”扶着苏皖的女人,声音镇定。稍一推攘,让本就身子没力的苏皖一倒,到了面具男人的怀中。
从未跟男人如此接近的她,愈加觉得这僵硬的怀抱,那么的舒服。
“该死--”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皖听到他低咒了一声。
“救我!”苏皖扭股糖似的钻进男人的臂弯,她此刻,是有多么的矛盾。
她知道,她必须要跟男人……不然……身子只怕会被这莫名的火给烧裂。
可是,她不能,不能让自己保留了十八年又四个月的身体,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回山湾的房子。”淡淡的几个字,平静的叙说,不是冷漠,只是冷静。
细一听,这冷冽的声音格外的好听,就仿佛……拉提琴时,那低沉蛊惑的声音。
广东腔说错了,苏皖擅长的不是钢琴,是大提琴。
“哒哒哒……”巨大的声音传来,一阵阵风吹起,被披在苏皖身上的衣服,薄弱的掉下,外面的空气,那么的冷,可是苏皖的身子,却烫的吓人。
她此刻满满的皆是对自己未知未来的害怕。
平日里就胆怯的她,此刻却哀求一般,看着将自己环进臂弯的男人。
可是……她的理智却告诉她,想办法逃,想办法避免,想办法……保护自己。
斜长的美目里,只是无尽的挣扎,纯净如水的眼里,百般的魅人,一下一下,勾勒着男人的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5章 :温暖的怀抱


男人银色面具下那漆黑的瞳孔微眯,环着苏皖的手指狠狠一紧,似为了发泄什么一般……苏皖的手臂,起了清晰的五指红印。
苏皖只是觉得脸如火烧……他竟然将她的高贵和尊严,轻易就狠狠踩到地上。
然而,她此刻又能辩解一些什么呢?
她只是替自己还了巨额贷款的金主而已。跟他回家“感谢”他,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难怪他嫌弃兰博基尼空间小……”广东腔响起了惊讶的呼吸,吞吞吐吐的说道:“他,他居然,开直升飞机?!”
“哒哒哒……”那激烈的声音继续无止境的响起。
苏皖后知后觉的一阵寒冷,也才发现,眼前竟然停了一架飞机……
苏皖忽而被人打横抱起,巨大的风,只能迫使寒冷的她,将小小的身子,缩进那温暖的怀抱。
很奇怪,此刻明明身子那么渴望男人的她,却只是觉得这个怀抱让她安心,让她温暖……她明明那么想逃跑,可是不知道为何,却觉得也许这个男人,不会折磨她……
兴许因为苏皖一直强忍着,又或许,知道自己是暂时跑不掉了,此刻……她,沉沉昏了过去。
昏睡前最后一个念头,便是直升飞机真吵,言情剧里男女主角在直升机上谈情说爱都是假的,真的,好吵好吵……
昏暗的房间内,苏皖缓缓的醒了过来。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只能缩到床头,紧紧的用被子裹住自己。
房间里响起另一道平稳的呼吸,在这静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她知道,肯定是带自己回来的少爷。
正想着,传来“砰咚”一响,本来不大的声音,却吓了苏皖一跳。
是门被打开的声音。恍惚中,借着远处的光,似乎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晃了出去,绝世一张帅气的脸,只能看到一个黑暗的轮廓。
苏皖一愣,随即庆幸的想着,莫非这人打算暂时放过自己?
一想到此处,她立刻溜下床,准备去锁门。
手刚一摸到冰凉的手柄,门却忽的再次被推开。苏皖就像一只被吓到的兔子,慌忙退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身子触到冰冷的地板,生生的疼。
“踏踏……”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只是往刚才那坐过的椅子走去。
“你是……”分明知道他就是替自己还债的金主,苏皖还是忍不住颤抖开口,迅速往床边缩去,随手扯住被子,将自己裹好。
此刻,她是多么的想开口求饶,多么的想说……等自己赚了钱,一定会还给他,求他不要为难自己。
可是这些话听起来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无知……
更何况,她只怕是穷极一生,也还不起,她如今已经不是苏氏的千金小姐,只是一个一身是债的落魄小姐而已。
“请您……再等等!再等两天,好么……”怯懦的声音响起,清脆中,带着丝丝无辜的甜腻颤抖。
至少,让她多准备一下。至少……给她一点时间,兴许能想到别的法子,再不济,兴许能逃走。总之,她现在是不能接受的。
殊不知,这样的恐惧,最是能引起男人的兴趣。
身边的床忽而一沉,被称作少爷的男人在床边坐了下来。
苏皖身子片刻悬空,手臂被人一牵,就被拉进一个宽大的怀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6章 :协议


苏皖别过头,外面似乎一丝的月光也没有,男人的脸,黑暗中只能看到眼中星点的亮光而已。
他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绝美的脸庞,她猛然侧过头,她厌恶这样的自己,厌恶别人的触碰,只要一想到下一刻即将可能会发生什么,她便恨不得去死,解脱后便是一了百了,可是她不能,她放不下哥哥,如果她没了,那哥哥岂不是真的完了。
纤白的手,挣扎着想推拒着他的身子。却被他突然绑住!
“想见到你哥哥,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吗?”男人开口,声音带了一丝不耐。
“哥哥?!”苏皖身子一怔,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你知道我哥哥在哪里?!”
男人并没有说话。
“是不是我乖乖听话,你就让我见到我哥哥,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停了一会儿,苏皖问道。
她娇小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眸中满是激动。
“是!”男人简单的答了一个字。
“好,我听你的话,何况……我已经被你带回来了,又能如何呢?”苏皖似是说给男人听,又似安慰自己。
自从苏氏破产以后,哥哥便被债主追杀,到现在还不知道生死,更别说振作了。
若是这个男人能够帮她找到哥哥,并且让哥哥振作……她什么都是愿意的。
男人似乎很满意苏皖的回答,嘴角微勾,尽是笑意。
那一瞬间,饶是苏皖也险些失了神,男人即便是带着面具,但只露出的唇角,便极具魅力。
只是,她只是他买回来的奴隶,他和那些权势滔天,但暗地里却尽是暗黑肮脏的权贵又有什么不同?
她该是厌恶他的,即便他买了自己。
夜色渐暗,迷蒙旖旎的房间内,尽是温情……
待苏皖醒来之后,已然天明,而身侧昨夜的那个男人早已经不见了,想来是在她还未醒时一早便离开了。
“叩叩叩……”门口突匹的响起了敲门声,打断了她的遐想。苏皖身子一缩,害怕的向后退去。
昨晚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顷刻间回到脑海,一点一滴,历历在目。
“苏小姐,我是白玫,该吃早餐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若是苏皖没听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少爷身边的女助理。
“请进!”苏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
门被推开,一个干净利落,面容清秀的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大约就是白玫。
她手里拿着一套衣服和一个牛皮文件纸袋。白玫走到床边,一一递给苏皖:“穿好衣服,苏小姐将这个协议签一下!”
“协议?什么协议?”苏皖一惊,问白玫。
“黑夜”的钱款是非法的,难道少爷想要她签署合法的自愿条款?
“还款协议,少爷与您的还款协议,少爷选中苏小姐,做情人!”白玫云淡风轻的声音,轻松说道。
“还款协议?情人?”苏皖听着这些可笑的词语,连笑的气力都没有:“什么意思?”
“因为少爷选中了苏小姐!”白玫并没有不耐,只是再一次解释着等于根本没解释的话语。
“不管他为什么选中我,不过我想……我有权利不签的。”苏皖的手,机械的拿起放在床边的衣裳穿着,看着自己肌肤上那一道道伤痕,只是触目惊心的悲哀。
“苏小姐,您有权利不签,除非……您不想再见到您的哥哥,让他振作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7章 :条件


“轰--”
白玫的话就像一枚炸弹一般,轻易就将苏皖的防备给摧毁。
哥哥,哥哥……
哥哥已经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唯一一个亲人。
那是她的软肋,昨晚,少爷便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才摧毁了她的防线。
苏皖的手,狠狠的握成一个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那么的无助。
“签吧,少爷说,只要你答应,也许……你还会生下一个孩子,少爷喜欢男孩儿,等到你生下男婴,少爷就会放你走,钱也不必你还了,少爷还能让你哥哥重新崛起。”白玫淡淡的说道,公式化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的怜悯。
“……还要,生下男婴?”苏皖似乎抓住了话里的重点:“为什么要生男婴?为什么要选中我?”
白玫道:“少爷并没有结婚,只是想处个优秀的女孩,生一个孩子而已,苏小姐很优秀。其他的,少爷没交代。”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从这个少爷的作风来看,他必然是滨海市里数一数二的富豪了,按理说,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应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想要找个女人生孩子还不容易吗?为什么要选中苏皖呢?她就算再优秀,也不值得他如此大费周章吧?
“不行,你不说清楚原因,我不会签的。”苏皖毫不妥协,她不签字,谁也没办法勉强,就算按压着她签字,笔迹不一样,那亦是没有法律效应的。
她穿好衣服,高傲的下床,就如往日在苏家一般,如一个高傲的千金小姐。
白玫并不着急,转身出门,不过片刻功夫,又回来,手里多了一个碟片。
碟片被塞进,片刻,电视本来灰暗的画面上,开始出现一幕狠绝的打斗场面。
有三五个高大的黑衣男人,正围着一个醉鬼在拳打脚踢,一丝丝的力气都没有留。
那醉鬼身上衣服本就凌乱,被踢打着,似乎酒醉让他失去了知觉和反抗的能力,他只是蜷缩着,无力的躺在地上……
苏皖惊讶的捂住张大的嘴巴……
下一刻,便是不可思议的冲到播放机前,凄厉尖声喊道:“哥哥--”
“啪嗒--”电视机忽然被关上。
苏皖一怔,只是咻咻的吸着冷气,内心就犹如千万的火山在奔腾着,让她无法息怒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的一切……到底都是为了什么?老天爷,如果你还有眼,你睁开看看受苦的人,为什么那么的不公平?
苏氏企业的经营,一向遵规守法,为什么会一夜破产?
爸爸坐牢自杀,妈妈忍受不了也跟着殉情。
哥哥变得颓废不堪,到处躲避债务,而她……被人安排在这个华丽的城堡里,做一个可笑的情人……
她咻咻的吸着冷气,内心根本无法有一丝一毫的平静。
幕后一定有一个黑手,幕后的黑手是谁……
“是不是,我签了,便能让我哥哥重新振作,让苏氏崛起?”苏皖的话,平静中带了一丝的狠意。
白玫淡淡的说:“是。您的欠债不必还,苏氏能崛起,你还能跟你哥哥团聚。但还有一个附加的条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8章 :生下孩子就离开!


苏皖深吸一口气:“什么条件?”
白玫道:“生完孩子后……你便远走他方,不要再让少爷看到你的存在,孩子不再是你的,你也不可以跟你的哥哥说,包括这里所发生的任何事情,不然……少爷有办法让苏氏重新倒闭,让你哥哥再次……”
“我签!”苏皖打断她的话,眉头蹙了一下,少爷……目的似乎是要她生一个孩子。
她知道,不管如何,她都逃脱不掉了。
被恶魔选中的人,永远没有说“不”的权利。
“若是怀了女婴呢?”苏皖刚写下一笔,抬起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男婴生,女婴打掉!”
苏皖一愣,双手颤抖,签下了两个字“苏皖”。
这个少爷,一定是个恶魔投胎,可是,他为何要选中苏皖?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是深夜。
苏皖在凌晨的时候被白玫带到这个漆黑的房间。
“扣扣,踏踏……”外面响起了开门和男人进来的脚步声。
苏皖只是将自己用被子包裹起来,尽量让身体陷入床榻里面,只希望自己缩小,缩小,再缩小……
男人只是淡漠的目光盯着她,不带半分情意。
是了,他们之间本来也就只存在交易,她替他生下男婴,他帮她找回哥哥。
当初也是他将自己买下,自己本来也就是他的奴隶,而如今反而因着一纸协议有了逃离他的机会,自己也算赚了不是么?
但心中还是难以抑制的满是苦涩。
“为什么选中我?我,我哥哥呢?”苏皖还是忍不住颤声问道。
小小的身子,可怜的发抖。
就如一直受了惊吓的小鹿,双眸只是低低而垂,只能看见颤抖的睫毛,睫毛下,是被掩盖起来,那因为害怕而转动的漆黑双眸。
“你没有问话的权利,只要我们生下男婴,你哥哥就会安然无恙,假如你们想兄妹团聚,可以到别的城市或者国家,我都可以帮助你们苏氏起来。”
“我只是想见见哥哥而已,他现在……怎么样了?”苏皖的声音那么的卑微,委委屈屈的,娇弱的身子隐隐颤抖,不知是担心哥哥,还是害怕接下来要做的那些事……
“还不明白吗?我说过了,你没有问话的权利。”男人丝毫都不退让。
“我知道了!”苏皖缓缓的哆嗦了起来,双手艰难的解着衣衫。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那薄如蝉翼的眼睑下,是一双因为害怕而不停滚动的眼珠子。
有趣极了。
男人的唇角,勾勒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苏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牺牲自己的准备,可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当男人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的躲开。
男人似是感受到了苏皖的抵触,此刻的她和昨晚宛如两个人。
是了,昨晚的她是服用了药物的,而此刻是她许才是真正的她。
生涩的像个小姑娘,却又无意间的撩动他。
真是有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8章 :生下孩子就离开!


苏皖深吸一口气:“什么条件?”
白玫道:“生完孩子后……你便远走他方,不要再让少爷看到你的存在,孩子不再是你的,你也不可以跟你的哥哥说,包括这里所发生的任何事情,不然……少爷有办法让苏氏重新倒闭,让你哥哥再次……”
“我签!”苏皖打断她的话,眉头蹙了一下,少爷……目的似乎是要她生一个孩子。
她知道,不管如何,她都逃脱不掉了。
被恶魔选中的人,永远没有说“不”的权利。
“若是怀了女婴呢?”苏皖刚写下一笔,抬起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男婴生,女婴打掉!”
苏皖一愣,双手颤抖,签下了两个字“苏皖”。
这个少爷,一定是个恶魔投胎,可是,他为何要选中苏皖?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是深夜。
苏皖在凌晨的时候被白玫带到这个漆黑的房间。
“扣扣,踏踏……”外面响起了开门和男人进来的脚步声。
苏皖只是将自己用被子包裹起来,尽量让身体陷入床榻里面,只希望自己缩小,缩小,再缩小……
男人只是淡漠的目光盯着她,不带半分情意。
是了,他们之间本来也就只存在交易,她替他生下男婴,他帮她找回哥哥。
当初也是他将自己买下,自己本来也就是他的奴隶,而如今反而因着一纸协议有了逃离他的机会,自己也算赚了不是么?
但心中还是难以抑制的满是苦涩。
“为什么选中我?我,我哥哥呢?”苏皖还是忍不住颤声问道。
小小的身子,可怜的发抖。
就如一直受了惊吓的小鹿,双眸只是低低而垂,只能看见颤抖的睫毛,睫毛下,是被掩盖起来,那因为害怕而转动的漆黑双眸。
“你没有问话的权利,只要我们生下男婴,你哥哥就会安然无恙,假如你们想兄妹团聚,可以到别的城市或者国家,我都可以帮助你们苏氏起来。”
“我只是想见见哥哥而已,他现在……怎么样了?”苏皖的声音那么的卑微,委委屈屈的,娇弱的身子隐隐颤抖,不知是担心哥哥,还是害怕接下来要做的那些事……
“还不明白吗?我说过了,你没有问话的权利。”男人丝毫都不退让。
“我知道了!”苏皖缓缓的哆嗦了起来,双手艰难的解着衣衫。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那薄如蝉翼的眼睑下,是一双因为害怕而不停滚动的眼珠子。
有趣极了。
男人的唇角,勾勒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苏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牺牲自己的准备,可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当男人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的躲开。
男人似是感受到了苏皖的抵触,此刻的她和昨晚宛如两个人。
是了,昨晚的她是服用了药物的,而此刻是她许才是真正的她。
生涩的像个小姑娘,却又无意间的撩动他。
真是有意思!

继续阅读《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