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莫阎,曾孙子(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秦莫阎
简介:简介:她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救了一个软萌小正太,却没想到十年后他化身为狼追来了
他先是强取豪夺地要了她的身,再连哄带骗地夺了她的心;
这厢,他爱她,宠她,不知疲倦;那厢,欺负她,弄哭她,不厌其烦
他狂妄,阴狠,腹黑,霸道,对她一见倾心,二见钟情,三见死心塌地,四见非卿不娶!
即使不折手段地娶了她,也要扮猪吃虎地让她真心爱上他!
施小年:“我有拒绝的权利吗?呜呜(ㄒoㄒ)~~”
秦莫阎:“异想天开!”
角色:秦莫阎,曾孙子
秦莫阎,曾孙子(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是他的解药


秦莫阎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快要爆炸掉了,那双眼睛已变得血红,就像地狱来的修罗一般,周身全是煞气。

他咬牙切齿,“奶奶到底在我酒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高大英俊的男人大力的扯掉自己的领带,奋力地撕掉了身上白色的衬衣,纽扣掉了一地,裸露出了他们精壮的古铜色肌肉。

高级管家站在一边,恭恭敬敬如同机器人一般的语气说道:“老夫人说了,少爷您一定得让这一百个女人中的至少一个怀孕,她老人家一定要在10个月后抱上曾孙子。”

“该死的!”浑身戾气的秦莫阎重重一拳砸在了玻璃上,顿时手上鲜血淋漓,玻璃渣滓也掉了一地。

他紧闭着自己的双眼,生不如死地硬撑着,想压住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欲望。

“少爷,您不必这么的隐忍,”管家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三个一丝不挂的妖娆女人,“您真的受不了的话,就不要为难你自己了,这床上的三个女人都等着你的临幸呢。”

一批又一批的女人被送进来,然后又被无情地送出去,少爷一个都没有看上,管家不免有些担心。

秦莫阎突然冷笑了一声,让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看起来残忍无比,突然他一双大长腿走了两步,就来到了床边居高临下。

床上的几个女人兴高采烈,放肆大胆地舒展开了自己的身体,极尽全力的摆出了火辣勾人的姿势,准备承接的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恩爱。

秦莫阎大手一挥,扯过床单便把这三个女人给包了起来,然后再冷情且用力的一扔,三个女人便朝门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纷纷摔在了地上。

三个女人摔得鼻青脸肿,哭得梨花带雨,凄凄惨惨的望着管家,又极其无辜的看着秦莫阎。

她们纳闷,自己的身段前凸后翘,脸也美得花枝招展,怎么在秦莫阎面前就像个人造塑料娃娃,不能引起他的半点欲望?

秦莫阎一声怒吼:“还不给我滚!”

室内的人心都抖了两抖。

光着身子的女人被秦莫阎吓得花容失色,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管家惊魂甫定地招了招手,低声对女佣说道:“把最后一个女人送进来。”

如果最后一个女人也不能让少爷要了她的话,管家吸了一口凉气,他真的会建议老夫人下次给少爷送一百个男人进来!

施小年面无表情的被抬了进来,她已然心如死灰,她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只是苦笑了一下,认命的接受着被命运捉弄的人生。

妈妈还在医院等待着钱动手术,爸爸的公司濒临破产,一旦能够融资成功,就可以起死回生。

为了自己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她什么都可以承受,这是她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责任和担当。

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人生还有继续下去,等她完成这个契约,她就远走高飞。

管家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然后从外面关上了门,他倒要看看秦莫阎能忍到几时。

那可是世界上最烈的酒,最毒的药,没人能逃得过它的诱惑和诅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2章 男人的定力


秦莫阎嘲讽的笑了一声,管家和奶奶也太看不起他的定力了,前面的99个女人他全都拒绝了,连她们手指头都没碰一下,难不成他还会栽倒在最后一个女人的身上吗?

他嫌弃地瞟了一眼床上的那个女人,可就是那惊鸿一瞥,他见到了她那美得让人心驰神往的样貌!

她还是那副乖乖巧巧的可爱模样,黑黑的睫毛又翘又长,密密的像两把小扇子,眼睛水汪汪的,像湖心亭里的雪。

她整个身体像蒙上了一层迷离的光,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引着他情不自禁地向她靠拢。

竟然是她!

施小年!

他当年布下天罗地网,不计一切代价的找了她5年,可她始终杳无音信,就像消失在这个世界的一般。

这让他伤心欲绝,然后远渡重洋,没想到归国后,她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奶奶啊奶奶,看来糊涂的你偶尔也做了一件好事。

他像一头野兽一般朝床上扑了过去,压在了施小年的身上,然后肆无忌惮地舒缓着自己的欲望。

施小年的眼睛大大的睁着,死死的看着天花板,当秦莫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她的眼角终于滴下了清澈的眼泪。

……

秦莫阎在施小年的身上折腾到了第二天早上,直到累得筋疲力尽,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施小年睡去了,这是他七年来睡得最沉的一个觉了。

天才微微亮,管家带着一群女佣默不作声地来到了卧室里,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把施小年从秦莫阎的怀里面拉扯出来,甚至还收拾走了十分凌乱的床单,最后不做痕迹的走了。

他睡到日上三竿,才被从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给晒醒了。

巨大豪华的欧式别墅,两米宽的大床上躺着壮硕的男人,他一大早便欲求不满。

闭着眼睛,手伸出去,他寻找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佳人,可是手下却空空如也。

他便陡然睁开了眼睛,眼底是一层寒霜,就像那寒冬皑皑白雪掩映下的冰山。

他侧着耳朵听了一下,发现卫生间里面没有响声,然后深沉的眼睛遥望了一下四周,也没有她俏丽的身影。

一股凉意从他的背脊一直往上窜,直到他的脑仁。

那该死的女人,再一次的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他气急败坏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身上有一种凛然的气质,胡乱的套上了衬衣西装长裤,便怒气冲天的出来兴师问罪。

“那个女人去哪里了?”他声音低沉邪恶,语气当中透着一股寒意。

下人们惊恐纷纷,便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快速整齐划一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管家随后就到,然后低头俯首称命的规矩模样,“少爷您要找谁?”

“别跟我装傻,昨天爬上我床的那个女人,她现在在哪里?”他一手就拽住了管家脖子前面的领结,用力的一扯,管家的脸就给憋红了。

“我知道你一向喜欢装聋作哑,对我奶奶又是言听计从,可你也别把我当个傻子!你冒犯了我,可承受得了我的怒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3章 死缠烂打


管家瑟瑟发抖,但是他还是知道自己是谁的狗,要听谁的命令。所以他硬着脖子,违心的说道:“少爷昨天晚上并没有临幸任何的女人,少爷你的定力非常的强,全然没有把这些庸脂俗粉看在眼里面,昨天晚上你一个人硬撑了过去,然后便痛苦地累得睡着了。”

“是吗?”秦莫阎轻飘飘地望着管家,昨天晚上施小年在他身下的那触感是那么的真实,他们血肉交融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他不会相信管家的胡说八道的!

所以他从容地说了一句,“管家的意思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春梦?”

最后“春梦”两个字,他说得咬牙切齿,字正腔圆。

突然一个悦耳的声音在秦莫阎的身后响起,“莫阎哥哥昨天晚上做的可不是春梦,你做的可是我呀?”来人正是米菲菲。

这是一个身穿粉雕玉琢的可爱人儿,当然所有的乖巧温热的表象都是她费尽心思装出来的。

米菲菲昨天晚上旁敲侧击的从自己妈妈那里听到了秦莫阎奶奶刘小琴的计划,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硬要进去帮秦莫阎疏解,可是却被管家挡在了门外。

她死缠烂打,但还是无功而返。

今天一早过来打探消息,正遇上秦莫阎找女人。

她在后面娇滴滴的说道,“莫阎哥哥你好坏好坏的,昨天晚上和我运动了那么长的时间,弄得人家好累好累,所以一直睡到太阳都照到屁股了才从床上爬了起来,莫阎哥哥你可真厉害!”

“昨天晚上那个女人不是你!”秦莫阎转过头来斩钉截铁地说:“你从哪里来就给我滚回哪里去,我不想对女人动手!”

他的样子好凶好凶,米菲菲有被吓到,可是她哪里就甘心这么铩羽而归,所以突然就开始哭哭啼啼了起来,然后指着秦莫阎的鼻子骂:“好你个秦莫阎,你这个负心汉,毁了我的清白之身后,便打算不负责任,我竟然没有想到你是这种男人!”

说完了以后,她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整个房间里面全都是她惊天动地的哭声。

她就是要把这件事情闹大,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和秦莫阎之间发生关系了!

反正她给人的印象一向是纯洁单纯善良的。

秦莫阎现在可没心思怜香惜玉,更不想应付她的胡搅蛮缠,他一手掐住了管家的脖子,“告诉我,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儿?”

管家的脸变得苍白,呼吸极为的困难,可是他咬紧了牙关,然后脖子一偏,便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秦莫阎胸口剧烈的起伏,耳边是米菲菲烦躁的哭啼声,心中埋藏着滔天的怒火无处可发,他的手一松,管家便栽倒在了地上,被涌上来的女佣七手八脚的给搬走了。

秦莫阎手上的青筋暴起,“该死的女人,这一次即使我把整个b市给翻过来,也要把你给找出来!”

米菲菲的一番自作多情没有回应,觉得自己的脸被狠狠抽了一巴掌,所以愤恨地跑回家哭诉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4章 狂妄不羁


秦家的近郊别墅里,施小年坐在豪华的沙发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听到刘小琴又在给管家打电话了,“这个女人到底怀上了没有,都一周了,她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吗?要是被莫阎找来了的话,杀了这个女人,或者让这个女人把孩子打掉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少爷绝对找不到这个地方,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家里面有这一处财产,而且我们的保密工作做的这么的严密,不会被他察觉到的。”管家给刘小琴打包票。

“是吗?”

管家才刚说完,秦莫阎的声音便在他的身后残忍的响起,“管家你还挺自信的。”

施小年和管家惊恐的回头,便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就站在门边。

她快速的低下了头,避免和他直视。

刚才仓皇之间看了他一眼,她已经迅速扑捉到了秦莫阎帅气霸道的脸,然后便惊为天人。

面前的男人是狂妄不羁而英俊非凡的,他的身材高大修长,一身高定的西装让他贵气凌人。

棱角分明的轮廓被灯光照射得忽暗忽明,轻抿的唇折射出淡淡的凉薄,一双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就像冰封在万里雪山下龙潭虎穴。

特别是那勾魂夺魄的英挺剑眉,像一把锋利的宝剑,狠狠地插入到了她的心脏。

他举手投足之间皆是王者的威仪和权贵的清高,不做痕迹地透露着他的骄傲和高人一等。

他双手抱胸,认真的打量了一眼管家,然后直接朝施小年走了过来。

那是怎样的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施小年莫名觉得他有些熟悉。

“少爷,您怎么来了?”管家惊恐的叫道。

“拦住他!”刘小琴在电话那边命令着,“不择手段的把他给拦下来,绝对不能让他把这个女人带走!”

为了让自己的孙子和女人发生性关系,她真是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好不容易才做到了现在这个进程,绝不能功亏一篑!

她的宝贝曾孙子啊!

“来人,快点把少爷带走!”管家突然开口,然后便去拽施小年,想要从另外一边逃出去。

那群黑衣人鱼贯而出,挡在了施小年和秦莫阎之间,形势剑拔弩张,危机一触即发。

秦莫阎冷笑着给了他们一个眼神,“你们忘了现在秦家谁当家了?要命的话就给我滚一边儿去!”

他掷地有声,惊天动地,听得周围的人心里面一颤,便互相对了一个眼神,自觉地让到了一边去。

秦莫阎深情款款的看着施小年,看着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然后慢慢朝她走了过去。

管家挡在了秦莫阎的面前,“少爷你这又是何必?像施小年这种庸脂俗粉何其多,只要你勾勾你小手指头,会有无数的狂蜂浪蝶朝你蜂拥而至,何必为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把老夫人给得罪了?”

“多管闲事!”他脸一下子更黑了,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

管家张开双手挡在了秦莫阎的面前,“少爷不要怪我管的太宽,我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像施小年这种肤浅廉价的女人,老奴我见得多了,她们是最恬不知耻最不要脸的,只要你给她钱,她就会卖了自己的身体,简直和夜总会的小姐没有任何的区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5章 他来了


“你说什么?”秦莫阎的愤怒像狂风暴雨般涌动在了整个房间里面,他转过身来,一下子拽起了管家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的跟前,眼睛里面冒出了嗜血的火花,“你刚才说施小年什么?你再说一遍!”

管家这个时候整个人已经吓懵了,他嗫嗫嚅嚅的,半天也开不了口,他看到秦莫阎那眼里的寒光,知道自己这回玩大发了。

秦莫阎手一用力便把管家给提了起来,悬在空中。

管家颤抖着腿胡乱的在空中踢着,牙齿直打架,“少爷,您放我下来。”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秦莫阎重重地把管家砸在了地上,皮鞋踩了上去,“我的女人也是你的羞辱的?而且还是当着我的面!”

一口鲜血就从管家的嘴里吐了出来,顿时污了他整张脸。

秦莫阎的脚一用力,狠狠的碾压了几下,“当狗习惯了,就不知道做人的分寸了?”

他然后重重地踩了下去,“给我的女人道歉!”

管家吓得魂不附体,急忙答应,“是是是。”

他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朝施小年爬两步,又跪了下来,磕了两个响头,“施小姐,我错了,我不应该用言语来侮辱你,你原谅我吧。”

施小年已经满脸震惊,偏过头去看着秦莫阎这个狂妄霸道不可一世的男人,心里面涌起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她就怔怔地望着这个狠辣的男人的脸。

秦莫阎一脚踢在了管家的背上,管家便顺势滚了几圈,直到嘭的一声撞在了墙角处,这才停了下来。

秦莫阎阴狠地说,“她还没有原谅你呢。”

管家已经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痛了,然后快速的跑到施小年身边,抱住施小年的腿,“求求你,你原谅我了好不好?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还请姑奶奶你原谅我。”

管家老泪纵横,看起来好不凄惨。

施小年心里颤颤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秦莫阎冷笑了两声,“看来施小年不打算原谅你了,那你就去无荒岛接受惩罚吧。”

“什么?”管家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少爷不要!我求求你了!”他使劲的在地上磕着响头,直到把自己的头皮都磕碎了,连地板上也血迹斑斑了。

“把他拖出去!”秦莫阎阴狠的说:“无荒岛我养的那几头豹子最喜欢人肉了,不要让他死得太容易。”

管家失声尖叫着,“不!少爷,你不能这样!”他不要去受那种生不如死的惩罚!

保镖把狼狈不堪的势利眼管家给拖了出去。

秦莫阎随意地捞起自己的袖口,然后笑着朝施小年看了过来。

可是突然惊慌失措施小年站了起来,“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你赶紧给我离开。”

他是来让她把孩子打掉的吗?她的心底泛起了巨大的恐惧。

不!她不能让他得逞。

“别害怕。”他安抚着她的情绪,似笑非笑的说出了这句话,“我就是那天晚上睡过你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6章 我们回去再试试


这听得施小年面红耳赤,于是慌慌张张的退了几步,“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不要占我的便宜,即使口头上也不行。”

她说话的语气温温柔柔的,好像没什么力气,而且嘴唇干干的,略微有些泛白,眼神也没什么精神。

他看着看着,就有些心痛了。

但他还是慢慢的朝她走了过去,他不会放任她在刘小琴的手里,然后任由那个老女人折腾她。

两人的距离就近在咫尺,施小年坐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男人高大的身影就围绕在她的周围,循循善诱,“跟我走吧。”他伸出手去,轻轻的摸了摸她细腻的脸蛋,“离开这个地方,我带你回家。”

“不要。”施小年摇头,她已经没有家了,她防备地看着秦莫阎,“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她的语气可怜兮兮的,好像被他欺压的好不凄凉,让他都有一些为她感到心酸了。

他一步走上前,把她拉了过来,搂自己的怀里,狠狠的按进了自己的胸膛。

他有力的手臂围住了她的身体,把自己凌厉的下巴抵着她毛茸茸的头上,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姣好的背脊,“不要害怕,既然我睡了你,你就是我的女人,所以跟我走。”

他不会再放任她逃离他的身边了,他简直想把她插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成为自己的一根肋骨,永远也不再分离。

施小年在他的怀里拼命的摇头,“我这些天来一直在这个房间里面,从来就没有出去过,绝对没有跟您发生过关系。”

这是一个如同豺狼虎豹般的男人,她要远离他。

秦莫阎笑了笑,然后稍微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把施小年从自己的怀中拉了出来,再捧着她的脸,认真的看着她说,“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回去再试试……我……你一定不会王杰,重来一遍,你就会历历在目了,绝对会记起我是谁的。”

施小年脸大红,好一个不知羞耻的男人,她的双手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推了推,可是他纹丝不动。

“你给我离开,这里不欢迎你。”她皱着好看的眉毛。

“好,我走,我听你的话。”秦莫阎非常干脆地答应了。

她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可秦莫阎霸道一把就抱起了施小年,然后扛在了自己的肩上,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当然是要离开的,但是我也得把我的女人带走。”

没有人敢拦住他!

她小白腿胡乱的在空中踢着,“放开我,你这个变态,我都说过我不认识你了。”

她的小粉拳密密地砸在他的肩上,可从头到尾,身上的男人吭都没有吭一声,就抱着她徜徉而去。

秦莫阎轻轻地把施小年站在了副驾驶座上,然后他从前面绕了过来,进了驾驶座。

开车男人特别的专注,而且那嘴角还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施小年偏过头来,脸上带着愤怒,也有不解,“你现在是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我都说过了那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女人不是我,所以你就不要再做无用功了。”

“那天晚上是哪天晚上?”秦莫阎的脸上泛起了明显的笑容,“就是我们一夜7次的那天晚上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7章 你的手有一点凉


施小年十分的窘迫,她不由得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所有细节都是那么清晰明了,即使在黑暗里面,但可以感到他身体爆发出来的强大的男性力量,他们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而这个男人,现在就坐在她的身边,顿时她如坐针毡,浑身动弹不得。

秦莫阎看到不知所措的施小年,然后腾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柔夷,“我不知道你在顾虑些什么,不过现在你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我成为了你的男人,就有责任护卫你的周全,你应该相信我。”

他稍稍的用了一下力,然后把她的手抓过来放自己紧实的大腿上,再淡淡的说道:“你的手有一点凉。”

这是重点吗?施小年有点生气。

她扯了两下,没有挣扎出来,于是无奈地问道,“那你现在要把我带到哪儿去?你这是在绑架我。你知道吗?”

“我们去民政局。”他语气波澜不惊。

“去民政局干什么?”施小年百思不得其解。

“结婚。”他继续面无表情。

“什么?结婚?”施小年尖叫了一声,“我跟你结婚?”

突然她的心里像被重重地一击,“我怎么可能跟你结婚?”

“你的反应有点大。”秦莫阎若有似无的扫了施小年一眼,“为什么?”

施小年不怒反笑,“为什么?我跟你今天初次见面,你就把我拉到民政局去结婚!你不觉得你非常的霸道无情吗?”

“初次见面?亏你说得出口!难道那天晚上我是在跟鬼做吗?还是一个那么美丽的艳鬼。”秦莫阎……一派风流倜傥的姿势。

施小年又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两眼。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就放过我吧,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心血来潮想要娶我,但是对于我而言婚姻却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不要再来折腾我了好不好?”

她有些心力交瘁,“你有权有势外貌极佳,多少女人对你趋之若鹜,又何必来花时间玩弄我呢?”

秦莫阎听到这话就变了脸色,“在你的心中我就是这么一个放荡不堪的男人,老子这一辈子只有上过你这一个女人,老子上了你就要娶你,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的职责,明白?”

他的话粗俗不堪,她完完全全感受到了他的怒意,可是她不愿意把自己一辈子的自由捆绑的这个男人的身上,她拼命地摇了摇头,“你死了那条心吧,我绝对不会跟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

“你爱的人?呵。”秦莫阎嗤之以鼻。他爱她如命,她却对他半点情感都没有,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看来你是心有所属了。”他的语气并不确定,有些吃味地说道:“是哪个男人得了你的青睐,竟然让你对我不屑一顾?”

他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发怒的前兆。

施小年吓得浑身发抖,她已经被困在他那强大的气场当中无法自拔,一股寒意就从她的背脊升了上来,锥心刺骨,难受极了。

她的慌张他尽收眼底,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残忍,“如果我非要娶你呢?就要一辈子把你困在我的身边,让天天晚上躺在我的身下,夜夜受我的折磨,那你又如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8章 贪婪又放肆


“你……”她气得浑身发颤。

他邪魅的笑了,“你可知道,一个刚刚破过处的男人,那可是力能扛鼎。”

那张妖佞的脸愈发的颠倒众生,祸害无穷。

他真的是被冷情的她给逼出来的!

他出身贵族,血统珍贵,自身能力又极强,在整个亚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敢在他面前放肆!

……可身旁这个小女人就敢!

她竟敢!

他一脸的阴狠,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吞入腹中!

可施小年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她以为为了家族利益牺牲自己的自尊,迫不得已的上了秦莫阎的床,已经到了她忍耐的极限了,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无耻到了这种地步!想方设法的挖苦她嘲弄她!

她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等她生下了那个孩子以后,她一定要摆脱掉这个恶魔!

跟她做交易的只有刘小琴!她跟这个男人没有半点关系,她不能受限于他!

“你放我下车!”她生气的说道。

“如果我不呢?”他根本就没有正眼看她,他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装作对于她的情绪漠不关心的样子。

她立马就朝他扑了过去,然后抓住他的手臂,狠狠的摇动着,“你这个变态,快点放我下去,否则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她的威胁毫无力量感,所以收到了秦莫阎的嘲笑,突然他就停下了车,然后一把按住了她,把她压在座位上狠狠的吻住了。

她柔弱的反抗在他的面前简直是不自量力……

二十分钟后,他便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又为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笑得尤为的满足。

一想起以后日日夜夜都有这么的美味在身旁,他更是心花怒放,满脸的憧憬。

突然座位上的她就哭了起来,“你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的手狠狠地攥住了自己的衣服,“我说过了,我不会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你这样的霸占着我,跟土匪强盗有什么差别!”

本来他对她还有点同情的,可是她又狠狠的戳了他心脏一刀,他手上青筋暴起,想狠狠地揍她一顿却无处下手。

她浑身都软绵绵的,他舍不得她的身体遭受侵害。

他的怒气无处可发,所以一下拿过自己的手机,便打通了高级助理安东尼的电话,“马上给我查,所有跟施小年有关系的男人全部都给我查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我的女人!”

顿时躺在座位上的施小年哭声就停下了,她疯狂地爬了起来,然后抓住秦莫阎的西装袖口,睁大了一双通红的眼睛,“你不可以去伤害他,绝对不可以!”

看到施小年声嘶力竭的表情,秦莫阎更加愤怒了,对安东尼说道:“给你一个小时,把那个男人带到我的面前!”

“不!不!”施小年嗓子都沙哑了,她急切地望着秦莫阎,“求求你别这么做,我们之间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你有怒火的话就出在我身上吧,我不会反抗的,你不要再去伤害无辜了,求求你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1章 解药


秦莫阎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快要爆炸掉了,那双眼睛已变得血红,就像地狱来的修罗一般,周身全是煞气。

他咬牙切齿,“奶奶到底在我酒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高大英俊的男人大力的扯掉自己的领带,奋力地撕掉了身上白色的衬衣,纽扣掉了一地,裸露出了他们精壮的古铜色肌肉。

高级管家站在一边,恭恭敬敬如同机器人一般的语气说道:“老夫人说了,少爷您一定得让这一百个女人中的至少一个怀孕,她老人家一定要在10个月后抱上曾孙子。”

“该死的!”浑身戾气的秦莫阎重重一拳砸在了玻璃上,顿时手上鲜血淋漓,玻璃渣滓也掉了一地。

他紧闭着自己的双眼,生不如死地硬撑着,想压住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欲望。

“少爷,您不必这么的隐忍,”管家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三个一丝不挂的妖娆女人,“您真的受不了的话,就不要为难你自己了,这床上的三个女人都等着你的临幸呢。”

一批又一批的女人被送进来,然后又被无情地送出去,少爷一个都没有看上,管家不免有些担心。

秦莫阎突然冷笑了一声,让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看起来残忍无比,突然他一双大长腿走了两步,就来到了床边居高临下。

床上的几个女人兴高采烈,放肆大胆地舒展开了自己的身体,极尽全力的摆出了火辣勾人的姿势,准备承接的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恩爱。

秦莫阎大手一挥,扯过床单便把这三个女人给包了起来,然后再冷情且用力的一扔,三个女人便朝门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纷纷摔在了地上。

三个女人摔得鼻青脸肿,哭得梨花带雨,凄凄惨惨的望着管家,又极其无辜的看着秦莫阎。

她们纳闷,自己的身段前凸后翘,脸也美得花枝招展,怎么在秦莫阎面前就像个人造塑料娃娃,不能引起他的半点欲望?

秦莫阎一声怒吼:“还不给我滚!”

室内的人心都抖了两抖。

光着身子的女人被秦莫阎吓得花容失色,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管家惊魂甫定地招了招手,低声对女佣说道:“把最后一个女人送进来。”

如果最后一个女人也不能让少爷要了她的话,管家吸了一口凉气,他真的会建议老夫人下次给少爷送一百个男人进来!

施小年面无表情的被抬了进来,她已然心如死灰,她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只是苦笑了一下,认命的接受着被命运捉弄的人生。

妈妈还在医院等待着钱动手术,爸爸的公司濒临破产,一旦能够融资成功,就可以起死回生。

为了自己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她什么都可以承受,这是她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责任和担当。

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人生还有继续下去,等她完成这个契约,她就远走高飞。

管家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然后从外面关上了门,他倒要看看秦莫阎能忍到几时。

那可是世界上最烈的酒,最毒的药,没人能逃得过它的诱惑和诅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2章 她在哪


秦莫阎嘲讽的笑了一声,管家和奶奶也太看不起他的定力了,前面的99个女人他全都拒绝了,连她们手指头都没碰一下,难不成他还会栽倒在最后一个女人的身上吗?

他嫌弃地瞟了一眼床上的那个女人,可就是那惊鸿一瞥,他见到了她那美得让人心驰神往的样貌!

她还是那副乖乖巧巧的可爱模样,黑黑的睫毛又翘又长,密密的像两把小扇子,眼睛水汪汪的,像湖心亭里的雪。

她整个身体像蒙上了一层迷离的光,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引着他情不自禁地向她靠拢。

竟然是她!

施小年!

他当年布下天罗地网,不计一切代价的找了她5年,可她始终杳无音信,就像消失在这个世界的一般。

这让他伤心欲绝,然后远渡重洋,没想到归国后,她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奶奶啊奶奶,看来糊涂的你偶尔也做了一件好事。

他像一头野兽一般朝床上扑了过去,压在了施小年的身上,然后肆无忌惮地舒缓着自己的欲望。

施小年的眼睛大大的睁着,死死的看着天花板,当秦莫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她的眼角终于滴下了清澈的眼泪。

……

秦莫阎在施小年的身上折腾到了第二天早上,直到累得筋疲力尽,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施小年睡去了,这是他七年来睡得最沉的一个觉了。

天才微微亮,管家带着一群女佣默不作声地来到了卧室里,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把施小年从秦莫阎的怀里面拉扯出来,甚至还收拾走了十分凌乱的床单,最后不做痕迹的走了。

他睡到日上三竿,才被从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给晒醒了。

巨大豪华的欧式别墅,两米宽的大床上躺着壮硕的男人,他一大早便欲求不满。

闭着眼睛,手伸出去,他寻找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佳人,可是手下却空空如也。

他便陡然睁开了眼睛,眼底是一层寒霜,就像那寒冬皑皑白雪掩映下的冰山。

他侧着耳朵听了一下,发现卫生间里面没有响声,然后深沉的眼睛遥望了一下四周,也没有她俏丽的身影。

一股凉意从他的背脊一直往上窜,直到他的脑仁。

那该死的女人,再一次的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他气急败坏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身上有一种凛然的气质,胡乱的套上了衬衣西装长裤,便怒气冲天的出来兴师问罪。

“那个女人去哪里了?”他声音低沉邪恶,语气当中透着一股寒意。

下人们惊恐纷纷,便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快速整齐划一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管家随后就到,然后低头俯首称命的规矩模样,“少爷您要找谁?”

“别跟我装傻,昨天爬上我床的那个女人,她现在在哪里?”他一手就拽住了管家脖子前面的领结,用力的一扯,管家的脸就给憋红了。

“我知道你一向喜欢装聋作哑,对我奶奶又是言听计从,可你也别把我当个傻子!你冒犯了我,可承受得了我的怒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第2章 她在哪


秦莫阎嘲讽的笑了一声,管家和奶奶也太看不起他的定力了,前面的99个女人他全都拒绝了,连她们手指头都没碰一下,难不成他还会栽倒在最后一个女人的身上吗?

他嫌弃地瞟了一眼床上的那个女人,可就是那惊鸿一瞥,他见到了她那美得让人心驰神往的样貌!

她还是那副乖乖巧巧的可爱模样,黑黑的睫毛又翘又长,密密的像两把小扇子,眼睛水汪汪的,像湖心亭里的雪。

她整个身体像蒙上了一层迷离的光,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引着他情不自禁地向她靠拢。

竟然是她!

施小年!

他当年布下天罗地网,不计一切代价的找了她5年,可她始终杳无音信,就像消失在这个世界的一般。

这让他伤心欲绝,然后远渡重洋,没想到归国后,她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奶奶啊奶奶,看来糊涂的你偶尔也做了一件好事。

他像一头野兽一般朝床上扑了过去,压在了施小年的身上,然后肆无忌惮地舒缓着自己的欲望。

施小年的眼睛大大的睁着,死死的看着天花板,当秦莫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她的眼角终于滴下了清澈的眼泪。

……

秦莫阎在施小年的身上折腾到了第二天早上,直到累得筋疲力尽,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施小年睡去了,这是他七年来睡得最沉的一个觉了。

天才微微亮,管家带着一群女佣默不作声地来到了卧室里,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把施小年从秦莫阎的怀里面拉扯出来,甚至还收拾走了十分凌乱的床单,最后不做痕迹的走了。

他睡到日上三竿,才被从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给晒醒了。

巨大豪华的欧式别墅,两米宽的大床上躺着壮硕的男人,他一大早便欲求不满。

闭着眼睛,手伸出去,他寻找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佳人,可是手下却空空如也。

他便陡然睁开了眼睛,眼底是一层寒霜,就像那寒冬皑皑白雪掩映下的冰山。

他侧着耳朵听了一下,发现卫生间里面没有响声,然后深沉的眼睛遥望了一下四周,也没有她俏丽的身影。

一股凉意从他的背脊一直往上窜,直到他的脑仁。

那该死的女人,再一次的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他气急败坏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身上有一种凛然的气质,胡乱的套上了衬衣西装长裤,便怒气冲天的出来兴师问罪。

“那个女人去哪里了?”他声音低沉邪恶,语气当中透着一股寒意。

下人们惊恐纷纷,便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快速整齐划一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管家随后就到,然后低头俯首称命的规矩模样,“少爷您要找谁?”

“别跟我装傻,昨天爬上我床的那个女人,她现在在哪里?”他一手就拽住了管家脖子前面的领结,用力的一扯,管家的脸就给憋红了。

“我知道你一向喜欢装聋作哑,对我奶奶又是言听计从,可你也别把我当个傻子!你冒犯了我,可承受得了我的怒意?”
继续阅读《秦少的心尖宠(书号:1866)》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